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查看: 721|回复: 1

[ballbust小说] 他们的生活-第四章:净身台上的残酷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4-2-7 20:00: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他们的生活

' t1 C/ M2 k4 k
第四章:净身台上的残酷
: |) N$ _; z& T. H0 n" j
王旭和刘涛被分进了不同的净身室。

! p) ]2 z( y5 I% Y$ e' S; O
王旭全身赤裸地躺在净身台上,身体被冰冷的金属器械环绕,四肢被紧紧地固定住,无法动弹,心中充满了恐惧和不安。他被一条条粗大的皮带紧紧束缚。他的手腕被紧紧绑在净身台的铁环上,贴在身体两侧,双臂被绑得笔直,无法弯曲。王旭的双腿打开,脚踝被紧紧地绑住,固定在净身台的两端,双腿被粗壮的皮带紧紧勒住,大腿根部被牢牢地固定住,无法抬起分毫。他的膝关节被绳索绕过几周,使得膝关节无法弯曲,双腿被迫保持笔直的状态。王旭的胸部和腹部被绳索紧密地缠绕着,从胸部开始,贴着身体一路向下,直到腹部。这种束缚让他感到呼吸困难,仿佛被紧紧地束缚在一个无法逃脱的囚笼中。王旭的身体被摆成了一个屈辱而脆弱的形状,任由净身师和命运的宰割。为了防止在接受无麻药的手术中剧烈活动,造成手术失败,这个姿势是每一个太监净身前的标准姿势。
. q4 M. D& f# K
王旭的嘴巴被口塞紧紧塞住,仿佛被剥夺了言语的权利。这是为了防止手术进行时由于疼痛导致叫声太大,也是防止咬到舌头而造成出血。王旭嘴里的口塞的轮廓隐约可见,仿佛一道封印,将他内心的声音牢牢锁住。他知道,接下来将面对的是人生中最为痛苦和屈辱的时刻。
0 U. m+ Y( G/ |! y! K+ M0 W
净身的准备工作已经完成,两名太监学院的实习生用剃毛刀和剃毛膏,小心翼翼地为王旭剃去阴部的阴毛。同时,他们还使用温和的清洁剂彻底清洁王旭的阴茎和阴囊。实习生接着用柔软的刷子蘸取消毒液,在王旭的阴茎和阴囊部位及其周围区域进行彻底的清洁。冰凉的液体触及敏感的皮肤,让王旭不禁微微颤抖。实习生的动作轻柔而仔细,确保每一个角落都被清洁到位。消毒液触及敏感的皮肤,让王旭感到一阵不适,但他还是尽力保持着平静。
- p/ ~& S# _5 L7 g& k
在净身台旁,一个标签写着“王旭,年月日”的广口瓶正在静静等待。瓶内装满淡黄色的福尔马林液体,刺鼻的气味在空气中弥漫,预示着即将发生的净身手术。
  X- s! T! B  X3 t/ m
接着,主刀净身师走到净身台前,对净身部位进行详细的检查。他戴上手套,轻轻地触摸着王旭的生殖器官,评估其大小、形状和位置。以便制定精确的净身方案。之后,王旭的下半身就被一块无菌布遮盖,只露出需要净身的部分——阴茎和睾丸。
% ?* ~0 _! N% C$ `: M0 a, y
这个部位此刻显得格外脆弱和敏感,它承载着王旭太多过往。他双眼紧闭,试图逃避这即将到来的残酷现实。净身室内,昏暗的灯光勉强照亮着各个角落,却更增添了几分阴森恐怖的氛围。
% I3 h/ ?& ^4 v" T2 Y4 T( ]. n
因为必须接受无麻药的手术,这意味着王旭将清醒地感受到手术刀割开阴囊、割掉睾丸和切割阴茎的每一刻痛苦。对于所有人来说,这都是无法想象的酷刑,然而,太监在正常人眼中根本不算是人,只是卑贱的奴隶,所以他们必须都要接受这样非人般的洗礼。

5 [: T# v: [( N0 D4 F
净身开始了。主刀净身师和他的两位助手站在净身台前,两名实习生站在助手的身后,他们的眼神虽然冷静,但内心深处却充满了复杂的情感。这些昔日太监学院的太监们,深知无麻药净身的痛苦,即使是操刀无数的主刀也明白这个年轻人即将面临着什么。

5 d4 g$ A. \3 P, V+ f* S+ X
而刚刚走过这一遭的两位实习生,冷冷地看着躺在净身台上的这个人,他马上就要变得和他们一样了。他们清楚地记得,当年自己也是在这样的净身台上,被无情地割去了象征男人身份的生殖器官,成为了一个六根不全的太监,成了一个最卑贱的奴隶,那种痛彻心扉的感觉至今仍然刻骨铭心。现在,他们身份改变了,他们要看着净身师用同样的方式,结束王旭男人的身份,他们的心中不禁涌起一股莫名的感觉。

- Z1 i3 r$ c# j8 l1 V# `
净身首先进行的是睾丸切除术。主刀净身师深吸一口气,稳定住自己的手,然后轻轻地在王旭左侧的阴囊划开了一个口子。这时,王旭立刻感到一阵剧痛传遍全身。他无法忍受这种疼痛,发出凄厉的嚎叫声,那声音充满了绝望和痛苦,仿佛要将整个净身室的空气都撕裂开来。不过,由于有口塞的阻隔,声音还在可以接受的范围内。

7 [2 q9 f5 {! [6 F; E( [
“呜—————!”王旭的叫声凄惨而尖锐,回荡在净身室的每一个角落。他的脸色瞬间变得惨白,额头上的冷汗如雨下。

) E5 ]5 ?1 d$ j6 P
实习生听到王旭的呜嚎,心中不由得一颤。他们明白这种痛苦对于谁来说都是难以忍受的,仿佛他们想起了他们的曾经。“忍一忍,很快就好了。”这时其中一名助手轻声说道,语气中透露出几分无奈和安慰。但他知道自己的话对于王旭来说可能没有什么作用。
4 }/ z1 \* [; U
主刀净身师并没有因为王旭的嚎叫而停下手中的操作,他用带着无菌手套的食指和拇指轻轻地捏住王旭的左睾丸,然后用力向口子外面挤。这种疼痛是如此的剧烈,仿佛有人正在用力撕扯他的内脏。每挤一下,都让王旭感到一阵五脏六腑的搅动。
$ a9 |5 F: @& n4 {" i
主刀净身师继续用力挤着王旭的睾丸,并继续小心翼翼地分离着左睾丸周围的筋膜和神经。王旭的叫声越来越凄惨,他的身体在净身台上剧烈地颤抖着。助手看着这样的场景,都已经习以为常,然而刚刚来到这儿不久的两个实习生,心中则感到一种难以言喻的煎熬。
; q) T0 g4 I3 F) @4 e$ X
主刀净身师迅速而精准地分离出左睾丸整体,切断血管和神经,然后将切除的左睾丸放进了旁边的装有福尔马林的广口瓶子中。这个瓶子就像是一个冷酷的见证者,记录着王旭的生殖器被剥夺的每一个瞬间。
8 b: }. l! r/ u& t! B
主刀净身师转向了净身台的右侧。他再次拿起手术刀,切开了王旭的右侧阴囊。净身师重复着之前的步骤,挤出了王旭的右睾丸,切断血管和神经,右侧的睾丸也被成功切除,成为了泡在福尔马林里冰冷而没有生命的一块组织。这个时候王旭已经大汗淋漓,气喘吁吁了,发不出一点声音,流露出来极为痛苦的表情。

8 p3 x2 M6 N, y3 C: D+ L( }
稍做休息后,净身师转向了王旭的阴茎。这是男性身体中最为敏感的部位,切除它需要极高的精确度和技巧。绝大多数太监净身后都会有伴随着他们后半生的痛苦,那就是:切除阴茎的风险与不确定性。在净身中,导致结果不尽如人意的阴茎切除是经常发生的。有时候刀割得不够深,使得里面的阴茎组织没有被完全切除,将来可能会往外鼓出,那就必须再割一刀,二遍手术的痛苦不亚于首次净身;而有时候割得太深,就会伤到肌肉,并且导致伤口愈合后形成坑状,这样就会影响正常排尿,造成漏尿、尿裆的毛病,这个问题会使太监们的身体时常会发炎,有异味。所以太监们不仅要面对自己身体的痛苦,还要承受心理上的折磨和扭曲。

. k& i6 s5 b3 [5 P
切除阴茎开始了,净身师的手指在王旭的身体上轻轻滑过,仿佛在寻找着最佳的切口位置。
王旭知道接下来他将面临更加剧烈的疼痛,而这个疼痛也将是他生命中最为刻骨铭心的一次。这根他身上男性尊严和力量的最后象征,马上就会离他而去,成为手术刀下无数相同的祭品之一。而他,也将成为一个彻彻底底堪比猪狗的卑贱太监,无名无份,任人支配。

  l2 W2 u1 b( y0 d  J
净身师没有丝毫犹豫和怜悯,他冷酷地开始切割王旭的阴茎,他划开了王旭阴茎根部的皮肤。随着刀口的切开,腥臭的血液缓缓渗出,染红了净身台上的无菌纱布。王旭感受到了一阵比刚刚割睾丸时更为剧烈的疼痛,仿佛有一把火在灼烧他的身体。他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又一声凄厉的嚎叫,声音充满了痛苦和绝望。
5 k5 D8 t" o1 d
净身师用手术刀沿着王旭的包皮根部切线,缓慢而精准地进行环割。每一寸进展都带来一阵难以忍受的苦楚,仿佛要将王旭彻底撕裂成无数碎片。他低吼着,发泄着这种难以言表的痛苦。当阴茎皮根部被完全切割后,他们开始进行下一步的操作——尿道的切断。
& x1 b$ n& j; ?* o* }2 B6 }7 ~
尿道切断是一个复杂的过程,净身师手中的器械碰撞叮呤,在王旭听来,仿佛是死神降临的钟声。净身师小心翼翼地分离着尿道周围的组织,每一次轻微的切割都让王旭感到难以忍受的痛苦,王旭已经没有力气吼叫,只剩下一声声无力的哀鸣,那哀鸣如同从地狱深处涌出般可怕。在一声又一声无力的哀鸣里,王旭的尿道被切断了。

" S- P; y, K1 U* u' s
接下来,是最为痛苦的海绵体切除。在海绵体切除的过程中,王旭的内心已经陷入了崩溃的边缘。王旭感到自己的意识开始模糊。那种痛楚已经超越了他的承受极限,他开始陷入一种半昏迷的状态。
5 ?. V* R' y: `! |; s
他的内心充满了疑惑和愤怒,但是却无法发出一点声音。他不明白为什么净身师要这样对待他,为什么要让他承受如此巨大的痛苦。他怀疑净身师是在故意折磨他,为什么要环绕阴茎割开一圈刀口,再沿着刀口一刀接着一刀慢慢往深处割,而不是一刀两断。这种痛苦让他感到生不如死,他甚至开始怀疑净身师是否有着邪恶的目的。他诅咒着净身师,希望自己能够立刻死去,结束这种无尽的痛苦和折磨。然而,无论他的身心如何挣扎和痛苦,净身仍在继续。他只能默默地忍受着这种痛苦,唯一能做的就是期待着净身能够早点结束。

& `  c- }3 ], F) N6 U, Q
整个过程中,实习生们屏息凝视,为了完成工作他们无法移开视线。他们一边递着工具,一边看着王旭的痛苦和挣扎,内心充满了无奈与恐惧。突然,其中一位实习生竟身体不受控制地扭捏起来,双腿开始不自觉地夹紧,仿佛试图掩盖自己曾经的伤痛。他的泪水像断了线的珠子般滑落。他的手颤抖着捂住了自己空荡荡的裆前,那里曾经是他的骄傲和尊严,如今却只剩下一个丑陋的洞口。这一幕让另一位实习生,惊恐地瞪大了眼睛,他看着那个实习生失控的样子,心中涌起一股强烈的恐惧。这个实习生的行为已经严重违反了太监的规矩和职业道德。按照规矩,太监们必须保持冷静和镇定,无论面对怎样的痛苦和折磨都不能失态。

- A6 Q3 t8 t9 S( P( J2 m
净身师看到了这一幕眉头紧皱,脸上露出了不满的神情,严厉地瞪了他一眼,然后命令他捂耳面壁跪下。他不敢反抗,默默地按照命令行事。他的身体颤抖着跪在地上,双手紧紧捂住耳朵,头低得几乎碰到了地面。他的内心充满了恐惧和自责,知道自己失了规矩,这对于太监来说可是最严重的错误。

% X) f" T2 ^4 d% ^$ c, {5 Q# s! m
王旭的阴茎终于被彻底切除,那个曾经骄傲地挺立于他身体之间的男性象征,此刻已经不复存在,只留下一个空洞而丑陋的伤口。净身师迅速用镊子夹起这个曾经象征男性尊严的器官,放入了福尔马林广口瓶子中。瓶子里躺着齐全的王旭生殖器,仿佛在默默诉说着这场净身的残酷和无情。它们静静地躺在那里,已经失去了往日的生机和活力,变得苍白而萎缩,曾经它是王旭自信的源泉,如今却变成了他永远的痛。此时,王旭的脸色苍白如纸,整个人已经耗尽了所有的力气。

  c% Q/ l" D5 |& A; S
福尔马林广口瓶子即将被送上传送带。传送带上的每一个瓶子里都装着一个太监身体的曾经。它们就像是王旭过去的象征,永远地被封存起来,再也没有办法回头。
6 T2 Y1 U& f& I0 P) P
与此同时,刘涛也经历着相同的痛苦和挣扎。他的净身在另一间净身室进行,但感受却是如此的相似。
! l, z, j' R( M( V
为刘涛净身的净身师已经将刘涛的睾丸和阴茎悉数切去,刘涛现在像所有被净身的太监一样,经历了无尽的痛苦。
) [' `+ r% K3 ], L
刘涛的净身师也已经将刘涛的睾丸和阴茎分别放进福尔马林广口瓶子中,放在传送带上。刘涛的身体在净身台上无力地瘫软着。他的净身台直对传送带,刘涛能够看着那个广口瓶子慢慢离去,里面的福尔马林液体泛着淡淡的黄色,他的曾经被浸泡在其中,也将永远地离去。
2 R; E/ k& ?$ ]1 Q4 a
一个接一个的广口瓶从刘涛的视线中滑过,每一个瓶子里都浸泡着一个男性器官——那是曾经属于某个人的睾丸和阴茎。它们被福尔马林液体包裹着,仿佛被封存进了时间的深渊,永远地停留在那一刻的痛苦和绝望之中。
9 {# O5 G2 p" ~+ R. y9 }/ A% B
那些器官,有的已经变得苍白而萎缩,失去了往日的生机和活力;有的则还保留着些许的血色,仿佛在无声地诉说着曾经的辉煌和力量。但无论它们曾经是怎样的存在,此刻都只能静静地躺在冰冷的广口瓶中,成为过去的象征。传送带继续前行,广口瓶一个接一个地消失在刘涛的视线中。他明白,那些瓶子不仅仅装着某个人的过去,更装着整个太监群体的痛苦和无奈。它们是残酷现实的见证者,也是他们心中永远的痛。
6 J' J9 ~- u* x+ Z, ]' k% G$ q) w
突然,他的视线被传送带上的一个广口瓶吸引。瓶子上的标签上赫然写着“王旭,年月日”,那是他熟悉的名字,是他曾经的同伴。刘涛的心瞬间被悲痛填满。他看到王旭的睾丸和阴茎被浸泡在福尔马林液体中,那个曾经骄傲的男性象征此刻卧在这个广口瓶中。
7 F9 p% ^- L0 f# M0 B  k
刘涛闭上眼睛,心中充满了无尽的悲伤和绝望。他知道,从这一刻起,他们成为了那些广口瓶中的一员,他们的过去、他们的骄傲、他们的自信都将被封存进那个冰冷的容器中,成为他们永远无法挽回的记忆。
7 e( y  O, M" r3 o/ R4 i1 ^
王旭此时仍躺在冰冷的净身台上,四周弥漫着浓厚的福尔马林和血腥的混合气味,令人不寒而栗。他知道这一切还远远没有结束,他还有更多的痛苦和羞辱。

8 V0 U4 o% {, E0 _3 y/ x$ Z+ g
净身师面无表情地站在一旁,他的眼神中透露出一种冷漠与无情,仿佛对这一切已经司空见惯。他解开绑在王旭腿上的皮带,抬起那双已经无力挣扎的腿,将其固定在净身台两侧。这一刻,王旭感到了前所未有的羞辱与无助,他的身体被完全暴露在这群陌生人面前,曾经引以为傲的男性尊严如今只剩下空洞的伤痕。
6 D/ P( i( w6 P' R
净身师拿起一根细长的导尿管,将尖端对准王旭的残存尿道口,净身师的动作迅速而准确,导尿管在王旭的体内缓缓前进。他感到一阵撕裂般的疼痛,仿佛自己的身体被无情地撕裂开来。
$ q5 c- ^+ o. `! V$ @9 g
终于,导尿管顺利插入了膀胱,净身师连接了导尿袋,将其悬挂在净身台旁,以便随时监测尿液的排出情况。插入导尿管后,王旭的不适感逐渐减轻,王旭感到一股温热的液体缓缓流出。净身师为他的伤口盖上无菌纱布,确保净身部位的清洁和干燥。王旭知道,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他需要时间来适应这根导尿管的存在。
9 Q1 a# z% a7 y3 f$ W8 L
王旭和刘涛的净身结束了。他们分别被推出净身室,脸色苍白而疲惫。他们的身体已经不再是完整的男人。

4 H" A7 T3 w- ^/ z
潮人特色国际版欢迎您的光临:https://bbs.crtslt.com
发表于 2024-2-16 07:38:37 手机浏览器 | 显示全部楼层
有之前和之后的章节吗?
潮人特色国际版欢迎您的光临:https://bbs.crtslt.com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潮人國際_潮人特色論壇國際版

潮人特色国际版欢迎您

潮人特色论坛国际版

联系我们

  • 工作时间:..................
  • 客服电话:..........
  • 反馈邮箱:...............
  • 公司地址:.................................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潮人國際_潮人特色論壇國際版

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3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