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查看: 499|回复: 0

[ballbust小说] 春末上海的故事[bb]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4-7-9 15:23: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四月的上海应该是一年中最让人舒服的时候了,除了梅雨季。
3 W7 O8 Q. c/ r* p8 e3 F空气逐渐温热了起来,走在路上经常能感受到迎面刮来的微风,枯黄树木上的叶也绿了起来。
! ?% C/ Z) _# {7 i当时刚刚从北方来这里读书的我还没有习惯这个大都市的生活,似乎每个人都在忙碌着自己的事,物欲横流,聚会和玩乐也只在我的朋友圈出现,这些热闹好像都和我没有关系。8 g+ w, }$ f$ n6 \. |0 g5 m; F

6 P- }% k& d) i当时正值春末,下了晚课回宿舍的路上,街上都是恋爱的人群。" ^3 A5 I& w+ @! T9 y" S
我背着包,慢慢走着,路两边是绿色的梧桐,空气中弥漫着浓郁的桂花香。& d5 _; z: F1 {3 e6 `% Q" v

& s5 x" \) W4 A! s, A- G我和她第一次认识是在2021年4月16号,当时对sm已经初具了解的我对于现实体验很是着迷,一方面是想急忙将自己过去几年的所见所闻付诸实践,另一方面或许也是对高中三年循规蹈矩压抑的学习生活的报复。! x# D* ~' X8 F
所以我下载了一款在圈内比较出名的软件,想在里面展开新的认识。
5 ?8 V" o9 t# ?5 w2 K1 s# B! @$ b但看着一个个陌生用户,要么是一看就知道不会搭理我的那种,要么就是没有任何介绍的人,和我一样,一般也只会无视我的好友申请。6 ?2 R# X) b. _9 L5 X8 v# S9 J2 }

8 q" P' s' E) D* V0 x' f* t- {在几天内连发了十几个好友申请都没有回音的时候,我对这个软件失去了希望,如一条断脊之犬,感慨可能自己应该不是那种现充型的人。4 D7 q5 d1 e# E+ D4 @. I+ u
毕竟我也确实没有什么让别人很感兴趣的地方,尤其是在圈内m竞争这么激烈的地方,就看一看视频和小说漫画也挺好的,刺激又保证身体健康。
. [  f- }; J$ B" Z8 ^就在我打算把软件删除时,突然看到了一条好友通过的消息,一个兔子头像的用户在聊天框中闪了一下,不禁大喜过望,难道我的春天要来了?
# R/ ?( \% Z5 h9 A' r赶忙打算发一些我在互联网论坛上学到的一些和s打招呼的舔狗语录(可真够蠢),然后等着在东聊西扯几句后习惯性的被无视冷淡。
. l+ @. V9 D6 u) c4 h! j* z2 }+ s$ q% P. h, _% x8 ]8 ~
但就在我发消息前,对方反而先说话了。4 A$ {5 \- o2 x
“嗨!虽然不知道你是谁,但请你先看几张我拍的星空!”兔子头像发来了第一句聊天,随后是几张跟着的很随意的画质不是很清晰的星空照,看着是从图书馆内拍的。
& @  ^3 F$ |+ E8 T这还是第一次对方主动和我说话,我连忙回应。" o/ T, q1 }* [8 Q0 ?0 z
几句聊天下来,发现对方是我隔壁学校的同届生,年龄和我一样大,也是一个没有几次经历的新手想来软件上佛系交友。) y6 z3 X7 D: Z+ o
她的信息设置写的是女dom,发的两条动态一条是“乏了,罢了”,另一条是她拿着鞭子的照片,手很白皙,非常可爱。$ S* s! u, h7 \5 z6 u& N

2 T) s* j2 f6 l. T再后来几天断断续续的交谈中,我渐渐了解了这个兔子头像的女生。" S: P# H( C% a8 a5 h
她叫叶璇,上海人,一个聊天很可爱的女孩子,喜欢在句尾加“!”,同时也很健谈,对我抛出的话题都会很积极的回应,可以看出她也是对sm的很多事物都有很大的好奇心,和我一样。% x% ^7 A% L2 r  ~" e
比如她知道我很喜欢ballbusting这个项目后,兴奋的表示她也想尝试很久了,还和我分享了一些她的想法:“在图书馆楼道没人的地方狠狠膝顶一下不许叫出声,感觉很色w”“电影院里也很适合捏诶”。9 \+ C# @" _. V
( M3 {7 l& ~. I+ S. `
我第一次碰到和我这么聊的来的女生,兴奋不已,从此在软件上期待她的回复成了我每天最在意的事情。
0 I  |# I2 h. }- I- X& r. ^' r不过后来聊天频率慢慢的也淡下来了,她说她要准备考试,最近没有空出来。0 D7 v2 X+ R" D
在知道我和她不是一个学校之后,她和我约定在六月见面,不见不散。1 X; N/ D0 q: r6 K. U

3 O* ]6 f( }$ c/ Y9 R# U“那我们约好了。六月见面,真是一个浪漫的月份!”我赶紧向她显露我的三脚猫文艺气息。  v8 Y) ]2 y7 X% C# {/ ^) F
她发了一个“w”,头像闪了闪,就下线了。
$ d) V2 ?$ j4 m之后的一两周,她都没有上线,我找了她好几次,分享了一些我的日常照片还有一些sm的色色想法,但都没有回应。) Z- L$ B0 \6 G3 H6 }5 p
我又有点难过了,希望这次不要像之前一样聊着聊着就无疾而终。4 b$ }& q# R( ~( G0 ~

7 D& E9 q9 R, ?* w& o6 a) V) @0 {1 f大学生活没有想象中的自由洒脱,所谓“上了大学就能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了”,只针对两部分人。5 Y  p# f/ p/ B1 \! y8 f
一部分是有钱人,在上大学前其实也可以做到随心所欲,就像我在摄影社认识的富二代摆烂朋友,他们的父母已经为他们规划好了人生的一切,只需按部就班走就好了,有大把时间去欣赏人生路上沿途的一切;
1 k3 l& @9 d( y另一部分是摆脱高中后报复性摆烂一切的人,电子游戏充斥了他们的四年,考试只需提前一夜复习,及格就行。在毕业时发现自己也在随波漂流,但早不知道飘到哪里去了,只能尽力无视这个现实。
9 h( `6 t7 c8 A; n7 G+ i7 R+ f; v( F0 _1 i& h0 P# _4 N
我觉得我在这两类人之间,并且无限接近于第二类。我的家庭虽不算贫穷,足以支撑起我的很多爱好和选择,但也无法在上海这座大城市随意所欲。* b) h# t# @2 u6 I( s* E
因此我变得越来越心焦,总觉得胸口发闷,尤其是当我发现我已经上了将近一年大学,但几乎什么课堂知识都没学到时,这种感觉更让我难受。2 Q2 O$ F/ A. r& }3 ]% y
我很需要一个倾诉对象,但我看了看周围,似乎没有人站着。
  q8 m( K  L3 {; a" @, {) R" Z
  D# C. k& H  v9 w不过这次的经历和之前不同,在五月的某一天,她上线了。
- `7 A; t- W6 i5 @7 s“我来啦~”她随着发了一个猫猫招手的表情包,不过没有对我之前发的东西有什么回复,而是直接问我要不要加微信。
1 d$ r5 ?6 V7 U/ z2 w1 P“当然!”我赶忙把自己的微信号发了过去,几分钟后,一个绿色鳄鱼头像的女生加了我。' f0 I  L' Z0 z& L2 R( Z
我们互打招呼几句后又开始聊起了色色话题,当时我正在图书馆,聊天框对面不时发来的话语已经让我没办法安心复习微经了,迟早会被周围的人发现我的异常。1 m' |; U" a( W# V2 G, J

; ~: N5 \/ j( O$ e我匆忙逃进了卫生间隔间内,继续着聊天。期间她发来了一句语音,出乎我意料的是,她的声音是偏御的那种,非常好听,和聊天时的可爱样子不是很能重合。* P% [; X8 Q+ K! X' Q
她问我今天晚上有没有空,可以一起去散步,我当然马上同意。+ b( C7 |7 ]$ K/ q- w

" q( d8 y% U  N: h$ r5 A之后一下午我都在为晚上的见面做心理准备,心脏止不住地跳动。虽说在网上聊天很放肆随意,但要线下真的面对面交谈我还是有点发怵。
* r4 N: {, N1 ]8 G0 g我们约好的时间是晚上七点,但没想到的是,我竟然找不到约定地点了!: s& d0 k  O3 d4 w' Q% M
虽说我们学校都在一条路上,但我上学的一年来还从来没去过她们那边,导致我按地图找她给我发的路标的时候晕头转向的,完全找不到东南西北。
. ^& Z# L0 J/ y指导了半天后的她终于忍不住了,给我发了一个拳头的表情“你站在那里别动,我去找你”。; q! A1 M2 y0 |9 y, e' f
我的心情变得忐忑了起来,第一次见面就找不到路也太丢人了,要是对方生气可怎么办呀。
( }. I# P/ x/ o不到一会儿,突然听到背后传来了熟悉的声音:“嗨,是你吗?”
6 z9 c5 L- I4 j" F5 o( D+ ^/ C: M; S" _* Z, @, e7 z
我转过身去,就看见了叶璇。5 R. p) K" \. m4 V) y+ q9 s
她大概一米六五的样子,比我低一头。银框眼镜下是一张可爱的脸,皮肤很白,留着刚好到肩膀的短发。" I% z- W, ~' Q7 c1 y/ p
那天我忘记她穿的什么了,只记得偏成熟,但很好看,非常适合她,和她的声音很搭,整个人都让我眼前一亮。
2 g& w" w- V+ P" E4 u而她现在正笑眯眯地看着我。, U  F7 ^/ m& D) _) [& }

# K4 C8 a( ]" q* o- \. D我赶忙回答,随后就和她一起在学校附近的梧桐树荫下漫无目的的散步。
1 t% p5 p5 t& P) a, B- Q在聊天过程中,我发现她现实要比网络上成熟一些,无论是举止还是谈吐,讲的每一句话都很有前后逻辑,声音好听又慢条斯理。$ ^7 C* W+ P* F8 o  }" d4 D5 |

. o3 [  b1 a* n; o我一时间很难将她和网上那个基本每讲一句话都要在句末加个感叹号的可爱女孩联系起来,但现在的她更让我感到兴奋和好奇,只想要更进一步的了解面前这个女生。
; F! @- Q3 H0 O. u4 y! B可惜事与愿违,当时的我甚至有点说不出话来,可能是由于害羞或是激动,还好有她一直推进着话题的推进。
4 E: f; I, [1 h/ q4 s) \0 @* P9 m" I6 A. q+ z  }- l
在交谈中,我发现她真的是一个很健谈的人,而且知道的真的很多,我抛出的每一个话题她都能接上,无论是李安还是政府新的离岸政策,都能和我谈的很开心。我们的专业差不多,都在准备着考证,学业压力还蛮重的。+ U: `# ]4 q- u
' [3 t* V6 g; [, {
我知道了她在学校学生会也在担任干事,而且学习非常好,是一个很上进的人,还打算考别的学校的二学位。3 c( Z, Z5 i) ^6 V: {6 r
她和我打趣地说:“人生下来不就是为了学习吗?”
3 F* B; d( L( s我不知道说什么,也跟着她一起笑。  E! P* B2 v0 C, v" T* L  c8 ]
- i" [: e" H. T$ H8 _0 ]
虽然我的学校比她的要好一些,但我感觉叶璇身上散发出来的光茫,把从上大学起就开始萎靡的我完全盖了下去。7 g" @7 l7 c+ @
可能对于我这个持续性摆烂、间歇性厌世的人来说,这种对自己的未来有着极为清晰规划,且会按部就班实现的优秀的人总是让我羡慕,但又会有一些不知哪里来的畏惧和抵触。
$ L# ~! d0 u: l; n3 |8 y; P( o; s! K2 J* F' ~. |% W5 X
不过从交谈中我能感受到,她是一个很好的人,热情又冰雪聪明,可能也是源于她和我一样都非常敏感,所以说话总是滴水不漏。% W) G& r6 `& K# [6 R0 n0 w

$ C7 f* H. ^4 n她说她比较喜欢拍星星,手机里面存了好多拍的星空照,虽然都没什么区别。; Y1 w, i/ z* M7 L% Z3 V

6 X* \& F# r2 W1 l! F她说她很喜欢一些关于灾难记录的书,最近在读《血疫》。
0 i, i4 M/ F, v5 {: P, E1 U8 l! Z! z7 M0 u& e' F: y
她说她很喜欢用力拥抱的感觉。
6 y) n2 Z* H9 \1 T; ]6 R( `3 Y+ e: T9 X% c3 G; v5 a
她说有些机构是真的没良心,推荐的acca又贵又难,考完还没什么用。0 W. C, F: w9 _% B# J  G& b9 m

$ y7 Z" `8 U5 K& y5 l& K9 c她说她散步时喜欢走在路边隆起的石头阶上,但室友总觉得她神经病,随后给我表演起她是怎么用两只手保持平衡的。* H* a( u# y9 x+ h" |8 v
我和她一起笑了起来,也在她身后学起了她和她一起走,在对面有路人过来的时候马上跳下来一起尴尬地憋笑。
! z, \7 e/ s- z1 f9 r: k
8 q  g8 Z1 X  m; I她还和我说,如果以后遇到什么矛盾,记得在明面上和她说,不要藏着掖着,她的前男友就因为这个给她带来了很大的困扰,希望我不要这样。' l7 `) H. u" q+ K0 d/ x
我连忙点头,没有继续问下去,似乎她也不愿意说下去。  i/ @- ^8 B  {* N' E" u7 F4 S
5 s% @9 u$ X" @! J
聊着聊着,我们的聊天内容也变得更为敏感了起来。话题转到了我们都很感兴趣的方面。( @0 L& S# L, _- f! D
她说她以前有过两次经历,但之前几次都没有今天聊的来,玩的也是浅尝辄止。和对方没什么继续下去的兴趣,回去后就不再联系了。- i, z. G4 `  D$ K
所以她想试试更为激烈的,也有好多想尝试的东西,希望我能不让她失望,随后又用她玩味的微笑看向我,搞得我不好意思迎上目光。
  g4 z1 _# i1 ~& a0 {/ A3 u1 C在聊到ballbusting时,她可爱地甩了甩小小的手提包,打趣地和我说“我觉得这个就很适合打击耶”。我有些脸红,她看着我,噗嗤笑出了声。- R, c  @9 v5 c% e
/ M* o- u6 F/ O
在散步到桥上阴影处时,我鼓起勇气做了一个大胆的提议,问她要不要试试她好奇了很久的蛋蛋捏上去的触感。& ?' W  G$ ~1 m$ P: N
因为之前的m都很脆弱,稍微碰一下都不行,所以让她一直没有机会体验捏的感觉。
! Y, W! X8 t) P. k+ c& M! E% Y5 ^$ d
/ J- t1 _( @* w# s: n  e% O$ ^0 W没想到这次反而是她脸红了,看了看周围确定没有人后小声地和我说:“那你把裤子解开”。5 h: {9 C0 x. ?8 U
在我照做后,她眼睛盯着我,脸色有些红晕,慢慢向我靠近。然后在二人被身体挡住的缝隙中朝我的身下缓缓用手探去。
: c; Q; `3 [9 j. x) g随着她手伸进来的瞬间,我的身体一颤,仿佛被电击一样。0 Q* k+ n7 E& o5 s, R

7 a4 ^1 ]; O- D, U4 R* h  k2 j& W5 x她白皙纤细的手凉凉的,正顺着内裤的挺起处缓缓向下摸索着,终于探到了下垂的蛋蛋,随后慢慢加力。但由于她的手很小,所以只握住了一颗,是左边的。
6 c4 [, |: s) Z" q我情不自禁“唔”了一声,她看到我的反应浅笑了起来,在我耳边轻轻的说:“嘘,不要发出声音哦”随后慢慢加力,我突然感受到左边的蛋蛋正在被强烈的力包裹着,身下传来一阵剧痛。
4 Y9 H1 l* c* c3 Y, {4 d. b7 P
0 O8 ]2 t& g) [4 K$ i8 R由于叶璇是慢慢加力的,丝毫没有松手,所以痛感一层一层的慢慢上升,没有一点减少。我很快就忍不住了,只能用两只手轻轻握住她已经伸下去的手腕,但无济于事,想要叫出声。真没想到那纤细的小手竟然会造成这么大的痛苦。, v4 z( E: i7 ~0 T/ l+ B
但我刚想出声,就被她马上用手捂住了。我看到她的笑意更浓,脸上的红晕也加深了。
# }' U* M# K8 v3 w- q. b, D“不要叫”她的话带着哈气的热风被送到我耳边,我感到更兴奋了,不禁更硬了起来,尽管身下的痛苦不但没减少反而还在继续增加。) r0 W* ?5 R1 o

3 t5 o0 Z+ e% z4 t* @, F“好变态啊”异常马上也被叶璇发现了,她嘻嘻笑了笑,随后又加大了手的力度。
: y' j: z/ j* a7 m# J% g我被捏的快不行了,向她低声祈求,可不可以不要只欺负一个蛋蛋,换一个行不行,几乎是瞬间就得到了否定的答复。只看到她笑的更兴奋了,白皙的脸透着红晕在月光下非常可爱。5 W  N& U; a+ D' L. |5 y- A

& T$ J9 @1 I: e0 D但此时的我没有心情去欣赏这幅景象,因为身下的痛度已经快达到我所能承受的极限了,我觉得在这样下去我就要大叫或者晕过去了。于是马上撒开握着她手腕的双手,对着叶璇抱了上去,低声说道“不行了不行了求你放手”。. @. R9 X; U) ]/ `6 F
叶璇也没想到我会是这样的反应,身体颤了一下,但马上又冷静下来,用闲着的一只手轻轻抚摸着我的头发,同时另一只握着蛋蛋的手还在加力,似乎很享受我贴在她肩膀上发出的急促又温热的鼻息。
7 f% A, ^3 q9 J3 G7 @9 f# C在持续了七八秒后,可能是察觉到我确实快不行了,她终于松开了那只罪恶的小手,两只手一起抱紧了我。2 P5 y5 p6 L! o. }+ _4 y

: O; i: f6 ~7 [, i痛苦突然减退,同时又得到了温暖的拥抱,那感觉真是无法形容,我似乎理解了为什么电次第一次被玛奇玛拥抱时会爱上她,我也马上紧紧抱住了叶璇,她轻轻地发出了一声好听的声音。
9 l. i3 C  c6 X" F% e& o+ p我发现她正在看我,脸上的红晕更深了,正在用着一种玩味又迷离的眼神看着我。8 `* s/ B  I. B" I% D
我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动力,看着叶璇的样子,或许是脑子一抽,直接吻了上去。
" @/ V5 W8 x/ s5 J- B: ~+ \
, y: \9 x& t+ g5 s4 O) G. u她估计也没想到我会这样做,在碰到她柔软的嘴唇后她轻轻“嗯”了一声,但马上又迎了回来。左手搂着我的脖颈,另一只手又从我还未设防的下身摸索了下去,毫无疑问,又握住了那颗已经肿的不成样子的蛋蛋。+ A2 x9 u2 @0 S) L
- X% j+ Y' {  x* g2 R! O
我心中大叫不好。尽管我正吻着叶璇,但我能清晰的感知到她泛起了一丝玩味的笑意,与其同时,她的右手一瞬间加大了力,力道比之前还要大很多。
# p" _9 m8 D+ n0 w, L# B1 p# D本来已经肿起来的蛋蛋已经基本承受不了任何伤害了,这突如其来的力道带来的巨大痛苦让我实在忍不住叫了出来,但我的嘴唇还没有和叶璇分开,所以这次换我大声的“唔”了起来。
" `% ^( [8 Y" J* _1 G7 |1 ^
+ h7 Y5 c* i6 k1 K6 A2 g叶璇对我的反应似乎非常满意,又或许是对我不经同意就亲上去的惩罚,她又加大了右手已经很大的力,炸裂的痛感瞬间从胯下传了上来。1 t' \" H) Z. j$ i1 z# ~
我实在忍不住了想要大叫出来,但叶璇的左手却很用力的在脑后抓着我的头发,不让我的嘴唇和她分开,同时满眼笑意地盯着我的眼睛。0 \; D* `- }2 Z5 k: Y/ G
我感觉实在受不了了,眼前一阵晕,顺势要倒在她的身上。叶璇也似乎意识到有点过火了,马上松开了右手,重新抱紧了我,一只手缓缓摸着我的头发。
) e, Q: d4 [: q, H' l“好啦好啦,结束了。”她轻轻说道。
7 R! k3 u% O1 ^, U+ g, `- h
. O$ J: p) Z2 `' K% m我似乎是撒娇一样,紧紧的抱着她,靠在肩头开始发出委屈的声音。
7 M' U" C- }, z她也很有耐心,一下下的摸着我的卷毛,像在安抚受惊的狗狗。* z+ k- x6 E5 `/ p
安慰一段时间后,看我大概恢复了,她说要看看我的蛋蛋变成了什么样子,随后又将手熟练的伸了进来。5 a2 ?- W8 q$ [. f/ n
说实话,在她手碰到我肿胀的蛋蛋时我条件反射的心里一紧,不过这次她没有用力,反而轻轻的抚摸着受伤的蛋蛋,同时又轻轻用手指捏了捏另外一颗。: F9 @& a) u0 Y! W3 _0 g: u9 b

% P" }, w, w, `; d“哇,另一个蛋蛋要大好多诶。”她笑着和我说。8 J* ?" x; ~8 O
我也尴尬的笑了笑,生怕她的小手再出其不意地用力。但她并没有这么做,反而问我刚刚亲她的时候是不是初吻,因为我太用力向前,碰到她的牙齿了,而且也没有伸舌头。5 N! y& v6 q' M6 m' W
蛋蛋还在她手中,我也不敢乱说,只得如实告诉她“是”。  z' n/ O* Q3 ]$ N
她盯着我的眼睛看了一会儿,随后抽出了手,似乎很满意地轻轻拍了拍我的脸,“好哦”,她笑着说道。
1 `, ]8 q8 z# |- K6 X随后又握了握她白皙的右手,开心的看着我,“捏上去像史莱姆一样,我喜欢。”  Y- R5 k9 k" {" s5 ^

9 v# ?/ I% \) [! N- M( L1 B在我把我的狼狈样收拾好后,天色也不晚了。7 {- k- n9 s$ P/ L9 A
远处水下遗址的暖色微光闪烁着,路两旁漆黑的树林中传来不知道什么昆虫的声响,让夜显得更静谧了。
( A, z  C# g; L# `3 D; ]3 b叶璇一只手拉着我,大力前后摇晃,像两个幼儿园小朋友一样。一边对着我一瘸一拐的走路姿势轻轻嘲笑,一边又开始与我聊起了之前天马行空的话题,仿佛刚刚的事情没有发生过。4 l, _- @  P( o" L0 H0 S3 \2 }
6 d2 u- u' d+ d0 _
在很多天后的一次交谈中,她和我提到了,她很喜欢生活化的sm。认为这个东西是两个人间的调味剂,突然且随机才有趣,偶尔的出现会给生活带来很多光彩。% s, q4 P7 y  G1 I
她不喜欢那种女尊男卑式的传统sm关系,因为她希望自己的m是一个有着独立思想且有趣的人。除了玩乐,在生活中也能随时和她聊到一起。
- E# G* F9 v, i+ }( Z& D' T: F0 Z3 o一天二十四小时的主奴关系会让她觉得很笨重,且很累,还影响学习。
* i% U3 {7 @" E$ o
' d; `6 g, s- w0 k/ ^在回宿舍的路上,我突然漫不经心的问她,刚刚那次你是初吻吗。5 c% R- G8 t7 g
叶璇顿了顿,想了几秒钟,然后说:“不是”。
) w, W1 }" U! w. ?5 W) q# c我也轻轻“嗯”了一声,继续和她手拉着手前后挥着,努力和她的步伐保持着同步。# T. y" F1 C9 \

4 K) w* ^6 _4 ]. t1 I% _9 F$ g大约十分钟,我就把叶璇送到她的寝室门口了。
1 Y9 ~  `& n! i- K8 W; x她在进去前孩子气般地转身,向我伸开了双臂,“抱抱”。我马上迎了上去,用力拥抱真的很让人温暖啊。
8 |% s; C4 V( [1 @, _! s抱了十几秒后,叶璇松开了双臂,笑着拍了拍我的头,说道“那我走啦,下次见!”
; f( U$ j, {2 E“好呀,约好了!”我也笑着说道。
: z1 Z! I: s  C3 F0 d& T- N# l& T" W6 ^$ h
目送叶璇走进我视野的盲区后,我也反身寻找了一个共享单车,趁着寝室门关闭前回去了。
7 u$ g5 V. `' l, A9 W+ j" b1 q* t
在下车后,我看到微信里的小鳄鱼头像发来了一句话。
( ]" o* N7 L/ u" C  Q“以后你就是我的专属m了,不许找别的女生哦~”下面还配上了一个很可爱的猫猫威胁表情包。
: ]8 {( y" a. A$ `“好!一定!”我马上回复了过去。
1 _7 s' g& s" e* S0 C0 ]对面马上传来一个恶魔的emoji,然后说:“弟弟晚安”,随后是一个小月亮。1 `3 b4 z0 x5 |( X! h- O; [
在道晚安后,我锁屏了手机。2 Q" N) |* ~! d5 i9 C7 O

4 ^: G9 r# }( A' R今天的一切是那么突然又不可思议,仿佛是被老天眷顾,之前的我从未想过会真的在现实生活中碰上这样的女孩。; F; A9 N, L2 v7 z# h, X
但和小说与漫画不同的是,我没有像那些虚构作品的主人公一样,去期待和幻想之后会有什么更为刺激的经历,而是不断的回想起叶璇和我聊的那些碎片话题,和她在石阶上一摇一摆的可爱样子。
& I5 r) I, v* n+ e1 Q, [( s9 s我梦寐以求的第一次捏蛋蛋经历反而并没有在我回忆的第一幕上。
9 |, j4 a  `  v' `  m6 a  J在兴奋和新奇褪去后,不知从哪里涌起了一股莫名的不知所措,只觉得心里发闷,和咚咚的心跳声相辉映。$ p# i6 L  ], ^7 {
6 ]( m# G0 N4 t4 M* H
真令人费解,一阵阵复杂的想法逐渐充斥了脑子。& Z. n$ w0 i# F2 S  {* [
不管了,先睡觉吧。
5 F/ L. Z+ a7 W" @# P' ~; y
. N% ^% V( V! D/ \5 P7 z9 N7 }我又打开微信看了看叶璇的头像。, u+ W6 a9 y( |4 i- Y8 p
是一只呆呆的,很可爱的绿色小鳄鱼。, X( l. t/ B; e( l+ B8 R1 Z7 M
之后关闭了手机,睡去了。( z) X* F( j; a' L
潮人特色国际版欢迎您的光临:https://bbs.crtslt.com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潮人國際

潮人特色国际版欢迎您

潮人特色论坛国际版

联系我们

  • 工作时间:..................
  • 客服电话:..........
  • 反馈邮箱:...............
  • 公司地址:.................................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潮人國際_潮人特色論壇國際版

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3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