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查看: 159|回复: 0

[图文分享] 高贵知性的美女沦为小混混的胯下母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4-2-8 05:03:34 手机浏览器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潮人國際特别提醒
新用戶在升級區發帖註意事項:
所發內容與論壇各項愛好吻合
禁止一圖一貼或系列圖拆散發帖
禁止殘缺不全文或一文分段發
帖子標題需清楚明了

論壇所有問題大多可看公告解決
切勿下载任何陌生用户提供的陌生APP更勿裸/聊!
闻雪盈又一次摇摇晃晃的从高档的西式餐厅里走了出来,看着身边肥腻的中年男子,她强忍着恶心,在不着痕迹的躲开他咸猪手的同时,还要展露自己标准化的笑容。
「闻小姐,我看你也喝醉了,不如我送你吧?」说着,那中年男子随手一招呼,就有一辆车稳稳的停在他们面前。
闻雪盈当即拒绝道:「雷总,我还有点事……呕!」
说着她扶着栏杆开始呕吐,难闻的味道弥漫在空气中。
那雷总向后退了几步,道:「那下次再和闻小姐详谈。」说完转身就上了车。
闻雪盈看着远去的车辆,眼中闪过几丝厌恶,掏出纸巾擦了擦嘴角,转身向着自己的车走去。
她打开车门,坐到驾驶位置上,长出一口气,缓缓地将身体贴合在座位上,这是她一天之中最宁静的时光。
单向玻璃外,人潮人海,灯光闪烁。喧闹的人群在这夜里宣泄着自己无处发泄的精力。
她看着眼前的车来车往,于喧嚣间似能见到些许宁静,醉意上涌,她的双眼也愈加朦胧。
忽然他眼前白光一闪,口鼻间一股甜香弥漫,她想要挣扎,可是醉意和药物的双重作用下,闻雪盈没挣扎几下就昏倒了。
当她再次醒来的时候,却发现眼前一片漆黑,嘴也被封住了。她想站起来,才发现手脚也被捆住了。
望不到边际的黑暗,让她的心蓦然一沉。
闻雪盈知道自己这是被绑架了,自己是搞金融的,虽然竞争激烈,但是多是靠经济手段压迫,很少有用这种强硬手段的。反而自己的老公是警察,难免开罪各色人士。想到是要拿自己威胁老公,她心中反倒有了点儿底,知道绑匪伤害自己的几率应该不大。所以她决定先静观其变,再做打算。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可是绑匪一点动静都没有,漆黑的环境里,只有闻雪盈一个人,周围一片寂静,除了自己的心跳声,她听不到一丝其它的声音。
之前的笃定,随着时间的流逝一点点消失,她开始怀疑自己的推论,她开始恐惧、害怕。
无边的孤寂袭上了心房,她想破口大骂,可是樱唇已经被口球封住,只能发出呜呜呜的声音,她只能在心中不停的痛斥绑匪,给自己壮壮胆子。
只是她自幼受得都是高等教育,周围的人无不是极有教养,根本不会骂人,少数会的几个词在心里轮番上阵。不知道轮了几个来回,随着重复的增多,心底痛斥的作用也越来越小,她嘴里的呜呜声也逐渐降低。
只有她自己知道,自己这不过是色厉内荏,恐惧正逐渐将她包围,她的心房在被一点点的击碎。
她蜷缩在一起,希冀有人能来解救自己。
漆黑的房间里无日无夜,她也不知道过去了多长时间,时间的概念已经混淆。
之前的镇定、自信早已荡然无存,泪水顺着脸颊滴落,她好害怕,现在不管是谁,只要有一个人在她身边就好。哪怕这个人是绑匪、杀人犯也无所谓,她只想有个人陪她。
「嗒、嗒、嗒……」空旷的房间里突然传来一阵脚步声,闻雪盈用尽力气抬头,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可是这屋子太黑了,她什么也看不到。
直到一个黑影来到她面前,一把抓住她的头,解开了口球,捏住她的下颌,然后低头吻了上去。
闻雪盈一下子有些懵,怔怔地看着眼前的黑影,有些不知所措。
黑影的舌头粗壮而有力,撬开了她的牙齿,在她的口腔内肆虐。
原本遇到这种无理的举动,闻雪盈会毫不犹豫的咬下去,可是经历了之前的黑暗与孤独,她现在居然有些犹豫。
不过也仅仅犹豫了片刻,她就决定咬下去了,只是她发现黑影的捏住自己下颌的力道极大,任她如何用力,都无法咬合。
但是黑影似乎感觉到她的反抗,舌头在她的口腔搅动一番后,恋恋不舍的退了出去,她隐约间看到黑影似乎在笑。
「闻小姐,这里住的可还习惯?」黑影的声音流里流气的,听着着实不像什么好人。而且黑影一上来就强吻自己,闻雪盈心下一沉,有种不妙的感觉在心底滋生。
「你既然认得我,就应该知道我老公是干什么的。你这是非法拘禁,你就不怕我老公法办你吗?」闻雪盈怒火中烧道。
黑影听了她的话,忽然笑出声来,「哈哈哈,闻小姐这是还认不清形势吧?」
一股大力传来,闻雪盈发现自己已经被黑影提了起来,晃晃悠悠的,身体也有些发软。
不死心的她再次威胁道:「我失踪的话,我老公一定会找我的,你在闹市里把我抓到这里,就没考虑过后果吗?」
「闻小姐,你就不要虚张声势了,左大局长这一次回京打点,恐怕没有个十天半个月回不来吧?我劝你还是配合一点,免得伤到自己。」黑影提着她,来到一处能微微映照月光的地方。
月光下,那个黑影已经清晰的出现在她的眼前。这个黑影全身除了一根腰带,再无他物,赤裸的身体上布满了狰狞霸道的纹身,一张面具遮住了他的脸庞,让人看不到他的表情。除了这些,最引人注目的就是他胯下仍在抖动的硕大阳具。
闻雪盈在打量黑影的时候,黑影也在打量她。已经三十出头的她,却长着一张精致的娃娃脸,一双无邪的剪水双瞳,配上晶莹的樱口琼鼻,直让人感觉眼前的不是一个三十多岁的美丽少妇,而是一个还未长成的稚嫩少女。
若不是她胸前那不可思议的凸起将这可能否定,恐怕大多数人都会产生眼前女子是个萝莉的感觉。
黑影舔了舔干燥的嘴唇,一把拉开闻雪盈的上衣,那两只硕大的小白兔急不可耐的跳了出来,散发著比月光更加耀眼的光芒。
纤腰长腿,丰乳肥臀,包括那张颠倒众生的清纯如少女容颜,都曾是她最骄傲的事情,可是这一个却成了她悲剧的诱因。
闻雪盈心中一颤,虽然早就料到今夜可能失身,但是真的要到来时候,她的心中还是十分畏惧。
「不要,你放过我吧,我保证绝对不会报警,也不会和任何人说。只要你放过我,你要多少钱,我都给你。」闻雪盈知道这时候再强硬只会激怒匪徒,所以她决定转换策略,于是她装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利用无往而不利的金钱攻势,意图打动绑匪。
只是她不知道,自己这副惹人怜惜的样子,对于男人的诱惑又有多大。
「药效也该上来了吧?」黑影低语一句,忽然分开闻雪盈的双腿,向着她的小穴探去。
闻雪盈悚然一惊,她感觉到黑影的一只大手已经按在自己的大腿上,那掌心的灼热透过黑色的丝袜,令她略有些冰凉的大腿一暖,小穴里也有丝丝暖意,伴随着潺潺细流涌出,将她早上特意选的那条紫色蕾丝内裤浸得暖烘烘、湿润润的。
一阵瘙痒自下身传来,涌入心扉,让她不禁想要张开双腿,让那灼热的大手长驱直入,但是她随即清醒过来,立时夹紧大腿,不让那只大手再进一步。
「臭婊子,真当自己是贞洁烈女喔?」黑影冷哼一声,猛然伸手在她浑圆饱满的丰臀上用力一拍。
「嗯~」闻雪盈娇咛一声,全身的力气仿佛被抽空了一样,两条腿也变得软绵绵的,黑影的大手毫不费力的探到她的两腿中心,他伸出两根手指拨开闻雪盈内裤,插入小穴之内,在里面飞快的搅。
「你怎么会知道?」闻雪盈羞怒不已,想要挣扎,可是全身却提不起一丝的力气。
黑影嘿嘿笑了几声,道:「你天生骚浪,隔着几里地似乎闻到你身上的骚味了,叫你臭婊子都是侮辱了婊子!」
「你……啊!」闻雪盈气结,就要开口大骂。谁料黑影一手捏住她的阴蒂,另一只手在她的大屁股上又重重地拍打了一下,一道浊流自她体内喷涌而出,溅了黑影一手。
黑影将手自她腿间抽出,抹在她的脸上,嘲道:「打两下屁股就能高潮,你果然比婊子还骚。」
闻雪盈在快美的高潮里感觉到阵阵心寒,她的屁股极为敏感,尤其是被打的时候会有很强的快感,这本是她和她老公的闺房之乐,怎么会让这黑影知道?
而且以前和她老公做爱,屁股被打,快感都没这么强烈,为什么这个人一打,自己的快感会这么强烈?难道自己真的是个受虐狂、骚货,老公之外的人打她的屁股会更爽?
黑影暗笑,知道药物已经发挥了作用,不愧是自己花高价买的顶级货,都这样了,这婊子还没发现自己被下了药。
他用手指勾住闻雪盈的内裤,缓缓拉下,看着闻雪盈脸上羞愤欲死的表情,黑影脸上的笑意更甚。
闻雪盈刚才虽然小泄了一次,但是情欲不降反增,灼热的欲火灼得她每一寸肌肤都瘙痒非常。她此刻两靥绯红,虽是羞愤的表情,但是双眼却已经媚得要滴水了。
「啪!」黑影又在闻雪盈的翘臀上拍了一下道:「臭婊子,是不是想老子操你了?老子今天心情好,只要你求老子,老子就让你这个骚逼爽。」
「呸,流氓!我绝对不会求你的,你个王八蛋,有种就杀了我。」闻雪盈怒斥道,但是只有她自己知道,黑影打在屁股上的这几下,对她来说是怎样的煎熬,刚才那打在屁股上的一下,就恍若触电一般。
闻雪盈全身一阵酥麻,丝丝电流自臀部蔓延到全身各处,尤以小穴最是麻痒,那种瘙痒,是她三十多年来从未体验过的。她那娃娃脸配上这代表情欲的嫣红,像是一个得到好玩的玩具的小孩子一样,天真无邪,让人看了一丝邪欲也生不起。
可惜现在站在闻雪盈面前的已经不算一个人了,他只不过是一个被情欲冲昏头脑的恶魔,面对着天真可爱的娇俏脸庞,他却只想看到其上的扭曲和畏惧。
「啪!」这一次落在闻雪盈屁股上的不再是手掌,而是一根蘸满了不知名液体的黑色长鞭。
「啊—」闻雪盈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声,眼泪自她的眼眶里飙出,那可爱的小脸也变得扭曲了。这一鞭子极其狠辣,连她那一身高档的连衣裙都受不住裂开了,露出她雪白饱满的臀部,只是此时那白皙的大屁股上有一道狰狞的痕迹,证明着黑影的狠辣无情。
她的屁股就是再敏感,再喜欢被拍打,蓦然受到如此重击,也让她疼痛不已,这时候什么快感都没有了,只有无尽的疼痛在滋生。
可是她即便泪流满面,也没有得到黑影一丝的怜悯。鞭子如同雨点般落下,带着凛冽的风声,一下下鞭打在她柔嫩细腻的美臀之上,没一会儿,她的屁股就已经变得红彤彤的了。
「别打了,求求你,别打了。」闻雪盈的脸上涕泪交流,她从出生到现在,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狼狈过。
黑影停下鞭子,月光照在他带着面具的脸上,显得异常狰狞,他的嘴角勾起一抹讥讽道:「哦,你不是宁愿死也不求我吗?」
闻雪盈低下头,泪水不断的落下,她感觉十分屈辱,但更多的则是畏惧,先是一个人在黑暗当中的无助,再加上这无情的鞭打,她真的怕了这个黑影。
「啪!」鞭子在空中一抖,发出一声轻响,但是这声音在闻雪盈耳中却恍若雷鸣,她的身子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
「我问你话喔,你没听到吗?」黑影的声音再次传来。
黑影的声音仿佛是恶魔的低语,让闻雪盈更加害怕。闻雪盈颤得越发的厉害了,她用颤抖的声音回答道:「我…我听见了。」
「听到了还不回答,还有好好想想你该自称什么?」黑影站在那里不动,如同深渊的双眸微微的注视着闻雪盈。
「我……啊疼!」闻雪盈刚吐出一个字,鞭子就毫不留情的落了下来,落在她的背上,那裙子被这一鞭子彻底打得支离破碎,从她身上滑了下来,只剩下内衣遮住三点。她那违反了常识的美丽胴体,就这么毫无保留的暴露在空气之中了。
白皙水嫩的皮肤,像是一块洁白无瑕的美玉一般,找不出丁点儿的瑕疵,那不符合常理的巨乳和丰腴饱满的大屁股之间,只用那纤细的腰肢联结。真不知道,如此纤细的腰身是如何支撑住那吓人的双乳的。
「最好想好了再说,否则我的鞭子可不留情,而且,说慢了,可是也会打的哦。」黑影说着,将手中的鞭子缓缓举起,他故意举的很慢,就是为了给她营造一种心理压力。
闻雪盈不是那种受过专业训练的军人,她只是一个普通的女人,看着越来越高的鞭子,一晚上积蓄的恐惧一瞬间爆发,她连忙哭着道:「呜呜,别打了。臭婊子,我是臭婊子,您别打了,我服了……不不不,是臭婊子,臭婊子服了。」
「呵~」黑影嘲讽一笑,蹲下来将捆住闻雪盈的绳子解开,把她摆成跪在地上的样子,在这个过程中,闻雪盈丝毫不敢反抗,任由黑影摆布。
黑影完这一切,胯下的大鸡吧一下子怼到闻雪盈的面前,沉声道:「舔!」
闻雪盈看着眼前硕大的阳具,脸上涌现出一丝不情愿,就连自己老公的鸡吧,他都没舔过。犹豫了片刻,最终还是畏惧占据了上风,她张开自己的樱桃小口,费力的将黑影的鸡吧吞进去了三分之一。
可是她的嘴太小了,费劲努力也只吞进去了三分之一,她感觉着嘴里的腥臭味,差点吐了出来。
从小只品尝过山珍海错的舌头,也在暴力下屈服了,在那腥臭的肉棒上不断的舔,不一会儿,便用口水把口中的肉棒润湿。
闻雪盈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口交,只能像舔冰棒一样,用力舔着黑影的肉棒。
只是在她努力的舔着的时候,她感觉到之前被鞭打的地方居然开始散发出一种不同寻常的灼热,然后则是难言的瘙痒,到了最后更有了丝丝快感,就像之前被打屁股的时候一样。
甚至小穴里的水流比起之前更加汹涌,滴滴答答的落在地上,形成了一片小水洼。
说实话,闻雪盈的技术不怎么好,甚至可以说烂透了,甚至牙齿还不时的碰到龟头。但是堂堂局长夫人为自己口交,那种心里快感,是无可比拟的。
黑影想到这里,突然抓住闻雪盈的头,开始前后耸动,也就几十下,就在这刺激的心情下射出了自己今天的第一次阳精。
「唔咳咳咳咳!」闻雪盈被突如其来的精液,呛得咳嗽不已,一小部分吞了进去,一小部分顺着鼻子流了出来,的自己雪白的巨乳上也有点点污渍。
「给我跪下,屁股撅起来!」黑影看着闻雪盈稚嫩如少女般的脸庞上撒上点点白浊的精液,刚射完的阳具忽然又有了活力。
闻雪盈根本不敢反抗他,几乎在听到命令的一瞬间,她就撅起了自己肥肥圆圆的大屁股。感受着小穴里越来越严重的瘙痒,她也不知道自己这一刻到底是被逼迫,还是屈服给了欲望。
一根火热的肉棒贴在她的阴户之上,但是只在其上磨蹭,不进分毫,汩汩蜜液流淌其上,像是为这肉棒镀上一层水晶薄膜。本就瘙痒难耐的闻雪盈感觉更加难受了,她屁股轻摇,祈求着肉棒的侵入。
那动作自然而然,全然没经过大脑,是身子最本能的反应。当闻雪盈反应过来,脸变得更红了,深埋入双臂之中,不敢抬头。
可是过了半晌,那肉棒仍是在外轻轻的蹭着,只管勾动心底的欲火,完全不顾火势汹汹,仍在那里添油加柴。
「想要啊,想要就求我啊。」黑影看出闻雪盈的渴求,俯身轻笑道。
他非常喜欢看月光下的闻雪盈,她真的如雪一般洁白、轻盈,那清冷的气质令他永远欣赏不腻。如果不是有着这秘密研发出的春药,他都不知道,绝境之下的闻雪盈更加的诱人。
「求你,求你操……臭婊子!」充当鸵鸟的闻雪盈终于受不住了,樱唇微张,屁股用力往后一压,将那黑影的肉棒吞入体内。在那压下的瞬间,她甚至听到了黑影那满是嘲的笑声,只是体内的快感将她的一切想法都驱除了出去。
好粗!好热!这是闻雪盈感受到黑影的肉棒在自己体内肆虐的第一个感受。
「疼,求你轻点。」层层粉嫩的膣肉向两侧推开,硕大的黑色长鞭直接鞭打在她的子宫口上,让闻雪盈发出一声痛苦中带着满足的叹息声。
「臭婊子,刚才你不还说宁死也不求老子吗?这不过短短片刻时光,你就求了老子三次,还说你不骚、不贱?」黑影一把抱起闻雪盈,将她轻轻抛起,然后挺身狠狠的顶上去。
「啊!」那火热的肉棒像是穿透了闻雪盈的整个身体,闻雪盈的子宫迎来了它第一个客人,凶猛的力道让她感受到极大的痛苦,可是这痛苦之后,又升起了极度的欢愉。甚至,闻雪盈感觉之前鞭打过的地方,都生出了阵阵麻痒,疼痛消去,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清凉的爽意。
闻雪盈自然不知道,这鞭子是在春药稀释的药液里浸泡了数个月之久的。这春药无色无味,服用之后会让身体开始自然发情,但是不想那些劣质春药那般,令人神思混沌,无法思考,只知道迎合强奸。
这种春药服用之后,会让人更清醒,身体敏感数倍,只要稍加挑逗,潜藏心底的情欲都会被引发出来,但是又绝对不会被人察觉,只会认为是自己的问题,即便现在最先进的医疗设备也无法鉴定出来这种特殊的药物。
闻雪盈双眼迷离的看着月光,随着自身的高低起伏,月光在她眼中也变幻万千,感受下体那富有节奏感的一出一进,她甚至感觉他们这不是在做爱,而是在演奏一首名曲。肉棒为琴弓,自身为琴弦,而那黑影就是一个具有高深技艺的艺术家,每一次琴弓与琴弦的碰撞,都迸发出动人的旋律,牵动着她的每一根神经。
只是黑影无暇欣赏月色,因为在她眼里闻雪盈要比月色美多了,随着抛飞,摇动的巨乳散发出来的光芒,比起月光来说更加耀眼迷人。而那两瓣圆臀比起满月更圆上三分,在这诱人的丽色下,那区区月光又算什么?
看着动人的丽色,黑影越发的痴迷了。不学无术的他,心里面居然涌现出一句他不知道在哪里看到的诗句「月色与雪色之间,你是第三种绝色!」
此时虽无雪色相衬,但黑影也真的痴迷其中,无法自拔。
「我操的你爽不爽?」黑影被拨动了心弦,此刻嘴里也不再「老子」「臭婊子」的乱蹦了,就连语气也温柔了不少。
只是闻雪盈深深的沉浸在这从未体验过的酣畅性爱里,根本没听到黑影的询问。
黑影顿时恼了,在她那满是鞭痕的屁股上用力一拍。
「嘶!」那圆臀本就红肿不堪,受这一记立刻牵动伤口,闻雪盈不由倒吸一口凉气。
「老子问你话喔,你个臭婊子还敢不搭理老子?」说着黑影将鸡巴抽了出来,将她向前一抛,闻雪盈落在不远处的一个软垫子上。
此时已经被情欲所掌控闻雪盈失去了心爱的肉棒,哪里受得住?她连滚带爬的冲向黑影,握住他的大鸡巴就开始撸动,还不时的在上面亲吻,双眼更是可怜巴巴的盯着黑影。
「臭婊子,老子刚才问你话,屁都不放一个,是不是皮又痒了?」黑影低头看着闻雪盈朦胧的身影,心中欲火更盛,鸡巴都又胀起了几分。
那纤巧的粉背,根本挡不住那肥硕的双乳,随着闻雪盈身子的摆动,那双雪白巨乳也随之摇动,撞击在一起发出清脆的响声。
「臭…臭婊子不敢,求您饶了臭婊子这一回,臭婊子喜欢被您操,求您怜惜。」
闻雪盈看见黑影不远处的鞭子,身子一抖,连忙求饶道。
黑影伸手抓住她的头发,使闻雪盈被迫抬头看着他,散发著金属光泽的面具让闻雪盈看不出黑影的表情,只是感觉着他更加粗壮的肉棒,她心里有些安心。
「记着,老子爽了,你才能爽,用你那两个淫贱的大奶子好好伺候爷的大鸡巴!」黑影冷冷的说道。
闻雪盈强忍着小穴的瘙痒,用自己平时精心呵护的双乳将黑影的大肉棒包裹起来,在爱液的润滑下,肉棒进进出出毫无干涩之感,她也无师自通,不时的舔着偶尔探出双乳的狰狞龙首。
黑影感受着那恍如流脂的细腻乳肉,那不时挑逗的灵巧粉舌,再看着那与身材极不匹配的天真面孔,他再次沉沦在她的魅力当中。仿如天使降临凡间,即便是黑影这样的歹徒这一刻心里也升起来无限的怜惜之情。
他伸手拍了拍闻雪盈的脸蛋儿,示意她停下来,闻雪盈疑惑的看着他,等待着黑影的下一步动作。
黑影伸手将闻雪盈抱起来,就这么对着自己,一双手托在她满是鞭痕的大屁股上。闻雪盈痛的都流出眼泪来了,但是却不敢反抗和呼喊,她下面的空虚和心底的欲望,让她不敢反抗这片黑暗中的主宰。
黑影低头吻向闻雪盈,将她脸上的泪痕吻干,冰冷的面具下面是火热的双唇,在她有些冰凉的脸上留下了湿热的痕迹。有那么一瞬间,闻雪盈居然感觉到些许温暖从心底滋生而出。
同时黑影的两只手也在轻轻的揉动她两瓣红肿的臀瓣,说也奇怪,那两片红肿的臀瓣经他这么一揉,痛感立减,反而化作阵阵暖流袭向小穴,而原本就汹涌的爱液也更加澎拜,止也止不住。
而黑影的肉棒也在渴求的最高点适时的插了进来,那种充实的感觉,让闻雪盈发出满足的叹息,双手也紧紧勾住黑影的脖子,享受起他快捷而迅猛的抽插。
「嗯……啊…轻一点…太…太大了,我…我的…我的小穴要被…玩坏了,雪盈…雪盈好……好舒服!」闻雪盈拼命的迎合著黑影的抽插,甚至还在调换姿势,以便让黑影更加舒服。她的脑海里深深的记住了黑影的那句话,只有黑影舒服,她才能爽。
「我和你的老公相比,谁的更粗,谁的更大?」黑影一边抱插闻雪盈,一边饶有兴趣的问道。
闻雪盈摇了摇头,道:「不要,不要问我这个问题好不好?」
「臭婊子,老子问你话又不回答了,是不是?」黑影作势又要抽出肉棒。
闻雪盈感觉到肉棒渐渐离开自己的身体,连忙向前一顶,将肉棒再次吞入,同时嘴里连忙说道:「别…别拔出去,我说…我说就是了,是你的。」
「我的什么,说清楚点!」黑影用力一顶,在她的花心深处轻轻研磨。
闻雪盈爽的失了神,药物与情欲的共同作用下,终于大叫道:「啊,好爽啊!
是……啊…你的大鸡巴更热……嗯…更粗、更大,我……我受不了了,他跟你比就像个……就像个……小孩子一样,啊啊啊啊……我要飞了…啊……去了,去了!」
黑影听到闻雪盈所言,也是极为兴奋,动作再次加快,要不是先前已经射过一发,这时候肯定把握不住精关,先闻雪盈一步达到高点。
看着已经瘫软在自己身上的闻雪盈,黑影感觉极有成就感,虽然是凭借春药,但是让堂堂局长夫人说出这样下贱的话,让他心中不可自抑的生出这样的奇妙感觉。
「骚货,你爽够了,老子可还没玩够喔,给老子起来。」黑影伸手在闻雪盈屁股上一拧,道。
本来在体验高潮余韵的闻雪盈,立刻被疼痛唤醒,她轻嘶一声,畏惧的看着眼前的黑影,不知道他还想怎么样。
她已经软成一团,只能任由黑影揉捏,其实即便还有体力,她也不敢反抗黑影分毫。
在黑影的摆下,她那红润的肥臀再次挺起,红肿的臀瓣缓缓分开,露出了那一朵略带褐色的菊蕾,在那艳红之间极为明显,那曲曲折折的沟壑,汇集在一处,形成了一朵别具风情的浅褐菊花。
「你这里有人碰过吗?」黑影在她的菊蕾上轻扣两下,问道。
闻雪盈心中顿觉不妙,可是黑影的手段让她此时根本不敢反抗,只能低声道:
黑影哈哈大笑道:「哈哈哈,想不到闻大才女的骚嘴和骚屁眼儿的处,都是老子破的,很好,很好。左青云,这顶绿帽子你给老子戴稳了!」
说着,他在闻雪盈胯下掏了掏,将她小穴上的骚水均匀的涂抹在她的菊蕾之上,细致而又认真。
「不要…不要碰那里,那里脏,您还是接着用我的前面,求您操我的小穴。」
闻雪盈感觉到在自己菊花上涂抹的手指,心中颤抖,摇晃着屁股就要躲开。
黑影看着眼前不断晃动的屁股,伸手就在上面一打,道:「老子他妈的要玩你哪里就给老子好好的伺候,再敢多说一句废话,老子打的你妈都不认得你!」
闻雪盈闻言心中更是害怕,但是屁股却不敢再躲了,乖乖的停在那里。
「自己扒开,你他妈的是还等老子动手吗?」黑影冷声道。
闻雪盈委屈的看了一眼黑影,伸手扒开两瓣红肿的臀肉,再次露出自己那浅褐色的菊蕾。那菊蕾忽然遇到冷风,猛然一缩,然后又慢慢舒展开来,真好似一朵慢慢盛开的菊花,艳丽迷人。
黑影又从闻雪盈胯下掏了几把,抹在自己粗大的肉棒上,边抹边调笑道:
闻雪盈没有吱声,只是埋着头。
黑影冷冷一笑,猛的一挺身,将硕大的龟头挤进闻雪盈窄小的屁眼儿里,撕心裂肺的痛楚从菊花扩散全身,那种撕裂的痛感比起刚才的鞭打也不遑多让。
「啊!」闻雪盈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尖叫声,身体都痛的蜷缩到了一起,
或者说,你就是个受虐狂,故意惹怒老子,让老子打你?」黑影再次挺动一下道。
「不是的,呜呜呜……您轻点,臭婊子真的受不了了,臭婊子再也不敢了,您饶了我吧,呜呜呜。」闻雪盈哭着求饶道。
黑影停下动作,冷哼道:「记清楚了,下次再犯,绝不轻饶。」说完,他也停下了自己的动作。
闻雪盈感觉到黑影停了下来,顿时松了一口气,连忙感谢道:「谢谢您的怜惜,臭婊子绝对不会再犯了。」
只是随着时间的推移,黑影下的春药再次发挥作用,所有的疼痛都变成了她欲火的燃料,将她那把欲火越烧越旺。
而菊花内的充实感,也渐渐的成了缓解麻痒的唯一途径,她轻轻摇晃臀部,用那红肿的臀肉轻轻的击打着黑影结实的手臂。若不是黑影用双手箍住她纤细的腰肢,恐怕闻雪盈这时候早就不知廉耻的吞吐起来了。
「呸!臭婊子,现在想要了?」黑影一口唾沫吐在了闻雪盈那满是讨好的脸上道。
闻雪盈被黑影啐在脸上,丝毫不以为忤,反而谄笑道:「是,您就稍微动一下就好,我的后门迫不及待的想让您宠幸了。」
「嘿,宠幸?文化人说话就是不一样,可是老子不喜欢听!说些老子喜欢听的,老子就满足你。」黑影嘿嘿笑道。
闻雪盈知道这人就是为了侮辱自己,可是沉沦过一次之后,再想义正词严的拒绝,可就不是那么简单了。堕落过一次的人,往往只会再次堕落,能再次鼓起勇气对抗的实在少之又少。
可惜,闻雪盈仅仅是那大多数人而已。她仅仅迟疑了片刻,便大声道:「求您操我的骚屁眼儿,我的骚屁眼儿想让您的大肉棒操,您不要怜惜我,请把我当做玩具来玩吧!」
平常绝不会吐出的污秽话语从闻雪盈的嘴里跑了出来,这已经不是她今天第一次说这样的话了。今天说的这些污言秽语,比起闻雪盈前半生加起来还多。
黑影再次挺动起来,他边操边笑,还不时打几下闻雪盈的屁股,那姿态仿佛策马狂奔,而闻雪盈就是他胯下的胭脂马。
「啊,要裂开了,再大力点,雪盈好舒服,就是这样,啊啊啊……我…我好爽,就是…就是这样……再来,我要…我要更多。」闻雪盈失声浪叫,每一份痛苦都被她转换成了快感的燃料,黑影每拍一次她的屁股,她的小穴就会喷出一小股水。
此情此景,倒是真的让人怀疑闻雪盈是不是水做的。
「臭婊子,老子要射了,给老子接好了!」黑影用力一挺,灼热的精液射入了闻雪盈的直肠里。
当黑影拔出肉棒,一道白浊的精液自她娇嫩的屁眼儿里面流出来,鲜艳的嫩红配上外面的一圈浅褐色,再与这精液相衬映,真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淫靡至极。
而闻雪盈则是已经被操的昏了过去,不省人事了。
黑影抓起闻雪盈的头发,在他的鸡巴上擦了几下,便跨步向外走去。
而门外,早有一个窈窕的身影在等着他了。
「怎么样,玩的开心吗?我的黄庭大少爷!」窈窕女子一把将带着温热的湿毛巾扔到黑影的身上,轻声嗔道。
黄庭接过毛巾,冷哼一声道:「贱奴,你又忘了规矩了?」
女子身躯一颤,连忙跪伏在地上道:「莺奴不该升起嫉妒之心,打扰主人的雅致,求主人责罚贱奴。」
那女子虽不像闻雪盈那般童颜巨乳,但是却也是少有的美女,丰腴的身材不比闻雪盈差多少,配上那张带着成熟气息的美丽面孔,更显得风韵十足。
黄庭将缓缓的擦拭着身上的污渍,跪在地上的女子身上都起了一层细细的香冷汗,她的心扑通扑通的跳着,生怕激怒了自己的主人。
「好了,去做你该做的事情,做得好了,不但没有惩罚,还有奖赏。」黄庭看着战战兢兢的女人,开口道。
「是,谢主人开恩,莺奴一定不会辜负主人的信任。」莺奴立即磕头谢恩,似乎是生怕黄庭反悔。
潮人特色国际版欢迎您的光临:https://bbs.crtslt.com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潮人國際_潮人特色論壇國際版

潮人特色国际版欢迎您

潮人特色论坛国际版

联系我们

  • 工作时间:..................
  • 客服电话:..........
  • 反馈邮箱:...............
  • 公司地址:.................................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潮人國際_潮人特色論壇國際版

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3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