搜索
查看: 5624|回复: 3

[网络转载] SM妻的下场(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3-21 14:56: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骑士没想到青筑会说出如此粗鄙的话,一愣之下,随即问道︰. E6 o! h. L. G0 o* Y$ k
6 k+ H' O, b4 J: _$ b
  「……老实说,跟你干一炮要多少钱……?」骑士也猴急起来,说话也不那
$ Y5 P9 o. D+ E6 t4 H么客气了。  y. P, \3 I( {/ N4 ]' G6 n$ V
- ~4 [2 y5 k6 l! G( g  Q! \, @+ I
  「我主人说……等一下就要干我……拍谢(抱歉)………」
* J3 W/ A3 I# X3 c0 a1 |. W
- g4 [5 |7 n. Y+ {  骑士当然听得懂她言下之意,而且骑士也瞄到槟榔摊里面,好像有两个男子
, O# H- p4 ]6 m$ @8 U' q) L的人影晃动。所以虽然色心方兴,也不敢造次,于是等青筑拿了槟榔给他之后,
$ {5 W, H+ n: }- G% l! |- z" y就悻悻然的离开了。
. j% Q$ k( K  B  x5 \0 p
5 H, ?2 f; J1 p  这个槟榔摊是位于高速公路施工路段附近的公路旁,因为地处偏僻,车流并# d' a# m% [  t
不多,所以青筑一个小时内大概只碰上四、五个客人,可是难免也要饱受骚扰、
  K6 `! ]  {' z* G% ^0 w4 b. Z5 `- C嘲讽。5 u6 q8 n# a; ?$ Z+ L1 J

/ x" m5 i9 y0 y6 C, L  当然,被骚扰最多是她的双乳,尤其是遇到开车的客人。就有一部车子里面
) z& B& c" f! f% g有两个年轻人,青筑趴在车窗边,两颗乳房足足被品头论足了有五分钟之久,乳! T" |7 D/ G/ X) A. D. V
环上的铃铛还差点被扯下来,还有,那两个年轻人还一直怂恿青筑上他们的车,+ t6 @4 `4 P8 E" g( R: m
说什么只要给她们摸个十分钟,就可以赚五百元……等等之类的话。
+ m! Z& J' Z. w) O, D( b& o: K
. F5 q: g; M7 X: U  终于,一个小时到了,陈老板和俊俊依约带青筑篱开了。
, R6 a8 N1 H- ~9 a* O: E
- M  z3 w$ r# [% H9 E+ A0 P  当他们离开不久之后,那个骑士带了四、五个工人同事来到槟榔摊,一直问' P1 S7 o" `6 _
小娟(槟榔辣妹)关于青筑的事。这些不死心的男子不断的纠缠小娟,让小娟也
6 ~- |3 u* f; l# c1 h6 }不堪其扰。最后,这些男子当然败兴而归,留下的只有夏日午后,咒骂声不断的$ Z% N0 B; e# W+ ?4 h8 Z
槟榔摊……' h9 y: I. T7 @, j8 c0 O2 _* S) D, |

& f! \- x  d( i  E, c  @5 ~- G& E& _7 I2 E/ |/ f
                (下)) U2 N4 X8 ?5 a5 M

4 U& u; H5 a6 a# i5 i& G5 t, A0 M* d  这一天的星期六下午,也合该有事,文祥依约带着青筑来到陈老板家里。
: G6 y+ i) V: E1 d$ {) L  O& b8 Q* K" A& ?9 |- j; {- s
  陈老板的家邻近城市,算是个乡间地方,是一座祖传的三合院,前院有一堵
- J/ i, [! `! D+ u/ {) U$ i- w墙,中间偏右的地方开了一道院门,与房子合围成一个方型的封闭空间,院子里
: q* u8 E7 Z, l, R. u已经铺上水泥;院后是一块土地,陈老板的父母健在的时候,两老会在上面种种
* [& D+ k7 O( a$ K$ ~菜,但是现在已经荒废许多年了,一片杂草丛生。5 O: a+ f* n* z0 ?" z

; t$ k/ z3 k: P& m* W/ U3 R  青筑这天穿着一袭碎花迷你低胸洋装,因为是夏天,所以布料很薄,当然青
0 u' _1 A8 E: S& C3 c7 O筑被吩咐不准穿内衣裤,所以洋装上的乳头印是相当明显的,隐约还可以看到乳
; R) l3 c7 F' O' v. u环的形状。1 R( f: J# l7 R: M
, U0 l3 R0 r) t
  青筑脚踩的是一双有根的凉鞋,银色的系带包覆着匀称的脚,露出涂有粉紫7 \- ~' C4 L3 K( p
色指甲油的脚趾,即使青筑的肤色稍黑一点,但是看起来还真是性感极了。
# r5 X2 C2 y( [4 @/ m" h% S1 s' m" t3 _1 E
  这是一座典型的坐南朝北宅院,四个人在主厢房大厅隔壁的房间围坐着,下' N" l: _) e; T
午的阳光斜斜的落在窗口,透过窗口看进去,可以发现陈老板正泡着茶,木头沙1 n4 K1 a/ U$ B3 j7 i6 N" l
发椅组的长方桌上有三个茶杯,杯中金黄色的茶水在斜阳的照射下,微微泛着金' m" d  U* i! W
光。$ s1 T) x) c9 {) Q: ]* Q
7 j5 v9 w; u" Z8 A9 u9 u
  「你有带她去蹓一蹓吗?」陈老板开口问文祥。
# ?5 h5 T7 u. g' l: W. _9 }3 u. p# @. D" x: L' l: }& u+ c
  「有啊!蹓了一个早上,百货公司、车站、公园都蹓过了……」文祥答道。# `/ V2 o/ ^# a7 _  g. v; \$ O
' f5 r) b$ Y+ X# R# ]  Z% E
  「那你带她去哪里吃午饭?」俊俊问道。
1 ]* ?3 T: I+ \- U9 M0 B4 Q# ?+ G, H
  「哦……我们去吃担仔面……」文祥答道。
  e# ?4 v& }3 h& ?4 D; X# l7 a# }* F: U) G, G$ \+ j; \- I
  「好不好玩……?」俊俊不怀好意的问道。) ~2 w9 e0 ~: X6 W" _1 F) j+ {  O
/ [. `1 ]( E9 u- G0 y8 k
  「真的蛮有趣的……」文祥乐道。
4 L9 d+ Q6 a0 ?# V/ {* k& }& n, I+ m
3 U0 f8 T+ w+ `3 _  「你看!我没盖你吧……!……有被看到吗?」俊俊淫淫的说道。
* E7 D/ a& O1 x& q- s. _2 M
/ A' b: Q% i. P  事情是这样的;传统的担仔面摊,一般都是采用矮椅、矮桌来当餐桌椅的,
; ?4 U. g) Z  O6 E: W* C% c( g7 X$ m成人坐的时候,几乎成蹲的坐姿。以青筑今天的穿著很容易走光的,况且文祥交! Q: T9 m. b  g: [* {% ?1 h' M
代她坐的时候,双脚要呈倒「八」字张开来(俊俊教的),想要不被人瞥到青筑
8 |" W/ t9 m( ^1 n% C! C$ A的春光,几乎是不可能的。
& a# d( |8 D2 p* R! S8 O0 O+ k6 j2 Y8 Y4 m9 O1 `0 d- F
  事实上,邻桌的客人几乎都注意到青筑了,许多男士吃饭吃得心不在焉,还, b( A$ y  X0 Z; j6 F
遭到同桌的女士白眼、揶揄咧!0 s$ X  P' O; \

6 Z* j! q2 u% D/ @+ u" E2 U; u! s6 b  这一切,文祥之前并没有经验过,所以倍感紧张与刺激。虽然是俊俊教她的  N, t; Z+ g* J4 _% Q" Q
方法,但是他从中也享受到「支配者」的满足感了。8 A7 q% b5 a+ @6 P7 b/ W

% r/ [  t8 U, ?& e% [$ e9 G  富于冒险犯难的人,血液里面多少流着喜欢暴露的因子,不管是窥视别人,' j  F3 k8 a. ~' l# x4 S
或是自己暴露都是。「冒险」与「暴露」的相同点是︰那一份不确定感的心理。6 \% F; E4 M7 D* j' |$ H- A
征服不确定的状况是会让人上瘾的,就像登山者都会想挑战更高的山峰一样的道
( `9 ~* y" V! k% E- k理。文祥尝到了甜头,内心当然乐啰!9 ]4 D4 z9 p& g& B" y/ r

# O& V; x2 N8 k; n5 S1 `% e6 j; O  就在文祥和俊俊两人淫言淫语的时候,陈老板忽然插嘴说道︰
5 u- B( u4 Q4 w4 F2 T2 \- Z, ^( _' W/ K
  「好啦!好啦~~饭前小菜不要吃太饱啦~~到底今天咱们的母狗有没有发
4 l7 \9 [" i* L$ g* K  Y0 C7 R3 O7 w情……?」陈老板向俊俊孥了孥嘴。
4 X" K5 ]' s+ G  u" C1 ~! `0 W# E! }! a9 g% m  @" O7 f
  俊俊会意的起身将手探到青筑的短裙里,摸索了一阵后接着道︰
4 p7 `' q$ |5 r' N" K2 o; J5 |5 b5 k5 Z  e4 R7 e* I
  「报告大人!母狗体温39度,发~~骚~~啦~~」俊俊举起右手食指与: @6 p% S0 X" Q2 x* x% l# B8 k5 j
中指向陈老板行童军礼,两根手指还泛着水水的亮光,想必他刚刚用这两支手指
/ v& k; u" G" J8 Q2 T) s. _5 h去探过青筑的阴道。4 M) z1 l* y, |, \# j
4 O) l4 j  b+ Z- P0 W7 m- Y9 B# W
  就在他们准备起身的时候,门口突然探入一颗人头,裂嘴笑道︰% g' ~4 ]1 N6 }- H$ k3 |9 S

% T0 ?" N4 T* d" y$ _2 h0 a  「陈董!我就知道你在家……!」说的人声音宏亮,大家都吓一跳!
9 C' v  T1 v% Y/ X8 V# L, b, ~/ M  J* }0 p: i* }4 N  u% w# e; m
  「你要吓死人啦!?这么大声~」陈老板埋怨道。, w7 Y% A: _+ v% {

" [# p% D3 q1 E; p8 k! K  「干嘛!?大白天这么胆小,做~坏~事~喔~~」
) t0 M6 {5 b" {2 X, ?, V& i& w7 ]' m) C0 n& b' j( m1 R
  「少啰唆!喝茶啦!」陈老板指了指青筑旁边的空位,示意这个冒失鬼坐下  Z- w1 R6 H; Z9 H( L5 n, x* P
来,并且顺手烫了一个茶杯、斟满茶摆在他面前,并且伸了手对着他,环视着大; i; p; f7 {3 y6 M
家介绍道︰' z; g/ e% a1 Y% g7 ^# \5 d
5 I1 H& Q8 }6 n* K' t. t
  「阿昌!好朋友~~」8 V+ b/ i: h- k, }) }! Y/ t/ \$ Z  j
# G% A7 t3 t1 P
  这个阿昌的确是陈老板的好友,长得瘦瘦高高的,脸长长的,理个小平头,
7 K, h6 O' e) O+ b6 @7 W: ]约莫三十几岁,从事养狗、繁殖狗的生意。因为他人高、脸长,所以朋友间常有
  \; y/ U7 T' F2 d人戏称他「贵宾狗」,也因为他为人好色,也有人叫他「狗公」(即公狗也,也
0 L# l! v# x( s有影射「种狗」的意思。)
5 k# e: b* q; M
+ c1 u* A) d% e/ W9 U) v' ~  好色的男人,十之八、九观察力都不坏。当阿昌坐下来之际,早已将青筑上: t" G5 i% R' K6 N# v- w
上下下扫过一回,并且发现桌上原本只有三个茶杯,算一算只有青筑没有。
0 {1 `8 I+ S3 i% V. w于是当陈老板递茶给他并介绍的时候,阿昌就贫嘴道︰/ s& x4 q. l* V+ N
2 n% [# R) O4 l7 A- v# U" X1 O- a
  「没啦~陈董!这就是你的错啰,这么水(漂亮)的嫂子(台湾人对于已婚. m$ ]9 ^; \2 ^& x: M/ @# ?
女子的尊称)坐在这里,你都没有招呼她喝茶,我哪敢喝……?」8 p! a2 ?% y" j" A. @8 ^$ a
4 O: }5 G: K3 F" V! p
  阿昌此话一出,其它的三个男人都愣住了,气氛顿时凝住了,连从窗户透进" A/ @0 s! U) U- C9 K0 }  ]
来的阳光也似乎停止搅动尘埃了。这样尴尬的气氛,让精于事故的阿昌也丈二和
; B9 z( w" x" T, y/ i5 @6 C* Q. X5 n尚摸不着头。几秒钟的停格以后,文祥先开口︰  X3 ]! y# g  M# N2 m

* {' n- [& {- u% p5 j  「陈老板~~你来说……」1 Y: q) ?6 M4 `! ]' v  b4 i% T2 `
  H0 p7 S: j! |9 l5 @9 a% `
  陈老板本来就是这个团体的主导人物,既然文祥这么说,他就更加肆无忌惮* q5 a8 w5 ~" ]4 ^2 G* b+ s8 C
了。
9 R3 z0 O/ A- o- {
( {2 z- N+ X$ c  F  「阿昌啊~!什么嫂子不嫂子的,人家比你年轻咧!麦假仙啦(别装蒜)!$ }2 m( J% ^; R) v4 W# N/ Z
以你「狗公」的能耐,我不相信你闻不出味道!」
% @; c' W* J7 k' E" h! V, E* t& ?# l& W8 x; l8 Z
  「什么味道……?」阿昌似乎真的无法领会。
) p' y( J5 m6 s6 z0 x' K: j
! w  \: L5 `. ?  {  「阿俊!你刚刚说几度……」陈老板转向俊俊问话。2 d4 x6 @: x; Z0 y2 R. n( ]9 O5 r% Y2 k

' i4 k' `% _* q; v$ [- i# ?2 O  「39度呀……」; x0 S: w, W0 R
. a0 @2 o7 W" l0 x5 W
  「阿昌呀~~39度是怎么呀?」
1 {1 p& O, G6 w8 H- h
. H* [2 c' h6 U  「……39……度……就发烧了……」阿昌喃喃自语。
5 z- p9 X- \3 i$ Y! x( E. z
" K! `2 Q6 u6 J0 l7 n  「对呀!她是『发骚』的母狗啊!难道你真的闻不出来?母狗是不用喝茶的
. a9 @& F* C  `7 n- H6 J……嘿嘿……母狗只需要公狗……」陈老板淫秽的指着青筑说道。
  q% c! O6 i7 A" ~8 Y$ H$ F6 A
  青筑头低低的也不发一语。
- Z) D: ?# b# z  |! R$ d
* j4 B+ R( Y' p0 R' b. z: b  「麦黑白讲(不要乱说)……什么母狗……?」即使以阿昌在女人堆里打滚. \. x* J$ ~2 `) w! D
这么多年的经验来看,陈老板刚刚的说法,对阿昌而言也算是过激的。$ |# u' j! j! W* @- H

( E5 F7 \% ]2 O8 s2 c  U6 }1 ~$ W0 t  「你不信!?那你随便摸摸她就知道了……」陈老板挑衅的说道。+ F' K* U  I0 _: O
7 \; p; A* v7 F
  阿昌半信半疑的伸手摸了青筑的手背一下。
1 {4 `# e5 [% K+ F3 N5 t' E. Q, {4 Z4 a3 z8 L( B
  「爱甲给谢哩(想吃又佯装客气)……我知道你想摸哪里啦!摸啦!」陈老& q' s5 w9 }& C% C1 F
板继续挑衅、嘲讽阿昌。, C1 d& k; O& f/ Z. F% m4 b- M  c

/ e  C/ Z& h- J6 J( K  「对啦!对啦~有教过的母狗不会咬人啦~~」俊俊乖觉的怂恿道。7 I# C  R# F% a. q- m

! v% x8 Z4 K3 A4 G. G0 R  事到如今,好色的阿昌哪肯放弃到嘴的肥肉。当阿昌一进门时,就一直在注3 t4 O+ L" c1 f
意青筑胸前的两粒突起,这时他放胆的将右手伸向青筑的胸前,轻轻的揉了起来。0 A) T! U/ _; E3 r( t5 H2 s

7 R2 R4 B/ J8 L& O* }4 {# [( a& v  青筑那对触手柔柔软软,像果冻般的乳房,令阿昌不禁也赞叹起来︰
; |$ {, c$ p( Z# M: ^9 F7 [& J: B- N3 S, b$ Q. Q
  「陈董~~你去哪里找来这么绝妙的好货呀,我养狗那么多年也没见过……& d  k. y9 S# O# Q: P, R
咦?……这是什么……?」终于在众人淫笑的期待中,阿昌发现了青筑的乳环。1 h% @  g8 @0 B6 u3 n
) b5 e; \4 m5 ]# ?0 J4 G( C3 l
  阿昌也豪不客气的,将青筑低胸洋装的胸前布往旁边一拉,青筑的乳房一下
9 M  A1 @" g' f: u9 Y8 Y2 E子蹦出来,裸露在众人面前。
8 r% D! Z+ c  B) g2 o- o2 x) I$ Q) C0 ~
  「哇!……真是开了眼界了……」阿昌边玩着乳环边赞叹道。) b( _' O& l  l# q

* t! c8 [7 _! E% c, L0 |4 z  「……嗯……嗯……」青筑一边发出呻吟声,一边将头缩入阿昌的臂膀里。
6 ~) o" k4 t: ]" H# X+ U* R
' w: k1 Q8 V4 ]6 Q  「母狗叫春了……哈哈……」俊俊嘲笑道。
* |3 R) W( B; u1 C! m4 E
6 t# g% Q: Q5 n* i  「去开眼界吧……」本来双手抱胸的陈老板,用食指比了比青筑的下体,暗4 G4 I/ X/ A1 w) z2 m* O# V  X
示阿昌继续摸下去。7 [/ r2 Z3 e/ D; E8 h
「哇!……白虎(天生没有阴毛的女子)……女~~奴~~……哇!~这里+ G1 f; L9 T0 k3 _0 V* l
更多……」阿昌干脆将青筑的裙子掀起来,先摸一摸青筑光溜溜阴阜上「女奴- {; _8 B2 t: i
的刺青字样,接着用手指挑动着两片大阴唇以及阴蒂上的阴环。0 b/ [  N: y+ ?0 Q

9 S( }. w/ S+ b. Q  「……嗯……嗯……这里……」青筑受到这般的刺激,忍了一个早上的性欲3 B2 G* I: E4 f: m0 z1 W
都被激发出来,情不自禁的拉着阿昌的手指,导向自己的阴道口。* @+ C2 l4 B6 S9 K
4 i2 s' |' d  x9 `" c; V; B/ R
  「不是白虎啦!她自己刮的啦!不信你问她……」俊俊不忘煽风点火。+ D5 G% o; m8 L& d

/ m/ I/ I  S1 }  K+ \3 b  青筑不等阿昌开口问就自动的点点头。
8 _1 r) z: {! Z( {9 W& e0 I9 j
  「告诉昌哥「这里」叫什么……?」在此同时,陈老板顺手拿起木夹子(泡
. Q) X! U3 C/ U: E$ D  v茶用具)在青筑的阴部搓了两下。" H9 D% O: j0 u; i& k

0 o7 \, X* b4 U0 n* B5 ~  「啊!……鸡……鸡掰……嗯~~嗯……深一点……」青筑仍然抓着阿昌的/ o* e! m3 _+ N
手,呻吟道。( _2 W, v9 C& k, |3 t

4 I+ r- }7 A3 S; q! |4 ^2 @) S  「嘿~昌哥!我们调教得不错喔?」俊俊淫淫的说道。
) C1 J1 i( {: [( v* [: x0 k" p4 h) ?; U( W' t0 ~6 Z2 d
  阿昌猛点头来回应俊俊。$ W. Y" M2 a+ N! p+ \2 Q# @
9 O% @: P# B. w: \' n) Q
  阿昌眼看着青筑的下体已经泛滥成灾了,便抽出插她阴道的两根手指头,放9 K+ t& V2 ~9 @8 l
到眼前瞧了瞧,还闻了一闻。觉得虽然有点酸味,但是那种淫荡味还不错。接着8 X5 U- L% N3 A2 a8 @* b
将手指伸到青筑嘴巴前,青筑本能的张嘴就舔起阿昌的手指头了。
- k2 N( R% A" ?: K4 x/ O7 x- o
. d2 n- k7 a3 o& i$ S* ?  N* \  「果然像母狗……我养的狗都会自己舔鸡掰……妳的鸡掰水味道好不好?」) F; K% `9 W8 @6 s
3 @8 Y4 W" Z+ }! k! b
  「嗯……不好~~臭的……主人都说我…下面是……臭鸡掰……」
1 O! @% U3 H, e" f: Z: H" t; n, x8 y
  「嗯……插…插我……再插……我呀……嗯……我今天好想要……嗯……」
' f5 V! Q- f/ J: Q青筑似乎真的像一条发情的母狗般的抓着阿昌的手,苦苦哀求人家肏她。
: k9 V0 g3 {+ w- L9 T4 a* }1 j
& y- |. \- B2 ^. ]/ o0 o  阿昌碰到此景,焉有不兴奋的道理,正想解开裤带,好好享用这天上掉下来7 `7 h) S. f0 E. m; K* o. y" X+ c$ o
的礼物时,一旁都没说话却看得血脉喷张的文祥突然发难︰
- l' A' @6 K3 X: Q2 y6 W7 d1 J) @$ ]4 x3 v7 ?5 X- m9 {- x
  「真她妈的贱货!破麻(贱女人)!想干到「炮房」去干个爽~!」
8 v) }6 f0 M- w
( k3 r! w2 A% j; a) l  这个「炮房」是位于陈老板的三合院右侧厢房,靠近围墙的一间房间,以前
5 ^1 F( U# h' ^6 h6 w, u陈老板是用来养狗的(狗是跟阿昌买的),后来不养狗了,就一直空着。自从认
. z. b0 u& \2 i识文祥夫妇以后,这间狗房就用来对青筑做性虐待活动的用途,所以她们就称呼
# P6 X' g- ], o) Q2 z: N  ]这间房间为「炮房」。8 K2 J' p: T' P2 q7 H6 L

% ~0 ]; J$ e, x: u# ~, \! ]# d  抓狂的文祥一口气将青筑的衣服全数脱掉,揪着她的头发直接穿过前院,将6 `+ g" Q' v- l0 e1 Z
青筑拖到炮房里(房子里面有穿堂,可以通往任何一间房的)。
% p1 s) B. h5 ~; q6 x1 L* r1 y7 c( f6 z/ S9 ?* Y5 k) W7 Q
  其余的三个人也赶在文祥之后,进了炮房。陈老板和俊俊脸上均露出诧异的
; Y2 y% K! Y7 j2 |5 }表情,而阿昌则不知所措的站在陈老板身旁。
# v3 u7 v0 y; y( G. T4 U1 N
/ P" S1 [8 K. L+ t4 p  炮房里头的陈设相当简单,四、五坪大的空间里,有一只大狗笼(狗笼里垫. w! l0 k8 `6 C# r
着一片大的泡绵垫),墙角有一条水管,此外就是从横梁上垂下一撮的绳索,还  v7 l) }' _- s9 k5 @2 `
有地上散置着四、五片的大泡绵垫。! F* q8 n7 o0 `  Z: w. W

- {5 M6 h5 Y2 g) f0 C9 U4 Y  整个房间充满着一种淫靡的气味,那是一种混合精液、汗臭、动物骚味、粪
$ O2 O) }8 G0 U/ X便味……的气味。虽然臭,但是并不怎么让人感觉恶心。
* J/ K: ~6 h4 ^; l' [9 t
$ ~$ Z3 B. {! R9 _  等大家都赶过来以后,文祥开口对青筑道︰「破麻!翻出妳的臭鸡掰……给& z7 o; S2 Q* m5 X
干个爽啊!……」% v5 b3 e& g6 I& }/ Y

0 {: C4 N$ c& r( X  不知青筑是服从命令还是真的色欲攻心,竟然没察觉到文祥不太同于以往,
8 {; v) p; W6 J于是除下性感的凉鞋,光着脚丫,从地上拉过一块大炮绵垫,直接躺在上面,还7 U! ~2 k% C8 Y3 T% J# \7 l# U" p
张开双腿道︰「昌哥~~来干我的……臭鸡掰……」
5 i4 L: a8 J7 Q" n1 R4 l
* _" ], E& `0 b  阿昌经过刚刚那一阵骚动,似乎真有点吓到了,呆呆的站在那里,并没有立6 N) {+ X9 I: ?& Z( x# c3 n/ }
刻回应青筑骚浪的请求。
5 {- P- i2 _$ I# K, ?, w8 J( V- m/ j' ]' B
1 q  D7 Z$ a# M7 E, Y5 E
潮人特色国际版欢迎您的光临:https://bbs.crtslt.com
发表于 2017-3-28 17:18:27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很专业,写得很好!
潮人特色国际版欢迎您的光临:https://bbs.crtslt.com
发表于 2017-3-30 12:22:56 手机浏览器 | 显示全部楼层
不错哦 要是几个章节全在一起就好了
潮人特色国际版欢迎您的光临:https://bbs.crtslt.com
发表于 2017-9-13 14:55:52 | 显示全部楼层
看贴回贴好习惯。尊重楼主。支持版块。。
潮人特色国际版欢迎您的光临:https://bbs.crtslt.com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潮人特色論壇國際版

潮人特色国际版欢迎您

潮人特色论坛国际版

联系我们

  • 工作时间:..................
  • 客服电话:..........
  • 反馈邮箱:...............
  • 公司地址:.................................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潮人國際_潮人特色論壇國際版

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3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