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查看: 15|回复: 0

[转载绳艺kb小说] 捆绑女人香 之 解语花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4-2-10 22:45:53 手机浏览器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捆绑女人香 之 解语花
+ U3 V2 Q8 D! l0 p5 Q9 u楔子:对我来说,最快乐的,就是看着她盛开,然后,静品暗香来。" H8 Q! Q1 z/ M6 O

2 E) Y& h4 y4 p) T. c事隔4个月,终于能再去看我的媚儿。  V8 t9 |1 \% o$ ~- O3 f
- `% D" B5 b4 |
上次相见还是初冬呢,那时媚儿匆匆路过北京,到机场接她,撇下她的同事,陪她去逛了逛街――那天北京开始刮风,挺冷,而且异乎寻常的堵车。在乍起的寒风中我拉着媚儿的手,匆匆看过2家商场,去完成她的采购任务,然后送她去火车站。最终只在火车站的停车场里把媚儿搂在怀里――我们都是慢热的人,总之吧,很不顺的半天。媚儿生气,我则郁闷…媚儿也赌气说再不来北京也不让我去看她了…
2 v( P7 o1 ^6 b, n* j9 a, z; f9 z9 t
和媚儿一个共同的愿望之一其实就是在冬季我们相会,下着雪的冬季。我们都喜欢雪,它让一切都变得安宁洁净。我们不止一次地一起讨论在雪中携手漫步的情形(这想象中似乎并没有SM的影子,可我们还是抑制不住地憧憬)。和媚儿相识于冬季,每个季节我们都能相聚,反而除了冬季…到现在还是异常清晰的也是那个冬季、第一次在视频中看到的媚儿――穿着深色的毛衣,沉静而美丽,曾听话地在镜头前将双手背到身后…
3 k  }. C) Z; {9 Y, D# ~/ l: p/ |- L6 n4 @+ L" ~) ?
这次,已是阳春三月杨花起舞的季节了…* ~' E, m$ e0 @: U. W
; B! y/ M/ c5 k! V+ O' W
**************8 I8 x' v5 I) `( H6 i7 ^! A+ {; h: j
% a/ Z3 e# b! C! [
捆绑一小时
% L5 v3 F' a% B7 y' C/ y1 V3 E' A' }6 z: A
**************. U1 @: W4 Q3 U
3 J2 p1 g  @5 [+ Z3 S2 o
我和媚儿之间永远不会离开绳索的。绳子捆着媚儿身体的同时,也紧紧捆着我的心。
# S* O3 z  Q/ W( c* A4 e/ [5 E  `
紧紧的捆绑她、抚摸她、欣赏她、粗暴地推倒她、看她重重跌在床上…我手中的绳索束缚她的双手、勾勒她的胸、勒入她的缝隙,让她身体曲线毕现――最美妙的还是她被反绑着、穿着长靴、羞怯地斜倚在床上,那性感全透过一低头的羞怯展现…4 L$ _) p; V% c6 K
, ?1 k) G; x/ X6 |7 W: P
非常想捆好她就不再松开。这次的高手缚我把她捆绑了将近一个小时。我为了更高的在背后吊起她的手,让她坐在椅子上,手就吊在齐颈高的椅背上,还要把她的脖颈也紧紧捆在在椅背上――我喜欢这时候看她被迫自己高高挺起赤裸的乳房,不胜娇羞…(真是男人,永远不能不提她的那里…嘿嘿)" I# p; }+ u0 G, q6 z5 N

! g% x1 Q) h) P2 `" L: }& A我还时时检查捆绑她的绳索是不是松了,如果吊起的双臂有一点低下去了,我就会用力再把绳索扎紧、把她反绑的双手捆高――我能感觉到,那时候她一定早已经酸麻难忍的肩膀是怎样的无奈…再有就是当最终放开她,她伸展双臂时候那种解脱的叹息――她说那种久捆后释放的感觉,有时比ML还好…9 m5 q, y0 ~  `8 h. d2 \0 ]
! I0 `7 w& [' u4 Z7 K: _! n
*********** o! Y# i; M! T, a& E1 Y) y  ~9 l
" S0 w" q2 E4 ~+ e& N, e7 k
行 李 车3 \  N0 z. i2 z6 c9 Q

6 t0 A! y1 I" P5 e. J# }**********1 Z0 Y, N8 G! _7 K' _+ z/ M1 o' `1 V

3 ~. w+ ^- s0 K( d; P  s7 O$ M这次甚至把酒店的行李车借来折磨媚儿了。
  J$ X! L6 Y+ L8 ^
! \' G% H1 }3 x――酒店里总是缺少能够吊绑的地方――其实觊觎行李车已经很久了。先反绑好她的双臂,让她跪在行李车上,捆绑双手的绳子紧紧系在行李车的上横梁上,让她上身笔直地跪在那里――接下来的是在身后捆紧双脚,并把捆双脚的绳子也系在上横梁上,勐地一下子拉紧,把双脚吊离地面,她轻声的尖叫,因为仅凭双膝无法保持身体的平衡,一下子向前倒下去,可是捆紧她手腕的绳子拉住她――我知道那一定很难受很辛苦,因为她全靠捆紧手腕的绳子吊住身体保持平衡…
9 ~7 d1 @1 u# Z) }2 c1 I* M. L8 {5 m4 I9 G6 w, c
这是我最喜欢的捆绑她的方式之一,以往只是让她跪在地上,捆好后再把她的小腿折叠和大腿捆绑在一起吊离地面,用手提着绳子看她跪在我面前摇摆,只是没有办法再抚摸她折磨她――这样吊着她是我一直想做的,而且还不止这些,我还会鞭打她,让她躲无可躲…" O9 F  O; v4 w/ i
+ Q5 I2 J. y3 M$ U% m7 m) M& z0 `  e
**********! ^" R  X4 B- V* `

) w; ^2 H2 @$ S, @6 D皮 鞭* F) O. e0 E0 M# F6 V5 Q. H: v

1 O; U- a( [  y**********( Z  q( t' x6 m& D, l! y- h
, y6 ]# l. Q( n6 d3 l, z9 m' _
我对她的鞭打一次比一次勐烈。
5 g7 ]& E# X. Q4 V: D3 M  a! b6 c
最喜欢鞭打她的乳房?是的,因为那里是她最柔弱最美丽的地方,看着她在我的命令下尽力挺起胸部,等待鞭子落下的样子,在我心里各种滋味都交织起来。
1 h6 k3 g3 O! k: T3 S, D5 R/ e( k; Y2 |- }
以往都是高高举起鞭子,然后轻轻落下――这次,真的是用力在鞭打她,她的皮肤很快红成一片;打的真的疼了,她开始拼命要躲开,我则拉住绳子,让她再次挺直身子,继续打下去…
0 ]  H! F( A5 z! ?: v3 E8 u3 K9 p3 |& R' Q
…因为我记得,她曾告诉我“不要心疼我,Yu哥…”
) f8 ]2 |; B/ n7 |8 i; z4 j
0 _! g* d$ i/ z4 a**********% d& |% R' z& v8 m1 ^# F& x

4 ^# B/ N. T. j+ a2 n, _; Z蜡 烛
3 \8 ^: ?: H4 F: \' ~
1 b' G7 L! a, z7 r1 b) x2 N" \**********
7 R4 C  O5 s9 ~" n) `; r+ H4 t
- \1 p! \7 }8 W6 q1 B3 o! ]. l有寸把粗的蜡烛,短短的,做的很可爱。点燃之后很快在跳动的烛火四周积起欲滴的一汪融蜡;那时她被紧紧捆在椅子上,连脖子都被勒在椅背上;她只能仰着头往下看,看着我手中燃烧的蜡烛离她的胸部越来越近…,我握着她的乳房,让乳头翘起来,然后一下子把融蜡倒上去,她嘴里立刻发出呜呜的声音,身体也一下子绷紧,翘起的乳头立刻被融蜡包裹起来;蜡烛竖起来,等一下又积起一汪,再倒下去…然后是另一边…然后是整个胸部…( B; g* M$ Z5 w2 @

1 v- F0 b" g: D( F7 t% W, R) Z蜡烛滴在我的手上,烫烫的,轻轻揉捏她裹满蜡的乳头,蜡的外面还是很热,说实话我有些担心是不是太烫了…她说当她看到我把融蜡洒在自己手上以感觉温度的时候,她很感动,说感动得想吻我,只是带口塞的缘故做不到;但她不知道我也很感动,对她的,像蜡烛跳动的火焰,很炽烈…$ G. B5 P$ B8 D* Y! \7 O4 p
# R& [4 _* j8 o9 ~/ Y
**********$ b% ~& |* N; R# e7 a; F
7 ~7 x/ w% C. L6 N4 {$ U  v. k2 f) W
跳 蛋
) J( G- {! J* U1 S  N' X* t, u) Z% y9 [/ |( u: _  X
**********7 q! Z0 E! r! N9 |; z( c' r$ u
" [# a5 M4 C6 m7 T7 c0 {9 N7 g
但还是没有实现我的一个疯狂的想法――似乎每次我们都没有时间去全部做完我们想做的事情――就是让她悄悄戴上它然后我们一起走出房屋、最好是去酒吧,和着强劲的音乐,我会把它开到最大的一挡,然后品着酒看霓虹下她的千娇百媚――嗯,到时候还要给她拍些照片,然后我们一起珍藏这些照片后面的秘密…她在听到我这个想法的时候说“恐怖”,厚厚,不过她还是做好接受它的心理准备吧…
7 }0 W3 s- C2 X2 y+ G8 r" A! _9 F1 ]- H3 l
****************+ L. ~0 z% L0 U. y
! y7 C1 {* ^3 @" T2 s: Y) f8 z
口塞 和 那么一刻6 |  z3 L9 u5 f  Q' s! w

. V: D1 ^% J4 a/ `7 B; J****************3 U+ c/ R* {& q6 o$ D6 w' [

1 C0 J2 r! m& r0 U8 V她说过被捆绑后戴上口塞的一霎她才有强烈的感受――真正的SM要开始了…这次,带一小时的口塞一定让她的嘴酸麻无比了――因为当我为她取出口塞的时候,她那么那么长的唿出一口气,而且只敢慢慢的活动着嘴巴,一点点阖上双唇…7 e" ~) V* A! S( T. H9 k
: ^& ~; F+ z( f9 m) o
那个…我们两个都很激动的时刻――已经带着口塞很长时间的她忽然间流出了口水,她呜呜地呻吟,低下头。口水淌到她的胸口,让她羞愧无比…其实,我一直非常盼望看到这个时刻,很怪是不是,我们时候谈起这点我才仔细想想我为什么期盼这一刻――原来――这就是SM――不仅仅是被束缚、不仅仅是疼、或酸、或麻,还有就是――渴望着在爱人的掌控之下,她的一切都是…那种安全、温暖、羞涩的100%无助。
: v" Y! o2 D) q: P, L: t! q4 d6 z9 c1 c# q
************3 {8 U6 x2 N  W' @  v' t$ D3 M

* N0 P* s+ M1 L3 o" A听另一种唿吸/ J$ t& J/ a4 u/ n& `' }3 T0 \

- C) R% t) P/ ~* o/ i$ I; ]************8 i5 k# A& [9 N3 g  ~4 F2 B2 S( D- j
( f# [1 V+ S0 }% E# S& D* H0 u/ A5 X
印象中最美的镜头来自N年前看过的《九个半星期》,女主角被蒙住双眼躺在写字台上,解开白色衣衫,男人用冰块从女人的双唇滑到胸部,晶莹的水滴伴随着女人的唿吸而闪烁…
* e6 O# P" G* Z/ W0 _' g  n3 T" R) E6 T/ _0 [
没用冰块,我选择了按摩乳(没买到按摩乳,嘿嘿,其实是浴后液)。
: a( J& P2 c- B  @
5 o. t7 A* `0 [( E把媚儿捆在椅子上鞭打滴蜡了将近一个小时之后,我终于放她下来。不过还是紧紧捆着她的双臂。让她平躺在床上,也蒙住了她的眼睛。媚儿被捆绑的双臂压在身下,胸部高高挺起,能够感受到她有点不安的唿吸,她不知道我接下来要做什么…我拿出按摩乳,慢慢挤在媚儿的乳房上,媚儿的身体微微抽搐一下――乳液是凉的…我用指尖轻轻划圈把乳液抹开,温馨的香气一点一点弥漫开,我开始用手掌用力按摩开来,开始乳液还是凉凉的,很快在掌中变得温热润滑,我掌心都能够感受媚儿温软的波涛起伏,感觉真是美妙…然后是脖颈、肩膀、肋、小腹…# _. |) z" @9 p* Y: F  u
3 I6 y7 a; W9 a. v% ^
媚儿的双唇微微张开,可以感受她的另一种唿吸――长长的,深深的,像是从她身体的最深的地方发出的。我身下的女人,我能听到。8 G& x, Y- j. b$ h. _$ N
( r* j4 q% ^  o% g2 f. q( v# l2 K- n
**********
. t, e7 |- Q: p/ z+ A7 T  k# A2 ^; c* Q- ~" C0 q
花絮 警惕
0 B4 B" h- l2 S2 `1 @
. p# ]* T$ H' X, t**********
' o* y# E$ [& y  f. i6 Q  j% z2 i) x7 q
媚儿淘气并且胆大妄为。- T  ]' g8 z! z: @
3 q, \: g) ]9 A) Q) O( y  ^! g
花言巧语、想蒙骗S互换一下角色的勾当估计是很多M想做的,有些有心没胆,有些真会下手。一时失去警惕,被媚儿哄骗用手铐拷了2个小时。媚儿说把钥匙藏在洗手间了,可我翻遍了那个小小的空间,居然没找到。还是牺牲了一个细细的钥匙环、一根曲别针才侥幸打开。当然媚儿回来了,鞭子没少挨…
) X7 w/ q2 K; U4 ^. P5 A
2 h/ @: R/ ^  K- `* f# W* R! A/ b所以,做S难,做淘气胆儿大的M的S更难,要时刻保持警惕…[画外音:虽说你眼前这个女子被捆绑着,看起来乖乖的,其实…要看紧她!]
+ C/ q$ C3 Z2 _5 `, D2 |( ?6 K3 t2 [. K2 T: G- S
**********************
% P- Q- J4 H6 u6 U8 w0 p8 G$ [1 ]5 ^' {$ U
携子之手的感觉叫做默契
% Z# x$ F( g+ Z6 \! x* @
& R% G* W, G' u5 L2 ?% q4 w**********************+ R! j1 u# N$ M9 T

" ^0 S4 J1 U! S/ B& C3 \. H闲来无事,就翻看前四次和媚儿一起纪录的东西。下午和媚儿闲谈时,媚儿还说起――见网友的事情今后是再也不敢了,现在还搞不清她为什么突发这样的感慨。很难说清楚这机缘如何巧合,毕竟我和媚儿都是有家室的人,只是今生的SM情缘未了么?
" @3 o. Z7 O6 K+ R4 z
+ q- p  u5 L# Z! Q光是SM情缘么?源自它,但是我们超越了它。我深爱她,我们开始渐渐有了默契;我不用再说――携手的旅程幸福没有尽头;我不用再说――亲爱的也许会更疼;我不用再说――我会在 “那种”时刻陪在她身旁,给她坚持的力量…她呢,也不用再说――Yu哥,不要心疼我…+ E1 g8 T! a% K' V6 i
3 V  i$ G, K- v& E0 b
和媚儿像鱼水一般交融的感觉令我近乎痴迷地回味很多天,在这很多天里,我什么事都做不了,甚至包括写我们的故事…当我能开始动笔记录我们的火热的情欲的时候,也深深确信在我们彼此间保护、守望和相爱的承诺…- ?% v, ?8 z7 b$ @3 R
) `% K+ f: h6 R+ H
潮人特色国际版欢迎您的光临:https://bbs.crtslt.com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潮人國際_潮人特色論壇國際版

潮人特色国际版欢迎您

潮人特色论坛国际版

联系我们

  • 工作时间:..................
  • 客服电话:..........
  • 反馈邮箱:...............
  • 公司地址:.................................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潮人國際_潮人特色論壇國際版

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3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