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查看: 111|回复: 0

[转载sp小说] 红颜泪,经典spank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3-11-14 06:08:45 手机浏览器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陈木匠刚悄悄溜回陈家后院,就听到啪啪的皮肉撞击声,男人粗重的喘息和女人酥媚到骨头里的骄叫声。陈木匠心直往下沉,恐怕看来好兄弟李虎这次对自己说了实话,整个平安县城自己真是最后一个知道的!陈木匠犹豫着不敢上前,怕看到不堪入目的场景。但又想想早死早超生,哪个男人能受这种屈辱,他一咬牙,轻轻的走到卧房窗边,蘸着口水手指戳破窗纸,一只眼凑上去,房内的景象差点让他没背过气去。只见卧房内地上散落着男人和女人的衣服,卧室大床上铺着自己熟悉的鸳鸯戏水褥子,床上两具光赤赤的肉体缠在一起,自己老婆王氏光着身子坐在一个黑壮的男人身上。那个又大又白的肥屁股含着底下男人的长棍,正不知廉耻上下左右蠕动,肉磨盘一样套弄,颠耸得肉浪起伏,嘴里心肝,肉肉的乱喊。「怎么样,比你那入赘的死鬼老公如何?」「啊……早使点劲……小心肝,弄得奴奴舒服死了,那废物我恨不得早点死了干净……」陈木匠目呲欲裂,这天杀的贼荡妇!陈木匠家境贫寒,王家是商人家,虽然士农工商商人地位低,但是从商多年,自己那老丈人倒是很有一笔家财。可能钱赚的不干不净,王老头一辈子就生了王氏一个女儿,为了继承香火找人入赘。这年头,女人地位极低,是个男人哪回去想入赘这档事,更别说给一个商人当个入赘女婿,一辈子再个女人面前抬不起头来。陈木匠正好点背,老娘得了重病,没奈何两年前入赘到王家,王老头倒是守约,给陈木匠老娘好好送了终。王老头人也老了,王氏结婚后就把家里产业交给了王氏打理。没成想王氏抛头露面打理生意,这俩年竟然到处勾三搭四,生意上没学到啥,到学的一身子的风流。这王氏年方二十,青春正盛。不说人品如何,生的倒是美艳非常,瓜子脸,柳叶眉,皮肤嫩的像能掐出水来,那双媚眼看着男人的时候简直能把人魂勾走。家里有钱各种山珍海味来着,把个身子养的胸大腰细臀肥,丰满得紧,特别是那磨盘样的肥屁股,平时出门走在路上一扭一扭,整条街的男人都盯着恨不得摸上一把。都说屁股大的女人浪,这王氏二十岁就如狼似虎。其实她跟陈木匠结婚前就跟家里小厮偷吃了不知道多少次,后来被王老头知道,把那小厮差点没打死,王氏也被禁足直到跟陈木匠结婚。王老头选陈木匠入赘,也是看陈木匠话少老实,王氏洞房时撒娇弄痴,也给瞒了过去。但婚后陈木匠那老实人,就是夫妻敦伦也就会一种姿势,那能满足得了王氏那被开发的烂熟的丰腴身子。这两年王氏用在外谈生意的由头,不知道勾搭了多少男人。王氏不喜俊俏书生,还就爱找那粗壮汉子,越是粗暴越是看的上眼,今晚这入幕之宾就是又黑又壮,床上又猛又持久,趁着陈木匠出活儿,在这后院卧房就热火朝天的胡天胡地起来。两年多结婚以来,陈木匠手艺见长,出活的次数也多,本来就忙。人说报喜不报忧,旁人又哪会跟陈木匠当面说他老婆这档子事。搞到最后,陈木匠老婆王氏风流事传的整个平安县城都知道了,头上绿帽子一顶又一顶,倒还以为自己运气好,娶个如花似玉又会赚钱的好女人。这平安县城地处苏杭,十五年前一个五十多岁的知县贬谪到此。此人从四品大员犯了事,本来就气不顺,俩小妾看他境遇不好,又找男人偷情去了。愤恨之下,尤其恨这些荡妇淫娃。到任以后还亲力亲为,设计了许多针对荡妇的酷刑,抓了几个典型狠狠作践严惩。不说这几年这知县老头有没有剥削民脂民膏,倒是平安县女人的作风问题倒是大大提高,好几年没出过风流案子。这俩年小小平安县城竟然出了王氏这个姿色奇佳的浪女,人说苍蝇不叮无缝的蛋,平安县里那些个饥渴的爷们还不如狼一样往上扑。就这么几年,王氏那磨盘肥臀不知道磨过多少根男人的枪杆,简直成了平安县的一大特色。陈木匠老实心善,也是前段时间给兄弟李虎不要钱打了他结婚的家具,李虎实在昧不过良心,趁着昨晚喝酒的功夫把王氏出墙事跟陈木匠露了口风。陈木匠心里就狐疑上了,今天去衙门找了自己当捕快的兄弟李三,又叫了几个衙役,回家抓奸。想着如果真有这事,那老子也豁出去了,头上绿油油这么一大片再忍还是不是爷们,这女人也不要了,直接让衙役拿了送交官府,让那最喜欢作践淫娃的知县大老爷好好收拾这贼婆娘。陈木匠像个木头一样站在窗边好一会,就听到里面王氏叫声大了起来,「好人,真舒服……顶到心子了,奴奴来……来给你……」就见王氏那个肥屁股猛抖,春水淋了身下男人一腿,女人腿间也有一股白浊滴滴答答顺着王氏那肉肉的大白腿流了下来。窗外陈木匠也抖了一抖,倒是给气的,扭头就出院子,叫上那几个蹲在外面衙役,拿上铁链子就往屋里冲。王氏刚刚来了一次,正美着呢,就看到房门给「碰」的撞开,几个衙役和自己丈夫气势汹汹的冲了进房内,陈木匠脸色铁青,眼睛里像是要喷火吃人一样。王氏猛吃了一吓,那张春情密布的俏脸瞬间煞白,「啊」的大叫,像母狗一样在床上爬,想去拿被子遮住光赤的身子。陈木匠冲上去一把抓住女人头发,王氏本来梳着妇人常用的堕马髻,因为刚才床上动作激烈,早散落在肩上,给陈木匠一抓一大把。陈木匠怒发冲冠,先是给了王氏一个耳光,扇的王氏左脸儿登时就肿了半边。王氏从小娇惯,哪被男人打过,这会儿虽然受了惊吓,但平时在陈木匠面前作威作福惯了,一边挣扎,把个身子扭得跟大白蛇一样,一边嘴里喊「你敢打我,你个死乌龟,死王八……」陈木匠本来就恨这档子事,再被乌龟王八一顿骂,哪里还憋得住,一个翻身倒骑在王氏身上,两腿紧紧夹着王氏细腰,左手像牵狗一样拉着王氏头发,右手高高举起,便是一巴掌狠狠抽在这荡妇那还沾着点白浆的肥屁股上。「啪」,这一巴掌可不是盖的,陈木匠做粗活惯了手劲儿奇大,手上又满是老茧,这火头上拿出锯木头的力气来痛扇这荡妇的肥屁股,一巴掌下去就见五个通红的指痕印在身下女人那又白又肥的臀峰上,那屁股肉儿像软豆腐一样颤了又颤。「哇……」王氏哪受过这疼,就觉得屁股上像是被烙铁烫了一下,火辣辣的疼,使劲儿就在男人身子下面挣扎颠动,小腰起伏想把男人颠下来。陈木匠火上心头,更不容情,大巴掌像蒲扇一般一下一下狠抽在裆下夹着的肥屁股上,响声清脆,就这么狠揍了二十来下,把王氏的屁股打得指痕遍布,本来就肥硕的两瓣屁股像个鲜红的大寿桃拱在那儿,看的后边几个衙役眼都直了,连连喘气。跟陈木匠一起进来的兄弟李三也是个实诚人,眼看陈木匠当着这么多男人狠揍王氏那光屁股,王氏裸着个身子在陈木匠裆下扭,又哭又叫,肥屁股疼的狠了,两条大白腿在那扑腾,把身下那点女人私处给人看的一干二净,怎么说王氏现在还是兄弟老婆,这么看下去太也不是个事儿。赶紧上去把陈木匠拉下来,劝到:「陈兄弟,陈兄弟,别激动,别为了这种女人气到哪儿也不值呐。今天正好哥哥带了几个人过来,你看这事你想咋解决?」陈木匠在王氏屁股上又狠狠甩了几巴掌,打的这荡妇屁股乱拱,看着女人腿间一片狼藉,那花穴红肿外翻,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但也知道这样下去不是个事,扭头跟李三说:「这天杀的贼婆,老子恨不得直接一刀剁了了事!今天就当着哥几个的面,老子休了这荡妇,哥几个帮帮忙,直接把这奸夫淫妇锁了送去知县衙门,老子不光要让她出乖露丑,还要这鸟女人尝尝官法的厉害!」说了话,也不管王氏还撅着个红肿的大屁股趴在床上哭骂,也不看那个吓得一直一直不敢动不吱声的奸夫一眼,自顾自取了纸笔就在床头当着王氏面写了休书。李三和几个衙役也取了镣铐,把王氏和那奸夫拷上,几个人也恨这俩人背着人丈夫通奸,连衣服都不让穿,就让这俩人光着身子站在那,等着陈木匠写好休书就一起送回衙门听审。这光景太吓人,王氏虽然胆子大跋扈惯了(要不然也不敢当着这以整治淫妇闻名的知县治下胡搞),现在也知道害怕了。还撅着个光溜溜湿漉漉的肥臀跪在窗边,一边嘤嘤的哭,一边低声向陈木匠求饶。「好相公,奴奴知道错了,奴奴是鬼迷了心窍,才做出这等丑事,你大人大量就饶了奴奴这一出吧。奴奴以后肯定好好陪你,伺候的你舒舒服服的,随你怎么搞奴家都受着……」好嘛,连色诱都出来了,平时连正眼都不看陈木匠一眼,夫妻俩都好久不同床了。陈木匠经过这事,也是铁了心,心里暗暗发誓不如这婆娘好过,一边把休书写完,一边嘴里吓那妇人:「早知今日何必当初,老子就当从来没娶过你这贱人。官法无情,我们知县大老爷听说前几年还专门弄出了一套惩治淫妇的惩淫极刑,等老爷审了案子,你就等着好好享受吧。」说罢,再不看女人那丰腴性感的身子一眼,站起身来,叫上李三他们就要出门去。李三和俩衙役手上拽着铁链一头,就像牵马一样拉着这光着屁股的奸夫淫妇出了王家大宅。王家大宅走到县衙挺远,要穿过半个平安县,现在正好在家家户户吃完饭的时分,正直夏末,天气还有点热,路边就坐着大老爷们小媳妇儿带着孩子在外纳凉。突然看到几个衙役压着俩光赤的男女在大街上走,俩人一丝不挂,连鞋都不给穿,手上还拷着镣铐,几步一个踉跄。再定睛一看(肯定是看女人,黑黝黝的男人谁看),那女人身子丰腴至极,胸前两奶儿高高耸起,又白又大又圆,头儿粉红,活像俩超大号的水蜜桃,走路之间还一晃一晃。蜂腰细腻,往下俩跨突兀的高起来,屁股哪怕是站直了,还像两座肉峰一样翘着,只不过大屁股又红又肿,还能看到显眼的掌印,显然才被男人巴掌狠抽过。两条大白腿很长,但是肉朵朵的,因为被铁索硬拉着往前走,两腿之间若隐若现,还能看到丝丝春水透着光。好嘛,这明显是淫妇通奸给人抓奸在床了。再往脸上瞄一眼,这不就是那个风流的陈木匠老婆王氏。路边围观人群瞬时炸开了,知县大人这方面执法严苛,好几年没看过这档子风流案了,现在哪能不激动。一个个大老爷们就往跟前凑,年老的凑个热闹,年轻的就只把眼睛死盯在王氏那丰满的身子上和美脸儿上,恨不能用眼睛从那美妇人身上捥下块嫩肉来。「这不是那个浪女王氏嘛,陈木匠的老婆,听说这骚货风流啊……」「可不是嘛,光我知道的就有五六个,这小娘们口味挺重,都是县里下九流的壮汉。」「呵呵,报应啊,快两年了这荡妇终于被陈木匠逮了,陈木匠也是老实,到今天才知道,可怜啊……」「你看陈木匠脸都青了,看来这次他铁了心了,要不哪能让这小骚货光着身子游街送去衙门……」路边的大老爷们像吃了春丸儿一样兴奋,发了光的眼睛一边盯着王氏裸着的身子,脚下也不慢,就跟着俩奸夫淫妇往县衙走,有的年轻的活力足,到处呼朋引伴,就像要一起去看大戏似的。李三手拖着铁链,往后看看发现还有的姑娘家小媳妇也跟了过来看着稀罕事,就听周围一群中年妇人在那嘀咕。「张姐姐,这王氏身子好丰满啊,你看那奶儿,那屁股,我都生了几个孩子了还不及她呢……」「奶大臀肥才淫呢,一看这王氏就是个天生的淫娃,那屁股肯定是被野男人越干越大……」「呵呵,这身子再美又有啥用,知县老爷的风流罪好受的?这下肯定要赏这淫妇一个惩淫极刑尝尝,还不给折腾一下这淫妇的风流皮肉……」路边几个中年妇人聊得热火朝天,时不时还嫉妒的看看王氏那丰腴的身子,但想想这浪女马上就要挨官刑,又有几分解气。「李家妹子,你说的惩淫极刑是啥子?我咋没听过?淫妇不是一般打一顿光屁股板子,最多再官卖为娼嘛?」说话是吴婶,她年轻才从东北搬来,不知道县里的历史。「这惩淫极刑?狠呐……本来这淫妇通奸,算是大罪,但罪不致残致死,衙门规定只能杖刑。也说我们那个知县大老爷,嘘……小声……他小妾跟野男人偷情,痛恨荡妇,就设计这刑罚。其实这惩淫极刑呐,还是以笞屁股为主,这样不违国法,但是……」「打屁股?这能有多狠?这小淫妇我看着都恨,光打她屁股不是太便宜她了……」「哎,你没亲眼看到……我六年前亲眼看过县里一个三十多的妇人通奸,当在衙门口的广场苦挨了一整套极刑,那屁股给打的……啧啧啧,一共四轮刑责,那淫妇叫的那个惨呐。那之后就有个说法,四轮惩淫刑,淫妇变贞女啊……」说着话,一大群男女老少乡里乡亲就跟着衙役和光屁股的王氏走到了县衙,王氏虽然胆大,但也知道羞耻,一路上就低着头,用长发半遮着羞耻的通红的美脸儿,还试图夹紧肥臀白腿儿不让春光外泄。但事与愿违,被几个衙役铁索拖着手铐拴着,只能跟着拖着小脚走的踉踉跄跄,不仅春光给人看个通透,夹着肥屁股的样子还让小腰一扭一扭的,更显得淫浪的出奇。入了县衙大门,因为已经过了晚饭点,知县大老爷和大部分衙役都不当班,李三牵着这光着屁股的美艳淫娃走进来的时候,当值的衙役登时就围了过来,七嘴八舌的问起缘由。正好今天衙役班头张铁牛当班,绰号张头儿,此人生的魁梧,五大三粗,当班头空闲多,空闲了就领着一班衙役打熬气力,那胳膊全是肌肉,足有正常人大腿粗。又嫉恶如仇,平日里最为痛恨这些个犯了淫罪的女人,听了李三说道,哪里还忍的住,冲过去对着王氏就是几声「贱人!你这个淫娃好大的胆子!」声如雷吼,把个小浪女吓得往后一缩,张头儿一把圈住女人嫩腰,扬起蒲扇大的巴掌,十分力气用出了十二分,鞭子一样狠狠的摔在王氏光裸的肥屁股上,「啪」的一声像打雷一样,王氏登时扬起脖子「嗷」的一声叫唤,腰被箍住动不了,那肥屁股就抽风也似的往后拱,屁股上的软肉剧颤。一巴掌打过,张头儿犹不解气,胳膊上肌肉都高高鼓起,五指叉开,顺手对着小淫妇另一瓣屁股又是重重一记狠抽,就见因为行了一路而略微消了肿的肥臀上一边一个火红的巴掌印鼓了起来,肿了足有一指头高,五指痕迹分明,巴掌够大竟然能覆盖了大半个屁股。刚才陈木匠打屁股,毕竟只是正常人力气,挨上这张头儿两巴掌,王氏简直疼疯了,眼泪登出就出来了,嘴里乱喊「亲哥哥饶命,奴奴屁股要裂了……」,一边狂扭细腰,抖得乳颤臀摇,臀上那俩火红的巴掌印就像在火苗一样窜动。后面跟过来的人群一看这淫妇的狼狈样,哄的叫好,一片赞叹,「这张头儿巴掌就是厉害呢,这巴掌打在屁股上比吃上一板子还疼呢。」「就是,听说这张头儿跟着大老爷几年,练了一身整治淫女的本事,前几年那几个犯奸的妇人看到张头儿就腿直打颤呢……」张头儿打了俩巴掌,略略消了气,眼看天都黑了,赶紧去叫大老爷升堂问案才是正事,便叫了手下几个腿脚利索的分别去叫大老爷和那些不当班的衙役一起过来,好好赏这淫妇一个堂威。张头儿刚才抽屁股巴掌时也看到了女人下身那一片狼藉的样儿,心里越发恨王氏骚浪,又想今晚只是升堂审讯,这案子确凿无误,王氏看着不是个挺刑的主,今晚恐怕不会受太多罪,而且这骚货明摆着几天后要挨那极刑伺候,也不能把她今儿打坏了。但是心中火大,看着王氏现在又在那对着几个衙役抛媚眼儿,想必是图这些衙役贪恋美色,让她少受活罪,心里发狠,叫上李三,就去后衙仓库去拿那几件好几年没动过的专门公堂上审问淫妇用的刑具,打定主意今晚要煞煞这骚浪少妇的骚劲。过不多时,不当班的衙役都到了个齐整,整整三十个五大三粗的大老爷们手持水火棍,一听到这风流案子,打了鸡血一样冲到了堂上来,看着王氏那丰乳肥臀的身子,尤其是那白嫩的肥屁股上印着俩火红的大巴掌印,个个目射奇光,紧盯着王氏身子不放。王氏虽然淫浪,但何曾在这么多如狼似虎的男人面前露出身子,吓得腿一软,就跪在地上嘤嘤哭泣。大老爷因为年岁大了,动作不利索,还没到,李三和张头儿倒是搬了个小门一样的刑架就走到了堂上。这刑架下方是一个长木板,上端嵌一个丁字形的木杆,横杠高约一尺,不长,这个倒是明显,是让犯妇把下巴搁在木杆子上,只能挺起脸蛋,方便审问招供或者掌嘴。木板中间也有一个丁字形的木杆,高约一尺半,倒是长了不少,这个是用来垫在犯妇胯部,把女人的大屁股顶到最高,方便审问时狠揍光屁股逼供。这根木杆后面的木板被刻了很宽一截排列齐整的三角形的木锥子,每个三角木锥子顶端倒不尖锐,磨的平整,但是就在那一寸宽的平面上竟然废了力气凸着密密麻麻的小木疙瘩,这段木板是用来给犯妇罚跪的。长木板后端两角各有两个铁环,是捆脚的。说来也奇怪,这长木板上的机关倒是好理解,但是在长木板中间,一个门状的木框插在两侧,框子的上方横梁高约三尺(折合9厘米),横梁中间悬着一个铁环,也不知道干什么使的。后面群众也是好奇,更是瞪大了眼睛看看这帮子衙役怎么炮制这个淫妇。李三和张头儿把这奇特的刑架摆放在大堂正中,就一人一边把跪在地上抹泪的王氏光裸的身子提了起来,先是把她双手背后,拿一个木枷拷住两只纤纤玉手,王氏还想挣扎,但她一个小娘们哪有这俩壮汉力气大,再给两人一边屁股来了一记狠厉的巴掌,登时就软了身子。两壮汉如鹰拿燕雀一般,一手托着王氏的肥乳(也是可以羞辱这贱人),一手插进王氏大腿之间,一用劲就把王氏托在了空中,两腿大张对着衙门口,后方群众又是一阵狂呼。两人把王氏托到刑架上方,先是让她的胯部死顶在中间那根木杆上,细腰用粗麻绳绑在木杆的立柱上,把那个还带着俩血红大手印的肥屁股耸的老高,两座肉峰似的还在那颤。接着把她大腿大大分开,俩肉肉的膝盖头跪牢在木板那段三角木锥子上,再把两只金莲小脚用麻绳绑在木板两角的铁环上。王氏本来被这刑架顶起肥臀,两腿大张,还羞耻的不停扭动,一跪上三角木锥子登时一阵尖锐的刺痛从膝盖往心头戳,稍稍一动那些小木疙瘩又擦的生疼,哪里还敢乱动,只能老老实实撅着个肥臀跪在木板上。李三和张头儿又把王氏下巴搁在前边的木杆上,用麻绳把那细长的脖子帮着,让她抬不起头来,脸儿也伏不下去,只能挺着那张羞耻的通红的美脸儿,等待着审问或者掌嘴。这还没完,两人又拿来一根弹性极好的长牛筋,只见长牛筋一端绑着一个精钢做的鱼钩,这鱼钩比寻常钓鱼用的还大一号,而且竟然有一上一下两个钩子,钩子顶端不尖锐,倒是被摩成了光滑的圆球儿。鱼钩被整个涂了油脂,闪着油光,后面的人群都是一愣,奇怪这公堂之上用鱼钩作甚,莫非要钓鱼?还没等问起,就见张头儿两只大手一只紧捏小淫妇的一瓣肥臀,把臀瓣大大分开,李三粗暴的将鱼钩大的一头塞进了小淫妇那还红肿外翻带露水的花穴,小的一头狠狠塞进菊门里,王氏虽然也有过后庭花一道,但这么粗暴的狠塞实在疼的厉害,感觉菊门像被撕开了一样火辣辣的疼,又不敢动,简直苦不堪言,只能在那软声求饶:「哥哥怜惜奴奴啊,奴奴屁股给塞开花啦……」李三也不理她,径直把牛筋绳绕过门字型木框的铁环里,再把王氏头发一扯,弄成一个马尾的样式,用牛筋绳的另外一段绑在发根,牛筋绳一段卡在小淫妇下身,一端绑着发根,又被李三扯得崩的极紧,瞬时就带动了鱼钩狠狠勾着小淫妇下身双穴,勾扯得洞口大开,连里面的嫩肉肉都能被人看的一清二楚。虽然不太疼,但王氏也难受到了极点,在那哼哼唧唧,稍一动脑袋,就带着鱼钩狠扯,哪里还敢挣扎,还主动把肥屁股撅的更挺,让下身好受些。看到这鱼钩一上,刑架上的王氏立刻难受的哼唧出来,后面的人群立刻炸开了锅。「老天爷,这鱼钩竟然是干这个用的,神乎其技啊神了,这小婊子今天有罪受了……」「这还没上刑呢就叫起来了,等会掌嘴笞屁股这小淫妇还不得叫翻天啊。」人群里也有很多血气方刚的小伙子,这时候那顾得着说话,死把眼睛从王氏屁股后面狠瞅,只见这淫娃趴跪在这羞耻的刑架上,带着高高肿起的巴掌印的肥屁股向天撅的老高,那两巴掌印就向跟后面观众打招呼似的。两条大白腿分的老大,裆间那点隐私一览无余,再被鱼钩勾着,连里面的嫩肉和残余的白浊都看进去了,透过屁股下的木杆子还能看到淫妇的两只肥奶儿像两只大白兔一样悬在半空,微微颤动。这一眼看去,女人最羞耻的几个部位,肥臀奶儿双穴,尽收眼底,在听着这小浪女挨虐发出的娇娇的低吟,有些自制力不好的后生仔登时就湿了裤子,眼睛冒火一样盯着猛看。从被铁链锁着带出王家大宅以后,那黑壮的奸夫就再吓得木瞪瞪的,没敢说半句话。这时候恰好就站在王氏右手头前,虽然马上就要挨官司,但是一双贼眼控制不住的不停的瞄着左边女人那美艳的胴体,看着这刚刚还在床上和自己戏水的野鸳鸯给这刑架弄成一个肥屁股朝天的母狗儿样的骚浪姿势,那丰腴肉体给一个小小鱼钩狠狠折腾。虽然才刚刚在这淫娃身上发泄过,还弄得淫娃被鱼钩钩开的花穴还时不时从内往外流几滴白浊水儿,也算他天赋异禀本钱浑厚,下面那黝黑粗壮的棒子瞬间起立向着王氏俏脸敬礼。几个衙役毕竟是公职人员,看着这情景还能憋住不笑,后面人群倒是闹开了。「哟,怪不得这淫娃找这糙汉子呢,虽然黑,但本钱倒是大的很呢……」「哈哈,奸夫棒子硬了,小淫妇还不上……哦,小淫妇下面两个穴儿要好好伺候鱼钩老爷呢,那不如用小嘴给奸夫嗦一嗦?」各种胡言乱语传来,小淫妇跪趴在刑架上,正难受着呢,本来从家里被带出来前美了一次,余韵还没过去,敏感着呢,就被又吓又打屁股,一路走来县里男人们那火热的视线就一直咬在自己身上最羞人的部位上。到了堂上,先被张头儿两记大巴掌给屁股上烙了俩印子,这肥屁股正好是王氏身上最敏感处之一,平常给奸夫揉搓几下就兴奋不已。这下被陈木匠张头儿轮着毫不留情的狠抽,巴掌拍上去疼的钻心,现在疼过去,就感觉肥臀上火辣辣的,如蚁在爬,但又莫名有种快感从屁股上直传到心里。这时候又被绑成这副骚浪模样,竟然还兴奋了起来,也不顾鱼钩扯着下身,把头往左微偏,一双媚眼儿就盯着奸夫那翘起的棒子,一眨一眨的,眼睛里像是要滴出水来。肥屁股也不由自主的往后微蹭,还真用双穴套弄起鱼钩老爷来。也真是这王氏可能生来就又淫又贱,也不管多少人看着,人在公堂刑架上就发起骚来,花穴含着鱼钩又开始春水潺潺,顺着鱼钩往下滴,水儿粘稠,在身下木板和花穴竟粘成一个亮线,淫荡异常。王氏身后几个围观汉子看的仔细,呼吸一下粗重起来,吆喝起来,「哟,小淫妇流春水咯,草,真是够贱的……」「这淫娃浪到家了啊,等会张头儿哥几个笞她那贱屁股可得往死里揍,把她这浪性打服了……」一通吵闹之下,知县大老爷总算姗姗来迟,堂上立刻安静了。老爷子年过六旬,满头白发倒还精神矍铄。就是脸相阴沉,一看就是刻薄酷吏的样子。来的路上听了几个衙役大致汇报了一下案情,登时大怒。老爷子平生最恨淫妇,因为前几年严惩了几个,县里这方面太平了有好几年了,还被朝廷嘉奖。这一回,竟然自己治下出了这档子事,老爷子凌迟了王氏的心都有了。满脸怒气的走进公堂,就看见一个白花花的女人胴体撅着肥腚塞着鱼钩跪趴在刑架上,老爷子老了也没那方面欲望,心里明白衙役想好好折腾这淫娃也就不问。匆匆扫过,眼睛就落在了王氏脸上。也是王氏淫性来了作死,只见这女人美脸儿虽然羞的通红,但一双桃花眼竟然还瞟着旁边奸夫那棒子不停,弯弯柳叶眉上春情荡漾,竟然在公堂上发起情来。老爷子这一气非同小可,本来应该先升堂也不管了,把惊堂木重重一拍在案上,大喝道:「好个淫妇王氏,不守妇道不说,上了公堂竟然还藐视公堂威严,藐视本官,来人,给我掌臀四十,给她涨涨记性!」王氏刚才春情汹涌,连大老爷到场都没察觉,被知县这么一喝惊堂木一拍,吓了一跳,赶紧扭头,没想头扭的急了,后面鱼钩狠狠一戳,先是「嗷」的一声喊,听到要打屁股,赶紧大喊:「青天大老爷冤枉啊,奴奴哪敢藐视公堂,藐视大老爷,老爷开恩呐!」知县给她突然的尖叫吓了一跳,又看她狡辩,更是怒火上冲,大喊:「还敢狡辩,加打二十,来人给我狠狠赏这刁女六十鸳鸯屁股巴掌,狠狠打!」张班头一愣,这个朝代刑罚相对宽松,藐视公堂有时候都不罚也就责骂几句,对女犯最多也就掌臀二十,这一下就六十记屁股巴掌,还特别说是鸳鸯巴掌,就是每瓣屁股各挨一下算一记,相当于掌臀一百二十,看来大老爷今天真是动了真怒,有这小淫妇的罪受了。这班衙役里对刑具各有特长,张班头和另外一个打铁出身的衙役力气大,巴掌又大又粗糙,对这掌臀最是在行,用上刑具因为力气大有时候没几下就打得犯人皮肉开裂,这掌臀打的再多再重,也不会有太大伤害,尽可放手狠揍这淫妇那又肥又大的贱屁股,也能泻一下心头火气。
潮人特色国际版欢迎您的光临:https://bbs.crtslt.com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潮人國際_潮人特色論壇國際版

潮人特色国际版欢迎您

潮人特色论坛国际版

联系我们

  • 工作时间:..................
  • 客服电话:..........
  • 反馈邮箱:...............
  • 公司地址:.................................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潮人國際_潮人特色論壇國際版

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3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