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查看: 425|回复: 0

[ballbust小说] 极道女王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4-6-2 00:17:53 手机浏览器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罪恶殿堂
* I7 f$ p( M9 g8 r( b7 L/ Q- \* c这是个奢华夸张的大厅。% x9 U9 J  ]8 Q9 i, L$ B( B
藤原哲正高高地端坐在殿堂的王座上,他脚下的女人妖媚地蹭着他。
, c# R7 S, g" _. B; e下面的几张椅子上坐着他的几个兄弟:大周、大野和宫本。中间跪着一个四、五十岁的男人
* A5 c& v! S% ?; G3 q! b' W,他全身赤裸着,双手被反剪在背后和双脚捆在一起,他血红的眼睛仇恨地盯着写意的哲正。) @7 b9 j, u& _

4 k- J  z% g2 e, o. {; M1 t“哲正,你想干什么?!”他大叫着挣扎,却无济于事。
3 @" m5 x" X1 ]) P/ Z4 F$ O“你说呢?厅长大人?”哲正故意要侮辱他,故意拖长了声音。
. k2 I2 `' T) L# Y“哈哈哈......堂堂的东京警视厅长,青木先生,哈哈,居然被一个下贱的妓女那样骑着..
+ {& ~; k) f) Z( T) n( M3 ]: u....否则也没那么容易将您请来呢!”
8 b3 E% V! o9 @! d9 ]! Q3 r+ R7 [6 q/ n赤血教的人们淫秽地大笑着,哲正身下那个女人的笑声最为刺耳,显得非常兴奋。
; g- B( e6 g  E0 D0 a. y“喂,那个女人四十多岁了吧,真够恶心的,看她把你打成什么样!啧啧......可怜的男人
+ R1 f0 J% f- d" n. n# i!”
4 h. c2 _- `) c7 @“够了!要杀就杀!不要说这种话!”青木再也忍不住了。+ T" N; V0 b" U: F& _
“嗨,厅长大人生气了!”
5 X$ f2 [# x3 Z4 Z7 k$ `赤血教的人又大笑。
; e! W  i3 {7 O) J2 p) a“喂,你生气的样子挺可爱的嘛。静敏,你也去让他生气生气。”
/ y8 K. {/ F8 V/ w$ m) |( J9 m那个叫静敏的女人似乎正等着这句话呢,她迅速地吻了吻哲正的脚趾,站起身来,向青木走
" I. }; ]. b# J  L* w3 z$ u; v了过去。( R* j7 V$ T$ P7 A
青木这才发现这个女人的腰间挂着一根皮鞭。
1 Y' C1 Z! t# D- p这是个非常美丽的女人。飘洒柔顺的长发,高挑的身裁,漆亮的长统高靴,修长的美腿,娇
& ]2 K$ d1 _! a8 V! R% w' g小而骄傲的皮三角裤,迷人的肚脐,高耸的乳峰,还有恶意的淫笑......8 \0 s) G' x; k- Q
青木的阴茎勃了起来。
% m4 m& D: ?* F7 |5 c1 J“哈,他大啦!”哲正他们得意地大笑起来。
( O. t1 i4 U* t7 C' M“喂,厅长大人,这个女人不错吧?受虐狂!”
/ U: E. X& K! t6 [% H0 V! H) H青木的脸憋的发紫,他兴奋而又惊恐地看着这个美丽而又显然残忍的女人向他走过来。9 n) Z1 b7 Y. F8 E5 @$ y
静敏劈开双腿高傲地站在青木面前,右手轻甩皮鞭拍在左手上,轻蔑地看着胯下的猎物。
% h8 v7 Z- d- l+ _  R青木看着静敏迷人的阴部和她骄傲的眼神,他那矮小而墩实的身体不安地挪动着。
- \$ S. g9 o7 d“青木!”静敏突然大喝。/ ^' m3 v! [2 e7 w
“是!静敏小姐!”青木不由自主地回答着。
" g9 s& v" m7 C' e“不想舔舔我的鞋跟吗?!”. Y+ _5 ~, Z* p( O
“是!”青木艰难地使自己趴倒去吻静敏的鞋跟。+ D& G  y4 G$ q. K
“啪!”皮鞭抽在青木身上,青木抽动了一下。* o: S) t8 r9 P% D! G8 d9 ^6 V1 J* `
“爽吧,嗯?你这家伙!”
$ @) p, I8 V! ~/ s& E# b/ B静敏一脚把青木踢翻,使他脸朝上,正对着自己的阴部。左脚鞋跟蹍着青木的乳房,皮鞭抽, _/ F$ I- g4 }2 Y- J, R* G
在他腹上。青木在这个妖艳的女人脚下蠕动着,乳头痛得不行,小腹也是热辣辣的,阴茎却痛
% B8 N9 e; z) |9 P+ _快地一跳一跳的,这个叫静敏的美丽女人丰挺的阴埠和滚圆的两股在上面晃来晃去,他快乐地
% D& C& [: Y" H. n! k" S* B痛苦着,艰难地呼吸着扭动身躯,好让这个女人再用力些。8 m! d* Y( c# D3 b6 s
哲正公然掏出阴茎手淫起来。
  ^/ s0 Z- Z& L0 {* U- s# y“这个女人......啊,静敏!”他肆无忌惮地大叫着。
% \- x, F7 @4 i: D& J, |, ?1 z* C其他几个男人则兴奋地在椅子上扭动着身体。, J5 R0 M4 T3 w% S
“喂,怎么样,男人,嗯,感觉还好吧?”静敏稍停住手中的鞭子,用脚踢踢这老头的脸。4 t0 f( \$ E9 N2 I
8 M9 |& d3 T$ ]4 @
“是啊,静敏小姐,您真是高贵的女士啊!啊,请您别停......求您了!”青木企求着。6 r7 i4 V5 p" ~0 V' O' q( p
“啊哈!”静敏开心地笑着,脸上尽是满足的表情。+ X1 O& ]6 S9 ~8 n1 F0 N
“要本小姐抽你吗?可怜的贱货!嗯?”
1 q7 I( M' ^+ G. u: q$ @“是啊,静敏小姐!”0 e  l3 t/ O3 v4 U( e: ?  Y3 A
静敏蹲下身来,正对着这男人紫青扭曲的脸。男人只顾死死盯着静敏的胯部。静敏注意到了4 ?5 H1 J: o8 b7 G
,她故意扭扭胯部,用鞭梢弄弄男人的脸。
5 O7 w/ c0 |6 K+ u“可怜的老东西,看,鞭子上都是你的血。”5 S3 o) p* T& U6 p4 y2 e
“啊,请您全力地抽我吧!尊贵的女士!啊,多美丽啊!”
; c6 |5 R* I* j6 a1 r2 g  g0 }2 Z* \“哼,”静敏把阴部又向男人的脸迫近一点,却又不让他够着。/ [& s: F2 J7 X. B% N
“怎么样,我的底裤是不是很美啊?”
9 t, D1 g: `" Y& U“是,是!打我!抽我!行吗......小姐?”
* h9 e( A$ T6 H* d& y. o“哈哈哈......”静敏大笑着,突然抱起男人的头,狠狠地亲了一下。
7 @2 f! b; T& j2 D. i9 w" B“真是一个可爱的老头......哈哈,你的阴茎真大,不愧是身为警视厅长的青木!”' r  B! J) |1 U- ]; O' w% `
“啊...啊...”青木憋得说不出话来,只是扭曲着。
" Y- x1 c# D3 R4 d+ f5 u静敏站起来,突然扬腿向青木的阴部猛踢过去。2 s+ v8 p: Q- \5 d
“啊......”青木撕裂地哀号,静敏又抽打起他来。
- m# \. m, P" X) G- s! J5 z杀猪般的号叫使静敏更加兴奋,她用尽全力折虐脚下的男人,每抽一鞭,屁股就一扭一扭的
( H! ]4 R4 f+ o0 |1 |1 ~,旁边的哲正看着,精液射了出来,啪啪地溅在地板上。( t* I- W, |! c* A9 J+ M
“牵他过来。”哲正满足地对静敏说。
% C9 e4 ]3 @" e: P4 s+ l“是,陛下!”静敏恭敬地回答着,把青木踢了过去。
& x! W" x4 _( w& f+ O2 c; P“舔。”哲正命令青木。6 g* m+ k4 ~8 y/ S9 o) z. K' L
“别妄想了,你这男人!”青木倔强地回答。
  j' f& N- L0 Q! Q' ?0 L; c2 z( l* C“啪!”皮鞭重重地抽在他脸上。' X5 H) H2 k% Z% \
是静敏。: X; ^5 c8 ?$ Q4 I% ?
“嘿,你这可恶的性猪,你明白自己在说什么吗!?”静敏大义凛然地斥道。
! h/ i9 {+ z8 j  m青木抬头看了看静敏:“我只向您屈服,静敏小姐!”
' f1 h( x" p3 c7 m4 j7 f“哼,是吗!?”静敏恶狠狠地冷笑着。
: z  O) e" v/ O- ~; Q+ {“你知道这是什么吗?无知的蠢货!”静敏指着地上的精迹,突然跪下,向哲正爬过去,温
/ X0 J7 E" \, N5 H: G柔地含住他的阴茎,努力地舔了起来,她极尽全力地去服伺这坚毅的男人,屁股在青木面前一
: Y1 R: E% t, V& _晃一晃的。  w- p  h0 U, {# M- T3 p  q- \
“你,你这女人!!”青木木愤怒地嚎叫着。3 a* |, d( u6 p$ U% q
“对!我这女人!正是哲正君最忠实的奴隶!”静敏突然站起来,持鞭而立,威风凛凛地指' d% @# o$ u. O1 V3 s
着青木:“你也快向哲正君屈服吧!”$ ^- j5 d% S! J; {" W
“我...我......”青木贪婪地看着静敏,终于乖乖地舔地板上的精液。
% ]1 H$ Z  j" T9 R- m' ]“感觉幸福吧?舔着哲正君的精液!”静敏嘲讽地看着扭曲的青木。
8 o7 O( N; S" z$ ]“我可是为您舔的!”
- C% L# i0 L1 B" B# {: ^“住口!贱货!”
1 v, Y& e5 f  L& |! i1 ?4 B# S" X) p青木极不情愿,但静敏用皮鞭抚慰他。
* e2 ?. v  @$ T1 |) A# r" H# S哲正又手淫起来。
4 w* H- n# w8 d  {7 M/ H静敏把青木踢翻,一屁股骑上他的脸,就在哲正脚下虐待那男人。
, k3 N3 ~( I) ^) U* h4 J$ ^. F2 K+ L青木射了出来。
7 H5 }* N$ a% v8 t3 H“哈哈......”赤血教的人们大笑着。
+ B' d# _$ V# K# u, g+ q“静敏,去给大野君他们舔舔吧!”
! Q& G+ S: a0 u& `“是,主人!”静敏恭顺地从地板上向大野爬过去,腿间尽是青木的鼻血。
0 I5 `$ J" n+ [( W大野把精液射入静敏口中,静敏吞了下去。! `  u% k4 }* f
然后是大周,到宫本的时候,他自己射了。
5 W$ ~0 u  S0 W# |. d青木蜷在地上,这时候他发现他的“静敏女神”并不是什么高贵的女人,也只是个贱货而已/ S, a) `! u8 j# a8 [% ^* V. ?: R

* k% V+ b6 u2 u2 O5 `“好了,静敏,让我也玩玩你吧。”哲正离开王座,向静敏走了过去。% t* M* n' B( L/ a$ t
静敏热切地跪迎着,双手把皮鞭高高捧起。5 s1 D) T2 |* q: v4 |; m! G% r
哲正接过皮鞭,翻身骑在静敏背上,左手牵住颈圈,右手挥鞭猛抽静敏娇嫩的屁股,真是令
9 ]2 r# m* H7 X% u2 y6 t人痛心。
: V! u6 S: f; Q" I% P$ a但静敏却显得很兴奋,她快乐地浪叫淫笑着,身体一弓一弓地,迎合哲正的鞭打。哲正的阴
& g: j( _! \  K" }3 z8 t茎也拍打着她的背部。
" F. f8 p; |2 p! r, W* _“啊!用力,主人......啊!......”
3 r' t" d& K0 |9 v) [静敏屁股开花。9 y$ Q) Q+ X2 d4 n; Q2 J& x9 y
哲正站起来。
" K0 o- x, J, f# p9 X* s9 ^“底裤。”" H% i' b( z' i- b8 n
“主人,这么多人......”
* e! M9 `  i% P! w“啪!”哲正一掌刮在静敏脸上。- D) x1 y' T$ g! B, }: M8 B4 M+ f' Y
“是,主人。”静敏羞耻地拖去了仅有的小皮底裤。
. D2 C* G+ W$ P5 o8 V+ d男人们震傈地盯着静敏娇贵艳丽的阴唇,还有屁沟,啊......
: ]5 f" r6 D7 o% R/ K' ]) c“啪!”可是哲正这家伙却恶狠狠地把皮裤摔打在阴户上。! J5 C3 o, b5 x
“啊!”静敏惊叫一声,痛苦地抽动着。- ^3 H% T8 J' [  ~1 h, d
“你就喜欢我作贱你,对吧,女人!”, ?% z1 F; x$ ]! c1 x
“啊,是,哲正君!”
7 E1 U0 l! z8 k0 ?: N+ O9 K“说:‘请抽我吧!’!”
2 p4 u, e3 R7 `" `“请抽我吧,可敬的哲正君!”! u, e# |2 n9 N* y7 R
哲正放肆地扒开静敏的阴唇,又继续抽打,阴唇红肿起来。
3 I* p4 O2 E# z3 Y5 w5 A哲正把静敏翻过来,让她在背后将阴户高高撑起,壮大的阴茎粗鲁地挺了进去,一手抽紧项
1 t7 h0 m$ w5 x+ S$ Z圈链,一手还狠狠地抽打静敏。
" F4 k: A/ d$ T* d: c4 t6 }3 F) B身躯摇摆,阴茎狂挺。$ G" P, r  j6 W( A* [9 r) h: f" x0 m7 p
静敏剧烈地颤抖着,任凭这男人抽弄自己,只是狂叫着,大笑着。0 n, b5 F) y' c5 x
一切就这样结束。7 }% p! d; S! d4 ]
“把那老头给我玩好吗?”静敏倚着哲正,乖乖地伺弄他的阴茎请求道。, J. |* Z- `' T; P4 g
“那也可以,但要锁住他,毕竟是警视厅长啊!”
# \, [2 P/ b" L! l7 _8 |“可不也落到您手上了吗?”5 @; s: K" l( I3 v' X- T$ k
“哈哈......”哲正得意地大笑着,用手狠狠地抓弄静敏的阴部。" R8 A% g3 ]; X+ Y2 l* m* e
静敏痛苦地呻吟起来,却不得不装出很享受的样子。( Q0 o9 V2 ~; [
- z4 K3 {$ e  a3 \" E. C
二、男人的罪恶- H2 w! ^  _) G) U& x7 [% P6 f' `
这是日本东面一座小岛,藤原哲正用无辜者的鲜血换来的巨大财富在这里修建了巨大的宫殿: F3 P  U: g: j! `
,作为狂欢的场所。他一手创立的赤血教,是全日本最强大的犯罪集团,他和他的几名核心成
+ [# v4 u, `1 z/ {6 t  \员大野、大周和宫本掌控着全国一半以上的毒品、非法武器和人贩网络,连警察也拿他们没办
+ S- t* I, q* `# \; W# M法,这次更连东京警视厅长也落到他们手上。岛上装备了先进的电子保安设备,同时有近十名  H5 @$ U6 u. J- V
忠心教徒充当警卫。
( y1 S+ G6 n+ h) C* I- g& |+ T' \" Y. f" W
静敏的房间。青木被锁在她的床脚边。
5 V: ]6 a; ^9 S静敏带着被哲正摧残的伤痕疲倦地躺在床上。
2 C9 @( N  O+ n2 q. S沉默。$ ]) x3 @& w  }% B3 Z( V
“您是被迫的,对吗?静敏小姐。”青木开口了。. S3 T% p2 L* k' ~& c; S- E
“住口!”
5 d! C: n) M9 E& l( d6 v) i“对,这才是您的真面目啊!我知道您的确是一位高贵的女士!只是被这群畜牲困住了,对; E; K/ d2 @" }. n) f' D
吗?”# c1 q1 f; \, }# j$ y
静敏坐起来,面对着青木狠刮几巴。
) q3 z% `+ Q; Z“你必须明白,你只是我的一个奴隶而已!本小姐随时可以宰了你!”
7 c- `) L  d$ g0 \. X“是的,这是您的权力!而且能死在您这样的女士手上也是我的荣幸啊!但我真的只是想帮
+ ]" U2 L$ i# {* h0 q# A您啊!我想看到您毫无拘束,尽情挥洒您的高贵的样子!”+ l, ]4 D' a$ k; I# O
“凭你吗?贱奴隶!”, K- I, X9 |, {" p1 m
青木沉默了。
' q* f4 K" o; F6 K" A: T5 _过了好一阵,才坚定地说:“我知道您是个了不起的女士。您一定不会甘于失败的。总之,7 p2 s5 {( N0 a& O9 ~
我是您的奴隶且甘心成为您的奴隶,我随时听候您的命令!”! [5 h2 U! ]; q+ u, L  o. W  N
# V8 E! b5 D2 v9 i( o7 j& n
第二天。
, Z8 {9 s, O7 b3 k3 n铃声响起,显示哲正他们从外面回来了。1 Y& q; k; X& w, [$ V
静敏连忙从自己的房间爬到大厅去迎接他。$ ^2 q8 K* O8 B! i* D+ R5 P$ Y
静敏爬到哲正脚下,用嘴为他叼去鞋子。$ D" v. ?$ @! I. p& m
“哈哈,小贱人,来,介绍一下,这是大周的女人,赤姬路代!”大周他们推着一个挣扎着
5 i6 {! i* Z. q0 z/ C5 ?+ G的女人进来。
. `, K) Y; D" J* e3 g4 |7 T这个叫赤姬的女人短发紧贴稍圆的脸部,全身皮衣皮靴,很是性感,脸上带着愤怒的表情,! @1 ]: h8 M$ L! }2 L+ Y! u
不屑地看着趴在地上的静敏。
+ u/ l2 Z9 `0 `( Y4 E3 }“怎么,不顺啊,贱人!”大周粗鲁地将她推倒在地,一脚踩上她丰满的胸部,哲正则公然
) C: e* U: H9 ^9 |$ G5 G掏出大鸡巴,摔打她的脸部。赤姬突然张口想去咬,却被哲正躲开了。男人们愤怒了,他们三
% [( N7 k# G( H  U下两除把赤姬的衣服扒光,大周当场奸污着她,哲正则无耻地手淫着,一边还用皮鞭抽打她,5 V8 q+ J# s1 f5 m
将精液射在她脸上。' ]' ^. u1 x& c" ^, ]
“怎么样,做我的奴隶还是被杀死?”大周逞完**,得意地问。. h. f4 Y! \+ Y! S: e
“杀了我吧!”赤姬流着泪,却坚定地说。
- v" ]4 ^% S7 Z+ x% r. K“好吧,我成全你这无知的婊子!”
& x8 y& S8 W! G! h( X) _* P* ]1 J“等等!”静敏开口了。
% n$ F+ d  a4 L/ p男人们不快地看着她。
0 {: ^+ j8 _& V8 D“大周君,难道您不觉得她是个很有性格的女人吗?这样的女人就这样杀掉太可惜了吧!请
) i1 P. d4 H* s给我一点时间,我会好好开导她,我保证她一定会屈服于您的!”静敏一边说,一边还要向他, M1 _4 S1 N# i  @5 b* B' v+ \
们磕头。6 J& {- I3 i, F. g: T- B
“那好吧。”大周说着,狠狠地又踢了赤姬一脚。
2 E! ^2 W7 s& M7 j- V1 f- G4 S. j+ H3 O- u1 B
赤姬无助地躺在床上哭泣着,静敏坐到了她身边,轻轻地抚摸她受伤的身体,安慰她。% i0 Q4 i* z4 J8 [5 G
“为什么要让我活下来?这样活着有什么意义呢?”/ p$ }, M& ^/ k  F8 x; _
“就这样死去,才是真正的可耻。”静敏冷静的语气震住了赤姬。1 O0 M( e3 f# N# S  E
“什么意思?”" Q) U$ p; Y# s  c
“如果我们就这样死了,这笔血债谁来为我们讨!?”& l$ r4 q9 e4 X, X1 t
“你是说......”赤姬的泪终于停了。
8 a# ^8 F3 d, v“我们的血和泪不能白流,我们一定要反击,向这班禽兽不如的男人讨回血债!”静敏坚定
1 r3 n( m9 w$ F地说。: y( e& X1 K% y6 s
“可是,我们......”
5 X  U3 |& R% W) M$ E! I) B' N“相信我,也要相信自己!活下去,我们一定能击败这班臭男人的!”8 I2 m. L' i& b8 A  b, K: J4 t

& ~/ \- I# a& q+ o几天后,为了惩罚赤姬先前不肯顺从的“错误”,大周他们特地举办了一个宴会,岛上的保; f9 j, k: A; ^4 ?% A" w
卫也被请来了,还有几个被虏来的女孩。
; L: m- S' h: _: o6 Z8 F大周在大家面前疯狂地虐待赤姬,他将她的衣服扒光,鞭打她,骑着她在地上爬,撒尿在她
! V/ l( Q2 S6 z3 |口里,还邀请其他男人来轮奸她,并允许他们随意侮辱和虐待她。" x( E8 x  U5 D+ [
其他女孩哭个不停,男人们更加来劲。
7 g; j# F7 C5 J0 ]+ c静敏仿佛看到几个月前初到的自己,心中涌起强烈的羞辱和愤怒,但却还要装做恭顺地去请  q6 t( o  G1 t6 ]  r3 V* b' k0 y
求哲正也这么对待自己。
/ q' ]- I) D' h哲正也就奸污并虐待了静敏。1 n3 d, h: @& |" f# @/ D
保卫们同时对其他女孩大施**,大厅中充满了男人们疯狂痛快的笑声。  a* W% ^9 z" z, I' z; R
作为宴会的保留节目,男人们用酒瓶、刀叉残忍地捅女孩们的下阴,割乳房......他们在女
) P. l: N+ d" |( P孩们凄凉的哭号中狂欢。
% u4 S# Q3 u* x6 E( ^静敏和赤姬的眼神碰到一起,撞出强烈的愤怒的火花。
$ R& C0 y3 L$ L% f0 X# ~* M" Z7 g3 N" @0 i. ]/ I3 I  v* i/ T
男人们又出去行动了。( E, O, W6 ?& `' s
静敏来到赤姬的房间。
& i& F$ z6 P5 W4 f, b& P- [“还好吗?”2 G* I6 z+ a2 U* H/ J  }0 L
“嗯。”赤姬无力地回答。$ y) u6 M4 O! r1 d, _( T
“想不想有个男人给你出出气呢?”静敏笑眯眯地问赤姬。1 B# W  G( R2 Z% u" |
赤姬闻言,脸上发射出摄人的光芒。可怕的光芒。
6 w( D: A8 g5 `6 [# o6 O. t5 F2 X2 U1 {这个男人当然是青木。# E% E$ k2 c/ V1 m& y4 [# z
赤姬穿上女王服装,来到静敏的房间,见到青木,二话不说,大步踏上前去,扬脚就踢,挥
1 t8 x9 A  Y! f/ v6 `8 N3 ^9 q鞭就抽。青木见到这个威武的女人来势汹汹,心知不妙,可是双手被绑,逃又逃不去,只能硬8 S0 z& @: ~( B; j: F- L
生生地忍受她的虐待。
; S) Q( d% n% @" J5 g% W' H赤姬被男人们侮辱了好几天,正对男人充满了仇恨,现在有机会向男人复仇,岂会轻易放过& Y; ]$ o3 G2 t, @3 i) z! n
,她酣畅淋漓地虐待青木。7 G* V. K2 \6 E+ o% r/ H1 G8 ]
在这个年长但体格健壮的男人的号叫声中,赤姬心中涌起强烈的快感,下身越来越热,手下0 d5 A3 ~, R7 i8 O1 s
也越来越重,特别当她发现这个贱老头居然在受虐时竟盯着自己的身体勃起时,更是又好气又, q8 Y9 [# K; {/ R: O
好笑,再也无法停住手中的鞭子。  K$ o, Y- M6 B+ W6 T' j8 k
静敏坐在一边喝着红酒欣赏着。眼前的情景让她略感欣慰,女人和男人的关系,就应该如此
/ S- U' i5 R5 k2 T# B  |+ F4 ^# p. T, |: M' V# @
虐待在一直继续着。+ j2 \/ O2 p* v8 d* L
当赤姬喘着气放下鞭子时,青木只剩趴在地上呻吟的份了。! Q4 Q  z. N+ y8 X
“这个家伙哪里来的?”赤姬心满意足地问静敏,她多希望自己也有这么一个奴隶啊。& k1 i" B0 F. v) y7 t+ h0 V
“怎么来的并不重要。”静敏倒了一杯酒给赤姬。“现在她也是你的了,只要你喜欢,随时
) t1 Z2 T' {6 Y, L0 |9 L% ?可以过来收拾他。对吗,青木!”静敏突然提高声音问青木。6 U" |9 T7 s+ N
“是,静敏女王!”
* K  G( v! M$ b6 j  [“哈,他叫你女王!”赤姬惊奇地笑道。
! V% ?; J# z1 r1 W5 G5 r% X2 t“赤姬女王!”青木在地上大声叫。
3 z7 W: o9 z" p4 j( }( q“哈哈......”两个女人开心地笑了起来。
% C$ b3 V8 g6 R: M4 p& L5 w5 {
: M. j# n  }7 `, C三、反击  L% `: \" Z5 C: B) ^0 O9 S, b

+ g/ Z* q" Y1 A9 b, ^& ~. v. j2 t“除了保卫外,‘四大金刚’总会有一人留守。”7 S" D0 M  a5 H. U
“那我们刚才......”: |: Z/ h7 \! u$ {+ }* [* X
“不用怕,他们互不进入房间,而且房子的隔音效果很好。”静敏镇定自若。
. U' Y, t+ j: r! A8 z“那会是谁在岛上?”想起这些恶魔,赤姬的心情冷了下来。
) L$ f3 R3 W/ \+ J“是宫本。”8 ?5 q1 l4 N0 E9 d% c+ B3 Y& r
“他们每个人都有一个固定的女人的吗?”
! I* U0 W# L- H% z“不,现在只有你和我成为他们的高级宠物。哼,我一定会让他们后悔的!”
/ _* [7 s1 G) Q' P5 [“那我们该从何入手呢?我们根本就逃不出去,这是个海岛啊。”! _, `$ y, j( f# ?2 k$ ]
“只有哲正他们才能坐船来去,但是,在顶楼有一架随时备用的直升机,他们还储藏了大量
! m: \5 x- @' L. t8 G, \1 x9 e* q武器在那里。”; l4 E6 T5 U7 n5 I, E( G
“谁有钥匙?”
' ?3 ?6 k# M# k' i- j% j1 w“他们四个人都有。”2 f. z# ]$ ^$ H+ J6 h9 o* W
“那.....”
  c6 g8 m! z* q" k“我们刚才提到宫本。他,就是我们开始反击的地方。”静敏望着窗外远处的天空,充满了+ T. T9 v% q3 X/ k; l) g
强大的自信,脸上露出诡异的笑容。
+ ~0 W+ n3 T7 C& u' `5 y6 A1 V, t; O$ F9 x
“宫本慎太!”
  X% i, Z$ N9 S1 @. F7 e宫本从房间经过殿堂时,突然听到一声锐利的娇斥。
  G( ]6 c) E! P* \他循声望去,只见静敏身着性感的漆黑发亮的女王装,脚蹬高统皮靴,头戴皮军帽,正坐在
+ U0 b8 v. S! d7 G- D王座上威严地望着自己。* B5 g" P" x& Q' U/ D1 s' {
“你在干什么?你想找死吗!”宫本喝道。
( V* g7 H: g! A- G6 Z: r) m“啪!”长长的皮鞭重重地抽在地板上。
. c  C; `4 Z2 Z' Q宫本身体一震。
7 `+ S( }2 i' j" d“跪下!”静敏斥道。. X* c/ \) j7 H* l! y( e  g% S+ f) ~
“你!”宫本指着静敏,显得非常激动,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6 }" C' I$ H) _5 v
“你不是一直都希望能跪在我面前吗?还不向本王屈服!!”静敏喝斥着,一步一步地向宫
: W0 P! r, S8 ]本逼近。2 {8 A& s" |4 q8 b: g
宫本惊恐地一步步地向后退,下体的变化却将他的脆弱赤裸裸地暴露在静敏面前。6 c7 a: p7 `- L  y' F, M
“啪!”皮鞭从宫本肩上抽下,宫本终于跪了下来,垂头无语。9 }& A6 i$ d1 z( |6 m2 m# K
“啪!”静敏戴着手套的手刮在宫本脸上。5 l" D. s0 F/ C% v  h; j
“居然要我重复才下跪!你是这样对待自己的女王的吗!”
" a0 V  c9 f9 s) u) z“可是,可是......”4 M8 ~1 e: c* {
“啪!”又是强劲的一巴:“可是什么!”静敏双腿叉开,骄傲地站在宫本面前,她抑制内
' i9 o, A$ D! y; ?! m+ r心冒险胜利的巨大喜悦,右手握鞭轻拍左手,将宫本的全部注意力集中在皮鞭上。; _2 r3 Y7 F% k( E! c
“你怎么知道......”
$ X. N5 e6 B4 F! \宫本怎么也无法明白,静敏是如何识穿自己的秘密。! K2 u. p( A) k2 f' @* t( p
“啪!”* n) [# O0 g3 {, d" x! j
“你是这样和女王说话的吗?蠢货!”
: n( T7 _+ F& I/ G“脱光衣服!!”静敏开始向这个屈服的男人下命令。7 x: x/ Y+ U5 a8 F# w7 k( C$ K
宫本脱光衣服,赤裸裸地趴在静敏脚下。7 H1 C% {' U/ }( Q( B
他的身上满是伤痕。8 C) W8 B* z$ b% t% i
“你的身上是怎么回事?”静敏一脚踩在他背上,冷冷地问。) y8 d9 V1 Q; g& d
“自己弄的......女王。”宫本红着脸羞愧地回答,想了想,还是觉得应该对这位已经踩在
  r8 S% I' G  [, y5 o; x自己身上的女士称臣。: d% R  S- A: L$ K
“想象着是本王在虐待你,一边手淫,一边虐待自己,才弄成这样的,对吗!?”静敏咄咄# K- h. k* w% K0 n6 ~
逼人。
' i) Z0 T; x0 q/ w1 T“是,是的。”
! Y- g& O! J: B/ a“哈哈哈......”静敏得意洋洋地放声大笑,“你这个贱货,还贱得挺可爱啊!”
1 b  _& A) K6 n. c8 j2 v8 p“不过你给本小姐听着:从现在开始,你的一切,包括你的身体,都是属于女王我而不是你; U8 ]4 `1 J' l/ V
的,所以,你的身体只有我才能玩弄!明白了吗,猪男!!”静敏弯下腰,提着宫本的耳朵,
) C. i9 n- w2 ~( A- L! F一字一顿地在他耳边教训他。
% I6 M* E4 i. u3 R# h“是的,明白了,女王!”宫本的声音有些颤抖。3 [, p6 m/ @8 k0 r9 h6 x
“现在,”静敏的声音也兴奋起来:“给本小姐把臭屁股给我掘起来!让我好好修理修理!0 d5 V7 k2 \8 t; W8 j* H
!”4 e5 T8 [# l7 Z3 O
宫本只有照做。; I- l2 Q& s) N9 _2 ~9 Y
清脆响亮的皮鞭声中,宫本向前跌。
- y: B& P7 _% D! M“蠢货!”静敏赶上前去,狠踢了宫本几脚,宫本痛苦地在地上翻滚起来。
6 x0 Y: G3 |- g/ A静敏用尖锐的金属高跟靴跟踩在宫本受伤的臀部上,碾进去,碾进去,宫本发出了痛苦的哀
) N9 @/ Y8 O# z9 X6 m号声。
2 h; z% X, h  r9 c男人的号叫声进一步刺激了静敏的虐待欲。这个臭男人,你也有一天被本小姐踩着来抽了吧, T; N" {" T+ P3 {
!!静敏狠狠地想着,不过,这仅仅是个开始而已,精彩的还在后头呢!她爽快地放声大笑,8 \: M% {2 u( q, u0 z
挥鞭狂抽。  a+ ?% z4 i- g  U; J3 M
这时,赤姬也穿着女王装从房间走了出来,手里当然握有强劲的皮鞭。' V# x2 B# [2 b7 [( ~8 H$ ^
宫本发觉事态不对,当他已经无力反抗了:并不是身体上而是心理上的原因,心中潜伏的对5 w* y/ |1 ?" {& r- V
静敏强烈的屈服欲被她轻易而彻底地释放了出来,此刻,除了趴在静敏脚下听任处置,别的什* v* G+ t- B% N- T4 C
么也做不了。$ Q/ ^- b) C+ d, ^4 s4 x
宫本本痛苦地在皮鞭和皮靴下翻滚着,女士们则津津有味地享受着他的痛苦。静敏和赤姬对
! \" Z1 d8 K8 e* d4 Y( M3 {$ b1 j视一眼,瞅准时机一脚勾在宫本两腿之间,宫本昏了过去。! M9 W' z* R5 d( O# g
- z5 t) k5 G( R7 r
宫本醒来时,发现两位女士正坐在王座上写意地喝酒聊天。. Q/ a4 W1 \" k( u' [1 [, s
他的呻吟声惊动了她们。* O- Z! @2 |* b2 V2 s! g& o
“醒来了?”静敏冷冷地问。6 s3 }0 y( f0 ~5 w
“是,静敏女王!”宫本以为自己一定会被杀死,至少两位女人会试图逃走,但眼前的一切
/ h/ s" B1 g3 `! H) }) B让他困惑。
! n8 s% E: X  W" @0 G) M; [6 L“把地板收拾干净,然后滚回房间去!”
, \8 P" M/ C% R$ f  \“是,女王!”4 M: N6 ]& @/ ^
当男人在两位女士面前屈辱地爬回房间时,静敏和赤姬相视一笑。/ K3 T) M& l' l- T6 f/ b3 Y" j) S
第二天,静敏和赤姬又玩起了宫本。6 n: n$ u8 ]( n" k5 F% y
这一次她们将他绑在床上,赤姬用袜子塞到宫本口里,然后淫笑着脱下自己的底裤蒙到他脸9 n" @+ B- Y7 @" l; A4 P
上,让他“尝尝真女人的味道”。
1 [3 Q3 \" P$ c两个女人为自己倒了酒,一边自然地聊天,一边离开房间,悄悄地来到禁地顶楼,拿出昨天
: D: k4 G, c2 U: Z乘宫本昏迷时仿制的钥匙,插入锁孔:结果却发现要加上密码才能打开。4 s( H+ t) I& c" I
赤姬失望地叹息。( P+ O7 y/ B0 l/ M1 M1 ^9 M% L
“怎么办,取得武器是不可能的了。”
0 P1 e; j5 g; A, \* M“先回去,再想办法。”静敏沉着地回答。" Z5 ?3 r$ P: X) F
两个失望的女人疯狂地鞭打宫本,以泄心头之恨。宫本就这样默默忍受着,或者说享受着,
5 x* x1 L' m/ \: P直到再度昏迷过去。
- J9 p, ?# k8 K2 U4 H, h7 T3 Q5 W! v  x* i
四、黑暗,于黎明前
2 I2 h. M/ s. N; ?' [哲正他们再度回来时,又带来了一个女人,美丽的女人。) I$ F5 q2 E% @: [
“介绍一下,这是桥本警官,桥本智子。”哲正得意地大笑着,手里还捏着桥本的屁股。! j* h' i" F. [4 L; t
静敏她们爬上前去迎接。桥本冷冷地看着地面上两个屈辱的女性,意识到歹徒们也会要求自
: C6 g! |. {* P. y/ n/ K/ T! Q* s己这么做,脸上露出坚毅的表情。/ L* R! t( L* A% Z/ H/ w0 C8 d
桥本很漂亮,长发齐肩,神情冷艳,然而此刻却只能忍受男人的亵渎。。
: c4 ~, M+ ~. n+ q" w哲正玩起了静敏,大周就那么干着赤姬,宫本看着自己高贵的女王此刻惨遭蹂躏,突然凶狠8 Y4 s2 U. J& @( w+ d2 x; [
地扒光桥本的衣服,推倒她,猛烈地抽插她。' C/ j/ O1 O, w8 f1 q
桥本全力反抗,但大野帮大周摁住了她。
% c' I8 }" p" B' ^/ o8 w男人们得意地淫笑着。桥本徒劳地挣扎,静敏和赤姬则一副很享受的样子。) N0 v4 ?, Q1 N8 G/ v7 m
大野也奸污了桥本。9 x( h6 Y  `2 R1 A$ U2 q
“怎么,宫本终于也有看上眼的女人了?”哲正笑着:“那就把她给你了!”  ^' q! }" I- B; W; P% K3 q
“嗯。”宫本看着桥本仇恨绝望的眼神,表情复杂。
  x/ ^  u# o* E/ x; L0 J“不过可要小心,她可是很利害的女警哦!”哲正警告。
5 [; E" S7 o3 u: B! s0 `宴会再度以虐杀其他少女为终曲。
0 `% n' \4 @0 u& j. r
. |) M( R5 J7 F% D5 p静敏以劝解为由得到了单独见桥本的机会。+ F0 `$ t' M2 h' s. B4 Z* @0 _4 b
桥本赤裸裸地被绑在柱子上。& ~$ P3 _& z, u. L0 ^6 q4 l
她不屑地看着静敏,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
4 M* T' j9 [2 @* I2 i“我从你眼神中看到了我最想看到的东西,那就是仇恨和坚强。”
) `0 M" H# X! [5 h8 b“什么意思?”, i% j# b4 [- W: B
“我知道你懂的,利害的女警官。”静敏脸上露出了自信的笑容,桥本则恢复了生机。
% |8 B% w7 \3 ?- }& u: }8 z“你想我怎么办?”桥本问。! P% D, l! U; n7 B
“和你说话真痛快。”静敏冷静地说着,上前握住桥本的肩膀:“忍耐,等待。”
2 c% a4 e. A6 s6 x" o一阵沉默后,静敏问:“你是东京的警官?”  [, i! V+ \% l, c' |
“是的。”
3 Q( S" k$ v4 H# n# M“青木介你认识吗?”5 T# I* ?% t- g% j, }) V5 \' }
“青木!?他在......”. I' o5 C- _( f9 ^+ \
“他现在是我的奴隶。”静敏暧昧地笑着。8 o: b5 m5 N6 U& e9 G. K
“奴隶?”桥本一头雾水。( I' ^& T$ }; }! m, h
“你会知道的。记住,不管宫本想要你干什么,尽量满足他,我相信那对你并不是很困难的
' N( }- a5 `1 T事,还有,千万别轻举妄动。”  Q5 }2 M0 X2 Q: U9 m9 Y

+ M% N( ^$ h' _3 d) I+ ]( i) \这次留下来轮值的是大周。. n/ H$ I; K' \, U5 z7 \+ k, B/ }
大周疯狂地折磨赤姬。他一边奸污,一边鞭打,爽得哼哼直叫。赤姬突然有一种感觉,来吧
+ a- x9 D2 Q0 n0 @3 V2 q  Q. ]2 K,更凶残地对待我吧,我会让你付出十倍、百倍的代价!!
4 L3 V! r  v3 |- r丧心病狂的大周还要求静敏在大厅虐待青木给他看,同时要求桥本跪在一边看他们四人的表
  |" i+ T6 _9 e4 m. i演。
+ L5 p/ y: w' |- [" E& |) \3 O* c当桥本看到青木爬在静敏这女人脚下的样子时,大吃一惊,而青木也因为自己这样子给自己
$ B# {- |( D$ e7 E! j- Y的得力下属看到而老脸通红,只有大周更加得意,折磨赤姬也更凶了。在静敏的鞭打下,青木
6 P6 W2 {5 H( O3 G& p/ z' j2 j  s很快进入了奴隶的角色。; F  f0 T/ }" c6 K3 S
桥本明白了静敏所说的青木是她的奴隶的意思了。$ k7 B5 `$ m  A5 p4 ?/ M% y1 V
; e/ v5 s( q; [
宫本放开了桥本,请她坐到沙发上。! i9 v% Y- d+ i) k3 s8 q) E) m* O) g
他跪到桥本脚下,舔了桥本的脚,然后从袋子里取出女王装束,恭敬地请桥本穿上。
# `+ Z/ ?- m, w3 ?% X9 i  @' K7 C因为看过静敏和大周他们的表演,桥本明白是怎么回事。她冷冷地看着趴在自己脚下的男人
& |# z3 \& ]& Q7 N; `  k! E,穿上女王装。
, C% @6 r8 Y7 k) K/ |/ u" u边上有一面巨大的镜子,当桥本从镜子里看到自己威风凛凛的样子时,情不自禁地抓起皮鞭
/ @2 J2 z3 Z, @) p  D1 ~0 }
  D4 p. B5 _) n  i' f  Q# I8 s“啪!”
  ~) a2 H6 }* S1 Z$ b“你喜欢这样是吗?”桥本冷冷地问。/ D6 R4 W% h0 y  E; P' b
“是,是!桥本小姐!”宫本乞怜。# A4 C( m: Z( [6 o: w
“应该说太轻了吧!对于你这种罪孽深重的贱男人!!”桥本天生高傲的气质使她迅速进入2 L) s. e2 d4 j/ h) k  e
状态。
! Y: @& K2 U2 x9 B4 ?4 x$ y“是的!桥本小姐!请您狠狠地虐待我吧!”宫本见到这位美丽的女士这么冷酷,真是喜出
1 `. p8 h0 \) |  n- ~) }+ d; k望外。8 M5 b  M$ R. m4 a; H. x3 Y
桥本一脚踩上,扬鞭狂抽,当她看到宫本在自己脚下挣扎扭曲时,心中涌起难以抑制的强烈
, O, Q% U0 B$ |% t6 m9 e+ _# |% Y快感,这可是她以前从未尝试过的体验啊。她甚至产生了就这么将宫本虐待致死的念头,当她. J2 @2 T5 x: w* u9 X3 h' ]: k
想起静敏说的不要轻举妄动,忍了下来。8 a* @6 \/ ^7 n5 m$ S8 f
那就先这样抽着吧,桥本恨恨地想。
4 t. N4 M( l6 n. Y# v恨恨地,又带着强烈的快感。1 c, I# M9 W: B1 j% |+ ~
可她还是不明白青木,他可是全国警界的楷模啊!8 [' ?8 N5 }3 s7 w3 X$ m! t

7 V& u! I+ `, O6 {/ o) s五、决胜  ?  b2 `: s- P3 l6 n0 |( t
当再度轮到宫本留守时,三个女人碰到了一起。. ^! s* M/ K6 \# _
赤姬提出直接从宫本口中逼出密码,架机逃走的计划。6 T) ?" m3 i3 R6 ?4 B: w4 r) _7 q
“不,我决不会就这么走掉的。不收拾这帮臭男人,我怎都不甘心!”静敏立场坚定地否决
+ j  I4 S9 _7 j: g了。9 c" C" H% D0 O# j. L5 S
桥本犹豫了一下,也同意了静敏的观点。
& N) \* @1 c5 y) S& g“这次他们出去会比较久,一个月后才回来,这是将这个罪恶集团连根拔起的大好时机!”+ b. T' G$ m9 e" I; s7 t* [- _
静敏狠狠地说。- H% i0 U3 m% }0 n: T9 B
“那我们有较长的时间做准备。”赤姬接受了静敏的想法。( O4 Z9 }3 z6 M, P
“你已经有计划了对吗?”桥本问。
6 k) I& g  d+ Z' Z$ m3 Z“是的!宫本有服用安眠药的习惯,当安眠药和柠檬和在一起时,效力会大大加强......”2 I  p7 o+ x/ D, L; J
; P  p0 B6 B: B
女人们同时眼前一亮。
. e4 M0 {% y8 p, b8 Q: m& \; S( `反击的时刻终于到了。/ G, ]$ E9 n) g
1 ^( u/ a' j/ N2 s8 f1 Y8 v
当哲正他们回来时,静敏她们心中想的都是:久候多时了!9 A8 E6 o$ M9 g7 C0 W0 F$ I# U$ b
宴会开始了。8 r# [! f. u. b" _4 U
这是男人,还是女人的宴会?
7 y; c# |2 U& N% {劲舞女郎们倾力表演,男人们尽情欢畅,大吃大喝。
) Y3 v/ M& h; |0 `醉意上来,男人们变得丑陋而疯狂,他们开始传统节目:虐杀女人!
* _0 k. c& y, G舞女们惨遭蹂躏。静敏在她们的哭号声中叹息:就在胜利眼前,又一批无辜的女性惨死在男
/ C* C- _2 E# o, F  Y4 w+ s  E; V" z$ u人们的变态欲望中。0 ^: _, \# F  Q4 W
药力开始发作,男人们一个个倒下。
- a, e' u, e7 s# t* v" h9 x0 ]开始还以为是喝醉了,但当他发现自己也变得虚弱无力时,哲正终于发觉事态严重,但已经
3 I6 b4 W8 a, F8 H2 u% E2 C太迟了。4 n( o+ p3 _3 A- z- @
他见到正在被自己淫虐的静敏眼中的恨意,心中涌起一阵恐惧......* \) x9 r5 f2 I6 [0 ^+ o" g

, U, ?; Y; h1 w3 H# A: f' s宫本没有喝酒,他默默地看着男人们一个个倒下。
% I: u- O% s( B4 {! C& ]青木也从房间里出来了。" a; M8 H- v6 W, Q
男人们被锁住,捆住。平时用来对付女人们的器具,现在全用在男人们身上。
- B; j& s  [# ]9 u% J% z7 E完成捆绑后,青木回到静敏的脚边。* p* r# [  P* e3 j$ m
女人们换上强劲的女王装,三个女王相视一笑,露出胜利的笑容。扬眉吐气的时刻到了!跪" f4 [) b) _# W6 ?/ V$ @
在旁边的青木心中也涌起一阵寒意。
7 h4 j, z0 j1 b3 N“现在,宫本!你还不向女士们认罪服诛吗!”静敏威风凛凛地踏上他的狗头。
; J# k  B2 \0 N. T# }“是!一切听从女王们处置!”- y- H3 [, _6 D7 u8 K* w2 X
“哈哈哈......”大厅中传来女人们得意的笑声。
- K2 M0 i( J; `- D# q! `! B+ O+ }' X. y9 W/ |
宫本将岛上所有的保卫引到大厅,毫无准备的保卫们轻易地被桥本和青木他们制服了。" S7 s$ v3 @- ?3 o$ _
, N0 F6 P! E% n5 ?) k
六、极道审判
" f* [& j% ^; f, \  y+ A现在,审判的时刻到了!8 q: d0 J1 g, v" Z! I5 {% C3 {
静敏一身劲装!长统靴扶着她修长的玉腿,娇小而坚挺的小皮裤衬着她丰满的阴部,还有铁
( d& \. K( J1 r8 ~3 v  r; E甲一般的胸衣,展示着她的铁血胸怀!
) N7 ]9 F; S0 l1 l1 E# b' k* e3 q青木乖乖地跪在旁边。2 E+ u! S7 P- e+ y9 F
宫本颤抖着,不知是恐惧,还是兴奋。
/ D; E$ \; o- j: T- d; g/ |2 q( @; V“对男人的审判,就由你开始!”静敏劲鞭轻拍手掌,冷酷地对宫本说。
/ z; V! s- Y' n“是,女王!”宫本无力地回答着。
; X0 c" ]; Z1 A. l* T) {, p1 v0 Z“由于你对女性所犯下的罪恶,你将被女王残虐致死!但由于你次前已经向女性屈服,可以
7 @" ~6 F8 y! \  ?3 V) I, }: `7 h选择由谁来杀死你,并可以成为最后一个被杀死的男人!”静敏正气凛然地宣判了宫本的死刑
! D8 ^/ `! q0 [4 ^, p
6 c6 G( D  B& ?8 u, i- w“是!谢谢女王恩典!”虽然明知会被杀死,宫本还是面对了现实:“那就请静敏女王来虐' ]& z& Q7 S# C0 \4 L( Q: d% z! C
杀我吧。”" K3 U+ v8 f) X" ~* I: S, w$ [1 J, A
“很好,没有无畏的求饶。”赤姬在一旁冷嘲热讽。- S' i9 r( e: E% r+ g
现在,女王们可以为所欲为了。, Z" P/ a& T) {% H6 x
保卫们惊恐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
0 z6 @5 A  z$ t2 J0 I+ ~“那么,先来点开胃酒如何,这些保卫们?”桥本笑着提议,想起可以随意虐杀这些浑蛋,7 ?6 ~# P+ |" Q* f. ~) ?( a* f" p) ~
连桥本也兴奋起来,其他两位女士欣然答应。
) C; B: b( O6 ]3 D保卫们在地上乱滚成一团,女人们抓起鞭子,扑了上去。
  `4 N  ~0 y* T一个男人趴在地上不断向赤姬磕头,由于双手反剪,显得非常艰难。赤姬赶上前去,一脚踢$ o0 X$ ]; w/ D* j8 b
在他肩上,把他搞翻,又一脚踩上他的脸,一挥皮鞭,直望阴部抽去。那男人在她脚下抽搐着
; @7 o6 y" \1 T+ p* L& o,哀号着求饶。但赤姬岂会放过!
, t+ @/ q7 Y5 M7 b其他男人向四处翻滚开去,猎杀大行动开始。4 j+ a# L/ `0 n% x" w
桥本挥动铁链,向一个强壮的男人抽去,一鞭抽在他腰上,男人惨叫一声,浑身一震。桥本
( [) _; ^% [; N0 x' [赶上去,跨坐他腰部,铁链绕上他颈部,手中一抽,那男人只剩下喉中“格格”声。3 n; b( p7 u" D# @- C9 x
静敏小姐则双腿叉开,一手挥舞皮鞭,一手随意指了两个男人:“你,你,给本王爬过来!
' n- A0 _; V3 v& ~$ J3 ~! r& q/ U; N4 r
两个男人本来正翻滚着逃开,但看着静敏冷酷又美艳的样子,不知为何,对望一眼,还是老
7 K/ p* u5 @% z/ x老实实地爬了过来。
* m( ^/ d; `" _5 b面对次情次景,青木和宫本不约而同地伸向阴茎,抓住手淫起来。
7 h4 V4 [' L7 v4 @$ _( V赤姬把胯下的男人反过来,坐到他脸上,痛快地抽着他的小腹。) ?7 {9 \+ _* {1 b3 H5 d
桥本则脱去那只有几根带子的小皮裤,把那男人巨大的阴茎塞入阴道,一边勒紧铁链,如同
3 h& u" w  _, y& g' Q2 V# I骑吗般地强奸起那男人来。
% ^' K" a9 w4 g+ h1 X两个男人爬到静敏跟前,分别舔着她两只皮靴。
4 Z8 U) d. M6 ?- Q- }! A9 l/ w青木爬过去,钻到她两腿间,向她丰满而坚挺的臀部吻去。静敏却反手一鞭,抽在他脸上。4 Q( S3 }& v% q! y- [! F7 K" J# Y
& k: `  Q5 B# L
“你,趴好!你,干他!”静敏有条不紊地玩弄她的两只猎物。一边随手鞭打。4 {, U; r: W$ U/ {( P/ a
青木爬过桥本那边,拾起她的底裤,把那片皮蒙在脸上,拼命呼吸,那股腥味直入心肺。他
0 G- i# T7 E8 k6 M5 u; h! t5 ?一咬牙,壮起胆趴下去吻这个“下属”包住男人阴茎的阴唇,一边用皮裤抽打自己的屁股,皮
% }4 v2 e0 j4 |5 t1 M, E$ w+ `裤上的金属饰物令屁股伤痕累累。
! M  C9 ~2 o# s+ C' `7 N那男人的阴囊在他面前一晃一晃的。/ c# Q! _: F2 b9 H7 I) Z9 E/ [
桥本的阴唇则一收一放的。青木干脆舔起屁眼来。
9 G: B, Y, X( w赤姬身下那个阴部已烂成一片,人也一动不动,赤姬站起来,厌恶地抹了抹腿间的血,向另
8 Q. Q0 w& y: ~* u0 v2 B6 Y5 ?一个男人走过去。7 X5 H1 N! S3 X3 m2 |5 Y  p
男人们恐惧又兴奋地看着这一切。; U, A3 a9 e6 \* P1 r" u5 U$ c+ S$ f9 }
跪在赤姬脚下的男人磕着头不断地哀求着:“小姐,请让我射出来再杀死我好吗?请让我射
4 _. X% x) N2 N!!”9 S* }1 `+ g8 N: O2 `- u" x
赤姬微笑着问:“什么名字?”
+ v/ q/ M8 F$ D' ?( ?1 N3 y/ Z“相马,相马直太!”: }4 F0 R' e7 [8 z+ N
“叫我赤姬小姐。”7 _! d& }+ Q( Q$ z3 r
“赤姬小姐!您好,赤姬小姐,让我射完再死行吗?”
( A3 @% {# x, ]5 ?男人哀求着,赤姬得意地跨立在他面前。* _" q, V# P2 V, A5 f
“相马!”赤姬叫着他的名字,一鞭抽去。
0 D9 u: ~: \* G8 s& N% ]“是,赤姬小姐!”男人忍着痛回答。& v  j& ?$ c3 C- T. m
赤姬一脚将他踩翻,用皮靴的金属跟碾着男人的乳头。$ `& u/ H  {% ~  P' P: }
“爽吧,嗯,你这男人!相马!”
5 Q* N, t5 I6 `+ C) [/ T9 j/ \8 b; |“爽,爽!”男人痛苦地“爽”个不停。) z7 C2 j0 D' s) P
“翻过来,抽抽你屁股。”$ k7 {& \" q# |5 w1 j" K
男人艰难地拱起屁股。% t  p  c* x! g: G9 g# Y% w1 S
血很快在地板上流成一滩。  }. ^2 l$ b5 O+ D8 h
那边桥本的男人就快忍不住,桥本及时抽身站了起来,冷冷地看着精液夺射而出,溅在她腿- T6 O. V9 P8 ]6 P/ _; u) H
上、地上各处。6 S( e9 |8 W" I! T
桥本一脚劲抽在仍在射精的阴茎上,在男人痛苦翻滚时,揪起他的头发,夹在胯间一拧,那
9 l" T, l, t1 M7 \3 X男人一命归西。5 B; r- l# t' d
桥本看也不看,向另一个男人走去。
- s9 d7 n' p! ~: }$ Z- |7 Z( Q; k那男人自动地跪着迎了上来。, U0 A0 h5 Y! d
桥本一腿跨在他肩上,用敞开的阴唇对着他,男人的鼻、舌立即陷入她的阴部之中。
  I; o/ Z* h1 X% U4 ?2 y& C) g桥本往自己身后另一个男人一指:“你,过来!”
" R( h5 t: x4 C& R( P; B被指的男人爬过来服伺她的屁股。
/ U! b" @+ s. J: O4 }! c8 B4 z0 [赤姬将鞭把用力地塞入男人的屁眼中,猛地望外一抽,男人惨叫一声,夹紧屁股在地板上翻
" ?' _; @' Y, Z5 A2 @& @5 x) e7 K滚起来。+ ]# W/ V9 \% A0 w7 Q( L
赤姬欣赏着带血的皮鞭,一边再踩住他受伤的乳头,又挥鞭抽击起来。
. K$ F; D# D% h青木爬向赤姬,抱住她的腿,吻向她的屁股,哪想赤姬一脚踢开他。
5 X0 g7 t9 F- s' A. T0 p“滚开!贱!”6 B. {7 K+ |* h% q
回头继续玩她的猎物。6 o" E# c& W: T- C/ F0 g, f2 i
静敏小姐跨坐两个男人两肩,叫另一个男人舔她敞开的阴唇,淫笑着浪叫着一手挥舞皮底裤. o9 {# l) K) o( Q! x5 \7 |
,一手挥舞皮鞭,同时抽弄几个男人。
8 P4 e, p0 X9 O( ~/ R青木爬过去,舔她屁股,她正在兴头上,也不介意。3 ^  m0 \+ W2 X; m% G0 _
剩下一个男人想爬过赤姬那边,给她一脚踢开;爬过静敏这边,静敏一指:“给我跪到墙角/ Q  z8 }! Y2 c# |* G
去!”于是他只能跪到墙角去。4 A% F) i6 Z8 E0 C$ \+ D
舔静敏阴唇的那个舔得唧哩叭啦,身体扭拧着,精液夺射而出,趴倒在地。静敏站起来,用
  x6 D( ]1 G5 j) D# ^4 |. }; e( [皮靴分开他两脚,然后猛地一脚向他阴囊踢去,那男人一摊,不动了。0 {) ^' |; e, W: s5 v
静敏身下几个男人怔怔地看着她红润娇嫩的阴部。
( u4 x' q" j0 O4 I$ f% n9 t静敏转身面对另一个男人。微笑着问:“愿意死在本小姐脚下吗?”
% X. U- V. v+ J( Y: J# d' [男人说不出话来,只是拼命磕头。
) s: F& e9 W% e4 N9 e3 B( ^7 F: K" _“没用的东西!”) [+ l' F5 [8 e7 |$ w0 Z
一脚从他阴部一勾,又狠踢几脚。
4 m4 E; ^7 n' a; ?& J又一个。" g- u# z% @/ b  ~) G
“怎么样,你呢?”静敏冷冷地问另一个。
- |( q* f6 E/ x2 f" v! C/ v“是,我愿意死在您脚下。”男人恭恭敬敬地回答。0 V" g. @9 n. ~. z) U: h: H
静敏把这个“英雄”摆平,温柔地跨坐他脸上,张开阴唇任他舔,皮鞭抽在他勃起的阴茎上
0 }$ k6 n' A) x+ R7 M7 ?" b8 W,“啪”然有声。她尽情扭动娇躯,男人的鼻血流了出来。! d8 q& P/ O7 r) [# e6 m- A; z
青木在旁边捡起她的底裤,狠吻起来。- t. q4 p2 _& N3 G9 m
那男人在静敏身体下扭动着,阴茎在狂鞭下惨跳不止,舌头却喜滋滋地舔着,不久,精液随/ E) w1 M1 V/ i
着血花喷射出来,却被迎面抽来的皮鞭抽得四处飞溅。
, g$ N3 s! V9 `. R静敏痛快地长出一口气,蹲在他面前问:“你想怎么死?”/ ]$ `/ I! a$ M2 s
“阴,阴茎......”男人浑身血迹,无力地回答。
5 a6 f, C& \0 g静敏小姐站起来,用皮靴踩住男人阴茎,碾动起来。/ C/ j# {6 e) n; c* X! \7 {1 g
男人盯着静敏蠕动的阴唇,呻吟。% W4 h! d" t# V0 F
静敏微笑着抬脚一蹬,男人一阵搐动,死了。' X# k  T) c; S9 x/ C
静敏意犹未尽地在他阴部又补上几脚。5 e! r8 [& X1 F5 l7 {
青木情不自禁地爬上前去,恭敬地舔着她带血的阴唇。9 \) a8 T4 _- R- g2 p2 D$ d
静敏乘势夹住他的头,皮鞭抽下。
8 e  ^) M2 l. h! y& W( a静敏慢慢地引着青木躺下,一只玉手也在阴道口用力揉弄着,一手皮鞭继续抽个不停,口中+ H! u2 s- |  Q* u
还快乐地娇喘着。
' ~: c) s# R; W* v& W4 `+ Y2 `一会之后,静敏转过身来,双手张大阴唇,阴道全呈现在青木面前,一股圣水强势喷出,青
% }7 k& t8 Z/ m: s木张大口迎接。神圣、香甜而腥烈的圣水使青木狂涨不已的阴茎将精液倾力射出。血精。9 X& Y# V; F- a( G: p1 j
赤姬那个男人也没用了,连阴茎都不知道被她弄到哪里去;桥本那两个也横死一边。
% L! e6 M1 @, V5 Z“只剩下你了。”静敏说着,三位女士向最后一个保卫走过去。
. T  z/ G2 |3 N7 E5 r; v. p2 F" _, Q那男人看着一地男尸和血迹,突然大哭起来。
7 ~: [1 d% w$ |+ D女士们哈哈大笑上前,鞭打脚踢,男人一开始还大声哭号,不久就一动也不动了。
; X% r- B! {9 w宫本始终一声不发地跪在旁边狠搓自己的阴茎,实在无力勃起后,仍用力揉弄着,直到趴在( |7 C  i. n( {1 V! o4 [  m
地上再也爬不起来。
" I' A4 f0 [" ~女士们并没有因此放过他,她们痛快地虐弄他来,直到他昏过去。
1 e8 n5 B2 l: p+ }7 A
4 O: a' }) Z/ n; R8 a9 B# J1 k七、男性的哀歌7 a# V9 h( Y$ ~* |4 G9 V
哲正醒来时,发现三位女士身着劲装坐在平时自己才可以坐的王座上,而 青木和宫本则跪在她们脚边,他似乎明白了什么,愤怒地向宫本大 叫:“宫本,你这蠢货干了些什么啊!!”
& a8 L4 m( w- J3 r宫本沉默。' b, h: k0 T4 ^3 F. r  k9 O- {$ n
女士们则饶有兴趣地看着哲正的激烈反应。
  |5 S. r$ U$ l( k/ y, O& d+ d“说啊!”
; `& w. m% a) R# p“住嘴吧,你才是不折不扣的蠢货!居然和这么高贵的女王作对!死到临 头还不改悔!”4 s+ M  m/ `& Y! M& p4 f
“屁话!你以为她们会放过你吗!!”
4 o6 x# w" G& O1 n7 b“对女性犯下了那些罪恶,怎么可能得到宽恕呢?你这傻瓜!!”
4 g% ?- w8 g5 _' I& h7 R- @7 R* w) S“你,你...”哲正被气得说不出话来。+ a9 m& o& G3 h
“精彩,真是精彩的对话啊!”女士们甚至鼓起掌来。; Y8 _$ S8 X  i
大野和大周也醒了过来。* T  r) ?5 u3 d' x3 S; Y6 J
男人们全身赤裸地被捆绑着,他们看着地板上躺着的保卫的尸体和四处血 迹,都明白了自己即将面对的命运。# P0 t+ D9 D, V
“嘿,哲正,落到今天的地步,你有什么感想呢?”静敏从王座上高傲地 走下来,靴跟在地板上敲击出震撼人心的尖锐响声。8 `  M1 I2 c9 _7 p$ G8 c
“你,你这贱货......啊......”话音未落,静敏飞起一脚重重地踢在他脸上。
; i3 ]$ u* X. i% ~# C& _4 s) R9 N* ~静敏一脚踩在他脸上,居高临下地看着他。2 k* O- i, E+ `, s
“怎么样,说啊,被女人踩在脚下的味道如何呢?”' @0 N4 t2 [+ U7 N/ L
“哼!”哲正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 }! Z* q/ _" i7 `. A0 l1 O; q9 E
静敏用金属靴跟碾着他的脸:“闻闻啊,好好体验本小姐的皮靴的味道 吧!”; C+ @  }  y% q8 O$ i( D
哲正痛苦地呻吟。
4 o, `; k) s' a" _桥本和赤姬也忍不住了,桥本走向了大野,赤姬则哲正向正恐惧地望着她 的大周。1 n5 t) w) ~8 ?# c' n
女士们肆无忌惮地欢畅地羞辱及虐待她们的俘虏,她们用皮鞭和皮靴让男 人们彻底明白他们的处境和地位。
. ^2 F+ G" V: F' G男人们逐渐失去了反抗的信心和勇气,而最令男人们感到羞耻的是,在女 士们的鞭靴交加之下,居然一个个的阴茎勃了起来。
0 m3 N# n& d- ?' ~1 e( z. ~“喔,你真是好贱~~~~~~啊!”静敏将哲正的耳朵提到自己口边拖长声音 说。2 K( W3 E; v- k' {2 `
哲正也恨自己的阴茎不争气:怎么能在此刻勃起呢?
1 {7 @! f6 N9 n( k( N8 n“宫本,你去拿照相机和胶卷来。”静敏指示完宫本,又对两位女士 说:“杀死他们之前,好应该和他们来几张合影吧。”女士们开心地叫 好。
8 D% T' e, y/ Z) a; q$ I, [三女王先骑着各自的座骑拍了张合影,然后各自摆出POST叫宫本和青木给 她们照。" O. r* ~! R5 l" o& |
骑的、跨的、鞭的、踢的、笑的、怒的,女王们千姿百态,青木和宫本爬 来爬去忙个不停。静敏对角度和美感要求很高;桥本则拍了许多高难度的 动作照片;而赤姬居然从地板上找来不知道属于哪个保卫的被切割下来的 阴茎在男人们面前晃来晃去拍照。2 {/ q; o8 R) K: C# D

3 q5 {# a: D2 x+ [# j“宫本!爬过来!”静敏突然向呆跪一旁的宫本下命令。宫本乖乖地趴到 她脚下。
$ X/ E% ^$ j4 [; z“你!!”静敏又骄傲地对青木一指,青木也爬了过来。
& @! v. v; M! Z* a6 n( [" _: ~静敏一脚踩在宫本背上,将娇美的阴部呈现出来。由于哲正是被倒吊的, 他的脸正好对着。# Q3 C- O  W7 Y- p1 p* @/ Y
静敏将娇小的皮三角裤也脱下,命令青木来舔她。
: a& H4 U/ N8 P) V0 u' ?5 f1 p青木获此美差,开心地爬了过来,舌头伸得比狗还长,拿出刑警的职业精 神奋力伺弄着。
! N  B+ N* y5 v' X* X“怎么样,本小姐美吧!可惜啊,你已经没机会服伺我了!你的阴茎,现 在唯一的作用也就是被本小姐玩虐而已!!”静敏居高临下地看着哲正, 骄傲地宣布,顺手抽了哲正的阴茎。0 K4 k4 J$ d& n. `# C
哲正痛苦地盯着静敏的阴部。是啊,多美的女人啊,为什么自己原来要那 样对待她呢......
8 \3 W2 n) U( u" N静敏娇喘起来,圣水也流了出来。她越美,越兴奋,哲正就越痛苦。' S& U2 |* R" N. I) T: z
极道女王之后续*二6 E/ i4 {0 i# T7 |* D; K* y
, ^+ D& Y; y2 ^; P
“好了,现在是女士们在男人们头上拉屎拉尿的时候了!”赤姬得意洋洋 的宣告着,真的将大周掀翻,提着他的鼻子就在他脸上小便起来,直望他 嘴里灌。
- k7 Y4 c3 D6 r. f) p! d, l所有的人都默默地看着,看着赤姬小便,“浠哩哩”的响声清晰地传入每 个人耳中。' f* S2 J: }% V7 N1 p
“我有个提议。”静敏笑着对桥本说,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T6 _. J5 k2 k+ v0 s. ?
“嗯。”
1 j: N1 r* _4 @3 w8 Y“让我们来个比赛,看谁能用最精彩的方式杀死这些畜牲。”2 O: j3 O5 f" K$ O7 j& ~5 \
“好啊!”赤姬显得很兴奋。
/ k' n5 X) _' V4 F9 P) N9 }4 _5 X“好提议!”桥本也很有兴趣。
( |# e$ j2 v% F! r7 o6 L5 |男人们脸上则露出恐惧的表情,然而,他们清楚,任何乞怜和哀求都是没 有用的。他们非常清楚自己对女人们都做过些什么,也知道这里有多少折 磨人的工具。1 Z; M- I( u! J. o5 L4 W  g
大野被青木按照桥本的设计倒吊起来,双腿分开。哲正也被倒吊,不同的 是,静敏让哲正屈着膝倒吊,她要让这男人在空中也要保持“跪”的姿 势。  D, C: g0 f% W5 t: @2 a2 p
在青木忙着吊男人的时候,赤姬兴致勃勃地抽打着大周,她喜欢让这男人 满地翻滚。
, A4 J$ Q4 g% ^. D; C6 @4 ?“这里不是有一批烟花吗?原来准备用来庆祝樱花节的,就让我们先来一 个‘女王烟花节’如何啊?”静敏又有新主意。对于折虐男人,她可谓是 新招不穷。
. x7 A8 I+ r  Y7 b“好主意,加十分!!”桥本马上明白静敏的意思,赤姬也兴奋地叫好。
8 M( a+ P& u6 P伤痕累累的宫本立即和青木爬着搬来烟花。# B" M: B1 o& f
“说实话,我还从来没有在室内放过烟花呢!”桥本说着,拿出一支“火 箭炮”插在大野的屁眼上,点燃,“嗖”!烟花飞射而出,有力的撞在天 花板上绽放。4 i* [/ u) t: E
“啊!”大野屁股上留下一片黑色的烧伤。8 E9 O2 ~7 O1 }5 t8 R" O* r% S$ \, t
“在男人身上放烟花更是前所未有哦!”静敏故意装出一副天真活泼的样 子,烟花在哲正的惨叫声中飞出。# B  _4 [; S; p) `( m6 a3 d' Y
“对不起,借用你的奴隶做靶子。”赤姬对静敏说,调整大周的屁股让烟 花的方向对准哲正。6 R" X' Q9 o" i/ P
“没关系,但你的奴隶的屁眼要让我做发射架!”静敏觉得这样挺好玩, 也来加入。( L1 P3 w. @% A* `' n
“耶!!命中目标!!”在男人们的惨叫声中,女士们象小女孩一样快乐 地欢笑。
7 b3 J- }; z& j; i; K' L2 c0 H此刻,男人们的痛苦程度就是女士们的欢乐指数。9 R0 E7 a. ~$ h- s4 N% H% S4 m* J
赤姬叫青木和宫本按住大周,让他躺在地上,双腿紧闭,然后拿来一 颗“满堂彩”塞在他屁股下点燃,烟花剧烈地飞旋燃烧着,从大周两腿间 的空隙射出七彩光芒,突然“嗖”地从他两腿间蹦起,又赢得女士们一阵 掌声。
3 N: M3 X/ S7 E, u# j5 l6 r! j静敏则用“魔术弹”瞄着依旧勃起的哲正的阴茎来射。哲正努力地扭曲着 身体躲闪着,但还是频频中弹。火弹射在阴茎上弹起的情景让女士们痛快 无比,而哲正的阴茎则变得青一块紫一块,阴毛也被烧掉了一大片。
! ^- D. }8 t: D7 ^5 |6 G+ }"好了,是时候舒活舒活筋骨了!"桥本说着,从工具箱中挑出一根劲鞭, 凌空飞起一脚将大野踢得在空中摇摆不已。
  t: C4 V+ ~/ q  F“好厉害的飞腿啊!”赤姬赞叹着:“我也来一脚!”! V, |4 m* ~- H4 t" u6 _" k' W) D
赤姬踢得没有那么专业,于是又学着踢了几脚。
6 w1 D: B7 B! L0 Q( o9 W静敏也在哲正身上尝试着。* b4 z+ {4 x/ M
桥本则扬鞭狂抽,既抽大野,也抽哲正。6 h9 [% C. X1 R+ W" Q) K! l! W
赤姬发现自己的大周没人虐待,很不忿地拿出一根米二的长鞭,与他保持 一定的距离,挥鞭抽击。
/ P- ~* g9 Z; f: R/ V3 X: L+ Q“你这家伙!躲在一旁偷懒啊!”/ ?) K6 D8 U3 I  j
大周被抽得哀号翻滚。/ [( b( X9 S  R* O8 m. p
静敏和桥本见大周更惨一些,也加入进来。+ s" b- s" q8 @) v% F% l
桥本也换过长鞭抽他,静敏则用烟火射他。大周实在忍不住求起饶来。
$ l, q: y4 f4 G“呵呵,真是没用的东西,居然还求饶!!”赤姬更加兴奋了,下手更 重。
* A3 n; @; \. K8 g$ u9 p8 ?4 J1 I静敏和赤姬交换个眼神,女士们换过短鞭,三女王将大周踩定,围住他狂 鞭。5 D- N8 S" u5 j( @' ^! ^. i3 d6 t
大周痛苦地扭曲着,抽搐着,号叫着。
% h* N" d) r' v女士们尽情地鞭打着,踢踏着,欢笑着。' I( m/ B* m. K& X8 }
大周摊在地板上,如同一堆烂泥。
! o7 q  s' U; o; n+ V赤姬抓起他那可怜巴巴伤痕累累的缩成一团的阴茎,大声叫道“哗,好经 典的奴隶阴茎标本啊!!”% k9 ?$ V4 ]" ^
“是啊是啊,我看应该割下来做标本呢!”静敏残忍地笑着。: m: e& w; v& D6 Z4 Y
“好啊!”赤姬真的找来一把匕首,大周恐惧地企求,但,一切都是徒劳 的。赤姬抓住他的阴茎,一刀砍下!血冒出来,但只是割开一个缺口。
! {* D# K( a$ b" S赤姬就着缺口用刀来回锯,终于连茎带囊将那东西弄下来,大周在抽搐中 死去。而赤姬兴奋地捏着它走向哲正:“喂,这是你部下的东东哦,很补 的啊!你给我吃了它!”
1 z+ v' W5 J+ l: r! M哲正别过头去。
' |. K0 ?0 ~5 w3 h7 I5 v“是不是要我也阉了你呢!”赤姬抓住哲正的阴茎。1 n$ _' K# W: k  k8 T9 G
“我吃。”哲正终于屈服了。) r( e+ |+ p1 b
“难得的好东西,要慢慢品尝啊!”赤姬胜利地将阴茎塞入哲正口中。哲 正屈辱地咀嚼他的手下的阴茎,血从他的嘴角流出。
$ \& K; D0 j3 E+ _  M“哈哈哈!”女士们大笑。
# c9 V/ i2 D' @6 R残虐到底才叫爽。9 l8 P9 n5 q9 ^9 \1 K  c- s
“好$啊!”桥本嫌弃地踢了踢哲正,走向大野。0 D5 o  e# K& J# k' Y% V' T0 q8 C
大野痛苦地闭上眼睛。为残虐女人付出代价的时刻到了。0 T+ [9 u8 W, H# F$ d7 Q
桥本装出爱怜的样子轻轻地抚摸着大野也是伤痕累累的阴茎,“不,不 要,求求您......”大野无力地哀求着。
. ^1 m+ T$ w1 n: T( G! y2 l& N“哦,现在你知道企求是什么滋味了,当那些无辜的女孩们企求你们的时 候,你们又是怎么做的呢!!?”. k9 Y# z9 g( P2 J4 U, H1 Y
桥本说着,用橡皮筋将一枚巨大的炮仗束在大野的阴茎上。
) ^- C! ~6 U* I“不要啊......”大野嘶号着。  f9 K+ E$ w7 f5 Q4 h
桥本微笑着将炮仗点燃,然后像小女孩一样捂着耳朵闪到一边。
3 `7 p0 ]& {0 i& U9 p4 s. g“嘭!”炮仗和着血光炸开。女士们兴奋地尖叫着观察她们的“成果”。
' X. V7 R- ?5 i/ ?* M大野闷哼一声在空中剧烈地扭摆几下,不动了。! K$ T. R6 O$ v& e" N- Q
“现在只剩下你了哦!”静敏带着残忍而又装出天真的微笑走向哲正。
4 L5 W' A4 O$ o0 x“求求您,静敏小姐,静敏女王!请您直接杀了我吧。”" b/ |" O' b; K$ U6 H0 i8 k

# Q) j& w' ?# v! y. M静敏蹲下来,抹去他嘴角大周阴茎的肉丝,温柔地说道:“那怎么可以, 我的姐妹是不会答应的,我也舍不得就这么杀了你啊,你可是我们的终极 玩具啊!”女士们开心酣畅淋漓地笑起来。
" V) E  F7 {% p3 Z9 @. o! A  l  F静敏站起来,用戴着皮手套的手握住哲正的阴茎,脸色变得严肃:“看, 这就是男性的象征!”她调戏的搓弄几下,阴茎立刻又大了起来。5 d& I* b* D# A: t3 N$ H  `
静敏用力拍下,阴茎在空中剧烈地晃动着。
5 w+ P. R% t- i4 U哲正向上望,刚好对着静敏叉开双腿的中间,美丽的阴部,他绝望地想 着:真是美丽的女人,美丽的阴部啊,可惜......1 F2 l, V: x2 y! z9 U( C) Y0 m- t
静敏拿来一张砂纸,揪住哲正的阴茎,用力地摩擦起来,哲正立即痛苦地 狂扭起来。4 W8 Y* R0 t2 A# M5 m) H
龟头马上流出血来,缩了回去。
2 r5 h' ?/ Q7 S# t* ^静敏残忍地笑着,改为温柔地揉弄它,哲正无法控制的阴茎又大起来。
4 }9 m& [, f* g血色砂纸伺候,哲正又痛苦地惨叫着扭曲。
) [& s" @7 R+ `' z& M5 Z静敏满意地又将阴茎弄大——真是很有快感啊:这个男人明明知道会被自 己玩残、弄死,但在自己脚下仍要由自己要他的阴茎大就大,小就小,痛 就痛。
5 h3 f% X; h5 E7 `阴茎的其他部位也逃不过静敏的砂纸残虐法的处置。整根阴茎被这个残虐 女王蹂躏得皮开肉绽,鲜血淋漓。
1 H8 I" Z3 s3 J2 i' T: E& Y眼睛的余光见到静敏抽出锋利的匕首:哦,要切割呢。静敏的眼神和冷笑 和刀锋一样锋利。( s. f# g9 g: b; V3 Y6 p& T: x
这时候,赤姬居然蹲在静敏脚下,脸正对着哲正的脸,她要仔细看看哲正 阴茎被切割时脸上的表情。哲正很愤怒,但愤怒又有什么用呢?
+ Z- V" H2 r; }2 D2 G8 C  P8 j: D4 Y* F静敏左手捏住哲正的龟头,右手握着锯齿刀冷酷地对着龟头开口的地方锯 割下去。哲正的身体抽搐着,被倒吊使他的血液充分供应到脑部,保持着 相当的清醒来感受静敏赐与他的极度痛苦和羞耻,但他没有发出声音来, 只是瞪着血红的眼睛盯着静敏的阴部,被自己的血溅红的阴部......在临死的 一刻,他满脑子都是女士们曼妙的身体和胜利的表情在晃动,这让他觉得 极度羞耻和愤怒,但在这中激烈的情绪中,偏偏又带有一种快感,那种彻 底被女性击败的快感——多厉害的女人啊!
; ~/ y" Y+ z& m3 N锐利的眼神闪过,锐利的刀锋划过,哲正的整根阴茎被锯成两半。静敏还 不满足,她小心翼翼捏起已经失血而缩小的阴茎,从另一个方向将他锯成 四片。这时候她听到脚边赤姬的笑声:“哗,这个男人的表情好酷啊!”
, @( D9 |* H3 g# p, c: ]0 V她残忍笑了笑,也拿来一颗炮仗,用哲正的四片阴茎包起,用橡皮筋扎 好,用手中的香烟点燃,“快跑啊!”
+ V; |: {5 K1 t1 N2 n! K# {( B) m- ^8 d“哈哈”静敏和赤姬捂着耳朵闪开。% |0 Z* e2 F9 d# [5 e1 f* p! E
“嘭!!”哲正的阴部变得空荡荡的,耻骨也露了出来,剩下一个大洞不 停地冒着血。
3 a% C6 a, e( ~6 ]“耶!!”女士们欢呼着击掌庆贺,男性的象征被彻底#。
% E) J# A( Z! o, w: I女士们胜利的眼神互相撞击在一起,酣畅淋漓。' G4 N( y7 ]' b, X6 n

3 x, _+ T% F0 U5 ]) R) _“好了,宫本!”静敏转向宫本。$ ~( o3 [0 @: ~' e1 C0 v1 Y- Y
宫本刚才在女王们虐杀其他男人时偷偷地手淫着射了精,现在正心满意足 地等着静敏来杀他。
$ T6 Y; k8 W4 j) o( M“是,静敏女王!”他爬到静敏脚下。$ Z5 e8 j* X2 G- F3 L. _
“现在到你了吧!”# I) \$ t% C# ~( _& s
“是,静敏女王,请您屈尊来杀死我吧!”宫本屈服地说。! {  I2 Z. R' X2 X8 `# Z3 o& h
“哈哈!”' M- K( L. E& \& l1 J& ^" N
静敏飞起一脚,直抽宫本的阴部!
; M4 e; W' u3 ?9 V  Q4 X  l宫本闷哼一声在地板上扭曲起来。$ _: l0 @5 m5 J' ^: q! w  t
静敏蹲下,揪住他的头发,将宫本的狗头夹在阴部,用力地收紧,扭动 着,宫本幸福地抽搐着,就这样活活被这个美丽、骄傲而残忍的女王闷死 在胯下。
) G1 e0 K# g+ X8 p% }' h1 X. A7 p静敏胜利地站起来,再度和桥本和赤姬欢笑击掌庆贺。
  K4 ^6 R: j* B2 i" J- c+ H
( I' [( |2 V( D( h: F$ m“可以把底裤送给我吗?”青木捡起静敏的底裤,可怜地企求她。
4 Y# b( o: B. z3 `3 ~“拿去吧,可爱的小老头。”静敏爽快地回答,又将皮鞭也扔给了青木, 当然不忘赐他几鞭“回去可要好好地膜拜着吻它哦!有空的时候想想我的 样子,就用我用过的皮鞭好好抽抽自己吧,哈哈!”
: e% m) E! A( X) g, x- |( O地上还有桥本的皮裤,赤姬的皮鞭还留在男人的尸体上,青木真是丰收 了!3 R8 N7 [: ~$ k( h! q
“喂,被你的属下骑在胯下是什么感觉呢?”桥本骑上他问。
) X2 j9 J2 ]: U“您不是属下,是我尊贵的女王啊!”青木认真地说。
0 J2 Y5 u& c# w5 R; c女士们大笑起来。# I' z! e( I" l% `
这是女性彻底的胜利,除了青木这个一早屈服老头,男人们连最引以为豪 的阴茎也被她们#无存,女士们,的确有骄傲和开心的理由啊。* l! `4 ?! X( {! o6 c# [

; W; `; {% Q, L1 \8 T$ |& F后记
8 o# T$ \. ]: A( k' z9 z“啊,是时候回家拉!”赤姬畅快地伸展着身体说。
+ \; ^  D0 ?3 w  W1 b“什么啊!冲完凉吃完晚餐再走嘛。”静敏从容地说:“在一堆男人的尸 体上用餐,这是多难得的机会啊!”! N/ @) a/ _$ p* N1 J
“是不是应该加上几根阴茎来炒呢?”桥本问。* T! L# a# T) E# z$ P2 |" Y
“这里还有阴茎吗?听说这里的阴茎都给炸飞了呢!”静敏笑道。9 |% S& s1 d# _' L' Y& n! d

, i: }1 x& Q/ _直升机离开小岛千多米后,桥本拿出微型导弹。* _$ Y- ~6 U  |: k; g
“嗖”导弹准确地命中目标,罪恶的殿堂灰飞烟灭。
" H/ `' M+ j# Y3 Q; c- f5 l极道三女王直飞东京。
潮人特色国际版欢迎您的光临:https://bbs.crtslt.com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潮人國際

潮人特色国际版欢迎您

潮人特色论坛国际版

联系我们

  • 工作时间:..................
  • 客服电话:..........
  • 反馈邮箱:...............
  • 公司地址:.................................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潮人國際_潮人特色論壇國際版

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3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