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查看: 82|回复: 0

[图文分享] 变装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4-2-7 06:40:52 手机浏览器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潮人國際特别提醒
新用戶在升級區發帖註意事項:
所發內容與論壇各項愛好吻合
禁止一圖一貼或系列圖拆散發帖
禁止殘缺不全文或一文分段發
帖子標題需清楚明了

論壇所有問題大多可看公告解決
切勿下载任何陌生用户提供的陌生APP更勿裸/聊!
贞操带变装文——妻子的背叛之永远的女男人 肖月惊讶的愣了几秒中后,再也忍不住的笑了起来,美容院里的其他女人,也竭力撕底的笑的前俯后合。“好吧,但是女人是没有这个的,你有这个怎么做女人啊?”肖月指着张晓露出的被锁住的小鸡鸡,向胡芸眨了眨眼睛。“这。。这。。”张晓屈辱的不知道该怎么办,肖月摆弄了一下张晓的操带,将他的滑落膝盖的内裤提了上来,“那,姐姐教你啊,你不是男人,你是一个没用的柔弱的女男人,你喜欢穿女人的衣服和裙子,你喜欢像女人一样画上精美的妆,你以后会一直穿着女人的衣服和裙子,做一个没用的娘娘腔女男人。”肖月看着眼前匍匐在自己脚下的没用的男人,一阵恶心和轻蔑从心底油然升起,她自然而然的开始羞辱起张晓来。张晓无助的跪在地上重复了肖月教自己说的言语,惹得美容院里的女人们的又是一阵欢笑,“我从来没看到过有男人穿着内衣来做美容,太羞辱了他。哈哈。”还有这阵阵的嘲笑。肖月同样也一直带着笑,“小雯、小璐,给张先生办张会员卡,今天他要做全套的护理和化妆,以后会经常来的,好好招待我们的客人。小芸,你要来帮忙吗?”肖月朝小雯和小璐拍了拍手,然后转向胡芸,她明白,胡芸是不会拒绝的。
小雯和小璐将一台粉色的美容床推了出来,张晓注意到床上的四肢处都有固定的装置,胡芸推了推他,说道:“刚才不是求人家,叫姐姐的,让人家帮你成为女男人吗?还不躺上去?”张晓不情愿的躺到了床上,他现在非常害怕被束缚,失去自由的感觉,但是显然肖月和胡芸不这么认为,肖月指挥小雯和小璐将张晓的四肢紧紧的束缚在床边。“他是不是打赌输了?但是这样做也太过了吧。”旁边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胡芸转向那个女人回答道:“不是的,您知道张晓吗?万隆集团的总裁张晓,这些都是真的,这个没用的家伙,是自己渴望穿我们女人的衣服,做一个娘娘腔女男人的。”“原来是他,我就说,还有哪个男人这么变态?”“哈哈,看一个男人要穿我们女人的裙子,好有意思。”“能让我拍张照么?我不能等待了,如果回家告诉我老公,我在美容院看到了张晓穿着整套女士内衣来美容!他肯定不会相信的”美容院里的女人们逐渐的向张晓围拢过来,七嘴八舌的议论开来。
    张晓被禁锢在床上,一动也不能动,他不知道脸上发生了什么,只能感觉到女人们在自己脸上和身上忙碌着,女顾客们心领神会的没有再说什么,只是捂着嘴不停的偷笑着。“呀!小月,你把人家张先生的眼线画得那么浓,人家怎么去见人呀?”胡芸嘲讽的说道。“那就没办法了,和眉毛一样都是纹上去的,永远都是这样子的了,既然要做个柔弱没用的女男人,就不能再回头,要永远不能再恢复成男人。”肖月说完,两人相视笑了起来。张晓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眼泪在眼睛里失控的打转,“呵呵,这下可不怕你哭了,你脸上的妆一切都是永久的,看!你雪白的肌肤上再也找不出一点毛发,因为是激光除毛的,你的肌肤会永远的像女人一样显得滑滑的,抚摸着是不是有种像电流经过的感觉?要穿我们女人的衣服,做一个没用的女男人身上怎么能有这么多毛发?我们还在你耳朵上穿上了耳朵眼,这样你就可以永久的带上耳环,你的男人的浓浓的眉毛永远不会再涨了,他们已经用热蜡除去了,看着又细又长的眉毛是不是很漂亮,呵呵你和我一样也永久的拥有一对弯弯的月牙眉了,再就是你的眼睛了,纹上了深深的黑色,现在你无时无刻都像图上眼线膏一样,非常迷人;当然最迷人的还是你的嘴唇,你的嘴唇已经纹上了口红,永久的保持性感的红色!我打赌,现在的你绝对可以迷倒一大群男人,哈哈!”胡芸说着用手指掂了掂张晓的红唇,“呵呵,苏茜姐再也不用担心你会有其他的女人了,你这辈子都只能躲在我们女人的衣服和裙子里了。”张晓被彻底的羞辱了,一张女人的脸让他男人的自尊彻底的破碎了,永远一词让张晓明白,他再也无法回到过去,他没有再争取什么,颓废的坐在了镜子前面的椅子上。美容院里的女人围着他,让他的脸再一次涨的通红,配着美丽的女妆,像闺中待嫁的新娘一样鲜红欲滴。“是不是该让我们这位没用的女男人正式进入我们女人美丽的衣裳了?然后去勾引男人,呵呵”肖月带着邪恶的语气说道。“当然。”说着,胡芸取出身后的购物袋,交给肖月,“来之前带他去买的呢,呵呵。”肖月将购物袋递给小雯,说道:“不用去更衣室了,别怕,他什么也做不了,呵呵。小芸,你也想让大家都看看一个男人是怎么被套进我们女人的裙子里的吧”说完转向胡芸弯着腰不停的笑了起来。
    张晓失去了一切挣扎的能力,他放弃了一切的反抗,耳边围绕着女人们大声的嘲笑和讥讽,让张晓的小鸡鸡在羞耻的潜意识下,再次抵住了那个坚硬的事物。“进来吧,没用的女男人,走进裙子里就真的不再是男人了,哈哈。”小雯从购物袋里取出一条粉色的短裙,温柔的展开,蹲在张晓面前,张晓的眼泪夺眶而出,他从来没有感受过如此的羞辱,在这么多女人面前穿上女人的裙子,他颤抖着跨进小雯举着的粉色短裙里,小雯故意用头顶着张晓丰满的乳fang,慢慢的为张晓将短裙拉了上来,“我们女人裙子的拉链都在后面,呵呵。”张晓的眼泪真的没能弄花他脸上永久的女妆,他惊恐的感觉到,他开始认同胡芸的观点,他这辈子真的只能活在他们女人的裙子里了,他忸怩着有点笨拙的将手伸到了自己的臀部,弄了好久才将粉色短裙的拉链费力的拉了上来,“月姐,看着男人从背后拉上自己身上裙子的拉链真有意思呢,呵呵。”小雯的话很多女人噗嗤的笑了起来,张晓越发通红的脸,映衬出脸上的妆容更加的美丽,更加衬托那一抹娇柔的女人味,双手因为小雯的刚才所说,尴尬的不知道往哪放,手机的闪光灯此起彼伏,让张晓想起了那天记者采访时的情景,一条粉色的小短裙就像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彻底的摧毁了张晓最后的心理的防御。
    展现在胡芸和肖月眼前的是一袭温柔、甜美的粉色,粉色的OL外套紧紧的包裹住张晓的柔弱的肩膀和丰满的乳fang,紧身的设计,让扣上衣服钻石纽扣的张晓显得腰肢纤细可人,粉色的短裙随着张晓难以保持平衡而摇摆不定的身体而胡乱的飘动,裙下的双腿被丝袜包裹着,锁在一双10Cm高的露趾高跟凉鞋里,粉色的指甲油和粉色的套裙交相辉映,一对足踝上的皮带上挂着两把明晃晃的小锁。张晓的身体因为不适应高跟鞋,弯着纤细的腰肢,臀部微微的上翘,手掌平行向下而手臂微微抬起,想要站稳却又摇摆不定,看着张晓在女人的衣服里做出滑稽的样子,美容院里的女人们哄然大笑的都弯下了腰。“像只鸭子一样,这么漂亮的套裙都给玷污了,现在开始练习在高跟鞋里行走吧,你可以自己行走,也可以求在场所有的女人教你,一直练到我满意为止,不然你就给我永远呆在这双高跟鞋里。”胡芸像女王一样双手环胸,干净利落的说道。又是永远,永远这个词也进入了张晓的潜意识,让张晓的脸又红了一下。无能为力的张晓依然微张着双臂,小心的迈出了第一步,但男人习惯性的大步,让下身还穿着粉色短裙的张晓被贴在腿部窄小的短裙畔的踉踉跄跄的,细细的鞋跟差点让张晓摔倒,才安静一会儿的美容院再次发出女人们的欢笑。张晓很讨厌这些,女人们的嘲笑让他觉得非常丢脸,可是一身女裙的他又做的了什么呢?张晓只能他无助的望向了胡芸“胡小姐,能教我怎么在高跟鞋里行走吗?”胡芸没有理会他,冷笑的哼了一下,肖月对小璐使了使眼色,小璐捂起了嘴狂笑着点头,在她好不容易憋住笑声之后,走到胡芸面前,拉起胡芸的环胸的手臂,转头向张晓说道:“看好了,一个没用的女男人应该如何求一个真正的女人帮助自己。”小璐开始轻轻的摇晃起胡芸的手臂,扭动着娇小的身子,嘟着小嘴,一脸渴望,娇声细语的撒娇道:“好姐姐,人家第一次穿女装和高跟鞋,不适应了啦,人家好不容易穿上了漂亮的衣裙和高跟鞋,画上了美美的女妆,人家要做一个完美的柔弱女男人了啦,教教人家怎么像女人一样行走嘛,好不好啦?求求你了,姐姐。”张晓的脸一直通红通红着,正如女人们的笑声一直肆无忌惮着,“哈哈~这。。哎呀,我受不了了,哈哈。”“去求姐姐呀,没用的女男人,噗嗤~。”“是呀,反正你已经成为永远的女男人了,撒下娇求求人家,哈哈。”这些羞辱的女人们的笑声,再次刺激着张晓的潜意识,提示着他,他的下体还被这两个女人牢牢的控制着,他无法也无力逃脱,张晓侧着脸扭捏的不想让女人们再看到他的脸,摇摇晃晃的走向了胡芸。
    嘲笑的看着张晓,听着他学着小璐向自己撒娇,胡芸的内心在狂笑,这个羞辱过自己的男人,现在被自己套在女人的衣物里,随意的羞辱,任意的玩弄,看着眼前的男人在女装里面做着女人气的动作,一股报仇后的快意涌上心头。不,还没有结束,我要让你一辈子活在屈辱的女裙里,永远。恨意让胡芸更加坚定了自己的语气:“把头抬起来,刚才小璐是什么表情?照着做都不会,还想做女人,永远的做个女男人吧,重来!”张晓的潜意识让他无法拒绝胡芸的命令,他一遍一遍的重复着小璐的动作、语气和言语,有些女人已经笑得直不起身子,侧脸半趴在身边的小圆桌上,依然捂嘴大笑的看着张晓。
    肖月的美容院里依然还飘荡着女人们的笑声,“我是一个没用柔弱,却美丽可人的女男人。”张晓在穿着粉色的女裙,踩着粉色的高跟鞋在美容院里来来回回的走着,每一个来回张晓就得重复胡芸告诉他羞辱自己的那句话,他能做什么呢?他的双脚依然锁在美丽的高跟鞋里,所以整整一个下午,张晓都跟着胡芸、肖月她们不停的在练习,美容院的女顾客们就像看戏一样,不住的嘲笑着、议论着、羞辱着张晓。经过一下午的练习,张晓的穿着高跟鞋的步子渐渐的自然起来,那被OL小外套紧紧包裹的乳fang也渐渐挺了起来,纤细的腰肢有明显的下榻,臀部微微翘起显得被粉色遮盖的腹部非常平整,身体上显现的气质渐渐优雅了起来,美容院里再也没有所谓的男人张晓了,在美丽的粉色衣裙里,张晓轻盈的迈开了步子,小小的步子轻盈、娴雅,配合鞋子上的蝴蝶结,显示出作为女人的温柔和娇巧;双臂自然摆动,面带柔和的微笑,展示出女性高雅、娴熟的窈窕之美;裙摆随着扭动的臀部自然的摇摆,更添女性柔软、娇媚和文静的青春魅力。“真美!不过。。哎,我第一次看到男人穿高跟鞋这么好看呢。”围观的女人堆里发出了几声惊叹。“是啊,比我走的还好看呢,难怪他情愿被这么羞辱也要做女人了。”张晓听到女人们的话语,没有再像之前那样羞辱自己,但依然让张晓红了脸,他红扑扑的脸看着胡芸,似乎在等待胡芸的说什么。胡芸也才从失神下缓和过来,没有再那么强硬的说道:“看来苏茜姐的决定真的是对的,学的这么快,看来你真的很适合成为女男人,好了这样就能够进行下一步了。”张晓红红的脸瞬间布满了惊诧的神色,深深的低了下去,他害怕还会遭受怎样的羞辱。
    胡芸没有再训斥张晓,而是指挥张晓站到美容院的前厅,摆弄出等待拍照的姿势。胡芸皱了皱眉,随即让张晓双手摆放在臀部,做出轻抚的动作,微微侧仰起头,微翘起丰满的红唇,并要求张晓保持着迷人的微笑,姿势娇媚、诱惑,露出了完美十足的女人味。胡芸拍了拍呆住了的肖月,递过去一个数码相机,“给,别露出那些臭男人似的表情,好恶心。”肖月接过相机,依然呢喃着:“如果我是男人,我第一样要做的就是,上去把她的裙子撕烂,狠狠的干她!”肖月又让张晓摆了许多姿势,或妩媚、或温柔、或甜美,拍了许多的照片,并通过网络发给了需要照片的女顾客们,“我要把他的照片挂在店里做模特,告诉所有的人,即使是男人,我也会让他拥有完美的女人味。”肖月笑着对胡芸说着,并回头瞟了一眼张晓。“恩,你把照片多洗几张,我要带一张给我的朋友看看,问他们认为张晓怎么样,然后我再告诉他们张晓是男人,他始终都得这样穿衣打扮,最后再告诉他们他是张晓,他们将会变得疯狂!”听着肖月和胡芸的话,张晓的脸红的发烫,在一切结束后,那种羞辱却又无法避免,想要反抗却无法挣扎的屈辱感再次回到张晓的身体里,“没用”、“柔弱”、“永远”“女男人”这些词语像魔咒一样,在张晓的耳边或者是心理回荡,短裙里雌伏在小内裤里的小鸡鸡,在潜意识的触动下,在这些羞辱的词汇中,在女人们狂笑不止的表情下,在女士内裤里,在被套在粉色靓丽的OL套裙中,张晓的小鸡鸡展现出了火热的生命力,但操带的束缚继续摧残着这样的生命的活力,最终,在双方激烈的搏斗后,张晓终于感觉到一股热流从两腿间缓缓的流了出来。
潮人特色国际版欢迎您的光临:https://bbs.crtslt.com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潮人國際_潮人特色論壇國際版

潮人特色国际版欢迎您

潮人特色论坛国际版

联系我们

  • 工作时间:..................
  • 客服电话:..........
  • 反馈邮箱:...............
  • 公司地址:.................................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潮人國際_潮人特色論壇國際版

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3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