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查看: 63|回复: 0

[淫妻小说] 校花思雨的自白(连载)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4-5-12 03:21: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引言】- C; ?$ z3 H! Y* \7 l' N! O) Z
/ r  J9 N( z% }. E3 e* v
我叫夏思雨。
: k. V; v* D7 d: b' ?
" q/ p8 j. {% _  V, N9 K大概是因为我是在一个下雨的夏夜出生的,父母给我起了这样一个应景的名字。自从来到这个世界以后,我本来备受宠爱,父母都是外企高管,我的生活,吃穿用度都不是问题,真的可以说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吃最贵的奶粉,穿高档的童装,完全是个小公主。
( Q# M$ V. M6 O: ?/ C. j7 ^# e$ D7 J0 l: Y( I; y
然而,当我两岁的时候,我的弟弟夏彬也来到了世上。从此,父母的宠爱被分出去一大半,不过,除了被关注的时间少了以外,其他方面仍然能满足我。但我感觉自己更像一道开胃菜,弟弟才是正餐。我开始变得烦躁,开始叛逆,也多了小公主的脾气,其实,都只是为了赢得父母们的关注。当然,这些都是徒劳的,弟弟这个家里的男丁,这个要继承家业的男孩,注定牢牢吸附住父母的目光。他们看我的眼神似乎也暗淡了,好像我就是一个外人。
5 v; \+ ^# z/ b) B! h( R2 i- U; \; p9 B6 p
渐渐的,我已经习惯了不被关注,比起父母,我更喜欢跟自己的洋娃娃谈心和玩耍,因为她们只有我,而且,永远也不会背叛我。是的,我觉得自己被父母背叛了,如果不喜欢我,为什么要把我带到世上呢?我开始妒忌弟弟,有些恨他。我有时故意弄坏他的玩具,偷偷往他的饭碗里吐唾沫,在父母不在的时候会把他推到。有一次,弟弟被我推到,头磕到了楼梯上,流出了血,然后,弟弟就坐在地上哇哇大哭起来。看到弟弟流血了,我也慌了神,手足无措的拿纸巾给他擦,却弄得他一脸的血。
3 w% B1 c4 S. l& ^# w6 _
' u$ u# F1 {% b那次,父母严厉的批评了我,妈妈头一次打了我。但是,我似乎没感觉到疼,脑海里都是弟弟坐在地上,一脸血的样子。我想,我还是爱弟弟的,只是一时嫉妒他罢了。
" K2 w5 Q5 n) k& n  x" w7 g+ E1 I( a% Q: S7 D
从那次以后,我再也没有欺负弟弟,我充分扮演着一个爱弟弟的大姐姐的角色,就是弟弟在学校吃亏了,我都要给他出头,毕竟,我比他要大上两岁,他同年级的小孩子还是对我有几分忌惮的。* C8 c( s3 j& {" P
" r- H: v' T! t7 K8 R
就这样,弟弟在我的呵护下渐渐长大,我自己也出落成一个大姑娘了。我充分遗传了妈妈的美貌,甚至比妈妈年轻的时候还要美,这是妈妈亲口承认的。妈妈说想要送我学模特,可是,我觉得自己不想做一个花瓶,我要有自己的本事。当然,小时候各种课外班也没少上,舞蹈十级,声乐十级,外语数学,各门课程都是名利前茅。8 Z& n. |/ }: b

$ ]/ w! T( x2 e) L$ }1 t4 `妈妈说我上中学的时候,她最愿意开家长会,老师总是当着所有家长的面把我夸奖一番。我也没有辜负家长和老师们的厚望,顺利考上了本市的也是全国知名的大学。之所以选择这所大学,是因为离家比较近,虽然我已经是大学生了,可是还是个小公主的脾气,要是离家太远还是不适应。
6 }' e' f( {' _/ T3 _8 K  J( i2 s* K
来到大学之后,我理所当然的被院系的男生们评选为校花。不仅仅因为我长相甜美,身材窈窕,也是因为我的学习成绩非常优秀,第一年就获得了校长特别奖学金。学生会也向我投来了橄榄枝,我成了学生会学习部部长,大家都说我有望成为下一届的学生会主席。
3 o+ G; k' W6 G0 P. ^, O- C9 C# i' h! A. Y
6 S( ]4 P5 l6 ]5 Y3 z
当然,在大学里,许多男孩子都给我写情书,送花,想跟我成为男女朋友。刚开始我都没太在意,不过,当我发现寝室里所有的姐妹都有了男朋友,周末的时候只有我自己一个人形单影只,我似乎成了另类的时候,我也开始动摇了。正好,学生会副会长,一个叫做李成龙的家伙,最近总是送我礼物,学生会工作关系,也让我们有不少交集,而且,他确实也是一个很优秀的男孩子,比我大上一岁,身材健硕,一米八的身高,很成熟。抱着试试看的态度,我答应了成为他的女朋友。3 P9 ?' {6 B7 |4 S; @
! b0 E5 I6 Y8 U0 C9 j! }; w0 w
然而,我不知道我这个决定伤了无数男孩子的心,也让李成龙变成了全民公敌,我收到了许多伤心的情诗,似乎校园里一下子多了几十个诗人,真不知道自己原来这么有力量。
. _. r* G' W( e/ s$ X/ [. h+ h3 n  @2 k3 C! K* ?, |
我大二的时候,弟弟夏彬居然也考进了我们的大学,这让我喜出望外,迎新的时候我亲自到校门口迎接自己的亲弟弟,当弟弟看到我领着一众姐妹来接他的时候,他的脸都红了,还是一个羞赧的大男孩呢。
6 r6 r6 [& \( }3 V1 m
- m7 ~1 @8 g6 e8 ~2 x: [话说弟弟似乎没有我这么幸运,他长得残了。不禁没有遗传父母的美貌,反而长得很丑,很猥琐的样子,爸爸说他大概是隔代遗传了。大概也是被父母惯的,小时候也没接触其他的小孩,让他有些孤僻,平时就是一个闷葫芦,也不爱说话。身高也没拔起来,我有一米六五,他比我没高多少,也就不到一米七的样子,这样子让他在大学里很难受女生欢迎。小时候那次头碰出血,让他的前额上有一道明显的伤疤,更让他显得面目丑陋,这也是让我有些内疚的,毕竟那疤痕全是因为我,因此,我对弟弟格外照顾。
, n1 N! ]/ ]% C
: E' K6 s( a: t4 Z7 i( n( Q! L0 Q3 q: \+ Z3 E
弟弟不仅长得不耐看,性格也不好,我真担心他大学生活怎样过,毕竟以前受欺负我还能管一管,现在都住寝室我也不能去男寝管他了。( H% X- W7 q. ~% I  z+ K
- Q" X* c" t) F) K+ B
放假的时候,我和弟弟都会回到家里来。要说我的家,是在临近郊区的一幢别墅里,这附近是一片别墅群,里面住的都是一些有头有脸的大佬,当然,父母外企高管也属于这些大佬。
6 b; T! P0 m0 q0 P2 O7 p) z0 G. \* ?& d
我家的别墅分为两层,上面有四间卧室,我和弟弟都有自己的卧室,最大的一间是父母的主卧,平时都是不锁门的反倒是我和弟弟的卧室经常上锁。我们都按照自己的喜好来布置房间,弟弟的房间里有他喜欢的飞机汽车模型,墙上还挂着一张当红女星的艳照。要说还是父母开明,要不然绝不会同意子女贴那些东西。" T& \) P7 J4 s" _5 Z8 z, s. p5 G- T* z

& Q; Y5 O4 t' B, g2 R6 X7 Y6 k我的屋里也贴着一个年轻小生的帅气照片,他们当然也不管,其实也不是不管,是真没有时间,两个人世界各地飞来飞去,各种加班,都在忙事业,根本无心管我俩。我俩能考进这样的重点大学,全凭各自的本事,当然,还有那不计成本的补课。
* U1 n. n7 H+ W$ k! B( t# a6 L[table=98%]) b) \  R' F1 Z1 c  A
[tr][td]【妮娜的礼物】8 i: D. a! X: w4 N+ N
8 t3 V9 x* ]: N/ D2 j" A" ?# C
我的故事还要从那次假期开始说起。
  x$ r, b. Q) j0 q0 G2 C' k, k) y- C
那是一个暑假,我记得很清楚,我和弟弟都呆在家里,父母照例飞到国外开会,把我们自己扔到了家里,我们也都习惯了。弟弟出了吃饭,几乎都宅在自己屋里打游戏,我也刷着电视剧很是无聊。已经放假一个星期了,看到同学们的朋友圈,有的回家享受天伦,有的在全国各地旅游,真是其乐融融。我家里倒是不缺钱,唯独缺了一些亲情。. ~% E$ Y* _" T  t! h

2 J! r; k8 e) d/ S8 E# w- [# l正在百无聊赖的时候,楼下却传来了敲门声,听声音还挺急的。& F4 Y% L" @& k% K, Y

7 z& R5 i/ g6 y+ {“来了来了!”我赶紧从楼梯走下去,拉开门,看到一个穿着军绿色背心的男人现在门口,戴着一付墨镜,一手拎着不少包裹,头上都是汗,脸上也挂着汗珠。$ ?+ f8 g8 h" N6 z* ^$ O

$ E" U9 @- O7 a/ I; Y9 Y“怎么才开门,我寻思没人呢。”看到这个送快递的小哥哥似乎要发怒的样子,那气势到让我有些害怕。
4 F1 L! K; j1 Z+ R. B+ y6 }3 t: X6 j
1 N' L4 {& V! ]不过,小哥看到我,眼神突然变得柔和起来,脸上似乎还有了笑意。5 c, _& p, x0 |

! o( ^2 [/ [9 B2 z“呦,小妹妹,怎么?大人不在家么?”
, s) b1 e6 }/ H- R( a. d' y8 Y
0 j  w* Q7 V4 D“嗯,我爸妈出差了。”我随口说了句,突然想到这样说可能会有危险,连忙补充到,“今天晚上就能回来。”
4 m4 B, [% P: i7 R" y
9 y* j9 v; U8 r9 W' H  m“哦,不过我听说你爸妈一出差都得十天八天的,哦,你别介意我总送这一片的,不是坏人。来,这个快递应该是给你的吧,夏思雨,这名字真好听。”快递小哥把我的包裹拿了出来,我双手过去接,他却趁机摸了一下我的手,我吓得赶紧拽过包裹,一把关上了房门。6 j, S+ x3 Q- M9 n8 l
* N* I* k) \% @- |" N: `5 u$ e5 x$ t
我靠在门后,还能听见外面快递小哥的嘲笑声,这个坏小哥哥这么挑逗我已经不是一两次了,可是我却没有告诉大人,不知道怎的,也许我觉得他算挺有趣的。
# H! t5 U. W" o; S4 m; J
* b6 C1 J0 `& z; d9 Q这时低头一看,才发现,刚刚自己下来着急,竟然只穿着一条小吊带,下面只有一条三角亵裤,这是我睡觉穿的,吊带里面没有胸罩,虽然这样,我C罩杯的酥胸依然能把衣服撑起来,只不过尖端那两个黑点不免暴露出来,雪白的脖颈和胸脯也露在外面,怪不得刚刚的小哥表情有些奇怪呢。9 r" |( J3 ]  |6 |7 s; d# O

' N7 d) _! n4 Z1 g4 A9 w& [我拿着包裹,心里纳闷自己好像没有在网上买过什么东西啊,回屋走过弟弟的房间,听见里面枪战的声音不绝于耳,这个家伙又在玩游戏,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懂事啊。
) Q# i9 p7 O! S6 M3 L) y. l% B
# z5 x8 E8 v2 U- w# ~* o我刚要拆开包装,看到了寄件人写的金妮娜三个字,才恍然想到妮娜要送给我一个礼物。8 K5 {# W) r; N4 K1 Q

0 j/ h1 g9 H- }! j9 G2 S金妮娜是我的室友,人长得比我成熟多了,说她是老师都有人信。不过,她可不是个省油的灯,大二的时候,男朋友都已经换了四五个了,换男朋友就像换衣服一样。每当晚上,妮娜总要打扮的花枝招展地出去会男友,直到第二天天亮才能回来。有人说,那些被她换掉的男友都是不能满足于她的,这从她丰满的身材应该看得出,尤其一双E罩杯的巨乳,有同学暗地里叫她奶牛,这一对巨乳一般男人还真抵挡不住。+ O3 A& ]( i7 S) M
; d; l9 S7 T' E, G6 s
妮娜跟我关系不错,可能看我在男女关系上还是小白,总给我灌输一些让人脸红心跳的知识,还愿意跟我分享与她男友床上的趣事。什么那个的下面像根毛毛虫了,一个好大威猛的男生却是早泄了,一个胖子喜欢她用嘴了等等。刚开始我总是红着脸把她赶走,后来也就那么着,她讲她的,我当做没听见,不过也耳濡目染了一些,说她是**都不为过。
' ^1 n' h# _/ u+ V8 r' [% b; Q* L
7 @$ I: G  c8 H, \5 b一看到包裹上写的妮娜的名字,我的心突然砰砰乱跳起来,先过去把门锁好,这才放心的拆了起来。当我看到里面的东西,不出所料,还是让我脸一直红到了脖子上。7 k8 ^1 a2 X0 g, X0 l

, F2 r* b4 b" \1 M里面一共有几件东西,都是摆不到台面的,一个粉色的遥控跳蛋,一个硕大的透明的假阳具,还有一件情趣内衣。- H- j, X2 f: {0 ^
/ Q/ j- J7 |& G
我先脱了衣服,穿上那件情趣内衣,其实就是一条小吊带裙子,只不过布料少了点,后背几乎全露着,前面V领的开胸,一直开到肚脐眼的位置,中间深深的乳沟让人浮想联翩,下摆就到大腿根的地方,一走起路来让我那几乎无毛的私密处时隐时现。这样羞羞的东西怎么穿的出去?
! ?3 ]$ f" j+ d; `; a- F) X6 s5 K  b! O8 R: o' M& t3 e$ u
还有那假阳具,那样大的东西能塞进下面么?他不知道我当时还是处女么?那个娇小的跳蛋倒是可以试一试,一想到这些,我不仅呸呸的连连骂自己,被妮娜带坏了。
. @) J3 x: l* U+ |3 K0 q7 H
2 P; q; E) Q; p7 j3 R; {, O里面还有一张妮娜留的便条:“亲爱的思雨妹子,礼物送给你了,假期要好好玩啊,不用谢我,妮娜!”2 u3 P! V$ g: t/ [/ _
& T# O9 J0 N* k% r
我有些气愤的把那张便条团成了团,碰到了纸篓里,又想着把她的礼物也扔掉,却最终没有这么做,我还是把它们都藏到了床底下,不知怎的,也许我对这些东西挺好奇吧。
5 I; o! T  _6 a3 G& A8 {& U$ z6 C; {& A' ]" k# f9 d
弟弟的房间】% b! K, _- L: _" ]9 M0 j+ t; x

5 i6 p- w8 f  ~8 G6 f+ |! B7 I刚刚拿着快递走过弟弟房间的时候,我分明听见里面有奇怪的声音,是那种生病的人才能发出的呻吟声,难道弟弟生病了么?这个傻小子,闷声闷气的,连生病也不吱个声。
7 F4 }3 m$ a+ a  g) u( Q; B0 m
5 {2 L3 R: x* k0 t正在我寻思着要去弟弟那里看一眼的时候,我却听到隔壁弟弟房间的门打开了,然后是弟弟出来的声音。我听了,也从屋里走出来,却看到弟弟拿着洗漱用品去一旁的洗手间的身影,哦,这是要冲个澡睡觉么?不知道邋里邋遢的弟弟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爱干净了。3 O3 G, a) e) B4 e1 Y) I: u
$ H: v7 J) y3 m. i% U7 j
刚要回屋,却瞥见弟弟屋子的房门开着一条缝隙,这在平时可不多见,他总是把房门关得死死的。而我此时却对这个房间充满了好奇,听见洗手间里响起了流水声,让我不再犹豫,推开了弟弟的房门。
4 X9 P8 R+ m3 B, H9 j
. N/ C  g$ D3 B0 N! P果然,一个邋遢大王的房子,屋子里很是杂乱,地上摆放着他新买的游戏机。倒是一旁的柜子里一排排航模和洗车模型摆的很整齐。床上的被子似乎常年不叠,上面还躺着他的一堆乱衣服。3 j  S. r% G+ g0 b* Y
( h4 ^9 n3 v# b" ^/ u! w
我的余光此时却聚焦在了他被子下面露出的一块黄布上面,那似乎是一块内裤的一角,不过,这内裤怎么瞅着眼熟呢?我不假思索过去一把抽出那条内裤,不禁大惊失色。# o: j/ ]7 s* C: ^7 @: Q
; n; b5 V4 H/ ~; @+ Z- [  f8 e  B
这,这不是前几天我丢掉的那一条么?我说怎么找不到,原来被弟弟收藏了。话说,他一个大男生藏女人的内裤干嘛呢?正寻思着,我的手却感觉到这条内裤上面似乎有些湿润,好像上面有什么液体,凑近一闻,一股强烈的男人的味道。此时,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当然知道这液体是什么东西,我的脸当时就红了,红得好似天边的晚霞。
+ ^" H, f1 l# i5 l& F" B' B7 l" k2 [& W
我赶紧把那条内裤又掖进了弟弟的被子里,好半天,我都感觉自己的脸是滚烫的,弟弟难道有收集女人内衣的癖好,还是别的什么原因?感觉脑子不好使了,我赶紧从弟弟的房间里冲了出来,回到自己房里,一头扎进被子里。! N0 T' b* X( X& m! S% k

; z; D6 ^: ~3 F! ?可是,怎么也睡不着,满脑子都是弟弟拿着自己的刚换掉的内裤用力吸允着,在自己的下体上摩擦着的样子,啊,太羞耻了。  Q2 H9 H0 J8 w% F
0 b* t/ P1 c0 l  n
' ?8 L0 r, f. Z2 s/ u; Y& |) |
一夜都没睡好,第二天爬起来的时候都有黑眼圈了,没办法,我还得当好姐姐的角色,给弟弟弄早饭。不知怎的,弟弟还是那个弟弟,可是在我眼里似乎又不是原来的弟弟了,我甚至不敢看他的眼神。
5 W. G8 u1 _8 U$ h; v/ a( f- O. w% I8 L$ Y% n9 F% p6 |
倒是注意到,弟弟那花色裤头里面已经鼓鼓囊囊的了。想到小时候我帮他洗澡的时候,那里还是一颗小豆芽,非常可爱,自从十几岁以后,弟弟就不再跟我一起洗澡了,那里估计也长大了了吧?弟弟俨然已经是大孩子了,我却还把他当小孩子看待。
  W- G, w& ^' _/ g. z* T! }2 w' m
- i" K5 j, ~8 h: Q1 M3 T) n弟弟倒是无所谓,依然自顾自地吃着东西,似乎什么也没发生,他哪里知道,此时他姐姐的心里正波涛汹涌啊。) b) @0 O9 Z( K  ]( X9 t0 R
  q0 P4 w" C5 z% g5 e; r1 U
转眼又到了晚上,这天,我没有看电视剧,而是打开了台灯,靠在床头,看一本自己喜欢的言情小说,正看到女主人公陷入困境,要被男三号法办的时候。因为屋里静悄悄的,我能听到平时不仔细听不到的声音。比如马路上行人的谈话声,扫大街工人抡起扫帚的声音,窗下院子里蛐蛐儿的鸣叫声,以前都没有在意,这夜的声音有这么动听,让我心情也非常平静。6 E' s- T; @& Q9 B
) `  \# R6 w+ Y9 c1 f, I
然而,这平静却被另一种声音打断了。那是一种非常小的呻吟声,明显是故意压抑着的,似乎不想让人听见。我侧着耳朵仔细听,才发现这声音来自隔壁弟弟的房间。2 C& f; w( Q0 f3 w, z" ~% y
4 y1 a6 v# M1 L( y9 U5 U
早晨弟弟不是刚刚弄过,难道他又开始了?我的心一下子又提了起来。比起现实里弟弟的表现,书里女主人公的遭遇显然可以先放一放。
- Y% C9 W3 |: f" r8 n% A* t
5 x0 o) g  V( F# t% ~我蹑手蹑脚的下了床,趴在墙壁上细听,果然是那边传来的声音。我突然很想看一看现在弟弟的样子。我知道弟弟现在肯定锁着门呢,不过聪敏的我总有办法。0 z' }3 B* b# S$ |$ Z+ c' {
+ B3 x/ _4 l% v( J& p5 ]0 ?
我跟弟弟的房间挨着,又都在二楼,不过我们窗子外面有相连的阳台,以前父母喜欢在阳台上拾掇一些花草,现在都忙着工作,花草都败了,那里就空着,当然,人可以在阳台上行走。7 v6 c$ c, a; \; T3 t2 H

( k: g, h& J% q0 f' Z6 C这么想着,我来到床前,悄悄拉开窗纱,窗纱是上卷的,只要一按就会抬起来,为了不发生响声,我也是拉着窗纱让它慢慢抬起来,这样就没有声音了。紧接着,我脱掉拖鞋,光着脚,抬腿迈出窗子,来到阳台上。
, X) b3 D8 `9 s1 x5 `3 I' a% k* j
夜晚,外面的风还有些凉,不过我的心却是火热的,一点感觉不到冷。挨着墙根,我慢慢摸索到弟弟的房间,侧身从窗子往里面瞅去。果然,弟弟没有拉窗帘,他也想不到会有人趴在他的窗子上。里面的情景却让我大吃一惊。
; q0 P% x8 M+ S' W: @# G$ v5 e3 C5 K
9 b" W7 k3 V: z& B3 a6 s' F屋子里,弟弟正坐在地上,戴着大耳机,看着面前的大屏幕。我刚还以为他在打游戏,再看屏幕,里面正有一对男女在肉贴肉地摩擦着。从来没见过这样让人害臊的场景,也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影片,这让我有些震惊了。
' S$ J8 M, S+ ?. z' G5 N% |
4 L: J% }* A! s+ J3 y( r+ `9 _: {6 O" l我感觉自己呼吸都有些急促起来。不过,只能看到影片,却听不见声音,弟弟戴着耳机,一定听得见。而且,我发现他正一边看着,一边用手在下面撸弄着,因为屋里没开灯,有些黑,看不太清楚,不过接着电视屏幕的光线隐约也能看到那是一根粗壮的东西,而那隐隐约约的呻吟声正是弟弟发出来的。3 r' ]) C- R% B9 G7 C; V

& w) \0 ?2 z2 M! D4 z, h0 a, Z我突然有一种浑身燥热的感觉,这感觉很奇怪,好像肚子里有一只小虫子在爬,让我想扒开肚皮把它拿出来。当然拿不成,因此只能忍受着,突然感觉到一颗生了虫子的大树是什么感受了。
7 u  H7 [; j2 S5 q% h" Z* e5 L6 B% R
" k/ u" R/ g5 _与男朋友在一起也没有这样的感觉,现在我跟李成龙刚刚在一起,相敬如宾,我们都是学生会干部,很在意影响,人多的时候手都不会牵着的,更别提其他方面,因此,我现在还是一片白纸,白得惨淡,没有瑕疵,哪里能受得了这样的冲击。
  ]  m9 |: p/ k" d& l, N( A# V# T  J- D; s5 p9 i
不过,我却像被闪电击中了一样,不能动弹,只是傻傻地望着眼前的情景,手居然不由自主的在身上摸索着,似乎这样可以解痒似的,却是越摸越痒。: j' z* ?0 L8 N! H/ l! w: s
, ^  N; U) T/ V0 u7 K0 p' r
最后还是弟弟一声长长的叹息声打破了僵局,我害怕被发现,逃也似的溜回了房里。刚回到屋里,燥热难耐的我就脱的精光,躺在床上,也不盖被,也不睡觉,只是一双手轻轻在身子上摸索着,我不知道欲望之火这样强烈,强烈到可以把一个知书达理的女子变得这么淫荡。6 Y& q" u3 y# x$ \

, {( @8 R" Z$ L/ `0 x8 b7 c5 y! u* |虽然这样,我也没有发出一声,我把欲望完全压抑起来,这样当然非常难受,感觉自己像一只充满气的气球,随时有爆炸的危险,但理智让我不得不这样做。. W& N/ _6 W; B' x

; f$ _9 R. B7 p  r& g我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着的,做了一个晚上的噩梦,梦见自己又回到了校园,正被一群学生们包围着,而自己此时却是一丝不挂。我听到有人骂我贱货,骂我婊子,骂我是母狗,人们拿石头,拿鸡蛋,甚至拿棍棒来打我,我只有苦苦哀求,说我不是,然而没人听得进去,人们脸上露出或狰狞,或淫邪,或疯狂,或鄙夷的笑,都让我心惊。
潮人特色国际版欢迎您的光临:https://bbs.crtslt.com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潮人特色論壇國際版

潮人特色国际版欢迎您

潮人特色论坛国际版

联系我们

  • 工作时间:..................
  • 客服电话:..........
  • 反馈邮箱:...............
  • 公司地址:.................................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潮人國際_潮人特色論壇國際版

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3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