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查看: 11|回复: 0

[文学小说] 训诫生活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4-7-3 10:40:56 手机浏览器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关里是苏英的训诫老师,教导苏英的学习、书法、运动,还有平日里的言谈举止。训诫有训诫的规矩,苏英记得刚入关里的门下时,真是每日战战兢兢,屁股没有一天是好的。现在每每回想起最初的日子,苏英都心有畏惧。 关里是一个沉稳内敛的中年男子,他的训诫规矩严格,不容一丝怠慢。苏英入门第一个月是试用期,一个月后关里满意,则可以正式入门。 第一天,关里便把规矩教给苏英。首先,凡是挨打之前要先晾臀,将屁股洗干净后,面墙而跪撅,臀上顶着醒木(专门用于顶着的一种板子),反省自己所犯的错误,最少半个小时,挨打之前要口述为何挨打。 其次,就是挨罚挨打,姿势有多种,视所犯错误而定。 最后,挨完打后还要再晾臀,此时晾臀不是顶着醒木,而是把醒木夹到臀缝中,最少半个小时。 苏英第一天学规矩时,先把屁股洗干净,关里要检查,掰开臀瓣,仔细查看腚沟菊花,关里满意道:“嗯,洗的挺干净,记住,这是第一步,也是最为重要的规矩,若是让我检查到不干净,可让你后悔长了个屁股。”苏英连忙保证以后一定好好遵守规矩。 之后便是跪撅顶醒木,苏英腰力不好,醒木顶了不到十五分钟就摇摇晃晃,关里在她后面冷冷说:“看来要调教的还很多呢,顶不好醒木,以后每天晨起之后,到我房间门口跪撅着顶一个小时。”苏英红着脸答应:“是。我一定好好练习。” 顶了半个小时,关里坐木质椅子里说:“过来吧。”苏英忙把醒木从屁股上拿下来,双手捧着,跪行到关里面前。关里把醒木接过来,放到旁边的圆桌上。从椅子旁边拉过一个矮的长方形凳子,凳面是棉垫。“先学第一个姿势,”关里说:“上身趴到凳子上”。苏英把凳子摆的正一点,然后趴上去。关里伸手把苏英的上衣往上拉,教导她衣服不许遮住腰,苏英忙应下。“屁股撅高,腰要塌下去!在我这儿,塌腰撅腚是任何时候都要做到的!”关里厉声教训道。苏英乖乖做好,使劲撅高屁股,关里用手又把苏英的屁股往上推了推,冷冷说道“如果撅不好屁股,那就每天含着姜到阳台去练。”苏英脸一下子红透了,想想这个后果真是万分的羞耻,于是保证一定好好撅屁股关里走到书桌前,打开一个抽屉,拿出一个紫檀木的长条形板子,回到苏英旁边,用板子边拍打着苏英的臀瓣,边说道:“工具我有很多,皮拍、藤条、散鞭……但训诫我只用紫檀板子。”苏英规规矩矩地撅着,听着关里只用一个板子教育她,心里不禁松了一口气。关里像是看透了她的小心思,轻声一笑,“呵,你以为只有一个板子就容易了?”,手里的板子停在苏英的臀峰上,说:“一个姿势十下板子,报数。” “是。”苏英绷紧了神经。“啪!”清脆响亮的一记板子。 “一。”只一下,苏英的臀瓣上便浮起一条红肿的痕迹。“啪!”“二!”“啪!”“嗯…三!”才三下,苏英就觉得屁股火辣辣的疼起来。“啪!”“呃~四!”“啪!”这一下却是抽在腰上,苏英知道姿势不标准了,忙使劲塌下腰,屁股往上撅。关里用板子点着苏英的腰,淡淡说道:“再敢撅不好,今天就让你含着姜跪一夜。”苏英害怕了,小声认错:“我错了,关先生,以后不敢了。”因为还没过试用期,关里不许她叫老师,只称呼先生就可。如此打到七八下时,苏英都疼得冒汗了。“啪!”又是一下,苏英不禁低呼一声,努力报数“九!”。板子又离开臀部,苏英感觉板子带着风呼过来,条件反射般地加紧屁股,板子却没有打下来。苏英赶紧调节呼吸,放松臀瓣。关里用板子摩擦着红肿的两片肉,沉声说道:“懂规矩就好,别再有下次。”话刚说完,“啪!”得一声,狠狠抽在臀腿处。“啊——是!是!苏英不敢了!”苏英哭道,又赶紧补上报数“十!”。中午熬过这十下规矩,苏英大口喘气,却不敢起身,还是努力保持着姿势,不敢有一丝松懈。关里随手把板子放到苏英臀上,走开了。苏英听着关里倒了一杯水又走回来,突然眼前出现了一个水杯,“把水喝了”关里说道。苏英双手去接杯子,晶莹剔透的方形玻璃杯,把握着杯口的手映衬得骨节分明,杯里只有不到一半的水,苏英考虑到屁股上的板子,不敢动作太大,小心接过来,保持着塌腰撅腚的姿势,低着头慢慢喝了。待她喝完,关里伸手把杯子拿走,苏英又小心翼翼趴回去,屁股上的板子虽有着晃动,但好在没掉下来。 关里回来把板子拿下来,说道:“站起来。”苏英一直是跪着的,这会站起来便觉得膝盖酸痛,腿也发软,可她不敢磨蹭,撑着凳子站起来。关里见她站起来,把手覆在苏英的屁股后面,问道:“站不直吗?”吓得苏英立马挺起腰绷直腿,关里的手还盖在后面,苏英紧张得整个屁股都绷紧了。 关里轻轻拍拍她的臀瓣:“不必紧张,放松。第一次受罚,表现还不错。”虽不是很高的表扬,但苏英心里轻松了一些,臀肉也放松了。关里把手收回来,用板子指着凳面,教她第二个姿势:“手前臂扶凳子,腿分开与肩同宽,塌腰撅腚。”苏英弯腰摆姿势,撅腚的时候还是觉得很羞耻,凳面并不高,如果要前臂贴在上面的话,屁股自然就撅得很高,腿又是分开的,苏英能清楚的感觉到屁股撅向了天花板,臀缝都有着张开,私处和菊花也若隐若现,这让她的脸发热起来。关里拿起板子,比了一下位置,“啪!”苏英按着规矩报数“一。”“啪!”“二。”“啪!”“三。”………“啪!”“….九!”太疼了,苏英偷偷用手抹了一下额头的汗。“啪!”“十!”苏英暗自松了一口气,第二轮终于结束了。“起来吧”关里说。苏英直起腰,屁股实在疼得厉害,但又不敢用手去揉,苏英只把手贴着大腿两侧慢慢揉了几下,好像也能缓解一下屁股上的痛。关里照例给了苏英半杯水,这次苏英知道道谢了。 喝完之后,自然是第三个姿势。“跪到凳子上”,关里指导着,“跪在中间。”看苏英跪好后,接着说道:“往下趴,手撑着地。”苏英愣了,凳子虽然不太高,但这个高度趴下去,那屁股真是撅上天了,羞耻的地方更是遮不住的,苏英低着头没动。身后的声音冷得像是结了冰:“你是没听见,还是没听懂?”苏英不禁打了个寒颤,不敢再犹豫,乖乖俯下身子撑好,但姿势实在太尴尬,苏英紧并着腿,尽量遮掩一些私处。这时关里的手扶在苏英的大腿根处,插进腿缝中,苏英不自觉地就分开了腿。见腿分开,关里便抽回手。“啪!啪!啪!”突然连着三下板子又急又狠地抽下来,苏英完全没有准备,失声喊了出来。反应过来后,才知道板子是竖着抽在臀瓣之间的,臀缝和私处都难逃刑罚,苏英又疼又羞,眼泪都出来了。板子依旧竖着贴在臀瓣中间,关里冷冷说道:“你刚才磨蹭什么?觉得姿势难堪了?这才哪儿到哪儿?要是觉得受不了,就趁早赶紧 走人。”苏英着急地哭着认错:“我错了关先生!我不敢了!求您别生气,求您责打苏英!”说完腿又分开了些,屁股也使劲往上撅了撅。关里没说话,只是用板子抽了一下“啪!”,这次板子是横着贯穿两片臀肉的,苏英赶紧报数“一!” 这一轮,苏英是拼了命的保持着姿势,报数时也是干脆利落,没有之前疼时发出的嗯嗯呃呃的声音。十下打完,苏英觉得都找不到自己的屁股了,头也有点晕晕的。“起来吧,”关里心里也觉得这丫头挺懂事,看她忍的辛苦,心里也有点疼惜。苏英起来站好,虽然只是屁股在挨打,但苏英觉得腿也疼,手也麻,腰也酸,整个人像是个咸菜泡在缸里。 关里这次倒了大半杯水给苏英,“今天就先学三个姿势,喝了水去墙角夹醒木。”苏英连忙接过水,“谢谢关先生,是。”想到今天就要结束了,心里真是松快了不少,她可没想到这半个小时的夹醒木却是更难熬。苏英到墙角跪好,关里拿着醒木说:“屁股扒开。”苏英红着脸掰开臀瓣,关里把醒木放进臀缝,说:“夹住了。以后反省时自己放。”苏英答应:“是。”收紧屁股把醒木夹住。关里看她夹好,便从书架上拿了本书坐回椅子,还没看几页,就听苏英低呼一声,醒木掉到地上了。关里抬了抬眼,说:“自己放回去。”“是,对不起。”苏英回头把醒木捡起来,偷偷朝关里的方向看了眼,把醒木又夹到臀缝里。挨过板子的屁股再夹醒木真是太难了!苏英真是意识到这规矩的厉害了,本来屁股就疼,还要使劲绷着肉夹醒木,没多久屁股就酸痛得不行,稍微一泄气,醒木就掉了。 半个小时一到,关里放下书,说:“半小时到了,过来吧。”苏英把醒木从屁股沟里拿出来,双手捧着,跪行到关里面前,心里像打鼓似的跳着,半个小时的反省,醒木掉了四次,不用关里说,苏英也知道自己做得多糟糕了。苏英心里又怕关里会嫌弃她不要她了,又怕关里会不会狠狠地惩罚她,现在跪在关里面前,头低得都要埋到胸里了。关里伸手接过醒木,挑起苏英的下巴,问:“掉了几次?”苏英抬着头不敢看关里的眼睛,怯怯答道:“……四次。我错了,我没夹好醒木,我、我该罚。”说着眼里都是泪。 关里收回醒木,说:“是该罚。在我这儿,哪儿做得不好就罚哪儿。”苏英一听哪儿错罚哪儿,想到要罚屁股沟,一颗心又悬起来。关里看着她说:“想得不错,是得罚你的腚沟。我的学生如果夹不好,就把腚沟打肿,再夹不好,就打烂。”苏英脸都白了,哀求地看着关里,却也不敢说求饶的话。 关里看她吓得够呛,心里暗暗好笑,脸上还是冷着,说:“不过,一是看你今天表现不错,二是你还没正式入我的门,这惩罚就先免了。”苏英一听不用打腚沟,本来是放心的,但又听到自己还不是他真正的学生所以先不打,心里又有些失落。关里接着又沉声说道:“腚沟虽然不打,但夹不好就该受罚!”看着苏英一脸紧张,关里摩挲着醒木说:“掉了四次,就给你个机会,接下来四天里的三餐就不用坐着吃了,站着边夹醒木边吃吧。”苏英答应道:“是。谢谢关先生,我一定好好夹。关里轻轻一笑,“这四天的机会好好把握吧,四天里夹不好醒木我都不会罚你腚沟,但四天后要是还夹不好————”,关里盯着苏英的眼说:“我不会动手,不过是让你自己打罢了。”苏英想到那种地方要自己打,脸都发烫了,咬着嘴唇说:“是,我一定好好练。”关里说:“做不做得好,不是靠说的。行了,起来吧。”“是。”苏英站起来,下身光溜溜的,不禁用手遮着前面。关里把苏英拉过来,检查屁股的伤,臀瓣上板印红肿,扒开屁股,臀缝也留着夹醒木后留下的红印。看过后,关里说:“嗯,不严重,不用上药了。回房间整理一下,准备晚饭吧。”苏英规矩地朝里关里鞠了一躬,“是。谢谢关先生教导。”“嗯,去吧。”关里把醒木和紫檀板子递给苏英,说:“每次结束后,把家法消毒擦干净,收好。用到的时候再拿出来”,又叮嘱“虽是小事,也要做好,越是小事做不好,我罚得越狠。”苏英接过两件家法,小心应下。光着屁股回自己房间后,苏英先冲了个澡,然后换了身家居服,这些衣服都是关先生准备的,纯棉的,看起来很普通,穿上却很舒服也很有样子。苏英趁着换衣服的时候,好好揉了揉自己可怜的屁股。
潮人特色国际版欢迎您的光临:https://bbs.crtslt.com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潮人國際

潮人特色国际版欢迎您

潮人特色论坛国际版

联系我们

  • 工作时间:..................
  • 客服电话:..........
  • 反馈邮箱:...............
  • 公司地址:.................................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潮人國際_潮人特色論壇國際版

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3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