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查看: 79|回复: 0

[恋足丝袜高跟小说] 狂热练脚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4-6-12 16:15:48 手机浏览器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是个狂热的恋脚徒,每天都要舔老婆的脚。最初老婆不是很配合,随着对我的性趣向的遂渐了解,她也深迷其中,并且激发出其潜在内心欲望……
5 @8 w  {( R# S0 Q. g; X晚上在床上,我总是伏在老婆脚边舔她的脚心,她也不断的说些话,刺激我的性趣。
8 j1 @  X, [; g2 ]3 y/ s; y5 A! H1 a- l
这天晚上,我一如既往舔着她的脚趾,她也不断挑逗我,一会儿移开脚不让我舔到,一会儿伸进我的口中**的嘴。我越来越疯,边舔边说,我是你的奴,舔你的脚,喝你的洗脚水,用脚入我的嘴……她也不断地用相应的话刺激我。一会儿,她改了口,说,“这是我情人的脚,舔啊!”我不停地舔。她问,舔什么?我回答说,舔你情人的脚。她问,香吗?想舔吗?我回答,香,想舔!她问,谁是我的情人?我说不知道。她说,猜啊,不知道,怎样舔?6 M. N6 l8 b$ A% g

: \4 n# N$ P* N, W, Z" g, V我说,你告诉我,我就知道了。她说,好吧,我的情人是阳帆啊!/ I4 {2 K6 ^" O
阳帆是老婆办公室的同事,个子高高的,皮肤很白,她们办公室的其它女同事都很喜欢他,我老婆喜欢他也理所当然了。8 [/ y* X* k8 v) ^+ V
我说,好吧,我舔你的情人阳帆的大白脚。她说,好,你先舔我的脚,我明天带情人过来,让你舔他的脚吧。
* L! w- B) j% s4 s听她这样说,我感觉很刺激,舔得越发带劲了!
6 V/ I9 m8 L( @  v6 {8 Q" Z, H) w3 ~从此,每次作爱,她总以让我为她情人舔脚来刺激,言辞越来越无节制,渐渐地我似乎越来越习惯听到她情人的名字和我受他们奴虐的语言。在我的想象中,似乎越来越真实了!! Q, q  z+ B- V
一次正兴奋处,她问我: “舔什么?”“舔你情人的大白脚!” “你喜欢舔他的大白脚?” “是的!” “你爱舔谁的大白脚,说清楚!” “爱舔你的情人阳帆的大白脚,用我的舌头为你的情人阳帆洗脚!”
4 g2 Z# y4 a! d$ i) e她呵呵笑着说,“那我明天让他来,拿脚给你舔?”( L8 t# ?3 p/ T( L7 _
我回答说好!她推我一把,说,我说真的呢!我停下来,看了看她的眼睛,她显然说的是真话!我沉呤一会儿,回答她,好!
8 Q; u1 N$ R( X* U
# s/ [  \- t# ]' N老婆的情人
4 |: C3 e; Y, _/ {, V$ W* \: v3 j第二天,我回家时,我老婆和阳帆已经在家了,我装着什么也不知道的神情和他打了招呼,就和老婆一起做饭了。晚饭很丰盛,看来老婆把今天当成个好日子了。
- d  {& D/ l& V. ?* Q) p晚饭后,我洗碗,老婆和阳帆在卧室里看电视。当我洗漱完后,就往卧室走去,听到动静,显然两个人在室内亲热起来,我停下脚,偷偷往里看,两人正在彼止亲吻,老婆在脱阳帆的裤子,阳帆说,“张哥回来我怎么办?”
$ j6 F& t& a' u7 N( @“你不用管,我让他舔你,给你洗脚”
" ]: k( k* N1 r! f( [0 q3 F3 N2 p我身上一热,看看阳帆的脚。床下是阳帆的运动鞋,看来他今天刚运动过,一双大脚估计有43-44码。8 z) H4 K) f/ ?& ]
老婆脱下阳帆的裤子,手在他下面摸索,他只剩下短裤,正脱上身衣服,说,“舔我?舔什么?”
+ M- [( }# N  l9 i) ~“舔你的臭脚啊,亲亲,我要让他做你的脚奴,每天我们做爱时,让他用嘴为你洗脚,好不好?”
( Z8 [7 ^" z$ t# T6 }我听得浑身发热,脚下一动也不能动……我并不是同性恋,但有被虐的倾向。听着他们的话,我象着了魔,恨不很立该跪在两个人的床边,为他们服务。但却似乎面子上难堪,一步也不敢越雷池。, d1 d* s0 z/ {0 Q
阳帆一听,扑哧一声,笑了,“不会吧,张哥怎么肯?”老婆说,“听我的没错,你管享受就是了,要不就滚!”
8 H2 U  k; J, _阳帆说,“我听你的,好姐姐!”! o. M% j( [2 Z' r9 u3 C
阳帆大概24岁,还没女朋友,平时有我老婆照应着,当我老婆做姐。
$ @: x3 r8 e, j: z5 q; e+ D$ g老婆往下脱他的短裤,露出他的鸡鸡来,用手摩挲起来。他的鸡鸡涨大了,白白的,龟头白里透着粉红。老婆说,“这才是鸡鸡呢。我老公的,黒不遛秋,一点也不美。那象你的,白里透红,真好看。”, q: L* U! G8 Z$ _7 R
“那是当然!”阳帆骄傲起来,说话的语气也表现出自信……
  ~" E1 J' z* x& Q6 S- G老婆一句话就让整个屋内每个人角色明确了,再不会显得尴尬。我正想走进屋里,和他们打招呼。忽见老婆低下头开始亲吻阳帆的龟头小口,我一下就停住了,心里嘭嘭的跳起来,刚才心里的轻松一下就没了,剩下是一点醋意,但这醋意似乎还带着某种刺激,心里似乎还在等着看老婆还会做出更多的行为……# f- p/ c' E  E/ h4 i
阳帆呻呤了一声,抱住老婆,亲了她的脸一下,老婆说,“你的鸡鸡好大,我给你热一热,你亲亲我的波波”。阳帆开始亲吻老婆的乳房,老婆的手则抚摸他的鸡鸡,两个人不住相互抚摸着,阳帆开始向老婆进攻了,想进老婆的里面,老婆用手引着他的鸡鸡进了她的**,说,“慢慢来,有你舒服的呢!”
  d$ C! I/ m2 `# k- ]3 `/ p/ r; C阳帆迫不急待的抽动起来,可能老婆不愿到的太快,不太配合,不停亲吻阳帆身体,但下身并不太动。阳帆也慢慢缓下来,一下一下慢慢地抽动他的鸡鸡,动作幅度也不是太大。我目不转睛的看着两人的行动,突然听到老婆说,我叫他进来了。阳帆没说话,继续抽动着……
7 m2 U2 V$ c$ E5 ]' T- I6 s老婆大声喊,“脚奴,进来!”
% ^( i  C. F1 @; V$ [! s$ Q& [其实,老婆的脸一直对着卧室门,早就看到我站在门边,这一声喊,只不过让双方有个心里准备而已,这一声脚奴,也让阳帆心里上占了优势,接受起来没有顾忌。
: y: Z8 b7 a: e* d! z! S2 Y' _' {我走进室内,老婆命令说,“跪下,舔脚!”
5 H5 Y* |$ z! n9 Z5 u: D. \我假作不知,跪在床边舔了舔她的脚。她有点不知所措,想了想,问, “舔谁的脚呢?”
/ ?" `3 X: M) `% D$ ?; f( m. E“舔主子的脚?”
: ?8 m9 [  Z9 U  s9 i, Y“那个主子?”% {. U, v( X- ]9 ^9 `# O
女主子……”
! c, j$ b. F, b- }! U# r“谁让你舔我的?舔男主子的!” 老婆声音严厉起来,显然她缓过神来了!2 M  ^0 u3 i: v& k' L' b
她进入了角色,我也有依靠了,我立该跪在阳帆脚下,低下头,伸长舌头要舔阳帆的脚。阳帆缩了一下脚,有点尴尬地看着我说,“啊呀,我没洗脚得嘛!”
  E, |6 z' H/ a: l  f2 [; S, W我看了他一眼,低下头回答他说,“我是脚奴,我的嘴就是用来给主子洗脚的!”。他听了,也进入角色,说,“那就洗吧!”8 k+ B- Y0 N" y, K. q8 m
又听老婆严厉的声音,“舔之前该说什么?”,看来她真的是完全投入角色了!: l$ }- ~: M1 g8 M
我说,“主子,请允许脚奴为主子洗脚!”2 U" }- D. Q8 g8 |' D1 `
阳帆懒懒的说,“洗吧,好好舔!”听上去,他完全接受了,也是想享受这种刺激吧。
; ?/ w( T3 c. t: P0 S我向前倾下身子,阳帆的脚上还穿着白袜,我慢慢褪下阳帆的白袜,手捧着阳帆的白脚,开始舔他的右脚。阳帆的脚应该有42码,又大又白,白里透红,气味微微有点酸,不太臭,这是没想到的。估计他下午刚刚打过羽毛球,还有点热气腾腾的感觉,居然不臭!老婆看了看我舔他情人的脚丫,兴奋了,跨到阳帆身上,向他的大鸡鸡坐下去,阳帆也动了动,配合着她的动作。老婆一下下地往下坐,我看着她的动作,心里感觉非常刺激,一下下舔着阳帆的白脚。阳帆也感觉到我们两个人的配合,开始兴奋起来,可能也觉得又刺激又舒服,口中不停地说,舔,舔,舔,配合着舔声,一下一下地按着老婆的身体,老婆心里明白,配合着阳帆的声音行动,三人的动作合作无间,同时行动着。我舔着阳帆的白脚,老婆坐弄阳帆的鸡鸡。渐渐地,阳帆不出声了,一下下,老婆的动作快起来,爬在阳帆的身体上,激烈交鞲着。她快速地动作,侧回头看着我舔阳帆的脚丫,说,“快快快,好生舔,舔脚趾,舔脚趾缝,吮脚趾,套脚趾,我听着她的吩咐,舔着阳帆的脚趾,舔阳帆的脚趾缝,吮吸阳帆的脚趾,口吮套阳帆的脚趾脚尖,快速地套弄他的脚趾……突然她停下来,爬在阳帆身上不再动了,阳帆有点不明白,扭了扭身子,老婆说,我丢了,让公奴给你弄吧,好吧,亲亲?阳帆也明白,说,好吧!1 x" G$ n$ p5 Z  q
老婆拨出**,挪个位置出来,对我说,“你来侍侯,我歇会儿”,回过头,爬在阳帆上身,用舌头舔起阳帆的乳头来,她湿湿的舌头舔得阳帆似乎很舒服,他的鸡鸡又硬挺起来,我知趣地爬上前去,张开口,伸出舌头,舔弄起阳帆的龟头来。
( E1 f; j8 J# ~  N老婆回头看着我舔她情人的鸡头,很高兴,说,“好好舔,舔舒服了,仔细舔,每个地方都要舔到”,回转头对着阳帆问,“是不是?”阳帆点点头,喘着气,似乎很剌激,吻了老婆的嘴,又躺了下去,开始享受起我的舌头来。6 `( V* E& y; F  j+ D" B+ J8 `
我伸长舌尖,开始舔着阳帆的龟头,舔他的龟头口,舔他的龟头沿,舔他的龟头沟,舔他的鸡鸡棒,舔他的睾丸,直舔到他的屁眼,又舔上来,用口套弄他的鸡鸡,一直伸到喉咙,滑动起来。他也稳不住了,微挺起身子。我知道他的鸡鸡也挺不住了,略为稳了一下,就快速地为他口交。老婆不再舔他的乳头了,用手揪着他的乳头轻捻着,看着我为她的情人口交。阳帆越挺越高,老婆松开手,坐到我旁边,用手抓着我的头发,轻轻地推拉,阳帆索性坐了起来,看着我为他口交,然后也伸出双手,抓着我的头发按推着我的头,我快速地吮吸他的鸡鸡,越来越快。突然,阳帆用手按着我的嘴,鸡鸡深突**我的口中,直到喉部,紧紧按住,不让我动,一股热流一下喷进我的喉部,涌满了我的口腔,他射了!
. [5 I2 L. C% o! {/ ~
2 e; a( U6 e2 }+ D- ^5 U6 g; H2 M他松了松了,我快速地呑咽着他的精液,又吮吸起他的鸡鸡来,他的鸡鸡渐渐松软了,我用手握着他开始松软的鸡鸡,仔细地舔干他鸡鸡上的精液,舌尖绕舔他的龟沟,龟口还一点点小小的涌出液体,我不停地舔,出来一点舔一点,老婆靠过身子来看着我舔,指着说,这里,这里……$ f1 k/ C( V  f' n( v! \

4 b0 I0 b1 ~% L室外奴事# u* G  _: A9 H  g5 `1 u/ m
又是一天,下班后,我和老婆在厨房做饭,门铃声响了,我开门一看,正是阳帆,我笑笑说,来了?他没答我话,径直走向厨房。我一愣,跟在后面,心中有点忐忑不安。阳帆走进厨房,在老婆身后拥住老婆,脸贴着老婆的耳朵。老婆回过头,抚媚一笑,亲了阳帆一下,说,去憩着吧,饭很快就好!阳帆笑笑,回转身看了我一眼,头往客厅一抬,径直走去。我也不明白他是否叫我过去,慢慢跟在后面,不知如何是好。
. I& p3 u" L2 r, P2 V阳帆进到客厅,身子往沙发上一躺,说,“拖鞋!”
/ `" l. W7 E* E5 j- E我明白,一切都还顺利,他显然已经习惯这种享受了。) F4 S6 d1 {2 A7 L+ e* {
我拿了一双大拖鞋,放到阳帆脚下。他蹬下鞋,穿上拖鞋,随手拿起茶凡上一本书,自顾看了起来,不再说话。我知趣地拿起他脱下的鞋,放到门边,到厨房帮老婆做饭。一到厨房,老婆轻声对我说:“今天在办公室,我看见他在网上看一些虐恋方面的贴子,在恶补功课呢,呵呵!”) u7 ]% ]$ d1 o3 s' S# {7 Y6 {
她意味深长地笑了笑,就转过头去做菜。我心里跳个不停。心想,玩大了,不知底线是那儿,受不受得了。但又觉得,到目前为此,感觉还不错,似乎也不会有什么坏事发生,又坦然了。饭好了,三个人坐在一起吃饭,一切如旧,气氛开始活跃起来,似乎是三个好朋友在聚餐。阳帆谈着报上的趣闻,三个人说说笑笑。阳帆不时赞扬老婆的做菜手艺,丰盛的晚餐,和睦的气氛,就象昨晚的事情从来没有发生似的。阳帆最先吃完,又坐到沙发上看书去了。老婆吃得很慢,等我一吃完,就说,“我来洗碗,你好好去吧!”这去吧的后面,显然省略侍候他之类的词。但刚吃完饭,不知于马上就疯狂吧,但也不能对老婆的好意不领情。我来到客厅,在阳帆前面,侧身坐到沙发上,看他有什么意图没有。9 ?" G' i' ]: ?( O& F
阳帆没说话,继续看书,没理我。老婆洗刷完后,也进来了。见我两人坐着什么动静也没有,有点差异。她看看我不知所措的表情,不再说什么,往阳帆身旁一靠,亲热地吻了阳帆一口,笑着问,做什么呢?要做文化人啦?阳帆放下书,回以一笑,说,等你呢,说说话。- Z1 s6 `9 ~1 S9 x$ e* }
“我今天看了许多网文呢!”, w; U* B. j( F; t; T5 H9 z* f0 u
“都有些什么呢?”老婆假作好奇地问。
- K8 q* U& M0 ~+ `5 h3 G; H“也没什么了,不过就是些舔脚,侍候之类的文字。”6 `( g5 N, d3 p# p
“喔?”+ J. D$ F0 p0 X5 p
“知道吗,我以前也知道有这些事。只不过没有亲身体验而已。没想到脚奴这么下贱,不想虐他都不成了,呵呵呵呵!”
' d6 `" s! u* E; a! ]% f老婆一听,说是啊是啊,贴上身去亲吻阳帆的嘴唇。两个人说话,亲吻就象我不在似的。阳帆又说,“贱脚奴真的是很贱!让你宠坏了,可不能让他上脸了!”
/ d: d2 T. P# b! N0 W“怎么会,再宠他,他也不过就是一条乖狗狗,是你的脚奴而已。他要不听话,就不给他脚舔,看他敢放肆!”
: o. A& b, Y+ f/ L1 r5 e9 N老婆的话听上去象是戏谑,但实在说出我的软肋,道出真情。我的心情即刻进入了奴的境界,恨不能马上跪在两人的脚上,舔他们的脚丫。阳帆似乎看穿了我的心思。却不理睬。继续和他情人说说笑笑。0 u. I0 v+ j7 `2 M
我不敢主动要求加入,但又于心不甘,心中暗暗祁祷两人的恩赐。良久,腿开始发软,慢慢跪了一只腿,见他们没反应,双腿跪下来,低头跪在两人前面。老婆没说话,听见阳帆笑着说,”奴性一发,不可收拾,你看这脚奴,这么贱!”
( ~, \2 F1 }* J% i2 G“是呀!是呀!狗改不了吃屎呢!”老婆附和着她的情人。
# |* I  J: O* s! [( }( c7 I& D阳帆举起出双手,伸个懒腰。我以为他想享受了,却猛然一挺身说,“去打羽毛球怎么样,好久没打了?”
6 d4 g* Q9 p+ P/ S4 c老婆一愣,不知情人怎么会想起这时候打球,但还是应声说,“好啊!”
3 A$ h. h* L4 }! F' c" Y  g又问,“只我们两人吗?“, p" _; ~6 w# S. K% X
阳帆回说,“带脚奴一起去吧”,说着命令道,“脚奴,把我的鞋找过来给我穿好。”
& r+ f+ e. a9 J- Z" l; r我恭敬地去鞋柜找来阳帆的运动鞋,给他换好。1 t) L/ ?) U! p" l
老婆也起身换衣服。我伺候好他换好鞋子后,也赶紧换好衣服,跟在后面。
. U( O+ W' R  T& f' I, T( n以前听老婆提到过,阳帆常和同事到体育场羽毛馆打球,虽然不比打网球来得潇洒,但便宜,也煅炼身体。* l) m1 u% y* U) ^  @6 B1 \0 ^
球馆很近,十分钟就能走到,阳帆先到自已住处拿球拍,前面快步走去,让老婆带我随后到。我和老婆慢慢走着,老婆轻声说,“不知他有什么鬼明堂没有?”/ |+ `, _% Z: C
我嗯了一声,又轻声回答说,“随他吧!”老婆笑了笑,不再说话。
9 w  l  g* z0 h& Z8 s6 }* t9 `. ^: H# j; B  A  f0 s
到了球馆,阳帆已先到一步。看起来晚上打球的人很少。阳帆在管理室交了押金,拿了钥匙,打开了馆门。
6 Q- U: `1 D7 N4 }( l( e+ l阳帆递了一个球拍给老婆,脱下外套递给我,走向场地远端。看来他没有让我打球的意思,只是当带了一个侍者。老婆也脱下外衣,放到凳上,和阳帆打起球来。我不好加入,只得拿着阳帆的衣服站在场边观战。阳帆球打得还不错,尽力给老婆喂好球,让老婆扣杀,打了几局,两个人都打出了汗,有点气喘的感觉。阳帆说,好热,歇会儿吧。两人走过来坐到椅子上休息。; v- G4 g) w; U  A1 ^
阳帆这时似乎才想起我来,问,“还拿着衣服干嘛,放到椅子上,坐会儿!”
, C/ S; |! J4 k0 {, T: a2 {/ Q我回答一声,没事儿,还是将他的衣服放下。
' D/ g6 d3 X, p9 r1 o$ J老婆喘了口气说,“好累,还打吗?”
" f- i+ ]8 X: k4 u阳帆说,“是啊,打热了,不打了,歇会儿就回去吧!”说着蹬下鞋子,仰身靠着椅子背,看着我。我看了看他的脚,穿着白袜,伸长腿,似乎要让脚凉快凉快。我抬头看他,他转过头看了看窗外,可能是看看有没有人走过来。回过头,笑着对我说,“脚奴,该你工作了,侍侯脚吧!”我和老婆都吃了一惊,想要是人来看见,就麻烦了,以为他是开玩笑,但他却仰着头,表情严肃,不再说话了。我知道他是当真的,只好看了老婆一眼,老婆见窗外无人,点点头,也不再说话,转动椅子,对着她情人,也对着馆门,似乎有帮着守侯的意思。我在阳帆面前,蹲下身子,去抬起他的右脚。因为怕别人突然进门来,我不敢下跪,慢慢褪下阳帆的白袜,一股热气迎面扑来,酸酸的脚味,虽然不臭,但很湿,脚上汗味十足。看着阳帆白皙、温润的大脚,我内心深处对脚的迷恋压过了紧张的情绪,低下身子,仰起头,伸长舌头,开始舔阳帆的脚掌。透过脚趾,看见阳帆眼睛向下,看着我为他舔脚,脸上微微露出满意之色。我得到鼓励,用心舔他的脚掌、脚心,由于刚打过球,他的脚汗液微渗,脚底皮肤显得微咸而粘湿,我得用湿润的舌面,舔湿他的脚掌,多舔几遍才能舔尽汗液,使之不粘,舔得愈加努力。他点点头,显得十分满意。我开始舔他的脚趾,吮吸他的脚趾,舔他的脚趾缝,舔得很湿滑,他显得很受用,张开五趾,让我更容易舔到他脚趾缝的每个部位,舔到洁白光滑,我又顺势舔下,一直舔到他的脚跟,将他的后眼底部尽力含在口中吮吸,吮得渍渍有声。阳帆呵呵的笑一声,说,/ Q5 T- x  _9 H* E7 Q* c& R; i* C
“不错,脚奴狗狗技艺不错,以后天天奖你洗脚!”
' u2 v/ r1 n) J* G1 j我赶紧回了声,“谢谢主子恩典!”
% J4 E. q& N  ^( V他点点头,示意我继续,不再说话。老婆也将注意力转向我舔脚上来。突然转来轻微脚步声,我睨眼见门口出现一个白色运动装女子,忙一收身,一愣。两人也感觉异样,转头向门口看去。见那女子在门口一站,看着我们,也是一愣,但随接慢慢走了过来。我心里砰砰直跳,想刚才一幕定是被她看见,不知她如何着想。但又见她慢慢走过来,心中暗暗希望她并没看清我刚才的作为。假作镇定,给阳帆揉脚,明眼人一见,定认为阳帆崴了脚,我在为他治疗。白衣女子漂亮、年轻,看上去约二十七八岁。款款走过来,说, “今天人这么少,只有你们) `8 U3 B" l0 s) ?
老婆缓过神来,点点头,说,“就是,今天就我们来打,没见其它人!”
/ O4 P* c. n2 l/ _' O9 C  j白衣女子,狐疑看着我为阳帆揉脚,见我看着她,有点尴尬地问: “怎么,他脚崴到了说?”阳帆嗯了一声,转了转脚腕,说,“好了,好象好多了!”放下脚穿鞋。8 y; t! u9 I, U5 X
我赶紧站了起来。白衣女子问,你们都打完了?老婆点点头,说是的。白衣女子好象很失望。阳帆也不说话。总不能我陪她打球,让两个主子等我,或者让两个主子先回家,都不行吧,我也不敢说什么。她有有点悻悻然,只好慢慢回转身向门外走去。一俟白衣女子在门口消失,老婆回过头看了看我,又看了看阳帆。阳帆没说话,仰头闭眼,靠在椅子上。将左脚抬到右腿上驾了个二郎腿。我心中虽然很紧张,但又觉得非然刺激,尽管那女子可能看见了我的行为,但似乎也就这么会事,天并不会蹋下来,心中安然了,欲念又澎张起来,往阳帆面前一蹲,迅速脱下他左脚的袜子,开始舔他的左脚。老婆见我又舔他情人的脚,好象也感到强烈的刺激,也不在去想刚才那白衣女子,将椅子往前挪了挪,专心看我舔阳帆的脚来。( |2 z7 M/ T$ \. _
只是这次,虽然换了一只脚,似乎也没有人在旁边了,但我还是觉得有所顾忌,尽管和舔阳帆的右脚一样,但速度就快了不少,很快就舔完了阳帆的脚趾、脚趾缝、脚掌、脚心和脚跟。一舔完阳帆的脚跟,阳帆说了声,好了。自已穿了袜子。三个人收拾好东西,不再多说什么,向门外走去。走到管理室,阳帆办付钱手续。我不经意往大门外一看,又看那白衣女子正往前快速地走着,我心里一动,心想她才走这么远,莫非刚才并没离开?又一转念,彼止也不相识,就算她偷看了,又怎么样?也就不再多想了。2 A" h" P  f. r2 B; s# @
回到家,阳帆将球具往沙发上一扔,说,好累,向卧室走去,身子一跳,躺到了床上。老婆也赶紧跟了过去,脱下外套,就往她情人身上爬,两个人风风火火,亲热起来。我将门关好,收拾好东西,也走进房间,想参予游戏,但这个时候似乎已没有我的位置,是为他们舔脚,还是作其它服务,没有主子吩咐,我不敢妄作主张。& Y# X% R( D! [
老婆和他的情人脱下全身衣裤,在床上卿卿我我,亲热个没完,我不知如何是好,心焦火燎,干脆跪在床边,低下头,等待机会。3 L; w! e+ ]: q/ f
两人一时性起,交媾起来。阳帆爬到我老婆身上,将大白鸡鸡放进她情人**中,用力抽动起来。老婆也很亢奋,不停地挺着身子,轻喊着,亲亲,**,亲亲,**。又喘着气,叫亲亲,入我,亲亲,套套。阳帆快速抽动大鸡,说,不用套套,我射到脚奴嘴里,射到脚奴穴里。两人火热的情景感染了我,我爬到阳帆脚边,口中含着他的大脚拇趾,不住的吮吸,滑动,想象成他那洁白大脚趾**的口腔,一直操到喉部!
$ x! [3 I) |3 p. y) e今天阳帆的性状极佳,快速而持久,我有些赖不住,爬到老婆屁股上,仰着身子,看着阳帆那大白鸡鸡**着我老婆的**,我靠上去,用舌尖抵在老婆的**边,阳帆知道我在下面,用力下压着他的身子,他硕大的白屁股一下下的弹在我脸上,我上伸舌头,舔着他的屁股,舔他的鸡鸡,将我的嘴唇放到老婆的**边,用两片嘴唇,包着他的鸡鸡,又舔他的阴囊,又舔他的鸡鸡,老婆也感觉到了我的动作,十分兴奋,大呼小叫。阳帆也愈加狂热,狠狠坐到我脸上,将鸡鸡塞满了老婆的**,老婆立时,仰着头,看着天花板,张大口,再也不动,紧紧贴在阳帆身上,丢了!; x, g: ?$ E% a% \' m7 Z
慢慢,她软下身子,轻轻让阳帆的鸡鸡退出来,我赶紧向上挪挪身子,张大嘴巴,等待阳帆。阳帆将鸡鸡拨出后,顺热**我的口腔,双手拽着我的头发,用力向我口腔喉部入进去,我用口腔边壁包着他的鸡鸡,尽力不让牙齿碰到他的鸡鸡,他开始迅速抽**的嘴,他抽出来时,我用双唇包裹他的龟头,**去时,我仰上去,用口腔滑润他的鸡鸡。他越来越快,突然压住我的头,塞满我的口,一股热流喷进我的食道,又一股喷进去。我温热的口腔紧紧贴上去,紧裹他的鸡鸡,喉部紧贴他的龟头,他抽搐着,呻呤了一声,又涌了点液体到我的喉部。他将我的头拉紧,让我的嘴贴含着他的鸡鸡,他躺到床上,不松手,但身子慢慢软下来。老婆爬到胸上,抚摸着他的身体,亲吻他的乳头,两头亲蜜地对视了一下,满意地笑了笑,身子靠在一起,都躺下了。$ D. E' m( p) b' V% }8 S
我慢慢将口松开,用双唇和舌面吮舔阳帆的鸡鸡,吮吸阳帆的龟头,吮舔阳帆龟口,吮舔阳帆的龟冠沟,吮舔阳帆龟头沿下的乳突,将他鸡鸡的精液液体吮吸干净,咽下去。渐渐舔干了他的鸡鸡,慢慢地它也软了下来。阳帆用手推了推我的头,不要我再侍候他的鸡鸡了。我爬到阳帆和老婆脚边,将阳帆的右脚和老婆的左脚合拢紧挨着,张开口,含着阳帆的右脚拇趾和老婆的左脚拇趾,一起含在口里,舔、吮他们的脚拇趾,并轻轻地抽滑着,我用左手轻捏住他们的左右脚,右手握住自已的鸡鸡,一边热情地吮舔阳帆和我老婆的脚拇趾,一边用右手为自已打飞机。阳帆和老婆看了看我,对视一眼,笑了。老婆一伸手,右手递给阳帆一个套,阳帆将套扔到我脸上,然后,他们同时扭动了脚拇趾,你来我去,在我口中緾在一起,并向我的口腔内抽**去,我兴奋了,身体也抽搐起来,右手将避孕套套在鸡鸡上,然后手握穿上胶衣的鸡鸡,快速滑动,让他俩的两个脚趾紧抵住我的喉头,我一下喷发出来,躺在床上,再动不了。# r( L  ]) C% |4 _+ a

% i+ ~5 u0 G. ?, w! S办公室话题
6 S% T. d1 W6 C晚上混得太晚,早晨自然起不来。到了办公室也迟到了,见美女林亚男一个人在,打了声招呼后,坐到电脑前。想起昨晚发生的故事,想在电脑里记下来。1 _1 ~  n; N" v7 M5 S
是林亚男在我和说话,她定是闲得无聊了。我四周看了看,李姐和赵力强不在。我们四个人一个办公室,李姐四十多岁,赵力强是刚上班不到一年的大学生。可能又开会去了,两人最近在一项目组里。我问李亚男,“他们呢?”' @5 D2 v* V2 n5 D$ U
“出差了,要走好几天呢,你不知道?”
- ~% e- y. ~: Y) ~$ q6 ^6 R/ T“我知道他们要出差,不知道是今天,也不知道要去这么多天,真是好运气!”
: `4 m3 _8 H6 s5 o( h# P  O“好运气?你也想出长差?”
! Z$ i! \2 K- o# T8 r6 ^& ~: Q$ `: y“是啊”,我回答。0 k  E3 F1 ^' o
“怎么呢,在家里呆腻,想出去尝尝野味?”
/ ^" _9 y1 p) k% N& ^这丫头话中有话,不分轻重。李亚男本市一个普通大学毕业,工作有五年了,有个在外地的男朋友,大家都知道,但都没见过,我暗中揣测,可能早迟会分手。但似乎她根本不知道会有分手这会事,一点另择佳偶的意思都没有,还经常在别人不在的时候和我开过火玩笑。看来是因为我常常以绅士风度自居,不占年轻女士的便宜,得以让她有恃无恐。
8 a4 s& M: o3 _' \“野味,什么野味,采野花?那里可能!人老喽,那能和你们年轻人相比哟!”我敷衍她。, q, C* q5 w2 a& x$ D' X3 V1 Y6 n
“哟哟哟,你才几岁,就以老人自居。胡子没长几撇呢!”
8 d1 K; t. v, @2 ?3 W: _“括了胡子,当然没几撇,你当我是小日本呢还是文化人,要留大胡子?”, [7 C* g: D: _, U% y/ `% ?8 h' P$ a
林亚男走了过来,靠在我桌子边,眼睛似笑非笑地看着我,一付正经地问: “张哥,我问你哈,你和秦雯姐过得怎样?”5 Z, w1 M2 D' V, d( Y* \4 l8 A
“什么怎样?很好啊,每天吃饭、睡觉都在一起,还要怎样?”+ r' s; N8 G7 K& E' x
“算了吧,我是说你们床第还行吗?7 k* J9 R' u0 j6 H7 r3 i5 J
“干什么,你要插一脚?”
- l* c  @$ Q. C5 b“别打岔,我说真的呢,不敢说是不是?不敢说就是你性无能呢!哼,我早就看出来了,患阳萎症的家伙!”
9 P6 p5 ]) s9 s$ }“说什么呢,当心我奸了你!”. @# \, @8 _/ y. [+ H9 _9 ?# F
“呵呵,我还怕你没这能耐呢!怎么样?”她一副挑战的神情看着,看得我心里直发虚。别说,舔那几次阳帆的脚,我还真怕面对这样的美女挺不起来了。虽然如此,我还得不能表现出来,我看看窗外,很静,一个人也没有,就走上去抓住她的肩,一手抓皮带扣说,“好,我来试试,想吓住她。可林亚男却顺势抱住颈子,靠住我身子说,“好哥哥,别闹了,和我说说好不好?”
; O( _: _$ O& F' ]! `- I3 [一句好哥哥叫得我心里发软,见她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又一个人离家千里谋生,让我如何乱动坏心?我无奈地说,“好吧好吧,你想知道什么,我告诉你就是!”她一听,高兴地跳起来,松开我,一屁股坐到我对面椅子上,说: “好我问你答,可不许骗我,不然你会死的很惨!”+ ^) V& M+ _* ]" x% E3 C
她顿了一下,歪着头想了一下,说,“嗯不行这样不好问,我在qq上问你!”回转到自已电脑前,吡吡啪啪敲起了键盘。4 _; f: q0 g% V1 d- R
“每天作爱吗?”# f5 Q* @' u: c1 g1 }% i
“是的!”1 m5 `( ]: y  j/ {
“骗人,不和你说了!你不说真的,我不理你了!”
! m; u& n6 K/ V8 F+ F是真的,只不过并不是每天都进入……”,我象是着了魔,也想把自已的事告诉她,只不过不知能说到什么程度。" }4 I, E# M0 J% O  W" G
“那怎么作爱,你不操她也叫作爱吗?”& Q8 w: u7 @  q. D4 p- |
“亲吻啊,拥抱啊,游戏啊……”
, l" e3 w! n3 o& m  _“还有口交,是不是?”接着又带点嘲笑的口气:“这算什么,老一套,没点创意!”& J0 a$ V9 f7 |0 p+ s  w
: Q# D4 n% i2 [6 W# H“不过呢,主要是给她舔脚丫!”我停顿一下,看她反应。她有点高兴了,似乎终于见到冰山一角了。0 M# T7 u- E' P6 b: U$ R
“说说,说说,怎么舔的?”: U+ A' p* i$ V
终于象被人发现还算有那么一点内容。我向她慢慢的描述我舔脚的过程,她认真地听我讲述。最后似乎还是有点失望。但没揶揄我了。7 s6 X. ^7 S4 Z3 b3 ^( C
“这还差不多,但好象不只这些吧?”她有点怀疑。" ?4 p% S7 Z( C- h* `( F
“当然不只这些,但不能给你再多讲了,讲多了对小孩子不好!”我笑着看着她。
' {4 ?; C% y8 `+ w- \猛然她跳过来,举起粉拳在我背上一阵狂打,打得我抬不起身,直唤,“怎么了,怎么了,我说错什么了?”
, l$ G# C! R' u+ @9 ~; A9 v她停下来,定定的看着我,一字一句地说,“全讲出来,我全都要听!”, E. t4 F9 y# @" G
我看着她绯红的脸颊,心想,其实自已就是想对她讲出来,只是后果不晓得会是什么,我对自已的心理也有点迷惑,但述说的冲动和欲望却又是如此的强烈。我坐下来,低着头不说话。她站着似乎在等我往下说。过了有两分钟,我抬起头作出一副可怜相,说, “好吧,我全交待,只是不足与外人道也。”
' r$ h- k! g* `8 _! F. }她将椅子搬到我身边,坐下来,仍然看着我,不说话。我叹了口气,开始慢慢讲述我的近况,她听得很认真,不插一句。讲到我舔阳帆的脚的时候,她笑了笑,拿起我的水杯,喝了口水,又定定地看着我,听我讲下去。等讲完我舔阳帆脚的第一晚,我停了下来,不想再讲下去了,这时已经到了午饭时间。她看看墙上挂钟,哦了一声,又回转头,笑着问我,让你舔我的脚,怎么样?我回答说,求之不得呢。她笑了起来,说,现在可不行,以后吧,看你表现了。吃饭去,吃饭后再讲你的故事。今天我请客。
) v8 v& u: N3 A1 N走出办公室,单位其它楼层的同事三三两两,下楼去就餐。她轻松地和我讲着她老家的旧事,似乎什么事也没发生,一切都显得很平常。一起走到大门外,她伸手招了个出租,上车后我什么也没说,她告诉司机地方,竟然是城西的小李子酒楼。这酒楼不大,味道不错,但距单位要半小时的车程,看来她是不想让单位的同事看见,我也由得她去,一切听任她安排。
2 r4 d/ W9 v; ^, y) Q/ Q3 O+ o; P/ t到酒楼入座,我听凭她点了几个菜,菜不贵,但质量还可以,要了半两个小瓶二锅头,一人一瓶,各随其便。中午的食客并不多,菜很快上齐。两人边吃,边说,还是她家乡的故事,只不过换成了她上学的时期。我完全成了听众,不时地露出巴结的笑。她讲的很高兴,一个人滔滔不绝,也不管我是否爱听,我在猜想,她是否故意掩饰自已的情绪。, l6 ]& y( b0 R! h
吃完饭,她付了账,看着我不说话,象等我说什么。我有点尴尬地笑笑,“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吗?”她摇了摇头,说,没有啊,只是想,到那里去?到什么地方去坐坐?1 H1 l2 B. g8 j& y$ D+ l8 p+ v% X
“不好,还上班呢,还是回办公室吧!”
0 c4 l/ V2 C* @; w# F9 D“好吧!”她的语气很爽快。% {* F5 a* v# Y' Y% e
回到办公室,林亚男坐到自已的电脑面前,打开QQ,开始和人聊天,不再和我说话。我觉得有点尴尬,也有点无聊,就站到她旁边看她什么。她往后挪挪坐椅,蹬下鞋子,侧身看看我,转过头又聊QQ。我想,她一定是暗示我为她的脚服务。就跪趴到地上,往她脚边爬过去。她住左边挪了挪,正好我可以钻进她的桌子下边。我钻进去,匍伏在她的脚前,嗅她的脚味,她没看我,没有一点表示。我伸长舌头,轻舔了舔她的脚趾,也没反应。显然,她不没觉得多么刺激,在等待更多的。她的脚穿着丝袜,出了微汗,略有些酸味。我脱下她双脚的丝袜,揣到自已的上衣口袋里,一手托着一只脚,伸长舌头,开始舔她的脚脚趾。她将脚往后仰了仰,脚掌对着我的脸,我赶紧将脸贴上去,开始舔她的脚掌,舔她的脚趾肚,她呵呵的笑起来说,“好痒,你抓紧我的脚,不然我会缩回来的!”她将左脚搁到鞋上,我用双手握紧她的右脚, 开始为她舔脚。看得出,她是努力在忍住笑!我舔遍她的脚底,又舔遍她了她左脚的脚底。她缩回脚,说,好了,感觉还不错,不过还是没有听你讲故事刺激。把你的毛巾拿过来。给我擦脚吧。我站起身,将我的擦脸毛巾拿了回来,为她擦拭干脚上的水。她穿上了鞋子,站在我面前,笑着看着我,不说话。我也看着她,不知她在想什么,有点不知所措。她突然贴近我的脸,双唇扣在我的唇上,狠狠地亲一下。转身拿起手袋,说:“下班了,呆子!”' |8 h6 q! n+ \' K# y/ j/ w/ T! `& r# z
( ^. `2 ^* F0 k( C
5.        球场: k' N  s& t% K$ b% T+ n+ `& A7 M5 D
阳帆出差了。晚上只剩下我和老婆两人相对,又恢复了往日的生活,每天舔老婆的脚丫。老婆的脚小,没有阳帆的脚白,常穿皮鞋,脚底变得较硬,不象阳帆的脚,又大,又白,又软,还有淡淡汗味。我突然发现自已竟迷上了阳帆的大白脚,没有他脚舔的日子竟产生了一种失落感,舔老婆的脚也缺少舔阳帆脚那种受虐,刺激的感觉。边舔着老婆的脚,边想着阳帆的脚,心中的感觉很怪,自以为爱上了阳帆,至少是爱上了他的脚。边舔,边在心里黙黙想,怎样舔阳帆的脚,怎样喝他的洗脚水,怎样舔他的龟头,怎样为他口交。虽然,我知道自已不是同性恋,也不可能和阳帆长期交往,却对三人世界感觉留恋。阳帆的出差竟使我感觉心中空空的。2 g2 B0 X5 y. n5 m
第二天上班,林亚男到市里开会,自已一个人更感觉无聊,仿佛一下从绿洲走进了沙漠。中午,一个人上街吃点小吃,慢慢踱步,竟走到了羽球场。想起三人在羽毛场的情境,不自觉地向我为阳帆舔脚地方望过去。, j( }( Q, {2 Y/ J
“嘿,来打球说?”身后传来女人的问候。一转身,原来是上次见过的那个白衣女子。& ^: a. T# l, `8 O  w
友好的笑笑,说,“哦,中饭散步,走到这里了,你来打球?”2 s6 Q4 K$ o7 J( _$ V: t' y) ^
“没有,中午打什么球喔,我在这儿上班呢。”+ k5 ~5 ^/ q1 T. k' Y  d) t' u
我哦了一声,不知说什么好。她看看我,想了想,说:“我陪你打球吧,反正中午没事,陪你练练!”0 V& ^6 c) z6 y+ ]7 Y- [0 h) E  T; {
看了看这女孩苗条的身段,不象是搞体育的。感觉有点迷惑,随口说:“陪我练练,你行不行啊,口气象教练呢!”心中暗想,这几天怎么会事,红云当头,挡也挡不住,交桃花云了!“呵呵,做教练不敢了,但要赢你还是可能的啊!”! I& o9 N( H  M- K, |0 l5 O# z
这丫头,人也不熟,这种口气有点叫人受不了!我有点哭笑不得:“赢我,打得你哭鼻子,呵呵!”
6 ?' G: N7 Y* o“行啊,没问题,我也早该放松一下,好久没哭过了,走吧!”她到是很痛快,径直向球场走去。话一出口,我感觉有点后悔了,我的球技实在是太差,这会儿还校什么劲呢,只好跟在她后面。她从管理房里拿出一付球拍,一个球筒。走到我身边,递个球拍给我,说:“我在体育场管理处工作,今天羽毛球场的管理老刘没上班,我代管呢!”
, O  x! A" L' [; |' i* E
" g8 z; W& G8 B4 K; t3 y/ z白衣女子的球打得真是不错,手法步法都很地道,但身子这样单薄,显然不是专业出身,最多就是个爱好者而已。口气真是不小,不过,美女当前,也没人会觉得唐突吧。练了十来个球,她停下不打了,说息会,到场边凳子坐了下来,我坐到她旁边,问她怎么打这么好,她笑了笑,不回答我,脱下左脚的鞋子,整理自已脚上的棉祙,我定定的看着她的脚,眼睛挪不开了。她看看我,笑了笑,说: “比一比吧,三局二胜,怎么样?”
9 z! ^  A; B$ d“行啊!” 我随口附和。 “不过,应该有输赢吧?输了怎么办?”“随你!”
! K' _! Q! ^' r“什么随我,嫁给我啊?呵呵!”
+ C: B! V$ G8 M4 {) c& d5 W“也行啊!”& r4 X0 D9 z+ E: P
我调侃着说。 “你别反悔,随我就是我要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
% m, K8 i# j# |5 n9 D& |“没问题!”一个女孩子会有什么厉害的,大不了一顿饭吧。我没当会事。1 A: [9 Z: D/ R0 G, h1 D4 t4 N
两个人站好位,正式交战。第一局,我赢了,感觉还不错,虽然有点吃力。但第二局输了,虽然很努力,虽然我本来也打算输给她。但打第三局,我感觉情况有点不对,似乎第一局她是故意让我赢的。我开始不想输了,尽力打好第三局,想先领先再看情况,结果却发现,很难占到上风,终于我放弃了,知道只能输给她了,就不再拼命,保留一点绅士风度吧。输了第三局,两个人走到管理房,坐到椅子上休息。我看了看表,已经两点钟了。想了想,下午反正没人在办公室,晚点去也没关系。就和美女呆在一起玩玩吧。
) I* L3 m9 Y8 P2 s她看了看我,问,“急着上班了?”
: a0 F% b7 j8 b7 t9 s6 F2 O" X4 A' W“没事,领导都开会去,没人管呢!”& t7 ?( e2 l* i" Z% _4 s
“嗯,你输了!”
  \% }, P0 S1 \% p3 I, O: q“呵呵,我是你的了,呵呵!”! J2 L$ d% D4 o: B4 g7 _
“你输了!”* {1 |8 e! P( i+ ]: S
“行啊,我认了,要我请客吧?”
9 ^5 e/ ~. p7 [5 r0 ]  j0 Q“请客?不要,和我说话吧,我问什么,你就如实回答我,行不行?”
: T2 y* `/ G- f4 S& p# b“行啊!”
; `: P2 V" V) C! `) [, r' F她不说话,我抬头她,她不再笑了。看了看我,低下了头,不说话。6 g$ ?; u9 R; V+ U$ o
“问啊,要问什么呀?”
9 \! x! w  a1 K; N1 \她还是低着头,我有点发怵,心里有点紧张起来。她说话了:“你上次舔的那个男的脚,我看见了。你喜欢舔他的脚?你是同性恋?”
: e# `8 J4 ?; @8 U' N+ m3 p终于印证了我的猜测,她果然看见了。但她说出来,我反而如同一块石头落了地,因为不会再有什么坏的结果,没什么可担心的了。! c+ P, U% d0 S& v3 j8 q
“不是同性恋,但我是个恋脚痴,很喜欢女孩子的脚,当然不是男人的脚。我想,我有受虐的倾向。他是我老婆的情人,我喜欢受他们两人的戏虐吧!”5 K; f/ m4 M! \: t
:“舔男人的脚,不觉得脏吗?”* L( W$ d( k/ q1 H  y4 q' p
“我不喜欢舔男人的脚,但舔他的脚让我觉得很刺激。而且,他的脚又白又软,象女孩的脚!
  v3 T* y$ r! V! L. ?“喜欢女孩的脚,呵呵!”她终于不再严肃,笑了起来。
4 [4 N7 x6 P' @6 h; ?“喜欢舔我的脚吗?”
) s3 w" q4 I) c& ~5 d9 n4 q8 p“当然!”
$ [: B. E% S3 W! n3 X9 f& }她不笑了,看着我的眼睛,似乎在判断着什么。
3 ~0 v, }( K- t/ U" C: G3 m$ S6 i3 \
6.        大白脚掌打耳光
! s+ {+ C3 W1 u+ p! u回到家,老婆已经在做饭了,阳帆也出差回来了,坐在沙发上休息。我向他笑笑,点了一下头。他看我一眼,回头看电视,没理我。我不明就里,到厨房帮老婆忙。问老婆怎么会事,老婆说没什么事,让我回来侍候。: A7 {- |  L6 h( h+ t' X% g4 b4 p

! [  S1 o# l% f* M# b) q5 J4 ?我心里有点不安,回到客厅,跪到阳帆脚下,试探试探。我脱下阳帆的球鞋和白祙,将脚放在脚凳上。他的脚微微有汗,我开始为他舔脚。他不说话,自顾自看电视。舔遍了他的双脚,我低头说,“主人,奴才请主人吩咐”。阳帆嗯了一声,说,“你知道你刚才错了吗?一个奴才怎么能象你进门不知请安,还敢随意乱笑,一点教养也没有?”) Z7 O0 D5 t7 l; h- f! c/ ]
原来是这样!我忙回答,奴才知错了,请主人责罚!
; W  f8 d$ v* n& W; U3 n7 w0 d+ c“你自已说,该受什么惩罚?”& m- L" M9 Q5 s
我也不知该受什么惩罚,想想说,“请主子用脚扇奴才的脚,打奴才的耳光”。阳帆笑了,说你好戝!好吧,让你享受享受我的脚掌吧!: _& _+ M; ?; J9 y
我感紧回答,“谢谢主子”。
" s3 ?1 K3 B& Z9 t阳帆抬起右脚,我抬起脸迎上去,他一挥脚掌,一个耳光打在我左脸上,沉焖的一声响,不太痛。他又挥一脚掌,打在我脸上,劲大了一点,但还是不太响。 “干什么呢,吃饭了,一会再玩吧!”老婆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听得出,她在笑。: J) J- y7 I/ f: n* ]1 T& A
阳帆笑笑,回答说,不忙,先惩罚一下再说,这脚奴太贱,不教育一下不舒服,皮痒呢。不过,这脚耳光使不上劲,你过来帮帮我。老婆走过来,站到他面前。他站到了脚凳上,扶着老婆,站稳了,说,脸来!
# Q* m8 D0 }# v; S9 f: W. Q我抬起头,挪了身子,往后仰,好让他的脚掌能方便地抽着我的脸。他前后挥了挥右脚掌,一下扇在我左脸,啪的一清脆的响后,我的脸感觉热剌剌的。阳帆转了转身体,抬起左脚挥了挥,又一下啪的一声响,扇在我右脸。两次重击,差点让我晕过去。只听阳帆说,“好了,这下再个印记印上去,估计会好几天消不了!”8 `/ E6 W! {+ a2 Q
我忙回道: “谢主子恩典!”
( U0 h/ U" h4 z) I5 B6 u) n8 m, p" W老婆说,“哪还不叩头!”' O! ?# k  T5 a! l& H6 s- W9 [. A
我赶忙叩了三个响头,说,“谢两位主子恩宠!”
" l: F% s3 O- m) J两个人同时呵呵的笑起来,一个说,“好个贱狗!”,一个说,“他好爱你的臭脚呢”,两个人吻在一起,亲热了一会,一起去厨房吃饭去了。
2 i" ]6 F! n  q. T8 L0 G& T# a. q3 y* U5 T
7.        喝洗脚水) r4 ~" U/ ~5 E, i
晚饭后,两人坐在客厅沙发上,亲蜜地偎在一起看电视。我洗碗收拾完毕,很快跪到两人面前。先是舔了老婆一对小脚。再准备舔阳帆的大脚。阳帆说,今儿玩累了,不舔脚了。我有点失望,但没表露出来,回了声是。1 U& b/ K3 e0 v4 z
阳帆又说,“不舔洗脚了,但我觉得疲乏,洗个热水脚吧,打水去,洗完脚赏水给你喝,怎么样?”# t$ g+ t) v% t: B1 V) l
我叩了个头:“奴才万分感谢主子,谢主子恩宠!”阳帆笑着嗯了一声,又说:“找个小点的盆子吧,太大了谅你也喝不下!”我用脸盆盛了热水,端到阳帆脚下,阳帆的脚刚好能装下。洗完脚,我用毛巾为他擦干水,穿上拖鞋。然后叩了个头,说,谢谢主子恩宠洗脚水。
* s( l$ j$ _" A, G; `老婆呵呵笑着说,“要全喝光哟,不然就不要你个奴才喽!主子的洗脚水就是你的圣水,是不能倒掉的,要倒也倒你肚里!”
+ }# F: d% h  n, G" R# e: Y/ @6 `! v“是!”
" V* `* H' T+ g我开始喝阳帆的洗脚水。以前没喝过洗脚水,就是老婆的洗脚水也没喝过。阳帆的洗脚水不臭,也不咸,只是有点涩口的感觉,连喝了几口后,觉得似乎口味不错,象喝什么饮料,会上隐似的,大口大口的喝起来。两个主人也哈哈的笑着。喝着喝着,渐渐慢下来,毕竟是一大盆水,要全喝下去,是很难的,我肚子开始觉得涨起来,胃里装满了阳帆的洗脚水,我有点后悔晚饭吃得太饱。
7 E# E4 @3 X# h% f6 {6 J! V阳帆说,实在喝不完就算了吧。: e8 _5 s  v- \1 L+ L0 _
老婆说,那怎么行,喝不完装杯子里慢慢喝不就行了,也不能倒掉,不能暴殄天物啊!
- D9 f& H: }4 @, D+ ?我一听,忙回答说是,从桌上取过我的大号饮水瓶,将盆里的洗脚水慢慢地倒进去,装满一瓶,还剩了不少,但总能喝完了!我装盆最后一滴阳帆的洗脚水倒进自已口中,然后,经两位主子叩头谢恩!
9 g7 ?) R9 N$ o$ W老婆说,“明儿带办公室去喝去,听见没?”
* }" i. \) k8 i, _- H- s! T我又叩个响头,说,“是,奴才明白!”7 o6 E1 U% A8 `  ~% M
两个哈哈的笑着,不再理我,又亲热起来……  9 u0 z  t, Y) I# d2 z
上班到了办公室,林亚男又緾着我讲故事,我也懒得绕关子,将喝洗脚水的事全盘讲述,她听得目瞪口呆,末了,还喝了一口我带去的洗脚水,咂咂嘴说,没味,吐了出来。然后,又让我为她舔脚。她好象没洗脚,脚上有汗,特意穿了球鞋,味不错,有点咸味,我舔得很投入,很喜欢她的脚味,希望以后能经常有机会舔她的脚。
3 d/ i5 ~# [1 V0 Q& F她还仔细看我的脸,证实我没有说谎,左右脸上都有红红的两个脚掌印,五趾清昕。看得她呵呵直笑。看上去,她对我的故事发生了浓厚的兴趣,不知道她以后恋爱结婚后,会不会将我的事讲经她老公听,想来不会,她应该不敢讲,也没人会信吧。7 Q8 C. L9 t! M9 H& o  y
9 u( s. c- _; c8 q- }5 {
8.        也许是结局7 F) X/ `! k! R. A
老婆在厨房做饭时告诉我,阳帆有女朋友,而且估计这次能成,两个人关系不错,彼止中意,以后不会继续和我们那种游戏关系了。我有点失落,但一想,这种关系也不可能维持太久,早结束也有早结束的好处,否则玩得太久,谁能保证哪天不会出什么状况。. f: k  R+ D. i' r
阳帆还是来吃饭。饭后,照旧在客厅里为他和舔老婆脚。老婆和阳帆疯狂了一把。两个人性交,我则为他们服务,为他们舔脚、舔**、舔鸡鸡、舔屁眼,两个人玩得很尽兴。最后,老婆玩得精疲力竭,一个人先回卧室睡觉,留下我和阳帆两个人,让我最后再侍候她的情人一晚。
1 `6 x5 q, L- s4 ]8 g我跪在阳帆脚下。阳帆拿出相机,让我舔脚,然后拍下我的脸和他的脚亲密的照片。阳将右脚置放左腿上,我膝行到脚底前,舔他的大白脚底,每当我的舌头舔他脚掌、舔他脚底、舔他脚跟、吮他的脚趾、舔他的脚趾缝,他都准确拍下我的舌尖舔到他的瞬间,又拍下舔他左脚。然后,他放下双脚,让我为他口交,这时拍下的更多。我发挥出最大的热情,也想留下最后一次的纪念。我尽可能的做出最多的动作,舔他的龟头,舔他的龟帽沟,舔他的龟头小口中,含他的鸡鸡,吮他的龟头,舔他的龟身,舔他的睾丸,舔他的肛屁眼,伸长舌头托着他巨大的鸡鸡,和他的龟头小口亲吻,尽心为他口做,做深喉,让他的大阳具深深地**我的口中,**我的喉咙,我努力呑进去。9 P( [2 V5 l# X; l; M
最后,我背抵沙发,缩牙张口,让阳帆的阳具狠狠地日我的口,一直日到喉部,我抑制住发呕,让阳帆的鸡鸡在我湿润的口中快速滑动,抽动,哪一刻,我完全将想象成阳帆的情人,想象成阳帆的性具,想象成我老婆的**,让阳帆在我的口中爆发,我吮吸他的龟头,滑舔他的龟头,舔他的鸡鸡,我吮舔他,快速的呑吐他的鸡鸡,直到他将精液全喷进我的胃里,我舔他不断涌出的精液,舔他的龟口,吮他的龟头,他缓过气来,拍下一张张我的舌头和嘴唇和他的鸡鸡亲蜜的照片,最后我舔干净他鸡鸡上的精液。又为他洗脚,他留下洗脚水,上床和我老婆睡觉去了,我将最后一夜留给他们,不再进卧室打扰,自已喝了一杯阳帆的洗脚水,将剩下装在开水瓶保留下来,准备慢慢享用。我突然想到老婆和阳帆的亲热还是应该留下几张照片。
: ]* m  ?6 o& k" Z我准备又进屋去,在征得两个主子同意后,将他们亲热,交炽时刻记录下来……
潮人特色国际版欢迎您的光临:https://bbs.crtslt.com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潮人國際

潮人特色国际版欢迎您

潮人特色论坛国际版

联系我们

  • 工作时间:..................
  • 客服电话:..........
  • 反馈邮箱:...............
  • 公司地址:.................................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潮人國際_潮人特色論壇國際版

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3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