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查看: 156|回复: 0

[转载sp小说] 【转载】教养院的板子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4-2-6 20:07:21 手机浏览器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z$ V* |9 K; [3 f6 `
    直到现在,玛丽亚还并不认为教养院是有多不好的一个地方。就在三个月以前在她的十六岁生日那天,她和她的一个伙伴决定去买袋吗啡抽。于是她们鼓起勇气去找到了一个名叫以色列的很有名的年轻人。他答应以40美元的八折价卖给她们(“这是生日价”他说道)她们于是就买了三袋。当时,如果她们能等到赶回玛丽亚的屋子后再点燃烟头的话,事情就一切顺利了。然而在50号大街停车的时候,玛丽亚就拿出了她父亲的老烟管把吗啡放了进去。而且因为是第一次,她们并不知道应该放多少才合适。
; [( `9 f0 U0 V0 H% N
; L' A6 h3 K8 X( b( [, V% W/ O+ ?    因此,玛丽亚她们没有等到叫另一个伙伴,就把烟管塞了个满。等到她们俩全部吸完后才开始开回家时,还没开过四个街区,就有警察追了上来,因为警官怀疑她们酒后驾车。而令警官感到十分惊讶的是看到这两个吃吃笑的女孩子带给他的所谓玛丽亚的生日“惊喜”。
7 ^3 n8 U2 Y) _- k% k" }* t- Y
; b) Q0 r! k5 ^    就这样的,玛丽亚被送到了这所国家女子教养院。她并不清楚她的那个朋友被送了哪里,但此刻她也一点不在乎了。和其她四个女孩子一起,她们在一间小房间里等待着被带到指定的地点。玛丽亚很清楚地记得,在她第一天被带到这里来的时候,她,以及大约二十个其她女孩子(都在十三到十七岁的年纪),都被带到一座礼堂里去听公开课。
; w: n  C, V- P) v' S7 ], }" P# Z, x9 J( v; L# N' r1 z0 {
    “年轻的女士们”学校的女训导主任开始讲话,“我并不在乎你们为什么会在这里,重要的是,你们在这里,而且你们会一直呆在这里,直到国家释放你们。”
7 V! k3 |  \+ K, b& k/ k; ~3 @7 h+ N5 z* W0 h5 F
    女主任从她旁边的桌子里拿出了一件东西:“你们中有人知道,这所学校是以它纪律的无比严格而闻名的,这就是为什么……”女主人拿起了一块木头板子,“……我们不能容忍任何不礼貌和不规矩的行为,并且,任何的这些尝试都将会得到肉体上的惩罚作为回报。”, u% i! r9 C% P0 K1 a
$ I: w: ^# L% G3 j7 G, R1 ~2 v- u9 V' M
    女主任把板子放到了桌子上,放下时碰出了噼啪的响声。“你们不要以为这种行为是违法的,要知道,在宪法中没有一条法律是会禁止公立学校的老师打学生板子的。这可是美国最高法院在1977年4月份规定的。而且,因为这是一所用州立基金建立的教养院,所以我们是属于公立学校类别的。”
- D& U* r5 a6 R: a8 k& {; J0 ]1 h) {1 ~* Q8 i/ }4 g- s
    从那堂课开始,玛利亚就开始努力地作出“良好表现”,她知道其实每天最少有五到六个女孩子会因为违反了校规或其它什么原因被抓出来,她们每个人都被带到了一撞小楼的院子里。当她们出来的时候,几乎每个人哭着边流眼泪,边揉着自己的屁股。
, ^8 o: F2 O8 W( d' V! a
9 d% i' @6 X! u    没人会去讨论惩罚的事情,据说如果有人说出她们在小楼里遇到了什么事情的话,那个人的名字就会每天列在惩罚者名单里,直到被释放为止。所以,没有人敢讨论这件事。
  h' @& r1 K! t8 d: I6 ^9 R8 }' }* ]& R  o$ G
    在开始的一段时间里,玛丽亚很小心地避免自己的名字列到惩罚的名单里。然而有一天,玛丽亚的室友偷了一瓶威士忌,不巧的是,宿舍监察走了进来并发现了这个瓶子。玛丽亚解释说这个瓶子是她的室友谢丽尔的,而谢丽尔却说这是玛丽亚的。鉴于两个人都没有在违规上有过前科,学校决定对两个人都进行处罚。两个人的名字都被登在了惩罚者名单上。三点钟的时候,当所有的女生都在礼堂集合的时候,五个人的名字被念到了,其中就包括玛丽亚和谢丽尔的。
: O) ]2 @) g- R; a+ V8 I$ B. \' A
    现在,女孩子们正等待着。也许是巧合的缘故,没有一个女孩子以前来过这里,因此每人知道将会发生什么。她们很快就会知道了。一会儿,一个大个的女监察走了近来,把女孩们带到另一个更大的房间里面。在玛丽亚觉得这里就像是某个疯狂科学家的实验室。这里共有四张桌子,一张看起来是平的桌子而其它三张都有皮的手铐在四个桌角。在一堵墙上,挂的是各种各样的木头板子,尽管大多数看起来很新,但有几块已经用得很久了。在对面的墙上是一张巨大的图表,罗列了各种违反的行为和要处罚的数量。另一堵墙则是空白的。“当我念到你们的名字时,要说‘到’!”女监察说。
; d% l4 l3 Q! y1 Z& a
$ m; B) o2 \, X5 v    五个名字都被重新报了一遍,女监点头核查了每个名字,然后打开了门。女主任和另外两个妇女走了进去。“女士们”,主任在看过名单后说道,“请脱光你们的衣服,并整齐地叠起来,然后放到在你们右边的桌子上。”4 Y7 Z  f$ |7 K9 r3 x' I7 G
2 o$ ]: `( ^; u9 p
    没有一个女孩子开始脱衣服,因为她们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快脱!!”主任吼道。两个女孩子开始哭起来,不过所有人还是都马上遵照着开始脱衣服。不一会,五个女孩子就都一丝不挂了。这几个十五六岁的小女孩站成了一排,等待着下一个命令。“谢丽尔奥斯町!”主任命令道,“到这张桌子这边来!”
' i5 ]& ^8 c- i0 [, B. K: o' {7 E. Y( ~' p% \. b
    玛利亚的室友就这么走了过去,然后那两个和主任一起进来的女的开始把谢丽尔的手腕和角踝铐在桌子上。她们把她铐好然后退了开来,其她四个女孩都看着可怜的谢丽尔就这么伸展地趴在桌子上,她柔软的屁股向上隆起着,并完全无助地趴在那里。
) ^) ~1 U; s: Q# T/ t- @  ?/ o6 o9 S; n
    “谢丽尔奥斯町,正如你在前面的图表中所能看到的一样,饮用酒精物质和/或者使用非法迷幻药是最严重的违规行为,只有像杀死同学这样的罪行才会比这更严重,而后者将会被遣送到国家女子监狱中。你已经做出了这里所能处罚的最严重的违规行为!!”
  {2 c. Y3 |! j2 W0 S' p& P# i4 G4 g% \- ~/ ?9 q
    听到这里,所有其她的女孩子都开始在违规表列上搜寻自己的行为会受到什么处罚,除了玛利亚。另一边,主任还在继续她关于酒精如何罪恶的冗长说教,完了之后,她开始宣布判罚结果。$ @; Z# ^: [/ C/ S6 w  \+ j1 o

( Z' e" u6 ~: \    “对于你的违规,就如你在表上所看到的那样,你将受到被木头板子在光屁股上重重责打一百下的处罚。这一百下责打将会分成十组进行,每组之间将有十秒钟的间隔时间。任何的反抗行为都将使惩罚加倍,你明白了吗!!”% ?6 K5 {( m- ]

. y! Q- W+ V0 L  ]3 t8 H& N    谢丽尔点了点头,眼泪从她的脸上滑落下来。“那么开始吧!”主任走到了桌子边上,开始痛打谢丽尔。木板子拍击在赤裸皮肤上的噼啪声回荡在这小小的房间里。每重重地打一下,其她四个女孩的屁股就不由自主地颤抖一下。在她第一个十下结束时,谢丽尔开始控制不住地哭叫,在第二个十下末时,她已经是大声地惨叫了。最后痛苦的折磨终于结束了,谢丽尔被解开了锁扣并被命令回到姑娘们的队伍中去。
/ `/ }4 C1 c1 W9 h$ n! B% W  V
# O& k0 H0 c% O/ v$ X    其她四个女孩都感受到如此的无助。对于她们来说,知道将会发生什么已经够残酷的了,更何况要站在那里,看着其她的某个人接受着她们自己将会接受的惩罚。房间里的女孩子没有一个挨打的数量是少于五十下的。事实上,仅有两项违规是仅需挨二十五下,表列上其它所有的都是要打五十下或者是更多。“玛利亚.格尔德温!”主任宣读到。“请到桌子这边来!”2 R( F  Z. r% I% v
0 p0 c# P; [7 p+ W+ @9 D
    玛利亚的双腿颤抖着走了过去,她双膝跪了下来恳求饶恕,她保证以后决不会再做这样的事情了!她可以向她们保证一切!只要不在进行惩罚。然而,主任对她无动于衷,两个妇女把她铐在了桌子上。玛利亚趴在那里,一缕微风在她分得很开的双腿之间袭过。她挣扎着想挣脱捆绑,但是锁扣都铐得很牢。主任开始宣读和谢丽尔相同的内容,但是玛利亚一点也听不进去。她为自己被冤枉而哭喊。谢丽尔应受此罚但玛利亚只是一个无辜的受害者!“我说了你明白吗!?”主任的吼声让玛利亚回到了现实。玛利亚点了点头,然而已经晚了。% N3 q8 u1 p2 E6 C

) t- N3 C. |8 K+ _    “由于你没有注意听,你的惩罚将增加二十五下。”. A7 P% K, C5 e$ |7 g

- F/ N2 \) R/ [( k/ p3 U: \$ H    玛利亚开始哀哭着求主任不要,但主任已经走到她旁边了,手里拿着板子。
/ R6 W% I2 q# w8 ~9 O* `
8 ~! |0 y1 q4 W1 M" I* A    时间就像停止了。玛利亚趴在那里,甚至没有办法够到自己的臀部。等待继续着,接着,突然而至的狠狠十下屁股打了下来,惩罚开始了。每狠狠的一下都让她可爱的屁股如同零号果冻般晃动着,随着每打一下她就惨叫一声。这场可怕的打屁股中,每一下都给她的屁股带来剧烈的刺痛。而这只是开始十下而已。4 j, g2 ]# h8 b: i" s  a+ g( Z
: r6 ^8 }) W5 R
    第二个十下在似乎无比漫长的等待之后到来。让她有恍若隔世的感觉。她开始认识到为什么要在两次十下之间要等待十秒钟的原因了。这样能给受刑者的思想和身体上都能清楚地体会到这无以伦比的疼痛。她听说过有的女孩子喜欢这样被打屁股,并故意把自己作为名单上的常客。但是玛利亚一点也不喜欢!她只是在为一件根本没有做过的事情而让自己的屁股被打烂,而她正处在了极度的疼痛之中!她甚至于根本不敢想去报复之类的事情,因为如果再因为什么原因被抓的话,她会再度被抓回到这里,然后会被脱光裤子露出屁股,接受再一次的屁股被打烂。! W9 J% a% h3 G7 Y) p9 z5 G

9 {: `) Z8 e" {  V  |2 E    第三个十下让玛利亚发出了像谢丽尔一样的惨叫声。实在是太疼了!她觉得她现在的屁股一定比马尔波罗的盒子还要红。天哪!这才是三十下呢,还有九十五下还没打呢!
  m1 B$ d- ~! P- n( |5 H8 |9 C, {8 h& _) m' Y
    第四组和第五组的十下似乎更惨。主任一定是使出了吃奶的劲在打。又可以另一个说法来解释十秒钟的等待时间了,为了让主任在痛打的过程中得到喘息和休息。( M" W7 X7 f6 ?! m! G( v
( ^, D. j6 N5 o- O( K
    等到第一百二十五下打下去,玛利亚的眼泪已经不由自主地狂涌出来。她开始尖叫起来。当她被释放开来后,她抚摸着自己剧痛的屁股,感觉到疼痛从樱红的屁股上蔓延开来。她疯狂地朝着对她施刑的人哭叫着,甚至去踢训导主任。结果可想而知,她马上又被那两个女监抓了起来,又踢又叫着被绑回了桌子。
: X& \' Y1 k7 o2 }9 J2 g- @# o' l0 s
    “因为这样”主任怒吼着,“你将要重新接受惩罚,加上反抗要加倍。两百大板将会五十下五十下地打你,每一组休息十五秒钟。”惩罚又开始了,玛利亚痛得发出了撕心裂肺的惨叫声,然而,没有什么可以阻止主任。第一组完成后,主任打得肩膀都酸了,她把板子给了另一个女的,接下来的三组便由新生力量完成,因而更重重地用力打了下来。0 a" y9 F$ ]2 r* O
, ?& e. g8 i9 U9 B6 z" c% K
    当玛利亚最后被解开回到队伍中时,她已控制不住嚎哭起来。疼痛是如此的难以置信。她甚至怀疑自己的屁股是否还是原来的屁股。剩下的两个女孩被如此的情景吓坏了。玛利亚的屁股上已经没有一块地方是正常的粉红色了。整个屁股被打得通红通红。而且,一大块的屁股肉已经变成了蓝黑色。玛利亚在接下去的三天里都只能站着上课和吃饭。当晚上睡觉时,她也只能趴着睡觉,而每当她不小心翻过来时,疼痛就会如针刺般把她从梦中惊醒。 : J( k" g, H; g0 k
潮人特色国际版欢迎您的光临:https://bbs.crtslt.com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潮人國際_潮人特色論壇國際版

潮人特色国际版欢迎您

潮人特色论坛国际版

联系我们

  • 工作时间:..................
  • 客服电话:..........
  • 反馈邮箱:...............
  • 公司地址:.................................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潮人國際_潮人特色論壇國際版

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3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