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查看: 119|回复: 0

[男s女m] 催眠乖奴隶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4-7-6 02:26: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催眠乖奴隶) i# ?$ {+ [. P( X
一个很无趣的工作天,就像我在这裡工作过的每一天一样,毫无疑问的,今天以后,也都会是如此无趣的日子,至少当时我是这么认为。那天是星期五,对某些人而言是个假日,我工作的这间小办公室因此显的格外冷清,很不幸的,我就是这冷清办公室中少数的几个人,整个早上我几乎都发着呆,玩弄自己的拇指,只期待着午餐时间的到来 常和我吃午餐的同事们也都放着假,只剩史密夫仍然在公司裡,史密夫是我们公司的公关经理,他也是我的旧同学。但是只有我知道他是个同志,而且他是百分百的只做壹号...即是只会用鸡吧去抽插男人的PI'YAN。我层经向他表示我也是个同志,想和他交往的,可惜的是他的眼各太高了,他拒绝了我因为我并不是他杯茶,但也不介意和我做普通的朋友。
( S0 v: l; P; x$ `: p他都在他的办公桌和打电话来的人谈话,他的声音相当磁性而低沉,我们这批人常一起出去吃饭,但当我们一起出去吃饭的时候,他总是安静的坐着,静静的听着其他人的对话。终于到了午餐时间,我约史密夫一起到附近的公园裡,在一个安静的角落裡用着准备好的三明治和可乐 史密夫是一个很有魅力的男孩子,他留着一头很短的黑髮,黝黑细緻的皮肤,还有一双蓝色迷人的双眼,和充满诱惑力的鬍渣常嘴唇,我很想知道他的身材是不是也像他的脸蛋同样迷人,但是他总是穿着的很保守,但是即使隔着衣服,我仍然相信他一定有着诱人的健硕胴体, 那天史密夫穿着一件米黄色的短袖恤衫,我一早就注意到他今天穿着的上衣有一点点透明,我隐约能看见他穿着一件白色的内衣,他还穿着一件深蓝色的西裤,和一双名牌的皮鞋 我本来只期待着能和他共享一顿美好而安静的午餐,就如同我先前说过的一样,史密夫并不喜欢说话,但那天,我只能说是命运之神对我微笑着,史密夫竟然问我关于我工作,然后,接下来的事情幸运到我本来想都不敢想我的工作并没有什么特别值得一提的,基本上,我只是做一些电脑程式和网路管理,大部分的时间我都没遇到什么困难,当然,这并不是一个好的聊天主题。史密夫也常常看到我工作的样子,就是操作着电脑,他问我我到底在做什么事情,于是我就开始说明着,但当我说明时,史密夫只是不断摇着头,最后他终于下了结论,他说他很佩服我竟然能集中在电脑上这么久,像他就从不能专注在这件事情上超过几分钟)我开始想到一个计划…… 这个公司裡没有人知道我曾经学过催眠术,那是很多年以前的事情了,但是我最后没有学习完整个课程,我一直很希望能随心所欲的催眠别人,但是我所学到的只是一些皮毛 即使如此,我并没有放弃催眠,我后来在我私人的性生活裡使用过,我在我和(前度)男朋友上床的时候催眠他,那感觉真的很好,你一定看过舞台催眠士的表演,他们能够让被催眠者的感觉麻木,甚至用针去刺他们,他们也毫无感觉,同样的道理,催眠也可以让一个人对于感觉更加的敏感,你可以催眠一个男孩,告诉他他的PI'YAN和阴茎都比以往更加的敏感,然后再慢慢的爱抚他,很快他会到达一种忘我的境界,你催眠的愈深感觉就愈显着。我说到哪了?对了,我的计划,我想要催眠史密夫,在他不知情的状况下催眠他。我告诉他我有方法可以学习如何集中,离休息时间结束还有半个多小时,在这之前,我可以教他一两种方法,然后他同意了。 我要他躺在草皮上并且闭上眼睛,然后我用手指轻轻的按着他的额头,然后问他是否能感觉到我的手指,他当然回答是,然后我要他想像他的额头是透明的,因此即使紧闭着眼睛仍然能看见我的手指,这是一种传统的催眠诱导法,我以前曾经学过的。 我问他是否看到了我的手指,他回答说没有,这是我预料中的事,我告诉他也许应该试着使自己放鬆一点,我要他放鬆自己的手臂、放鬆自己的脚、放鬆全身的肌肉,这完全是一个标准的催眠诱导,只是我一直没有说出催眠这两个字。 渐渐的,我能感觉到史密夫越来越鬆懈了起来,他的呼吸显的缓慢而均匀,就像课堂上教的一样,然后,当我确定他真的很放鬆了之后,我再度要他想像他能看到我的手指,这次我慢慢的引导他,要他尽可能的集中,我要他忘了在我们身旁的噪音、忽略身体的感觉,集中精神去想像看到我的手指 几分钟过后,我再问他是否能看到我的手指,在恍惚状态中的人总是比较能够想像看见某些东西,所以这可以当作是测试他是否陷入催眠状态的方法,然后他用一种微弱而单调的声音回答我:「是。」他的声音听起来也像是他已经深深的陷入了催眠状态。我告诉他我会收回手指并要他更深深的放鬆,要他进入更深的恍惚状态,大约五分钟过后,我要他张开双眼,他张开了双眼并无神的凝视着前方,没有任何反应。) @7 M# v# ?. A+ W3 @7 R2 Z' F
然后我又要他闭上眼睛并引导他更深的放鬆,我又对他做了几个简单的测试,引导他进入更深的催眠状态,然后说:「很好,你做的非常好,现在,当我数到三我要你张开你的眼睛,然后坐起来就像你平时清醒时那样的自然,但是你仍然在深深的催眠状态中,你会做我命令你做的任何事,一、二、三!」他的双眼突然睁开,然后坐了起来,微笑的看着我 「你觉得怎么样?」我问,他回答我说很好,然后他看了看四周,试着使自己坐的舒服一点,看起来和平常醒的时候一模一样。「你现在要做什么?」我再问。 「你命令我做的任何事。」他答覆着。" 我马上感到裤裆绷紧了起来,我的心跳加速跳着,我该做些什么呢?这裡虽然隐蔽,但也是个公共场所,我不能做的太过分我想了想,反正很少有人经过这裡,我命令他给我看他的下体,然后他开始解开裤头的钮扣,在他拉下拉鍊的同时,我问他对于在公园裡脱裤有什么感觉。
3 z9 z& \9 C& c( V9 K% V) ~「很好。」他回答着,并解开裤子的皮带釦:「你命令我做的任何事对我而言都很好
" O8 C/ n' S; O, }0 H5 n他并没有脱去他的西裤,只是拉开它,然后将手伸进裤子裡翻开内裤用来小便的小窗口,他将他的软软的大鸡吧出来,然后就坐在那裡,手上拿着鸡吧,没有拉上拉鍊的西裤任由软软的大鸡吧暴露在外面,他的大龟头给包皮完美的包裹着,慢慢的兀自挺立着的阴茎,似乎完全不受地心引力影响,啡红色的阴囊紧紧的包裹着两颗大睾丸,我几乎无法克制自己不去抚摸它:我必须更加的确定他真的在催眠状态中,所以我决定再做一些测试,我告诉他我将从一数到十,而当我数到十的时候,他的大鸡吧和龟头将完全的失去知觉,他的下体会完全的麻木,在我数的时候,我仍不断加强我的建议,告诉他他的下体将会变的麻木而没有知觉。'当我数到十之后,我有点讶异他竟然若无其事的喝了点可乐,然后拿起我们带来的报纸读着,我担心着会不会是催眠并没有成功,我问他他的下体有什么感觉,他回答我说他完全感觉不到他的下体,他看来一点也不讶异,而且继续看着报纸,显然是他听从我要他行动完全自然的命令,他服从的做着,现在他暴露着下体,而且没有任何感觉,在公园裡若无其事的看着报纸,而报纸刚好把他的下体完全遮掩着。
: h' K/ {9 n, u. o  b& P" o我伸出手抚摸他的大鸡吧,他没有任何反应,我问他觉得我的手如何,他回答说完全感受不到它们,然后我用力的捏着他的龟头,他还是没有任何反应,他的大鸡吧真的完全麻木了,然后他若无其事的将报纸翻到第二页,我感到裤裆裡更充满了活力,我迅速的想着我该和他做些什么,他完全在我的催眠控制中,服从我说的每一句话现在午饭时间马上就结束了,我命令他整理他的西裤,他服从的扣着扣子和拉上拉鍊。然后我再度命令他躺下并且放鬆,当他躺下时我又告诉他,他的下体又有了感觉,慢慢的完全回复正常,我让他更加的放鬆并引导他进入更深的催眠状态,然后告诉他:「等一下我会叫醒你 「当你醒来的时候,你不会记得被催眠中发生的任何事,事实上,你只会记得我帮你做集中力训练,然后什么也没发生,你不会有任何你被催眠的记忆。」「当你醒来后,只要我按着你的肩膀,不论你那个时候正在做什么,你会闭上你的眼睛并且深深的放鬆,就像你现在做的一样,不论何时何地,不论你在做什么,只要我一按着你的肩膀,你就会立刻陷入深沉的催眠状态中,比你现在更深的催眠状态中。最后,等你回到了办公室,你会发现你疯狂的想着我,当这个下午过去,你会发现你越来越疯狂的想着我,你会不断的对我有性幻想,你会幻想你和我在一起没有穿任何衣服,你会幻想你是我的性奴隶,而且你会发现这些幻想相当令你兴奋,它们会让你感到慾火焚身 「你会很渴望和我上床,你会很渴望做个百分百的零号,你会很渴望你的皮眼给我的阳具抽插,你心裡的渴望会不断的加深,越接近下午五点,你就越无法克制自己的渴望,到了五点后你会体认到你不要再让它只是个幻想,你想让它成为事实,你迫切的想让它成为事实,你想将自己完全奉献给我,这个想法会让你有越来越深的渴望,你完全无法去抗拒它* 「现在我要从一数到十,当我数到十后你会醒过来,当你醒来后你只会记得做过一个集中力的训练,你会忘记催眠中发生的任何事,但是你会忠实的服从我给你的命令与建议,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 史密夫慢慢睁开了眼睛,然后伸了个懒腰并微笑着:「嗯,感觉很好,很轻鬆,很有趣的一个训练,哪天有空再麻烦你囉。」
+ I; L# a6 l. |9 c/ j6 Q我也对他微笑着,「这是我的荣幸,只可惜时间到了。」我说:「我们必须赶回办公室去。」 「这么快?」他看了看手錶,然后站了起来,我可以看到他的乳头在微微透明的上衣裡竖立着 我们回到了办公室,然后走到各自的办公桌,在分开的时候,史密夫对我做了一个暧昧的微笑,我想是我在催眠中下的指令已经发挥效用了。'(二)
' d# V# B" [3 S# n那天下午我走过史密夫的办公桌前两次,我很自然的微笑着并对他道好,但我能注意到他看我的眼神很奇怪,到了四点半左右,史密夫敲了敲我办公室的门并走了进来,他走进来后立刻关了门,看起来心神不定的,我又看到他的乳头竖立着。) z; 他看了看我然后有点笨拙的笑着:「你在忙吗?」 我告诉他没有。 他继续说:「我不知道怎么开口……我很想知道我吸引你吗?我是说……对不起,我不太会表达,我从来没有对一个男人说过这样的事 「不要担心。」我说:「我觉得你非常的有魅力,你到底想说什么?」我微笑着鼓励他。他的表情放鬆了点:「这一整个下午我都想着……好吧,我是说……喔,天啊,我到底要怎么说出口?」'  他突然脱下他的裤子,他不知何时脱去了内裤,弯着腰将自己的PI'YAN暴露在我的面前,他的菊花附近的毛并不长,我隐隐约约能看见他的菊花努力的张开。6 A+ n) j! @) E! L- l
假如你要的话,我会将自己的处男PI'YAN奉献给你,让你去开发它。」他坚定的说着。我慢慢的欣赏他的菊花,又向下看到他的脸
% m/ U6 @0 Z& D6 F) ?' s" S他继续说:「我真的想和你上床,只要你告诉我你要我,我已经无法克制自己了。」$ F& 他迫切的望着我,等着我的回应,他一定不知道他的反应都是我在催眠状态中对他下的命令。我走到门边并将门锁了起来:「脱掉你的衣服。」我说,他的表情为之一亮,然后他立刻毫不犹豫的脱去衣服:「享有我吧。」他说 当他全身一丝不挂时,我又细细的端详了他的全身,他的身材果然非常的健美,我要求他转身,然后欣赏他强壮胴体的任何角度。 「过来这裡。」我吊足了他的胃口才说." 当他走近的时候,他的身体轻微的颤抖着,像是有点害怕,又充满了期待,我坐回我的椅子上,伸出手温柔的抚摸着他的乳头,他可爱的乳头立刻敏感的竖立起来 我将另一隻手伸到他的大腿之间,他的大鸡吧已经完全的勃起了,我叫他弯腰并张开双腿,当他伸开大腿后,我用手指只是小小的插入他的PI'YAN,他轻声的呻吟着。'  我的命根子已经按捺不住的快从内裤裡蹦出来,但我仍停止了动作,我要他穿好他的衣服,现在不是坐那种事的时机。 「你会做我要你做的任何事?」当他穿衣服的时候我问他。「当然,任何时候,任何地点,只要你佔有我。」他回答。
! L' F7 _$ l) @. j6 D今晚你和我一起回到我的公寓。」我告诉他,当然没有问题,他只是微笑着并且点了点头:「现在回去工作,下班时再来找我。」4 V( R$ o: X' c8 T
他开了门离开,并对我做了一个微笑.我暗自想着这一切真是太顺利了。 我再面对着电脑想要工作,但我完全无法集中,我想着今天发生的事情,我完全无法预料一切竟如此顺利,史密夫显然市一个很容易街受催眠的人,他毫不怀疑的服从着我在催眠时对他下的指令,今晚我有更多的时间去探索他,这半个小时我根本没有做任何工作,我的脑海想的全是今天晚上的事,第一次感到我的内裤真的是买的太小了。. b1 S1 }4 \" m- g" Y
终于史密夫又敲门并走了进来,我关掉了电脑并要他整理我的办公室,他立刻整理了文件并擦好桌子。
3 r1 F) f1 e; S, i* F" l& q. j" S) A「还有其他的事吗?」他问.「没了。」我回答:「我们走吧,今晚还有很多事要做。」+ M# g# }& |; }2 G
「我很期待。」他回答着,似乎有点不好意思。
  q6 S" U( n1 N3 X7 U8 ]  |% u. ]当我们朝车站走去时,我不断的注意到史密夫是如此容易的接受我的命令,他显得非常高兴而兴奋,而不论我说什么话,他都会毫不迟疑的服从。 等上了火车后,火车裡非常的拥挤,我们必须站着,我问史密夫他有没有穿内裤,他说有,他在离开我的办公室后就穿回了内裤,他还说希望我不要介意。" 我命令他扯掉内裤把它收到袋子裡,他立刻将手伸进裤子裡,大力的扯烂了小小的黑色内裤,并迅速的将它放进袋子裡,我注意到它的内裤上有一点潮湿的污点,旁边有两个男孩子也看到了史密夫,我相信史密夫也知道,但他仍毫不犹豫的扯烂了内裤,我想即使我要求他在这裡全裸他也会愿意,他已经会接受我的任何命令了。7 |7 z8 q# S/ w5 W, K3 d
当我们回到我的公寓时,我带他到我的饭厅裡,并让他坐在餐桌上,他没有说任何话,只是听话的坐着。我仍然不太敢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我到厨房裡拿了一支蜡烛,史密夫看见我拿了蜡烛回来,睁大了眼睛不明所以。 他还是没有说话,但是我知道他正在想着我要用它做什么,我将蜡烛放在桌上,然后按着史密夫的肩膀,他轻轻的发出一声歎息就闭上了眼睛,就如同我在午餐时对他下的指令一样,他慢慢垂下了头。「放鬆。」我告诉他:「进入很深很深的催眠状态 我将蜡烛点燃后放在他前面,然后说:「好,史密夫,当我数到三后,我要你抬起你的头,张开眼睛看着蜡烛的火焰,一、二、三!」 { 他张开了眼睛并抬起头看着火焰:「对,集中的看着它。」我指挥着:「将你的目光集中在火焰上,不要去想任何的东西,而当你专心的看着火焰时,你会陷入更深更深的催眠状态,而当你在催眠状态时,我对你说的话都会变成你本身思想的一部分,最真实的那个记忆部分。」
( y! A+ j( o4 G' i# ?4 D8 D而且在每次催眠后,除非我告诉你,否则你不会有任何被催眠的记忆我大约花了二十分钟加深他的催眠并做了些测试,他现在完全的静止着,除了偶尔眨眨眼,他的眼神空洞的望着蜡烛的火焰,我能确定他已经陷入了比午休时更深入的催眠状态了 我做完了加深催眠的工作后,命令他行动像平时一样的自然,但仍然在我的催眠控制之下,就如同我午餐时在公园李对他下的指令一样,然后他也像中午一样很自然的对我微笑「史密夫,你现在觉得怎么样?」我问。
/ l% j) K& D/ W" ~, ]( H% K很好。」他答覆道 「将你的恤衫纽扣打开。」我命令着:「让你的胸肌露出来,然后将你的手放在膝盖上……很好,当我数到三后,你左边的乳头会敏感的坚硬并竖立起来,一、二、三!」当我数到三的时候,他左边的乳头立刻竖立起来,感觉就像是突然弹起来一样,而他另一边的乳头仍然柔软的摊开着,像是没有发生任何事情。 这位英俊潇洒的男同事忠实的服从着我的命令,我正这么想着,他突然惊讶的叫着:「发生了什么事?你是怎么办到的?」他看着自己的乳头,很惊讶竟然会有这种状况 他伸出手摸着自己左边的乳头,果然变的相当的硬,我又要他闭上眼睛并且放鬆,他放下了手并闭起眼睛,但乳头仍兀自挺立着 我伸出手抚摸他的胸部,他右边的乳头平滑而柔软,有着相当不错的触感,而左边的乳头却完全绷紧的,比我所摸过的每一个男人都硬。我告诉他他的乳头可以回复正常了,然后我就看见他左边的乳头立刻摊了下去变的和右边的乳头一样柔软 然后我开始说:「放轻鬆并听着我的声音,只听见我的声音,除了我的声音外你什么也听不到 「你很高兴和我在一起,史密夫,你很乐于取悦我,并且很希望我能佔有你,你是个淫荡而没有主见的男人,你非常希望能和我上床,每一天,你都会感到这种渴望越来越强烈,你会很希望服从我并取悦我,你将会发现当我的性奴隶对你而言是非常兴奋非常快乐的,你将会用你雄性的本能来服侍我,你会发现你只是一个想要PI'YAN给我的大鸡吧深深的插入的淫贱零号的男同性恋者,而当我的性奴隶是你唯一的愿望.「每一天,你想服侍我的渴望都会越来越强烈,你想要完全的属于我,你想要将自己完完全全的奉献给我,当你服从我的命令时你会感到非常的快乐,对你而言,这世上最重要的东西就是做好我的性奴隶 我停了一会儿让他慢慢吸收我的建议。* q0 Y- d- j6 j
「继续保持放鬆。」我继续使他放鬆,然后我起身翻了翻我收集的音乐光碟,找出一片有点猥亵的舞曲小声的放着。- 「听着这个音乐,史密夫,下一次你在听到这个音乐时你会是清醒的,而且当你下次听到这个音乐时你会变的不再是史密夫,你会变成世界上最伟大、最性感的脱衣舞男,你将会站起来,为我跳着你最性感的脱衣舞,你将会完全的放纵,为我卖弄你性感强壮的身体尤其是你的臀部。」
8 ?1 |& j# K$ R: b我继续放着音乐,重複我的建议,然后我让音乐停止:「当音乐停止的时候,你会坐回你现在坐的地方,并且陷入更深沉的催眠状态,就像你现在一样,现在,再深深的放鬆自己。」) }9 o# Y8 f. s9 R! n4 A. y
是时候该叫醒他了:「当我数到十后你会醒来,」我说:「当我数完后,你会完全从催眠状态中清醒过来,你不会有任何被催眠的记忆,但是你仍然会服从我对你下的所有指令,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 史密夫醒了过来,并面对着我:「你知道吗?」他说着,好像刚刚什么事都没发生:「我不知道怎么形容我的感觉。「什么感觉?」我问。 「好像很淫荡很淫贱……」他回答:「我从来没有过这么慾火焚身的感觉,我不知道怎么去形容我真正的感觉,我只是想让你佔有我,想把自己全部给你,想当你的性奴隶,即使只是这么想着,我就克制不住我的慾望……告诉我你想要我做什么?」他停了一下,又坚定的说着:「我什么都听你的,求求你他看来已经被性慾完全冲昏了头,我告诉他我很高兴有他这么一个性奴隶,然后我问他有过什么性经验,他毫不隐瞒的告诉我他所有的性事,包括和我现在的一个男同事还有过同性的性接触,这件事让我很讶异,我从来没有注意到他们两个有任何异常的举动。 我再度要他穿好上衣,为我摆着各种性感的姿势,他一直没有开口,只是默默的服从我的指示。我问他会不会跳舞,他说他不太会,他的协调性一直不太好,但是如果我要求,他仍愿意为我跳舞,我告诉他不用担心,然后我按下了音响的拨放键,等着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 音乐一拨放,史密夫立刻站了起来,他的嘴裡哼着节奏,开始随着音乐性感的摇摆着身体。他慢慢的解开了扣子和拉链,让自己的下体若隐若现的在我面前晃动,虽然我已经看过他的下体很多次,甚至还摸过它,但是他性感的舞姿和飢渴的表情,立刻又让我感到一股克制不住的性慾。 很快的他又脱下了恤衫,并且用脚把它踢到旁边,他现在全身一丝不挂的并露出十分飢渴的表情,他看来完全是一个熟练的脱衣舞男,他臀部接近我,当我伸手抚摸他时,他却又立刻离开,吊足了我的胃口 他不断性感的扭动着腰,展露自己男性的魅力,然后音乐播完了,他的表情突然一片空白,双手垂了下来,慢慢走回他刚刚坐着的椅子,然后坐了下来陷入更深深的催眠状态。我已经迫不及待的想佔有他了,我并不真的叫醒他,我告诉他当我数到三后他会像平常醒着的时候一样自然,但仍然在催眠状态中。. 当我数到三后,他张开了眼睛,看见自己全身一丝不挂,觉得有点奇怪,但也没多问什么,然后站了起来朝我走近,我命令他脱去我的衣服,他微笑着,很快的脱去了我全身的衣物,我的阴茎直直的挺立着 「史密夫,帮我口交。」我说,然后我立刻赶到一阵温暖的感觉,我感到他柔软的嘴唇轻轻的吸吮着我的阴茎,那感觉真是太美妙了。
" h8 A, }, @# s* b B他用舌头很有技巧的舔着我,我一度快要射精了,他却又停止了动作,让我不断在高潮的边缘 我并不打算这样子下去,我要他站起来,然后让他的上半身趴在餐桌上,我把一早准备好的润滑剂深入的涂抹再他的菊花和PI'YAN内,然后从他背后慢慢的插入他未经人道的处男PI'YAN,他发出了愉悦的呻吟,我感到他的PI'YAN相当的紧,让我有一种前所未有的快感,而且在我进入他的时候,他自己也配合的摇动着臀部,我彷彿置身在天堂中。5 \- L& X0 N; i/ d; v  o2 R8 x
我感到他的PI'YAN肌肉不停收缩着,好像要把我的阴茎吸入一样,我当然没有去抵抗这种感觉,顺其自然的,将我的阴茎推到他PI'YAN的最深处,他的大鸡吧也变得硬了起来。 我又要求他变换姿势,最后我要他躺在餐桌上,史密夫是如此的顺从,只要我一说,他几乎就立刻照做,没多久他就因为高潮来临而射精了 我并没有异于常人的持久力,过没多久,我发出一声歎息,将我的JING'YE全数射入他的PI'YAN内,我全身无力的躺在餐桌上,史密夫爬下了桌子舔着我的身体,我轻轻抚着他的头,这种满足真是言语难以形容。
; u# }- A0 {1 W# l- e' L我让他到浴室裡清洗自己,我则穿好了衣服坐在休息室裡等他,等到史密夫又走了过来,我实在无法不去讚歎他完美的身材,当他走路时,他的两个健硕的胸肌还温和的摆动着,。 7我没有忘记他还在催眠状态中,我要他坐下并闭上眼睛,进入很深的催眠状态,然后我叫醒他,告诉他这次他会记得催眠中发生的事,但是他并不会察觉刚刚他有被催眠,当我数到十后,他坐了起来并对我微笑着,问我他还能为我坐些什么我要他帮我做晚餐,他看来是一个很不错的厨师,他用我放在冰箱裡零散的材料准备做晚餐 我一直没让他穿衣服,坐在休息室裡静静欣赏厨房中的他,那个健美的身体现在已经完全是我的了,在晚餐后,我又要他替我按摩,他也做的很好。! 那天晚上我让他睡在我的身旁,这是个很美妙的夜晚,我的双手在他身上任意游移着,不论我做什么,他都只是很顺从的接受,不用说,那个週末我当然和史密夫享受更多的乐趣 这之后,我常常催眠史密夫,他只是越来越容易服从,越来越容易接受我的建议,他已经认定自己是我的性奴隶,当我去找别的男人的时候,他也从不会表示意见,就这样,我们仍然只是同事,只是我想要的时候,他就会很高兴的为我做。他迫切的望着我,等着我的回应,他一定不知道他的反应都是我在催眠状态中对他下的命令。我走到门边并将门锁了起来:「脱掉你的衣服。」我说,他的表情为之一亮,然后他立刻毫不犹豫的脱去衣服:「享有我吧。」他说 当他全身一丝不挂时,我又细细的端详了他的全身,他的身材果然非常的健美,我要求他转身,然后欣赏他强壮胴体的任何角度。 「过来这裡。」我吊足了他的胃口才说。H当他走近的时候,他的身体轻微的颤抖着,像是有点害怕,又充满了期待,我坐回我的椅子上,伸出手温柔的抚摸着他的乳头,他可爱的乳头立刻敏感的竖立起来 我将另一隻手伸到他的大腿之间,他的大鸡吧已经完全的勃起了,我叫他弯腰并张开双腿,当他伸开大腿后,我用手指只是小小的插入他的PI'YAN,他轻声的呻吟着。'  我的命根子已经按捺不住的快从内裤裡蹦出来,但我仍停止了动作,我要他穿好他的衣服,现在不是坐那种事的时机。 「你会做我要你做的任何事?」当他穿衣服的时候我问他。)
% M, I2 t/ @( f6 r8 f+ Y) Z当然,任何时候,任何地点,只要你佔有我。」他回答「今晚你和我一起回到我的公寓。」我告诉他,当然没有问题,他只是微笑着并且点了点头:「现在回去工作,下班时再来找我。」3 q' u. e$ i) V+ s* W; S% O6 H
他开了门离开,并对我做了一个微笑。我暗自想着这一切真是太顺利了。 我再面对着电脑想要工作,但我完全无法集中,我想着今天发生的事情,我完全无法预料一切竟如此顺利,史密夫显然市一个很容易街受催眠的人,他毫不怀疑的服从着我在催眠时对他下的指令,今晚我有更多的时间去探索他,这半个小时我根本没有做任何工作,我的脑海想的全是今天晚上的事,第一次感到我的内裤真的是买的太小了。
/ J- C  h7 P0 A0 B8 I; Z7 ?终于史密夫又敲门并走了进来,我关掉了电脑并要他整理我的办公室,他立刻整理了文件并擦好桌子。3 W% ?% m7 b; K
「还有其他的事吗?」他问。
; k$ ?- T+ j$ g1 }0 M; P「没了。」我回答:「我们走吧,今晚还有很多事要做。
) [* V5 P5 C5 {! ]5 G/ L* X4 b「我很期待。」他回答着,似乎有点不好意思。
; @- K% U- Y9 w# V. U9 p当我们朝车站走去时,我不断的注意到史密夫是如此容易的接受我的命令,他显得非常高兴而兴奋,而不论我说什么话,他都会毫不迟疑的服从。 等上了火车后,火车裡非常的拥挤,我们必须站着,我问史密夫他有没有穿内裤,他说有,他在离开我的办公室后就穿回了内裤,他还说希望我不要介意。- A( P  I) v! ]" ]
我命令他扯掉内裤把它收到袋子裡,他立刻将手伸进裤子裡,大力的扯烂了小小的黑色内裤,并迅速的将它放进袋子裡,我注意到它的内裤上有一点潮湿的污点,旁边有两个男孩子也看到了史密夫,我相信史密夫也知道,但他仍毫不犹豫的扯烂了内裤,我想即使我要求他在这裡全裸他也会愿意,他已经会接受我的任何命令了。/ x  f3 v+ k# b3 _% X
当我们回到我的公寓时,我带他到我的饭厅裡,并让他坐在餐桌上,他没有说任何话,只是听话的坐着。0 + o+ n1 F4 ^1 V( F* t$ A. s- Y( ^
我仍然不太敢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我到厨房裡拿了一支蜡烛,史密夫看见我拿了蜡烛回来,睁大了眼睛不明所以。 他还是没有说话,但是我知道他正在想着我要用它做什么,我将蜡烛放在桌上,然后按着史密夫的肩膀,他轻轻的发出一声歎息就闭上了眼睛,就如同我在午餐时对他下的指令一样,他慢慢垂下了头。
1 t4 [- n* [/ l* F5 V5 F「放松。」我告诉他:「进入很深很深的催眠状态 我将蜡烛点燃后放在他前面,然后说:「好,史密夫,当我数到三后,我要你抬起你的头,张开眼睛看着蜡烛的火焰,一、二、三!」 % q" c% g, k/ d+ y& d6 p" q
他张开了眼睛并抬起头看着火焰:「对,集中的看着它。」我指挥着:「将你的目光集中在火焰上,不要去想任何的东西,而当你专心的看着火焰时,你会陷入更深更深的催眠状态,而当你在催眠状态时,我对你说的话都会变成你本身思想的一部分,最真实的那个记忆部分。」  _" H  X  @: c* [5 {$ ~0 M
而且在每次催眠后,除非我告诉你,否则你不会有任何被催眠的记
- p! r0 E% ?( C) j5 `, j; q4 Y2 N8 _我大约花了二十分钟加深他的催眠并做了些测试,他现在完全的静止着,除了偶尔眨眨眼,他的眼神空洞的望着蜡烛的火焰,我能确定他已经陷入了比午休时更深入的催眠状态了 我做完了加深催眠的工作后,命令他行动像平时一样的自然,但仍然在我的催眠控制之下,就如同我午餐时在公园李对他下的指令一样,然后他也像中午一样很自然的对我微笑「史密夫,你现在觉得怎么样?」我问。( A9 A$ z6 [6 B7 r) O& Y
「很好。」他答覆道 「将你的恤衫纽扣打开。」我命令着:「让你的胸肌露出来,然后将你的手放在膝盖上……很好,当我数到三后,你左边的乳头会敏感的坚硬并竖立起来,一、二、三!」当我数到三的时候,他左边的乳头立刻竖立起来,感觉就像是突然弹起来一样,而他另一边的乳头仍然柔软的摊开着,像是没有发生任何事情。 这位英俊潇洒的男同事忠实的服从着我的命令,我正这么想着,他突然惊讶的叫着:「发生了什么事?你是怎么办到的?」他看着自己的乳头,很惊讶竟然会有这种状况 他伸出手摸着自己左边的乳头,果然变的相当的硬,我又要他闭上眼睛并且放鬆,他放下了手并闭起眼睛,但乳头仍兀自挺立着 我伸出手抚摸他的胸部,他右边的乳头平滑而柔软,有着相当不错的触感,而左边的乳头却完全绷紧的,比我所摸过的每一个男人都硬。+ s' i" s2 x( ]9 C8 l: U  e6 w7 p6 t
我告诉他他的乳头可以回复正常了,然后我就看见他左边的乳头立刻摊了下去变的和右边的乳头一样柔软 然后我开始说:「放轻鬆并听着我的声音,只听见我的声音,除了我的声音外你什么也听不到 「你很高兴和我在一起,史密夫,你很乐于取悦我,并且很希望我能佔有你,你是个淫荡而没有主见的男人,你非常希望能和我上床,每一天,你都会感到这种渴望越来越强烈,你会很希望服从我并取悦我,你将会发现当我的性奴隶对你而言是非常兴奋非常快乐的,你将会用你雄性的本能来服侍我,你会发现你只是一个想要PI'YAN给我的大鸡吧深深的插入的淫贱零号的男同性恋者,而当我的性奴隶是你唯一的愿望。」% x! v&
  G" k$ F- f" K$ l' O「每一天,你想服侍我的渴望都会越来越强烈,你想要完全的属于我,你想要将自己完完全全的奉献给我,当你服从我的命令时你会感到非常的快乐,对你而言,这世上最重要的东西就是做好我的性奴隶 我停了一会儿让他慢慢吸收我的建议。
. M- B  a7 w" d! L' l继续保持放鬆。」我继续使他放鬆,然后我起身翻了翻我收集的音乐光碟,找出一片有点猥亵的舞曲小声的放着。- 「听着这个音乐,史密夫,下一次你在听到这个音乐时你会是清醒的,而且当你下次听到这个音乐时你会变的不再是史密夫,你会变成世界上最伟大、最性感的脱衣舞男,你将会站起来,为我跳着你最性感的脱衣舞,你将会完全的放纵,为我卖弄你性感强壮的身体尤其是你的臀部。」
. C+ V* }" j2 T$ B1 B我继续放着音乐,重複我的建议,然后我让音乐停止:「当音乐停止的时候,你会坐回你现在坐的地方,并且陷入更深沉的催眠状态,就像你现在一样,现在,再深深的放鬆自己。」
( @; ?8 t- V8 n/ C) q是时候该叫醒他了:「当我数到十后你会醒来,」我说:「当我数完后,你会完全从催眠状态中清醒过来,你不会有任何被催眠的记忆,但是你仍然会服从我对你下的所有指令,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 史密夫醒了过来,并面对着我:「你知道吗?」他说着,好像刚刚什么事都没发生:「我不知道怎么形容我的感觉。」5 F( s2 i% [& e$ Z" x
「什么感觉?」我问。 「好像很淫荡很淫贱……」他回答:「我从来没有过这么慾火焚身的感觉,我不知道怎么去形容我真正的感觉,我只是想让你佔有我,想把自己全部给你,想当你的性奴隶,即使只是这么想着,我就克制不住我的慾望……告诉我你想要我做什么?」他停了一下,又坚定的说着:「我什么都听你的,求求你。」
" P1 `" j+ F, n4 p0 A3 D他看来已经被性慾完全冲昏了头,我告诉他我很高兴有他这么一个性奴隶,然后我问他有过什么性经验,他毫不隐瞒的告诉我他所有的性事,包括和我现在的一个男同事还有过同性的性接触,这件事让我很讶异,我从来没有注意到他们两个有任何异常的举动。 我再度要他穿好上衣,为我摆着各种性感的姿势,他一直没有开口,只是默默的服从我的指示。
. X) g3 D/ ?% L; _我问他会不会跳舞,他说他不太会,他的协调性一直不太好,但是如果我要求,他仍愿意为我跳舞,我告诉他不用担心,然后我按下了音响的拨放键,等着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 音乐一拨放,史密夫立刻站了起来,他的嘴裡哼着节奏,开始随着音乐性感的摇摆着身体。* m( d( M$ f, E* u3 U9 J
\他慢慢的解开了扣子和拉链,让自己的下体若隐若现的在我面前晃动,虽然我已经看过他的下体很多次,甚至还摸过它,但是他性感的舞姿和飢渴的表情,立刻又让我感到一股克制不住的性慾。 很快的他又脱下了恤衫,并且用脚把它踢到旁边,他现在全身一丝不挂的并露出十分飢渴的表情,他看来完全是一个熟练的脱衣舞男,他臀部接近我,当我伸手抚摸他时,他却又立刻离开,吊足了我的胃口 他不断性感的扭动着腰,展露自己男性的魅力,然后音乐播完了,他的表情突然一片空白,双手垂了下来,慢慢走回他刚刚坐着的椅子,然后坐了下来陷入更深深的催眠状态。1 \. R3 ~, m3 U8 r" s( z
我已经迫不及待的想佔有他了,我并不真的叫醒他,我告诉他当我数到三后他会像平常醒着的时候一样自然,但仍然在催眠状态中。. 当我数到三后,他张开了眼睛,看见自己全身一丝不挂,觉得有点奇怪,但也没多问什么,然后站了起来朝我走近,我命令他脱去我的衣服,他微笑着,很快的脱去了我全身的衣物,我的阴茎直直的挺立着 「史密夫,帮我口交。」我说,然后我立刻赶到一阵温暖的感觉,我感到他柔软的嘴唇轻轻的吸吮着我的阴茎,那感觉真是太美妙了。
' l' ?$ w) O3 ~他用舌头很有技巧的舔着我,我一度快要射精了,他却又停止了动作,让我不断在高潮的边缘 我并不打算这样子下去,我要他站起来,然后让他的上半身趴在餐桌上,我把一早准备好的润滑剂深入的涂抹再他的菊花和PI'YAN内,然后从他背后慢慢的插入他未经人道的处男PI'YAN,他发出了愉悦的呻吟,我感到他的PI'YAN相当的紧,让我有一种前所未有的快感,而且在我进入他的时候,他自己也配合的摇动着臀部,我彷彿置身在天堂中。
+ ~  j8 U) A1 j) p; j+ i9 [我感到他的PI'YAN肌肉不停收缩着,好像要把我的阴茎吸入一样,我当然没有去抵抗这种感觉,顺其自然的,将我的阴茎推到他PI'YAN的最深处,他的大鸡吧也变得硬了起来。 我又要求他变换姿势,最后我要他躺在餐桌上,史密夫是如此的顺从,只要我一说,他几乎就立刻照做,没多久他就因为高潮来临而射精了 我并没有异于常人的持久力,过没多久,我发出一声歎息,将我的JING'YE全数射入他的PI'YAN内,我全身无力的躺在餐桌上,史密夫爬下了桌子舔着我的身体,我轻轻抚着他的头,这种满足真是言语难以形容。
3 C6 g* H9 D( Q- y  h7 h+ p" |我让他到浴室裡清洗自己,我则穿好了衣服坐在休息室裡等他,等到史密夫又走了过来,我实在无法不去讚歎他完美的身材,当他走路时,他的两个健硕的胸肌还温和的摆动着,
. u! w: \, t7 U% |) C) W/ ~: B我没有忘记他还在催眠状态中,我要他坐下并闭上眼睛,进入很深的催眠状态,然后我叫醒他,告诉他这次他会记得催眠中发生的事,但是他并不会察觉刚刚他有被催眠,当我数到十后,他坐了起来并对我微笑着,问我他还能为我坐些什么。! I% |$ s$ ~9 q9 Z4 z
`我要他帮我做晚餐,他看来是一个很不错的厨师,他用我放在冰箱裡零散的材料准备做晚餐 我一直没让他穿衣服,坐在休息室裡静静欣赏厨房中的他,那个健美的身体现在已经完全是我的了,在晚餐后,我又要他替我按摩,他也做的很好。6 j0 J& }) t! T+ `
那天晚上我让他睡在我的身旁,这是个很美妙的夜晚,我的双手在他身上任意游移着,不论我做什么,他都只是很顺从的接受,不用说,那个週末我当然和史密夫享受更多的乐趣 这之后,我常常催眠史密夫,他只是越来越容易服从,越来越容易接受我的建议,他已经认定自己是我的性奴隶,当我去找别的男人的时候,他也从不会表示意见,就这样,我们仍然只是同事,只是我想要的时候,他就会很高兴的为我做 $ Y* n# x  p/ P4 Q& l- h% ]  A

3 V2 b5 {* i2 \4 q+ R% I9 P  w( B6 @
+ H/ N" d3 {" s9 ~" P, \; t
潮人特色国际版欢迎您的光临:https://bbs.crtslt.com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潮人國際

潮人特色国际版欢迎您

潮人特色论坛国际版

联系我们

  • 工作时间:..................
  • 客服电话:..........
  • 反馈邮箱:...............
  • 公司地址:.................................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潮人國際_潮人特色論壇國際版

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3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