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查看: 207|回复: 0

[转载sp小说] (sp小说转载)禁忌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4-2-8 19:27:48 手机浏览器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实验一中学生会的风纪委员素来被全校学生讨厌,她们每天守在教学楼各个角落,从厕所抽烟到偷带零食进教学楼,事无巨细无孔不入,而不幸被她们抓到的学生,除了扣除班级卫生分外,还要接受对应的笞臀惩罚。6 C8 w, J/ e% E- U; Q5 }
  : Q) r; n% l. |# |
而我倪诺,就是风纪委员会的一员,今天我特意守在高二(3)班门外的走廊拐角,是因为昨晚宿舍内的八卦——说偶然看见三班的吴心韵和学生会长李思远在学校花园举止亲密有说有笑,而李思远正是我青梅竹马的邻居哥哥,这无外乎让我十分气愤。
3 ]2 L* x0 s# u. \) d5 n7 \. d" g. i  3 T6 k2 F3 v! t6 ?; x, l0 ?# ^% c
所以我打算让我手中的权力“小小任性” 一番,在三班体育课的课间守株待兔。果然,伴随着上课的预备铃,我远远就看见一双穿着白色膝袜的长腿快步跑来,我一声冷笑,上前把她拦住:“同学,教学楼内禁止跑步,还有……” 我指了指她领间的扣子,“你的领扣开了,衣衫不整。”3 N- M6 K, \7 M
  
6 h- R. m3 g' L4 R( |9 k* H; ~吴心韵肤色白净,粉润的唇,甜甜的酒窝,软软糯糯的,美得毫无侵略性,天生一幅讨人喜欢的样子,不过在我眼里却要跟下流、做作挂上钩了。她刚上完体育课跑完步,粉颈上全是细微薄汗,所以才解开领扣散热,没想到被我抓住了把柄。+ W2 o5 ~% ?5 Q5 R* [( C* l/ F
  
/ h1 ~2 Z$ k! x$ A  m5 N她许是瞧见我臂章上“纪检” 两个大字,小脸上十分惊慌:“学姐……我刚上完体育课回来……能不能通融通融。” 6 K0 G! }: x3 k" M
  
; d8 v4 ~: U0 K“恐怕不行。” 我尽量露出和蔼的表情,“高二(3)班扣二十分,而你嘛……惩戒三十戒尺好了。”- C+ ]& i& Y$ |
  / M; t. V2 Q+ h& K. ~
风纪执行室内,我把玩着翠绿的竹戒尺,“吴心韵是吧,在鞍马上趴下吧。” 她红着小脸,畏畏缩缩地走到鞍马前——那是一个三角木架,横梁上绑着一只鼓囊囊的枕头,用来卡住腹部,迫使臀部向后高撅,是用来执行校纪的“笞臀鞍马” 。
5 `; m7 Y% R; p# }% K+ ~; Q' Q1 C  
/ m( x# l2 Z, a. W) n+ B! {我忍着笑帮她压下上身,然后掀起她的百褶裙,她穿着一条又薄又粉的蕾丝内裤——对此我的评价是搔首弄姿。内裤当然要剥下,打在光屁股上才能知道羞耻,“啪!啪!——啪!啪!” 戒尺富有节奏,白皙的臀肉上,一下一道两指阔的粉痕,“啊!疼,疼!学姐轻点!” 她挨了没几下就开始叫痛,而我的手劲却毫不放松。7 z  [$ K! ]; e5 T
  2 i, K7 |- h& }' S4 B
“疼就对了,疼才能长记性!” 我冲着她的臀翘狠狠地打,哪里不够红就再来几下狠的,疼得她的小腿不断踢动,“老实点,光屁股挨打还不知羞!” 我单手摁住她的腰,摆出最好发力的姿势,戒尺由上而下地抽,执行室内“啪啪!” 作响,直到两个臀瓣全部染上绯红,臀峰处两大条细长的肿檩时,我才十分满意地让她提上内裤离开。% D& `# G2 g) h7 _3 z, h
, `- r6 \2 ~' J9 q
——————————————
4 c& q/ X8 R' m/ D; h6 _- ?我心情愉悦地吃过晚饭,正跟舍友分享教训吴心韵的心得时,我的手机响了,打开短信一看,“晚上八点,我在学生会长室等你。” 备注是“哥” 。, p* ~2 s1 i" ^( `- w8 g
  ) _  l& r7 R7 U( L* Y& Y
“诺姐,怎么了。” 我上铺见我脸色不对问道,“没事,学生会干部要开个会,你们先玩,我在这里插句话没人发现吧(笑),我出去下。” 我安慰她们也是变相安慰自己。
, r; }3 Q# s! S4 C: U# a  8 [: q3 ~3 e: d, F+ ~/ l3 V% H" ^
教学楼只有一间房间灯还亮着,我敲了敲门,我哥的声音:“请进。” 。
/ F, [- }; f+ v; `8 x. ~: z, D  
7 z0 K$ |+ x% a7 W5 [# f. }我哥是高三尖子班的班长同时也是实验一中的学生会长,他优秀我当然高兴,可是学校其他的女生也一样暗恋着他。此刻他的目光浓稠、深敛,多年的经验让我知道这是他要发火的征兆,我故作轻松:“怎么了哥,这么晚叫我来干什么?” 我用上少见的撒娇语气,若是其他男生听见了一定大跌眼镜,因为我的样貌是御姐那一款,瘦高腿长,黑长直的马尾,鼻梁很高,薄唇杏眼,垂着眼帘的时候又有一种厌世的懒散。
$ K: T8 N9 r* t7 H  |4 V; {3 r  
2 @" Q. o$ o- t0 Z" V; B; `" _( S可我哥不吃这一套,他的声音不大却有一种控场力,“说吧,要我怎么罚你。” “什么嘛……” 我大概猜到了怎么回事,可又有侥幸,“谁又惹你生气了,我去揍他帮你出气……哎哟!哥你干什么!” . w% z6 D  e) N! f* p8 A
  
; I" G0 s  U) t$ f9 w他拽着我的胳膊就把我压到膝盖上,我瞪大眼睛,这个姿势我再熟悉不过,果不其然,下一刻屁股上就传来了一阵巴掌火热,“啪啪啪啪啪!” 一连串巴掌隔着百褶裙和内裤揍在我屁股上,疼痛还好更多的是油皮儿上的痒,我不由自主地挣扎:“干嘛不分青红皂白打我?” 1 u) l" u' u+ i3 h9 p5 Q

) r; P6 W4 \4 l. ?/ j! B他说:“你说为什么?敢做不敢当是么?” “啪啪啪啪啪!” 又是一串巴掌,他长年健身宽肩蜂腰,手劲非常大,我感到屁股正在发酵肿起,可我又不甘这么屈辱地认怂:“你说,我有什么错?”3 P$ V. r4 G: G* Y0 F- S
  * J2 `" a& b4 Y; B. D) x% L# G
“还不知道错是么?好,你什么时候认错巴掌什么时候停!” 身后的疼痛再次涌起,我的马尾散落在地上,脚尖无力地蹬着地,屁股像着了火一样疼,我赌气地不吭声,攥紧双拳熬着掌臀,“啪啪啪啪啪!” 巴掌没有停的意思,我甚至能听到我哥渐渐急促地呼吸声,又挨了一阵,屁股上的火蔓延到小腹、腿根,又抽了二三十下,我感觉两团火烫发酵的肿肉已经撑圆了内裤,疼得钻心,熬不住巴掌的我发了疯似的喊:“李思远你这个混蛋!为了那个小婊子往死里打我!”% k5 g+ ~! ]3 `# R6 Y! F  N4 M
  . l& M5 @* G/ q3 |  @' W# r8 s! S. p
骂完了我立刻就后悔了,我哥好像呆住了,可我看不到他的脸,半晌后他咬牙切齿:“倪诺,你真长能耐了,道歉!” 我是想道歉的,可他没说是给吴心韵道歉还是给他,如果给他道歉我是愿意的,可就这一犹豫,我下身一凉,校服百褶裙就被卷到了腰上,我在一中本来就是大姐头的地位,事已至此,我也没什么脸再讨饶,只是把脸垂向地上掩住。
( K4 L$ g! Y6 T: Q( \6 b3 y4 M" O1 z  0 V6 E) |# Q9 q1 N4 j
跟一直以来一样,屁股上的透明布料褪到臀根,万幸是遮住了我的私处,让我在我哥面前没那么丢脸,“不道歉是吧,那我就打到你道歉!” 本就泛着肿的屁股再挨巴掌,还是直接着的肉,那滋味可想而知,我本能地挣扎,可他早有预料一手压住我的腰,又用腿压住我的膝弯,一丝不苟地罚我巴掌。
9 v. L' H" b3 p# X) C  
4 L2 r) e1 k. j/ a“啪啪啪啪啪!” 我的两瓣屁股又各挨了十几下,屁股上深红一片,臀峰更是泛了青,我实在忍不住了:“哥我疼!屁股疼!” 若是往常我这么低三下四的求饶我哥肯定不会再打了,可这次他气急了,朝着我那青色的臀峰又狠拍了几下,这回我真是受不了:“哇啊!我错了!对不起!哥别打了!”5 e  P! m2 a& \0 W9 n
  4 L. R: f4 H' n% Y- m9 c
终于止了打,我“嘶哈,嘶哈” 得喘着气,我哥问:“错哪了?” 我不敢不回:“骂人。” “还有呢?” 我一言不发,“啪!啪!” “哎呦,哎呦!我不该打吴心韵,行了吧!” “真知道错了?” “知道了。” 我以为这篇终于揭过了,心里把吴心韵骂了一万遍。
+ O: E7 {! J& s+ M' [+ L# ^; m  
4 d+ l# B! i8 R1 i  {5 q" k他轻描淡写:“起来,不许提内裤,手撑桌子,裙子脱了,屁股翘起来。” 我心脏停了半拍,不敢置信:“哥你还要打我?我已经认错了……” “刚才是教训,现在是惩罚,快点动,别逼我动手。”. P$ R/ C$ `4 a4 U/ }2 L; ^3 e) b
  / e0 F0 D0 s% P  z$ k6 z1 \; u
我哥从来没这么斥责过我,委屈涌上心头眼里噙了泪,咬着嘴松开调节扣脱掉裙子扔在地上,赌气般撑在桌子前,我哥拿起惩戒用的竹戒尺,戳了戳我的屁股,“腿分开,塌腰,撅屁股。” 我红着脸翘高屁股,摆起校规标准受罚姿势,透明内裤这时候已经滑到我的膝盖被扯平绷直,我青紫的肿臀和略带湿润的粉嫩私处在我哥面前一览无余。7 D2 L, z0 @- U' C
  
* G! u" c! b8 E: ^, e2 q6 m  y我心里是不服的,撅着嘴:“打我挨着,罚我受着,可我打吴心韵是她触犯风纪,我不亏心。” “是吗,你还不亏心?三班白老师被你扣了二十卫生分,找到了教导主任那里,打开监控一看,一切都清清楚楚。校纪只是不允许教学楼内追逐跑跳,没说不让室内快走,而五月份之后,是允许解开衬衫扣子的,你还装傻吗?”* K  A, r( j+ \& C# R
  
4 s7 d% h. e+ F! f+ I/ l我确实是故意陷害吴心韵,又听到了惊动教导主任,心虚道:“然后呢?” 我哥没好气到:“然后?你故意陷害同学,白老师建议罚你留职察看,另外还要重打五十戒板。” 我心一颤,戒板的威力我是知道的,五十下打完屁股别想要了,“哥你帮我求情了是吗?” “哼,你才知道?”
# l* e4 f# N* m, `  1 J; A1 f# I( m- s& A
我心里一暖,我哥又说:“五十戒板是饶了,可教导主任让我从重管教你,这五十戒尺你别想躲过去。” 我撒娇道:“哥你好人做到底,饶了我嘛……” 我哥却摇摇头:“你无法无天惯了,也是该受回重的了,老实忍着。”1 Y9 ?) A1 _5 C$ m/ F
  
: M2 G( I" L( S" Y我红着脸沉默了几秒,戒尺如约而至,“啪啪啪啪啪!” 本就青肿的臀峰就是用手一碰都疼,更何况这坚硬的竹戒尺?我痛得几乎跳起来,忙用手去挡,“还敢挡?” 我哥攥住我的手腕,手心各抽了三下,我急忙缩回手,用手一按,像被热风吹了似地肿起,当下不敢再挡,只好用屁股硬接。
* ]% Q  |4 M. g: ]
& S  g" G& O. m) V" a3 j我的身材在同龄人中发育得算很好,尤其是现在均匀肿大了一圈的滚烫屁股划出了一道完美的弧线,实在是性感,可我哥就跟铁石心肠一样,每一下戒尺都不留情面,“啪啪啪啪啪!” 我的屁股几乎熟透了,红肿充血的硬块被打散,浮起了平行的紫肿檩子,臀峰还起了些许白痧。“啪啪啪啪啪!” 剧痛在我下身不断攀爬,直到又一记戒尺抽在臀峰时终于到了我的极限,哭喊出来:“啊,疼!疼啊!”
! E- Y# k. i1 E/ _! k+ A, N* j! S  
5 M' V2 ], L2 ^7 K2 J& e身后的戒尺明显一顿,可下一刻又“啪啪啪啪啪!” 打在我的屁股上,每一下戒尺都好像烧红的铁板烫在肉上,带来无尽的折磨,“哥你别打了!饶了我吧!” 我的脸在桌面上蹭着,不停跺着脚,徒劳地躲闪着,我哥索性一手圈着我的腰,另一手握着戒尺往臀尖上死命扫着,左右交替完美无瑕,我一身冷汗浸透了满背,脸上全是泪水口水,屁股痛得好似裂开了一般。
# W! U$ w" O( x5 k& |! I* I* A2 }: a  
6 U0 w) P; b/ c2 A4 p  S$ M这次我付出的代价不可谓不大,二百掌臀加五十戒尺,可是说得不偿失,打完戒尺的那一刻我抱着屁股哭泣,鼓肿的屁股表层皮肤硬邦邦的,臀峰密布着一层白痧,好比放了老面后冻硬的两个紫面馒头。
" H8 X, v0 j/ S$ J  8 U* V* F9 e$ t/ W* E+ _2 K4 @
我哥抚摸着我的头,我顺势躺着他的怀里,他说:“小诺,打疼你了吧,你别怪哥哥我心狠,我若不重罚你,白老师不会让教导主任轻饶了你。” 我抽着鼻子:“为什么?” “这个月三班本来卫生分就是倒数,你再扣她二十分,白老师是要被重罚四十板子的,你说她怎么会轻易饶过你?”
# q" _* p1 m1 Y! X  2 h( B! A) d- Y; k
我心里一阵后怕,却还是不知死活地说:“是么,你不是因为我打了吴心韵心疼才这么狠教训我吗?” 这般话自然又来了两记不轻不重的巴掌,“哥别打,别打!”
  [* L& o+ i( Y# D( X& H: T  & d) |4 D9 X* a1 }7 w  F
“我从来没跟吴心韵连续说过两句以上的话,况且据我所知,她是有男朋友的。”
0 H4 }1 _( Q4 s+ a  % X( k$ x' @1 Y: S: G7 b: v
我大吃一惊:“什么?那我听我舍友说……” “你啊,被人当枪使还不知道,你上铺的孙雪婷喜欢她男朋友,于是唆使你出头。你啊,屁股挨顿狠的不冤。” 我面红耳赤,不仅是因为头脑简单丢脸,更是因为小心思被我哥发现。
: }& i+ M1 r, e' i! Y8 R  ' p9 `, F* ^6 r3 C2 l+ Q! n
“你刚才受的是校规的惩罚,是对学校的交代,而对吴心韵,你还没有交代呢。” 我扬起头,哆嗦着嘴唇:“我可以向吴心韵认错,只要不再打我屁股,怎么罚我都行。” 我确实是怕了打屁股了。0 A0 \" D2 x: w3 I8 H! |
  8 }. P/ \. `* ^1 I! n4 v5 ]! `
“哼,你人也打了,分也扣了,若是向吴心韵道歉,反倒坐实了你寻衅滋事的罪名,白老师的四十屁股板子就得转到你的头上,懂吗?” 我哥没好气地说。
/ z2 P  N4 U, b/ t2 ]$ T- `# Z. P  
  ~8 ]) `& e& q& @“那就不罚我了嘛。” 我就坡下驴。3 x  _" K* R3 L  z# [0 q

5 {3 P3 ^# F3 @  E1 D8 d% _“不罚你还不让你上天了?你既然是以跑跳追逐和衣衫不整罚她戒尺,就照猫画虎罚回来就是。”
; D: s) N/ u- Q( P4 E0 t  
6 O/ M0 Q# ]! p- D4 u. ?1 I我奇道:“那要怎么罚?” $ O5 f- P* f5 g
  
# |6 v" A8 w+ c" S* P: a* t. D5 s2 ]- l“你现在把裙子穿上,但是不许穿内裤,就这么光着肿屁股在操场跑八百米,就当是变相罚过你了。”1 _4 ^% i" Y/ M6 R" `, |
  9 v8 |" K) t0 @# F0 f) b
我窘迫地涨红了脸,“这是哪门子罚法?哥你真会折磨人,现在我走道屁股都疼更别提跑步了。”+ r) B' T/ {* @0 }: e
  
% K( a: y* O7 y2 h“不疼能让你长记性吗?给你两个选择,一是下去操场跑步,二是跟白老师一样尝尝四十檀木板子的滋味,自己选。”8 S5 _4 t$ X* g' B. u! J! c. O
  
7 Y5 l6 s( t/ A2 d' y! B; P“我跑,我跑就行了吧。”
& z7 T; {# f8 @  p$ S  5 ?' z; u' g+ b
——————————————
, E" d6 @4 N" Y1 Y6 B' C& m" L$ t实验一中晚上十点的操场已经没什么人了,只有寥寥几对小情侣并排坐着,而一个青春靓丽的身影却正在缓慢着跑着圈,旁人或许会因为她凌乱的步伐感到奇怪,更加不为人知的是她的裙下正不着寸缕,而且紫肿不堪的臀肉夹缝间还会时不时就撒落一滴晶莹的液珠!
' B) S3 e2 ]: Y' f6 R- `  
2 N8 d; s% A$ h: U3 E0 I【END】
+ Z1 p$ K/ y4 z; z! n9 r( f
潮人特色国际版欢迎您的光临:https://bbs.crtslt.com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潮人國際_潮人特色論壇國際版

潮人特色国际版欢迎您

潮人特色论坛国际版

联系我们

  • 工作时间:..................
  • 客服电话:..........
  • 反馈邮箱:...............
  • 公司地址:.................................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潮人國際_潮人特色論壇國際版

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3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