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查看: 307|回复: 0

[ballbust小说] 兼职踢蛋女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4-7-9 15:32: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一章 独特的工作6 E2 x# x, {# P: S* _( H7 m# f# O
5 W( y$ c- h7 M
我叫白羽玲,父母早早离我而去,只剩下奶奶把我抚养长大。然而我确实不是一个省心的孩子,早恋,叛逆,成绩不好。等我回过神来,二十出头的我就已经要接受**的毒打了,这时候奶奶缺突然病倒了,金钱的需求对我来说已经过于迫切,也许出卖身体的活我都会接下吧。5 A3 K, X8 M; c) @1 c* x* S
0 a4 D+ S6 m) c& c$ i+ d
我开始经常在夜总会出没,当公主,有时也陪陪顾客喝酒,但是还没有出现更加深入的情况,这让我倍感幸运。/ l+ L! ^( i/ i5 Z. d6 M% h: {
7 [- [) X5 l2 z9 R
今天,那个经常来喝酒的男生又出现了,他在我面前总是有点害羞,时不时就会低下头去。我对自己的美貌也是知晓的,不然也不会选择这种兼职。
' K9 B+ N& P0 R' T* M' {
" a, b2 @3 F* t  p$ x“小姐姐,我能提出一点,可能有点奇怪,但是对你来说应该不是很难的请求吗?会有很丰厚的报酬的。”" r# D4 b2 X/ I9 ~

6 T" h1 t, a$ p2 f“说来听听吧,我正好手头很紧呢。”+ w; M0 p$ I0 m

8 H% w8 Y3 m- \5 k0 ]4 S$ P“就是拍摄一些视频,但是不是那种视频,就是,就是特殊的sm视频。啊,sm你知道吗?”( g$ A- X% F  ~1 s) ?! B5 \7 ?

- o8 H- p8 _/ u( `, E1 U“这个倒是听说过一些,不过我可不喜欢被虐哦”
6 g# w0 M8 @% d- i8 A2 E# d" R; c7 W6 R& x
“啊当然,我想请你当s……”
. @* {7 g$ X( i" z5 e; ?7 K* n) ^2 f+ s, ^2 k/ q2 S1 B. A- B" l
大概就是这样,我们慢慢聊了下去。然后,我还是答应了下来,毕竟我是演s的,至少不用担心被虐就是了。
' v; l! J, A2 m/ e3 C* i$ t
8 M) m6 ^) s- t0 X$ }2 [在一个周末的下午,我穿着日式制服短裙,黑丝,高跟小皮鞋,来到了约定的拍摄地点。这是一个有点偏僻的地段,一栋朴素的平房远离马路,在稀疏的树木间立着。! F  ?. a+ y- T# J1 ~- x$ ]
: B$ c- p# t' R) o" l7 p# @& W8 v
“今天你可以先看看我们的拍摄流程,然后我们会给你安排一些简单的戏份,不用担心,很轻松的。”: S" U( e. P8 }& e0 X

5 I9 g( J9 ~8 M  t我站在正准备开拍的房间外面,饶有兴致地看着里面的情况。一个套着头套的男子赤身裸体地被呈“大”字形绑在一个金属架子上,他的面前站着一位身着黑色皮衣,过膝高跟长靴的女子。她有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精致白皙的面容,纤细的腰肢,修长匀称的美腿,就是表情十分冷淡。" F; A# r$ d5 x( Q% P
/ }% a' A) |. F3 ^7 I' Z& R1 g
“开始”
! D" x6 T' Y; s/ \5 F% ~# B6 m+ V) [% ]4 Z2 r+ v0 D. O2 D
只见那位美人直接抬起一脚,长靴狠狠地踢在了那个男人的裆部。漆皮靴面毫无阻拦地碰在了他微微下垂的阴囊上,然后里面的睾丸都被踢的乱窜了一阵。一声极度痛苦的哀嚎瞬间响彻整个房间。+ j9 z7 ?4 ]4 _" E/ Z3 @
1 f! a1 @% s5 m& ]2 R
“不用担心,男人的睾丸还是比较有韧性的,大不了拍完了去做个睾丸修补手术,也还是能用的。”房间外另外一个穿着高跟短裙的短发女生看我有点发蒙,不禁过来给我讲解起来。“莫雪姐姐可是我们这最狠的了,估计这个男的今天要完了。”
" D6 Z" B9 r: v* F  _
  j# n( A5 G- [3 ?6 {" U/ I# d# U房间里莫雪姐姐一副冷若冰霜的表情,然而那个男人却在莫雪的踢踹下硬了起来。可是在硬起来的阴茎下面,两颗睾丸还在不停地被黑色长靴猛踢,一开始莫雪姐姐是用脚背踢击,后来甚至用起了尖锐的靴尖。一脚下去,靴尖有时会没入男人的睾丸。高跟靴子碰撞肉体的声音混合着哭嚎,眼看着这个男人的蛋蛋就被踢得红肿不堪,已经快有两个橙子的大小了,表面还有被靴尖踢伤的出血。- W/ ]( W6 U+ _  B9 F

3 J( o/ I, \) x, \) n& v/ L“停,我受不了了,太疼了啊啊啊。”
8 c; U3 P, z  ^# L6 Y3 ^, A* L  V' r6 G4 r
“哼,这就不行了吗?我今天就是要把你在我的鞋底下阉掉!”6 d" Q: V& y# {1 f

/ ?7 a7 B) [0 {% V接着莫雪把男子从架子上放了下来,然后又把他的四肢固定在了地上,在他的下体位置放了一个矮桌子。莫雪用手挤压着把男子肿大的下体穿过桌面上的小孔,疼的男子龇牙咧嘴。接下来的一幕更加残忍,只见莫雪姐姐站在了桌子上,然后抬起长靴,无情地踩在了男子的睾丸上,身子还微微前倾,几乎全部的体重都压在了右脚的靴子前端。0 C6 K9 U( |6 H. k! ]3 d* W
- C+ [0 C6 w; ~( ~! W( z+ ~9 N
“舒服吗?这可是姐姐给你的奖赏哟,好好享受吧!”一边说着,莫雪姐姐还不停地扭动美脚,脚掌狠狠地碾压着睾丸,原本肿大的蛋蛋被逐渐踩扁,之前的伤口在靴底渗出血来。。$ t1 g2 U6 Y( ]/ o9 w

* `6 I; n2 D! j8 T* E“啊……啊……我的蛋……要爆了……求求您……”可怜的男子连话都快疼的说不出来了,他极力扭动身子,想要逃离莫雪姐姐的靴子,可惜他的四肢早就被牢牢固定,只能任由莫雪姐姐践踏了。
9 ^* `( ~. {( n1 c1 |8 U6 c: t: a( a( P
“求我什么呀?求我踩爆你的蛋蛋吗?看你这么下贱,不会有女生喜欢你的啦,留着下面也没用对吧~不如把你的蛋蛋串在我的鞋跟下面,我就把靴子送你留个纪念。”只见莫雪姐脚踩他的蛋蛋,弯下腰,撩着发丝,娇柔地挑逗着脚下的奴隶。黑丝玉足蹬着的靴底下,一颗睾丸已经严重变形,从椭球形几乎被踩成了饼状,细密的防滑纹已经挤压进了睾丸,让它无处可逃,从靴底周边挤出的睾丸布满了血丝,感觉随时会炸裂。5 E! M. r/ t& {: u
1 _* Y$ n/ f! f6 M
“呜……求求您……给我留……留一颗……蛋蛋。”男子觉得今天是只能留下一颗睾丸了,不过这也是合同范围内的,性功能还是勉强留的下来的。
# c# K9 x& I$ m7 o) N4 b
4 m' t  R- x7 ~. l( x. @% J, ~* ~" t“哈哈哈哈哈哈,那姐姐就不把你踩成太监了,好好感谢我吧~”莫雪姐姐一边笑着,一边缓慢抬起了靴底,只见那颗刚才被全体重踩踏的睾丸已经无法恢复了,紫黑色的饼状上还清晰地印着靴底的纹路,看来这颗蛋蛋已经碎裂了。
$ R; S$ l8 X; v: D! f7 S9 w! D" j
( J. E& L. w  k# k- H; L“好好享受接下来的感觉吧,姐姐保证你爽到想死哟!”只见莫雪姐姐灵巧地用鞋跟对准了马眼,然后缓缓将鞋跟踩进了男子的阴茎。纤细锋利的金属鞋跟就这么一点点刺进了一个男人的性器。7 d& C( \4 W2 }( C( ?0 h

+ ~: @; G, H/ l2 I" v# }: E2 z“啊~啊……”男子的叫声已经分不清是痛苦还是享受了。但是莫雪姐姐的鞋跟已经快要完全插进去了,一眼看过去还以为男子的阴茎就是莫雪姐姐的鞋跟。
' u( }# F. C4 O7 X1 x3 y
9 d+ B6 W1 E# T- u6 T“爽吧,接下来会更爽哟~”莫雪姐姐突然开始狂野地抽插搅动鞋跟,血液带着精液流淌了出来,染红了银色的金属鞋跟。
8 }' H% v! _4 w: l; g
3 e) {) u% ~+ `6 O9 k' e“啊……姐姐我……我快不行了……求……放过我吧……”" x" {4 @: S( t  v* O) B& ~! N

* h6 K; o" `/ @  N/ x“这么快就不行了吗?还真是不耐玩呀,那就解放你好啦~”: W8 e# U7 u8 a+ O! {; {
& T. Y  `) f) W2 r
“咚”一声清脆的鞋跟踩踏桌板的声音,莫雪姐姐优雅而暴力地站在桌子上,只不过现在的一只靴子下,靴跟已经踩穿了男子的阴茎。接着莫雪姐姐抬起了另一只脚,用锋利的鞋跟踩在了那颗之前就被踩到变形的睾丸上。脆弱的睾丸怎么抵抗的住金属鞋跟的摧残。在莫雪姐姐大腿的缓缓施压下,睾丸逐渐在鞋跟下塌陷,橙子一样大的睾丸就这样被串在了一只过膝黑色漆皮高跟靴子下。在睾丸被鞋跟彻底踩穿的一刻,莫雪姐姐提起了那只踩入阴茎的鞋跟,浓烈的精血瞬间喷发了出来,可惜只能射在莫雪姐姐高贵的靴底。7 i  _& J. e" w

- M0 A* J; V/ X8 V# ^, D7 j“结束了呢,可惜你的精液只配给姐姐清洗靴底哟~姐姐的这双靴子你就拿回去撸把~”说完,莫雪姐姐趁着男子的阴茎还没软下来,又把刚才拔出来的鞋跟顺着马眼踩了进去。然后,莫雪姐姐弯下腰,一手扶着耳边的发丝,一手拉开了靴子的拉链,优雅地抽出了皮靴里的黑丝美腿。靴筒失去了莫雪姐姐美腿的临幸,搭在了铺满精血的桌面上,然而一只靴子的鞋跟下插着一颗硕大变形的紫黑色睾丸,另一只靴跟还串着一根破烂不堪的阴茎,因而两只靴子都还立在桌板上。摄影师没有放过这个残忍而美丽的场景,及时按下了快门,估计这就是视频的封面了。
/ Y% y2 @# E) f; i2 B1 z1 V! e3 G2 O$ @
; }- H: Y% m/ Q" v- {

. z- @- i8 }" F6 Q! e! o; K0 D
+ d8 M% ^, E/ L
, g  R$ S8 f; WŸ 第二章 初尝试, {! X: i: n2 _

" p% P  u0 y6 o, P$ R/ g“啊对了,我叫蓝那,新来的你叫什么呀?”短发英气的小姐姐想我抛来了话头。
7 v' k$ B9 g5 G1 _: e3 I3 G/ {2 t- m6 ?+ U
“我叫白羽玲,看完刚才的场景,感觉有点吓人呢。”
2 q" l+ o: _! i2 v2 v
3 U: `3 J7 {$ U, _# U; q3 ^“第一次见到很正常嘛,不过总有些人会有些奇怪的xp,我们只不过是满足他们而已啦~来拍片的男生都会签协议的,可以把他们虐到轻伤的。”
( k8 Z: B% ]( I5 `. k
( I  l# {5 A  F5 p! R“那个男的,一颗蛋都被踩碎了耶,最后还被穿在鞋跟下面,真的是轻伤吗?”
# O% r7 j0 q( M7 U) Q
* ]2 r7 M: ~" L) E; n" i, b“没问题哦,还有一颗嘛,还是能硬起来的。话说接下来就到你来演了哟,不要紧张,就当好好发泄一下压力就好。”
4 I, ]4 m( [, y" Y$ l/ |7 N$ y2 n) \" ]+ V" ?
“谢谢姐姐,我会尽力的。”. O; O/ u- `- D& K
4 a- y4 A7 }( u; ]& |- Z3 X9 y8 t
我的剧本比较简单,是作为一名大学生,在教室里对一个男生施虐。必要的内容包括舔鞋,踢裆,踩踏。其他的可以自行发挥,当然是在轻伤的范围内,摄影师会兼职监督,一旦发现我有过于危险的施虐行为就会停止拍摄。# H1 W% L# L2 ?1 t
# \9 k, w! a7 R7 Y& I& a
我其实有点s的倾向,但是有点羞于说出那种调教口吻的话,感觉这对我来说是个不小的考验呢。
6 I, |' l! Z' X* |) B
- o% p9 g# Z% [( P在全身镜前检视了一下自己,单马尾,日式制服短裙,过膝黑丝袜,高跟小皮鞋。嗯,没什么问题,我对自己的外貌很有自信。可惜身高不是很高,不是一个完美的御姐身材,不过腰细腿长,肤白貌美,走古灵精怪的学妹系也不错。
! |9 [/ V# o( \$ N4 q/ b; Y" I' F
- K; [# ^$ r8 d' R9 f4 T我所在的房间被布置成了课室的装潢,而男奴套着头套被绑在了一张桌子上,任我宰割。
  D4 d& S/ e: B! [% {9 D" {$ {9 x& J3 H/ p$ |0 D
“开始”
* @) b$ P+ N& w, |4 J
$ L1 |" q  a9 x3 [- m, ]& m“那就先把我的鞋底舔干净吧。”我搬来长椅子,在男子面前翘起腿,把鞋子送到了他嘴边。他也毫不犹豫,像在舔舐珍馐一般,品尝着我鞋底的污秽。感受着每舔一下传来的触感,我不禁露出了满意的微笑,而男子的舌头都变成了乌黑的颜色。换到另一只鞋子的时候,我调皮地把他的舌头踩在他的脸上摩擦,没想到他竟然更兴奋了,下体逐渐硬了起来。
* ~( X5 m# U; B5 R6 O8 b0 X- T
" U3 ~" U  {% i7 d& v“你也太贱了吧,这都能硬起来呀,那我来踢你几脚,看你还硬不硬。”我站起身来活动了一下腿脚,然后稍微助跑了一下,抬起一脚踢在了男子的左睾丸上,眼看着他的蛋蛋在被我的脚背踢中的一瞬间发生了巨大的变形。+ f6 M. e; ^8 s0 }3 j$ i2 k# ?9 p
/ Y: A8 n- A' `# }
“啊!”男子的惨叫声中已经完全没有一点享受的感觉了。' m; P* D* }* o2 m6 \. B6 M+ |' Y
, L. n, @( e0 U0 ]+ i4 G
是不是踢的太重了呢。不过脚背隔着一层丝袜和男子的睾丸发生了接触,这让我感到一丝不快。于是我抬起右腿,只调动小腿,开始用小皮鞋的鞋尖连续踢击男子的两颗蛋蛋 。虽然力道不及刚才,但是鞋尖可比我的脚背坚硬多了,皮革的鞋面和橡胶的防水台反复撞击着男子的阴囊,里面的蛋蛋被踢的到处乱飞。
' {& c/ I2 f7 n) q3 V+ t
( T7 ~* c$ K  E% b! H男子的惨叫已经被我选择性忽视了,我越发觉得这是个不错的工作了,只需要随心所欲地对奴隶施加蹂躏,不仅能拿钱,还能发泄一下压力,真是双倍的快乐呢~
- ]4 o  m, ~$ d: `6 g  `, Q; p9 z
回过神来,发现眼前的男子站姿都扭曲了,裆下垂着的阴囊也已经被我踢肿了,肿成了橙子的大小。我用鞋尖挑弄着肿大的睾丸,这种用皮革接触肉球的感觉,还挺奇妙的。
1 E" r2 u7 G2 ?5 G! j0 C2 ]$ u3 f
“接下来要踩踏你了哟,要加油撑住哦~”为了方便我用鞋子踩踏他的阴囊,我搬来了桌子抵在了男子的身前,正好把他的阴囊放在了桌面上。接着,我站在了桌子上,毫不犹豫地把小皮鞋坚硬的防水台踩在了他的阴囊上,像碾踩害虫一样,旋动鞋尖。
: b8 v5 l2 Q+ q& u
. |( t* Y9 G8 e7 m' ]我的鞋尖好像踩在了两颗蛋蛋中间,并没有什么明显的踩到睾丸的触感,不知道这对脚下的男子来说是幸运还是不幸。随着我的黑丝美腿渐渐加力,鞋底已经稳稳的踩在了桌面上。原本容纳着两颗肿胀的蛋蛋的阴囊就已经过于饱满了,现在在两颗蛋蛋之间,还踩进了一只36码的制服小皮鞋。虽然蛋蛋还没有被我踩到变形,但是阴囊已经被我的鞋子挤压的充血透明,像一个随时会爆炸的水气球,现在如果有另一位女生用高跟戳上一下,估计会蛋碎当场,内容物直接喷射出来。
2 z2 F4 V# n8 Z/ c' r9 `  Y. C
1 y  Q" A' _9 L7 g* W看到脚下的作品,我很是满意,对着摄影师的镜头可爱地歪着头,比了个剪刀手。然而这个时候,男子的精液喷薄而出,有的还溅到了我的丝袜上。这让我突然感觉十分不爽。. K" n. a& P) z( {! w8 L5 F7 u/ Q
' |- z5 E' x$ T- e5 u( t2 ?6 p1 W
“喂,你弄脏我的丝袜了,我就收取你一颗蛋蛋作为代价吧,很公平吧~”我轻而易举的说出了这样超级暴虐残忍的话语,后来看录像的时候连我自己都感到吃惊。; I& S7 j' E, C6 b# y9 }
4 j# K0 q' a% t- K8 v
我移开了踩在两颗蛋蛋之间的鞋子,开始无情的跺踩男子的睾丸。坚硬的鞋底时而落在蛋蛋上,时而踩到阴茎上,每一下都伴随着一声巨响,仿佛我是直接踩踏在木质的桌子上。脚下的感觉还挺有弹性,但是滑滑的精液总是让他的蛋蛋死里逃生。他的阴茎和睾丸此刻对我而言只是可以任意践踏的垃圾,哪怕我的鞋底对他的下体造成了各种挫伤,变形,出血,又有谁会在意脚下踩着的垃圾呢?
; B, X" v& Z5 y; _- }, J! I5 U0 V
* V  h1 h: z) w' z“唔……啊……别……别踩了……求求您了……痛……好痛……受不了了……”男子艰难的挤出了几句求饶的话语。
* k( z+ P) [5 i4 F- G* N$ W
2 R: g% m) n6 H  z0 z, \正好我也有点累了,于是停下了脚。鞋子踩在桌面上黏糊糊的,桌子上盛放着的,一大摊精液,混着血,还有一坨依稀能辨认出是男子的阴囊,肿大的像一个皮球,我都有点怀疑他的两颗蛋蛋是不是已经被我的鞋底踩成肉泥,然后混合搅拌均匀了。
  Q- l! j$ B& A9 S( Q( b( X0 B( W2 y5 c1 E
“等我换双鞋袜,我们再来继续玩~”我发现房间的鞋架上早已放置了各种符合我的尺寸的鞋子,各种帆布鞋,坡跟,高跟鞋,靴子……想起我的丝袜被男子的精液污染了,我脱掉皮鞋,褪去黑丝,擦干净雪白的美腿,然后套上了一双黑色的高跟袜靴。靴筒一直没过膝盖,紧致地包裹着我的长腿,圆头,薄底,10cm细金属跟,后跟处还有银色镂空装饰,精致而性感。
9 e& O  P* T7 h; w$ S2 o1 q" d
, G9 m; _: p5 Z* K* S3 {“来吧~我们继续,今天非踩爆你的蛋蛋不可。”换好装备的我又兴奋了起来。
; V: C! {2 c; R
$ H. l8 z" k, e  W/ U4 a" y# J& b为了避免他的蛋蛋再从我脚下滑走,我用刚脱下来的丝袜把他的两颗蛋蛋分别捆住,然后用胶带把他的阴茎贴在了肚皮上。最后的处刑已经准备好了。也许是受到刚才莫雪姐姐的影响,我站在桌上,右脚的鞋跟踩在了男子的一颗睾丸上。我还按着男子的头,打算让他亲眼看着我的高跟是怎么摧毁的他的蛋蛋的。
+ M" u6 ^1 ~8 K( n$ ~0 |, [* {3 X
" t9 e! k# a# d' d“5,4,3……你以为我会喊到1吗?小笨蛋。”我突然发力,金属鞋跟直接踩进了男子的一颗蛋蛋,就像是用竹签插穿一颗鱼丸一样简单。接着,我用力旋动脚腕,试图将鞋跟底下踩着的男子的两层阴囊都踩穿。2 |2 z& |% n" R2 K7 m

7 [9 w% h# \  @6 _$ z) L“射呀,继续射呀,你的蛋蛋都被我踩烂了一颗哟,还能射出来吗?”我的嗜虐本性仿佛被完全激发了出来,后来再看录像都有点不寒而栗。
5 F4 m! D- O+ E3 p5 s, P
) c6 |( I* e: P* s' ]: h男子已经疼的说不出话了,仿佛在吚吚呜呜着什么,目光呆滞,眼泪止不住的流淌,鼻涕都流出来了,但是下面的阴茎还在射精。真是好惨一男的,估计已经被我彻底玩坏了。
- X+ h5 j: L! I& |% o6 U( w) ^& ]0 l- f. z
“竟然还在射精,你是射精机器吗?还是让我直接把你阉了吧,真是太恶心了。”在我的持续碾踩下,他的阴囊也被我踩穿了,鞋跟穿刺处的凹陷反而渐渐恢复了。就像用筷子戳肉丸,刺穿之前会造成凹陷,完全刺穿之后,凹陷就消失了。
$ O8 b0 U3 A; A' e. T' `, K4 T) B" a$ ?. b
我保持右脚不动,蹲下来欣赏这残忍的杰作,还用刚涂过红色指甲油的手指戳了戳男子超级肿大的睾丸。接下来,我摸出手机,俏皮地吐着舌头,来了几张自拍。唔……我竟然这么残忍呀。翻动着自拍相册,我一边稍加反思着。' L4 _8 o8 d4 {4 @

; c+ D, K- |: K$ b4 c3 K+ I# {) I# w我满意地站起身,打算结束这场拍摄了,一边整理着秀发,一边狂放地搅动着插在男子睾丸里的鞋跟。血液从靴底不断渗出,渐渐染红了整个桌面。随后,我无情地拔出了靴跟,在男子的左睾丸上留下了一个血洞。
' U7 ~4 u4 }  i# \+ W' E
! k# s. m( Z8 I1 H; [1 |“既然都烂了,不如烂的更彻底一点吧。”我直接在桌子上优雅地走起了猫步,只不过每一步都踩在男子烂掉的睾丸上。这双薄底的靴子进行踩踏的时候更有脚感呢~我的玉足和他的睾丸只隔着一层纤薄的靴底,能清晰的感受到睾丸在靴底的压迫下缓慢地破裂,碎开,甚至有汁液被榨出的感触,肉块被我的体重挤压进靴底细密的防滑纹里,血肉填慢了靴底的每一丝缝隙,然后从靴底四周溢出,像是薄薄的一层垫子,隔开了我的靴底和桌面。接着我以右脚为支撑,来了一个优美的旋转,短裙拂过男子的脸庞,春光乍泄。而此时,靴底可能幸存的肉块都直接被研磨成了肉浆,抬起脚的时候还能感受到粘力。/ [) F: E. f1 Q9 P" n
  n; P) x0 l7 {
捆着阴囊的丝袜由于一颗睾丸的彻底消失,自动松开了,桌面上一片狼藉,但是男子还剩下一跟阴茎,和一颗睾丸。
( B, g4 c. ?4 h
' S2 d# z$ F0 V1 a; b1 x: H/ t8 Y. x, z. k, p$ L; u, _

2 i7 w( P4 H$ |2 L
* ~5 g# F- p7 W2 K( [
. u# A7 Y9 y) W8 {" e6 G/ n1 y
( k3 ?2 V) V1 X4 I+ w, ~' d: p9 }3 G* F2 D+ a( v! z
& x, a/ A% u4 s+ \3 P; Y# I
) c, w( h. E, I1 M8 Q
• 第三章 胶衣小恶魔" e' w$ v. `. x2 A/ E/ X
. Z+ S. l# w# ?5 L- O4 p  m
距离上次拍摄已经过了一段时间,我又来到了拍摄现场,不过这次是作为摄影师。好像原本的摄影师急性肠胃炎了,正好我也有空,就过来替补了。
- P8 f6 N! |$ k1 z1 c
' X1 C6 r$ ~6 S1 {( ~
- k% }" ^" |3 P1 K! y1 Y- G6 x& K6 E# z8 C2 R* `  c# A4 k
今天的主角是蓝那,她身着PU材质的紧身胶衣,半露酥胸,胶质短裙下的胶袜直到大腿根部,脚下踩着一双超高跟的黑色漆皮高跟鞋。看到蓝那的这幅装扮,我都有点小兴奋了,这么性感又攻气十足的小姐姐谁不爱呢。
5 D8 j0 ?" d7 E* z7 j) ^
! z; O' A: y: t* D' E  i" _6 H" `
" }" W* M1 I3 ]" b
% g- I# V# b8 X) |( ?2 o“玲,今天的工作也和之前没差哦,只是拍摄的工作就辛苦你啦~选自己喜欢的角度和画面拍摄就好,剪辑会有专人处理的。”0 T. X3 x- c8 J4 H* V: i6 a
5 I$ Y' _" R) x/ B1 k0 O
8 {; i: S5 ^4 j2 Z

: ]4 J) r% s0 j  H* r! c: r  |& p“好的,没问题。话说姐姐好飒,今天超好看的,感觉会拍出很棒的视频哦。”
% m# s5 J8 d7 h) ]
1 j- M" Y3 T+ V: z1 q+ ^; ?& H8 j5 g
4 [. M0 b  b) X9 G, M1 Z) ~0 C2 T$ A% X4 @( A! ~+ F
“唔,说的我都有点害羞了,快准备开始录吧。”2 P/ W% C9 [+ c% T2 @

; M' k+ b/ i! w$ D3 q+ e/ P+ b; V
; p% M9 _; V4 M* U+ N9 }6 j
% B" z0 s: B. [, H$ v5 P5 [这次的男子好像经常被虐蛋,裆部垂着的阴囊格外肥大,应该是反复被虐到受伤,然后又恢复,产生了增生。这要是再肿起来,估计能当个小足球踢了。男子的双脚分别被绑在了一根钢管的两头,这样他就只能叉开双腿,任由蓝那姐姐踢蛋。他的双手也被束缚在了背后,无法保护他可怜的下体。+ p, ^' _9 ^5 b" c* y, s) r
* c+ ]/ U! o' M, c' s1 E4 E

; C+ }, g9 y* k" A5 k9 N" s$ g* }0 Y$ d) m
“开始吧,蓝那姐。”3 m: Z% E7 W% {7 K% d* @0 k
8 {8 f' V( Y  d/ O

, a- }4 X, q7 ~! K8 N+ a. N. y3 X
& H* ^! S: [+ N  x砰的一声,高跟鞋的防水台重重地踢在了男子肥硕的阴囊上。还没等男子反应过来,修长的美腿就再次抬起,带动着高跟鞋又一次踢在了蛋蛋上。剧痛让男子忍不住弯下了腰,然而蓝那姐姐正好扶住了男子的肩部,不让他倒下,脚下的踢击也还在持续。男子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一只高跟鞋反复撞击他的阴囊,圆润的鞋头时不时会没入其中,和他的睾丸亲密接触,像被钝器重重击打。$ ^* p4 P% ?6 ~' Y, g& \' P7 \4 |
* r+ Z# W5 j) }7 C& O9 C
& H, M7 x3 j# V3 F) B

0 `" y4 @; R% i+ d“你很喜欢这种感觉吧。不用客气哦,今天超级大放送。”蓝那微笑着说道。
6 E4 c2 V/ b5 f, N. u  p$ B/ Z4 Q1 H( B) b
1 C/ u" l; [1 \3 l- u
' x' d% @7 b$ |9 U
“唔……呜呜……噫……”男子好像想表达什么,但是蓝那姐姐已经用一只皮质手套捂住了他的嘴,对下体的攻击暴风骤雨般接踵而至。鞋尖,脚背,小腿,膝盖,蓝那姐姐灵活的运用着自己肢体的每个能造成伤害的部分,对男子的阴囊反复施加暴虐。还没等男子慢慢享受胶袜的丝滑和蓝那姐姐的体温,裹挟而来的暴力就把他的阴囊摧残的肿胀变形。& x; |1 e, F! c+ _2 c6 m  _3 n, a
# j& u, y( P! [" H0 k/ ?: h

1 Q  X5 l5 L- T1 t9 Q9 O, k7 Z0 j5 H8 l. Q
呜哇,这简直就像是在踢沙包呀,不过这个男的也太抗虐了吧,一般人估计早就痛到站不起来了。我看着摄像机里的画面,不禁心生感慨。7 N  z( G" h6 O# s9 ?

6 g8 R) u" R$ S2 @  \" S& w$ G# l1 T! ?' A5 g

" b4 l& f5 v2 c! O“没被我踢到射精哎,那么来换个玩法吧。”已经被踢了十多分钟的男子终于无力地瘫坐在墙角,硕大红肿的阴囊摊放在地上,阴茎也无力地耷拉着,让人怀疑他是不是已经被踢废了。他的眼前,蓝那姐姐踏着轻俏的步子靠近了他的下体,随后将一只被黑亮的皮袜紧紧包裹的美足脱出了漆皮高跟。1 Q5 l5 f  a9 F: I4 ^0 H0 c5 _3 b
6 L. p, s. x1 O5 X& K7 l7 y

( Z6 h* ^1 Q7 k, W
  r& t( f) ~' A9 [“来,把你的蛋蛋放到我的鞋子里吧~”蓝那姐姐的足尖轻搭在高跟鞋的边沿,仿佛在挑逗着男子。
! p: I% z7 r7 p& c" L: k8 Z, a" t' u( }: `" h4 ^: F

: r' o0 X$ b6 H6 X( k: _1 o, n: L( {. B$ h, F4 D
“嗯……嗯……”男子一边艰难地挪动,一边发出兴奋而下贱的声音。极力忍耐着睾丸的疼痛,男子费了好大的劲才小心翼翼地将自己的一颗睾丸盛进了蓝那姐姐的高跟鞋里,生怕碰倒了立着的鞋子。高跟鞋的边沿刚好隔开了两颗睾丸,一颗悬挂在高跟的外面,紧贴着光滑的鞋面,另一颗则稳稳的卡在了后跟的位置。# h! \" {6 v1 X; a0 b! t- a' v- g% v
! K+ a  b; c/ d" I; v8 T4 ~% m  r
- c! Q) p7 ^: j
" P9 ], W( I4 }1 j3 \& q
“要努力射哦~我要把你榨到一滴都出不来为止哟~”还没等男子享受一下鞋子里蓝那姐姐美脚的余温,被胶袜包裹着的美脚就直接出现在了红肿的睾丸上,足尖滑进了高跟鞋的前端,而足弓到足跟都碾在了男子的睾丸上。蓝那姐姐无情地缓缓加大脚下的力道,逐渐让美脚穿进高跟鞋里,丝毫不在意鞋子里的肉球。高跟鞋里男子的睾丸一面忍受着坚硬的鞋底,一面享受着胶袜的质感,蓝那姐姐足底的温度,携带着压力一并传来,男子痛并快乐着,阴茎逐渐挺立了起来。然而随着蓝那姐姐踩踏睾丸的力度逐渐增加,脚底下的睾丸逐渐塌陷,从刚开始的高出鞋子边沿,到现在即将消失在摄像机的取景器里。随着胶袜挤压摩擦肉体的声音逐渐停止,和鞋子水平放置的摄像机已经捕捉不到这颗被踩在鞋子里的睾丸了,两只高跟鞋一前一后的立在男子裆前,上面是蓝那姐姐修长的美腿,左腿挺直,右脚微微踮起,并没有完全踩进高跟鞋里,反而显得更加色气。蓝那姐姐双手放在胶衣紧缚的小蛮腰上,精致的脸蛋上带着嗜虐的笑容,视线微微向下,欣赏着自己施虐的杰作。男子的阴茎也立了起来,紧贴着蓝那姐姐的脚踝,精液源源不断地流了出来,流淌在光滑黑亮的胶袜上。1 u/ K$ U5 v/ g! X! ^- R5 f! C0 t
* o( u+ ]5 V9 e/ x2 }& P

3 e3 N0 q( X* n% J$ t
  b' o8 H' r9 B7 n0 a而蓝那姐姐仿佛并不满足于此,继续增加着脚下的压力,原本圆润的睾丸如今已经慢慢变形碎裂,完全贴合在了蓝那姐姐的足弓之下。虽然这只高跟鞋的码数偏大,但是依然没有足够的空间同时容纳一只美脚和一颗硕大的肉球。感觉继续踩下去会很精彩的样子呢!我这样想着,拎着摄像机凑近了二人,准备从鞋子的侧上方来个特写。只见蓝那姐姐左腿笔直地挺立着,将右脚跟微微提起,偏着头看了一眼鞋子里男子的睾丸。本应是椭球型的睾丸已经被踩踏成了蓝那姐姐的足底和鞋子内里的形状,填充在鞋子里面从后跟到足弓的位置,即使蓝那姐姐提起了脚跟,睾丸的形变也没能立刻恢复,长时间的用力践踏让睾丸呈现出极不健康的紫黑色,就像是在鞋子里放了一个快要烂掉的黑布林。( N3 S, `! D% g+ z8 K- I

. S: ?! w( ?: w3 f7 s4 W+ k7 g) g
8 m9 I5 w' b  h! T# g
, l3 v* U$ a' R3 |' B: H7 _/ _1 q“这就射不动了吗?你的精液连给我擦亮胶袜的量都不够哎~”蓝那姐姐一边嘲讽着,一边俯下身子,将胶袜上的精液抹匀开来,然后用沾满精液的手套再次捂住了男子的嘴。“你的蛋蛋踩起来还挺舒服的,不如彻底变成我的鞋垫吧~”蓝那姐姐微抬右腿,足尖勾起高跟鞋,连带着男子的下体,一同离开了地面,随之而来的是极致的暴力。蓝那姐姐悬空的右脚突然踩了下去,高跟鞋撞击地板的清脆响声,混杂着玉足胶袜与睾丸和鞋子内里摩擦的声音,还有男子捂都捂不住的惨叫,同时在房间里回响。现在蓝那姐姐的脚跟终于有一部分穿进了鞋子里,但是男子的睾丸已经从鞋子边沿满溢了出来,估计已经快要碎裂成肉浆了。
; Y! q7 k' X9 h, v& V) B: L  Z7 Y* Z
+ P$ |- D. |9 r, Z) H+ l4 K6 N

" |! o% v7 A; {7 x6 L7 h“啊……呜……”男子疼的浑身颤抖,从被手套捂着的指缝中勉强发出着断断续续的呻吟。但是随着蓝那姐姐那一脚的蹬踩,男子竟然又射了一发,不过已经带上了血丝。包覆着足底的睾丸传来的温热,以及蹬踏时的弹性触感,让蓝那姐姐倍感享受,一份特制鞋垫即将完成。蓝那姐姐开始无情地连续跺踩,每一脚都让足跟更加深入鞋子,也更加深入男子的睾丸;每一脚也都让男子发出杀猪般的嚎叫的同时,阴茎仿佛不受控制地射出精液。最终,当蓝那姐姐双脚并齐站立着的时候,已经几乎分辨不出右脚的鞋子里垫着东西了,只有鞋子边沿溢出的一点阴囊,还提示着铺展在足底的睾丸的存在。男子的阴茎也耷拉了下去,勉强流淌着红色的粘稠液体。' _; s' C- U) l  t
- U% \) R+ v! a

, A* Z, J* Q1 [' L, c8 F
3 y4 Y  \* l# h# s/ `" U这……这就是榨汁姬吗?我不禁感到震撼。看着男子随着蓝那姐姐踩踏的节奏射精,仿佛蓝那姐姐的美脚对睾丸的无情压榨,就是控制男子射精的开关。精液混杂着血液一次次喷出,溅射在鞋面上,地板上,还有胶袜上,高跟鞋下的地板一片狼藉。可能他这辈子的射精量都在蓝那姐姐的脚下被榨干了,可惜这些液体连蓝那姐姐雪白的肌肤都碰触不到,只能铺展在胶袜上,鞋面上,甚至是高跟鞋的鞋底下。眼看着男子的精液从一开始的乳白色,逐渐变成了血红色,再逐渐干涸,我都怀疑是不是连阴囊里碎裂的蛋蛋都射了出来。# K; L7 G8 T0 Y& C2 U
6 |! l( l" m& s+ L/ m; c3 ]

! b9 D5 O  N; R: O; z
6 U0 K9 ~/ z( p2 Q, k7 w! O“你的阴茎软下去了耶,该不会已经被我踩到再也射不出来了吧,那作为补偿,给你一点福利好啦~”男子对蓝那姐姐的话语已经没有啥反应了,只是呆呆的瘫在墙角,垂着头,大口喘息着。) `& C1 s; r* r8 T0 X/ E  R6 V

- Y5 R+ o2 ^+ `( ~9 i1 {8 d# A9 E+ p# Z; p2 R3 u+ d0 D
4 a2 O# o, b1 M2 v# |
由于鞋子里多了一只“鞋垫”,变得有点难脱下来了,蓝那姐姐只好蹲下身来,用手扶着鞋跟,才抽出了被阴囊和里面碎裂的睾丸包裹着足底的右脚。鞋子里饱经蹂躏的睾丸已经没有固定的形状了,呈乌黑色铺展在了鞋子里面。如果不是阴囊没有破损,估计里面的内容物已经和地上的精液和血液混在一起了。蓝那姐姐一脸嫌弃的用两只手指拈着男子阴囊的一角,将其提出了鞋子,然后随意的扔在了一片狼藉的地面上。# I- a! x9 D9 B, S& |) q
+ p- c5 I' R8 J3 s

2 y: @% N" P! f( `8 Z' r
" K- o1 }- N" ^0 Z1 f蓝那姐姐看了看自己的高跟鞋,然后看向了我穿着的低跟制服皮鞋,好像突然有了什么奇怪的想法。“玲,你的鞋子借我穿一下行吗?”
! k9 r: `4 D9 f; ~
8 D5 Y/ M% U* r/ Y7 {2 x5 U  z

4 W6 k' n8 q5 E3 {“可以呀,不过鞋架上那么多鞋子呢,蓝那姐姐为什么不穿呢?”
+ E; i! y. d# V' }2 t7 c" A
2 p9 }; c6 _( a" H8 H
, N- m; L1 I  V; d# v3 D) m8 G% X+ |, y, ~7 E
“等下你就知道啦~”. t+ g, n0 P* B% Y" H; g5 E, s$ t
& q6 f1 w+ V' @

# q1 I, ]  A6 [! Q$ }0 P2 A- ?& Q2 N! t5 L, d- N
我把摄像机放在三脚架上,然后找了个凳子坐下,将鞋子脱了下来,等着继续欣赏蓝那姐姐的施虐。蓝那姐姐过来穿上制服皮鞋,又回到了摄像机的取景范围内。只见蓝那姐姐用手托起了男子低垂的脑袋,然后撩起短裙,直接坐在了男子的脸上,这可能就是蓝那姐姐刚才说的福利吧。可是和脸上的福利相比,男子的下体直接跌入了地狱,蓝那姐姐的双脚直接踩在了男子的阴囊上,用右脚小皮鞋的方跟踩在阴囊中央,隔开了尚存的健康睾丸,然后踮起左脚,残忍的碾动脚尖,还不放过那颗刚刚给自己垫过脚的睾丸,现在它不仅是脚垫,更是鞋垫了,一摊黑红色的真皮鞋垫。3 b! O; M: i& e' d$ Z

+ Z6 B3 X/ s* `2 [7 U" R8 s4 W7 B7 ~: a% E+ b5 c

; b* c* p1 e' C9 g9 Z% N9 G原来,和鞋架上全新的鞋子不同,这双我日常穿着的低跟制服皮鞋变成了蓝那姐姐脚下更加残酷血腥的刑具,我长时间的穿着让鞋底变得肮脏而粗糙,防滑纹里卡满了砂石,尘土,和各种污秽。蓝那姐姐就这样用着砂纸一般的鞋底研磨着男子的阴囊,和里面裹着的早已碎裂的睾丸。随着脚腕带动鞋子的优雅碾踩,砂石划破阴囊,鞋底挤出碎肉,和血液,尘土,污秽,精液搅拌在一起,变得乌黑而粘稠。看着男子的一侧睾丸和阴囊彻底变成了自己脚下的一摊糊状物,蓝那姐姐这才满意地停止了酷刑,起身离开。抬起脚时,鞋底下的粘稠糊浆还能拔出丝来,像是踩到了口香糖一样,怪恶心的。
% C9 Z; q3 e0 `! j9 C
( q. R7 r: }+ l2 [8 b
7 t8 w9 f6 O! P* `7 d- L& L! _- Q+ v
“弄脏了你的鞋底,不好意思呀,玲”* @" t6 N" Z# y  B% V. \9 a8 e
: w+ O* r" Z3 s7 y% ?' M+ ]; T. U- \

# o# M2 I# X+ G: O. @# m4 V% l; |# p; \9 [! Y' B; d
“完全没关系的啦~拍摄效果很棒哦!”后面我和蓝那姐又随便聊了些有的没的,就各自离开了。
: L* f  L' i& i0 L/ o5 O: F3 F3 k2 {7 t
# B% i9 E  n  K, j! k: |1 C1 n
  h% }$ N/ S  w+ R0 q5 d
那个男的好像后来因为清创不彻底,还发生感染了,不过这都是后话了……
2 U; N0 h, e7 X2 R" P
* U2 G( x8 O2 Z3 P9 S& {- k- q( V1 g! j

' w8 l7 {3 J3 ^: E. ], e5 w& `4 J  ~  S6 T; x  i0 u) `
' l3 x1 K& p# L9 Y7 b# h9 E% l7 S
' l+ J$ m5 Z  d; _
4 \/ G# O9 [. @9 w. d% g0 Y4 x
• 第四章 5 P& X4 ~  Q0 T
& s/ `  w1 ~& ]- q) I' j+ N6 f9 w
“没想到这么多人喜欢口味这么重的呀……”看着上次拍摄的虐蛋视频的购买数快速增长,我不禁发出了感叹。
/ |8 V9 e% e! Z9 S; W% f/ X) |$ i( M% [, h
4 H4 s* I: Z. r0 i$ e! e( y* ~) A

: g; j/ d! W4 o“那这次可以更重口一点呀~”莫雪姐姐身着教师制服,衬衣和包臀裙尽显成熟魅力,黑丝配高跟自然也是迎合了许多抖m的xp,看起来正准备开始今天的拍摄。
, |  N( P8 n2 [0 ~: A6 l" B1 ~
& l) G9 F/ `$ s, _% V8 k3 E3 o4 O4 }, b% E0 z

) q1 r( q( q! ]1 g0 w" N“啊……确实可以试试呢,正好最近生活压力有点大,趁机宣泄一下。”我也穿上露脐短袖,搭配热裤,再穿上一双粉色高帮帆布鞋,也准备开始工作。
3 f' R) F+ A. ?8 X; {0 \5 P4 F, x, [/ o, u! O# J& ]. k* Z6 s
3 ~2 v! ~! }$ C9 S6 B/ `+ J" c

: \* }* s+ _$ o& `/ W* H“那我去楼上啦~拍完再见啦,玲。”伴随着清脆的鞋跟敲击地面的声音,莫雪姐姐上楼开始工作了。  F8 X8 U+ E( w

. _, P, r/ _' Y: T7 W  z' A- M% M" ]5 u  m% v' G/ b( D3 b

. P; i  f7 x( C! L  B+ l“那么,我也开始吧~摄像师,我准备好啦”& C& |5 k4 W1 ]6 [* w
/ r3 R+ j! }% u: I# d/ u/ P

# B6 P5 }6 R  f, a3 w7 g( X; t; O6 [) e  d9 v; D. `
在一楼空旷的大厅里,一个男子已经像往常一样蒙上头套,脱光衣裤,等待着我的自由发挥了。  u2 a6 _) n) S8 N- Z* a5 [8 S
& P" G' s& w/ m" r% j$ R  }2 J
. f$ f& S. q; J# t

8 ?  `+ p- w4 _. d! t( M
  P* P# }: c9 t% X$ p5 a- m0 m* I$ `$ W4 B5 B* Q- B
不像高跟鞋可以用鞋跟穿刺睾丸,来展现出性感和残忍,甜美可爱的帆布鞋要怎么做才能让屏幕前的抖m兴奋呢?我开始稍加思考。还是先把他的蛋蛋虐到肿大;然后,再把两颗蛋蛋都踩在脚下,一直踩踏到他的阴囊印上我鞋底的纹路;最后,再看情况踩爆他一颗蛋蛋吧。嗯~就这样吧,反正是平底鞋,蛋蛋不容易从我脚下滑走,踩个爽吧!
2 y7 T( E, L3 n/ }+ u. U! |* r2 u3 @8 n4 }) x

6 f" }; [! r8 ]  y* h
4 K5 y" M  v9 y2 t' }看着男子垂下的阴囊,我散开了单马尾,用绑头发的橡皮筋把在他的阴囊根部反复扎了几圈,把他的蛋蛋勒了出来,然后还找了条绳子系上,现在他的蛋蛋被我完全掌控住了。我用手轻轻一拽,他就疼的龇牙咧嘴,只能配合我手上的动作向前挪步。# h$ t* e2 U3 e

' G: E* v9 u  q; T5 P0 t( a; r  b6 y# ?: S
. G8 ~. }# M4 K% c; v
“跪下,你现在要像狗一样被我牵着爬哦~不然蛋蛋被拽坏了我可不管哟~”男子立刻从双膝着地,然后两手也撑在了地上。我迈着轻俏的猫步,牵着男子的睾丸,像遛狗一样走到了厅里的沙发旁坐了下去。而男子的阴囊被拉扯的很长,只能忍着疼痛,努力爬行以跟上我的步子。5 U2 ]; T, j3 [

2 i) D. f' C' J- G0 j) J. ?& u, p4 L4 \
+ n# ^9 V7 Y6 B6 t0 L% n  a* k5 E7 X
“好好欣赏我的帆布鞋是怎么把你的蛋蛋踢肿的哟~”我舒适地坐在沙发上,抬起左脚踩在了男子的头上,压着他的脑袋,逼迫他只能看向自己的裆部。然后我一边拉扯着绑住阴囊的绳子,一边用右脚踢向了被勒的无处可逃的睾丸。虽然我这身装扮再配上脚上的这双粉色帆布鞋,看起来甜美可爱,但是坚硬的鞋头狠狠踢在睾丸上的时候,也是相当残忍的。我绷紧足尖踢出的每一脚,都稳稳地落在男子的睾丸上,鞋面撞击肉体传来阵阵闷响,还混杂着男子刺耳的惨叫声。感受着鞋尖踢进睾丸的弹性,还有男子在脚下忍痛挣扎的颤抖,我竟然也变得兴奋了起来,迫切想要进行更加激烈的虐待,在男子的身上刻下让他刻骨铭心的伤口。, l- P7 R$ {2 z# T

# `1 Z; O: }& C: M# T: o0 u9 h+ s' {0 s. m( }6 c
3 D) ]) N8 _% c7 F* t7 G/ {& h, c
已经数不清踢了多少脚,男子实在忍受不了睾丸的剧痛了,竟然伸手抱住了我的右腿。“啊……呜呜……不要……再踢了……我的蛋……裂了……”
6 t) }2 w) S% D8 P, W
9 v' @* ^) A. z/ U
/ x4 l9 f; E1 y5 R3 s9 O
/ M: r  M* ?" w, ~% O( H/ H“啊,不会这么快就裂掉的,顶多就是肿起来了而已哟~这才刚刚开始。”看着身前这个蜷缩着,颤抖着的抱着我的大腿的可怜男子,反而让我更想把他虐待的体无完肤。“你这样抱着我的腿,我都不方便踢你的蛋蛋了,那就只好用鞋底蹂躏它们了哟~”我居高临下的看着眼泪汪汪的男子的眼睛,用天真烂漫的口吻说出了更加残酷的话语。
: d4 g; m: j+ n% J- n) n# Z- B* Z9 Y2 c# z* z

/ v+ D$ c( K4 y* ?& |3 T
. y) H6 ^. T$ o8 e8 n男子楞了一下,显然没有意识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但是裆下的剧痛很快就让他又尖叫了起来。我更加用力地拉扯着那条勒着阴囊的绳子,让他可怜的睾丸主动贴在了我的鞋底上,然后我微微伸直了被他抱住的美腿,橡胶制的鞋底就稳稳的踩住了他的睾丸。随着我的手上还有腿上的双重加力,鞋底逐渐凹陷,我能明显感觉他的睾丸在我的足弓下被鞋底渐渐踩扁,肉体渐渐被挤入鞋底的花纹之中,而橡皮筋和绳子封死了他的睾丸从我的鞋底下逃脱的一切可能。0 F* Q+ W' {$ [& k: O1 d6 D9 ~

1 z5 ]1 R4 u& Z
- L: g" ?4 z+ r" M
9 K# W9 Z6 ^# J4 c6 |“不要哭了呀,眼泪都蹭到我腿上了呀。接下来会更刺激哟~”我稍微弯了弯腿,减轻了踩踏的力道,然后突然用力一蹬,用帆布鞋最宽的部分踩住了他的两颗睾丸。可能是被我玩弄的充血肿大了的缘故,鞋底竟然没能完全覆盖住他的两颗睾丸。不过,这对他来说可不是好事呢,鞋子边沿分明且坚硬的棱角只会给他的肉球带来更多的痛苦。我记得好像是有种玩法叫做电气按摩来着,于是我用力拉紧绳子,然后开始快速地抖动右腿,脚下的帆布鞋像打桩机一样碾压着男子的两颗睾丸。这对我的足底来说也许算是按摩,踩着一团富有弹性的肉块倒是挺舒服的,不过对于脚下的男子也许称之为折磨更加贴切吧。5 l" u8 z) e: `' V% n3 {4 v& W
: H* L$ H/ E/ c# m. H' c$ S
& g& I. v  K9 E" d* W
  m& O- y" M3 B  b6 ]2 X
“哎……蛋蛋被我这样蹂躏,竟然还射出来了呀!”男子无力松开了我的腿,趴倒在了我的脚下,浑身微微抽搐着。而我却感受到小腿上传来阵阵温热,还有液体流淌的感觉。这种粘稠,滑腻,带着腥味的液体竟然直接接触了我的肌肤,真的让我难以接受。我带着怒意直接从男子的身上踩了过去,找了些湿巾擦去了腿上的精液。
  _0 K6 k7 O& i+ F6 d/ C4 s/ u8 R, v
7 V0 ]! R1 r7 R5 o* f& C+ l

! H0 M5 \# a* S- }: p, J8 P“你竟然敢射在我的腿上,你~死~定~了~哟!”我用脚给男子翻了个身,然后将之前莫雪姐姐用过的那种踩踏桌放在了男子的裆部,将男子肿大的下体挤过小孔,摆在了桌面上,还用胶带把男子的嘴也封死了。接着我直接踩在了桌面上,抬起脚尖,让两只帆布鞋的前端各踩住了一颗睾丸。然后我控制着自己的重心,缓慢地从后跟移动到足弓,再移动到脚尖,让男子能够清晰而又无助地感受到自己的睾丸是如何被我的鞋底一点点压扁,撕裂,直到完全破坏的。
9 A, z4 {  x  R: }6 W3 S
" q$ B" O; }. [; [8 v
" A4 a" [+ [% l# y& n6 p
  }, @; |" G9 f% Z) R( E8 |一张实木的桌面上,站着一位亭亭玉立的少女,热裤下的美腿白皙修长,穿着粉色高帮帆布鞋的足尖微微踮起,鞋子下好像踩着一层紫黑色的薄薄的垫子。随着镜头的拉近,才发现那垫子竟然是男人的阴囊,里面的睾丸被踩成了饼状,从鞋底四周溢出,毫无疑问已经碎裂开了。3 W- Q& b# K: L4 F  o' G1 }- @

0 y7 q5 G' z0 h8 u8 K
( t) R0 A$ d( R, l
3 O, c* H9 E* Z+ E, _踮脚站着挺累的,我坚持了一会儿就从桌板上下来了,我的体重伴随着帆布鞋一同离开了男子的阴囊,然后他的阴囊和睾丸已经彻底变成了我鞋底的形状,清晰地印上了鞋底纹路,但是阴茎竟然还挺立着。
* R# y  f4 ?( h; {, z/ f9 q: J6 v) T& o$ p, G
  D; {- p) e8 G: ]4 U1 i
3 g8 t7 Z* \+ V* w2 V+ t. @" o
“玲,你这边还没结束呀,需要我帮忙吗?”正当我为如何继续施虐感到发愁的时候,身着教师制服的莫雪姐姐已经结束了拍摄,来到了大厅。4 T- A0 S# E& }- z

* N5 ?/ b( a) p, t& }: m- T! y$ q) n3 Q4 h- e1 y2 o6 s
7 O8 q  |( s0 c1 o) ]8 L
“这个男的好坚挺呀,之前还射到我腿上了……”我露出一脸委屈的表情。
9 _  u3 \( N( }8 a" ~* x7 b
! V$ {8 e6 K! S, E& Y; ^8 _) u/ V: M8 x# N5 ?. T3 D( O) M
" d5 k& G5 Z" v& O- m
“那让我来会会他,正好今天还没尽兴呢。”看着莫雪姐姐高跟鞋上还没凝固的血液,我都替这个男的害怕,可怜这个男的嘴被我封上了,只能发出些呜呜声。$ G  y7 w5 }6 J2 K- o" }3 S
2 V( p2 b/ ^6 K# _% w
8 D* v7 L2 Q( j& J4 _

  N  y' ]# i$ g2 [“玲,你用帆布鞋踩住他的蛋蛋,我来彻底摧毁它们~”我和莫雪姐姐一起站上了桌子,然后听从莫雪姐姐的指导,我一脚踩进了两颗睾丸中间,帆布鞋左右两边各挤出来一颗睾丸。随后,莫雪姐姐一脸轻松愉悦地将她脚下的细金属高跟刺进了一颗睾丸里,肆意搅动了几下之后又抽了出来,伤口顿时血流如注,莫雪姐姐的鞋跟上还不断滴落着饱满的血滴。
9 i  b. R) S& }/ O4 B, t6 V( F

; e7 Q/ i- N; o9 O  {9 C0 H0 _
# k' ^6 P2 q. _' B0 p, G  }“玲,你就这么踩着不要动哦~我换双鞋子再继续。”没过一会儿,莫雪姐姐就踩着一双低跟尖头制服鞋回来了,鞋跟从细到粗,大概只有3~5cm。" g3 U6 X1 _: h9 ^

, V& H) z, p- U1 D- u4 n4 h
! B- W" W: ~* v& o1 j! N* w* c' P, n  f# B- H* j9 B% r: G$ i
“给你展示个超有趣的玩法哟~”只见莫雪姐姐抬起玉足,用鞋跟对准了刚才用细高跟踩出来的血洞,然后冷酷地踩了下去。这只鞋跟的前端又踩进了睾丸里,而越往下踩鞋跟越粗,莫雪姐姐毫不在意,甚至还优雅地扭动着脚腕。睾丸上的伤口逐渐被鞋跟扩张,睾丸里的组织也被残忍撕裂。更可怕的是,当鞋跟终于完全踩进男子的睾丸里面,鞋跟还没有和桌面接触,而莫雪姐姐的踩踏还在继续,眼看着睾丸已经快接触到了莫雪姐姐的足跟,但是却只能被鞋底继续碾压。终于,鞋跟落在桌面上的时候,一眼看过去还以为莫雪姐姐穿的是平底鞋呢,脚下的睾丸已经像是一块柿饼了,虽然还有些厚度,但是已经是暗红色的饼状了。  O3 h  v( G' Z4 {. u) R

0 u9 q8 M% q, E8 V+ R2 @
, F9 d' l# W3 E9 I! p5 n2 w  J  m7 T8 W1 F0 S
“看来还是顶不住我的鞋跟呀~能用你的蛋蛋包裹住姐姐的鞋跟,也是你的荣幸了哟~”莫雪姐姐就这么踩着男子的睾丸,点起了一支细长的香烟,悠闲地吸了几口。随后莫雪姐姐抬起脚,抽出了那踩在睾丸里的鞋跟,然后蹲下身子,把燃着的香烟插进了男子还在冒血的睾丸的血洞里,伴随着血肉被炙烤的呲呲声,莫雪姐姐还用芊芊玉指稍微按压了一下,半只香烟都消失了男子血肉模糊的睾丸里,几乎只能看见滤嘴了。随后莫雪姐姐站了起来,像是习惯性地熄灭扔在地上的烟蒂一样,用鞋尖来回碾压男子插着香烟的睾丸。原本还勉强有点形状的一颗睾丸,瞬间就在莫雪姐姐两双鞋子的轮番摧残下血肉模糊。黑色制服鞋的尖头鞋底下,踩着一摊支离破碎的肉块,阴囊和睾丸被揉踩在了一起,用暗红粘稠的血液勉强连接成一片整体,甚至还有一挫被踩出烟丝的香烟混合其中……; L( A' v# D" L5 B2 O1 C

' p+ z# @  l. O, o! ?) r& J( X9 q/ C# e0 q- s0 j
( W( A8 X) E1 u' a" v( K
“人都晕过去了耶,真没意思,结束吧~”
& y8 H/ l, W0 G# P! N! s- W7 [2 j# y2 @' K& L. z

+ P; d: b2 h# A: I, n4 m+ |+ G: d6 k: p0 Y8 \/ y) r# p* `
“好……好的,莫雪姐姐……好厉害。”我看的人都快呆住了,好残忍,但是又好优雅。
% L" @( E2 w# b  G, x" {7 N  W* N& G, u+ F! B5 Z
' D- T# M2 V0 H

: ]. `3 K4 ^$ S  `4 ~+ u7 q! T“多拍几次玲也可以的啦~”
( `/ d# l  g( m  n: W: e
; Y1 P1 z% P" {/ C8 K4 z1 {' i/ U# l+ ?# U
8 Z  A; g6 U0 ]
莫雪姐姐留下一句话,就先行离开了,好像还挺忙的来着。下回找莫雪和蓝那一起吃饭好了,顺便好好聊聊天,稍微了解一下她们情况吧。这么想着,我也打算换洗一下就走了……
5 j$ Z% c2 U0 `3 O, V) G) i4 x% L* J& s8 Y6 L8 G7 g

. |* W  b) W7 Q7 Q8 N
潮人特色国际版欢迎您的光临:https://bbs.crtslt.com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潮人國際

潮人特色国际版欢迎您

潮人特色论坛国际版

联系我们

  • 工作时间:..................
  • 客服电话:..........
  • 反馈邮箱:...............
  • 公司地址:.................................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潮人國際_潮人特色論壇國際版

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3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