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查看: 86|回复: 0

男朋友出差回家了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4-5-14 17:17:13 手机浏览器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今天的心情特別好,因為出了差一個星期的老公仔今天終於回來了。現在他應該還是在飛機上的,還有幾個鐘頭便會到步的。記得昨夜我們通電話的時候,真是甜蜜啊。1 Q  b9 D% Z1 \
% P0 h& u, A/ ?8 ~6 n/ M/ s
「老婆仔,我好掛住妳呀。」
9 }% I0 N3 H" M  U8 G: g4 {8 P0 ^6 G
7 k3 X3 d" }5 T$ v; F* Z) V「老公仔,我都好掛住你呀。」' L8 A$ A/ {! B9 [
+ ?; a' C5 E0 ~2 p& v  K
「妳掛住我那裡啊?」
0 b. U1 v+ e/ i( E  r3 a
1 `- L. g7 }% S「唔… 掛住你的擁抱, 掛住你的…..身體。」9 P9 z+ ~( S( |4 M7 l

& i4 H- E& B; v" J  A5 T% W「甚麼身體啊, 說清楚一點啊。」, }, }9 q) T( U- V8 i
2 K" ], M4 e2 Y. T' B0 w2 X' _
「唔…掛住你那小惡魔,專門用來欺負我的壞東西。」
% R# t" ~; \8 X% [# M( F9 i- B
8 S. ^3 L* h7 Q2 Z; d2 k「妳不喜歡嗎?我的壞東西也很想妳的蜜穴啊,恨不得立刻便要鑽進去啊,告訴妳,「它」現在已經硬起來了。」/ e. {* L) |/ h6 h/ Y6 l
  n- Q# v7 ~( n+ u% ]
「好可憐啊,那如果你看到我新買的那套新款內衣,不知會怎樣呢?」
! B" r. K+ \% O8 P% P
5 y' `! g5 A3 B! j9 U, ?「噢…妳想弄死我嗎?是甚麼款式的?」
0 D" I$ V& @  s! V4 l( M2 j
8 B& S0 n0 ]4 q0 Y# {「呵呵,你回來自己看看吧,不過我相信你看不過一分鐘,便會把它全部脫下的…」
' t2 v* {  A" L, x% I( r2 W
+ a* }  [' \1 u' F  G% V「我一定會慢慢欣賞……兩分鐘的。。。。噢…我的雞巴現在已經硬得不得了。我們好久無做了…」5 o8 x7 F; G9 o

3 O- f3 p2 D4 t% d) n: x「你出差才一個星期,有那麼久嗎?」
0 G, V- {; `3 i# ^' m) y; k+ f6 b3 Q- Q+ ?- h  u( w
「之前剛好是妳的「紅日」,我們沒得做,再之前妳重感冒,也沒有勉強妳。己經差不多一個月了。」. G# b4 L% n8 R4 ~% Q% n4 Q2 E

2 Z. Q0 b* h1 t5 \, q' P「老公仔,我知你待我好,我的小穴又何嘗不是想念你的肉棒。」. c. ?- o. c  |" a' f7 f% c
- z8 Z7 |  i; }5 v8 V/ ~! V1 j3 p
「真是希望現在就在妳身邊,立即把雞巴狠狠的插進妳的浪穴裡啊。」
! Y2 \( I& q! `: d. J. N8 r+ E5 l) ]. C, H* k3 B3 P( p* m
「呵呵,不要太興奮,要是忍不住,打了手槍,就浪費了你這寶貴的「精力」了。」
3 `2 r  p+ G4 f6 A5 j$ `" ]0 s
9 X; c, s$ F) M8 Y0 p% k「其實這星期我都一直的忍住了,現在我的火藥庫已充滿彈藥,起碼足夠發射三次了,回來一定要把妳的蜜穴灌滿的。」
% v. c( g$ k+ W, Q( R& K# B& Z( Y9 q! b
「小心今晚就走火啊。」
( z& j4 s( W, M0 T  k  c
& u/ F* \7 E( v+ p7 y) E+ K5 ?「那妳明天一放工便立即回家啊,canovel.com我們立即要大戰三百個回合。」
' R! Y$ y  q# M7 e" {( [/ ^) h9 q! b) V. H) z$ \# w, x9 b; G
「呵呵,明晚約了舊同學聚餐,如果夜了,可能回媽那邊睡。」+ y, Q0 Q, B, Z  }

2 l$ w2 U5 q" Y3 d3 E; l「真的假的,那明晚便見不到妳,會憋死我的啊。」  W  Y, G' y8 b+ t
0 J6 x8 M, n* p* L, N  B# n
「哈哈,那看情況罷…夜了,要睡了。記住啊,別打手槍啊。」
5 W/ a! E) W5 G  F* t7 S2 l' Y2 g4 |2 `3 z5 z  t. O& s
現在想起,也覺得好笑,聽到我說今晚不能陪他的時候,老公仔立即像個鬥敗公雞似的。同學聚餐甚麼的,都只是騙騙他而矣,其實今天下午還請了半天假,到時突然在家裡出現,他那喜出望外的表情,一定很有趣的。
, W/ `3 w6 I, k% q% m% ?+ |  i1 ~2 L6 p: Z" f* l0 c
今朝我上班前還特地修剪子恥毛,換上了那條新的幼邊的蕾絲內褲,配上同款的胸罩,一定會把老公仔引得神魂顛倒的。現在想想也覺得興奮,小穴也不禁濕了起來,噢,我實在太想念老公仔的肉棒了。
5 }: Z" d/ `, P: p+ n9 A0 r) t; o( J7 [
在我滿腦子都是淫亂的遐想時,同事就來了叫我去午膳了。今天午膳比較早,原因是要慶祝今季業務達標,這也是我為甚麼 只請半天假而不是一天假的原因。/ E8 h+ l4 j1 ~- L* @
) M$ s  ], G4 b2 F( c, w5 h
大家浩浩蕩蕩的來到餐廳,很快便大吃大喝起來了,還點了日本清酒,由於我下午請了假,所以也放心喝了幾杯。
% S8 n6 F1 X  h# J! n  O
1 {' a; w5 x' O「喂喂,小李,吃那麼多生蠔幹麼?你又沒有女朋友。」
5 M  l4 p* `+ R. K2 j  r& K! ]" A1 @) t
8 }* R/ @+ o+ `「沒有女朋友就不可以吃嗎?那是甚麼規矩, 那有人的男朋友出了差,暫時做我女友行嗎?。」
, {) d( l- v* z4 J# s3 ^6 b+ S6 d! Y7 D
「你別佔人家便宜,人家男朋友出了差,好像今天便要回來了,給人家聽到,不扁你才怪。」
# ~! K) c1 D- |* b3 A7 \, @1 d7 n: l4 e$ Q" f' @' ]
「不是今天,是過兩天才回來。」我忙道,真不想他們聯想到我請假的原因,就是為了要「勞軍」。
+ `: S( M6 T  {% t1 C1 w' C- |! E- ~( B8 C% B$ N# T8 \. f0 M1 L
「我還以為妳下午請假是為了……哈哈…」2 b7 `+ H$ v) [* R* I
6 P. P2 b' B/ h9 m
「來來來,再喝一杯吧。」
2 E3 U; @/ j" q2 I# A) z3 a8 n) L' d: P' R
「我待會還要開會,不喝了。」$ a5 l5 O1 N" ~6 d2 G
8 a3 y+ t+ y8 W$ z% l4 m
「那有誰下午放假的,叫她喝罷。」3 l1 J% I: C5 F* _

/ ]* P3 ~9 \5 w「我也差不多了,我下午有件重要的事要辦呢。」想起下午要和老公仔 「辦」的「事」 ,臉上不禁紅起來。還好沒有人看得出來, 以為我只是喝酒後的反應。7 F$ N  L6 v7 G

* R  l" D9 W0 I7 x2 k" z「再喝一杯吧,待會妳要去那裡,叫小胡車妳去吧。」
: k! C, C3 U  x1 v$ l. F
( x/ k1 n" p" `' A$ J6 S' O5 t小胡是跑業務的,有公司車,和他也不是太熟,但是長得高高大大的,也沒有甚麼特別印象。
/ r5 W% ?5 d2 f( k1 C8 t7 d* o/ U
" u+ O. ~0 M9 ^; r. V午膳很快便結束了,同事們要趕回去上班,餐廳就只剩得我和小胡。而我則有點微醉了。
" e( L1 t$ `, F' k
! O: {4 [% r8 Y; x' y「還有小半瓶清酒,妳喝完它吧。」
: t) L& i8 a5 p; h& F1 \6 X! J% x; i3 D, v0 L
「我不行了,還是你喝吧。」, e+ T4 [( e& Z5 H" T' B* d. `
( t  s/ G% ]; r* D3 V1 A
「我要駕車呢,這酒是高檔貨,不要浪費啊。」% m0 V2 ~/ X# Y7 @5 k$ J8 C

5 k: Z+ e+ A' W; I' k8 Y於是我只好再呷了一口,這清酒很容易入口,不過後勁可十分厲害。
* u+ [" h/ r: C) M9 q3 O0 W: z- |% _; a2 P! I
小胡把車子駕來後,很有風度的扶了我上車,跟著便到司機位開車去了。6 a4 j5 M; R/ g9 F( d
# G! ]+ \: O1 R
我想著一會兒便會見到老公仔,想著他的肉捧,心裡甜絲絲的便昏睡過去了。0 j! a6 I7 r- {$ m! G% W
( E2 F) A0 Z' b) n1 R$ L
當我稍稍回復知覺的時候,我發覺我已經躺在家裡的床上,眼睛還是倦得睜不開,不過小穴卻傳來一陣陣的快感。
* m$ I& n$ E( s6 \: |7 b- I) t  G, ~+ p+ R8 @1 I
我發覺我的衣衫已經被全部被膛開了,胸罩亦已被推了上去,一隻大手正溫柔的撫摸我那裸露的乳房,另一隻手已經滑過我的小腹,伸進我的內褲內,挑逗著我的小豆豆。這感覺美死了,一定是老公仔回來後,發現了我睡在床上,忍不住的便要上來親熱了。 我就樂得繼續裝醉,享受下這盼望己久的歡娛了。3 j2 V9 O: \# F
2 D: V, C0 ~7 f
小豆豆被撫得十分舒服,而我也不禁把雙腿再微微分開,方便他行事。
6 B) j# n! q3 s& \
: t: Q  T( K, P, ]. e( X5 n5 m那嫽人的手指,很快便滑進我兩片陰唇之內,我的陰道口每一處都被他摸遍了,摸得我淫水沛然而出,水聲嘖嘖作響。 指頭偶爾輕輕颳著我的小穴口, 撩動起我的慾火, 但是就點到即止, 若即若離, 老公仔, 我好想要啊…。  d# P" @; v! x, v2 K) I
, I" U0 B# ]5 W- I" f2 t& s- V
我忍不住的輕輕聳動著陰戶, 去迎合他手指的動作, 以慰藉心中的慾火。 天啦~!多美妙的感覺呀!+ |. p. U9 \) E' M4 T- n7 s
- \, w4 ^7 M3 |* e4 s" N7 l
我越搖越急, 快感越來越強烈, 我明白自己身體的反應, 感覺快要高潮了.
, v* m0 z& B; d" G! l3 |+ Z, Z" L8 R: M. p5 }. M* M, V
就在我快要高潮時, 老公仔那雙手突然離開了我的身體,小穴的快感被一下子中斷了, 我急得差點兒要哭了出來。 不過我感覺到是有人正在快速脫去自己身上的衣物, 接著我的小內褲便被粗暴地拉了下來,呵呵,老公仔終於忍不住了,而我其實也快要忍不住了。1 W7 t8 d5 w; S+ {8 y
. k% h1 b: H% N& \! s0 i0 v
老公仔分開了我雙腳,肉棒便抵住了小穴口了,我幼嫩的陰唇立刻便感受到一個灼熱的龜頭,這使我更加興奮,流出更多的淫水,期盼這一刻太久了,我已經有點急不及待了,老公仔你快些插我啦, 我實在興奮難耐了。
) U, x9 l( m  c2 y) S7 t+ ]7 G4 v8 [' U7 X! V! g5 D
老公仔腰肢一沉,一枝粗大的肉棒便插進了我的浪穴之內。
) z0 ]( b7 }3 d1 I) z  \* w- o8 }: q$ D# s+ z) ^
我美得差不多立即來了高潮,口中不禁呼叫起來。好粗壯的肉棒啊,把小穴填得滿滿的,從未有如此飽滿的感覺,大龜頭把我的小穴壁颳得頭皮發麻, 真是愛死這肉棒了。久曠的身體, 終於得到滋潤了.0 a9 j& h" ?& V/ T1 H

  {0 [& ^' z% O# _  L) c# i" l' v我此時再也不能裝醉了,睜開眼來要親親我的好老公。
; f, m) S, ]7 P& i/ |& w
: ]0 M3 u8 F3 ?/ v% \, g7 W' ~4 c咦?這裡不是我家,這也不是我的床!插著我的,也不是老公仔,是…是小胡!- u% y/ F# v, w7 D
7 v% r" E0 y- x2 w
我來不及反應,這男人便開始抽插起來。我也不期然的「嗯…嗯…嗯…」的叫起來。我心中想著為甚麼會是這男人的,但小穴傳來一波波的快感,卻很受用, 來自花心深處的強烈滿足感, 實實在在是我生理上最為迫切需要的。我最後幾經努力,才吐出「停…停…停啊」不過倒更像叫床聲。8 Y7 F* A" ?2 r' L3 Z
; l9 y1 z' [9 b( u% U
「哈啊,妳的小穴真的很緊呢,男友出了差,好久沒有做過了嗎?」
0 }3 N6 _  o% D# s6 k
0 R% q% D3 j5 f0 I- h- e, S「卑鄙小人…」
: O9 [1 l8 a, T9 ]! W* I3 k# }
* f1 S- ~+ t3 g* r# I- F「…?!」9 e0 ?8 t4 e: }$ q, c2 Z9 |

' \1 @% ~" b7 C6 G, A) i$ R「把喝醉了的女同事帶來這種地方…」8 t, L! n( \2 Y; Z
% K- o5 {7 `  X. B" g8 `9 {2 R
「哼…都濕成這樣了還敢嘴硬,在車上妳便醉到了,又不知到妳要到那裡,便先來這裡休息吧。摻扶著妳的時候,還老公老公的叫得親熱呢。」
& a4 j# Y, ]# b; Q, B" q: K4 O! P, L' D% c" l7 Q/ d  F% N
「我才沒有…」其實我也不太肯定。
2 ?$ U% {2 }! ^4 Z4 {
' N- [% A! g: u$ H' `「看得出妳是因為男友出差,太寂寞了,才會那麼浪。」
- s4 x8 H3 h7 I# y: Q" K
8 S" O: N  Q2 B; [2 \1 g0 E' o% Y「我不是那種女人…」2 g4 S" G) w5 [

+ H3 ~- l" J; m0 Q6 K: y6 Q2 z「是嗎?但是妳的身體卻很誠實…」" g" B0 I2 v7 L, V4 s. [; k4 V

" |$ L, e) Y8 ?  Q4 m" q跟著便是一輪瘋狂的抽插,我又只得「啊啊」亂叫。8 d- O  t9 Y' n& o
6 i! n: B8 [& _. C
剛剛勉強維持起來的理志, 除著這一輪抽插, 被轟得無影無蹤. 身體的反應,真是騙不了人的。
% G! B. P( G3 C, J* S+ V; w9 t7 \8 o) H9 W6 p3 ?. ^/ n; s5 p
「也不用想那麼多啦,很久沒有品嘗到了吧?」9 ]7 U6 v; n7 f6 _* j( ~8 R

3 K+ O# M) p+ |「。。。」小穴現在確是很受用。
; L  w$ C0 G  k$ Q( w7 z2 j& |6 v# s' p; R: C# f- j4 D
「被男人擁抱的感覺不錯吧……而且…都己經如此深深插入體內了,現在要逃,也太遲了。」: r! }& S. U% H* l
3 e) R8 R6 v! R# t, p. j, n! z
「……」我心裡確實有點認同。
6 s9 H7 ^; o0 n8 E- D: W. n4 `) [
3 Y& h4 f0 p: N' v  u; G「我們都是成熟的大人了,只管好好享受,舒服就行了。」
9 S2 k  U+ ~+ N. C$ ]
$ v/ {# U( v  _  r- j說罷,他便捧起我一邊的乳房,貪婪地吸啜著。舌尖不停的挑剔著我的乳頭。
- J* N9 h2 j9 n9 H* m( @4 j/ u
- K+ n8 P, a  k我雖然心有不甘,但正如這男人所說,都己經被他深深的插著了,也無所謂退路了,激烈反抗的話,氣力比不過他,可能只有換來暴力的對待。就當是我倒霉,被他有機可成,成了他的洩慾工具。  }' ^: a; m( e* u+ c

' G+ p3 n# @# B% q8 y6 _不過我還有底線的。  s* E7 W- h3 r1 g$ v% g

- o; v, J" E7 a「…好吧,就陪你玩一次,你要趕快些結束,待會我還有很重要的約定。」
5 y/ X% r1 O/ B: ]
% q- ]8 @. r0 @/ [. X一於消極抵抗,等他沖沖了事,然後我梳洗過後,我再去會我的老公仔。, N% W# G% b% r2 {" e" M$ J

- ?% p6 V! h$ |1 r+ v「還有…你要做好禦防措施,要戴套套做。」* }/ r5 b. G$ e* X( p) I8 J# ]

5 \6 ^# F3 M9 n  }9 O1 ^「戴套的感覺差勁了,況且剛剛還喝了酒。妳趕時間的話,不戴套便會更快出來,不是更好嗎?」
7 }" S0 ?* L  N* W3 ~$ L  _
0 c( {7 t, ?6 D3 E) i0 I「…」
! W: a( _3 ^, v( H; j+ o# l
/ Q$ z& N7 K. |' ~; X「放心,我會好好的抽出來射在外面的,這種直接與雞巴磨擦的感覺,不是更爽嗎?」1 C$ v9 I. H. S+ a( a) m$ [

) m/ \8 w4 _2 G0 o: v6 g這個卑鄙男人,真會抓著女人的弱點。「那就射在外面好了……來吧。」
/ c$ }) F& R8 l0 ?& v: A( W( G
! N3 ~9 U6 x9 p1 W; `+ |只要他不能夠內射那麼爽的就好了。! }4 b+ G- o6 v8 R+ ?

$ s+ L* a/ [$ m7 p這男人見我答應了,便把我身上殘留的衣物、胸罩等,通通除去,其間,他的肉棒還一直插在我體內的。
# J) }5 d; u/ i% j) E# S0 m/ J4 u
$ s& ~' f8 \& F  H! ^「呼…簡直是杰作,有那個男人看見妳這身體會不動心。還有這性感的內衣。男友不在,著這性感的小內褲幹嗎?還說不是在發浪想男人嗎。」
* a: ~1 c3 I7 y! j' v2 Y- Y4 L% R. `$ ?! t
我也想不出如何解釋這內衣褲,就是為我老公仔而穿的,如今便宜了這個男人了。不過聽到他讚美我的身體,心裡還是暗暗歡喜的。
/ C- h" U9 Y3 k2 L7 |
9 Q' J3 q# e9 }+ v! f) a但是我還是躺著不動,不作出任何反應,任由他抽插。只求他早些發洩了獸慾。但我也不得不承認,小穴真是被他插得很舒服的。. D$ {. T, X" R+ D" L
2 |" B3 J, q4 D; {3 |
「既然答應了我們繼續幹下去,但是反應怎麼變少了呢? 交給自己身體的感覺來反應吧,把聲音叫出來吧。」
) O+ s- d( o  h
' y/ n5 P! f1 D「…」誰會把聲音叫出來,我不禁咬著嘴唇,努力的不發出聲音來。" o7 V3 P" _+ M0 e6 D$ K) d" t
「哼…這看看樣的又如何呢?」
- P( V- i. j# t$ g6 W- @" m7 T5 `" i
& ^+ h0 c+ t; B. T1 B4 |$ y; j+ W這男人跟著便把手伸到我們交合的地方,用姆指把我的小豆豆輕輕搓弄。
3 ^( y& [8 c: M9 @* K! W9 ~( Q* ~! z+ G6 N; x0 j
我立即全身一震,尤如觸電一般,「啊…」的一聲大叫起來。: \% v) F$ U2 j' z
% S7 q' o! }0 B+ i
我的小豆豆實在太敏感了,我連忙用手把自己的嘴巴捂著,但是豆豆的刺激還是一波一波的傳來。
7 Z' A* Q6 K" L  X5 p0 N" N* g% U1 t# ?/ C- m/ ?+ k7 z
「其實早就爽到不行了對吧?」
7 F* [- T+ w; S: b* K4 E! j, }6 Y8 T" y* H  W, N' k0 f& C% P, f
「嗚…」
7 l  a6 n  h  J- p
" w1 q5 V3 m$ C/ l2 K「別把嘴巴捂著啊。」0 i% O  T8 e4 g) k2 h4 [
- ^, n1 ?5 l) E6 W; t/ y
「嗚嗚……」
, X4 B: H8 }9 |6 [3 p
, x7 n. J- c7 D$ E; _! P「妳就別忍了,坦率點叫出來不就行嗎?」) X2 x. M+ \7 O2 M9 e8 ~% ~! T

' x; }; ]0 |* L; a接著這男人把我雙腿屈起起,把自己的屁股高高提起後,再恨恨的插下。2 M2 d4 E: y, v3 {( R$ w3 D6 }/ \

2 y5 G) {' I: l! H* [4 x5 S& e" a% g每插一下,便說一句。! h; p/ W, ~5 C1 H6 r; p
5 t7 B9 i5 t2 W. p% M
「還顧念妳的男朋友嗎?」  j& `" r4 }% X" ?6 m2 t

( l& p' M" O5 E" y8 F9 e「用我的肉棒讓妳把他忘記得一乾二淨吧。」
, O( P5 ]% g, S7 h$ X
5 [% O+ Z4 D3 p( C+ i「都不在身邊了,自己找點樂子有甚麼問題呢?」
1 V5 b& s2 O" s& k: ^$ d
* C$ W; A6 v7 ?1 I「看看妳的浪穴,正緊緊的吸著我的雞巴,自己的身體就最誠實的了。」
5 {9 @. S: P9 ^' z8 K9 T  N  g# b" h3 I1 U" u/ V
「其實妳現在已是爽得要死的了。」8 a+ P1 P3 H) U4 W$ \
6 H. A% V) p6 x  T9 o0 C, ~
「對,這樣就對了,要及時行樂啊。」
8 i+ E0 X  `4 s: a( h- R2 H% D; l8 H" r$ g2 I- x: N' d  [
「嗚…啊…啊…要死了…要死了…」* }- b# S$ R* ?+ k
9 Y# |; I# t& S, U
實在抵受不了這打樁機般的攻勢,我終於忍不住,把捂著口的手放了下來,雙手捉住他強壯的雙臂,放浪地叫了起來。
1 {  O9 i5 O7 ~% ^( i: |$ u6 S& A! [
他一下又一下的大起大落,大雞巴次次的入個到底,我的屁股也跟隨著他的腰部上下晃動。他將腰部提起的時候,我的屁股被帶隨著往上離開床墊,他的大龜頭更是緩緩地倒颳著我那緊小的陰道慢慢的往外退著,我的那顆心真好似被往外揪、往外扯似的……正當我承受不住將屁股送向他的時候,他卻狠狠地往下頂,頂的我一屁股落向床墊。& u# O3 g- ]* g
" v- E( e* S5 S  {# Y
整間房便即時便充滿了淫蕩的叫聲。在精神和肉體不斷被沖擊下,這防線崩潰了。放開了抑壓的反應後,小穴傳來的快感更加強烈,這男人每插我一下,我便浪叫了一下,小穴更湧出更多的淫水來,實在插得我好舒服啊。( l" [* W$ Q* X5 O+ Y. Z2 `3 }% ]6 ^

3 q$ |: ?+ L% _  L! e, v沒有愛情的性愛,沒打算叫出來的聲音,隨著那毫無顧忌的插入,把我那軟弱的決心,毫不留情的被摧毀了,我從來沒有想到我是如此軟弱的女人…* g5 U9 t! J7 X5 ?
- j# @* |! f% w( v, v7 i0 c& {! F
我那久未滋潤的蜜穴,原來是那麼渴望肉棒來沖擊,在我還在猶疑間,己經被這男人毫不憐香惜玉的反覆進出了一次又一次…' g" l/ O& [* N& F2 n& W$ U" u
: y1 I3 T& s; H" S9 U2 P' d9 j
「比起妳男朋友的雞巴還要好吧?」
. L% k0 q" R6 |, |! L, \: i6 E, p* W. V5 ^
「嗯…嗯…他的…沒有你的壞…」
# H1 O7 d( R3 f5 r
5 s' o6 |; g5 Y% f6 {7 G「那不是男人越壞,女人越愛嗎。」1 V- j) a' w! U6 h9 D3 e

1 D1 G. B' J( T; {  w「啊…啊…啊…你…壞…我…愛…」( X3 ^3 C4 \: a# c: t0 ^
4 n! N$ m6 l2 A" Y/ D4 A" N
我被這男人這樣玩弄著,但是身體卻感覺到愉悅,真是無辦法否定的事實啊…, m% W- ]( o7 L- M4 D
+ Q6 [) z. k0 m8 ^
他巧妙地扭動腰身翻攪侵犯著,粗壯的肉棒嚐遍我肉腔肉每一處敏感點。不知什麼時候開始,屈辱和厭惡的感覺,逐漸被舒服的感覺取代了。
# q9 O+ L1 e- r1 Y' i: A- @5 r" L+ @+ _' `1 E+ A; N& s
下陰所承受的沖擊,耳邊迴繞著男人粗重的鼻息,乳頭,耳垂等身體各敏感部位不斷受到各種刺激,體內不停的被磨擦著,感覺好舒服,像快要融化了…
8 u5 B1 u( w: f4 p; Y8 `: T( e( u& A6 I9 q
這時這男人把頭伸了過來,想要和我親嘴,我立即把臉轉了開去。雖然被他插得十分舒服,但是我只會同老公仔接吻的。% W1 }/ Z% c6 S9 M# D

; H/ ?( X; y) Z* M; a這男人也沒有勉強,放開我的臉後,便繼續的抽插我。我身體的反應越來越強烈了。
  O3 a, Q- q/ ^7 X1 w; |2 `0 k  A, ?$ @. h' F8 u
我那想到會如此,本來以為只要把心靈和肉體分開,便能熬過去了…
7 U1 r% S3 u' ]: G8 Q5 C9 `7 `0 l9 q8 ^9 g2 |# k6 }2 }
但是,我飢渴的身體,讓我陷入了無法回頭的路上,我被推上了高峰…
" v% n8 g7 b5 _- \& {" U/ z( K" e& B* T
我…我終於高潮了…老公仔,對不起了,我終於被這卑鄙的男人弄上高潮了。
: N* `+ ^0 a8 l! Y: G- _- g# N! N( b) [1 V4 T- [
可能之前一直都努力的抑壓著反應,又可能是身體太久沒有得到性愛的滋潤,這次高潮如排山倒海般湧到,以前從未試過如此強烈的反應,腦中一片空白,只感到一陣又一陣的電擊般的快感。& ]2 c) W, H- o$ k
! J4 X' S" w% X% E, w
相信這男人也會感應到我身體強烈的反應,因為我的陰道正在不期然地一陣一陣的收縮,把他的大肉棒一下一下的吸啜著。
8 ~2 q% S# g) K4 R
3 L  o/ {% \  u「不再倔強了嗎?久違了的性愛樂趣回來了嗎?」
5 }. u) G7 `+ _2 P3 o, y7 g: X6 S/ w, E7 M. L! L
「都到了這地步了,把一切拋諸腦後,依著自己身體的感覺吧。」/ D5 X+ l. `8 h) n# i

1 }$ J7 G/ g  X) e+ P+ g+ ?「把身體交給我吧,我能讓妳更加舒服的。」4 j9 l5 [3 m5 {/ u% E5 x

- ^: N- G! z2 s" C" I正在享受著高潮餘韻的我,不禁在想:, W! M3 r3 X: R

, g0 o4 r2 V8 a, v) z1 w6 q「也對,我己經和這人在做愛了…」
' B$ a3 H+ q+ J
8 |2 `0 l1 U( f2 p( ?, }# l5 Y' l「稍微考慮一下自己的快樂也不錯啊…」
1 ]) {+ h7 Q, y0 j! W  v9 \* k: U; a- B# C* f0 s$ \* E! F
這時,他的嘴唇又吻到我的唇上,我立即腦中一震。「不能…不能背叛老公仔的,雖然我的身體已經被他進入了,雖然我己經被他弄上了高潮,但這一切都不是我自願的,只是我的身體出賣了我。」
3 `# a8 [+ W4 _* D: X* b! f8 m' a8 N+ P7 S# f7 l$ t0 _8 B
於是我再推開了這男人。$ ~4 M, Z1 p& C! B
2 e. W% e1 c! \; k7 ^4 _3 w
「呵呵,真是難攪的女人,不過也要對自己坦率啊。」% m5 _: v& h# o5 b; I& |1 h0 @

2 S2 J# ~  @7 A; N$ _; Y  C跟著,他便抱起了我,翻身成為女上男下的位置。現在變成了我騎在這男人身上。
% ?' [9 A6 {2 e# e& ?, m# ]( M1 A7 {+ P
我不再被這男人壓著了,我可以自主行動了。那我試試先擺脫那可惡的肉棒。& _1 V9 y* }3 D
! K, T% v( Z4 F. H9 o
我慢慢的抽離身體,感覺到肉棒在我體內輕輕的拖動,颳得我肉腔十分舒爽。當我退得只剩那大龜頭還留在體內時,心裡又有點捨不得,真的要和這肉棒分開嗎?就讓蜜穴再嚐一遍吧,就只是再多一次,於是下身一沉,便又坐回肉棒之上,大肉棒立時把我的蜜穴撐得滿滿的, 這感覺美死了。
1 A: R: C$ O. Y; S( a7 [$ J+ I) z3 m+ D
跟著又再輕輕提起,企圖擺脫了這肉棒,蜜穴傳來一陣虛空的感覺,忍不住的又再套了回去。
6 Q7 n/ ?& k0 C& c, J! d+ @+ I
' P+ r, [  W1 _4 |) ~8 q如此這般來回爭扎著,可惜每次都是忍不住,又是坐了回去。來來回回幾次之後,擺脫它的意志越來越薄弱,蜜穴傳來的快感卻越來越強烈。
% s3 m+ R! }7 {9 e
5 U( i# }% @3 ~7 Z噢…我的天啊,我在幹甚麼啊,我竟然是在主動的套弄著他的肉棒。
- |9 k) k3 x( J" T: K" |$ M4 m% i7 c4 O! z5 P) T, q2 X+ L
腦裡明明清楚明白,不能自己追求快樂的,但是身體卻不聽使喚。下體傳來的快感,使我難捨難割。漸漸我的套弄越來越快了,不由自主的在尋求自己的樂趣。4 ]& G6 a, B8 E& T- D/ i" d7 R
( ]' o3 t) G0 W5 r% n9 D
此時,這男人也配合著我的動作,肉棒一下一下的頂了上來,向我蜜穴的最深處插去,插得我爽極了。這個令我又愛又恨的肉棒,個讓我飄飄忽的肉棒, 真想整個晚上都能好好地享受這個肉體的極度歡娛呀!!6 ?+ U; v% G4 O

, y+ k; m3 O' p! ?# u) `我知道我又要去了,在一輪瘋狂的腰肢起伏下,我不斷套弄著的肉棒,我把我自己推上了第二個高潮了。: b. z9 _4 o' i

" F0 C6 x: D! H3 k  o5 m# p: L高潮過後,我累得攤在這男人身上,享受著高潮的餘波。; ~6 V5 ]1 i1 h( u
- ^* o; E' Z- m/ L- d
為甚麼我會陷入如此的困境的,難道我只是一個沉淪於肉慾的淫蕩女人?已經不敢想象再發展下去會變成甚麼了。
7 b3 n/ v2 W3 K/ z
- U1 E- b7 ?+ t0 y0 j5 t7 I「已經高潮了對吧?」
" O1 c" F8 X" c( t# q# M$ r! _# w  V
) n9 Y: K7 ]# Z+ b+ F  x9 r4 Q「去了是不是很舒服的?」
* j; L+ e4 Y  _; d9 h6 M+ \. b& Z5 B4 ~  l' X, |6 K& h( c
「我都說要自己尋找自己的樂趣啊!」
" d- x7 E7 O% B6 m& K/ M) s" q* J6 i4 I: R
「雞巴給妳夾得真爽啊。」5 `8 H+ C- ~3 w' s/ g" O$ G
- l( j% N8 B0 r0 d
「再來吧!」
. {, x# W" T" _$ @" A' X) ^5 f' H7 }7 m
我還未回過神來,這男人便抱起我的腰肢,肉棒便從我蜜穴中抽了出來,體內即時有一種空虛的感覺,口中不禁說了聲「不…不要啊……」。
$ d0 {! _' s7 y; t' m
3 @* p9 W3 x  @- ~; ^/ _1 F3 S% A這男人把我從新放好,躺臥在床上,雙手托著我兩腿的腿灣,把我雙腿大剌剌的分了開來,蜜穴毫不掩藏的暴露在他眼前,我的陰毛早已被我的淫水弄得一塌糊塗,小豆豆和小陰唇卻因為刺激充血的關系,變成嬌嫩的粉紅色,陰道口還充盈著欲滴的淫水,一切都像是等待這大雞巴來享用。3 T6 I: Q+ t$ R! O4 @
6 m  e9 n- {* B* A7 G6 U6 }& m
我乘機看一看他那可惡的東西, 好像比快老公仔的, 還要來得粗壯, 難怪那感覺是那麼充實. 我看到他那只碩壯的肉棒,正筆直地、正確地戳向我紅腫洞開的濕潤小穴, 我開始緊張,注意力都集中在那個紅紅泛黑的菇狀龜頭上, 他巨大龜頭上正流著大量淫液的馬眼正親吻著我濕漉漉的柔嫩小穴口,那種相貼的溫熱感覺比接吻更讓我暈眩! 心裡正渴望著他戳進來的一剎那….
! Z, f& O0 F: d3 f. a( O# s0 R9 I8 p9 ?2 n6 N
這男人這時反而一點都不性急,雙手托著我的大腿就只用大雞巴在我外陰上面磨來磨去,把我逗得要死了。幼嫩的陰唇,被他火熱的雞巴,燙得不停悸動,因充血而突起的小豆豆,偶然和他的大龜頭觸碰,也爽得我全身都一震。我的魂兒已經喪失,只想到那個碩壯的東西將要填滿我的慾望深淵。( K4 g6 r% J& ^5 K& v! N, A
* W! \/ H0 e' U3 H4 m6 l7 S
「求…求…你…」
2 e4 F! t( ^9 ?% p! M1 {
6 z, ^6 }. @1 E, M4 n0 O* G5 l" t「?…求我甚麼?」* I* T; f" y& ]1 K% k. E  ^
) J( M: {. V& v
「求…求你快些…」
* T$ ?) ]: c3 a& P7 V9 [& F
& Q5 [8 P- P) `; ]* a* {「快些甚麼…?」
$ Z7 _5 B& H% V" E# ^0 i
% p# D6 P. e" ?* x. \! [「…插我…快…些…」* g; Y1 S5 T! n* O" d

. F" t! ^, X- x9 c6 S3 x「用甚麼插妳啊?」
" _! j9 k# I* K9 P$ |. I  \, O8 Y( y/ c8 Q
「用你的肉棒插我,我要你的肉棒插我…」+ Z8 D. z( ]6 ]8 _

" Q  f+ q1 r2 P$ C# ~「我雙手沒空,對不到位置啊,妳來幫幫忙吧」+ l- G% j# h! _1 X1 j

5 D8 t+ X& ?& m) k於是我便伸手去摸他的雞巴,摸到以後,便立即急不及待的往自己小穴裡塞,這男人腰間一沉,我倆的器官又再次結合在一起了,小穴得到空前的滿足了。
1 R" P( q& F/ B# M+ @* ]1 y4 I5 G. C+ f! K! N7 K4 e# Q- e3 W
又著了這男人的道兒了,我竟然會抓著這男人的雞巴,來塞自己小穴,我還有羞恥之心嗎?
; [8 W& c" H% j/ i! t. \  O  r0 u. p' b9 n. x! X, U* A
不過已經不是考慮這些的時候了,這男人已開動了攻擊,我樂得只有不斷亂叫。3 n0 l  V/ f3 _. J8 S0 o

! a) k( Q8 A( ^「好棒的雞巴啊…」
/ X$ V; ~7 q/ r6 j8 U/ i8 j2 w! H
「你的肉棒插得我好爽啊……」& u( ~& `9 `( K- y

8 P# B5 T3 d/ D$ x  |  D5 T「啊…啊…啊…」
( {9 ?; C3 s: p2 C8 }# J: k1 T+ Z1 G/ u% E& F5 }  d! s
身體彷彿有種與這男人合為一體的感覺,覺得他已經不再是那麼陌生了,或者這是這男人所給予的快樂所產生的錯覺,我已經分不清楚了。難道我心中所期望的,就是希望如此被玩弄嗎? 現在我已毫不顧忌,盡情享受身體帶來的樂趣了。2 ]/ V$ H" @2 d" K/ I

/ V$ C' o$ r1 W+ |) e! D+ U「插入的感覺越來越好呢」# F" x) q& a4 Z/ ~# {+ B0 b- i  C. d

0 U7 C" @# G& c「嗯…嗯…嗯……」
2 z( D$ N* F* h2 J: ?0 L0 f4 y
) R3 J3 s" |- M5 l* y/ ^「裡面的皺褶把我的龜頭磨得很爽呢。」% r1 Q3 N' D/ v, Q
4 E- o4 ?- N/ b3 M
「啊…啊…我也很爽呢……」( W" G1 o2 u( R3 }8 z/ t2 p$ F
6 z$ c  [! ?2 _2 [  U4 P: b
「妳的浪穴很會夾呢。」& i! R: e% \8 s4 ]
% o: r* `7 K7 K" S) G, R
「沒有…啊…那樣的事…」" F& e3 d# ^: E4 H6 x- e, B
: e2 f: U4 S! g- `9 [
「妳雖然不承認,但身體卻很老實的反映著呢。」
; A: R; C+ c* F# R' N6 R5 ~
; k+ O  z. L4 ^  E6 o「…」7 j% n* V0 O3 l$ `/ p) N

! M6 h* \3 _7 P. t- K「長得貞節卻其實是個淫亂的女人呢。」
6 A) z! T- ^: L/ ]$ R/ i7 Z: a
4 O( V+ s+ p  J9 Q! _; x1 e* _* m說著便跟著吻了下來,我已經沒有太大的抗拒了,雙唇便和這男人雙唇貼上,口齒被挑開了,他的舌頭便侵進了入來。, |9 M4 ?& I5 Z* y; |. o+ v
! v5 ]/ m, `$ w* Z
可能我真是個淫亂的女人,現在我竟然和他熱烈地激吻著,舌頭互相交纏在一起,我已經分不清他是誰了。
' x# ^/ ?% T! c* J* I, O0 P, `7 B1 U8 `" U# R' ^
我上下兩張嘴都已經淪陷了,都被這男人入侵著,我已經沒有甚麼地方可以保留了。
1 H; l2 w  _" L4 l9 M3 f
2 T- ]2 n* O/ T: U# e/ }# _我那愛液漫流的小穴被那粗長火熱的肉棒不停進出, 每一次進出總是讓我期盼更多更強烈的快感,我的小穴被大大的塞滿著,無休止的撞擊著、 毫無保留地被撐張入侵著……, ^) ~* A& H8 R- M+ Z5 W2 ?6 q

& C* O% X* B) L這些好像是第一次感受到的情慾快感,一而再、再而三地衝擊著我的神經,像潮水、像雲端,似沉淪、似颶風………,我真不知道被操的歡愛竟然能夠如此美妙。5 f& E! K, v3 j2 y0 O
8 J" F) T' e# o) U: ?/ s
一輪熱吻過後,這男人道:8 a* m9 W' b: y2 R/ N

8 |3 F/ h0 g/ c; E- e: }' o, E「差不多了,我也要去了…」, b9 a* }- B3 @: }

, a* _/ y3 ?, d& b5 s太好了,終於解脫了,但是我心深內,卻有點不捨。
( F. G* J% S2 K
6 u! o' o6 W  Y# n7 H( t「那…那你要…射…射在外…」
2 Z0 C+ g- ^: w; W9 L
$ M; H3 g% D- M「不…情況改變了。」
8 |) O. ?8 g% _$ A/ ~
. n5 q, u+ p& o/ \% [2 I「這…這…跟約定的不同…」
2 o, m0 e6 d. b% V  Z3 o
% F" B6 Q# [5 U/ X8 L. |4 T「別那麼抗拒,這是個完美的句號。」/ j- Y& c/ R% o/ u9 c

8 O7 b  x1 ^- S0 D  s  E他再也沒有理會我,只是捉緊我的腰肢,開始瘋狂的抽插。 我也被插得失魂落魄了。我緊緊摟著他、吻著他,屁股更是不由自主的搖呀巔呀地去迎合他.5 @6 J8 o8 J( H% l! }, T" d; m

1 [" Q! Z( Z9 i. y明知道接下來就會被體內射精,但也無法逃離開來,除此之外,因為被瘋狂沖擊,而高潮再臨的感覺,不停的侵蝕著我,我也忍不住抬腰相迎。
% h, M8 u: L- H2 w: F  Q' c3 m6 b1 Q
那個堅挺又火熱的龜頭在最後一次衝刺後終於停在我的最深處,死死抵住不動,在那彷彿未曾被探訪過的地方噴出一股股的精液,就連我的心也被他滾燙地濃漿燙得魂飛天外, 口裡發著單音哦哦地伴隨著他的子孫融入這場歡愛之中……5 C" z2 F/ T! ~: h1 a7 c+ v

$ A. n$ Q9 P' r6 D' h$ c+ S: ~當一股股火燙的精液,朝著我的子宮發射時,我亦同時被推上了第三次高潮了。% ^6 J: y- G6 d3 M' n* |" l
' k* V5 F0 \. R) s( c! }
又是一次強烈的高潮, 我爽得全身都在抽搐, 身子美得弓了起來, 可是這時候他的雙手緊緊地箍著我、兩隻手環過我的手臂牢牢地扣在我的身後,屁股死命把我的下身釘在床鋪上讓我沒有動彈的地方, 只能單純去感受那個深入在我體內的躍動…* d1 x% ]1 ?: B" F; P
2 c) \+ C2 A: r6 G  F) v* e
真要命!越是這樣,高潮反到來的強烈而且越是持續,也就是我高潮的痙攣讓小穴死命地夾著他的陽具,迫使他噴的更多、持續的更久。
5 Z0 W8 A! @, A4 {: K1 T6 u
& j+ @) N+ Y9 \, w+ P6 p. r: z8 i8 E我便一直在高潮的頂端盤旋…再盤旋。多麼令我癡迷與驚訝啊………那種感覺真是太奇妙了,真是棒透了。
* x$ ^# k1 L3 e/ I$ V5 V7 ^( J- R/ M" X
男人激烈的發射係,便伏在我身上休息,我腦袋已經被迴盪的快感所取代,毫無羞恥可言,亦沒有甚麼堅持了。
3 e+ o/ {* F, ^0 t# h% F6 u7 c9 ^2 `: C4 u6 Q7 t
我被內射了,對不起…老公仔,最後的底線也守不住了。# R8 x7 N* M! ]. }% `0 V! f
( u  k6 ~) Y3 w# ]: r
和這男人經驗上的差距太大了,即使我拼命的抵抗,也只會被他輕鬆的收拾掉,這個男人準確地閱讀我身體的每一個反應, 又會把握每一個機會, 我徹徹底底的敗了。
; I" V$ C2 W+ d4 E6 K  @+ v2 u9 h* ~
& G& \0 Q$ x6 N2 Y3 N) m跟著又和這男人熱吻起來,在旁人的眼光看來,我們就好像熱戀中的情侶在進行甜蜜的性愛,我漸漸迷失了。4 I7 o8 a! Z) x
4 _8 ]+ i" P/ Y. G. _3 A7 R: l! D
未幾,這男人的雞巴又在我的蜜穴中聳動起來。
' l& x2 O7 L3 j* j% o5 c3 ]3 t5 S
「你…你…不是完了嗎?」
8 P  P8 U: j1 p, P- j8 J9 r% I) f: w' Z, t; g
「你說甚麼呢?妳這樣的女人,玩一次怎麼會夠。」% p2 Z. Q) X0 O0 I

& k# o$ ]8 P9 ?「…」3 e. X0 ~) {1 s2 r3 R7 U* l: n

! L0 U% N/ I& x4 w「玩一次沒問題的話,二次三次都是一樣的。」
, ~& Q, {/ @( P5 e  g8 d
( E+ Z6 H: L% e接著,房內又響起了一遍肉體的撞擊聲,和一個已沒有羞恥之心的女人的淫亂的叫聲,# `0 w- P( O+ r

' a9 S9 x+ |2 m) S- \. ~7 F! D' h……) |8 f, t3 ]( C- s# a% X
% ^1 a: d  H; T) s( |, _( R$ F0 S

/ _; }+ F" H2 b$ C& H4 }' I1 e7 @* i
這日,我一共給這男人內射了三次,不過也給他幹得高潮漣漣,心裡也說不出是悔恨還是暗喜。$ |: k( _9 _/ l8 W5 W0 f
; }7 E, I( w/ B. q! y+ r; G: B
當夜我們八時多才從賓館裡走出來。我的小穴已被灌滿了別人精液,叫我怎樣回去面對我老公仔呢。
潮人特色国际版欢迎您的光临:https://bbs.crtslt.com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潮人特色論壇國際版

潮人特色国际版欢迎您

潮人特色论坛国际版

联系我们

  • 工作时间:..................
  • 客服电话:..........
  • 反馈邮箱:...............
  • 公司地址:.................................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潮人國際_潮人特色論壇國際版

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3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