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查看: 157|回复: 0

[转载sp小说] 小溪sp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4-2-7 15:59: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正胡思乱想着,身后传来开门声,小溪下意识的挺了挺身子,并拢双腿,笔直的跪着。妈妈推门走了进来,看到女儿笔直的跪着,丝毫不敢懈怠的样子,感到非常满意,嘴角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心中充斥着一种满足感。她对孩子的肢体行为有一种强烈的控制欲,她喜欢通过对孩子的严格的具体的肢体行为控制,来达到对孩子的思想上的控制,她知道对于一个思维尚未发育健全的孩子来说,具体的限制孩子的肢体行为是最直接有效的。让孩子通过最直观的方式懂得什么是对什么是错,在什么情况下会被罚站,在什么情况下会被罚跪,罚坐,在什么情况下会被取消自由活动时间,提前上床睡觉,犯了哪些错误会被妈妈狠狠地打屁股,她都会在第一时间让孩子受到相应的处罚。她把对于孩子的规范限制融入到了孩子的日常生活中,要让孩子感觉到生活中时时处处都有要遵守的规矩,小到站姿坐姿,也就是常说的站有站相坐有坐相,在任何场合都要站得正坐得直,不准随意倚靠,大到学习态度,生活习惯都有严格的规矩摆在那里,通过行为控制达到心理控制。儿童的动物性要远高于人性,教育方法就要类似于驯养动物,采用最直接的手段,让她知道对与错。妈妈径直走到床边,倒背着双手,身体略微前倾,伏在女儿的耳边,声音不大的问道:“挨打的滋味好受吗?”“不好受。”小溪轻声答道。“告诉我,为什么挨打?”妈妈继续问道。“上课坐不住。”小溪答道,眼泪再一次不争气的流了下来。“该不该挨打?”妈妈并没有理会女儿的哭泣。“该挨打。”小溪哭着回答。“再犯怎么办?”妈妈追问道。“脱光屁股挨打。”小溪老老实实地回答。妈妈对女儿的回答表示满意.“现在去把脸洗干净,吃饭,写作业,然后我检查,今天晚上不许穿裤衩儿,罚你一直光着屁股直到明天早上,听明白了吗?”妈妈低声呵斥着。“是的妈妈,我听明白了。”小溪一边回答,一边下了地,来到卫生间洗脸,然后吃饭,写作业。
临睡前的这段时间,让小溪感到万分的紧张与尴尬,贴身的小背心儿将将盖住肚脐儿,小裤衩儿明明就挂在大腿根儿,却不被允许提上,就这样光着屁股和下体,在房间中走来走去,做着该做的事情。这是妈妈的又一种手段,她知道裤衩儿挂在腿上却不许提,要比完全脱掉更能够使孩子感到羞耻,感到被约束的感觉就越强。更让小溪感到紧张的是,如果这时有客人来,这一切都会被客人看在眼里,在这里管教孩子是公开的,是家长负责任的表现,而且每个孩子在长辈面前都是不允许有隐私的,整个晚上小溪就这样尴尬的在房间里走来走去,光着屁股在妈妈的督促下做着自己的事情,好容易写完了作业,时间已经很晚了,小溪不由得长出了一口气,这么晚了应该不会有客人来了。按照规矩她捧着作业来到妈妈的面前,请妈妈检查,妈妈舒服的靠在沙发上,从容而又认真地检查着女儿的作业,小溪则保持着立正的姿势,双手背后站好,虽然每晚都是这样,但今天不一样的是小溪是光着屁股的。妈妈检查完了作业,抬头看了看女儿,刚要开口,忽然门铃响了,母女二人都感到有些奇怪,当然最紧张的还是小溪,妈妈起身向房门走去,小溪则悄悄地用手指勾住裤衩的松紧带儿,眼睛死死地盯着房门。她打定主意,如果客人是男的,她拼着再挨一顿打,也要提上裤衩儿。妈妈打开了房门,进来的是小溪的老师,这既让小溪感到意外,同时也长出了一口气,把手重新背好。妈妈把老师让进屋,和老师一起并排坐在沙发上,虽然是老师,而且是女性,但在妈妈以外的生人面前光着屁股站着,还是令小溪感到非常羞耻,在向老师问好之后,她深深的低下头,眼睛盯着自己的脚尖。“把头抬起来,看着我,现在知道害臊了,早干什么去了?”妈妈厉声的命令道。当着老师的面,妈妈当然要表现出严厉的一面。小溪抬起头,脸涨得通红,眼泪又管不住的流了出来,抽抽嗒嗒的看着妈妈。“跟老师汇报汇报,今天妈妈是怎么教育你的?”妈妈并没有理会女儿的哭泣,继续说道。“报告。”小溪把身子转向老师,规规矩矩的站好,向老师报告。妈妈多次强调过礼貌的重要性,她当然不会忘记。老师微微向小溪点了点头,算是示意她说下去。“报告老师,我由于上课不遵守课堂纪律,刚刚被妈妈脱光了屁股狠狠地用皮带打了一顿,我已经接受教训了,请老师以后看我的行动吧。”小溪认真的报告着。老师点点头,对小溪的态度很满意。“现在往前站,到我眼前来,把身子转过去,屁股撅好,让老师看看你的屁股。”妈妈并没想给女儿留一点面子。小溪顺从的走到沙发前,转过身子,身体稍向前倾,屁股撅向妈妈和老师。老师伸手轻轻摸了摸,小溪的屁股,还能轻微的感觉到凸出的檩子痕迹,看来打得不轻。“起来吧,记着以后要听话呀。”老师用手轻轻拍了拍小溪的屁股,示意她直起身子。小溪直起身子,转过身,面向妈妈和老师重新站好。“现在去脸冲墙角站着去,我和老师说会儿话。”妈妈仍旧没给小溪好脸色。小溪听话的走到墙角,面向墙壁,双手背后站好。
我现在很纠结,因为转载的太多,各个sp论坛几乎都有,有的几乎是在拿这篇文章做广告,招会员,所以我在考虑是否更新下去,因为说实话,刚写的时候,没想写这么多,也没想到这么火,但写上之后,又没法停,实际sp本身在我的心中就是一个“心魔”,从小纠缠着我,让我心神不宁,欲罢不能,其实我的内心很痛苦,这篇文章是发自内心的,也是我的一个心灵的透气孔。我想用文章来减压,来舒缓心中的压抑,小溪的生活,就是我的内心的虚拟世界,我希望有一个严厉的妈妈,管着我,爱护我,让我只要听话就可以了,不用考虑别的,妈妈把一切都安排好了。另一个我,其实是活在另一个世界的,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我想写下去,因为可以缓解内心的压抑,但我又不想传播的范围太广,请大家帮帮我。
好吧,既然大家理解我,我就继续写下去。不过我想先调整一下心态,也好继续构思以后的故事。大概方向就是,在妈妈严格的管教下,历尽童年的各个阶段,小溪会圆满的高中毕业。回到现实生活中,与一位同好结为夫妻,生母和继父,来共同教育婷婷,直到婷婷长大成人。
小溪虽然面对着墙角,但她的注意力完全集中在妈妈和老师的谈话上,她知道如果老师提出她在学校还有其他的不好的表现的话,那么老师走后,妈妈是绝不会和她的屁股善罢甘休的。妈妈处置完了女儿,把身子转向老师,换上了一副笑脸,刚刚对女儿的管教虽然严厉,但并没有影响妈妈的心情,虽然女儿在自己的责打下大声的嚎哭,但那是任何一个孩子在接受管教时的正常反应,自己只是在做一个合格的母亲应该做的事情,是再正常不过的了。
妈妈和老师已经是老交情了,并没有太多的客套,亲热的拉着家常,有时把声音放得很低,甚至耳语着,之后俩人相视着笑着,状甚亲密。小溪似乎已经被遗忘了。只是到了最后,妈妈对老师说:“好了好了,你还是说说,我这个女儿这两天在学校表现得怎么样吧,明天就要期末考试了,有哪些需要我做的?我一定尽力配合,该打的打,该说的说,总之我一定会按照你的要求严格要求她的。”同时把头转向小溪厉声说:“过来,到我眼前来,站着好好听老师怎么说。”小溪乖乖地来到沙发前,双手背后立正站好,挂在大腿上的裤衩儿使她倍感尴尬。
看着规规矩矩的站在自己眼前的女儿,看着女儿那既有些紧张,又带有几分羞耻的眼神,极力想忍住但仍不停流下来的眼泪,鼻子轻轻的抽着,偶尔耸动着的双肩,雪白的小背心甚至不能遮住肚脐儿,白色小内裤挂在腿根儿,可怜楚楚,弱弱的样子。妈妈的嘴角露出了一丝让人不易察觉的微笑,她知道她已经从精神和肉体上完全控制了这个女儿,她甚至有些炫耀地把头转向老师。
老师则还以小溪妈妈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说实话她从心里佩服小溪妈妈对女儿心理上的控制能力,让一个人基本上完全的放弃以前的自我,重新进入一个一个陌生的新的角色是多么的不容易呀,虽然这很大程度上也取决于这个人是自愿的,但那也是很难的呀。可看着眼前的小溪,分明已经完全融入到了这个家里,从内心里接受了这个妈妈,
心甘情愿的接受妈妈的管教,做一个不被允许有任何隐私和权力的小女孩儿,而没有感觉到任何的不适。“好吧,现在先让她自己说说自己在学校的表现。”老师把头转向小溪说。这倒给小溪出了一道难题。如果只说自己的好处,那么明明刚刚因为在学校表现不好被妈妈打了一顿。但如果说自己表现的不好,老师如果再给加点儿枝叶,自己今晚很可能还要挨揍,这是她无论如何不想要的。“嗯,没听到老师的话吗?”妈妈严厉地对女儿说道,语气中透着明显的不满。
“我—我在学校,在学校能够遵守纪律,听–听老师的话,按时完成作业,上课—上课认真听讲。”由于紧张小溪几乎语无伦次,磕磕巴巴地说着。两腿下意识的交互摩擦着。
“只是有时上课不能自始至终的坐好,而影响到其他同学,上课举手回答问题不够积极。”小溪边说便紧张地注视着妈妈的表情,妈妈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非常放松的靠在沙发上,两臂交叉抱在胸前,右腿舒服地搭在左腿上,老师同样舒服地坐在妈妈的身边,略微仰着头看着小溪。
“我保证今后上课一定坐得住,积极举手回答问题,保证—–”小溪显得语无伦次,向妈妈和老师保证着几乎所有一年级小学生该做的事情,眼睛睁的大大的,眼神非常的惶恐和无助急切的语气中充满了期盼
完全是一个7岁小女孩儿犯错儿挨完打后,害怕再次挨打的真情流露。也正是小溪此时真实的心理反应,她的思想被妈妈牢牢的控制着,现在的她已经习惯了孩子的角色,从内心里认可了妈妈的绝对权力,在心理上对妈妈产生了严重的依赖,在渴望并得到了妈妈的疼爱的同时,既害怕又必须接受着妈妈严厉地管教,心中时时刻刻充满着矛盾,所以才有了她现在不安的表现。
看着眼前不安的女儿,妈妈对今天管教的效果感到很满意,作为母亲,必须要让孩子时时刻刻感到挨打的可能的存在,这样孩子才会时刻的严格的要求着自己,要让孩子永远不知道妈妈下一个决定是什么,要让孩子觉得妈妈的决定依据来自于自己的表现,这样孩子才会好好的表现,做一个好孩子。
“你能够真正地接受教训了吗?”妈妈的语调不紧不慢,面无表情的看着小溪。“是的妈妈,我知道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小溪的语速有些快,听得出来她急切地想得到妈妈的原谅,以尽快结束眼下这个令她万分尴尬的局面。“光屁股挨揍的滋味儿好受吗?”妈妈依旧很平静,牢牢地掌控着问话的局面,女儿越是着急她越不急,她要让女儿时时刻刻的感受到,妈妈才是所有事情的决定人,决定着有关她的一切。“不好受,很疼,真的很疼。妈妈打屁股太疼了。”小溪答道。
“既然知道疼,那我说过的话,立下的规矩,都给我牢牢的记住了,不然你的屁股就甭打算要了。记住了没有?”妈妈加重了语气。“记住了妈妈。”小溪赶紧答道。“还有,明天就是期末考试了,你刚上一年级,只有语文和数学,你最好不要让我看到除了100分以外的成绩。否则的话,后果你很清楚,还用我说明白吗?”妈妈问道。“妈妈不用了,我知道,我一定考好。考不好您打我屁股。”小溪赶紧保证着。“好这可是你自己说的,明天晚上就见分晓了。今天看在老师的面子上,我不再打你了,而且允许你提上裤衩儿,要不然我让你一直光着屁股到明天早上,看你记得住记不住。现在去洗澡,洗完我要检查。”妈妈最后把面子给了老师。“谢谢妈妈,谢谢老师。”小溪如同得到了大赦一般,边向妈妈和老师鞠躬,边快速地提上了裤衩儿,转身向浴室走去。
老师见管教已然结束,也随即起身告辞,妈妈礼貌地将老师送到门口儿。返身坐回沙发,仰靠在沙发上,略感疲惫,竟悄然睡着了。小溪在浴室中,仔细地洗着身子,一方面一会儿妈妈要检查,另一方面她也在享受着,这片刻的自由,在这里她时时刻刻的处在妈妈的监督之下,没有一丝自由,不被允许有一点儿自己的思想,只有在睡觉和洗澡时,才能放松一下自己。
仔细地洗过澡,并确定能够通过妈妈的检查后,小溪擦干了身体,双手不自觉的摸了摸屁股,虽然还有些肿,但已经不疼了。
最后,小溪又仔细地清洁了牙齿,将一条浴巾围在自己腋下,走出浴室来到妈妈的面前,见妈妈正在睡着,并不敢惊动,乖乖的站在妈妈面前静静的等着。
妈妈并没有睡着,只是在闭目养神,她故意没有理会女儿,这也是培养孩子懂礼貌的手段,小溪并不知道,只要她叫醒妈妈,那么立刻会被妈妈以对长辈没礼貌为由而得到一顿睡前打屁股,幸好她只是乖乖的站着等着妈妈。
两三分钟后,妈妈睁开了眼睛,看着眼前的女儿,心里竟升起一丝嫉妒,雪白嫩滑的肌肤,几近完美的身材,乌黑光洁的秀发,全身从上到下没有任何的化妆品粉饰,透着质朴清纯可爱,伴着淡淡的体香,让人顿生怜爱。
在妈妈的目光示意下,小溪挪到妈妈的身前,在妈妈的两腿之间站好。和妈妈在一起她的感觉总是怪怪的,既幸福又紧张,其实小溪从内心里还是很喜欢这种孩子的生活,虽然要时刻注意自己的言行,时时刻刻要遵守各种各样的行为规范,无论衣食住行都受到严格的约束没有丝毫的自由,而且还会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被妈妈打屁股。但这一切反而使生活变得简单了,任何事情都有规矩,只要按照妈妈的话去做就是了,不需要自己操任何的心,无论犯了多大的错误,在被妈妈狠狠地打过一顿屁股之后,就永远的成为过去,再也没有负担。没有任何成人世界里的勾心斗角,尔虞我诈,明争暗斗,争名逐利,即使挨打时的哭嚎,也会成为一种情感的宣泄。
妈妈伸手拿掉了女儿身上的浴巾,仔细的检查了女儿的头发,耳后,腋下以及一切有可能藏污纳垢的地方。小溪顺从的任由妈妈摆布,没有感到任何的不自然,她已经习惯了将自己完全交给妈妈,她所要做的就是百分之百的成为妈妈的乖女儿,让妈妈对自己产生发自内心的怜爱,互相成为对方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进而产生心灵上的依赖。妈妈对检查的结果感到满意,她从沙发上站起身的同时,俯身用右臂托住女儿的屁股,左手护住女儿的腰,轻而易举的将女儿抱在身前。小溪则自然地用双臂环住妈妈的脖颈,头搭在妈妈右肩上,任由妈妈将她抱回卧室。妈妈将女儿轻轻的放在床上,为女儿换上新的内衣内裤,罩上睡裙,当女儿躺好之后,拉过被子替女儿盖好,最后轻轻地吻了一下女儿的脸颊,之后转身走出了房间并带上了房门,一切都是那么的温馨自然。但同时又用把女儿抱进屋这种肢体语言传递给女儿一个重要的信号,那就是妈妈做任何决定都不需要征得女儿的同意,在妈妈面前女儿没有任何的选择自由。
从被妈妈领回家,直到现在,小溪的神经始终处于高度的紧张中,加上挨揍时的嚎哭与挣扎以及挨揍之前之后的罚坐和罚跪、罚站,消耗了她大量的体力,所以放松下来的小溪很快地就睡着了。
转天清晨,小溪被妈妈轻声唤醒,她睁开眼睛看到的是妈妈亲切的笑脸,与昨天管教她时简直是判若两人,这就是妈妈和孩子的关系,管教是严厉的,爱抚是亲切的,严厉的管教一旦结束,孩子就能立刻得到妈妈的爱抚,一旦犯错,马上又会受到严厉的管教,让孩子始终处于一种对妈妈的爱是那么的依赖,渴望,但又从内心里对妈妈的管教存在极大的敬畏,从而不敢过于放纵自己,在妈妈规定好的规矩范围内,最大限度的享受着妈妈的爱抚,让孩子明白,她的一切快乐美好的生活都是妈妈给的,既然是这样,那妈妈就有权利随时剥夺掉她的一切,只要妈妈认为需要,可以随时随地的,在任何人面前,打她的光屁股,以给与她最大的难堪,让孩子彻底明白自己完全的从属地位。
“妈妈早上好。”小溪在还以妈妈一个灿烂的微笑的同时并没有忘记礼貌的重要性。“好了乖女儿,我们今天要早一点儿走,今天要考试的,考不好晚上回家以后妈妈可是要打屁股的呦。”妈妈边说边笑着在已经从床上爬起来的小溪的屁股上轻轻拍了拍,语气非常的轻松。小溪却再也轻松不起来,她心里非常清楚,一旦成绩没有达到妈妈的要求,晚上回家后妈妈一定会狠狠打她屁股的。接下来的整个早上,连同在去学校的路上,妈妈一直在不停叮嘱着小溪,诸如一定要仔细,不要马虎,认真审题,不要紧张之类的话语,小溪虽然嘴上连连答应着,但大脑却一片空白。她的脑海中完全是如果考不好,妈妈会怎么惩罚她的种种假想,以前妈妈打她屁股的场景充斥着她的脑海,直到来到学校门前,妈妈和她告别时,她才缓过神儿来。
“妈妈再见。”和所有来上学的小孩子一样小溪礼貌地向妈妈鞠躬告别。“再见。”妈妈对小溪点了点头,微笑着回答。小溪转身向校门走去,并向遇到的每一位老师鞠躬问好,学校的礼貌教育非常严格,一旦学生对老师做出没有礼貌的行为,或是仅仅忘记向老师问好,都会让家长领回家严格管教后再送回来。小溪在学校的楼道里就碰到了一个高年级的女生正在声泪俱下的请求老师不要通知她的家长,而老师则要求她自己打电话通知家长来校,隐隐约约小溪到就是因为该女生因为急于进教室,而没向老师鞠躬问好,一旦被家长接回家,又耽误了考试,那么这顿管教的严厉程度是可想而知的。小溪不敢多看,径自走进自己的班级,来到自己的座位坐好,稳定了一下心神。一会儿的功夫,老师拿着试卷走进了教室。“起立!老师好!”在班长的带领下,全体同学起立向老师鞠躬问好。在听到老师坐下的口令后,所有同学挺胸抬头收腹双手背后目视老师,规规矩矩的坐好,尤其是小溪昨晚刚刚因为上课坐不住,挨了妈妈一顿狠揍,今天自然不敢懈怠。老师自然也从小溪今天的坐姿,看到了昨天的管教成效。对小溪妈妈的管教能力暗暗佩服。第一场是数学,在讲过注意事项后,老师发下了试卷,考试开始了。
小溪认真地答着试卷,题目很简单,毕竟是小学一年级的题目,但是题量很大,这就要求必须认真仔细,不能马虎,随着铃声的响起考试顺利结束了。小溪刚刚答好,自然没有检查的时间,只能听天由命了。一些没能答完的同学,在老师收走试卷后,已经在悄悄的抹眼泪儿,因为这里所有的家长对于一年级的孩子的考试分数要求都是统一的,那就是100分。没能答完的同学,当然知道回家后等着他们的是什么。由于是考试,所以只上半天学,下午会开家长会。并且明天放假一天,很重要的原因之一就是让一些今晚被打得红肿不堪的屁股,得到一天充分的休息,也可以让家长放开手脚好好管教孩子,而不必担心孩子转天还要上学,而对于成绩好的孩子,明天则是一天真正的假期,不同的家长会给与孩子不同的奖励,例如去公园,逛商场,买玩具,睡一次懒觉,如果能被允许增加一到两个小时的自由活动时间,推迟一会儿被要求上床睡觉的时间,那对于孩子来讲已经是最大的奖励了。
小溪认真地答着试卷,题目很简单,毕竟是小学一年级的题目,但是题量很大,这就要求必须认真仔细,不能马虎,随着铃声的响起考试顺利结束了。小溪刚刚答好,自然没有检查的时间,只能听天由命了。一些没能答完的同学,在老师收走试卷后,已经在悄悄的抹眼泪儿,因为这里所有的家长对于一年级的孩子的考试分数要求都是统一的,那就是100分。没能答完的同学,当然知道回家后等着他们的是什么。由于是考试,所以只上半天学,下午会开家长会。并且明天放假一天,很重要的原因之一就是让一些今晚被打得红肿不堪的屁股,得到一天充分的休息,也可以让家长放开手脚好好管教孩子,而不必担心孩子转天还要上学,而对于成绩好的孩子,明天则是一天真正的假期,不同的家长会给与孩子不同的奖励,例如去公园,逛商场,买玩具,睡一次懒觉,如果能被允许增加一到两个小时的自由活动时间,推迟一会儿被要求上床睡觉的时间,那对于孩子来讲已经是最大的奖励了。
放学的时间到了,有些孩子真希望永远不要放学,所以磨磨蹭蹭腿上像灌了铅。小溪倒是很愉快的走出校门,牵着妈妈的手向家中走去。她已经打定主意,不论考得如何,在成绩没下来之前,她要好好轻松一下。妈妈也没有询问她考得如何,母女俩都想暂时的放松一下,而且妈妈破例带她在一家离家不远的餐厅吃午饭,允许她自己选择一个爱吃的菜,坐在餐厅里,愉快的进餐,母女俩享受着生活的快乐你希望有一个爸爸吗”妈妈的问话让小溪吃惊的张大了嘴巴。“你不用马上回答我,你有整整一下午的时间来考虑,睡觉前我们来好好的讨论一下,好吗?”说完,妈妈结束了午餐,领着小溪回家了。小溪被彻底的搞懵了,这让她没有任何的心理准备,到家之后,妈妈直接把她送进了自己的房间,关上门出去了,房间里只有小溪一个人怔怔的坐在那里,呆呆的发愣。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妈妈推门走了进来。进女儿的房间,妈妈当然是不用敲门的,看到女儿坐在床上发愣,妈妈当然知道是为什么。小溪见妈妈进来,立刻从床上下来,在地上站好,因为妈妈说过,没有经过长辈的允许,在长辈面前小孩子是不许坐下的。妈妈绕过女儿,转身坐在床上,伸手将女儿拉到自己身前,左手轻轻地拉着女儿的右手,抬起右手轻轻地抚弄着女儿的头发。“好了乖女儿,关于爸爸的事情,现在你无论有任何的想法,和问题,都可以说出来。妈妈保证不会生气。”妈妈轻声说道。
“妈妈你能说说,这个爸爸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吗?”小溪小心地问道。
“当然。这个爸爸是一个非常正直的人,而且在儿童教育上有自己一整套的方式方法。熟悉儿童心理,对孩子要求的既严格又体贴,几乎和他在一起的孩子都会很喜欢他,充满人格魅力。我相信你也会喜欢上他的。”
“那他会打我的屁股吗?”这是小溪最关心的问题。
“在需要的时候会的。”妈妈给与了肯定的回答。
“会打我的光屁股吗?”
“是的,在必要的时候会的。但是爸爸只能在妈妈在场的情况下,在妈妈的监督和允许下,才能打你的屁股。以确保你不会受到伤害。相信妈妈,我和爸爸合作已经不是第一次了,爸爸妈妈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会让你完美的体验整个童年,重新做一次真正的孩子,你既然来了,难道就不想体验一下完整的家庭管教吗?”
“好吧,我同意。”小溪犹豫了片刻答应了下来,因为妈妈最后的一句话打动了她,她决心完整的体验一下父母双重管教。
“好女儿,真乖,现在妈妈去开家长会,你乖乖的在家,不许乱跑。”妈妈高兴的说完,站起身走出了房间。
做通了女儿的思想工作,妈妈感到无比的轻松,她没有告诉女儿,其实这个人就是自己的男友。在以前的合作中,俩人产生了感情,两人拥有共同的爱好,配合默契,相得益彰。想到即将到来的团聚,妈妈的脚步轻快起来,她决定今晚就把男友带回家,这样她的生活也就完整了,而且一旦完成了小溪的这次体验,他俩就正式申请结婚,并正式领养一个或两个真正属于自己的孩子。
小溪独自呆在房间里,坐立不安,既盼望着妈妈回来,又怕妈妈回来,心情极度矛盾,她觉得时间过得很慢,心里惶惶的,不确定的成绩,使得她心神不宁。她怕妈妈,怕妈妈的严厉,怕妈妈的责打。妈妈总可以在最大尺度内给予她恰当的惩罚,让她从内心里感到畏惧。但让她感到奇怪的是,不论妈妈打得多狠,她却从没恨过妈妈,反而每一次过后,母女俩的感情都会更进一步,她对妈妈的依赖也随之加深,她内心深处一直渴望得到的安全感,进一步得到满足。现在又要有一个爸爸加入进来,她真的是又紧张又渴望。就这样惶惶不安的过了两个小时,小溪听到了开门声。并且分明是进来了两个人。
“小溪。”“诶。”听到妈妈的声音,小溪答应着走出了房间。“让我来介绍一下,这是你的新爸爸,以后要和我们生活在一起。”妈妈指着身后的一个高大英俊的男人说。“爸爸好。”由于事先有思想准备,小溪倒也不觉过于尴尬。爸爸只是点了点头,算是回应,保持了一个父亲应有的威严。“好了,我们还是先吃饭吧。”妈妈接过话来,缓和了气氛。
“那好吧。你先去做饭,让我来和女儿好好谈谈。”说着爸爸做坐到了沙发上。小溪则规规矩矩的在爸爸面前双手背后立正站好,眼睛看着爸爸。女儿的表现让爸爸感到满意,他知道这都是经过严格管教后的结果,他从心里佩服小溪妈妈的管教能力,短短的时间能让小溪这么有规矩。“从现在开始我们就是一个新的家庭了。在这个家庭中我是你的爸爸,我对我的女儿有自己单独的要求。首先,当我问你话的时候,无论在什么时间,什么地点,你都要保持立正姿势,眼睛看着我。你的回答只能是,是的爸爸,或者不是的爸爸。我不喜欢为自己辩解的孩子,任何的辩解都会被我视为犟嘴,从而加重我对你的惩罚。你听明白了吗?”“是的爸爸,我听明白了。”小溪答道。“还有,如果你犯了错误,只要我觉得必要,我会在任何的时间,任何地点,当着任何人的面,不留任何情面的打你的屁股,而且是光屁股。你必须服从我说的每一句话,无论你认为那是对的还是错的,当你犹豫的时候,我会用数数的方式提醒你。但是我只数三个数,而且数到二的时候,你必须立刻照着我说的去做。当三数出来的时候,一切就都晚了,意味着你一定会挨打。听明白了吗?”爸爸看着小溪问道。“是的爸爸。”被爸爸提及打光屁股,小溪害羞的低下了头。随后爸爸又对小溪进行了长长的说教。“好了,吃饭了。”随着妈妈招呼吃饭的喊声,说教终于结束了。一家三口温馨的吃完了晚饭。收拾完毕。“好了现在让我们讨论一下你的考试成绩吧。”妈妈对小溪说道。随后,爸爸妈妈并排坐在沙发上,小溪则紧张地站在沙发前,她不知道等着自己的是什么。
片刻的安静之后,妈妈从茶几儿上拿起一个信封递给小溪。“这是你的成绩,你自己看看吧。”妈妈说道。小溪双手接过信封,拆开一看,脸上立刻变了颜色。数学93,语文只有85。“你让我在老师面前,感到很丢脸。”妈妈的语气变得严厉起来。小溪已经流下了眼泪,肩膀一抽一抽的。“现在马上回到你的房间,当我进去的时候,我要在你的房间里看到一个光着淘气的屁股等着挨揍的小女孩儿。”妈妈厉声命令道。“不妈妈求您了,别打我,下次我一定考好。”小溪哭求着。“我正在考虑,是不是让你爸爸来管教你更为合适,所以趁我没有改变主意之前,我想你最好还是立刻到你房间里去。”妈妈继续说道。小溪一听,有可能被爸爸打屁股,立刻转身回到自己的房间。看到女儿进了房间,妈妈转向爸爸说:“亲爱的,我不想让你第一天就打她的屁股,那样不利于以后的生活,我想让你尽可能起到最大的威慑作用。你放心,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在适当的时候,我会给你机会的。”说完在小溪爸爸的脸上轻轻吻了一下,然后站起身向小溪的房间走去。
妈妈之所以没有把女儿交给爸爸管教的另一个原因是,今天在学校的家长会后,妈妈及另外几个孩子的家长,被老师留了下来,狠狠地说了一顿,使得妈妈觉得很没面子,当众下不来台。故而妈妈窝着一口气,她要好好的教训女儿一顿,出出心中的闷气。推开房门,见女儿乖乖的面向墙角站着,裙子和上衣整齐地叠在床角,上身只穿了一件贴身的小背心儿,白色的小裤衩儿卷在大腿根儿,小屁股光溜溜的露在外面,双手抱头立正直直的站着。妈妈径自走到窗前,推开窗户,关上纱窗。马上孩子的哭声,家长的呵斥声,随即传了进来。今天是发放成绩的日子,晚饭后的这段时间几乎家家都在管教孩子。而且除了工具上的差别,管教的方式几乎是一样的。妈妈对此早已习以为常,她知道用不了多一会儿,自己女儿的哭声就会加入到其中。
随后,妈妈返身坐在床沿上。“过来,趴我腿上。”妈妈厉声呵斥道。右手啪啪的拍着自己的大腿。小溪转身看到妈妈严厉的表情,吓得哭出声来。“妈妈别打我行吗?下次我一定考好。”小溪整个人缩在墙角,光着的屁股已经贴在墙角凉凉的。“过来,让我自己动手拽你过来是吗?屁股不想要了是吗?我最后问你一次,屁股还想要吗?嗯?”
妈妈的眼睛立了起来,声调再度提高。“想,想要。”小溪边哭边挪向妈妈。“想要就赶紧过来,在这趴好。”妈妈右手的食指坚定地指向自己的左腿,左臂略微抬起。小溪不敢再磨,挪到妈妈两腿中间,俯下身子,趴在妈妈的左腿上,把上身从妈妈的腋下钻过。妈妈左手扶着小溪的腰,右手托着屁股,双手配合将小溪向上提起,小腹完全地担在妈妈的左腿上,上半身趴在床上,双脚离地悬在妈妈的腿间,光溜溜儿的小屁股成为最高点,规规矩矩的摆在妈妈的眼前。妈妈合上左臂,牢牢的控制住女儿的上半身,左手则捉住女儿的右手腕,将其牢牢的压在女儿的身体外侧,附带从侧面控制住了女儿的屁股,这样女儿就被紧紧地控制在自己的大腿上。然后妈妈用右手拽住女儿裤衩儿的松紧带儿,向下直接把裤衩儿从女儿的大腿上拉了下来,随手丢在身后的床上,随即合上双腿,把女儿的双腿紧紧夹住。这一连串的动作,使得小溪还没明白过来的时候,就已经屁股朝天动弹不得。妈妈喜欢在女儿的房间坐在床上管教女儿,这样更温馨,在自己的房间自己的床上接受妈妈的管教,能够使女儿心灵不受到伤害,熟悉的环境熟悉的味道,可以减轻挨打时的恐惧,有的只是对自己错误行为的懊悔,不论屁股被妈妈打的多疼,都不会有一点点的仇恨。
控制好了女儿之后,妈妈没有任何的犹豫,将在学校受的老师的怨气,通过狠狠的毫不留情的巴掌发泄在女儿的屁股上,没有任何的停顿,没有任何的说教。妈妈抡圆了胳膊,将手臂抬到所能达到的最高处,再以最快的速度最大的力量将巴掌抽在小溪的屁股上,小溪大声地嚎哭着,拼命想扭动着身子,夹紧屁股,想让屁股哪怕能逃离一点点,但换来的是妈妈越夹越紧,巴掌越来越重,直到最后没有丝毫的力气瘫到妈妈的腿上,像一块破布一样,任由妈妈的巴掌打在屁股上。经过大约两三分钟不间歇地抽打,妈妈的气出的差不多了,女儿也不再挣扎,女儿屁股又红又肿,软软的在自己腿上哭着。这时妈妈才感觉到自己的右手也红红的,而且胳膊也没力气了,身上都是汗。妈妈抬起右手抹了一把额上的汗水,对仍在哭着的女儿说:“起来,去墙角站好。别着急,这才一半儿呢,过会儿我再收拾你。”小溪无力地从妈妈的腿上滑下来,努力的站起来,挪到墙角面壁站好,不停地抽泣着。两手向后想去揉屁股,但屁股又肿又烫,哪怕用指尖稍稍碰到都疼痛难忍。
妈妈从床上站了起来,放松了一下身体,看着女儿屁股的同时,也在思考着一会儿使用什么工具,来加强管教效果。女儿的屁股红肿不堪,肯定是禁不起发刷,藤条一类的工具。妈妈慢慢地踱到窗前,拉开窗帘向窗外望去,耳边不时传来孩子的哭声。一阵清凉的微风吹来,窗前的柳树沙沙作响,很是惬意。同时也使得妈妈获得了灵感,找到了好的工具。
打定了主意,妈妈走出了房间,来到窗外的树下,精心的挑选了几枝鲜嫩光滑的柳枝,回到屋中坐在沙发上,选取其中柔软光滑粗细适中的三根儿,用小刀细心的修整干净,截成一尺来长,并用手反复擦拭确认不会划伤皮肤,然后拿起柳条重新进入了房间。
房间里的女儿,独自面向墙角,双手背后直直的站着,光溜溜儿的小屁股红红的,依稀的交错重叠着巴掌印儿
时而抽着鼻子,双肩随着耸动着。看着女儿楚楚可怜的样子,特别是与其他地方白皙滑嫩的皮肤形成鲜明对比的红红的小屁股,更让人产生了一丝怜爱。墙角是个神奇的地方,无论男孩儿女孩儿,无论年龄大小,即使刚刚前一分钟还顽劣成性,胡乱作为,但只要被家长送入墙角,从被拉下裤衩儿屁股被脱光的那一刻起,立刻都会认真地反思自己的错误。
妈妈径自走到女儿的身后,俯下身子,将嘴凑到女儿的耳边,边用手中的柳条轻轻敲着女儿光着的小屁股,边严肃而低声地问道:“知道错了吗?”她知道现在只要自己表现出哪怕一丝的怜爱,都会被聪明的女儿抓住机会,那么今天的管教也就前功尽弃了,所以一定要继续保持对女儿的压力,让她认识到管教还没有结束。“知道了。”女儿抽泣着答道。“嗯,很好,接下来我们继续今天的教育,好让你牢牢的记住今天的教训。”说着妈妈将女儿领到床边。“手扶床,屁股给我撅好!”妈妈边用柳条敲着床沿儿,边厉声命令道。“今天不给你点儿厉害瞧瞧,我看你就不会长记性!”妈妈大声的训斥着,手中的柳条适时地轻敲着女儿的屁股。“妈妈我知道错,我知道错,妈妈我改,妈妈我改。”小溪双手扶床,屁股高高的撅着,但她把头尽量扭向妈妈,流着眼泪,哭着哀求着妈妈。“屁股撅好!”妈妈没有理会满脸泪水大声哭求的女儿,坚定的命令道,同时从柳条中抽出一根,拿在右手中,其余的两根交在左手。妈妈走到女儿的左后方,小溪再也看不到妈妈的脸。“唰唰。”妈妈把柳条在空中挥了两下,她对柳条的长短,韧性感到非常的满意,觉得非常合手。她把柳条按在女儿屁股上,以便找准位置。“妈妈不要,妈妈不要。”女儿无助的哭着,嘴里含混不清的求着,高高的撅着屁股,大腿上的肌肉由于害怕微微的颤着。妈妈手中的柳条离开了女儿的屁股,向上挥起,就在要落下的时候,女儿却做出了一个出人意料的举动,倒把妈妈吓了一跳。
% V* g, S( ^: D/ m$ x
潮人特色国际版欢迎您的光临:https://bbs.crtslt.com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潮人國際_潮人特色論壇國際版

潮人特色国际版欢迎您

潮人特色论坛国际版

联系我们

  • 工作时间:..................
  • 客服电话:..........
  • 反馈邮箱:...............
  • 公司地址:.................................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潮人國際_潮人特色論壇國際版

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3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