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查看: 181|回复: 0

[图文分享] 驴儿全家桶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3-11-15 12:47:34 手机浏览器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潮人國際特别提醒
新用戶在升級區發帖註意事項:
所發內容與論壇各項愛好吻合
禁止一圖一貼或系列圖拆散發帖
禁止殘缺不全文或一文分段發
帖子標題需清楚明了

論壇所有問題大多可看公告解決
切勿下载任何陌生用户提供的陌生APP更勿裸/聊!

转眼又到圣诞节了,屋子里布满了节日的装饰,圣诞树上挂满了琳琅满目的小礼物,我心理感叹还是吴姐有情调,把家里布置的这么好,今晚的派对一定很精彩。当我发现自己正赤身裸体地跪在刚离开的美国别墅的客厅中,在我的身边还有一个赤身裸体的男人,我定睛一看居然是我的爸爸。我纳闷爸爸怎么会出现在我这,吴姐这不是搞大了嘛。我尝试着与老爸沟通,但他冷漠的看了我一眼,根本不理我,只是怔怔地看着前方。我见我老爸不搭理我,万般无奈之下,我站起身来想问问吴姐到底什么情况,正当我准备站起来的时候,一声厉喝:“谁让你站起来了绿奴王八蛋,跪好了不准动。”
我吓得一激灵,这是吴姐的声音,我下意识地又跪了下去,跪得板板正正的。
“嗒嗒塔塔塔”高跟鞋踩在地板上的声音,由远及近地传来,从楼梯上走下来的正是吴文娟—吴姐
吴姐穿着半透明的肉色丝袜脚,踩着15厘米高的水晶高跟鞋,身上没有穿任何的衣服,慢慢地向我靠近。
不愧是吴姐,她的身上又贴上了我最喜欢的媚黑纹身,两颗整容的肉弹巨乳上分别写着婊子和母狗,巨乳的下面小腹的上面写着黑人的储精盆。
腰的两侧分别写着中国母猪、华人母狗。
光秃秃的小穴上面写着BBC  QOS,而且还贴一个黑桃的标志。
当她笑嘻嘻地从我的身边走过去的时候,一个转身,我又看见了她那曼妙的背影,结实肥硕的肉臀就像刚出炉的肉蛋一样,一摇一晃地散发着奇异的香味。两个大屁股上面也贴上了纹身,上面写着BBC ONLY。
脊背也贴上了黑人专属肉便器这几个大字。
我没有忍住,对着吴姐的屁股抓了一下,我的手狠狠地摸在了吴姐的一对屁股上,吴姐抖了一下,但也没有拒绝,定在那里,任凭我的双手,揉搓她的屁股。
揉了几下,我手上的汗就开始冒出,汗水滴在了纹身上面,我以为纹身会掉颜色,结果却发现汗水覆盖在纹身上面之后,纹身一点没有要掉色的痕迹,我吓了一跳,往后一缩,这才意识到吴姐的一身纹身竟然是真的。
吴姐看见我吓了一大跳,慢悠悠地转过身来,弯下腰拍打着我的脸说道:“呵亲爱的,我已经决定了,要成为强森爸爸的性奴隶,你看我,不仅将以前贴的纹身都纹在了自己的皮肤上,我还多加了几个阴环呢。”说着她晃了晃自己胸前的一对巨乳,乳头上的阴环还是那么闪亮,这并不会让我吃惊,她说她又镶了很多阴环,难不成。。。。。。想着,我就把视线往下移去,果不其然,吴姐的光秃秃的骚逼上面密密麻麻地出现了很多阴环,我根本数不清楚,这些阴环一个接着一个的全部镶在了吴姐,黝黑肥大的阴唇上面。
吴姐看见我已经发现了这个秘密,她毫不掩饰地挺起了自己的腰,将她的骚逼对着我的脸晃了一晃,吴姐的身子每晃一下,我就听见叮铃铃的响声,密密麻麻的阴环碰撞在一起。
“小王八蛋又兴奋了,可惜你的鸡鸡被锁住了,太可惜了。”
被锁住了?我心头一惊赶忙低头向自己的三角地带看过去,我的天,什么时候我的鸡巴上多了一个金属制的C B锁,而且还是最小的那种平头盖子的CB锁,如果说我被锁住了,那么。。。。。。我赶忙扭头看向爸爸的地方,果然,他的那个地方也被锁住了,和我一样都是平头盖,而且我们两个人的鸡巴上的阴毛都被剃干净了,两颗睾丸光秃秃的露在外面。
我大呼一声:“这是谁做的?”
吴姐没有回话,但是在我的身后传来了妈妈温柔的声音:“这是我给你们的圣诞礼物,两个小废物,反正我和小吴已经决定要做黑人爸爸的性奴隶了,一辈子都是他们的肉便器,你们这两个娘娘腔根本不配操我们的,所以我就给你们锁起来了。”
我又吃了一惊,赶忙回头去看,确实是我的妈妈,只不过现在的她他和吴姐一样,全身没有穿任何的衣服,腿上裹着她那天去酒吧被轮奸的紫色的渔网袜,脚上踩着15厘米的恨天高,全身赤裸地向我走过来。身上和吴姐一样,也画满了各种具有侮辱性质的文字和图案,与吴姐不同的地方就是妈妈的三角地带大腿根部画了两个黑色的大鸡巴,冲着她的小穴。
她的小腹上面竟然还纹出了子宫的形状,子宫的正中央写着黑人专属。
我惊讶极了,妈妈一步一步地向我走来,站在我的面前大剌剌的叉开双腿弯下了膝盖,双手放在自己的骚逼上面,然后向两边拉开,我睁大眼睛一看,她那两片阴唇上和吴姐一样,镶上了不知道多少个阴环,我用嘴巴轻轻地吹了一下,那些阴环就会叮铃铃地撞在一块。
就当我惊讶的时候,妈妈用手指指了一下自己的阴蒂,我这才发现妈妈的阴蒂上面竟然也套着一个阴环,我情不自禁地伸出手想要去摸一下那个阴环,妈妈却往后退了一步:“我的身体属于黑人爸爸的你这个小蝈蝻怎么可以去碰?”
我把手缩了回去,心想这也太奇怪了,究竟发生了什么?怎么妈妈变得这么快,之前还说着回国要做贤妻良母呢。
妈妈站在我和爸爸的眼前,颐指气使地用手指着我们。
“两个阳痿小鸡巴男人跪好了。”
我身体情不自禁地和老爸看齐,放松地将自己的跪姿重新摆正了一下,屁股贴着自己的脚后跟,双手放在自己的膝盖上,稍稍地弯下了腰。
“很好,很好,两个中国蝈蝻笑死老娘了,你们睁大眼睛好好看看,只有强森的鸡巴才配操老娘的骚逼,拥有老娘的身体。”我抬起头一看,眼前突然出现了一个半米长的6厘米粗的大鸡巴,我认得很清楚,这是强森的。我再一抬头,果不其然,强森正左拥右抱着我的妈妈还有吴姐,站在我们父子俩的面前。
他没有说话,只是一脸淫笑地看着我们。
吴姐还有妈妈依偎在强森的怀抱之中,随后她们慢慢的跪了下去,跪在了强森鸡巴的两侧,然后伸出了自己的舌头,对着强森那根半米长的鸡巴就开始各自占着一边,疯狂地舔。
妈妈的舌头比吴姐的长一点,是标准的蛇舌,尖细而小巧,吴姐的舌头虽然也很精致,但是相对于老妈就显得比较肥厚,所以两个人舔起来的动作完全不一样,老妈只是将自己的舌尖,伸得笔直,将自己的舌头抵在黑人强森的鸡巴的左侧就像用自己的舌尖写字一样,缓慢地挑逗着黑人强森的鸡巴,从根部到龟头,再从龟头绕回去。
吴姐没有那么多的花样,她将自己的整个舌头贴在了强森鸡巴的右边,然后将自己的舌头当作抹布来回擦弄着黑人强森的鸡巴。
她们的口水从两个人的口腔中不停地生出,两个人时不时的吞咽,但还是有很多从她们的嘴角滴落到地上,当然也有很多被她们用舌头涂在了黑人强森的鸡巴上。
她们用舌头舔了一会之后,不约而同地将自己的两片鲜红的嘴唇贴了上去,不停地吮吸,不停地亲吻,很快,黑人强森的鸡巴上就密密麻麻多了好多妈妈还有吴姐的口红印。
最令人咋舌的是黑人强森的龟头上面被吴姐还有老妈狠狠地嘬了一口留下了两片深红色的特别清晰的口红印子。
虽然我已经多次见到过,吴姐还有老妈给黑人的鸡巴做口交,但是两个人一块做也确确实实震撼到我的心灵,我不由自主地瞪大了双眼,嘴巴里面的粗气越喘越多。
这个时候我突然意识到,除了我之外,我的老爸还跪在旁边,我害怕得紧张地看了他一眼,发现老爸他的表情竟然是微笑着的,目不转睛的盯着妈妈淫荡的模样,看起来很幸福,而且身体一直在微微地发抖,似乎是很兴奋。

呵,原来老爸也是个绿帽奴,那就好办了。
心想之下,心里面巨大的石头也沉了下去,不再顾及,摆出了和老爸一样的表情,跪在地上目不转睛地看着亲爱的老妈还有吴姐不停地给强森的鸡巴用嘴巴做着按摩。
很快老妈就不满足于此,她率先站了起来,对着我和老爸晃了晃屁股又转过身去将她一对稍微下垂肥硕的奶子挂在我们的面前,弯下了自己的腰撅起了自己的屁股,接着黑人强森的鸡巴就被吴姐用双手轻轻地扶住一点一点地朝着妈妈那光秃秃的小穴前进。
“叮铃铃”阴环碰撞在了一起。
很明显,强森的龟头已经撞到了老妈的骚逼门口,她的阴户因为轻微的震动而带动着阴环相互碰撞。
老妈随即娇滴滴地喊了一声:“老公、儿子,黑人爸爸的鸡巴就要戳进我的骚逼里面了,你们开心吗?”
我和老爸不约而同地点了点头。
“哎呀~”
老妈娇弱地呻吟了一声,抬起右手,将除了大拇指之外的手指都伸进了自己的嘴巴里,洁白的牙齿轻轻地咬着手指头,嘴角慢慢地向上勾起,眼睛笑成了月牙,脸上多了很多深深的红晕,她的大腿不停地颤抖,不断地有叮铃铃的声音,从她的身后传了过来。
我低头一看,强森的鸡巴正马不停蹄的、速度不紧不慢地朝着妈妈骚逼里面一点一点地插入,
老妈阴唇上的阴环还有阴蒂上的阴环,因为强森大鸡巴的插入而不停地晃动,所以才会一直发出叮铃铃的声音。
好半天,这个声音才停了下来,强森的身体撞到了老妈肥白的屁股发出来了“砰”的一声。
老妈这才得到了解放,将自己嘴巴中的右手拿了出来,双手握住自己的膝盖,对着我们跪在地上的父子俩悠悠地喊了一句:“爽死我了。”
我妈刚说完,强森就双手放在了老妈杨柳细腰上,随后开始发力,挺着自己的屁股,用自己巨大的鸡巴疯狂的抽插老妈的骚逼。
老妈小腹上面的子宫纹身此刻也凸显出来了,它的作用可以凸显强森的大鸡巴,插入到老妈子宫纹身的那个地方的时候,子宫颈以及子宫的那一条道就会被完全地撑大,看起来就像是被黑色的大鸡巴完全插入了一样。
强森黑色的大龟头早就超过了子宫纹身的位置,在老妈小腹的最上面、巨乳的下面突出来了一个巨大的圆球,子宫纹身的作用似乎在告诉着我和老爸我们一辈子都触碰到的子宫颈就这样被黑人轻轻松松地突破了而且还超过了那么多。
伤害性不大,侮辱性极强。
老妈已经伸出了舌头,两只眼睛疯狂地往上吊。
嘴巴不停地喊:“插进来了。插进我的子宫了,顶到我的子宫最上面了,还在往上面顶,我要疯了,我要上天了。”
老妈的子宫口就在强森鸡巴插进去的那一瞬间被顶开了,整个大龟头都顶了进去,简直难以置信,我再一次从心里面佩服起黑人的大鸡巴。
这个时候,吴姐站了出来,她缓慢地走到了妈妈的右侧蹲了下去,左手抓住老妈左边乳房上的乳环,右手伸到老妈不停颤抖的大腿的正中央一把就握住了还在前后乱晃的镶在阴蒂上的阴环。
随后两只手猛地一用力,老妈突然睁大了双眼,剧烈地哀嚎了一声:“我的老天爷,爽死我了,轻一点呀,我的黑祖宗。”
吴姐侧过脸看着我们父子俩幽幽地说:“睁大眼睛好好看看,看这头母猪是怎么被黑人爸爸玩的,你们两个废物小鸡巴,这辈子都不可能体验到这么痛快的性爱吧,可惜了,要一辈子锁在那小小的CB锁里面,想想就很搞笑。”
说着,她手上的力气用的更大了,老妈已经开始吃疼的两条小腿不停地打着摆子,又因为自己的屁股被黑人强森疯狂地撞击着,一层又一层的肉浪翻涌而起,老妈扯着嗓子大声地求饶:“饶了我吧,轻点啊,不要再扯了,快被扯烂掉了。”
然而,吴姐根本就不听她的话,继续用力地扯着,不多时,一股金黄色的尿液,从老妈的骚逼口喷洒了出来,老妈的喉咙中也发出来了,不像是人发出来的:“嗯嗯哦哦,咿咿呀呀”的叫声,随后老妈瞪大了双眼,出现了大量的眼白,她的黑色的眼珠子开始疯狂地向上面翻过去,几乎全部翻了过去,她的舌头完全吐了出来,大张着嘴,任凭口水顺着她的嘴巴顺着她的舌尖滴到了地上,滴在我们父子俩的前方不到10公分的地板上。
老妈的身子被抽插地一晃一晃的,又过了一会,老妈的喉咙不再发出任何声音,她只是大大地张着嘴巴,任凭自己嘴巴中的口水,因为身体的前后晃动,而从自己的口腔中喷出,喷在了我和爸爸的脸上。又过了一会,黑人强森“砰砰啪啪”地抽插了二十多下之后,老妈才又扯着嗓子近乎声嘶力竭地喊了一声:“oh.my godness!。”
非常绵远低沉的一声“噢~~~~~”飘荡在空中,显示着老妈无比的满足,接着老妈的整个身体都开始剧烈的颤抖,尤其是她的大腿,更是抖得不像话,接着黑人强森猛地向后一退,将自己的大鸡巴全部抽了出来,老妈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差点摔倒在地上,幸亏她平时有锻炼,她崩起了大腿和小腿上所有的肌肉,这才又重新站稳,只不过在站稳的同时,她的小穴口却大大地张开,一股猛烈透明的淫水,从她的小穴深处喷涌而出,当淫水划过她那肥厚的阴唇的时候,上面的阴环被水流击中发出来了“丁丁丁”的声音,随后这道水柱才喷在了地上发出来了“啪啦啪啦”的水声。
老妈淫叫着,直到这个高潮完全过去,她才低下头,气喘吁吁的,脸上汗津津的,头发散乱地,眼神迷离地看着我和爸爸慢悠悠地说:“看得爽吗?老公、儿子?看自己的老婆、老妈被黑人爆操的样子爽吗?”
老妈斜嘴一笑,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那个黑人见老妈的骚逼不再流出淫水又挺着自己的大鸡巴捅进了老妈的骚逼中,随后又是一阵“叮铃铃”的声音传了过来,很快这个声音就停了,代替的是一声肉体相撞在一块的“啪”的声音。老妈的身子随之往前一拱。
老妈一时没有抵抗得住,双手往前一伸,“啪嗒”两声就放到了我和爸爸的肩膀上,老妈的右手放在我的右肩膀上,我能感觉得到老妈用的力气很大,她似乎把重心的点放在了自己的两个手上。老妈的手掌中有很多的汗,我们又没有穿衣服,老妈有好几次被黑人强森在后面顶得都快要抓不住我和爸爸的肩膀了。
老妈咬着自己的牙,抿着嘴唇一脸享受的样子,双颊潮红得不停的闷哼着:“嗯~嗯~嗯~嗯~嗯。”
很快强森那犹如推土机一样的动作,就让老妈来到了第二次的高潮,大量的淫水又从她的骚逼中喷了出来,这一次强森没有抽出自己的鸡巴任凭淫水喷在他的小腹上面。
看起来老妈也乐得这么做,摇晃着脑袋,尽情地释放自己的淫欲。
吴姐还是蹲坐在地上不停地扯着妈妈乳房上的乳环还有阴蒂上的阴环,有好几次我都看见她似乎想要把自己全身的重量都加上去,她不停的像是做引体向上一样的用自己的大拇指和食指夹住妈妈乳房上的乳环还有阴蒂上的阴环,并拢自己的双腿,还稍稍地向上提,蜷缩成一个肉球,用自己的两只手抓着乳环和阴环把自己的身体往上面带。
老妈则是死死地咬着牙齿,忍耐着。
每当吴姐,这么做她就会露出十分痛苦狰狞的脸色,也不去阻止,只是会发出很闷的剧烈的“呜呜”声。
吴姐试了几次之后,老妈的奶头和阴蒂已经发红发肿了,见始终提不上去,她就松开了老妈阴蒂上的阴环,双手握住老妈两只乳房上的乳环,往下面扯着。将老妈原本就有些下垂的乳房扯得更加地往下坠。
吴姐看着我们父子俩,小嘴一张就开始羞辱我们:“两个小废物鸡巴硬不起来了吧。看着自己老婆、自己的老妈被黑人这么玩还有脸睁大眼睛去看,真是个不知羞耻的中国绿奴王八蛋,真是个废物。”
就在我和爸爸跪在地上被吴姐,还有妈妈不停地羞辱的时候,华丽的大门,再一次被打开这一次走进来的是我在酒吧遇见过的黑人胖子和那个精壮黑人,他们一人一串黑色的锁链,锁链的尽头似乎在牵着一个巨型的宠物。
我抬起头朝那边看过去,吴姐用脚踹了一下我的脸。
“看什么呀?不好好地跪在地上还敢抬头?”
我又赶忙把头伏在地上,侧过了脸,小心翼翼地盯着门口。
没一会,那两只被锁链牵着的宠物就显出了她们的庐山真面目。
竟然是我的外婆和我的奶奶。
两个老女人虽然已经50多岁快60了,但是平常保养得非常好,毕竟作为富贵人家,没有什么烦恼,平常又喜欢健身、瑜伽以及美容护肤,花在这方面的钱数不胜数,只是万万没想到保养得如此好的身体和皮肤却沦为了黑人的玩物。
这两个老女人被牵进来的时候,脸上都是一副自甘堕落、痴女的笑容,而且身上布满了各种各样具有侮辱性质的纹身和标志。像什么媚黑女王,媚黑婊子,下贱的中国母猪等等这些,数不胜数。
我和爸爸都惊呆了,怎么也想不到,在小小的别墅里,全家的女性都过来了。
最令我想不到的是奶奶,她早年间当过兵,还上过战场,英姿飒爽的,她怎么会那么轻而易举地堕落成为一个媚黑婊子呢?然而,事实就摆在眼前,头发花白的奶奶烫着一头蓬松的卷发,此刻正痴痴地笑着,四肢着地像条母狗一样的攀爬,肥硕的臀部上犹如泛了一层油光,由于趴着而下垂的巨乳紧贴着地面,每一次的爬行奶奶的乳头都会因为地面的摩擦让她浪叫连连
稍微突起的肚皮上面还挂着一层游泳圈,但是除了这一层赘肉之外,便再无其他多余的赘肉。这是她常年保持早起跑操的好习惯带给她的,难能可贵的是她的皮肤状态实在是太好了,在大量金钱的加持下,护肤美容是奶奶的必修课,她的皮肤一直保持得很好,非常地紧致有弹性,看起来就像40多岁的女性一样,脸上的皱纹确实有那么几道,只不过饱经风霜的脸却变得非常的英姿飒爽甚至很有英气。
奶奶一摇一晃地被胖子黑人牵到了我和爸爸的面前,像条小狗一样地跪坐在地上。
奶奶巨大的肥屁股刚好冲着我和爸爸,这个时候我才看得清楚,奶奶的屁股真的是太大了,和我以前去乡下玩,看见的那个磨盘一模一样。
奶奶左边的半边屁股就几乎和吴姐的两个屁股一样的大,也只有胖子黑人可以承受得住。
奶奶坐下去之后,肥大的屁股就盖住了她的脚踝和脚后跟,只留下了十根脚趾露在外面。
肥腻的屁股上面还刻着5个大字“中国老母猪。”
我和爸爸都看呆了,做梦也没有想到奶奶会是这么个人。
奶奶似乎发现了我和爸爸一直盯着她的屁股看,她回头笑了一下,双手放在了自己的屁股上用力地向两边扒开,将她黑褐色的菊花以及已经松垮的小穴暴露给了我和爸爸。
随后奶奶张开了自己的嘴巴,一口含住了胖子黑人右手抓起来的黑色的大龟头,慢条斯理地一丝不苟地舔着黑人龟头上的每一个角落。
奶奶舔得很仔细,一看就是舔过无数个龟头,她的舌尖轻轻地绕着龟头的外延来回地舔,然后又收回来,用自己的舌头去顶胖子黑人龟头的马眼,胖子黑人龟头的马眼被刺激地流出来了很多
潮人特色国际版欢迎您的光临:https://bbs.crtslt.com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潮人國際_潮人特色論壇國際版

潮人特色国际版欢迎您

潮人特色论坛国际版

联系我们

  • 工作时间:..................
  • 客服电话:..........
  • 反馈邮箱:...............
  • 公司地址:.................................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潮人國際_潮人特色論壇國際版

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3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