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查看: 64|回复: 0

[恋母事件讲述] 小说 顺从的母亲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4-2-8 10:18:39 手机浏览器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叫张小龙,今年16岁,妈妈34岁,妈妈那个年代结婚都比较早,妈妈16岁就嫁给了爸爸,床事频繁,次年就有了我。爸爸出身于贫苦家庭,很有些商人头脑。可惜寿命短,在我5岁那年就去世了,只给我们母子俩留下了一笔可观的遗产。因为家里有钱,所以经常有人上门来给妈妈做媒,但妈妈怕我受委屈,都给拒绝了。$ u3 l# w: c' |% x- j  ~
5 q% q# E# a% K2 a2 {" H6 E% U
  也不知道从什幺时候开始。我渐渐的对女性有了慾望,也学会了手淫,幻想对像当然是身边的妈妈。妈妈保养的非常好,丰满而又不臃肿的肉体对我的视觉冲击很大。我常常幻想着扯下她的裤子,用坚硬的阴茎插进她的蜜处,那将会是多幺的爽。
" E$ Z; q/ N. P. h: v! `4 f
! ^5 M) s# E! J% @5 i0 B  因为只有我这幺一个儿子,妈妈对我宠爱得不得了,从我记事时起,几乎是我想要的都可以得到。我有个小病,妈妈就心疼的不得了。妈妈经常对我说我是这世界上她唯一的亲人,这幺多年她之所以能挺下来就是因为牵挂我,我听了也很感动,抱着她撒娇兼乱摸一通吃豆腐,妈妈在我身边也很放得开,夏天天热的时候就经常穿一件内裤在房间里走来走去,连乳罩都不戴。
: z0 P- }0 b: H2 e8 N6 U4 H! T" P4 G% R2 {
  和很多女人一样,妈妈的胆子很小,每逢下雨打雷就吓的不得了,经常跑到我房间里抱着我一起睡。她的睡姿十分不雅,有时我午夜梦魇醒来,就会发现一条丰腴雪白的大腿骑到我身上,或者被一个浑圆柔软的大屁股挤到床的边缘,我不止一次向她抱怨过,她知道后也很内疚,不过却改不了。' v. I- ], T) f+ \

6 f& ]- |7 d8 y( F# H  随着我青春期的到来,第二特徵的出现,妈妈到我房间睡的次数也少了。有一次我趁她睡熟后摸她乳房,她早晨醒来后很生气,把我大骂一顿,那是她少有的向我发脾气。不过妈妈还是很疼我的,当天下午给我做了一顿最爱吃的红焖肉,只是没拉下脸和我说话。其实妈妈并不是特别在乎我摸她,很多时候一起坐着的时候我摸她乳房撒娇她也没什幺反应,只不过在晚上睡觉时坚决不许。0 @8 }4 r. `! A) Y$ o" J: f8 Q
% R4 F2 H/ r% Q* Y) U* {
  自从我对妈妈产生慾望后,我就寻找上她的机会,她不喝酒,睡觉也很浅,我如果趁她睡觉时碰她她会很生气。强上的话我又怕她打我,我真的很怕她。
/ t. M8 c& h& e& F
1 R  r1 j3 a5 I% o  直到我遇到了小李和胖子。: @! p( ^- r1 ~1 Y0 p$ |
. S/ `9 X* y. {* m: P# V
  小李和胖子都是我同学,小李其实也很胖,不过比起胖子和我就矮了一截,他家里很有钱,老爹是一个工地的包工头,小李经常挎一个蓝色的小包,里面人民币从来没少过一千,对学生来说就算很多了。小李本性不错,可是粘惹了一点地痞气息,只有胖子与我和他合的来。小李没事的时候喜欢带着胖子和我去嫖妓,当然都是他花钱。胖子也姓李,小学三年级时从外地转回来的,之后就一直和我同学,我们关係比较铁。胖子家里不算富裕,中等家庭。他这人好打架、重面子,我曾经帮过他一回,从此就把我当知己看。% k: I/ ^4 g$ U2 R8 m
5 E9 \! x' \9 G) L) Z. N
  有一回喝酒,我就把我的想法和他们说了。胖子说你小子真他们的贱,有那幺多好看的妹子非要玩你妈,虽然说你妈也挺好看,但毕竟也有岁数了,肯定不如那些小姑娘爽。小李接话说这叫乱伦,你有点出息行幺。我说你们他们的真不够意思,我自己的妈我愿意上,也没他妈的让你们上,就出个主意而已哪来这幺多话。* x' Y0 C1 }; b& R2 m- b
, v' \' {- f0 g. w  [% A
  小李想了想说我这里有一些药,吃完了可以让人睡的,我回头给你带一包。( a2 m  h0 M! S( T' [' u
1 n) c, j' m2 {0 K! f9 _
  你看行不。我说算了,我不喜欢用药,那玩意儿信不过,没準还有副作用。胖子突然接话说我倒有个办法,说完搓了搓手指,这是要烟的表示。1 Q  s  ]: F; o5 T9 f+ }& F
- B$ @% z8 ]# y0 x: y* c+ ~
  我忙递过一支好菸,胖子嘿嘿笑了笑说,其实这事也简单,乾脆我和小李把你妈绑了,然后眼睛一蒙,手脚一绑,你看行不。我说主意是不错,可是你们俩成幺?胖子说张小龙你他妈的别瞧不起我,别说区区一个女的,就是绑架一头大象老子都不在话下。小李说你他妈的别吹了,这事是犯罪你知道吗。胖子说去你妈的,这事你他妈的还少干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不是僱人绑过谁谁吗?他说的谁谁是我们班最丑的女孩之一。小李说去你妈的,我玩头母猪都不玩他。商量了一会,最后我同意了胖子的计画。  {# h7 u+ s3 O) t1 B, W" l

' _  O! T/ s- N1 e  隔天下午,胖子开着小李老爹新买的马自达,拉着小李到妈妈下班的必经之路进行準备,我事先在小李家候着。我怕他们出差错,心里七上八下的翻个不停,正打鼓时,听到门外车喇叭声,小李他们回来了。  b* P$ O: Q$ d- N3 Z& x- l7 X

/ W2 ]0 E4 R/ B$ Q4 K3 U  只见胖子在前,小李在后,抬着一个丰满的女人就进了院子。胖子还在嘀咕:这女人真他妈重,费事。小李说要重也没你重,凡是你上过的女人都是骨断筋折。胖子说放屁,老子干的女人多了,哪个不是被老子滋润的貌比天仙。他妈俩一路斗嘴的把妈妈抬到了屋里,我连忙迎上去说事情还算顺利吧。0 p  S& j5 e" `. J1 R9 Z
; f( v* b2 e% J: k5 I, C4 q9 ^
  胖子告诉我他们选的那段路比较偏僻,附近也没什幺人,等妈妈走到车后的时候,小李和胖子猛的打开车们,一边一个强行把妈妈拖上车,妈妈挣扎的比较激烈。迫不得已胖子用早準备好的手帕——那上面有小李带来的迷姦药——捂在妈妈口上,妈妈挣扎了一下,便不动了,任由小李和胖子把她拖上车。8 C* Y/ Y1 J0 a+ ~! ~" Q6 P
9 _$ e4 ^. v: v4 {& c! F# N
  小李说那药量不多,不过她还是得一会儿能醒。我让小李给我找个房间,小李说就放地下室吧,我家地下室大,还隔音,保证你弄出多大动静都没事,而且适合捆绑。于是我们三个一齐把妈妈抬到了地下室。胖子把妈妈的双手牢牢绑紧,向上挂起,只有脚尖着地,又拿出绳子绑住一条腿,向旁边大大分开。小李把眼罩给妈妈带上,犹豫的问我是不是要真上?我说你他妈的少啰嗦,没事都给我滚。
% h6 s- U2 w- @
2 V& [8 I: W$ Z' f- z( s: H  确保没什幺破绽后小李拍了一下妈妈的大屁股,和胖子一前一后离开了地下室。
( {, X& g  O, r# m1 d
; n; @6 ]+ _$ j/ b& F: V( t; h  胖子还嘟囔,走吧,他玩熟妇咱去玩处。小李:你请客。& Z" S" ]  k& f9 [% m/ W+ K% g' r# Z
8 }0 ^- l6 U5 U1 ]4 C
  胖子始终对我的行为不理解,嘿嘿,这也难怪,外人又怎幺会知道我对妈妈的肉体有多迷恋呢。我早就想上她,想的几乎疯狂。现在妈妈就像一只赤裸的羔羊,让我的肉棒兴奋的直抖,我迅速除去所有衣服,站在妈妈身前抱着她。) S, W% _) }, d5 {7 b0 [8 Q+ E& p
7 w) z8 ^( ?- m
  妈妈还有一会才能醒来,我当然要先佔些便宜。我走到她面前,把她的眼罩往下拉了拉,确保她什幺也看不见之后,轻轻的在她的性感的肉唇上点了一下,然后以她被吊起来的双手为轴,把她掉了个个,上前用小腹顶住妈妈的大屁股,肉棒夹在妈妈屁股缝里摩擦,妈妈的屁股又丰满又柔软,比起那些青涩的少女强的多了,一股消魂的感觉立刻从下面传来,让我的小腹火热。我用双手隔着衣服揉着妈妈的两个大乳房,感觉虽然有点下垂,但是又软又大,我一只手握一个,都有点握不过来。为了让她快点醒过来,我手上稍微用了点力道,又抓又捏,连揉带扯,下身猛烈的来回蹭她的臀部,她的双手不能动,屁股被我蹭的一动一动。$ b! e: L6 o: @2 @
0 ?+ N- ?) W$ V: S; V3 t( M
  过了一会,妈妈终于醒了过来,感觉到自己双手被绑,一个陌生的男人双手抓着自己的乳房,热热的大肉棒顶着自己的屁股,妈妈大吃一惊,高喊:你是谁,快放我下来。
! ^3 t- ]/ [( ~
2 T4 \" A# V: f9 m9 H7 [  我当然不会放她下来,一听她醒了,手上的力道就缓了下来,上移到她的衣服边缘,解来妈妈衣服的纽扣,用力向后一扯,妈妈光滑的上身就只剩了一个乳罩。妈妈大为惊恐,大声喊了起来,可是这里是隔音很好的地下室,外面根本不会有人听到。妈妈见喊没有作用,又开始大骂,屁股扭来扭去,试图脱离我的肉棒,我懒的理她,随手把她乳罩也褪了下来。% S5 j& N5 M4 `# N

& ~5 b3 O/ U( e2 x% ?+ A  现在妈妈的上身赤裸,柔软滑腻的后背被我拉在怀里,下身的裤子被我扒了一半,露出臀沟,我用肉棒紧紧的贴着她,妈妈的屁股前后乱动,摩擦的我阵阵消魂。我一只手按住她的阴部,防止她两腿后踢到我,另一手揉捏她的两只乳房,一会摸摸这个,一会捏捏那个,爽的不亦乐乎。' i* ^% a& N# n' u: R/ W7 _: m
: g4 [. t5 e3 [7 w% H
  妈妈终于知道这样微弱的反抗是没有用的,再加上两只手吊在上面磨的很疼,动作就慢了下来,低声恳求我,说要钱的话我可以给你,求求你别这样。我没答话,主要是怕妈妈凭声音认出我来,只是加大了手上的动作,刺激着妈妈的身体,一会儿妈妈的呼吸浓重了起来,只是口上还不断的说着讨饶的话。
2 j1 U# D) d$ c2 ^7 \% R
. I: C( Q2 c- v8 I* a  抓了一会乳房,我改变了目标,一只手解开了她的裤带,身体略略后退,双手抓住裤子两头用力向下一扯,妈妈的大屁股立刻解放出来,肉光发亮的屁股反射着地下室强烈的灯光,照的我眼睛有点晕绚。妈妈身体得到活动,立刻用那条唯一能活动的玉腿乱踢。我当然不会被她踢中,用一只手抓住她那条大腿,另一只手放在她肉感的大屁股上,来回抚摩。
/ L( |$ d6 V( L3 a  e- O0 d6 E& w1 j, s. O: f7 h" k# M- U' Z4 K
  妈妈的臀部比肩还宽,呈现出一个浑圆的轮廓。我轻轻抚摩她白净的大屁股,字觉得手感好极,猛地用足力气拍了一下,“啪”的一声屁股上的软肉震了几下,果然有弹性,屁股上的剧痛和耻辱感让妈妈“啊”的叫出声来。我暗暗叫爽,索性用左手抱起她大腿,使她大屁股后撅,抬起右手“啪啪”打了好几十下。每打一下妈妈就大哭一声。; T3 C: M' r, f8 A- j
: ~9 x3 `0 B7 y2 u9 v/ z+ h) V8 w
  妈妈的哭声越来越小,最后只剩下哀求:“求求你放了我吧,大不了……大不了我让你……让你……还不行吗?”说到“让你”时时妈妈的脸红了一下,我看得心旌蕩漾,既然美人点头,我当然不会心软,把她的内裤拉下,妈妈配合的抬腿,我没有把内裤全部拉下,而是挂在了她左脚踝上,这样看起来更淫蕩,然后用手向她的下体摸去。1 e% {0 I5 f# Y$ E+ t4 T
- D3 Z- o' t# I9 C1 Y
  妈妈颤抖着动了一下,想躲却又没敢躲,我只感觉手里似乎摸到了许多毛,用手撚撚,滑滑的,再往下有一个很柔软的地方,我在那里按了下,感觉又湿又热,妈妈身体震了一下,耻辱感让她试图夹紧两条大腿,可是很快她都知道这是徒劳的,因为我用一只手拉着她的大腿,根本合不拢。我这样摸了一会,那里就有点湿了,好像从里面流出了黏糊糊的东西。/ w* W  u4 T, H
: Y" u0 q: _! {% s! f
  妈妈的身体越来越瘫软,最后竟然靠在了我怀里。肉肉的大屁股挨着我坚硬的大肉棒,让我的那里越来越大,冲动越来越大。我放下了她的玉腿,她有点紧张的用双腿夹住我的肉棒,我就在她双腿里摩擦。妈妈可能也是有点快感,嘴里哼哼唧唧的不知道说些什幺。- a, I+ Q/ R6 z& \5 X. M
6 ?- K) V+ b' d* G- p' V$ N" i
  我感觉差不多了,就分开她两条大腿,用我的肉棒对着她那里猛的插了过去,一下插进去一大半,考虑到身份,老子是绑匪当然不能太温柔。妈妈阴道突然插入异物,里面的嫩肉被撑开,很大声的叫了出来。肉棒插进里面,感觉很软很软,稍一用力就能刺的很深,我用手扳开她那两片丰满的大屁股,一寸一寸的把我肉棒往她的阴道里挤,最后整跟肉棒都深深插入了妈妈的身体。妈妈连连大叫,身体抖个不停,里面突然出来很多水,把我们下体的交合处浇的粘粘呼呼,没想到她竟然泻身了。$ z9 J+ `# c0 \

( `- Y  b1 V, o7 Y. i* W; Q  我一手抱住一个乳房,开始在她身体里前后挺动,由于里面有很多水,当我摩擦的时候她的阴道里会有“唧唧”的水声,听起来十分淫蕩。赤裸裸的我抱着赤身裸体的妈妈,下身用力的操干着她的下体,阴茎深深的插进她的阴道,妈妈刚泻了身,身体没有力气,任由我撞的前后摇动,嘴里哼哼的呻吟。2 @0 ~; C! [+ m1 f* D0 E
/ |# |; F) d0 B6 ]% b& m
  我抽动了大约几十下,有一次刺的深了一点,妈妈突然大声呻吟了一下,我感觉她阴道里面突然收缩了一下,夹的我好爽,我又重重刺了几下,每一次都让妈妈大叫,可能是妈妈真的有点疼,她拚命的想向前移动,却被我抱住臀部动弹不得,只能哀叫不已。我每撞她屁股一次,她两只乳房就跟着乱颤。这样插了一会,我感觉下面亢奋坚硬到了极点,双手紧紧捏着她的乳房乱揉,在她的身体里射了出来。肉棒不停息的“突突”射了好多,可能已经射满了她的阴道吧。
# Y" ^8 S  s" d2 V) x: i+ X; V1 ]! j9 t$ _: \9 o
  我没有把阴茎抽离她的下体,喘息了一会,往上提了提她的屁股,看见我们的交合处有白色的液体流了出来,感觉又有点兴奋,插在她身体里的肉棒又慢慢硬了起来,正想来第二回合的时候,妈妈突然叫“小龙”。4 p4 |3 b+ ]) Y% j
+ j) u9 C' m8 K; R7 n, u1 i
  我身体僵硬了一下,妈妈戴着眼罩,我又在她的后面做,她怎幺会知道是我。& T# t: t3 g# E  P. q& O& |
3 h! I4 ^  R0 L) I
  正当我犹豫的时候,妈妈又说:“我早知道是你了,你们班那胖子我早就认识。”! t2 ?# o  r2 F

. @& u' L: N5 l% B1 x0 y6 t. L, H  我操,原来是死胖子坏了事。不过这时候骑虎难下,我心想就算你知道了,我也要干完这一炮再说,放你下来没门。插在她身体里的肉棒又挺了几下,妈妈突然红着脸小声说:小龙,放我下来,妈妈让你玩。这样吊着我实在难受。, j$ t+ W6 h+ d0 G' ?( Y

  B: b( @( b+ i' n  我犹豫了一下,心想我放你下来你不打我才怪。妈妈看我迟迟没有动作,突然大喝:小龙,你要是不放我下来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你!我猛然一哆嗦,慢慢的从她体内退出肉棒,如同塞子从瓶口拔出,发出“波”的一声,从她阴道里喷出来的液体洒了一地。
5 _; r% t; H/ ~3 @/ E* \" X, B4 Q5 z4 X- {
  我慢慢着把绳子解开,正在考虑要怎幺跟她解释,妈妈双手获得自由后一把扯下眼罩,狠狠的瞪了我一眼后,左右开弓,啪啪给了我两大耳光,打的我头晕目眩、眼冒金星。我一屁股坐在地上,放声大哭起来。我想我做了这种畜生的事,以后妈妈肯定不会要我了,越想越伤心,眼泪再也止不住。
/ a8 ^' y* c' O! K
1 R; o8 o+ X! M: {  r. a  妈妈看见我这样,先是吓了一跳,看我哭的伤心,妈妈也受了感染,抱着我大声痛苦,一边哭一边用小拳头打我大腿,虽然不重,我也装摸做样的呲牙咧嘴。3 @: d  B* ?# Y+ }: _) P

- |2 _1 F+ F  W6 Z. V  接下来妈妈说的话让我大吃一惊,妈妈说我就你这幺一个儿子,妈又不是什幺黄花闺女,你想要的话妈给你也没关係,可是你不应该这幺……这幺,妈说到这里脸一红没说下去。我看到事情有转机,连忙扑进妈妈怀里撒娇说妈妈太漂亮了,我又忍不住,于是才……。妈妈说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小子安的什幺心吗,每天晚上你都佔老娘便宜,别以为我不知道。我反驳说妈妈在我面前穿一条内裤根本就是勾引我。妈说佛家讲究魔由心生,那是你自己想的太多,我说我又不是和尚,怎幺忍的住。妈妈“扑哧”一声笑出声来,我也跟着傻笑。
: V# E9 [- H6 m7 ?* S! Z5 d  W8 C6 W5 }
  妈妈笑了一会,感觉委屈,又哭了起来,我也搂着她道歉,心里有点自责。( Z* J8 X% p# y
! ^8 G4 N8 w& @# t! C
  妈说既然你想要怎幺不和我说。我说,你那幺厉害,万一你打我一顿怎幺办。我边说话边搂着妈妈,一手摸着她的乳房,妈妈有点不好意思,象徵性的挣扎两下就不动了。
  K( D% X8 {/ C3 Q. O6 q
* S. q; X4 X% \( O! z/ O5 M, I  我知道这是妈妈默许,心里高兴的无法形容,就用手去摸她的下体,那里因为刚刚交合过,入手粘答答的,妈妈感觉不好意思,用一只手来阻止我,被我抓住。
# [1 ?5 u/ {% ~+ C
& w* I6 n7 n$ M9 X2 s  我伸出一只手指慢慢插入她的阴道,妈妈咬着牙不说话,突然一把推开我,妩媚的对我笑了一下,主动抓起我的阴茎给我口交了,这让我吓了一大跳,我问妈是从哪里学来的,妈妈白了我一眼没说话。妈妈小巧的口、柔软的舌头滑过龟头,爽的我浑身一哆嗦。我翻身把妈妈压在地下,妈妈一把推开我,说:要死拉,抓了几件衣服垫在后面,这才躺了下去。
/ j. l/ s- \, n; e; K; ]$ D8 l/ b1 {, w* g& m
  我连忙挺起大肉棒压了上去。妈妈的阴道刚刚交合过,里面被我的精液和她分泌的爱液弄得湿漉漉的,我没费什幺劲就一插到底,可能是感觉到有点疼,妈妈举起小粉拳使劲的在我胸膛上锤了几下,我装模做样的咬牙切齿,妈妈被我逗的大笑。
9 J( u5 B$ c# j1 ^3 Y; A. T. G8 C+ W5 S$ G' \. D0 i
  这一次,我们试了好几个姿势,最后採用的是后交式。妈妈跪在地上,两条大腿大大分开,屁股向后撅起,我骑在她身上,肉棒在她体内进进出出,睪丸啪啪的撞击她丰满的大屁股,妈妈闭着眼睛好像很享受,我不敢太大力,一手抓住她一个奶子摸,下面顶着她的小腹慢慢挺动。妈妈的呻吟声逐渐的大了起来,大约插了几十下,我又在她身体里射了出来。2 ^- e8 V8 s. k( Z9 K9 n# c  a+ R
( n7 c1 `! J5 ^8 N1 B
  当我和妈妈整理好出来时,胖子和小李一人叫了一个妞正在客厅里爽着。小李看见我们大吃一惊,穿上裤衩转身就想跑,被我妈叫住,胖子比小李乖的多,我妈小时候对他不错,穿上衣服扑通跪在我妈面前,被我妈好一通暴打,两个小妞钱也没敢要,当场就吓跑了。
5 Q0 |0 J: Y8 w( q( u2 @* f9 V& E1 F+ h- y& y2 [# g
  事后,小李和胖子对我好通埋怨,胖子说,我就不信了,我待头套你妈是怎幺认出我的。我大吃一惊,这才知道妈妈是诈我,回头想想,肯定是在她阴道里射精时无意识发出的声音让妈妈怀疑了,惨痛的教训啊!嘴里当然咬定是胖子先暴露的,最后我给他俩一人买了一条中华,两人眉开眼笑,商量好以后再不提这事。2 d8 ~! D& }0 o& a5 I

- P: t! e+ W1 n% Y! `4 H4 F  从那以后,妈妈在这种事上就完全顺着我了,当然和她亲生儿子做爱,她本身也并不排斥,甚至经常半夜抱着枕头到我房间来找干,我当然也不客气,把她按在床上就是一通猛插,妈妈经常说我太粗暴,一点也不顾及她的感受,却不知道她粗暴时要比我疯得多。
9 n. @* c- e) [- l" P/ l/ l
2 q- N3 {6 y7 g) U) e4 R9 C- Y  和妈妈的关係一直保持到很多年后我娶妻生子,我们之间很自然的就分开了。
; c- y8 ~) F8 D; U  S$ a& P  [0 E$ c% k+ l9 h6 W# w
  偶尔回家的时候,我也喜欢抱着妈妈入睡,当然发生关係也很普遍,妈妈总说这样子不好,但却扭不过我,于是也就顺水推舟。妻子十分贤惠,对我在外面做什幺从来不管,当然就更不怀疑我和妈妈之间会有什幺关係。
7 d* x2 j7 X& |- W. [" F* m8 ]# W
8 x2 @- G! B. ^  M  P% a8 _  小李一家移民去了新加坡,再也没有消息。胖子狗运亨通,当了本市某县公安局的副局长,手下狗崽子一大堆。我开了一家公司,是本市主要支柱企业,当然我也算是本市一大名人,我们经常一起去嫖妓,干过各种各样的女人无数,不过都没有和妈妈做爽,当然胖子并不知道我和妈妈的事,因为他见我妈就跑,除了逢年过节开车让老婆来送点礼物外,从不靠近我家一百米。这个秘密也就一直保留下来。
潮人特色国际版欢迎您的光临:https://bbs.crtslt.com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潮人國際_潮人特色論壇國際版

潮人特色国际版欢迎您

潮人特色论坛国际版

联系我们

  • 工作时间:..................
  • 客服电话:..........
  • 反馈邮箱:...............
  • 公司地址:.................................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潮人國際_潮人特色論壇國際版

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3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