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查看: 182|回复: 0

[女s男m] 弱女驯夫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4-6-2 02:42:02 手机浏览器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晚上9点多小黛正在浴室,听到“砰”的一声,就知道丈夫回来。她澡也不洗了,随便地擦拭下身体,围上浴巾就跑出去。$ d3 W! Y) `) g' x0 K" C$ p, N
一看,果然丈夫又泛红着眼一身酒气。4年多积累的怨气终于爆发出来,小黛冲着丈夫就大叫:你又去喝酒赌钱了?!还有柜子里的2张存折呢?怎么都不见了!!
. D: H3 U; i2 [  她的男人刚输了精光回来,正是一肚子火气没处发泄,甩手就是一巴掌把小黛打翻在地,口中骂道:“没错!都他妈输光了!!只怪你这个贱人,娶了你后老子就从没走运过,丧门星!”
8 U/ l1 U( M5 F, Q- w) a  小黛听到自己丈夫居然这么说,一下子跳了起来,顾不得俏丽的脸红肿了半边,气得手足发抖:“你、你混蛋!成天不好好工作,光在外面喝酒赌钱玩女人,我当初才真是瞎了眼了嫁给你!!”
0 W1 u# m% ~5 T6 ]+ e3 u哈?!男人怒极反笑,直接把小黛逼在墙角就是一阵打:“老子喝酒赌钱也要你管?!男人的事情你女人管得着吗?!还管老子老子玩女人……”
9 v1 F' ~* {. G! W* y* n男人说到这突然停住,原来厮打中小黛的浴巾掉了,白皙丰腴的胴体一览无余,嫁为人妻4年多,小黛比起以前多了不少肉,然而这非但不显胖,却更显得她的腰肢柔软;胸前一对肥嘟嘟的白鸽子,即便在这个时候也依然骄傲地挺立,仿佛在表达着小黛的倔强。* b2 I2 a# R7 B1 d9 B2 u
老子玩什么女人哦~老子就喜欢玩你!男人一下把小黛压在地上就要强上,小黛却咬着牙夹紧双腿,不让自己残暴的丈夫得逞。8 ]- p7 x, c5 u& r8 n' D# Q$ }
妈的贱货!男人急了,抬手又要打。小黛突然大叫:“你他妈才贱!你们男人都是贱货!”她豁出去了,就像被逼入绝境的雌豹,猛地将身上的男人推了个跟头摔得仰仰面朝天,趁他措手不及的时候爬了起来,一眼看到丈夫高高竖起的老二。
; M% J! D6 N' E“去死!!”# m& |( E! Y- j1 K9 k; h  _' M
小黛毫不犹豫地一拳挥去,正中左侧睾丸!
3 A3 a& I' |4 L0 e! S+ |8 v3 t“啊!!!”男人疼的大叫,小黛怕被邻居听到,骑上男人又是一拳当脸砸下,盛怒之下力气增大不少,虽然比不上男人,但是刚好打中位置,就听“噶”的一声脆响,这一拳直接把男人的鼻梁骨打折了,也把男人的呼痛声打回喉咙。( g, `+ s7 L  u' _
小黛一张脸泛得通红,极度的兴奋中大脑又无比地冷静,肥白的屁股坐在丈夫的腹部,死死地将男人骑在身下;同时左右开弓,一下又一下地往男人脸上招呼,胸前的白鸽不住乱颤,两点嫣红随着她挥舞的拳头有节奏地跳动。“砰!”“砰!”“砰!”“砰!”“砰!”……
! O/ e# q) o) f% T& L" Z) Z# R从来温顺的小绵羊居然如此张牙舞爪起来,男人的心里惊愕莫名。一向在自己面前瑟瑟发抖的妻子现在居然骑在了自己身上,先是吃惊,男人马上狂怒起来!' L2 s9 H/ @& `% {
我要杀了你臭婊子!!
3 D- h( S6 m7 Y. i7 z然而下身的剧痛和破碎的鼻梁马上把他带回现实。男人拼命地挣扎,但是不只是折断的鼻骨,那一拳也同时打得他轻微脑震荡;加上下身的伤害,他一时力气全失,被女人牢牢按在地上动弹不得,虽然拼命推搡,无奈发不出力使不上劲,只能在小黛的胯下无助地扭动。
4 v5 n& R7 j8 a/ x; C2 R, Y) q一会儿后,被烟酒女色掏空身子的男人就没体力了,他虽然魁梧,但是高大的身材也同时相对消耗他更多的热量。男人慢慢地放弃了挣扎,唯一能做的就是用残存的力气抬起双手护住已经被打的青肿变形的脸,他甚至连大声呼痛的力气都没有了——虽然从一开始,因为鼻梁折断的原因男人就只能在喉咙里闷哼。而骑在他身上的女人,依然有足够的力气去整治自己的丈夫。- D  _% ^, ~4 y8 J2 L1 n" i
伴随乳房一阵颤动,小黛“啪”地给了男人一耳光!“你真让我失望……”这时候的小黛满脸是兴奋的红光,她用嘲弄的口吻说道,“我原以为,至少在打老婆上面你是专家,还不至于一无是处……”3 U- U: l% T# T
一扭腰,小黛甩手又是一耳光!“没用的男人!打我啊?!你以前不是很喜欢打我吗?!你不是很有力气吗?!”7 ~2 g" v9 @$ d
男人用手徒劳抵挡着妻子冷酷的攻击,由于满口鲜血,讲话很有些含糊:臭、臭婊子……
1 [: A7 G1 f) z“啪!”小黛恶狠狠地说,还敢嘴硬!
. q" y; `$ F# a2 a3 ^* \, v“臭婊子!”# N: R5 m+ M+ U& \0 r0 v
“很好!”小黛怒极,用力一拳击打在男人右脸颊上!
1 d; {7 \, V& k) G0 T8 O8 G“呜……贱货……老子非操死你!”8 ]* E  ~. p) p  m
“……你有种!”又想到4年来自己的丈夫是怎么虐待自己的,小黛简直要气疯了,“你他妈的才是贱货!”: b- H+ l' y3 ~" v& B# v; z  g  E
“啪!!”
! z  `9 I0 A. ~; z2 j2 m% ~1 I6 Z: e“婊子!”
2 ^/ g6 K1 D, N% v& i: a“说,你才是贱货!”! ^) L, h6 l/ r% f4 A
“啪啪!”- N& B& a2 J" N$ }
“吗的贱……”
4 ^2 J9 |; I' [7 q2 U/ [8 |“快说!你们男人才他吗是贱货!”# _0 t% I7 j2 k7 t2 m6 P) L
“啪啪啪!”! Y& H+ r- \& N, k" v4 h
等小黛稍微冷静下来,才发现自己两手也已经是伤痕累累,而骑在胯下的男人死狗一样躺着,脸肿得跟猪头似的,嘴里泛着血水,却还在不干不净地谩骂:“臭婊子……死贱货……老子一定要杀了你……”
: I2 P' q% Z$ j* d
6 s4 ]8 ^9 f6 }  ^: c, o“呼,呼,呼……王八蛋!”小黛也终于打累了。她知道,今天如果不让这个男人屈服,改天他缓过劲来一定会加倍虐打自己!
- l8 |! l1 m0 \; K该怎么做?
2 E7 m2 @# ^7 w突然小黛想到了什么,一丝笑容浮现在她的脸上。7 F( C/ R7 W1 ^) A/ o5 g
她右手往身后探去,伸入了男人的裆中,先摸到丈夫血脉怒张的阳具,“咦,老二居然还这么有劲啊,可惜你的主人太没用……”然后往下摸,由于勃起睾丸收缩,费了些劲才把左睾丸捏住。% W/ i! @. J5 D; A; T5 b
小黛瞪着男人的眼睛,冷冷地问他:“废物,你服了吗?”“……”
: p2 A! r, S2 \6 |8 n. {; ~  P- _“……很好。”女人再不留情,右手狠狠捏下!“嗬、 嗬……!” 男人突然睁圆了双眼,从胸腔里发出歇斯底里的声音,原本如死狗一样了无生气的身体一下子弹了起来,犹如砧板上做最后挣扎的鱼。
) {: A+ J8 A8 w( a- B6 x小黛用左手死劲将男人压住,惊讶他居然还有这么大力气。但是女人并没有表示仁慈,右手依然来回用力揉捏着睾丸,只一会儿男人最后的力气也耗尽了,在地上扭曲着身体哭嚎:“饶了我,饶了我……”& d( g& W. w3 f' u' T# ~% [
“你说什么?”小黛放松了些劲道。  j! ?; [, |  Y6 I) V# G' M- z
“饶了我……老婆,我错了……放过我,放过我,亲爱的……”# S5 z9 \  f7 @  d! w
“哈哈,”小黛被他逗乐了,“你打我的时候我可一点都没感受到爱啊,你他妈真不是个玩意!不是要当烈士吗?不是要表演坚贞不屈吗?刚才不是很硬气吗?你要我拿哪只眼看你呢?!你说说你算个什么东西?!”
- E$ i8 |- V  g) m: l“呜呜……我不是东西,我是贱货,我是废物……呜……”3 Z  a  h* l" N1 P# `& _
“哟~刚才你骂我什么来着?哭什么!你们男人都一样,欺软怕硬!都他妈废物!!”! ?  ]0 u3 P3 F: k: ?
“是是是!我们男人都是下贱的废物……呜哇!轻点,饶了我阿”+ e0 ?$ Y* N% L* f. \
“哼!”小黛又用力捏了一下,导致胯下的男人都翻起了白眼,她这才满足地站了起来,呼呼喘着气,又发现自己满身是汗,于是捡起浴巾擦拭。/ c: V' v6 t1 `3 I) |; |2 y
擦拭完毕后,小黛丢掉浴巾,也调整好了呼吸,将家里的DV机拿出来挑好角度摆好,索性光着身子坐在床沿,勾勾手指:“爬过来,贱狗!”( t; k7 s6 S+ R0 `+ {* B
她的丈夫经过这一片刻,恢复了些力气,当下肿着脸乖乖地爬过来。  h4 d& x3 M) I
“没看到我光着身子吗?你居然还敢穿衣服!自己脱掉!”
  i4 s$ N! D* x男人不敢说什么,奚奚地把沾满鲜血的衣服脱掉,然后是内裤,雄伟的阳具一下弹了出来,仿佛在向小黛肥硕挺拔的乳房致敬。虽然由于喝酒熬夜他的小腹开始积累赘肉,但是目前身材还算保持不错。脱光衣服后,小黛还没有发话,被打怕的男人又自己主动向女人跪了下去。
- P' a+ E* B% p* s" [小黛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就是完全地驯服自己残暴的丈夫,不然后患无穷;但是现在看到这么顺利,她也不禁有些惊奇。
/ b  ]* z' A& T6 q/ @“很好……自己掌嘴!”3 P; B, K% q+ z, w
即便一脸青肿,男人依然听话地用力掌起自己嘴来,“啪!啪!啪!……”的声响听得小黛无比舒畅。* O. C, `2 o  @/ _& ^
“行了!很乖很卖力嘛……”小黛盘算着怎么从精神上彻底击跨自己的丈夫,她突然有了个主意。! j. R+ ~  C. R. j, H
一想到这,小黛明艳的大眼睛里顿时满含笑意,她一脸戏诌的神情对丈夫说:“嗯,靠过来,给我跪着手淫!让我也观摩下公狗是怎么犯贱的——快点!”  }& [' |1 a+ _$ m
男人貌似脸红了起来,犹豫了下,终于还是照做;但是手稍微拨弄下阳具,却又触电般地缩回来了,满脸痛苦之色。
. S% m+ V' w! Z) r' M* t! E小黛愣了一下,马上明白过来——刚才他的睾丸已经受了很大的伤害,碰触下都不行。# u5 w8 n# ~* ]* \. I; F0 Z
但是这样不是更好么?小黛猛地给男人重重一巴掌,愤怒地大骂:“你他妈没听到我说话吗?你这头贱驴,白长那么大鸡巴了,要不要我把它割掉啊?!”只是,虽然装作非常生气的样子,小黛心里还是忐忑起来,如果男人反抗怎么办?毕竟他现在气焰受到自己打压,如果更怵于睾丸上的痛苦,很可能会暴起反抗!刚才侥幸占到先手,现在的自己可没有把握对付面前的男人,即使他刚刚才耗尽体力。
! J& u5 w" S! T' t  r* J1 l  心里没底,但是表面上小黛仍然恶狠狠地盯着男人,就像一头愤怒的雌豹。男人在她的目光下终于屈服了,跪在女人腿边一脸痛苦地手淫起来。原来,小黛的掐捏给他心里留下极大的阴影,虽然触碰阳具也会牵动到睾丸,但比起先前的疼痛简直可以算享受了。8 G. |) w, t6 O4 S6 L/ E# K
  “太慢了!”小黛大声凶他,心下却是一阵欢喜,“你这也算打飞机?我打都比你好!”想起以往丈夫逼自己给他手淫,又是一阵气苦,“啪”地又给了男人一巴掌。# ]% {' X" G# O! {% E2 I* d
  在妻子的逼迫下男人加快了速度,每一次套弄他都疼得一阵痉挛,过一会儿终于忍不住汔泣起来;小黛看得又是解气又是有趣,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幸福的都流下眼泪啦?果然你们男人最喜欢这个了——真他妈的一群畜生!这回爽了吧?爽不爽阿,嗯?!”她捏住男人的脸颊大声质问!
4 j1 G7 h! L( ~$ c“爽、爽……呜呜呜呜……”威压之下男人几近崩溃,睾丸传来的剧疼仿佛要把他的心揪出来,就算这样他还是拔抽着阴茎不敢停下。这个魁梧的大汉可怜巴巴地跪在娇柔丰腴的妻子面前,被女人逼着揉搓套弄自己的男性象征、同时浑身颤抖、痛哭流涕。一旁的DV机默默地拍摄着,忠实地将男人的丑态清晰地记录下来。& v+ g+ g  z, ~/ Y0 x/ y
小黛这才平复,坐回床上悠哉地欣赏起男人的贱样。一会儿后,她发现丈夫巨大的阳物上青筋暴现,微颤不止,这是要丢的前兆。
1 d% l- F, S( X* z% X! ~8 f想射?没那么便宜!老娘还没玩够呢!!小黛大声命令,“手拿开!”男人被大喝声吓一跳,乖乖把手举起来。
9 V! y  D5 L0 B# C/ T, T% s小黛随手拿起床头的银手镯,一下子深深套入阳具,然后死力紧上。她的手腕本就纤细,那不大的手镯再被这么一紧,顿时牢牢箍住男人阴茎根部。做完这些后,小黛心念一动,脸上浮现出狰狞的笑容。她突然伸出玉手,对着男人的龟头连续摩擦数下,嘻道:“我叫你射!妈的贱狗!”" B# \% P4 `. D/ H# Q& `) X0 x
  男人“啊”的一声惨嚎,疼得在地上不住翻滚。原来小黛这几下令他达到high点,但是由于输精管被锢住而丢不出来,要知道连钢制的枪管堵塞住了都要爆膛,更不用说血肉的阳具和已受损的睾丸这时候要承受多大的痛苦。( e% c# l/ H; l6 U8 Y
  巨大的疼痛让男人彻底失去理智,他疯狂地咒骂“臭婊子……死贱货……我操死你……老子非操烂你的B不可……”一边想去解下箍着阴茎的手镯。8 n, A9 O* `: {7 D* A% z
  听他口中不住的谩骂,小黛气得脸蓬地一下烧红了,她“唰”地站起来,咬牙道:“死贱男人,还他妈没受够教训吗?”挥起大白腿对准丈夫的鸡巴就是一脚!
; U: t# _: i- }6 g/ K1 D  u8 R# B  “呜!”男人闷哼一声,捂着老二躺下。这脚虽然没踢中部位,但还是给他带来很大疼痛;男人的坚韧耐受力本来就比女人差许多,这一脚立刻把他好不容易积聚起的勇气踢散,在地上瑟瑟发抖不敢起身。
  o7 b, O0 T$ u6 ~  s( ^  “操我啊!你他妈不是要操烂我吗?B就在这里,你来操啊!!”小黛气得声音都哆嗦,把地上的男人踢得滚来滚去,然而,足足踢打了3分多钟,小黛自己累得半死,而地上的丈夫双手捂着阳具蜷成一团,皮糙肉厚的居然没受什么伤害。
" l% y5 j2 i+ c  “呼……呼……混蛋……就不信治不了你!”小黛又喘又气,一时还真束手无策。
$ h( ^# m+ `3 j' n$ o+ i2 p  可不能让男人回过神来!小黛清楚地知道这点,不由焦急起来。她不经意瞥到床角的鞋盒,一下想起了什么,急忙过去拿起。
( ?8 H; A# @6 g9 q打开一看,果然没错,里面是自己半年前买的粉色高跟鞋,鞋根设计得针尖似的又细又高,当时贪好玩买下,才发现穿了根本不能走远路,就一直放着没动。想不到今天派上了用场。8 p, d6 @' c" E& I+ [
赤裸着穿上超高跟的高跟鞋,小黛扭腰走到丈夫旁边,用脚翻动地上的男人。此时的男人夹着腿双手捂住睾丸阳具,屁股自然而然地翘起;他吓破了胆也顾不得什么了,任由妻子的玉足翻弄。看着高自己一头的丈夫赖在地上委琐发抖的丑态,很难想象他以前是如何的趾高气扬;让男人都害怕的魁梧大汉,现在却被自己这样一个娇俏的女子揍得满地找牙——小黛的心里又是愉悦,又是感慨。; C7 i* r- c3 E5 K# j2 i; D
“你平常不是很喜欢插后面么?今天换老娘来给你开苞!”对着男人翘起的屁股、小黛抬起美腿,用尖锐的鞋跟狠狠地往屁眼踩了下去!!
& [; S/ A+ s! M, Z; n6 F“呜哇哇……!”男人一声哀嚎,整个身体搐跳起来弯成了弓形!小黛咬紧牙死死地踩住,长长的鞋跟没入屁眼,就像拿钢针钉蝗虫标本似的将男人硬生生钉在地上!
" ?- w; i5 J+ u% n, I1 L男人疯狂地扭动,背朝上疼得两手乱抓两脚乱晃不住哭嚎;但是疼痛犹如兴奋剂,第一下发力被小黛死命按住了,接下来他就再也无法积聚力量,反而更加虚弱。所以尽管表面上男人犹在不住地挣扎,但是已然是强弩之末。小黛完全控制住了局面,将丈夫牢牢踩在脚下,就像躏踏一只蟑螂般已不需费多大劲。
2 \) F% V: |* e男人终于耗尽了力气不再挣扎,趴在地上不住地抽泣,哽咽着求饶:“拿开……求求你拿开……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呜呜呜……”1 }0 G& @$ D" o$ E: }
小黛打从心底鄙视脚下这个男人,她“哧”了一声,轻蔑地说:“怎么这就不行啦?你刚刚还想干我B吧?没想到反而被我的高跟鞋给干了!”同时足下发力,鞋跟尖往深处旋转乱捅,激起男人的又一阵惨叫。; b4 i$ B& h( _# g
“你不是看不起我么?你不是说女人别管男人的事么?现在被你看不起的女人爆了菊花,感觉是不是很爽啊?!哈哈哈哈!!!”“呜呜呜……”可怜的丈夫不住哭嚎。3 ~8 Q$ C1 I1 l
“一个大男人在女人面前哭成这样,不觉得耻辱吗?”小黛一阵快意,“别哭!让你哭的还在后头呢!”7 Y, q" a  o, A3 h/ q
她总算是把鲜血淋淋的鞋跟从男人的屁眼里拔出,然后用脚把死狗一样的男人翻了过来。接着小黛跨过男人的胸部,两手插腰身子前倾——不然乳房会遮住她的视线——居高临下地看着鼻青脸肿的丈夫,满眼的不屑:“这才刚开始,老娘先操爆你的屁眼,接下来就是你的鸡巴!!”说着,呈粉红色的迷人牝戶一阵收缩,从胯下撒出道淡黄的水雾,正好淋在男人脸上。
  u0 v9 K1 x: z“不许躲!张开嘴全部喝掉!!”
; K8 R! |2 i3 ]男人生怕再被妻子下手整治,听话地拼命张大嘴咕噜咕噜地承接。由于刚哭得背不过气来,他马上被呛到一阵咳嗽,小黛见状大怒:“很好,2分钟后如果没全弄干净的话,老娘就阉了你!”
& c* v$ B3 O' }) _0 E( }男人闻言大骇,挣扎地爬起身来,跪着舔拭地上的尿液。小黛看到他这副贱样,像狗一样趴在地上舔自己的尿,气才稍微消了些。但她突然注意到男人翘起的屁股下面,一对睾丸吊在那儿晃来晃去,非常碍眼,顿时又心头火起。
* \4 o! l* g. q1 Y  X1 ^“贱男人!”4 Z' @0 P+ y- k8 f
“啊~~~~~!!!”随着小黛一记准确的踢击,男人惨嚎着瘫在地上,手足不住抽动。8 f6 X- z5 A% w1 {( b
“真没用,叫这么大声不怕吵到邻居么?!”回想起丈夫毒打自己时还不让自己哭喊,小黛的怒火一阵高过一阵。她走进浴室,拿起自己洗澡前脱下的内裤,回来就往男人的嘴里拼命塞,一直顶到喉咙深处,一边塞一边笑骂:“赏给你的!今天才穿的新鲜内裤哦!”
. Z1 A! m$ |5 n9 n确定丈夫再叫不出声音,小黛扭动着两片肥嫩的屁股,开始一脚又一脚地踢男人的睾丸。这时候的男人近似瘫痪,喉咙里发出“呜呜”的闷哼声,随着小黛的每一次踢击,浑身像过了电似的不住痉挛。
, m; A: }; e+ O/ e! J. [3 r) p- U刚开始,小黛只想狠狠踢几脚给男人一个教训;但是两颗睾丸温绵绵的触感,还有伴随着男人的哀号在耳边响起的“噗噗”碰击声,很快地小黛觉得丹田处淌出一股热流,整个小腹仿佛火炙一般,而且迅速地全身都发烫起来。3 V6 b& B0 M/ ^4 h- N
这是前所未有的体验,这种感觉真是……太棒了!小黛的神志陷入了一种迷乱的状态,失去控制地疯狂踢、踩、扎、践踏、蹂躏已经被她捣烂成一块破布的男人。/ c2 s- a: L0 t5 _; j  F9 y
“妈的死贱狗!”
& v& t" c' V, \# z$ @白生生的大腿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噗!”! q2 e9 u2 o1 Z; e: G2 r9 m$ Q2 e( d2 f
“你真他妈废物!”
8 Q% V! h! X* O/ }) h高跟鞋尖挑起数滴血珠。9 K0 u9 e0 u- n- a+ i
“看我撕烂你的鸡巴!!”睾丸和老二一起踩住,小黛笑吟吟地看着男人哭得红肿的眼睛。“求我饶了你?可你不是觉得很爽吗?你看你的老二一直这么硬,这玩艺可比你们男人的嘴巴诚实多了!”女人揶挪道,可怜的丈夫尽全力地摇头否认——小黛的脸瞬间冷了下去。
' |( y9 W, E8 C. O: D% h男人慌忙又点头。
0 w' Z: @  h/ O5 j0 t! ~  q% w“就是说嘛……那人家就让你更爽些!”小黛开心地笑了起来,玉足却发力左右扭动碾压男人的睾丸,阴茎居然一抖从小黛的高跟鞋底滑开。
1 h' r; ^* Q+ H- k* ]- D* S5 J; W男人受力最多的半边睾丸在小黛的足下几乎变成了扁平,箍住根部的阴茎此时龟头处竟被挤出了些许精液,痛楚令他犹如发羊巅疯般全身抽动,不住地翻白眼,恍惚间好像正身处地狱;而天堂总是建立在地狱之上的,小黛像刚洗过桑拿、一身细密的香汗,这令得她羊脂般的肌肤泛着耀眼的白光;为施加更多压力女人丰腴的腰身配合着脚上的碾踏有节奏地轻颤,一对肥白的大奶子仿佛故意要验证地心引力一样上下跳动,竟发出“噗”“噗”的声响。蹂躏男性的巨大快感令小黛完全失去理智,此时自己男人的死活她已经不管不顾了,为了填满自身的欲望,只是无情地践踏脚下卑贱的生物。. w0 Q, S$ _6 _% l
终于,小黛停止了残忍的酷刑——就这样满足了吧?4 k  t; R& h2 a$ N
她的脸上满是细汗,阵阵的红晕犹如黄昏时烧红的晚霞、冶艳得令天下男人恐怕光看着就能达到高潮;喘着气,不是因为疲惫,眼里泛着兴奋淫靡的光,亮得吓人——非但没有满足,这个女人体内沉睡的欲望才堪堪地被勾起!* ?) z0 \/ ^; D5 |8 O0 B8 q( e
看着地上晕过去的丈夫,小黛低声狠狠地咒骂:“废物!没用的男人!”她急冲冲打来一盆冷水,劈头盖脸就浇了下去,可怜的男人只享受了十几秒的安宁,又要面对残酷的现实。
" @( U) z. ^' @长时间的施虐让小黛亢奋得不能自己,释放出来的欲望无止境地蔓延映红了双眼,她又抬起美腿对着男人的阴茎连续踢了数十下,直到将海绵体踢爆掉,大量的出血令阴茎瞬间肿了起来 ,在完全勃起的基础下居然又增大了近一倍!0 \( B! g) S% L8 f* Q
小黛贪婪地盯着男人巨大红胀的阳具,对丈夫的哀号置若罔闻。她吃吃地笑道:“看,人家把你‘搞大了’噢~”说着她再也忍不住,一手伸出握住,亢奋之下居然拉着阴茎将男人下半身倒提起来!
) p$ E' D0 t4 X, \/ z$ t0 eDV机拍下了一副淫靡诡异的画面:一个赤裸的艳女单手紧握着肿得胡萝卜似的硕大阳具,将一个同样赤裸的男人整个下半身提离地面。男人的嘴里塞着条黑色内裤,可以清晰看见口角已经泛出不少白沫,同时鼻涕眼泪在男人青肿的脸上流得到处都是,痛苦得不住抽动。1 v( N) X' l6 E  a' `* W; Y
小黛也怕将男人的阳具就此扯断,她放开自己炮制的超大鸡巴,改用双手抓住男人的两条毛腿。8 y( G  ^: K+ V$ r$ v
接着妻子毫不客气地分开丈夫的双脚,抬起一条白皙的美腿跨了过去,淫液从她迷人的牝戶溢了出来,不断淋在在阴茎上。
+ \' {6 `: m' ~$ |: V7 y男人顿时明白了她要做什么,他从下往上惊恐地望着小黛,流着泪的眼里满是祈求。
8 D8 L8 B) `8 y, U" z“哼,我保证你会喜欢这种女上男下式的,”小黛冷冷地对他说,毫无怜悯地一脚踩在男人的脖子上,尖锐的高跟鞋根几乎要刺穿他的喉咙。
4 p3 r. S* O2 z; W& }8 g  q7 ?“现在,换我好好地操你了,下贱的公狗!!!!”
) p% p$ W9 a! w  W折断的鼻梁骨,青肿的脸,几近爆碎的睾丸,被踢烂的海绵体,牢牢箍在阴茎根部的手镯……但是谁在意呢?
: U7 }  @7 }7 R/ H8 w$ Q小黛校准了位置,猛地坐了下去,也坐碎了男人最后的尊严。粗大肿胀的鸡巴一下子全部挤进没入她狭窄的阴道,美得她丰腴性感的身躯不住地颤抖、“嗷~~~~~~~~~~~”地一声如野猫叫春般变调的呻吟;小黛的人生中,第一次达到如此极致的climax。她终于知道,原来男人还可以有这么美妙的滋味,就看你怎样去“品尝”了……
. E/ J; I2 i" b; \0 d而同时让小黛踩着脖子、倒提在身下的丈夫立刻被妻子操得翻了白眼,他那被虐得差不多要报废的男性生殖器官根本是经不得些微的碰触;但是在小黛下一次的吐纳套弄中他又再次痛醒过来,并且昏迷——猝醒的过程不断地重复,因为女人对男人残暴的强奸整整持续到第二天早上。小黛的粉红色牝戶如梦幻一般,汩汩地流淌着醉人的甘液;但是这天堂般的美景在男人残存的感知中,根本就是燃烧着无边欲望的地域深渊,要将自己整个吞噬……. d- G) A6 S3 h" X( a1 B$ {& m& |
( X: H: i. S3 f

& q/ K! f2 M4 C  U5 u  s! ~) Y2 j1 p% t3 l4 T/ i# C/ ~# G
就这样小黛狠狠教训了自己的男人,让丫知道谁才是真正的一家之主;这个破裂的家庭在妻子的努力下,终于以最好的方式修复了,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潮人特色国际版欢迎您的光临:https://bbs.crtslt.com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潮人國際

潮人特色国际版欢迎您

潮人特色论坛国际版

联系我们

  • 工作时间:..................
  • 客服电话:..........
  • 反馈邮箱:...............
  • 公司地址:.................................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潮人國際_潮人特色論壇國際版

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3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