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查看: 310|回复: 0

[sp小说] 屁股上的疼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4-6-29 22:41: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林悦总是一副乐呵呵的样子,而且很容易看出这种快乐并不是那种装出来的假笑,而是发自内心的真心笑容,对林悦不了解的人或许很难想象她伤心难过的时候会是什么样子。而林悦自己却也是一个真真正正的乐子人,各种意义上的。
她很喜欢搞事情,在学校里欺负同学,在家里恶搞朋友,我第一次和林悦姐见面就和她拼命,真正意义上的拼命!就是她的恶搞导致的。她做这些事的时候看起来好像有点不顾及后果,我行我素,随心所欲,但实际上是非常有章法的。她明确地知道每个人的底线在哪,整人的结果往往是她获得了快乐,而受害者却意外取得了好的结果。3 m) v' H' S2 W
用更形象的话形容,她是那种把不想过马路的老奶奶强行扶过去,然后那老奶奶发现马路对面才是正确的路,之前的路是错的的那种人。或许这是林悦姐对帮助他人的一种另类的理解吧。3 p: q. q9 ^# r+ k7 ^# z$ N1 l- J
当然她这么做之后挨一顿揍是少不了的。
她还挺好色的,真的是有些变态的那种,男女通吃,她柜子里藏着的都是小黄书。1 _, D- a& }0 o. o$ d
明明是圈子里的人却几乎不找圈子里的人去玩,而是致力于揍身边的人或被身边的朋友揍,最后甚至在一番攻势下把我都拉进圈子里了。- t- ~+ g: C7 D: z+ ]3 ^, d% R" K
但有一说一在林悦姐身边还是很有安全感的,虽然她平时看起来不太靠谱的样子,遇到真正重要的事情时还是非常可靠的。
当然了以上都是我对林悦百年前的印象,一百年后的林悦究竟变化了多少我现在却也不是很清楚。
林悦还在上高中的时候,她班里有一个很怪的女生。这女生叫乔田乐,她学习非常努力,按理来说作为一个高中生来说学习努力也并不是什么奇特的事,但怪就怪她在一个月前先是请了一个星期假,回来后就开始非常喜欢一边走路一边看书。而且并不是去上厕所途中顺便边走边看的那种,每天只要没有在上课,她都会拿起一本书站起来然后一边走路一边阅读。下午放学后,因为这所高中不强制学生来教室上晚自习,她就会自顾自地拿起书包独自走到操场上一边走一边看,从六七点一直看到十点多,长期如此,似乎对她来说那样才能将知识学进去。
在教室里的时候,乔田乐的脸上常常带着一些哀伤,甚至是失魂落魄,有些时候还默默滴下两滴眼泪,没有人知道这是为什么。
乔田乐并不是一个太过孤僻的性格,虽稍有内向,但日常与同学之间的交往还算是正常,也有几个关系不算是太亲近的朋友。平时会和同学们谈一些没什么营养的话题,但对自己的情况却很少谈起。有人问过她为什么一定要一直一边走路一边看书,她只是用话语敷衍一下或者马上转移话题,并没有正面回答过。很明显,她有一些事情在心里深深藏着不愿意对他人倾诉,如果她自己不想说的话一般人也没那个心情非要刨根问底搞清楚发生了什么。只是如果长期把一件会让自己难过的事情憋在心里的话,身心便会出问题,林悦便在不经意间多留意了一下乔田乐的情况。
总是一边走路一边看书是有风险的,容易一不小心撞到人或者其它诸如灯柱之类的东西。这不,乔田乐就在这天撞到人了,她在一边走路一边看书的时候撞到了正站在路旁看着平板的林悦。
“呜啊。”
林悦被撞得惊叫了一声,整个人趔趄了一下坐倒在了地上,手上拿着的平板电脑摔在地上,屏幕整个都碎裂了开来。
乔田乐也被撞得向后跌去,费了好大劲在平衡了过来,没有倒在地上。抬头一看眼前被撞倒在地上的林悦赶紧上去将林悦搀扶起来,连连道歉。
“对不起,实在是对不起,林悦同学你没事吧。”
% v% d5 y! z' U2 u' M* f毕竟是同班同学,她显然是认识林悦的。
“没事没事。”林悦抖了抖身上沾着的尘土,说明自己没啥大碍,随后看向脚下被摔碎的平板电脑。
乔田乐顺着林悦的目光看去,很快看到了在地上已经不成样子的电脑,身体抖了一下赶紧再次说到。
“实在是对不起,打碎了你的电脑,我会赔的。”不过她又想了想自己好像没有那么多钱,脸一红,有些尴尬地说到。“只是能不能宽限我一些时间,我现在还拿不出那么多钱来。”
) r$ t0 O1 @+ V- h# A$ h说完后,乔田乐便有些紧张地看林悦的回应,要是她坚持自己现在还的话自己可真的不好办。
林悦仔细打量了一下乔田乐,特别是在她的某些较为隐私的部位都停留的几秒钟。
乔田乐只觉得林悦大量自己的眼神很奇怪,但是奇怪在哪里她自己又说不清楚,心里总感觉毛毛的,好像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
林悦收回了自己大量的眼神,转而有些大度地说到。
“钱不用你赔了,不过你要按照我的要求去做件事。”
乔田乐一听说不用赔钱大喜过望,赶紧回应到。8 E4 S0 b* `! w; w$ t/ V- m4 Y9 \& K
“有什么事情要去做你说吧,只要不违法啥的。。。”
" V* }# y: O; P7 H; X5 M& y6 y显然她还是有些担心林悦让她做些什么不好的事情。
“事情也简单,我受伤了,你先送我去医务室,然后再向老师请个假。”林悦原本看着好好地没受伤的样子,说完这句话后却突然有些摇摇欲坠的感觉,一边捂着头一边有些体力不支般地坐在了身边的椅子上。
乔田乐起初被林悦这一举动吓了一下,还以为林悦真的受伤了。不过待她看到林悦悄悄对她做出一个OK的手势后,这才明白,林悦这是在装受伤,难道她是要借着受伤的名头来翘掉下午最后两节课吗,乔田乐忍不住这样想到。毕竟刚刚自己撞到林悦很多人都看到了,因为这个受伤去医务室也是合情合理的事情。找个理由帮林悦称伤请假,虽然不合学校规矩,但却也不是什么让乔田乐为难的事情,毕竟她也没那么死搬教条,她于是答应了林悦的请求。
向老师说明情况后,乔田乐将林悦搀扶到了医务室。林悦途中那一瘸一拐的样子真的像极了一个伤患,让她不得不感叹林悦的演技之精。在乔田乐印象之中,林悦一直是班级里班花般地存在,乐观开朗又善于交际,成绩也不错,除了有些体弱多病请过好几次假外整个人都挺完美的,几乎没什么人会对她有不好的印象。现在看着林悦这样故意假装虚弱的样子,乔田乐突然想到她那几次请假不会也是装病的吧,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林悦在她心中的形象可就得打个折扣了。当然她也不会将这种事情讲给别人听,她也不是那种会平白无故得罪别人的二百五。
很快,两人来到了医务室门口,从窗户往里看,有几名学生正在里面打点滴,医生好像暂时不在。乔田乐伸手想要拉开医务室的门,却被突然有了精神的林悦伸手拦住了。在乔田乐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情况下,她被林悦用手拉着来到了医务室隔壁的一个单独的乒乓球室里。
医务室本来就紧挨着学校的体育场和一众诸如乒乓球室以及网球羽毛球厅,毕竟在体育锻炼的过程之中更容易受伤,离医务室近一点方便治疗。
两人进去之后林悦用最快的速度关上了屋门,环顾一看,这时候里面并没有其它人。
乔田乐不明白林悦为什么突然将她拉进这里,总不能是让自己和她一起打乒乓球吧,关键是她根本不会打乒乓球啊。
林悦没有关心乔田乐在想些什么,将屋中的窗户关上,窗帘拉上,从里面锁上了屋门,同时将屋中的灯光打开,整个屋子都被封闭了起来。
在林悦这一系列的举动后乔田乐终于觉得事情不对劲了起来,林悦又关窗又锁门的这是要干什么!不会真的是要做些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吧,可是林悦也和自己一样是女生啊,又能对自己做些什么呢?
林悦的脸上此时不知为何也染上了一些红晕,对乔田乐露出了一个很是灿烂的微笑,指着屋中的乒乓球台说到。
“来来来,趴到乒乓球台上去,把屁股撅起来!”
“诶!?”乔田乐被林悦的要求给惊呆了,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赶紧追问到,说话都有些结巴了起来。
“林,林悦同同学,你刚才是不是说错了。。。”
“没错啊,就是让你趴到球台上去,撅起屁股。”林悦带着些坏坏地微笑对着乔田乐说到。“你不是答应我听从我的要求了吗?那就赶快照办吧。”
“可,可是这,真的,啊!不要!”
3 u' Q1 g" G% K1 @+ j2 a4 U" }/ ~乔田乐有些不知所措,脸红了,心跳也开始加速起来,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了,林悦这到底是要干什么啊!
见乔田乐站在自己面前发呆,林悦主动走上前去,试图将乔田乐按倒在球台上。本来乔田乐想要反抗,但等林悦却在这时说到。" S8 H& g* D3 I  k% K/ ?5 o
“这就是我想要你做的事情,如果你乖乖照做的话钱就不用你出了哦,你可要想好后果啊!”
乔田乐在听到林悦这句话后稍稍犹豫了一下,她家因为一些变故情况并不好,实在是不好开口再朝家里要钱了。也就在这时,她突然感觉肩膀一阵酥麻,随后这个身体都好像是失去了力气一般,毫无反抗任由淋雨摁到球台上,屁股正好翘起,裙子也被林悦一把掀了起来,露出了黑色的内裤,以及在内裤包裹下浑圆的屁股。
如果从林悦的视角可以看到,她用手指戳在了乔田乐的能让人瞬间麻痹的穴位上。
乔田乐整个脸都红了,心里一团乱麻,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就这样顺从了林悦这明显有些过分的要求,而且自己一趴下裙子就被林悦给掀了,这显然是她有什么非分之想啊,要非礼自己。可是林悦明明和自己一样是女孩子啊啊。
“不会是。”乔田乐心中突然冒出了一个很奇怪的想法。“林悦不会是男扮女装的那种变态吧!”5 H% ]/ Y+ x& m; b. o( |. L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自己的清白可就真的要不保了啊!
林悦将手摸在乔田乐的屁股上,开始不断揉搓起来,一边揉搓开一边发出一些有些淫荡的笑声。
“这这这这这真的不行啊。”屁股被用手揉搓,这时林悦戳在她身上令她身体麻痹的手指拿开了,乔田乐恢复了一点力气但不多,但她还是难以克制想要起身反抗,就算是赔钱也不受这种侮辱啊啊啊啊。
乔田乐刚刚被半推半就着摁在台子上时心里就很慌,现在被掀起裙子又被揉屁股心中更加慌乱了。
也就在这时,林悦带着些教训的口吻说到。- ?) u, T* k, e$ N! j* I& j( F
“一边走路一边看书是不好的哦,记住教训以后要好好改正哦。”
9 N7 j9 k0 g$ t! @- p说完后便隔着一层内裤一巴掌重重地打在乔田乐的一边屁股上。
趴在球台上的乔田乐还没明白林悦刚刚说的那两句话想要表达些什么,就突然感觉屁股上一疼,身体下意识地缩了一下,本来想要站起来的身体又趴回到了球台上,整个人都有些发蒙。
林悦的巴掌连续落了下来,在乔田乐的屁股上留下了许多浅红的掌印。
乔田乐在这样连续的巴掌下终于是缓过神来,自己居然在被林悦打屁股。屁股上一阵一阵的疼痛让她本能地躲避起身,却在起身途中被林悦一把按在背上根本站不起来,于是急得大喊起来。
“啊啊,林悦同学你在做什么啊!快放开我!啊啊,疼!”
林悦一只手摁着乔田乐,用一只手又是一下一下打上去,一边打还一边说到。
“这是惩罚哦,对于闯了祸的坏孩子来说,没有能力赔钱就把打屁股作为惩罚不是很合理的吗?别乱动,乱动的话我会加倍惩罚哦。嘻嘻,就像是小孩子在家打碎了东西,她可能并没有修好或者赔偿东西的能力,在这种情况下就需要用其它手段来让孩子知道犯错是要付出代价的,打屁屁啦,打屁屁!”% Y  X7 d  e2 M, w, b9 k
语气中夹杂着一些管教小孩子的意味。
“不是吧!你把我当小孩吗?!”
“小孩子?你现在不就跟小孩子一样吗,没能力承担错误,那就要付出其它代价。”林悦调侃到。
“这就是林悦想要做的事情吗?真的是很离谱啊!也实在是很变态啊啊啊啊!”
& G% Q8 h! E2 X: M8 q4 I% Q: {( z乔田乐心中终于明白了林悦的想法,虽说明白了,可是把她当作小孩子一般打屁股也实在是太奇怪了,最重要的是这样撅着屁股的样子也太羞耻了吧!她从小是那种娇生惯养的,来没有被打过屁股,当然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她也知道很多父母把打屁股当做对孩子的日常惩罚,却没想到第一次挨打竟然是在上高中之后在这样一个情况下,被打屁股的感觉真的很痛。只不过如果林悦只是打她一顿屁股就不再计较平板电脑的事情的话,那倒也不算是不能接受,至少乔田乐心里渐渐生出了这样的想法。
乔田乐心里想着,却没办法展开进一步地思考,因为林悦的下一波巴掌迅速打了下来,屁股上的疼痛越来越强烈。乔田乐想要挣扎起身却被林悦死死摁住,乔田乐想要用手挡,却被林悦抓住手腕一同摁在背上,结果只能一边打一边忍着痛哼,声音不算很大却很连续。除了很痛之外,她还是很害怕这里的动静太大,万一传到外面去被老师同学发现,那她的高中生涯也就就此结束了吧。
林悦一边打着一边露出一副兴致勃勃的表情,看起来很享受这个过程一般。看着乔田乐在她的巴掌下挣扎扭动发出呜呜的声音却又不敢起身的样子,林悦别提多兴奋了,同时心里也在想没挨过打的圈外女孩子真的是不耐打,同样的力道如果打在叶芸身上的话就跟挠痒痒似的,到她这里就这样又叫又挣扎的。
“啊啊啊,林悦我错了,我错了,求你别打了!我不该一边走路一边看书的,但是我那是有理由的啊。”
/ @* p$ J1 H; h3 U- d" F仅仅不到一百巴掌,乔田乐居然已经开始了求饶,看来她对打屁股这种惩罚的抗性很低。在她看来一开始的那种又痛又有点酥麻的感觉还可以接受,但随着时间的推进巴掌的力道好像越来越大了,一开始还可以咬咬牙,但坚持不了多久身体本能想让她阻挡和起身,因此她没等林悦说话,便开始伸出手挡在自己的屁股前。
“不行哦,你打坏我的电脑可价值6000多,这才打几下,你觉得这够一台电脑的惩罚吗?有理由,有理由又怎么样,你憋在自己心里谁又知道你有什么理由!”
8 e" I3 A# w, c) Z0 ^林悦说着将乔田乐想要阻挡巴掌的手拿开,又不知从哪里拿出了一根绳子,将乔田乐的双手放到胸前把手腕捆在一起,绳子的另一端则是绑在球台另一边的台脚上,这让乔田乐很难动弹,屁股也因为绳子的牵引翘得老高。在这种姿势下她既不能用手挡,身体也很难躲避,而且这种被束缚的感觉也让乔田乐的安全感大大降低。
“林,林悦,别这样啊,被这样捆着打也太,太。。。。”, ]* q9 e( u/ f8 u
乔田乐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一个合适的形容词来表达自己此时的心情。
“好,接下来便是脱下内裤了哦!”林悦没有理会乔田乐的心情,调笑着说到。乔田乐的屁股被内裤包裹着就已经很好看了,如果内裤在被脱下来露出光屁股的话不知道是怎样一番光景,再加上刚才已经打上去的淡淡粉红,估计会更加诱人,林悦这样期待着。
“啊啊啊,别别别啊。”一听说要被脱下内裤,乔田乐赶紧大叫挣扎起来,现在她的样子已经够羞耻的了,要是内裤再被脱下来她真的是彻底丢脸丢光了。乔田乐的脸已经整个变得通红,她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会被如此对待。
林悦自然没有理会乔田乐的求饶,将她的内裤以一种非常缓慢的速度脱下,在脱下的过程之中仔细打量内裤边缘划过她饱满屁股时所勒出的弧线,再加上她害羞挣扎的姿态与不甘的呻吟,真的有一种难以名状的动人美感。
在这期间,乔田乐想要用力挣扎却没有效果,她本以为只是隔着内裤挨打就行了,没想到还要脱掉。
林悦将乔田乐的屁股一直拉到了膝盖处,于是乎,乔田乐的整个屁股都暴露在了空气之中,她的眼中也因此溢出了点点泪滴。在这种姿势下露出光屁股的事情真的让她难以接受。乔田乐像是认命一般闭上自己的眼睛,心想只是挨打而已,忍忍就过去了,羞耻的事情彻底摆烂了。
林悦像是之前那样抚摸起乔田乐的屁股来,手指还在她某些敏感部位的边缘来回滑动,将乔田乐挑逗地产生了一点点微妙的反应,让她更是娇羞不已,时不时发出几声动听地享受般的呻吟声。
乔田乐在意识到自己呻吟后立刻用手捂住了嘴巴,她羞愧于自己为什么仅仅被这样触碰几下身体就产生了反应,真实可恶啊。
林悦似乎很喜欢摸其她女孩子的屁股,甚至故意蹲下身去朝着乔田乐的隐秘部位看去。不过她也没打算继续摸下去,接下来就要开始继续打了。乔田乐的屁股已经被林悦刚才的巴掌打成了浅红色。因为一直在挣扎的缘故,她的屁股一颤一颤地上下摆动着,更能显出她完美的臀型,真的百看不厌。
和外人认为的不同,林悦其实并不是一个同性恋,她只是对同性的肉体感兴趣,但不会对其她女生产生类似于爱情的情感,更直白地说她就是一个lsp。
林悦没有怜香惜玉,摆出一个很标准的发力动作,腿带动着腰,腰带动着躯干,躯干又带动着手臂,身体的全部力量都汇聚到巴掌上,一下重重地打在乔田乐的光屁股上。林悦在凡体情况下力量并不算太大,但发力技巧却是熟稔于心,因此能打出非常有力的一击。4 z( ~* M- D; J: i( S0 y
这下力度很大,乔田乐的整个身子都被打得颤了一下,屁股也被打得严重变形,晃动得非常厉害,当然痛也是真的痛,打完后一个清晰的巴掌印出现在了她的屁股上。
“唔哇哇哇哇,好痛啊!”
2 V% C3 k5 D: P/ c- V$ z乔田乐咬住牙齿呜哇痛哼,身体跟着颤动,在被束缚的情况下屁股用力左右摇晃像是要把疼痛甩掉一样。她没想到这一下居然这么痛,只是一层内裤的区别不应该有这么大的区别吧!
也同样是因为这一下,林悦的整个右手都变红了,当然也是很痛的。她在乔田乐没有看到的情况下咬着牙不断揉搓着自己的手,心想一直这样用巴掌打确实不行。不过在这间屋子里正好有可以用的工具,打乒乓球的地方怎么可能会没有球拍,很快林悦就在柜子中拿出了一个看起来质量还算不错的球拍,在手里掂量了几下后她满意地笑了笑拿着球拍走向。
乔田乐不知道身后发生了什么,有些颤抖地死死闭着自己的眼睛,可能还在害怕着下一击的到来。突然她感觉到一只手摁在了她的背上,随后传来了林悦的说话声。
“别乱动我接下来可是要用力了哦!”
“用力,刚才那下还不算是用力吗!”乔田乐大声叫喊起来。
林悦并没回应,只是用球拍一下重重地打了上去,而且第一下打完之后马上接第二下,连续不断一直这样打,力道比刚刚那一下当然是小了不少。
“呜,呜,唔,哇!呜,呜,唔,哇!呜,呜,唔,哇!”: R% c: Q6 X1 p
乔田乐先是强行忍着,死死地咬住牙关,整个身体绷紧,等到实在是忍不住才会叫几声。看来她还是担心叫声太大被外面的人听到,始终都放不开的样子。无论多痛都要尽量小地发出声音,生怕别人知道她很痛。与之相对应的是,乔田乐的身子不断地扭动着,即便被绳子束缚住,身体还是忍不住来回晃动,在林悦看来这种臀部晃动是一道非常漂亮的风景。
不知道为什么,林悦特别喜欢看这种不是圈子里的人挨打的样子,只有圈外人挨打或者圈内第一次实践的人才更能勾起她的兴趣。
随着时间的推进,乔田乐的整个屁股都开始变得通红,一块又一块的肿块在她的屁股上出现。而她自己则感受到此时的每一刻都是一种煎熬,屁股上的痛楚每一下都比隔着内裤的巴掌强烈地多,真的很难忍受住。于是乎她又一次忍不住开始求饶。
: ~. P+ c5 d. h“呜哇啊哇啊娃娃,林悦,这实在是太痛了,快停下啊啊啊,真的真的受不了了啊啊啊啊啊!”
“痛就大声地叫就好了,不管是打屁股的痛还是生活中的痛都要宣泄出来才行,一直硬撑着可不行啊!一直硬撑着的话人会崩溃的!放心,就算被外边的人发现了也没关系,我会跟她们解释的,你不用负责任的。”林悦大声说到,说完后就继续拿着球拍用力一下一下地打。
本来像是林悦的随意一句话,乔田乐听到后却像是一道闪电击中了她的心灵,比林悦打她屁股给她的刺激还要大。她好像是明白了什么一般,不再尝试忍着,身上不知因为什么原因绷着的那一股劲突然放松下来,面对屁股上持续传来的疼痛开始彻底放开进行哭嚎,声音比刚刚大得多也猛烈地多。
在大声哭嚎时,她突然觉得屁股上的疼没有刚才那么难挨了,似乎自己也能继续坚持下去。
也不知为什么,乒乓球室里如此巨大的动静外面却没有一人注意到,门窗的隔音效果不可能好到这种程度才对。
在又打了三四十下后,林悦的手终于是停了下来。乔田乐终于是松了一口气,有些无力地趴在球台上大口喘息着。
林悦并没有直接帮乔田乐解开绳子,而是绕到她的身后整个身子趴在了她的身上,将手一直向前伸去想要帮乔田乐解开绳子。因为林悦身高比较高的关系,她的胯部在这时正好对在乔田乐的屁股上,形成了一个非常暧昧的姿势,如果林悦是男生的话两个人恐怕已经交合在了一起。
林悦明显是故意的,她还为了继续调戏乔田乐,故意在解开绳子的时候向前一拱一拱的,模仿某项生理活动的过程。
乔田乐这下是真的遭不住了,她现在可是光着屁股撅着啊,被林悦在身后这样拱也太刺激了吧,而且她屁股还是一整片红肿的状态,被这样弄屁股真的很痛的。
“啊啊,啊啊,别这样,别这样啊,痛,痛啊!”乔田乐大叫出声。
林悦很快解开了绳子,同时将刚刚拍摄的视频发送给了乔田乐。
视频里可以看到乔田乐趴在球台上,双手被绳子绑住,整个脸通红的同时身体前后摆动,一边动还一边喊痛,而她的身后明显有个看不清样貌的人在与和她一样的节拍前后动着。很明显这是在林悦刚刚帮她解绳子的时候趁她不注意拍下来的。这要是让别的不知情的人看见了绝对会以为她在乒乓球室里和男生行苟且之事,要是传出去估计没多久整个学校都该盛传她的威名了!文静女生乔田乐居然是个浪荡女孩,和。。。。之类的。
不过为了让乔田乐放心,林悦当着她的面将自己手机中的录像删除。

! {4 g" o. J# Z; R* g  q
潮人特色国际版欢迎您的光临:https://bbs.crtslt.com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潮人國際

潮人特色国际版欢迎您

潮人特色论坛国际版

联系我们

  • 工作时间:..................
  • 客服电话:..........
  • 反馈邮箱:...............
  • 公司地址:.................................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潮人國際_潮人特色論壇國際版

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3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