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查看: 12|回复: 0

[文学小说] 凤陷梧桐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4-5-11 15:04:14 手机浏览器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n7 |' K5 P7 h: F0 n" t5 s
作者:吉雅jya
& w: Y/ E! Y  \# ]" @4 T
& n# o* U. P* A  序  # f3 l! l' U# [
  俗话说:没有梧桐树,招不来金凤凰。二十年前,惊为天人的江湖女侠,国色天香的胡凤楼嫁入京城神力威侯府傅家,可谓金凤凰落在梧桐树上。
; H* S' u" t6 Y, L# ?: K: n; h0 j  但是梧桐也有枝枯叶黄的时候,即便落在神力威侯府这棵大树上的金凤凰,也没有逃过免凤凰折翼的灭顶之灾!5 K1 @$ B3 d0 x. ^/ ^
  这个人,是个中年妇人,说中年是指她的穿着打扮,而不是指她的人,要是看她的人,居然比红菱还年轻。7 f3 f- {) U. H
  这位中年妇人,穿的是一身雪白衣衫,外头还罩着一件雪白的披风,白得轻柔,白得晶莹,因为不管衣衫也好,披风也好,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那是上等的绸缎,“江苏织造”每年呈献大内的“贡品”。
; R+ \' x* S* o2 W8 ^7 N" m  这位中年妇人,人就跟她的穿着一样,风华绝代,清丽绝伦,玉肤冰肌,不带人间一丝烟火气,一如天仙小谪尘寰,尤其她气度雍容华贵,流露着一种自然慑人威仪,几乎令人不敢正视。% H3 T# j3 Y; |7 X0 {# s- h) `7 d
  红菱已是少见的美人,她两个女儿更是出落得仙霞明珠一般,可是要跟这中年妇人一比,那是立即黯然失色,判若云泥。
5 U' }4 Q. A$ z  X* f$ R, T3 x  要单就一个美字来说,唯一可以相比拟的,恐怕只有郭燕侠“峻山”“南天门”所遇,那个美道姑无垢了。, @! J: k* F. m3 ?
  可是美道姑无垢少了中年妇人一份成熟的风韵,还有那份雍容华贵,以及那自然流露的慑人威仪。  ! @9 _$ d. c6 O% g
  一、侯府惊变  
( A$ Q/ Y" H5 g2 x: o! ?  秋夜,京城神力威侯府,客厅内坐着神力威侯一家三口,老侯爷、老福晋,玉贝勒傅玉翎。房内气氛肃穆,下人都被遣出,显然事情不同寻常。傅家老少三口面色沉重,一个**跪在三人面前。3 \. n3 A, z# z" ^6 s9 C
  她就是傅玉翎的妻子胡凤楼。称她为中年妇人缘于她的穿着打扮,而不是指她的容貌。只说容貌,拿她和双十风华的少女相比,也丝毫不会逊色。人就跟她的穿着一样,风华绝代,清丽绝伦;仅从裸露在外的短短的一段玉颈和那双欺霜赛雪的柔夷,就能知道:她定是玉肤冰肌,不带人间一丝烟火气,一如天仙小谪尘寰,她身上有一种慑人的威仪。
! c& U" M; K- Z% g" r4 p  那并非做作,而是自然流露的雍容华贵气度。一双秋水为神的眸子里,不但充满了大智慧,还闪动着圣洁的光辉,几乎不敢逼视。**长长的秀发齐腰披散,穿的是一身贴身雪白衣裙,白得轻柔,白得晶莹,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那是上等的绸缎,「江苏织造」每年呈献大内的「贡品」。
; @0 K6 O5 l4 r" G  h! E! f  傅家对这位儿媳一向尊敬有加,今日竟然面对跪在地上的天仙似的姑娘不假辞色,可见事情不同一般。
( |9 }- w' m. X8 p- b7 J  老侯爷已经垂暮之年,面沉似水,目露无奈。已经是年过四十的傅玉翎一反平素对娇妻呵护有加的温柔态度,忿忿地看着跪在地上的娇妻。
- c4 O9 r2 ~* F. P- P& g+ J  胡凤楼面色苍白,慑人的目光中,也流露出一丝无奈。
0 S  V+ {6 Y% N% k: R  老侯爷长叹一声,声音低沉道:「唉……凤楼,傅家对不起你。就算是为了小翎吧。只要为傅家留下一条根,傅家对你感激不尽。」胡凤楼永远是那么平静:「爹,儿媳知错了。儿媳一人做事一人当,决不能连累夫家……」
2 V# X9 W6 h& Y) i2 c* G2 |5 z  玉贝勒怒不可遏道:「你已不是傅家的人,不要再自称儿媳了!」胡凤楼抬起令人心悸的美目,歉疚地看了一眼丈夫,低下螓首,依旧平静地柔声说道:「是玉翎。凤楼很抱歉。傅家世代簪缨,决不能因凤楼的一念之差而毁于一旦。小翎总是我的儿子,我知道我该怎么作。」说完,拜服在老侯爷和老福晋面前:「爹、娘,容媳妇最后一次这样称呼您二老。儿媳不肖,恕儿媳不能承欢膝前,对二老尽孝了。今后勿以凤楼为念。」说完,毅然起身,身形一动,闪出门外。& }6 ?2 i" Q' K: i; ]% \7 B
  玉贝勒脸上的忿忿之色消失了,突然悲声叫道:「凤楼,回来!我去求圣上。」说完,身如闪电,便要飞出客厅。' x% C8 `6 n4 N" ?
  老侯爷大喝道:「玉翎,不得放肆!」
5 W* m* p) `! ?/ N2 X. h+ ]  两名黑衣人也同时挡在了门口:「侯爷,请止步。」玉贝勒身形一颤,想起圣旨中要他闭门思过,陡然刹住身形,站在了门口,门口的两个黑衣人对玉贝勒收发自如的功夫顿时佩服的五体投地。心说:幸好侯爷夫妇奉旨行事,不然我们这一行人那个是侯爷对手。再看看美若天仙、脸色苍白,却面色平静的站在亮如白昼火把下胡凤楼,不由心中暗自庆幸。因为京城都知道:傅夫人的功力比侯爷还要高。
' m: i% ^+ ?( R  另外两名黑衣人蹲在地上,「咔、咔」两声,胡凤楼盈盈一握的玉踝锁上了粗重的铁镣。然后起身将一条铁链套在胡凤楼的玉颈上,「喀嚓」一声,一把沉重的大锁锁在凤楼的颈间。接着,二人各执住胡凤楼的一条粉臂,将铁链紧紧挽了上去,再把胡凤楼的双臂扭到背后,在背后交叉,用铁链缠住,最后将凤楼的皓腕与颈上的铁链锁在一起。
. |8 Z5 `' h- J' K' z  一名黑衣大汉走到血滴子首领纪纲面前,扭头看了一眼一脸怒容的傅侯爷,躬身说道:「纪大人,傅夫人,不,犯妇武功高强,功力非凡,恐怕这点束缚不在犯妇眼中。」
' h$ O: G# Z) U! x+ d8 N  纪纲看了一眼站在身边的傅玉翎:「哦,是吗?」傅玉翎几乎忍不住就要出手。
: l+ x4 `2 Z+ ~8 s' s' F+ l  这时传来胡凤楼柔美平静的声音:「纪大人,凤楼岂敢藐视国法。既然甘心受缚,定当认打认罚!」
4 ]9 b  m4 K1 m! S$ y$ A, e2 e, a  纪纲等的就是胡凤楼这么一句话,他看着握紧铁拳的玉贝勒,冷冷说道:
, ?% k4 X, x$ o! s+ z: v6 f  「即知国法,下官就放心了。」说完一摆手,手下人拖起胡凤楼,快步向大门走去。
& o: q. T# i) `! c( i) W- N  胡凤楼从小到大,几曾受过如此侮辱。如果以她现在功力,别说这十几个黑衣人,就是千军万马,也奈她不何。但是为了夫家,她只能忍受这种屈辱。脚上的铁镣长不及盈尺,没有走出几步,凤楼便无法跟上黑衣人的步伐,脚下一个踉跄,便失去了重心,任由黑衣人拖出侯府,一只白色缎面的绣鞋脱落在地……玉贝勒看得心痛万分,强忍冲动,向门外的独臂纪纲一抱拳:「纪贝勒,贱内……」4 K1 p5 y6 p. N! c- l8 l+ J+ V* L
  纪纲打断傅玉翎道:「傅侯爷,您已写过休书,不可再如此称呼钦犯。再者,侯爷如果要为钦犯求情,恕纪纲不敢从命。」
/ ]5 r) A; f4 S$ W  说完,走到客厅门口,屈身单膝点地,用仅有的右臂支在地上:「纪纲奉旨行事,倘有得罪,请老侯爷、小侯爷恕罪。」说完,也不管傅家三人如何反应,起身扬长而去,脸上刻毒尽现。, H3 H% w6 j* c$ j+ C  ?
  纪纲抬出了圣旨,神力威侯一家顿时泄了气。老侯爷和老福晋老泪纵横,老侯爷连声叹道:「家门不幸,遭此浩劫!多好的儿媳!唉,傅家完了……」但是老少侯爷都不知道,还有一双眼睛在暗中偷偷窥视这发生的一切。他是傅玉翎和胡凤楼的独子,小侯爷傅小翎。他的眼中没有对母亲不幸的伤感,没有对纪纲这些人的愤恨,甚至没有一丝怜悯。3 F1 K2 {3 Z  k- K
  看着被铁链紧紧锁住的母亲,他的虎目中充满邪恶的欲望,他心在狂跳,他的手用力按在胯间,喃喃道:「原来娘被绑着这么迷人,可惜我没有机会了……」他喃喃道语,突然转身奔向后院……% y* n) m+ @5 f* {
  侯府大门外,一群黑衣人举着火把,一辆半人高的木笼囚车停在那儿。* g9 H( D4 z% v
  一席白衣,失落了一只绣鞋的胡凤楼被拖到囚车旁,沉重的脚镣哗哗作响。
& t  X: Z9 M4 o6 _1 }- O8 l  不等她多想,就被塞进木笼。
, k4 ^6 Y) _2 s  e; L& `) j  如此低矮的囚笼,胡凤楼只能跪在笼内。木笼上面是一面木枷,胡凤楼雪白如玉的脖颈被木枷枷住。火把下,被铁链缠身的胡凤楼风华依旧,看不出一丝狼狈。脸色虽然苍白,但是依旧很平静。她强抑慑人美目中的泪水,心中默念:
( i6 U1 O6 _2 y9 O) ^) O9 q  「郭怀,这大概就是天意,是我欠你的……」
+ c$ J  j% t0 B6 q( E& r% M. l  「给钦犯戴上口衔!蒙上眼睛!」纪纲恶狠狠的吼道。他这样作是为了让里面傅家的人也听到。一名黑衣人跳上车来,不由分说一捏胡凤楼的香腮,将一根两边连着铁链的木棒塞进胡凤楼的樱口中,嵌在胡凤楼两排整齐的贝齿间,然后将上面的铁链在胡凤楼颈后勒紧紧,用铁锁锁上。一条黑布带也被紧紧地绑在胡凤楼令人心动美目上。& S! S: [- p; a: q3 M; L
  一行黑衣人这才赶着囚车缓缓而去。胡凤楼的泪水再也无法抑住,浸湿了蒙眼的黑布……  
, P! ?1 r- F6 l$ c  E7 Y  Q  二、红莲寺受辱  
. W, y, g; B/ Z5 a4 U  不知走了多久,囚车停在半山上的一座废弃的寺院内。胡凤楼被人从囚车上拖下,两个男人架着她,将凤楼拖入一座偏殿。
" s5 _! A, Z8 V7 ]  三人来到殿内的一堵墙前,墙壁无声自开,露出一条秘道。胡凤楼被二人拖了进去。秘道深入地下,三人拾阶而下,胡凤楼脚上的铁镣拖在地上,发出刺耳的哗啦声。) o  \6 I; p5 M' [( N) c
  两个男人一路上不停地在胡凤楼身上揩油,国色天香在怀,若不乘机占占便宜,岂不是过宝山空手而归吗!
% B: r- ?9 [- P: b8 q, O  胡凤楼一路被拖进来,不仅玉笋上的另一只绣鞋也被拖掉了,连一双白色绸袜也被拖落一半,雪白如玉的脚踝已经半裸在外,被铁镣磨得生疼,所幸还没有磨破。这些对胡凤楼来说都算不了什么,凤楼既然说服丈夫、公婆,给自己写了休书,愿以一人之身换得傅家平安,些许皮肉之苦她怎会在意。+ j5 Z+ y8 p1 C5 U2 B7 O
  如今被两个粗豪大汉夹在中间,胸乳、玉臀这些女子禁区均被二人侵犯,虽然隔着衣服,凤楼亦有不洁的感觉。以凤楼刚烈,几欲嚼舌自尽。但是她不能!1 f) M' q' h' S' C, S) U" p* _
  她知道:当今皇位已稳,对郭、胡、傅三家已不再忌惮。, ], z% Y( Q6 K/ U3 k" v
  此次追究她抗旨协助郭家,并非针对她胡凤楼。而是想借此机会打击甚至拔除傅、胡两家。特别是纪纲被郭燕侠削去一臂,更夺走美人无垢,心中怨毒甚重。
1 p, Z4 d4 v  A' e) K; s, M  自然迁怒于协助郭燕侠的人。而胡凤楼正是帮助郭燕侠出力最多,阻挠官家最多的人,所以纪纲对胡凤楼的怨恨尤甚,正要在胡凤楼身上出气。' n! ^( K2 ~; X7 c1 v' f
  胡凤楼不能死,也不敢死。否则纪纲折辱不了胡凤楼,定会对傅家不利。这就是从傅家受缚开始,直至现在,凤楼几经凌辱,强自隐忍的原因。$ ]9 \' ~  y6 R: n4 w
  胡凤楼又被按跪在地,蒙眼黑布和口衔均被除去。两腮已被口衔撑得酸痛,一双美目也一时无法适应刺眼的灯光。有人过来,一个一拉胡凤楼的发髻,让胡凤楼的螓首向上仰去,另一个捏开她的樱唇,将一杯略带酸甜的药水灌了下去。
0 e; Z& \5 f. ~1 a6 ]  胡凤楼只觉丹田发热,四肢百骸内息窜流,随即丹田空空,内息不再听她调遣。她心中明白:刚才服下的是散功药物。其实这是多余之举。她胡凤楼既然认罪伏法,怎会自持功力,在牢狱中抗拒!
1 P- k" H. a* D0 A0 I  有人过来将胡凤楼身上的束缚除去,胡凤楼双目也适应了室内灯光。. k. b% j+ w$ O% a& N
  这是一间讯问犯人的地方,她正想将脱落的绸袜拉好,掩好被刚才那两个押送的男人揩油时扯开的衣襟,一胖、一瘦两个狱卒打扮的男人来到她的身边。6 `! g+ a( N0 e! a0 k. u
  「脱光衣服!」胖子细声细气缓缓说道,声音不男不女。
- l% _1 T7 K% o6 t" T  胡凤楼的娇靥顿时通红。她带着羞愤看着二人,二人以冷冷目光的回敬着胡凤楼。/ u! ]' p" O) r
  「脱!」瘦子说了一个字,也是不男不女,语气阴森森的。
. W. ~* s3 \8 [( i  R* j2 ?9 w/ ?  胡凤楼听着,心中不由一寒,她咬了咬牙,动手解开了衣带。" B4 M- ?  t4 w! Y8 g
  胡凤楼脱去衣裙,仅剩中衣、亵裤,抬眼看着胖瘦二人。胖子依旧冷冷地看着她:「接着脱!一件也不能剩。」语气还是那么阴冷。. N( Z2 B' p1 y- x3 g) z) U) }
  胡凤楼犹豫片刻,终于伸手解开了亵衣的绊扣。
; @: g: \# ]4 h# _# D  胡凤楼身上仅剩肚兜,雪白光洁的臂膀,丰满晶莹的双腿还有那双完美无瑕,晶莹剔透的玉足在灯光下格外诱人。但是胖瘦二人的目光依旧那么森然的看着地上的胡凤楼。
1 @, p8 [5 h4 F- w5 a  胡凤楼犹豫着摘掉了肚兜,一双椒乳恼人的挺立。
6 v& a3 `2 R, G# g" [  f) _( a4 T3 U  就是丈夫傅玉翎也没有见过胡凤楼的裸体。这么完美的躯体,别说男人,就是女人见了,也会怦然心动。但是胖瘦二人却不为所动。
' y. v% H! M8 d" P9 j9 P; Z* f  「去掉头饰!」胖子森然道。0 X3 E( L, N- \7 }$ b
  胡凤楼不得不用遮住椒乳和玉门的双手,一一拔去头饰,让长长的秀发披在腰间。
& x& Y* m5 M4 l- @2 ]  「躺上去。」胖子指着一张刑台。3 N; [+ P! Q/ ^7 ~8 ~9 N
  胡凤楼羞怒地看着胖瘦二人,二人回敬给胡凤楼的仍是冷森森的目光。
+ m- V9 N* z; k- k) P$ l+ W9 R  胡凤楼终于凤目低垂,娇靥乃至玉颈通红的站了起来,一手挡着玉嫩的椒乳,另一只盖住芳草丛生的玉门,带着屈辱何无奈,走到了刑台边,用雪白的柔夷扶着刑台,缓缓躺了下去。% `3 H5 l# h0 G0 s6 V
  刑台光滑、冰凉。胡凤楼如玉的肌肤贴上去,不由打了一个冷颤。她不知道接下来会受到何种酷刑,或是何种屈辱,想到这些,胡凤楼平静的心不由一阵狂跳,娇美的玉体本能地收紧。/ L" S. p8 N  B
  看着美如天人的胡凤楼无依地侧着俏脸,仰面躺在了刑台上,胖瘦二人也缓缓走了过来。两人一言不发,将刑台上的两道铁箍扣住胡凤楼。一道箍住胡凤楼的玉颈,另一道箍住胡凤楼的纤腰。: `0 E! m  B- X% y8 ?: h
  一人捉住胡凤楼挡在酥胸前的皓腕,另一个捉住胡凤楼的遮住玉门的皓腕,仔细地检查着。0 j; E; v3 Y  N. L/ i) u8 O
  胡凤楼羞耻地「呀」了一声,本能地想要挣脱两人冰冷的手掌,却没有成功。* x8 C; B9 {- E4 e3 c& d" X& @) ?
  两人的手掌冰冷似铁,攥着胡凤楼皓腕的手掌如同两道铁箍。两人在灯下将胡凤楼的每一根手指都仔细看过,然后检查了胡凤楼的粉臂,看看胡凤楼没有什么反应,两人这才将胡凤楼的皓腕用铁镣铐住,拴在胡凤楼脑下的铁链上。
/ ~# X9 I  \$ ~3 r3 p# }( g+ Y  接着,二人俯身捉住胡凤楼的玉踝,就像检查手指一样仔细检查了胡凤楼的脚趾后,又仔细检查了胡凤楼修长挺直的小腿,丰满晶莹的大腿,然后将胡凤楼的双膝分开,在胡凤楼的膝盖上方,锁上铁镣。" @! }) l2 X% y/ H2 W  X
  这根铁镣不是以铁链相连,而是一根两尺长短的铁棍。胡凤楼的双膝被铁棍撑开,芳草青青的玉门一览无余。接着,给胡凤楼的玉踝上也锁上了铁链。" P! ?$ N0 O5 i" {8 g
  当二人捉住胡
潮人特色国际版欢迎您的光临:https://bbs.crtslt.com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潮人特色論壇國際版

潮人特色国际版欢迎您

潮人特色论坛国际版

联系我们

  • 工作时间:..................
  • 客服电话:..........
  • 反馈邮箱:...............
  • 公司地址:.................................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潮人國際_潮人特色論壇國際版

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3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