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查看: 632|回复: 3

[ballbust小说] 相府风流公子沦为阉宦(转载自tumblr的innertastemakerking)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4-5-7 08:28: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小叶子是个带把的假太监,这个秘密只有他自己知道。但是现在一把剪刀架在他的引以为傲的玉茎茎身上,冰冷而锋利的触感告诉他:这不是闹着玩的,男人的快乐即将与自己永别。咔嚓。
6 [! L* p8 l3 I' K& H  d
相府生活:丫鬟温养出一根大阳根$ ?# ~* s; i8 c* x5 |: V0 ^
    繁华的苏州城西最引人注目的便是叶家祖宅府邸,这里曾经出过两任尚书、一任都御史和一位皇妃,以及当朝首辅叶正坤,可谓权倾天下。相府的二公子叶云亭是远近闻名的风流才子,年纪十七的他生的一副俊模样,宽松的袍服下更是藏着一根六寸长的白嫩阳具。如此傲人的阳具得益于药物培养。从十二岁那年起,每天晚上,丫鬟都会为公子做阳物保养。丫鬟会为公子洗干净身子,将熬好的药含在嘴里,同时左手握住公子的软塌塌的阳具根部,右手轻轻褪下包皮,露出整颗圆滚滚的龟头,然后用小嘴紧紧裹住公子的龟头,让它浸泡在丫鬟口中的药液里,并且用温热软滑的香舌打着圈按摩龟头的每一处。在头几年里,在这样激烈的刺激下,公子总会忍不住射出精液,搞得侍奉丫鬟连着吃了好几年的精液。但是随着药力作用的时间长了,药效渐渐显现出来,除了刺激公子发育得一柱擎天以外,还让公子练就了久战不射、金枪不倒的本事。常常当丫鬟含完半个时辰之后,公子依旧傲然挺立,不得不让丫鬟再劳神劳力地手口并用地伺候出来。
# a) C* c$ t, ~
    还记得丫鬟第一次为公子保养阳具,那时她才十六岁,羞涩地脱下公子的亵衣,看到了一只白白嫩嫩、刚开始发育的鸡鸡。叶公子不好意思地在清丽的丫鬟面前露出自己的鸡鸡,紧张之余带着一点兴奋。丫鬟伸手轻轻握住这只雏鸡,捋出粉红的龟头,看到上面的略微皱起的皮肤,咯咯轻笑一下,问道:“公子,平日里也曾玩弄过你的阳根吗?”叶公子顿时臊红了脸,显得更加可爱。丫鬟含着药将公子的小龟头吞进双唇里,感觉到叶公子双腿一阵颤动,紧接着小鸡鸡开始鼓了起来。丫鬟有心捉弄一下公子,轻轻用双唇揉搓起软软的龟头,禁不住刺激的叶公子双腿又是一抖,从鸡鸡里冒出了一小股白液。一次完整的阳具保养需要在药液里浸泡半个时辰,于是丫鬟漱口继续为公子保养。一个晚上下来,公子被调戏着泄了十几次,直到最后再也站不住了。

3 x/ v) C' X! E5 S. S' F新婚洞房:倾城艳福转瞬即逝,硕大阳具横遭祸事8 `0 W! _5 I6 a0 m, w) Q- m
    十七岁生日这天,叶公子与云尚书府的千金小姐结了婚。这天晚上,丫鬟正如往常一样为公子含着阳具,公子闭目享受着丫鬟的舌头在龟头上滑动的感觉,舒服得他阳根一跳一跳的。突然,新娘云小姐推开门走进了卧室,看到眼前的香艳场面“呀”得一声,满脸羞红。公子也吓了一跳,睁眼看到云小姐穿着一袭素色睡裙,洁白的双乳与双腿若隐若现,赤着白嫩的玉足踩在一双紫锦鞋上,圆润的脚趾粉里透红。抬眼看向云小姐的面庞,只见她娇俏怜人的脸上羞涩不已,对眼前的场面既感到尴尬又感到一丝兴奋。公子看着云小姐的美貌与若隐若现的身姿,突然“呃”地一声泄了精关,毫无准备的丫鬟吓得吐出了口中的阳具,闭着眼睛被射得满脸都是。

+ O2 [5 t: J* B/ U3 t8 ~) ^) r
    是夜,云小姐与叶公子春宵千金,在云小姐的倾城身姿里,叶公子的玉茎抽送个不停,早已练就久战不射的他一晚上竟泄了七八次,以至于那根宝贝阳具彻底软塌塌地不再抬头。酣战过后,这对新婚夫妻相拥而眠。
$ f% Y( G1 V. t9 S2 c$ _* t; T0 [
    “奉皇上口谕,首辅叶正坤勾结亲王,图谋不够,欺君罔上,已被收入天牢。叶府抄家,年满二十以上者斩,余下众人,男子净身入宫为阉宦,女子入宫为奴婢。”一道惊天霹雳劈碎了叶府的辉煌,赤身裸体的叶公子与云小姐被锦衣卫从床上拖到了院里,云小姐的玉手还紧紧握着叶公子的玉茎。官兵们看到这一幕,纷纷哈哈大笑起来,有的说道:“哟,别看这小子年纪不大,裤裆里倒是有一条大汉。可惜这六欲的班头、七情的盟主马上就要丢官去职喽”;还有的说道:“新娘子赶紧再好好伺候伺候你夫君,摸摸这根鸡巴吧,以后再想见一面可就难啦。即便见了面,你夫君也是裤裆空空喽!怎么伺候?难不成还能让你俩再夫妻交合一次吗?你就用手把你男人揉出来吧!”;还有人说:“啧啧,这么好看的妹子咱是从来没见过,可惜这小子,才刚享上艳福,就要丢掉雀儿啦哈哈哈哈”。云小姐本是大家闺秀,哪里受过这样的羞辱调笑,可她又实在舍不得夫君的硕大阳具,虽然才做了一夜夫妻,可是她已经欲罢不能。云小姐思虑再三,涨红着脸开始慢慢撸动夫君的阳具。本已疲惫至极的叶云亭想到这是自己此生最后一次被佳人侍弄宝贝,淫具竟又慢慢挺了起来,随着娇妻越发快速的撸动,冒出了稀稀的精液。看到如此疲软无力的射精,有经验的锦衣卫千户不禁笑道:“看来这夫妻俩今夜一定大战了好多回合,倒是没有留下太多遗憾。可惜呀,这么诱人的新婚娇妻,这小子从此再也享受不到了。不过也好,经历人事不久的话,还能够很快地适应成为太监的生活;我之前见过的不少已经成人多年的汉子被判了宫刑,他们有的已经娶了好几房娇妻美妾,平时那真叫是春宵不断。这种男的在被押进牢里等待行刑的日子里,每天都要使劲摸他们的阳根,生怕以后再也享受不到这种男人的美事了。有的人在牢里待了不到一天就要行刑了,有的要等十天半个月。等到被押送进刑房里,马上就要挨那一刀的时候,胆子小的已经腿软流尿了,胆子大一点的竟然会哀求刀子匠再缓他一炷香的功夫,让他最后撒泡精。最离奇的是有个楼兰国的王子也被送来受宫刑,那小伙子长得真是俊朗,那根宝贝一看也是久历床第,又粗又黑青筋暴露,他给刀子匠塞了一大笔钱,在行刑房里最后揉出来了一泡精,软塌塌的一大条肉茎在被切下的时候嘴里大喊“红颜公主”,估计也是个心里爱慕的美人儿。他们这些久经淫事的人在被净完身以后才真叫痛苦难熬哪,对着后宫佳丽们憋得欲火焚身,但是伸手往裤裆里一摸才发现早已经没有鸡巴了。”

; ?: z2 ~6 d  ^, T" ?+ O净身入宫,藏着鸡巴做太监1 ^. q# h( i0 W# `( b) a7 Y
    净身房里,叶公子被双手双脚捆在净身床上,浑身一丝不挂,两腿中间的那坨硕大的本钱,显得尤其引人注目。这时执行阉割的行刑官推开门走了进来,竟然是一位妙龄女子。叶公子不禁感到诧异,并且眼前一亮。想到自己即将被这样的美人割去自己最为心爱的阳具,心中竟然莫名其妙地感到兴奋。行刑官脱去外套,露出娇媚的身材。她穿着白色的罗袜,脚踩一双黑色的布鞋,双手握着一柄弯刀,将刀伸向叶公子的玉茎根部。或许是想到从今以后再也无法挺立,这时叶公子突然硬了起来,涨大的阴茎达到了从未有过的七寸。行刑官看到如此傲人的宝贝,不免春心荡漾,她用黑布蒙住了叶公子的双眼,然后叶公子就感觉到自己的鸡鸡被温暖而又紧实地裹住了。这熟悉的感觉,让叶公子立刻意识到,自己正在经历此生最后一次交合。行刑官不是金枪不倒的叶公子的对手,很快就喷出了爱液,一股暖流裹住了叶公子正在不停抽送的龟头。在阉割的恐惧之下,叶公子也到达了顶峰。在行刑官的蜜道里,泄下了一股浓精。行刑官喘息着从叶公子身上下来,两手捧着叶公子的尚有八分坚挺的珍宝,心中可惜不已:“这么漂亮而且粗长的阳具,恐怕万里无一,今天就要被我一刀削去了,从此再也不能伺候姑娘了。”再看看叶公子的俊秀的脸庞,又是一声叹息:“这么俊俏的公子,本来可以享受无尽的春色淫福,从今往后却要和才刚发育好的大肉棒告别了。”

: l" B! I5 m0 B7 y) {) c
-“叶公子,哦不,该叫你小叶子了吧,你真是生了一根好阳物呢,饶是我切下了百余根男人的宝贝,也只见到几根可以和你相比的阳具呢。之前我倒是阉过一个大汉,他两腿之间垂了一条八寸长的肉茎,顶上的那颗龟头露在外面,饱满得像一颗要撑爆了的大樱桃。虽然他的尺寸胜过公子,哦不,是小叶子宦官~但是我不喜欢他的阳具,因为看起来又黑又丑,青色的血管涨在外面,龟头上面全是皱纹,一看就是根征战无数的淫具。他哀求我不要阉掉他的宝贝,因为他是个将军,不能没有胯下的物件。我问他,早知道今天的下场,当初还敢不敢偷偷与小宫女交媾,被侍卫撞见以后落得个丢官去鸟的下场。他听到小宫女,那根物件竟然抖了抖,流出几滴水来。眼见着就要丢掉自己引以为傲的阳根,那个汉子居然求我给他最后再开一次荤,享受一把做男人的畅快。我恶心地瞅了瞅他的宝贝,左手握住肉茎的身子慢慢撸动起来。他的宝贝再次涨大了几分,正当他闭上眼睛马上就要到达顶峰时,我右手抄起刀子,猛地削掉了他的大龟头。他哀号又不可置信地看着自己胯下,竟然一下子喷出来了股股浓精,然后便昏了过去。我仔仔细细地割去了他的整根淫具,没有留给他一寸残根。但我只去了他一颗肉丸,另一颗被我用手法推进了他的小腹中。”
+ Y$ C! U7 H$ Q$ V
-“为什么?为什么不把他净身干净?没有了炮管,留着一发炮弹也没有用啊。”叶公子不解地问道。
! i7 n9 G7 l. Q9 E* V
-“就是因为他没了肉棒,我才偏要留给他一颗肉丸,让他保留住心中的欲火,但是却没有了发泄的道路,这才最折磨他呢。听说他进宫之后还总是偷看宫女沐浴,有次被一个管事的宫女捉了个正着。亏得他长了副英俊的面貌,管事宫女看上了他,邀他做自己的对食,然后拉着他一起偷偷溜进主子的浴池里泡鸳鸯浴。这个半假太监一进浴池,眼里看着宫女的白净身子,用手探向她身子下面熟练地挑弄起来。宫女娇喘一声,这个假太监竟然直接泄了,仅剩的那颗肉丸里自净身起就积攒的精液都冒了出来,把那宫女惊了。不过自那以后,他在宫里面变得抢手了,不光是干活的宫女们,就连一些久不受宠的小主子们都时常叫他一起过夜。”
0 ^0 u0 Q" q- y9 k: L$ C) a0 m9 j/ X
-“那他倒是没断艳福啊”

5 M# E1 n' h" J
-“呵,光有艳福顶什么用,有得看没得用,心里痒痒但是胯下空空,连初生婴儿的小鸡鸡都不如。这才是真受罪呢!”
4 ]8 N( L: B9 U; F% D  q
    叶公子不禁心中同情起这个曾经尽享艳福的汉子,这时行刑官女子冷冷地提醒道:“别想人家了,你也马上就要丢掉宝贝了。你想想我准备怎么给你净身吧,说两句软话,说不定我给你留下一寸肉芽,以后解手也方便,等你找了对食的姑娘之后,还能让人家舔舔,你也能用这棵肉芽蹭蹭淫穴呢,呵。”

* Z; e8 U$ X! M6 J. ]% v4 N
-“行刑官大人,行刑官姐姐,求求你,给我留下我的宝贝好吗?我进宫之后一定好好孝敬你,求求你不要割掉我的宝贝。”

6 M# v5 O( `3 e: \
    行刑官神态不变,伸手抄起桌上的半月形的弯刀,玉手紧紧握住,伸向了叶公子两腿间那条傲人的物件,那物件此刻正软塌塌地垂下,托在木头床上。圆圆的龟头露在包皮外面,皮肤上还残留着刚才欢爱的液体。这样大的一颗龟头,曾经成百上千次地含在秀丽的丫鬟的唇舌间;这样坚挺的一根鸡鸡,曾经把云家千金小姐伺候得娇声连连;这样饱满的两颗卵子,曾经在无数的夜里提供了叶公子自慰的本钱。而这一切都即将远去,叶公子将要失去这副傲人的阳具……
, }# T$ D6 F* s5 {- I/ ~
-“小叶子,你醒了?”行刑官姐姐轻声说道。
' [/ ^4 x7 P+ ]2 R! w, X! t2 V/ Q
    叶公子—此刻已经是小叶子,一瞬间的恍惚过后,急忙把手掏向自己的裤裆。惊奇地发现自己的鸡巴还在,但是卵蛋却摸不着了。
' _( |: g# z9 r7 b& f
    行刑官姐姐娇笑了起来,用银铃般的声音说道:“别担心,你还是男人。姐姐我真舍不得割掉你这么帅气可爱的男孩的阳物。你的卵子被我推进了腹中,但是你的大鸡巴姐姐就无能为力了。进宫之后,你要处处小心,千万不要让这个秘密被别人知晓。一旦泄露,你的鸡鸡可就要连根切掉,半点也不能留了。”

% i8 Q# ?' \) O* q! w假太监进宫,春心萌动
! \* s- K; c- y) _$ h2 A) W3 p. z
    小叶子藏着鸡巴进了皇宫,他处处小心,生怕被别人发现自己的男人身份。一个身怀巨物的年轻小伙子,却偏要伪装成一个刚净完身的太监,实在是困难。
  b9 k  W# V' ~2 T
    进宫之后,小叶子被安排和一个进宫已经五年的公公小张子,和一个同一批新入宫的宦官小林子一起住。从来都习惯裸睡的小叶子这下需要改变习惯了。倒也不是当太监就一定不能裸睡,但是两腿之间那一团不该存在的物件实在是过于扎眼了。因为一同入宫,小叶子和小林子关系比较近。' D0 E* W% p+ P+ P' O6 o6 m2 m
    小林子今年十六,是普通人家的孩子,但是因为惹上了无妄之灾,不得不一咬牙净身入宫躲灾。普通人家的孩子从小营养不良,发育得也晚,直到十六岁都还没有发育完全。5 {& E8 Z. `# K- J- a
    小林子得知小叶子原先的身世后好奇地问道:你原先娶了老婆,如今却被割了鸡鸡,你不难受啊?  N  K: ~7 `1 r# F% L2 j
    小叶子只能假装自己真的没有了阴茎:哎,我也没有办法。我每天都想跟老婆再云雨一番,但是没有东西了呀。
1 v1 ^. {! C' R( @, `-小林子:干那件事有多舒服啊?5 v$ m- m* s. I3 P5 A+ w3 U( y
-小叶子:那简直是像做了神仙一般,我那阳具挺起来,插进我新婚妻子的穴里,被温暖而又紧紧地裹住。我忍不住来来回回地抽送我的阳具,我的娇妻也开始呻吟。太舒服了,比被用嘴侍弄要美妙太多了!& W% k- H2 h  o( ?2 O. g" _
    小林子从没接触过年轻女子,哪里能想到还有被口舌侍弄这样的享受,听得他如痴如醉,手也不自觉地摸向自己的裤裆,可惜已经空空了。小叶子脑中还在回味着之前的性福,胯下那根阳具已经挺立,在肥大的宦官衣服上撑起一个小帐篷。小叶子赶忙坐下遮掩,小林子也没在意。3 W" H' i: @9 x
    小叶子侍奉的是思嫔,她今年二十四岁,入宫却已经七年了。凭借着自己的出身,她得到了嫔位,但是因为不的皇上宠爱,所以在宫中只是边缘人物,也很久没有得到过宠幸了。入宫一周之后,小叶子被召去侍奉思嫔沐浴。

% \; u& b/ \& d" p$ j  m
    久在宫中,思嫔早已习惯了太监的侍候,她很清楚无论这些太监入宫前是怎样,如今都是没有根的人。在浴池边,思嫔静静站着,小叶子为这位绝色佳人脱下外衣,雪白的肌肤和圆润的胸部在里面的亵衣下若隐若现,小叶子咽了口口水。喉结的耸动被思嫔看到,思嫔心想“新净身的小太监,阳气还没去除干净,还会悄悄思春呢。这个小太监长得倒是罕有地俊俏,身材也不错,可惜也挨了那一刀。不知道挨刀之前,他那团物事怎么样。”想到这里,思嫔面色有些潮红,于是有意调弄一下小叶子。
2 _( e( y# M1 g8 e6 t7 k
    在思嫔入宫前,她是府里的小姐。她知道许多年轻男仆都爱偷偷看她穿袜换鞋,看来男人都爱漂亮女子的玉足。思嫔坐下,稍稍抬起腿,让小叶子为她脱下绣鞋。小叶子跪在地上,一手捧住思嫔的绣鞋跟,一手轻轻握住思嫔雪白细腻的脚踝,稍一使力就脱了下来,露出思嫔的白袜和朦胧的玉足。小叶子同样为思嫔脱下来另一只绣鞋。闻着淡淡的味道,小叶子胯下已经硬起。小叶子伸手准备为思嫔脱袜,思嫔脸色一红,说道:“我来。”

6 Y3 b! @, j$ E) i
    走进屏风后面,思嫔脱下袜子与亵衣,递给小叶子。小叶子在屏风另一面接住,内心已经要按捺不住。

. b. ?  O+ X7 _
    思嫔走进汤池,便有宫女接手侍奉她的沐浴。小叶子看四下无人,心中欲火难耐,竟然脱下裤子,一边闻着思嫔的袜子,一边用另一只袜子套弄着一柱擎天的阴茎。思嫔被屏风挡住,自然看不到小叶子的放荡行为。但是看到屏风上并没有搭着自己的袜子,就已经猜到小叶子一定是在拿自己的袜子发泄一个小太监的春心。思嫔有心捉弄他,轻声吩咐了侍奉自己的宫女几句。
% K- M3 ]( Q  a% t2 f  V8 G: z
    思嫔每天都用花瓣泡脚,小叶子闻着思嫔玉足的淡淡清香,脑中的想象越发放肆,他想象着思嫔张口为自己口交,香软的舌尖环绕着自己的阳具头打转。小叶子正在兴头上,突然屏风被拉开,思嫔按照原先想好的话语在汤池里挑逗地说道:“呦,看看咱们小叶子公公,可真是胆大。主子的衣物也敢拿来亵玩。可惜你连男人的根都没有……”说到这里,抬眼看到小叶子的行为,看到小叶子健壮的身材和包裹在自己袜子里的雄壮的阳具,一是震惊。等到反应过来,思嫔赶忙命宫女离开。宫女刚要出门,思嫔却又担心宫女出去乱说,就又把她叫了回来。

+ r. R. S: _/ ~- q
    思嫔、宫女柳儿、公公小叶子三人面面相觑。柳儿是一名清丽的姑娘,面容姣好,年纪十六,虽然不熟悉男女之事,但是也知道那胯下撒尿喷浆的物件只有皇上才可以拥有。柳儿开口便把小叶子吓得尿了出来:“娘娘,要把小叶子送到净身房重新阉割吗?”这话虽然狠毒,但是姑娘说出“阉割”二字,已然是面色潮红。

3 s6 r+ O4 {: b$ N
    小叶子双腿一个哆嗦,心想:完了,这才刚夹着鸡鸡混进美人堆里,天天看着这些绝色的佳人,早就看得我心里痒痒了。这几天刚进宫,太累了,都还没有来得及好好地弄一次,难道这就要被削去阳茎变成一个真太监了吗?

# J# r! l) U4 b8 G3 ~, p
    想到这里,小叶子的鸡鸡猛地一抖,思嫔和柳儿隔着套在上面的罗袜也看到了。

/ X; N$ n0 E- `5 F8 }
-“小叶子,你知道你犯了什么罪吗?”

$ P2 H/ `# Q1 `  k; q, e
-“你怎么...怎么能有这件东西...你入宫时明明是被阉割过的啊。难不成,你又长出来了一根?”柳儿说到这里,两颊绯红,眼睛却忍不住看向小叶子的胯下。隔着射透了精液的娘娘的薄白袜子,隐隐能看到小叶子那根粗壮的阳具,还在一抖一抖。

2 d  B1 c$ o6 b7 a9 `8 w1 H8 O5 ]
    思嫔也已经想入非非,想到皇帝那根小鸡巴,想到自己长久不得夫妻之事,再看到小叶子的硕大的阳物,真恨不得直接插进自己的身子里。但她又要端好架子。

7 @6 U+ k: V, o, m$ q( s- ^1 o
-“小叶子,你若是还想留住你那件男人的物事,便随本宫来”。(待续)
" E& A7 W+ Q  c# I  X1 ^
" r& H2 P" }' `. h: r- h  [
潮人特色国际版欢迎您的光临:https://bbs.crtslt.com
发表于 2024-5-8 11:30:40 手机浏览器 | 显示全部楼层
还不错继续啊
潮人特色国际版欢迎您的光临:https://bbs.crtslt.com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4-5-10 22:07:00 手机浏览器 | 显示全部楼层
继续发啊继续
潮人特色国际版欢迎您的光临:https://bbs.crtslt.com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4-5-11 08:40:07 | 显示全部楼层
有点意思,再看看
潮人特色国际版欢迎您的光临:https://bbs.crtslt.com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潮人特色論壇國際版

潮人特色国际版欢迎您

潮人特色论坛国际版

联系我们

  • 工作时间:..................
  • 客服电话:..........
  • 反馈邮箱:...............
  • 公司地址:.................................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潮人國際_潮人特色論壇國際版

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3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