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查看: 114|回复: 0

[转载sp小说] 老师的无奈

[复制链接]
张馨月是市重点高中的一名年轻而有魅力的女教师,平时在班上非常严格,尤其对待那些调皮捣蛋的学生。她总是希望通过严厉的方式来让学生们遵守纪律,取得好成绩。然而,这种方式却在某一天引发了严重的后果。5 x- c" N3 i. c% t. F
+ r+ v1 g( N# C8 [; K
那天,正值下午的语文课。小明是班上出了名的调皮鬼,喜欢在课堂上搞小动作,影响其他同学的学习。张老师多次警告无效后,终于忍无可忍。
! ~# ~) t4 ~) s+ l7 I
* w7 b# ]  D' `3 T% m “小明,你过来!”张老师厉声说道。
3 g/ e# H$ w* N1 Y2 O2 `( ]$ v* \% l# f# }$ E6 Z
小明不情愿地走到讲台前,低着头,不敢看张老师的眼睛。2 J8 c' E6 ?3 P% s" {
& A7 W) U9 L/ }5 ~$ U' |
“你知道自己犯了什么错吗?”张老师质问道。3 d& y* b3 {2 v2 }
3 H1 l: q- T6 z+ m4 ^6 k
“我……我只是……”小明支支吾吾地回答。
9 ^6 ^& `9 c6 `/ d" f; }6 }0 u' @, F" ]  V9 L% ]7 ~# o6 x, h  }
“只是?你上课捣乱,影响其他同学,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张老师愤怒地说道,“今天,我一定要让你记住这个教训!”
2 A) U* R2 ~0 q6 k5 k3 S8 }' W小明,你过来!”张老师厉声说道。- g2 P, R. h9 g) P+ @4 Z

7 j  V# w8 B+ ^* x 小明不情愿地走到讲台前,低着头,不敢看张老师的眼睛。! ?6 H4 a6 l- v
+ e% h6 M$ q# F/ ?
“你知道自己犯了什么错吗?”张老师质问道。5 F% J- `8 B1 A4 ?

- ?5 d2 P, q7 y2 x$ R8 f “我……我只是……”小明支支吾吾地回答。
" b' n6 c; F' F' L& M# H9 f: K
3 _. `9 Y; j7 ~2 r0 \' Z+ O “只是?你上课捣乱,影响其他同学,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张老师愤怒地说道,“今天,我一定要让你记住这个教训!”
3 b( l- `* C, N) X& T) s  m) I* Z) n0 ^
说完,张老师从讲台抽屉里拿出了一根戒尺。这根戒尺是她平时用来惩罚学生的工具,虽然她不常用,但每次使用都能让学生们记忆深刻。
; l! N4 ^9 d1 O1 f. g* X; J! K" j# p/ H( q
“趴在讲台上,双手扶着讲台。”张老师命令道。: u% i7 M' I9 x" p- l

& i/ y4 ~! _3 @" q 小明害怕地照做了,整个教室顿时安静了下来,所有学生都屏住了呼吸,等待着接下来的惩罚。
  M7 u7 |. \' [" J
% z& c/ i* T; Y: i! l1 e( T 张老师挥起戒尺,重重地打在小明的屁股上。每一下都带来剧烈的疼痛,小明忍不住哭了出来。
) Q' t0 I* y8 z5 f( {0 O6 j/ R4 c
* U+ n# X9 I' w) E9 y% w% ]9 V* l “这就是你上课捣乱的代价!”张老师冷冷地说道,每一下戒尺落下,都是对小明的一次惩罚。6 r+ W1 R9 t) r1 e1 h* @8 d/ E
0 Q% T: ]1 l! m: ]' H6 M$ N
小明的哭声引起了其他学生的同情,但他们都不敢出声,只能默默地看着这一切。张老师的惩罚让教室里的气氛变得格外紧张,每一个学生都感到心惊胆战。9 H# P: w% }1 e5 y2 Q* g
然而,张老师并没有停手,她决定让小明记住这个教训。
, m: D  m: ^7 V9 z: l' p9 H
/ n; h) m$ X3 G' }“小明,你的裤子也脱掉。”张老师命令道。
+ a, r, ^  N% p! j; C3 q, g+ t; M4 J, d% ~  z
小明惊恐地看着张老师,但在她严厉的目光下,只能无奈地站在那里,不敢动弹。* V) w2 s2 V+ ]. [- A* f
) O: e' T, @+ ^$ c8 D
“既然你不动手,那我来帮你!”张老师冷冷地说道。3 V( W; _- D- A  }# T% t" Y( J: x

1 ~; G- s+ u) U" V$ [- \3 c2 H说完,张老师走上前去,亲手将小明的裤子脱了下来,只剩下一条内裤,露出瘦小的身躯。$ }" }" v* y6 k2 m2 M" u* M5 Z7 U

6 s+ S- [, w# I“继续趴在讲台上。”张老师冷冷地说道。4 H1 e' \( z. w7 r" ]

4 V3 U" ~. e! ?4 I, I# P张老师再次挥起戒尺,重重地打在小明的屁股上。每一下都带来更剧烈的疼痛,小明的哭声更加凄惨。内裤并不能完全保护他,每一下戒尺落下,都在他的皮肤上留下深深的痕迹。8 X; i9 w$ x$ m8 y% f' O( r4 |* x
, I% k  k; f% b( u
张老师的每下惩罚都让小明的屁股变得更加红肿,甚至开始出现淤青。小明痛苦地哭泣着,但张老师依然没有停手。  f* [; ]9 l8 o6 [$ U

3 A  K; o! b# D& A7 I “你要记住,这就是你上课捣乱的代价!”张老师冷冷地说道。
* I+ [! j3 b' b! I. T8 C
9 J0 Y3 _: J- F! A5 p7 j 最终,张老师停止了惩罚,小明的屁股已经布满了红肿和淤青。他痛苦地站起来,穿上裤子,泪流满面地回到了座位上。
) \8 @0 V$ r: r: L& G+ S2 B( ?( P6 K5 S# {' g
这次的体罚事件很快传到了家长的耳中。小明的父母得知后,非常愤怒,认为张老师的做法过于严厉,伤害了他们的孩子。他们决定到学校投诉,要求张老师为自己的行为负责。2 ^; z$ O8 [$ R+ n$ c* }5 k

7 I1 d! x( O* _7 q! z( H 第二天一早,小明的父母就来到了学校。他们径直走向教导主任李老师的办公室,情绪激动地投诉张老师的行为。
4 {- C! g* n$ ^  ?
9 \7 D, f: @9 l, d% _0 y5 o“我们孩子只是有点调皮,张老师为什么要这么严厉地惩罚他?”小明的父母愤怒地质问教导主任李老师。5 H) T5 o, J$ _7 k( l
, I5 [6 C0 J  f, M9 R
“我们会调查这件事情,并给你们一个满意的答复。”李主任安抚道,但心中已经对张老师的做法感到不满。
2 ]) I: r/ V+ |+ o  `0 n2 z- a% I( N* D  c4 a
李主任决定立即介入处理这件事情。他走进张老师的教室,打断了正在进行的课程。
' x* j' X- e8 a4 H, |0 J) U
, G5 w# U1 _  K4 F# j“张老师,请你跟我来一趟办公室。”李主任严肃地说道。2 P- ~+ r1 W% _1 y) J9 n* j- o! V+ O% }1 J

2 c5 N* [( r3 g6 r张老师虽然感到疑惑,但还是跟着李主任走出了教室。到了办公室后,李主任把小明的父母也请了进来。  `  N5 P. S- K+ u0 N8 [/ @

* p1 |7 ~# z. C) j3 o“张老师,昨天你对小明的体罚行为已经引起了家长的不满。我们需要你对此事做出解释。”李主任说道。( K" a. I" x) ~# j4 d5 i1 a* H

) L9 Q3 e& F( ]1 `! B9 y( {  j张老师面色有些紧张,但还是解释道:“小明多次在课堂上捣乱,我只是想通过惩罚让他记住教训,不再影响其他同学。”
# X- T% [, u! j; N8 B% S( R" o
“可是你脱了他的裤子,还打得他屁股上全是淤青,这已经过于严厉了。”小明的父母愤怒地说道。
; |2 \7 V/ f2 |) ?/ d
0 F' n0 T; ]. a- y“张老师,你需要为你的行为向小明和他的家长道歉。”李主任说道。
" g/ Y- j1 x( J0 Z2 V! E4 E8 b) t3 g$ K7 r$ {# B+ U
然而,小明的父母并不接受这个道歉。
3 n; A% ^! E; n8 W( |* }' l
+ `( z& K8 l6 g& S  h* t" W “道歉是不够的!我们要求学校对张老师进行严肃处理,这种行为是绝对不能容忍的!”小明的父母坚决地说道。
- w, E, Q& g- @! V" _; g5 b" d
  A( R5 y# |3 j* _/ i李主任感到事情变得更加复杂,但他知道必须妥善处理此事,以维护学校的声誉和学生的权益。2 S3 I. g' O% {" R# u) f/ H( {
5 z4 ~$ ~" |. }2 P1 z
教导主任李老师本以为通过道歉可以平息事端,但小明的父母显然并不满足于此。他们认为张老师的行为已经严重伤害了他们的孩子,必须要有更严厉的惩罚措施。  a/ X. R8 }! B" O- l3 L/ ?1 f
$ a4 \$ m# b" `; x% `* P& q
“小明的父母,你们希望学校如何处理此事?”李主任问道。
8 [8 }) |# w9 c: H& d
4 A* x! C7 G5 I. W0 d- o 小明的父母互相对视了一眼,母亲坚定地说道:“我们要求学校对张老师进行同样的惩罚。她是怎么惩罚小明的,也要怎么惩罚她!”5 w0 Y8 c' ]& k' l
8 g! Q; k9 m4 m. u/ S/ b
李主任听到这个要求,感到非常为难。他知道这种做法在学校里是前所未有的,而且可能会引发更多的问题。" C; O& K) C3 C* i
“这……这种做法恐怕不太合适吧?”李主任试探性地说道。
6 M; |" l+ x. B* R2 a& I. \- f" g6 v) y. |1 g0 I) _
“ 不合适?那张老师惩罚我们孩子的时候,怎么就合适了?”小明的父亲愤怒地反问道。5 }% V: O1 \( Y/ d3 A0 a! ?

+ x- F% F& M$ |. h$ u+ l1 M 话音刚落,小明的父亲就直接走向张老师,一把将她按在了讲台上。张老师惊恐地看着他,但在他的强大力量下无法反抗。* c! T. F  D& v# x7 J5 e

5 ^& T& p" N" O* | “你们在干什么?这是学校!”李主任试图阻止,但小明的父亲根本不听。' R( P. V0 T: i$ w6 P

) @1 q. T% u: T: {# ~+ l" d “既然学校不敢处理,那我们自己来处理!”小明的父亲冷冷地说道。
' D9 J: f- t9 c2 s. @
3 F+ l; X% b9 @: e4 k0 p 他回头对小明的母亲说道:“你来打她,就像她打我们孩子一样!”9 k% F9 k- A7 ^( s
小明的母亲二话不说,直接拿起了那根戒尺。她的眼神中充满了愤怒,毫不犹豫地走上前去。, X. \$ u8 L: z! v- t

2 u4 h$ }* q" b' X6 N全班同学都屏住了呼吸,等待着接下来的惩罚。
- {& X5 _2 L7 I5 m
. L2 O1 o" e& i& Z) ^- f" G) T! P小明的母亲挥起戒尺,重重地打在张老师的屁股上。每一下都带来剧烈的疼痛,张老师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呻吟。% q" v& N- Z- J# L

( b1 Y% @6 N& I- M  [; z* C( Y3 i“这就是你惩罚我们孩子的代价!”小明的母亲冷冷地说道,每一下戒尺落下,都是对张老师的一次惩罚。' ~) U8 ]" f4 H4 K0 m% o( w
0 A, I) |: S4 f' Q
张老师的哭声引起了其他学生的同情,但他们都不敢出声,只能默默地看着这一切。场面变得格外紧张,每一个人都感到心惊胆战。
4 [, Z/ A6 ~% w) v# M
) T) W. U$ S- ?0 J小明的母亲没有停手,她决定让张老师记住这个教训。每一下戒尺落下,都在张老师的皮肤上留下深深的痕迹。) E1 V) w9 ~7 ?# Y, _1 G/ q) }
张老师的每一下惩罚都让她的屁股变得更加红肿,甚至开始出现淤青。每次戒尺落下,张老师都感到一阵剧烈的疼痛,仿佛皮肤被撕裂一般。她痛苦地哭泣着,但小明的母亲依然没有停手。' \8 ]* @  C& t9 R
5 ]/ q$ Z* _, S. K: K
    “你要记住,这就是你惩罚我们孩子的代价!”小明的母亲冷冷地说道。0 g; k: a* C) b' l3 s) {0 i0 {

5 f! h: l9 U+ C5 J6 K    小明的母亲停顿了一下,接着说道:“小明,昨天张老师打你的时候是不是脱了你的裤子打的?”
" ]% p) c3 U6 H4 v; x+ X; d7 B; n- ~+ l9 s9 o! x# C
    小明点点头,眼中闪烁着泪光。
  G: i2 _' v. O2 H* \& @9 ~1 |. c  E, k7 J  J& G+ w) O$ M+ S
    “你过来,把张老师的裤子还有内裤一起脱了,这样打才公平。”小明的母亲继续说道,眼神中充满了愤怒。
% t; Q: n4 J3 q5 k" n) A
. O8 p* {7 D/ q, @/ h+ h  x    小明犹豫了一下,但还是走上前去,颤抖着手开始解张老师的裤子。张老师无助地看着这一切,极力反抗,大声呼喊着:“不要!不要!求求你,那么多学生在下面看着呢,求求你不要脱我裤子。”, X0 w4 A3 P: ~/ }
0 `. ]; W5 ]' ~0 W7 d1 E+ {3 u- s
    但被压住的张老师无力反抗,她的呼喊并没有引起小明父母的同情。- G$ c, `  r6 y% D* `: H

0 Y) _3 I& [1 Q* y小明的母亲冷冷地回应道:“你昨天脱我儿子裤子的时候怎么没想到他也是在那么多人面前?今天反而想起来了呢?”$ @& H$ S3 o* T  I4 R, n
) H) _: d. x6 Z7 f0 w+ s
    说完,小明的母亲毫不犹豫地将张老师的裤子和内裤一同脱下。张老师的羞辱感达到了极点,她的脸涨得通红,眼泪不断地流下来。; o( z& c8 U9 G, o3 T9 x1 v1 \

# V& F7 Y. Y: h- X! I: [; j    小明的母亲再次挥起戒尺,重重地打在张老师裸露的屁股上。每一下都带来更为剧烈的疼痛,张老师痛苦地呻吟着,泪水不停地流淌。  x  u7 o/ W3 d& q% }! T

( s' V9 X8 _3 O. Q$ `    张老师感到每一下戒尺落下都像是火烧一般,她的屁股火辣辣地疼痛,甚至有些麻木。她的心中充满了羞耻和痛苦,眼前的一切仿佛变成了模糊的影像。
2 m3 V5 I: g% V; b+ V$ g: |1 Z3 F$ E
    小明的母亲边打边说道:“张老师,你不是喜欢打学生的屁股吗?那现在看看你的屁股,这屁股被打开花的感觉如何?”
* l4 c/ W+ ?) P- T5 n9 M7 o$ F1 ~, E' m" R9 o( C" X
张老师的屁股已经被打得通红,皮肤上布满了红肿和淤青。每一次戒尺落下,都会在她的皮肤上留下深深的痕迹,甚至有些地方已经开始渗出血丝。张老师的每一声呻吟都带着撕心裂肺的痛苦,她的身体不由自主地颤抖着。) ~# y. g2 N! d# T, l1 n0 J* I( A

8 D  }5 Z, ]" d' ]4 T6 q2 x张老师的心中充满了无助和绝望,她想要反抗,但被压住的身体根本无法动弹。她只能默默地承受着这一切,眼泪不断地流淌,心中充满了对自己的懊悔和对小明父母的愤怒。9 i/ ~6 I' r0 k3 M5 h

1 b% I- ^0 m0 J4 m0 F: M1 C( i“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我只是想要教育学生,为什么会落到这样的地步?”张老师心中不断地问自己,但她知道现在已经无法改变这一切。
+ V0 D6 Y4 F- y! ~% ~( s$ K! _+ g) z( M
最终,小明的母亲停止了惩罚,张老师的屁股已经布满了红肿和淤青。她痛苦地站起来,眼中闪烁着泪光,但她知道自己必须面对这一切。
5 u. l* g$ p3 w: _“希望这种事情以后不会再发生。”小明的父亲冷冷地说道。
9 A, q( ^: n: G2 I7 d. j0 x. I
/ ?; ^$ l2 n+ o" J2 Z    李主任感到事情变得更加复杂,但他知道必须妥善处理此事,以维护学校的声誉和学生的权益。
潮人特色国际版欢迎您的光临:https://bbs.crtslt.com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潮人國際

潮人特色国际版欢迎您

潮人特色论坛国际版

联系我们

  • 工作时间:..................
  • 客服电话:..........
  • 反馈邮箱:...............
  • 公司地址:.................................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潮人國際_潮人特色論壇國際版

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3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