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查看: 307|回复: 0

[转载sp小说] sm学校打屁股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4-2-8 10:19:38 手机浏览器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一章入学7 Q: O6 a$ Q& y
, r; c+ o! E+ X' r7 ^) Z
  炎热的夏季走到了末端,高一新生也来到了开学的日子。育德高中也在这一天迎来了一群青涩的学生。
3 {! Y; B' q$ q) X; i) v/ ]% v, l( `  ]( J5 O5 W
  清晨的公交站台上一个漂亮的高中女生焦急地向远方眺望着,清纯的脸庞加上微皱的眉头说不出的娇嗔可爱。在看到远处蹦蹦跳跳而来的另一个少女时才展露出的笑容在两个梨涡的点缀下显得有些俏皮和小性感。# ~9 j6 z8 |5 @2 \
- G, J" E/ U) C' E; y
  啪!
. m: g* [0 U( p8 ~. S
) h# E" ]& W9 v8 j- Q' ]  从远处蹦蹦跳跳而来的活泼少女,抡起一巴掌就向旁边等候车辆的女孩的屁股上打去。“诶呀!陈阳你干什么!”女孩有些生气地喊道。陈阳从正面抱住了那个女孩,双臂环绕过她的腰间两手揉捏着她的臀部说道“诶呀~看这个反应,我们家小萧璇快开学了,还肿着屁股呢。”
* n- D4 C7 {: c0 P1 [* u
1 k( Z8 R- [. V' ^  萧璇一把将正在捏着她屁股的女人推开“你还有心思开玩笑啊,我就不该等你我们都已经迟到了。你想要开学第一天就被处罚呀,以阿姨的性格绝对不会在打屁股那一栏画叉的”
  a" i$ f5 K# B
! ]) Q' A2 w  q) r$ s6 n  “我无所谓。倒是你那个狠毒后妈,我可听我妈说了,只要家长在同意名单上签字,人家老师是可以在所有人面前打我们光屁股的。我妈只签了打屁股,你那后妈可不一定了”萧璇摇了摇头说道“不是不一定,是一定会让人打我光屁股的”
+ f- L7 ~( r* a# ?0 l3 e( B6 v8 y; H
  “那怎么办啊,我们好像已经要迟到了”“要在学校待三年呢,早晚都需要面对的”
$ `+ |, d7 ^" ^1 e6 Y8 {$ q) C6 t+ ]* E, H. s' t* W- H' g
  两名少女气喘吁吁的跑进教室,可上课铃声早在五分钟之前就响过了,两人一进来便迎来了全班的注目。讲台上的一名中年女性说到“你们俩可真够可以的呀,开学第一天就迟到。正好我在给他们讲校规,就拿你们俩做个示范。”中年女子一手拿着一根戒尺一手拿着一本名册翻查起来“陈阳和萧璇是吧”这位教师翻到萧璇名字后一愣,诧异的看了她一眼对她说道“萧璇你是个特例,你们二人要分开处罚。”
3 s4 r7 _& [9 j9 ?. H" P4 X- e1 @  E4 W6 O4 {9 x$ P  S
  随后便对陈阳说道“陈阳是吧,先把手伸出来”教师拿起戒尺对着陈阳伸出的双手,重重的打了五下。然后又对她说道“趴到讲台上去,屁股撅起来”陈阳搓了搓手大步走到了讲台前,双手平放在讲台上双腿微微张开下腰抬臀,一套动作快速且流畅。秋季校裤薄薄的布料根本无法遮挡少女的曲线,肉肉的臀部将校裤撑得没有一丝褶皱,滚圆的屁股吸引着教室内所有男生的视线。引起了全班的低声讨论。教师用尺子敲了敲桌子喊到“都安静!你们所有的处罚都是你们家长给你们安排的。陈阳的家长算是所有家长中比较严格的,但这不代表着你们可以随意的议论人家。2 i! S- M4 ^2 m& g  m( Q7 q( ?

$ }# f% f3 R. |  三排那个叫李菲的女生,你还议论人家如果你继续这样我就算你扰乱课堂秩序,到时候你也要上来打屁股的。”老师在训斥完下面的学生后,将尺子放在陈阳的屁股上笔划了几下,便抡起臂膀抽了下去。尺子与屁股碰撞出的声响回响在整个教室,柔软的屁股完美吸收了每一下戒尺带来的力量。6 [4 S; G$ y% S4 {! ^/ \6 M, z
1 ^6 q. ]9 R! d- }+ Y
  三十下过后陈阳的动作也略微发生了变化,双腿因为疼痛并拢上身瘫倒在讲台上使屁股成为了全身的最高点。饱满圆润的屁股随着主人的娇喘不断颤抖着,让教室里处于青春期的男生们一个个看的口干舌燥。6 V) a% I/ F- u; Q0 m

8 m. a: b% r4 n  z) G" y3 o* @  老师用戒尺轻轻点了点陈阳的屁股说道“回你的座位上趴着去吧。”随后转头看向了萧璇不禁有些头痛,老师无法理解她父母的想法,但学校有自己的规章制度要严格执行。; R9 n9 ^1 ?' _! I* o, f

8 `) i/ w8 ]0 ?; n% K  “萧璇是吧,你知道自己要面临什么吗?”老师对潇璇说道。“没关系得老师,我在昨天就已经知道我所有处罚的内容”“那好吧,你先回座位上坐着等快下课了,我们再执行。”
( }8 }  A9 Q2 w$ Y2 G# y/ I, B  B
/ J" K( o, ?$ V& _/ r9 T6 X) W6 _- J  萧璇在班级众人疑惑的眼神中坐回到座位上。随着班会课的继续进行,萧璇与陈阳二人也明白了这个老师姓李是她们的班主任。然后老师又强调了所有的学生的处罚都由他们的家长订制,老师只是执行人。班里众人疑惑老师为什么要把说过一遍的话再次强调一遍。只有萧璇明白,这是在为她的处罚做铺垫。
3 j8 T! C( k) E1 |
/ ^% u' E  N/ P  g2 B9 V  时间过得很快,离下课只有十分钟了。班级内的众人都好奇地瞟向萧璇,分明只是迟到这种小事情,班主任却做出这么严肃的表情,她在家长到底给她定制了什么样的处罚。. i2 @$ U" R* w; g5 {2 `# q
0 a9 M2 u' s) w+ r* ^2 G
  “还有十分钟就要下课了,萧璇上来吧”李老师起身喊道。班级里的人大部分转头看向了萧璇,看着她一步步的走到讲台前趴了下去。“打屁股吗?虽然她的屁股比陈阳更大更好看,可也不要拖这么长时间吧。只是这样也不会对后续的课堂造成影响啊”班级里的大部分男生心里想到。但萧璇接下来行动却吓众人一跳,只见萧璇双手抠着裤腰带向下一褪,校裤连同内裤一起退到了膝盖。油光水滑的屁股就这么展现在了全班人的面前,和白净的大腿相比通红的屁股有些肿胀,上面还依稀可见几个巴掌印。班级迅速的吵闹起来,就如同一盆烧开的滚油中泼入一杯冰水。“都给我安静!再吵的一律按破坏课堂纪律处理”李老师冲学生们吼到。转头又对萧璇说道“我入职15年来,第一次遇见你这样的学生,校领导居然还同意了那份荒诞的处罚单。”
' d8 a5 K- l3 \6 d; ^5 |5 r% Q/ }' C/ i( @5 d* }% ]7 S
  萧璇笑了一下做了一个俏皮的表情,又装作可怜兮兮的样子对老师说道“对呀,人家都这么可怜了,你等一下可要高抬贵手哦”啪的一声忽然炸响,老师一巴掌扇在了萧璇的屁股上。“你这孩子怎么都这样了还这么欠揍呢”萧璇捏住老师的一只衣袖轻轻的摇了摇用撒娇的语气说道“我知道错了嘛~老师你快点打喽。% {, ]# y: ^8 R6 I+ u' e6 K
+ s* e0 @" ~+ n3 f! m, S
  屁屁漏在外面很凉的”说完还轻轻地摇了摇屁股。高中的男生哪里见过这种场面,大都受不住低下了头。就连女生都觉得她是个勾人的妖精。老师的巴掌一下又一下的拍在萧璇的屁股上,萧璇也调整自己的屁股随着老师巴掌的频率上下起伏。一百巴掌在她的配合下只打了五分钟,再加上五分钟的裸臀罚站,在下课铃声响起的同时萧璇也提上了裤子。3 d# ~% t- {# }+ a2 c

. p  X0 R7 Y3 h  休息时间,陈阳从背后猛地抱住了萧璇对她说到“你这样值得吗?你就不能像你后妈认怂啊。她是不能对你下重手,可是靠这种方式羞辱你,你也能接受吗?”“有什么能不能接受的,已经熬过了三年,当初在初中所有同学轮流打我的屁股,今天这只能算小场面吧。”萧璇笑着拍了拍陈阳的屁股回应道。陈阳将手伸进了萧璇的校裤里一边揉捏着她的屁股一边说道“我这不是心疼你呀!而且根据当初的协议,她只能处罚你的屁股又不能对你身体造成伤害。只要让你放弃遗产继承权她一定会用更多变态的方法来羞辱你的”“没关系的她也没什么方法了,对现在的我而言,屁股被1000人看,还是1万人看都一样。你要是真的心疼我啊,就回家给阿姨说把你所有打屁股的项目换成打光屁股。到时候我们俩光屁股,我得羞耻度是不是就下降很多啊”“你想得美,好你个小萧璇还想拖我下水,打你大屁股”“好啊,给你打”说着,萧璇把裤子褪了下来。“哎,你干什么啊!这还是教室呢”萧璇就这样光着屁股走到了自己的座位跪着椅子,双手趴在桌子上,屁股高高撅起对班里的人喊道“有谁想摸我屁股和打我屁股的请随意,想拍照的也请随意。”说罢,便把头埋在了双臂之中。先开始听到了一阵快门的声音,随后屁股上传来了一阵疼痛,之后屁股被十几只手揉捏拍打。萧璇强压着屁股上传来的异样感,与内心的羞耻想到“还有三年,以后必定还有更加羞辱的惩罚等着我。一定要适应这种感觉。”- ~; {+ o9 L! q1 H2 K- p( M3 t

4 f& C8 W. O# t. H7 C) i( a  开学一个月过去了,所有人或多或少都已经受到过的体罚。对于开学第一天就给全班男生大发福利的萧璇大家早已见怪不怪,也见识了萧璇比他们多几十倍的处罚条例。平时作业错了一道题,甚至一个字都要打屁股。校风校纪检查,由于一个扣子没扣好被按在讲台上打光屁股。宿舍检查被子叠的不好,床单上有褶皱要被宿管打光屁股。就连在食堂吃饭有剩饭,都要被食堂大妈扇光屁股。8 ]+ _% [/ ^+ ^4 f! F" m+ N% |

" G) p! [0 `2 F9 |7 I# a6 {  是的萧璇的名单本来就是为了惩罚而惩罚,单纯的为了羞辱她。父亲在娶了那个女人后两个月就出了意外,为了让年幼的她不走上歪路,以遗产继承权为条件强迫萧璇接受后母苏灵的管教。虽然萧璇父亲并非完全信任苏灵加上了不许伤害女儿身体的条件,但苏灵还是钻了空子。她不停的想方设法让萧璇的屁股被更多人打,萧璇若是在18岁前对于苏灵安排的对于屁股的处罚进行反抗,苏灵就能侵吞萧家的绝大部分财产。在萧璇忍过了初中三年之后,苏灵得知了育德高中这个特殊的学校。她贿赂了所有校领导,成功递交了一份本来绝对通过不了审核的体罚表。
) S  @! S. G! E7 o! o' T. V3 R% @/ H- Z; I! v% ~9 P" U
  萧璇本认为苏灵的为难仅限于此了,却在开学后的一个月受到了难以想象的刁难。由于在因为值日时窗户没有擦干净,萧璇又要趴在桌子上被抽打光屁股。但这次打完屁股却没有结束,执行处罚的老师在再三确认处罚表之后说到“萧璇同学现在你要把班级里的所有窗户全部用光屁股擦一遍”- }& a0 a* ?: \

& R, K7 T2 F. R  萧璇起身后疑惑的道“老师你什么意思?是让我光着屁股擦窗户?”
$ ~# y9 n) A+ M3 x
" h  h3 ]$ ]: R* `( t# E3 Z: f  “这是你家长定下的处罚,学校只是去执行,现在把屁股撅起来用屁股把窗户全部擦一遍”+ M" ^0 U) v: |
& X6 q1 F6 ^( u
  “我可以先打个电话吗?”; d7 K* J9 {2 ]" N  T- A

! h  j& a# U7 L3 j4 B2 L  “你问一下你家长吧,我也看的莫名其妙”5 A7 S; E0 g: D/ @  w2 U5 q/ I
" U! v( w% c7 c
  萧璇走到教室的角落,拿出手机拨打一个备注为张律师的号码。) T4 x) }3 }7 e" M& Z+ t3 F
% c3 A) x: Q3 g% v+ A
  “你好,萧小姐有什么事情吗?”
$ P3 F" Q- T& ~
9 W( e. Z7 O3 r9 U7 V9 a* x4 Y( j! _  “她让我用屁股擦窗户”
: d6 I: ~6 Q* |9 s  M, N6 d' W4 C+ |. n- R6 M
  “萧小姐,苏女士拥有你十八岁之前对于你臀部的处理权力。在不对你身体造成一定伤害的前提下,她可以在合理的情况下用任何方法使用你的臀部。除非您根据协议放弃遗产的继承。”* X7 b8 y- z7 m
- s. s" e  x, Z$ u2 k; a( |9 `7 m
  萧璇有些生气的说道“用裸臀摩擦窗户也是合理的手段?你们是不是也被她贿赂了!”
% I" o5 B1 X+ [/ G; C4 [  u( C" `6 t% ]
  电话那头不紧不慢的说道“萧小姐,您和苏女士谁耗的过谁对我们没有任何影响。在我们这里可以被接受就是合理,就像苏女士无法在大街上命令你裸露臀部,但她现在是利用育德高中的特殊性钻了空子。简单的说只要不引来警方干预,在我们这里都是合理的。当然,如果您觉得您的身体受到了伤害,我们也会找来最专业的医生进行认证。”
/ F* r3 b  Z( a; H* v1 |) |! F/ Q* Z
  “好的,我知道了”萧璇颓然的挂掉了电话,走到老师身边。
  e7 }. b9 K9 p0 ^, A/ J5 H, c% ]( u7 ~. _2 e6 X
  “问的怎么样了”老师问道。“按照要求来吧”萧璇回答道( j6 a# @4 i2 O7 K

) Z* O+ S: Z& t$ T1 I  萧璇搬了个桌子爬了上去,给窗户上喷了些水,然后脱下校裤,用通红的屁股贴了上去左右扭动。班级的同学们都被惊呆了,经过陈阳的解释众人也略微理解了萧璇的处境,可以却也不曾想她竟然要在大庭广众下作出这种行为。
% [; p$ F+ w4 a$ G5 E  K9 C5 z
2 r) y* o2 E7 Q/ L" b  萧璇用力的摆动着屁股,从外向里看,又大又圆的屁股被挤压成各种形状。可名单上的要求极为严格,必须保证窗户擦干净才行。萧璇扭了半天的屁股,反而让窗户显得更脏了。从下午第二节自习课擦到了放学,被闻讯赶来的其他班学生围观。萧璇心里那根弦终究是绷不住哭了起来,陈阳见状赶紧同几个女生一起将围观者赶走。在大家都走的差不多之后,萧璇拒绝了大家的帮助,独自一人把窗户擦完。- v# J% [# u  _7 K9 h+ Y/ e
9 l0 f7 ~8 r5 U; O1 E
  苏灵目的达到了,萧璇在这四年来第一次面临了情绪崩溃。不过她却没有算到的是以萧璇倔强的性格,在经历这一次过后心里更加的坚强。同时对她的恨升腾到了极点,反而让她克服了心理障碍。在苏灵下一步的计划中,那个本来不会执行只为了可让萧璇认输的外罚,真的还能吓退她吗。6 O+ L9 O" E: O1 W

, X: w2 q. G2 f# i  时间过得很快,裸臀擦窗事件已经过了一个月,校园中讨论这件事的人也渐渐少了起来。萧璇也又回到了之前的状态被各种乱七八糟的理由打屁股,有时挨得多了就光着屁股趴在桌子上。班里的同学们也习惯了她的存在,男生们对于萧璇赤裸的臀部虽然无法视而不见,但也可以很平静的去观赏不像一开始这么激动。而对于女生而言萧璇的屁股却极受欢迎,平日里在宿舍萧璇从未自己给自己的屁股抹过药。起初只是陈阳一个人帮着萧璇抹药,但现在只要趴在床上撅起屁股把药瓶放旁边,随后就会有到好多双手在屁股上胡乱涂抹着。
; L& F1 H8 `0 y3 D9 f. g! v1 s" t$ n6 Y$ t3 R, H& j& e# {3 ~2 {5 Z
  星期六上午萧璇正在宿舍的床上打游戏(萧璇是能不回家就不回的),陈阳突然推门走进来。$ Q4 e" z' A: i, \& `) ^6 T- ]
6 U. t# @' U: o/ T4 Z1 m9 b' B
  “阳阳你不是回家了吗?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N. _  \3 A, {+ v

- y; o- y+ q9 D( f# R9 o2 [& ^( C  萧璇低着头问道。“有事就先回来了”陈阳的声音略带一丝哭腔。萧璇抬头一看见到陈阳通红的双眼站在那里,脸上的泪痕还未擦干,赶紧放下手机把陈阳搂入怀里哄道“怎么了你,姐姐在那不哭不哭。”陈阳上身卷缩在萧璇的怀里,双手捂着屁股说到“屁股太疼了”“来,让我看看。”萧璇轻轻的让陈阳趴在她腿上,掀开了她的裙子,慢慢的把内裤褪了下来。看到陈阳屁股让萧璇大吃一惊,酱红色的屁股高高肿起,上面错落着巴掌印与尺印和二指宽的皮带印“这是怎么回事,你家里为什么会打你这么狠(由于条约限制萧璇是没挨过狠打的)”萧璇一边问道一边用温热的毛巾把陈阳的屁股捂住。陈阳欲言又止想了一想回答道“这在我们那是很正常的,只要是没嫁人的闺女,屁股是随便打的。我虽然跟你说过这个,但如果你没有亲眼见过,也无法想象他们可以做到什么样的地步。”
4 q% d+ y; C5 j! x9 T6 J
3 l; ]' Y1 P( l  “说起来,我还没去过你们家呢。”+ Y, T; v/ s) P( X( y7 P

: r2 k7 P+ N. K, v0 a  “等下个星期吧,带着这种屁股如果再有人打我,我可受不了。”
3 O; v  L4 l! S( E( a1 G( X1 z4 v$ U# O1 Y2 k. b; ?/ E
  “走嘛~我还不知道你,就这点伤两三个小时就没事了。如果你怕继续挨揍受不了的话,有这个帮你扛着呢。”萧璇掀开了裙子,拍了拍自己的大屁股。
6 r+ H% r( M2 G
$ ]/ ?" m* k, Y9 o; ]  陈阳伸手拉下萧璇的内裤,捏着她肥腻的屁股说到“你不要以为你天天挨揍就能扛得住我们那里的规矩,那是因为你后妈不能对你造成伤害,到了我们村可没人管这个。”( R, f/ y& d% K

& n9 q5 S& a2 m7 i7 i" K  萧璇扭了扭屁股回应到“肯定要去呀,我记得你说过那个臭女人以前也是你们村的,对吧?在学校的手段用尽之后,她八成要带我去那个村里,我不如先习惯习惯喽。”
0 _2 l  Q* ?1 y' W: O
) p4 F3 q3 u; k& E3 _. G) J  陈阳想了想,忽然用力拍了一下萧璇的屁股然后说道“好吧,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就带你去。不过我们说好喽,如果有人要打我,你要替我挨着。”% }/ H& G7 J. ?2 Z5 k
9 V3 V- I+ b" g4 ]8 l  J
  萧璇一边揉着自己的屁股一边回应道“放心吧,这一天的时间怎么样我都受得住的。”) z( s3 I+ H- U

7 [9 q6 ~7 e7 j, J: O) k$ B  当天下午俩人坐了三个小时的车来到了市区外的一座山里,又走了半个小时山路,才终于到达了这个山村。说是村子却只有两三个居民小区这么大,还都是由一个个平房和小院子组成的。每隔几个院子就可以看见一个光着屁股的女孩儿,对着院子大门撅着她红肿的屁股。偶尔还能看见几个村妇手里抄着形态各异的工具,用力抽打着自己女儿和儿媳的屁股。8 l  h: s; I1 I7 J2 i! r- |
- R9 ?% f: H( M! @- {% E
  陈阳拉着萧璇的手向家里的方向边走边说到“怎么样吓到了吧,这还是在外面让人看的。这关上门处理的板子,可要比能看到的重多了”8 H/ O# z1 @( ^7 U# @( a. I. J

" |4 T( }4 J' N/ ?7 n$ _6 s& I  萧璇环视了一圈疑惑得说到“好像全是女人呀,走了这么长时间没见到村子里有一个男人。”
0 d3 u" v! v& A- H2 X) O, ]; h5 {* l" {. G
  “村子的男人都出去打工了呀,男孩子上学也是住在外面村子这里条件太不方便了。女孩儿大都是读完初中就不再上学了,即使像我这样还上学的每周也要回去挨顿屁股板子。”" ~" V" v1 I( p% Q0 R  g4 m" Y

4 e8 ~2 @1 i, R  说着说着二人走到一个院子前面,前院的大门敞开有个女生正裸臀跪趴于门前石阶之上,陈阳过去拍了拍石阶上女孩的屁股转头说道“这是我妹妹陈欣,比我小两岁。先进来吧按我家规矩来,先带你去见我妈妈”( p  e1 |- P; x; Q* F& S# w

/ Y. e; }2 C- z( {, a% ~  萧璇跟着陈阳走到了里屋,见到一个身材高大的妇人正在抽打一个年轻女人的光屁股,陈阳对萧璇小声的说到“这是我大姐,今年刚大学毕业,由于找不到工作现在每天被妈妈打屁股”
1 m. }6 U: d5 g- l  j0 l+ B& m& H! |
  此时妇人转头对两人说到“陈阳你不是回学校了吗?唉!这谁家闺女?怎么就这样进来了?一点儿规矩都不懂!”6 U7 L" c- u6 j8 }$ k8 u

0 {% }. J  {0 u, l0 ]% i; v/ W  陈阳立马对母亲回应道“妈,这是我同学。从外面来的,就没必要按村里的规矩吧。”" q2 [& ?8 u, }% q. V8 p
0 y. O+ i3 [* ?  E: J' g
  陈母摇了摇头说道“别往家里边瞎带人,要不然按着规矩来,要不然叫你同学赶紧走。”* `3 Q5 R* g0 F! S4 G  U, ]
9 S/ C" ?, q1 e7 H8 d* c
  萧璇小声的向陈阳问到“什么规矩呀?你也不提前给我说一声”
/ ^( d* ~- D% T, k( S; D$ |3 U; ~& x& }1 ]) w1 k
  陈阳把萧璇拉到了屋外向她解释道“在我们村呐,除非有家长带着否则像你这种没嫁人的女孩是不能去别人家里的。真要是去了就要露出屁股,供主人家进行责打。”
0 T3 G- ]0 I  P/ v6 F5 B3 B; M; w1 J1 j8 o
  萧璇闻言点了点头笑了笑对陈阳说到“我来就是为了体验这种无时无刻不被打屁股的环境,现在这样不正好吗?”说罢,便褪下牛仔裤与内裤
0 K; u3 ^# h# z4 W$ T  M2 }8 z, L" O7 `# C. w0 Q
  光着屁股回到了屋内。陈阳看着萧璇的背影自言自语道“在我眼里,你是真的没挨过打呀。”( M3 {7 L0 i9 x# m$ x1 t8 m
( f4 R( S8 P8 ?6 B
  萧璇扭着光屁股走到陈母的面前“阿姨,您别怪陈阳。是我不懂规矩,如果让您不开心了,你就重重的打我的屁股吧”
$ i. M! J4 E- v5 v' n  U
, ]% g6 Y/ @3 q9 v  陈母应了一声,将萧璇一把拉到腿上,捏了捏她的屁股“屁股挺瓷实的,本来以为陈阳说你是从外面来的,就想下手轻点儿。现在看来正常的力度你也受得住,忍着点不许叫出声,否则加罚”5 {" k& r; p" ]! O, S, {

: n; F% E' _/ Y) s4 T  萧璇本心想自己已经挨了四年的打,这用巴掌打屁股哪还需要手下留情,却不曾想这第一巴掌落下去的时候,便大声的叫了出来。后听到陈母的警告,赶紧用双手捂住了嘴。萧璇第一次知道了打屁股原来可以这么痛。仿佛在后面抽打着她光屁股的不是陈母的手掌而是一块厚厚的铁板。4 y* ]# G6 n8 `) y7 Q5 m

( V7 Q- S- @2 C. g, j  萧璇的屁股在陈母的手中如同进入蒸笼的馒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肿胀着。她紧紧的捂住嘴,两行清泪再次留了下来,不过这次不是因为屈辱,而是因为切切实实的疼痛。在打了大约十分钟后。陈母终于停下了巴掌。
! G( I; L+ O! M3 i5 `) G
) y9 ~% W3 K4 X  “刚刚挨打时,叫了五声。去沙发上趴着,把屁股撅高。”陈母说完便去了里屋,被打的四肢酸软的萧璇在陈阳的搀扶下爬上了沙发撅高了屁股。刚刚摆好姿势,陈母就拿着两样东西走了进来。一个漏斗一样的罩子还有一个很大的吹风机。
. F; Z9 \9 g. ?$ |; W
- w% l( R* l2 v- ^3 Q. x! n/ C  “接下来用这玩意儿吹五分钟,你可以叫,可以喊,可以哭。但如果动作幅度过大导致这个东西从你的屁股上脱落,我们就重新开始知道吗?”萧璇点了点头,把屁股塞进了罩子里。起初的30秒只是感觉有些烫,随着温度的提高屁股上传来了极致的疼痛,就像是每一秒钟都让皮鞭抽打几百下的痛苦。萧璇不敢挪动屁股只能大声的呻吟着,双手疯狂的拍打墙壁。0 G  I* }% d. C

2 z& v  [+ }9 N* m1 Q, ~6 e# U0 G  五分钟过后,萧璇整个人瘫倒在沙发上。屁股上的疼痛让她忘却了其他一切的事物。本就肥硕的屁股肿到了原来的1.5倍大小,在冷敷休息一个小时之后,本想穿上裤子却发现本身略微有些宽松的牛仔裤此刻卡在下臀处无论如何也提不上去。只能光着酱红色的大屁股与陈阳一同回屋休息,此刻的她还没有想到这次超越以往所有惩罚的打屁股体验,只是在村子里这一切的开始而已。( Y* e8 @4 B$ I, m/ W9 Y8 Y0 }+ X
* B% Y, k3 B7 B! @8 a+ Y3 Z
  第四章
3 A3 U- b6 s3 T6 ]; x4 a/ a6 c5 v6 s' `
  萧璇的屁股在经历了陈母的一番调教之后已经变成了一对深红色的大肉球,在陈阳的搀扶下颤颤悠悠的去往里屋。
8 Y( m4 a8 G' i, b! [+ j5 Q* y2 T1 ~6 t+ x: B
  陈阳把萧璇放在床上对其说到“给你说了你受不住你偏要逞能,现在好了吧都让打哭了。别以为自己屁股大就抗打,你这屁股还嫩的很知道吗”0 ?- D9 K3 R# w6 W

6 \# V) F2 y& C. q3 u- b- ~  萧璇渐渐缓了过来有声无气的说道“我也不知道会这么痛,这会对我造成伤害吗?”, A$ ]3 X! f1 _$ B- n' t9 k
, u% c% w% A# o1 l' y7 V2 X
  陈阳摇了摇头“我们村的大人们,在打屁股方面都是专家级的。受伤的只有你的屁股,绝不会对内脏造成伤害的。”
+ O" G0 R! {) r$ {( f" s5 J0 j; s2 O9 `! R7 K$ o% N
  “那个女人带我来这里岂不是我要天天挨这种打。如果像你说的她是你们村出去的,那她应该早带我来了呀”萧璇揉着屁股转头问道。
# Q. V2 H6 A' ?* {* X6 d
5 C) u2 N1 o* c& G  陈阳从柜子里拿出了一个药罐,打开是一些乳白色的药膏,一边涂抹着萧璇的屁股一边回答道“你还记得你说过你后妈在过年的时候把你的屁股打肿,然后从除夕到初七让你屁股冲着大门晾臀屁股还一定要保持在大红色吗?在我们这叫做挂肉灯笼,是每年过年时的习俗,一定要是一个超过12岁还没有嫁人的女孩儿,家里边没有女儿就去找亲戚家找邻居去借。我们三姐妹这两年都是我留在家挨打,姐姐和妹妹被亲戚家借走挂肉灯笼。你这规矩啊和我们挂肉灯笼一模一样,肯定没错。还有就是屁股擦窗户,也是我们这在孩子年龄小不适合打的时候的惩罚手段。至于为什么她不带你来,我们这里是不让回娘家的,尤其是寡妇。”
  K1 q/ ^' h* o: c2 E7 J  C' e5 A. x9 T6 t
  “怪不得她知道这么多折腾人的方式。那你说我要把她引到这里来,她家会怎么样”
2 h% o2 L2 d0 b7 j" X* z: T. |  w1 V5 h% Z$ }+ ?7 i
  “你知道她家在哪吗?再说了现在人家可是苏大老板,我们这一个小破村你后妈要是不愿,她家又能拿她怎么样呢”
& F& B1 h8 H9 W9 _' K1 m( S( {0 t: d4 ^+ {/ B
  “哎呀,不想了,反正也就两年多了。阳阳你别让我一个人光着屁股啊,反正这也在你家把裤子脱了陪我一起”说着,萧璇就去拽陈阳的裤子,两人在床上打闹起来。萧璇的屁股又挨了几下巴掌,陈阳的屁股也露了出来。9 e6 t; [5 X" W! D3 T
$ a& }/ W. X6 ?  t/ Y
  “反正你也要上药,不如我来帮你喽”萧璇搂着陈阳说道。陈阳同意后趴在床沿,却看见萧璇将药膏继续向自己的屁股上抹“你不说要帮我上药吗?给你自己抹什么”“别急嘛~趴好我来喽~”萧璇转过身用抹满了药膏的屁股对着陈阳的屁股贴了上去。圆润饱满的屁股互相摩擦着,两个肥嫩的屁股相互为对方提供了绝妙的触感。
0 ?( {# _0 z. O  P- l! A) J0 a0 ^9 u& f: |" u* h$ V: F
  一夜之间,转瞬即逝。清晨的阳光透过窗户洒在的少女洁白的屁股上,陈阳睁开双眼挣开了萧璇无处安放的手臂,将她摇了起来。萧璇伸了个懒腰坐了起来,却发现有些不对。走到镜子前转身看到,昨晚通红的屁股已经变得白皙伸手捏了捏软乎乎的屁股肉,昨晚由于过度疼痛而变得麻木的屁股又传来了熟悉的痛感。1 x. N+ |: ^  ?' ^6 }, i
9 J' d, c; C0 P7 S6 G; B
  陈阳将萧璇从背后一把抱住对她说道“怎么跟你说过不会造成伤害吧,我们这儿的人啊对于怎么折腾屁股还是非常熟练的。走吧,别穿裤子了还要光屁股挨个早安打呢”
+ K0 e- O  J1 P
, l7 S  K0 |) b, m! X/ A+ \  两人赤裸着臀部走到了昨天挨打的地方,分别挨了陈母100巴掌,两个屁股变得红润像是两颗成熟的水蜜桃。" v* `! i- ~$ a) H! f
" Y+ S9 h' T3 H% C, [
  二人在中午之前离开了村子回到了学校。在路上萧璇问道陈阳“为什么要这么着急离开呢?”
& I0 o. Q2 V0 @+ U& J; e1 A* N1 d! d1 t/ M) l
  “再不走的话,马上就要到了村子开祠堂的时候了。到时候啊,那可是随便选人哦。你要不同意,就会受到其他家的排挤。我试过一次,那种打不是你能挨得了的。他们会想昨晚一样把你的屁股打成那种样子,到时候村子的100多位老一辈再挨个上来用巴掌拍打。我们还不如赶紧跑。”
8 k( l5 o& W3 a5 p- T& X, D! O. A) e" o# E6 V5 p, C2 c+ D
  “啊?那这怎么有可能有人会同意呀?”* g, i! [  B8 ~  O2 r
- R; f* S; e- J% [
  “因为当过一次祭品之后,你在一年内可以向村子里的大户人家,提出一些不过分的请求。不过那样也很少有人愿意就是了,也无非就是胁迫而已。不过听说有一家人姓苏有个已经嫁人的女儿和你后妈差不多大。我看八成就是了。”% S2 r& B. r6 y. ^6 \: P6 x0 F, Q
& u+ f+ [1 q. M& c
  听到这番话,萧璇心中又起了几分异样心思心想就算没办法限制苏灵,也总能有办法给她找几分不自在。看来下次要试试呢。
潮人特色国际版欢迎您的光临:https://bbs.crtslt.com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潮人國際_潮人特色論壇國際版

潮人特色国际版欢迎您

潮人特色论坛国际版

联系我们

  • 工作时间:..................
  • 客服电话:..........
  • 反馈邮箱:...............
  • 公司地址:.................................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潮人國際_潮人特色論壇國際版

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3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