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查看: 186|回复: 0

[转载sp小说] 当爱已成往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3-9-16 21:46: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啪”随着一声清脆的响声,一根折断的藤条被狠狠的扔在了我身旁。屁股上的疼痛侵蚀着我的每一根神经,可是我顾不得身后的疼痛,回头看着一脸愤怒的章羽丰。第一次从他的眼里读到了恨,是的,那是憎恨的眼神,他恨我。9 _9 K+ p# b2 R; w% G
    “我说过如果你背叛我,我会消失在你的世界。”留下这句话以后,章羽丰摔门而去。而这句话也一直回响在了冷冰冰的房间里。  y0 O& Y. ~! m% }# H
    我猛的坐起身来,打开床头灯,好久没有做过这个梦了。环视着熟悉的房间,慢慢的躺下身来,随手拿起床头柜上的台历。原来是今天,两年前的今天正是章羽丰摔门而去的日子。为什么这么久了,还能清晰的记起关于那天的每一个细节,甚至连做梦都这么的真实。
) h$ L: s, x" |8 z0 w. J    睡意全无的我打开了电脑,登录上了那个沉寂了很久的QQ号。本就没有几个人的好友列表里,头像清一色的灰色。可是已经找不到那个熟悉的名字了,看来是真恨啊,连QQ都拉黑了。可是面对这样的恨,我却连解释的机会都没有。
) S5 t! b  o4 @1 i+ b5 p+ _  F    一条验证消息闯入了我的视线,呵呵~!原来在这大半夜里不是我一个人失眠,随手点下“接受”。这半夜里派个人来陪我解闷,就当是老天对我的眷顾吧。
, Z) T1 u( T, Q1 L" k+ \    “这么晚还没睡的,一看就知道是没人管教的疯丫头。”随着企鹅的跳动,传过来的是这么一句别开生面的消息。
5 ^8 w/ D; h  g# G" h    “既然是疯丫头,又何须要人管。”随意的敲打了几个字过去。
: {( T3 U6 S- g* R# c    “疯丫头,做我的贝贝,从今以后我来管着你。”, c2 R! v2 f" b* _/ Q8 a, d7 ~. N$ d  R4 M
    “……”' a! K& H/ p, J/ ?
    “就这么定了,现在马上去睡觉,明早九点准时上线给我报告。”4 F. M+ r' A& y  a- e1 P
    “这位大哥,你在梦游吧?”我实在是想不出别的理由了,大半夜的还嫌我失眠不够啊。
0 Q& R' {2 Y& r+ k1 j    “我以身作则先去了,你马上给我睡觉。”留下这句话以后,唯一一个亮着的头像也变成了灰色。
1 S+ Q1 v7 }: ^" ?. R$ {0 M    把电脑放在床头,静静的躺在床上。回想着刚才的两句聊天记录,这样的感觉好像一个人。四年前的章羽丰也是这样,两句话就把我变成了他的贝贝。, O8 d" V) v, w/ y
    四年前的我刚刚走出大学校园,在激烈的竞争下进了一间公司。从此过上了上班族的生活,还算是比较惬意。除了上班泡吧以外,我便喜欢深夜里在网上逗留。因为我喜欢SP,可算是天生的小贝。所以我喜欢夜晚在网上游弋在这个天堂里。可是身为贝贝的我却没有想过要找一个主,毕竟对我来说我潜意识里还有太多恐惧。9 u6 ]7 \! u7 ~
    可是就在那么一天,一个极度强势的人只对我说了两句话,就轻而易举的把我变成了他的贝贝。他就是章羽丰,一个用命令式语气告诉我,从现在起是他一个人的贝贝的男人。* a4 S" z/ a) G; ~- H9 n! f1 P4 c
    我也不知道是哪一根神经出了问题,就这样变成了他的贝贝,让他走进了我的生活。白天工作,晚上泡吧。其实我和他相处得最多的也就是白天工作的时候挂QQ那点时间,BANNED的时间我都挥洒在了纸醉金迷的世界里。并不是我有多喜欢这样的日子,而是因为只有这样的日子才能让我麻醉自己。% u5 u/ v: X. O9 x$ ]
    我和大多数贝贝一样,都是极度没有安全感的女人。我过着这样的生活只是因为麻醉了自己,才能保护自己,才能让自己永远都不受到伤害。可是我又那么的渴望拥有关爱,拥有一份属于自己的温暖。. @% n' d1 w$ p, Z; A
    章羽丰如同一个天使一样走进了我的世界,虽然用天使形容女人远远要比形容男人来得恰当,可是我还是想这么形容他。因为他一点一点的带给了我阳光,让我觉得原来我也可以拥有这样的一份爱。, i- ~: P+ e, }
    终于在他第N次告诫我让我不要去酒吧以后,我第一次感觉到章羽丰的怒气。电话里传来了他的怒吼,并且伴随着威胁。让我安排好两天后的休息,他会飞来我的城市狠狠的教训我一顿。
. {; a/ f3 g  V# {    接下来的两天时间里,我根本无心工作,因为章羽丰让我安排休息以后便再也没有现身了。想要拨个电话过去却碍于面子,于是只有默默的等待。( s" |: R( B3 t! _" |3 p! E8 w8 J
    “我们之间的爱轻得像空气,而我依然承受不起”随着熟悉的电话铃声响起,我看着那一串排列整齐的数字,却怎么也没有勇气按下接听键。不会他真的来了吧,要是真的来了我该怎么办啊。算了,死就死吧,不至于连电话都不敢接。按下接听键,章羽丰的声音冷冰冰的传过来。
/ E! K* I+ @" T( Q. M' W, h    “怎么,心虚得电话都不敢接了?”5 n( I1 s5 q+ x& H3 c5 M5 T
    “不是,我刚刚在整理东西,手没空接电话。”
& |' I$ v6 Q9 U& A' M1 x3 Z5 k: q; D    “哼~!我现在在XX酒店,501号房间,半个小时以后我要看见你出现。”
' {; M. v7 @' ?  z/ k    “嘟嘟嘟嘟……”
! x* j+ X1 Y  ]  N8 Y6 P    电话就这样挂断了,我一脸茫然的盯着手里的电话。半个小时,大哥你也太高估我了吧,现在正是下班高峰时期。虽然说酒店距离我上班的地方不远,可是路上那车堵得跟排长龙似的。除非我用跑的,不过跟一个第一次见面的人用得着这么委屈自己吗?8 Y- R! S7 n+ D4 x4 \# ~
    五分钟之后,我发现我真的疯了,因为路人都盯着一个穿高跟鞋的美女在路上狂奔。而那个一路狂奔的人正是我。虽然我心里还是不明白,为什么我要那么乖乖的听话,可是我的大脑显然没有给我时间去考虑这么多。因为我的行动证明了,章羽丰在我心里的位子有多么的重要。8 x: \: S( H  K+ o
    当我站在501号房间门口的时候,我已经上气不接下气了。看看时间,还是迟了。顾不得时间了,反正都迟到了,先让自己喘口气在敲门吧。我实在是不想第一次见面就显得这么狼狈。可是想象是美好的,现实真的是残酷的。正当我一个劲的拍自己胸口的时候,房门开了,章羽丰一脸冷笑的站在门口。
3 r8 }9 w( X' ]' K6 J    四目相对的那一瞬间,我真的想挖个洞让自己钻进去算了。章羽丰像老鹰捉小鸡似的,把我拧进房间丢在沙发上。接着递了杯水给我,我接过水杯不顾形象的大喝起来。反正刚刚那么难堪的样子都被看到了,还管那么多干嘛。
. t+ L( }  o  n7 L9 G    “看来你还很清醒,明白自己现在是什么处境。”章羽丰点了根烟,慢条斯理的吐出一句话。
6 T- Z4 `& w: e1 H9 m    “我现在什么都不想说,你让我先歇会儿。”我是真的要歇会儿了,MD,穿高跟鞋跑步还真是累。* `' B& {1 Y4 ~
    房间里安静了下来,我也得以静下来好好的看看面前的这个男人。虽然说视频上看过无数次了,可是毕竟活的还是第一次见嘛。样子和视频上没什么两样,不算英俊的脸上显出很成熟的男人气息。身材很好很结实,看来平时跟我说经常去健身是真的。唯一不同的是,他身上散发出来的那种威慑力是平时视频上没有感受过的。
# C* n# g# y; w2 k  u$ P    “看来你歇得差不多了,打量了这么久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章羽丰略带笑意的话打断了我的思考。3 d7 \* d! D. A0 W( B4 _
    “你放心,本小姐眼睛又大又圆,眼眶结实得很,掉不下来。”听着他说话就忍不住顶两句,看到这么囧的样子就算了嘛,还要故意说出来。
+ S2 A& v  p0 g2 K+ m  |- m; i: R/ E    “你现在尽管贫,想怎么发挥都随便你,不过我不得不提醒你,你最好为你的屁股着想一下。”
* x! b1 X* x" c5 R    “我屁股好得很,长在身上又不会掉。”
5 l8 T  P5 ]% H0 l+ f    “好,很好,有力气顶嘴说明你已经休息得很到位了。”
3 f  F) G# _  D$ ~7 G$ j: {    章羽丰说完起身去把房间的空调开到了最大,然后脱下了外套靠在墙边紧紧的盯着我。我不敢看他的眼睛,这样紧张的气氛让我不得不意识到我和他的关系。
  T  K5 t( }. _    面前的这个男人是我的主动,我刚刚吃错什么药了居然那么肆无忌惮的和他说话。貌似这次他来的目的是要好好的教训我的,天啊~!虽说我已经做了他三个月的贝贝了。可是真正挨打可是大姑娘上轿头一着啊,心里真的开始害怕了。
. i" |- M/ E0 e+ [/ e" K+ V    在我还在思考如何缓和一下气氛的时候,章羽丰灭掉了手中的烟,坐在沙发上把我直接按在了他的腿上。我真的懵了,完全不知所措。虽然在小说里面看了无数次这样的形容,也深知这就是传说中的OTK,可是我还是无法想象自己现在就以这样的姿势趴在了一个男人的腿上。5 W. y6 A) V% W  y# {
    突然我感觉到章羽丰的手伸向了我的裙底,屁股上突然的一凉告诉我,我的裤裤已经被他脱掉了。我现在正光着屁股无助的被按在这个男人的腿上。脸上像起火一样的烫,好在以这样的姿势不会被看到,也免去了我的尴尬。
: e# j# j+ \9 C1 Q    “啪、啪、啪”身后传来了清脆的声音,让我不得不面对,现在章羽丰的巴掌正扇在我的臀上。一下一下的很有节奏。
6 I2 B* A! M; o' D    刚开始的几下我还能忍着,可是渐渐的我开始觉得屁股上火辣辣的疼。章羽丰什么都没说,专心的用巴掌打着。
8 H7 U* ~7 ?# ?, W7 P2 z    我把头埋在手臂中,咬牙忍着疼,连哼都没有哼一声。我不想在他面前认输,我不想让他看见我脆弱的样子。于是房间里除了巴掌的击打声以外,没有了BANNED的声响。& B! |, m; ~8 [: F- f
    不知道章羽丰打了多久,我只知道屁股上的热浪一下盖过一下。现在屁股上的颜色应该和我脸上的颜色成了正比,红得发烫吧。真的好疼啊,还要打多久啊?难道他在等着我开口求饶吗?
0 y, @  g" \: c' s' g    终于,章羽丰停手了,我想要伸手去摸摸我发烫的屁股,可是被章羽丰一把手按住了。随着屁股上又狠狠的挨了一巴掌。
+ b4 X, R4 u) v, }    “易可一,把手给我收好了,不要让我再看见你试图摸你的屁股。”第一次听见他叫我的全名,可是声音却是那么的冰冷。
* k# Y& I$ |0 w4 T8 x0 A, z    “现在给我起来到墙边跪着,好好的反省一下你做过些什么。”冰冷的声音再次从头顶上传来。
8 v, }, i9 w4 G% P) |- r4 z    不知为何,现在的我没有了顶嘴的勇气。唯一能做的就是按照他的指示到墙边跪下。可是我反省什么?我不认为我有做错什么,我喝酒泡吧有什么错。我只是选择那样的生活方式而已。我知道这样是在伤害自己的身体,可是身体上的伤害比心灵上的伤害好多了不是吗?身体上再疼,过一阵子好了,就会忘记了当时的疼痛。可是心上的伤口呢,一旦有了就一辈子都好不了了,那样的疼会一直的记在心底。我天生是个没有安全感的女人,我玩不起,我宁愿不要碰。
4 a# R+ L- B" x& t    不知道过了多久,章羽丰的声音在背后响起“20分钟了,反省到些什么?刚刚打你的只是预热,只是让你感受一下。接下来的才是真正的惩罚。”
$ I% a, c5 e5 M# Q0 e    “我实在是不知道要反省些什么,你要罚就罚吧。”: [) M2 F& d+ |# h( U7 V+ q4 d
    “好,这是你说的,我今天会让你知道你需要反省些什么。”8 Z4 {0 B+ I, d, C4 m% g
    我再一次的趴在了章羽丰的腿上,当巴掌再一次落在我屁股上的时候,我才知道什么叫疼。原来刚刚他真的只是让我感受一下,现在的疼,每一下都让我无法忍受。
. R5 @* Y6 U5 `/ ?8 U% t" A$ g4 I  {    “报数,200下,如果你挨完了还不知道要反省些什么,那么我们再继续。”
+ D* |. X, W* H. C0 i4 {    伴随着章羽丰的这句话,一巴掌重重的打在了我的屁股上。好疼好疼啊,我忍不住轻哼出声。口中还艰难的报出了一个字“一”, v0 k: c1 P3 l- ~. ]+ w" }
    “啪”“二”我的上帝啊,打PG是这么的疼。" k7 O3 M& P/ A! \) w
    “啪”“三”章羽丰你诚心的啊。
" f# z, ]( |6 Z    “啪”“四”怎么会还有196下。
4 E- Z7 \3 B$ n! d$ p6 N) K! [# q    “啪”“五”就这样打死我算了。
$ X: t* z3 H+ f2 _  A4 X    章羽丰的巴掌没有丝毫的留情,我也没有认输的迹象。只是随着一声一声的报数,我心里的防线在慢慢的瓦解。
: c1 E" J1 s* w! x, o% R    我知道我忍不了多久了,疼痛让我不得不开始思考。可是我依然倔强的忍着,不知道是不想输给章羽丰还是不想输给自己。
+ Z; ^7 F- `5 w% T    “啪”“一百”终于打完一半了,我也真的忍不住了。
% t2 ~% j8 K0 _' H/ o    “有没有什么想对我说的?如果没有我们就继续。”: @6 N) D/ u, R
    沉默……
* {4 O, _  d: f    章羽丰等着我的回答,可是我倔强的不肯出声。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明明疼得要死,可是却什么都不愿意说。2 \+ t9 [+ m* S; p9 m
    “啪”好响的一声巴掌落在我的屁股上。看得出章羽丰被我激怒了。
/ x$ Z+ g; t7 q; a. c2 ^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章羽丰的巴掌连续的打在我的屁股上,他没有再等我报数。只是一个劲的打着,好疼,好疼。屁股像是快要裂开的感觉。) n, ?; J( }4 @/ Z4 M- `7 P+ C- b& N
    “啊!好疼,不要再打了。”我终于喊了出来。
: P( L, G. D+ G8 j' q" n    章羽丰停手了,他用手轻轻的帮我揉着。我想我的屁股肯定已经惨不忍睹了,因为就算是这样轻轻的揉着,我也觉得火辣辣的疼。
! C, w( T  l, H" j3 x    “可一,你怎么就那么倔啊?你真的以为我这样打你,我不心疼吗?”不知道是不是我疼得出现幻觉了,章羽丰的声音怎么突然变得这么温柔了。
# ^' z& s: K: z0 T/ D! v4 V    “我知道你害怕受伤,可是你也不能天天过那样的日子啊。”这是章羽丰在说话吗?有种暖暖的感觉呢。
1 x/ G6 s( u3 d2 _& c1 h0 `" S    “以后我会保护你的,绝对不会让你受到伤害,答应我好好照顾自己好不好?可一”我有些迷糊了,这是刚刚那么狠打我的人在和我说话吗?
1 U8 N+ J' j2 r; d    耳边响起章羽丰一句又一句的话,我觉得应该是我在做梦。不然我怎么会看见天使呢?天使在帮我揉屁股呢,好像天使揉过之后就不那么疼了。
+ @' E( \- n' M- a  z    慢慢的我睡着了,我知道章羽丰一直在帮我揉着我红肿不堪的屁股。耳边一直回响着章羽丰的声音“我会保护你的。”
) L0 d! j/ V3 p. ~! A- ]    “我们之间的爱轻得像空气,而我依然承受不起”电话铃声的响起我才发现居然都早上九点了。接起电话让同事帮我请了个假,今天这种状态我估计我是没法工作的了。
4 J+ m: p" `# [: k  H    怎么会想他想了一个晚上,都两年了还不死心吗?我在心里追问着自己,可是却永远都没有答案。其实我知道我不是不死心,我是不甘心。虽然这两年来已经很少接触SP了,可是一到晚上还是会不经意的想起。5 n* j+ D' W+ X/ |
    还是不要想那么多了,睡会儿吧,一晚上没睡现在补补眠也好啊。拿过床头上的电脑准备关机,突然间又看见企鹅在跳动。2 K. T  |+ }# R6 A# w6 ]2 C
    “疯丫头,在线上怎么不主动向我报告?”天啊,昨晚的梦游大哥。+ g* ?8 a7 q8 N5 Z( v( R
    “我一晚上没睡,没空陪你玩,下了啊。”发完这条消息,关掉电脑。倒头把被子盖过头,想要好好的补个眠。6 ]+ n: T$ B& @
    是夜,窗外下着暴雨还伴着阵阵的雷声。这样的天气是适合睡觉的,可是那惊人的雷声却又似在扰人清梦。不过这对于我而言没有任何的影响,我唯一所担心的也是那微乎其微的可能。听说有人在打麻将的时候在屋里被雷劈死了,我没那么好的运气也被雷劈到吧。
! {/ D+ z( C  [$ m    捧着我心爱的电脑靠在床头,如果雷真的劈进来,是劈到电脑呢还是劈到我啊。我觉得自己最近的想法有些离谱,有时候让自己都忍不住想笑。难道是最近都没有和姐妹们泡吧了,精神上的突然空虚造成的异常反应。
6 H* Z: Q8 ]0 a2 r+ V! d) Z9 @. j    “难得看到你居然比我早上线。”QQ传来的消息扯回了我的思绪。1 o0 J) N1 u# H, Z4 ?. F  {0 Z% ]5 p1 _
    “最近有些累了,回家得比较早而已。”随意的敷衍着梦游大哥。
7 S  S! P5 L( J, K: Q( w* v4 S    “看来我的教育没有白费,把我们疯丫头的性子都改了。”梦游大哥还是那么自以为是。
+ T; c' K2 `9 ~6 `+ i' Z% G- S    “呵呵~!随你怎么说吧。”我有那么一点点无语# O9 o- A4 x7 e  u- F2 S+ N
    “疯丫头,你最近是不是在想他啊?”梦游大哥突然冒出来的一句话让我有点措手不及。
& v4 H$ E) f, c    聊得久了,觉得梦游大哥比较投机,自然而然的也告诉了他一些我过去的故事。可是我真的没有想到他会突然问这么一句。我是真的不知道怎么回应他这句话,一来是因为他真的说中了,二来则是不想再提了。于他而言,知道一个大概,让他明白我不会再打开心门就够了。BANNED的,连我自己都还没有足够的勇气去回忆。/ m) _$ Q% e8 m7 k% Z) L
    “……没,只是累了。”我委婉的回避的话题。6 k0 m9 T0 x* n" C7 _$ Y/ P
    “心结终究是要打开的,我看得出来你最近的反常是因为在想他。”梦游大哥的话击中我的内心。- t: W9 Z; Z0 q* q0 Y/ U) s$ ^
    “我……不知道。”我有些不知所措。8 H1 T. u% _" [4 ?( T$ B/ @
    “不甘心就去找答案吧,不要苦了自己,你这样我心疼。”梦游大哥今天出乎意料的话让我有些慌了神。
, Z& B% c3 R% a5 F" X9 D8 j/ i. A    “明天还要上班,我想先睡了,你也早点睡吧。”发完这条消息,我关掉了QQ。
7 B$ X( L8 K1 m" X4 X  b, H$ q5 h    不是我想要故意去逃避什么,只是这两年来,我都已经尽量让自己恢复到以前的生活了。虽然心里是有不甘,是有疑惑,可是我都默默隐藏着。我只是不想再回想起当时的心疼,不想再碰触心上的伤口。好不容易结的疤,再撕开是怎样的疼痛。5 @% o6 b. ^+ a3 y6 F! ^4 v
    越是不想却越是容易想起,最近章羽丰的影子在我大脑里出现的频率已经要超负荷了。不知道是因为最近频繁的接触圈子里的人,让我对SP的怀念使我想起他。还是因为梦游大哥一点一滴的关怀让我想他。
* _5 ^2 {3 L( [( p+ W    我暂时不想去想我是为什么会这么想他,我现在只是很清楚的知道一件事情。那就是脑海里他的影子已经影响到我的工作了。不仅工作表现有失水准,就连写出来的报告也是错误百出。
0 s8 d$ |* f( i2 V4 N+ `1 I    今天再一次被领导批了一顿,灰溜溜的从办公室走出来,我都有些想要发狂。坐在椅子上无精打采的盯着分析表,脑子里被这些数据爬满了,可是却没办法静下心来整理。把分析表丢在一边,打开QQ,我决定要让自己放松一下。
+ X# a0 p( V- Y2 C) m! q9 E. r    “梦游大哥,你在啊?”看见他在线上,心里没由来的平静了下来。
' C6 J5 `% q' h; Z3 D8 @    “跟你说了多少次了,不准这么叫我,我看你这个丫头就是欠收拾。”梦游大哥再次抗议我对他的称呼。
* M  ^' Y' {+ \0 X* T0 }: s  |    “我今天心情不好,做错了好多事情,确实是欠收拾,晚上出来实践吧。”我不假思索的打出这么一句话,连我自己都吓到了。8 u- g2 W( J& V/ l0 f( n- L; t
    “你认真的?”等了好久梦游大哥才回了一句,估计他也没料到我会这么说。: ]# X/ X3 G, ^) c& K- }
    “当然是认真的了,139XXXXXXXX,我电话,下班的时候打给我吧,我继续工作了。”既然话都说出口了,我也没想要反悔。反正都是一个城市的,又聊得那么投机,见面也是迟早的事情吧。* R. R  r$ `4 n$ b/ u
    凭女人的第六感,我觉得梦游大哥绝对是个好人。这个感觉一般没有出过错,所以我也不再去想晚上见面的事情。现在最重要的是把手上这份分析表重新整理好。于是我又开始埋头于各项数据中。0 B: E1 Z7 s8 ]2 _! C. S3 u' K: z
    酒吧里的人头窜动,今天不是周末生意却出奇的好。我拿起一瓶酒坐在角落里,看着姐妹们在台上卖力的扭动腰肢。今天的我有些安静,没有心思和他们一起疯,甚至都有些觉得这里很吵。. W7 F4 p/ |  h% p
    放下酒拿起提包,跟姐妹们打了声招呼。走出酒吧深深的吸了一口相对而言还算清新的空气,随手拦了辆出租车回家。才十点钟,这个时间对我来说确实是早了一点。不过今天确实有些反感酒吧的气氛。) \5 t3 @  }2 s8 n  U% J
    洗了个澡躺在床上打开电脑,刚一登上QQ,就传来了标准的消息提示声。" E" N4 h3 y3 I
    “疯丫头,以你的作息时间表来说,现在上线是不是太早了一点?”梦游大哥的消息如期而至。2 i, C7 d8 R, T3 K! M
    “还好,今天有些累早点回家了。”自从不久前认识了这个梦游大哥以后,自然而然的也变成了聊友。
! @/ c/ g1 x  n3 i2 @( s    “疯丫头,不要在一天到晚的泡吧了,听到没有。”虽然被我N次拒绝,不过梦游大哥还是把自己当成我的主。$ n7 a$ P( a2 z7 W! Z) K9 G* C9 V
    “我自己的事情自己知道。”不是我要漠视别人对我的关心,只是不想在打开心门了。/ n) x5 U. F& Z6 @' a' r
    “疯丫头,我会保护你的,不要过这样的生活了。”
# x& Q3 Q. `) |. l  x2 ?7 Q    “……”
9 }! q8 l; [' Z( E1 A    “我今天很累了,想要早点睡觉,先下了啊。”我手忙脚乱的敲完这几个字赶紧关掉了QQ。
4 c# q  M2 u8 ~, s% k    我不想听这句话,不管是不是逃避。这样的一句话让章羽丰的影子莫名的出现在我的脑海。如果说一点都不会想起那简直就是在骗自己。
0 u/ l8 |' Z$ N6 j    自从被章羽丰狠狠的收拾过一顿之后,我真的很少去酒吧了,基本上可以说是不去了。所以我也没有再为这事挨过揍,但是BANNED的毛病还是常常让我的屁股遭殃。所幸的是我们不在一个城市,不然以章羽丰的话说就是我肯定天天都会挨揍。不过呢,多年的习惯也不是说改就能改过来的。虽然我听话的按照章羽丰说的去做,可是有时候还是会惹他发毛。
6 i& W+ K' p' ~0 z6 T    章羽丰不要我去酒吧喝酒嘛,可是同事聚会没说不让啊。于是在一天的部门聚会上,我豪迈的风采就展现在了酒桌上。男女对战的场面开始了,话说我们这一帮女同事都不是省油的灯,再加上女人自带三分酒。我们公司的男同事还真不是我们的对手。
7 @5 h/ m' x8 a1 u+ W& O; ~# `    头晕晕的回到家里,很久没这样喝酒了,酒量好像下降了。倒在床上想要歇一会,胃里却翻腾得厉害。打开手机想看看时间,正好接到了章羽丰打来的电话。
8 x- p9 \# a0 L' t3 Y: f0 j8 M2 s    “可一,聚会完了吗?有没有到家啊?”电话那头是章羽丰温柔的声音。
% M  c9 R) ?) {    “嗯…到家了。”迷迷糊糊的吐出一句话。
4 G/ X+ @( d8 i6 j# A2 Y8 M    “可一,你喝了多少酒?”章羽丰的声音变得有些焦急了。
7 a- A1 [7 I* t: ~" U# p, t: h    “我没事,喝了一点点,有点累了,想睡觉了,先这样吧。”实在是很困,没力气多说话,随手挂掉了电话。* e) ^0 [9 Y1 h# {
    “叮叮叮叮……”什么东西那么吵啊,伸手摸到了闹钟,闭着眼睛一阵乱按。然后丢在一旁继续睡。& E1 i2 [+ w" H' {3 z( w/ O1 D
    “叮叮叮叮……”怎么还在响啊,不是已经关掉了吗?难得的休息不要吵了。
1 a) [5 r6 g& U; {9 C9 i    “叮叮叮叮……”我受不了的翻身坐起来想要看清楚是什么东西吵醒本小姐的美梦,结果突然意识到这是门铃的声音。谁这么大清早的来按门铃啊,我又没拖欠物业管理费。拖拉着疲惫的身体去开门,站在门口的人直接把我瞌睡吓没了。
: E! ]" X" y, `& @    “你怎么会在这里?你什么时候来的?”我一脸错愕的看着章羽丰" \, J& o; v- {* }0 X
    “我现在不想跟你多说,给你半个小时,半个小时以后我不想看到你满身酒气。”章羽丰边说边走进屋子,顺手带上了门。1 T7 w# I$ [8 S1 V/ J
    我不知所措的站在门口,脑子还没能转过来。怎么会这样?难道昨晚电话里我叫他过来了?可是我记得没有啊,我不会醉得连自己说过什么都不记得吧。我双手按着太阳穴不停的想试图想起昨晚的电话。
+ ^* e& S7 p+ ~4 f    “你还有25分钟,你尽管磨蹭。”章羽丰的声音很低沉的传来,我嗅到了一股危险的味道。! P9 u1 }5 w) Q/ h) A
    我顾不得去想昨晚电话里的对话了,飞奔向浴室。以我最快的速度洗漱完毕以后,我怎么都不敢开门出去。可是这样一直躲着不是办法啊,在加上时间还在不停的走。我咬咬牙一把把门拉开走了出去。
+ }: G1 j) _5 e2 W+ r5 Q+ l    我选了一个离章羽丰最远的地方站着,看着他一言不发的坐在沙发上抽烟,心跳的频率像刚刚跑完了800米。我知道我今天惨了,因为章羽丰的脸色都快赶上包公了。
9 f' H( n1 U; T7 U! J0 Q    “跪下”冷不防的传来章羽丰低沉的声音,看他一边熄灭了手里的烟,一边朝我走过来。我的膝盖就像突然被人把骨头抽了似的,一软就跪下去了。- O8 [+ A# q  q+ {+ i& D2 A0 ?& P
    “你胆子是越来越大了啊?昨天怎么答应我的?”章羽丰走到我面前居高临下的俯视着我。) n' X; l1 d5 p, e2 r
    “你听我说啊,其实是那个……”我真的不知道该想个什么样的理由。
4 H& w/ K) O2 c/ i    “别跟我绕圈子,昨天怎么答应我的,说!”我感觉到章羽丰的语气越来越愤怒了。
" q$ c3 o6 l& |    “能不喝尽量不喝,即使要喝也不超过一瓶。”我跟蚊子似的说出这句话。
4 Z% t" a2 g* a; t" C+ ^    “那你喝了多少?”章羽丰的音量提高了" t# b2 u4 |" `6 C5 e; U. v
    “……我……不知道……不记得了。”我听见自己的声音在颤抖。
5 c7 l8 i' n! R1 Y- e) a' Z    “去把我给你的藤条拿出来。”' F$ \- L+ s7 a% l/ Z4 @9 q
    我抬起头看着章羽丰,我不知道要说什么,我只是很想确定章羽丰这句话的认真程度。可是我从他眼里看到了不容违抗的坚决。
4 r0 t1 q; v" Q5 ]  K2 Z( d5 ^    我站起来走到衣柜面前,犹豫了好久,还是打开了衣柜,拿出了那根我藏在衣柜底的藤条。我以为这根藤条只是章羽丰买来吓我的,我以为它会一直安静的躺在衣柜的角落。可是现在我却只有认命的把它拿在手里。
# V; ?( g2 b- j' @2 W8 z    说不害怕是不可能的,毕竟认识章羽丰以来,他从来没有用除了手以外的BANNED东西打过我。我根本不知道藤条落在屁股上是什么滋味,我甚至连想都没想过。所以现在还没挨打,屁股上就已经有麻麻的感觉了。- C8 `# B! ?* n( {/ V6 C% q8 i
    “你还准备拿在手里观赏多久?”章羽丰的话像一盆冷水一样的泼了过来。
" L5 v" b; n) l8 O+ y, T* e    我以蜗牛的速度走到他面前,然后把藤条交到他手中。我都不敢看他,只是低着头一个劲的绞着手指。4 O: E" N6 `3 [  M
    “裤子脱了,手扶墙,把屁股给我撅起来。”命令式的语气让我连撒娇的勇气都没有。
( b! [% k' @: j( H    默默的转身,把睡裙挽起来,脱下内裤。回头望了章羽丰一眼,他的面无表情让我知道今天这顿打有得我受了。于是我只有照他的话做,手扶着墙,把屁股撅了起来。& X1 R; b" {7 ?6 C! Z5 g1 s) [8 \
    “啪”刚刚一摆好姿势屁股上就迎来了一记,好疼!藤条打在屁股上的感觉和巴掌完全不一样,疼痛都集中在那小指姆粗的一条棱子上。/ |  O; P2 k' w  t$ J! I
    “啪、啪”连着两下打在同一个地方,我疼得跳了起来。手不停的在屁股上揉。& v* O: F9 g3 _' G
    “撅好,刚刚的事情我不想再看到。”冷冷的,没有温度的话让我有些想哭。  `, L% N1 R4 p; L4 w6 \+ s5 x( l) W
    我继续摆好刚才的姿势,心里难受得不得了。我不过就是出去和同事聚会,我不过就是多喝了几瓶酒。用得着这样对我吗?不就是挨打嘛,要打就打好了,我就不信你不会心疼。
2 f$ d/ C, m6 s    “啪、啪、啪”身后的藤条一下一下的抽到我的屁股上,我紧紧的咬着嘴唇不让自己发出声来。努力的保持着姿势,不想让自己显得那么软弱。
; D% f% K. O8 g; Z    “啪”“知不知道错了?”章羽丰很少在打我的时候问我话的2 f8 C+ l( }8 h  C$ u5 f
    “啪”“说话!”
1 v0 O' H  b! F0 e6 }0 X    “我无话可说,你打吧。”我都不知道我为什么会说这么一句话出来,这无疑是更加的激怒章羽丰。
2 l0 B; G0 I# W: U; v" N8 g    “我看你简直是欠收拾。”随着章羽丰的怒吼,藤条也不再留情的落下来。. n, L1 @9 k* e6 {4 l( v0 p
    “啪、啪、啪、啪”每一次的抽打,都让我疼得冒汗。我极力的让自己保持着平衡,可是最终疼痛战胜了一切。我捂着屁股跳了起来,眼泪在眼眶打转可我硬是没让它流出来。" a! l' S. z4 U: x( F
    但我的这一举动明显的刺激了章羽丰,他一把拉过我的双手固定在背后,然后站在原地就开始接着抽。我夸张的扭着身体想要逃开那一次次的抽打,甚至扭得跪到了地上。我以为这样的姿势就不会让我可怜的屁股再受到责打,可我简直是大错特错了。/ O! l: o( [" w7 G4 s' T4 F
    章羽丰一把抓起我,把我拧到书桌旁边,一把把我按在书桌上。双手无奈的被章羽丰压在背后,屁股再次高高的撅了起来。随着屁股的撅起,藤条也随之而来。
) c9 q' y0 G" F8 e7 C* y    “啪、啪、啪”“你长本事了啊。”; h1 E7 ^$ {' {% P
    “啪、啪、啪”“我治不了你了啊。”4 \  ~( u! M2 K3 I
    “啪、啪、啪”“你再躲啊。”7 w; ~, V' l7 C2 N
    章羽丰一边打一边教训着我,我疼得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了,只是任凭藤条一下接一下的落在屁股上。" E8 T/ _1 P" H# W0 @- C1 h9 Y- Z3 D) `7 A
    “啪、啪、啪”“你再跟我倔啊。”2 s2 B5 y0 H  b- u1 x7 \) E/ D
    “啪、啪、啪”“你再跟我死撑啊。”
" N5 F1 y  f: ?    “啪、啪、啪”“好好问你话你不答。”
0 l9 R/ }! r7 j    屁股上的疼痛一下盖过一下,我真的连死的心都有了。我知道他在等我认错,在这样的疼痛下,我还有什么赌气的资本。我什么都不想了,我真的好疼好疼,我只想让藤条停下来。- e9 l' u9 U  o/ ~. r$ T* h# V& N
    “我错了,我错了,我知道错了,不要再打了。”我低声的喊着。
3 d: N* Z: K# J& B6 [& I5 x    藤条停了,可是屁股上的疼痛还在蔓延。我趴在书桌上喘着气,想要回头看看章羽丰,可是却没有力气了。! h) D. ?- B! V
    “说,哪儿错了?”章羽丰的声音还是那么严肃
, ~/ V9 J7 d2 _. |& T    “明明答应了尽量不喝酒,结果还让自己喝醉了。”我虚弱的回答着。! X  T  ~8 o( c8 o" e+ `
    “还有呢?”章羽丰没有放过我的意思
$ r  ~7 J: k+ i    “刚才不该顶嘴,不该赌气。”为了不再挨藤条,我细说着自己的错误。3 b( T: D2 m- ?0 T
    章羽丰的手轻轻的抚上了我早已惨不忍睹的屁股,这样的轻抚告诉我今天的惩罚结束了。他轻轻的帮我揉着,可是不论他的动作有多轻,我还是觉得疼得不得了。
8 a, ?8 g1 K: ?2 A5 z/ J7 ]    “可一,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担心你,昨天跟你通过电话以后,你迷迷糊糊的挂掉电话就关机了。我真的以为你出事了。”章羽丰心疼的说着% _/ E9 G6 f4 e9 E5 `9 l
    “什么?我关机了?啊~~~~”我惊讶的跳起来,牵动了屁股上的伤,让我大叫出来。
: j( c1 X! e  X& P8 _, }    “你干什么这么激动,还嫌没挨够啊?”章羽丰边说边把我抱到床上让我趴着。
$ v. a8 F" R/ @' P    “不是的,我没有关机啊。”我边说边在床上到处翻手机。/ w5 w& [7 E% h/ E, x
    好不容易把手机翻出来,一看,还真的关机了。怎么开都开不了,赶紧换了一块电池。结果一开机一条一条的信息提示音就响个不停。我把手机拿到章羽丰面前,委屈的嘟着嘴。
8 e# F3 m2 O5 ?% q  m    “这哪是我关机,明明就是没电了嘛。”我好委屈得看着章羽丰% a3 ~& ^4 ]! M
    “哦。原来是没电了啊。”章羽丰边说边笑了起来。
; X4 U  d5 t9 A    “哇~~~~你还有心情笑,刚刚打得那么狠,我冤死了。”我委屈的大哭起来。: o3 f8 G5 q9 ]* P$ `, }& b0 z3 h
    “你冤个P,喝得烂醉还敢喊冤,屁股还不够疼?”章羽丰边说边举起巴掌朝我屁股移去。
' o/ X( U1 z1 v+ a& [" Z3 K! y    “不要打不要打,我知道错了,我再不乱喝酒了,更不会让自己喝醉。”我惊慌的喊着,生怕章羽丰再让我的屁股雪上加霜。
. T3 v( }4 P; Q5 R% Z1 ?5 J    章羽丰的巴掌轻轻的贴在我的屁股上,小心的帮我揉着,眉头不经意的皱起,眼里的心疼表露无疑。我伸手摸着章羽丰的眉头,把那些皱起的担心一下一下的抹平。我知道他是真的心疼我。
% ?# K# ], u  j    “可一,以后不管什么原因都不要再这么喝酒了好吗?万一你喝醉出事了我怎么办?”章羽丰温柔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7 p$ B, _5 V5 v% `
    “我不想你再回到那种以喝酒来麻醉自己,保护自己的日子。因为我会保护你的,跟我在一起你不用再害怕。”我傻傻的听着章羽丰继续说。
) Z* _, {# ^1 I3 j    “也不要再让自己的手机没电了,今天打你虽然不光为这事,可是还是要跟你说声对不起。”什么?章羽丰居然给我道歉。我简直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2 ?) c2 @  d7 _0 I* k
    “可一,为了我,好好的照顾自己好吗?”章羽丰一脸疼惜的看着我。
$ S# X1 a4 x2 R+ c" z% H) V    “羽丰,我答应你,不会在让你这么担心了。”我边哭边说。# b- _2 j' O' D' G! ?' |
    章羽丰躺上床,一把把我搂在怀里,小心的让我趴在他身上。不知道他从哪里摸出来一盒药膏,轻轻的帮我涂在屁股上,凉凉的感觉让我不再那么疼了。2 R8 J3 E0 B  \- i
    “这是什么东西?”我一边擦干眼泪一边问。- s9 A5 {' e( z4 c3 B
    “薄荷膏,给你擦擦就没那么疼了。”3 t. U  _/ x% t& [
    “我家里什么时候多了这个东西?”  H+ h5 s4 i8 M- B% F4 @
    “我特地买的,因为我知道这次会把你打得很惨。”章羽丰笑笑的说- \7 M, N1 N( ?4 ^: }, Z9 _8 D* N0 [+ s
    “哦~~~原来你就是抱着要狠打我的心来的。”我有些生气的别过头。. E8 f& [7 B. {! Q0 N
    “傻丫头,我不是在乎你,担心你的话,我才懒得管你,我还打你个什么劲。”章羽丰有些无奈的摇摇头。+ V+ E* Q0 ^. J6 @" c* v
    “羽丰,对不起,我不会再让你这么担心了。”我抬起头看着章羽丰,眼泪又有开始要泛滥的趋势了。
8 g+ w5 c9 d7 R    章羽丰用手抬起我的下巴,吻落在我的眼睛上,吻干了我的一滴眼泪。我双手环过章羽丰的脖子,主动献上了我的双唇。深情的吻着彼此,直到我们都开始喘着粗气。
; F: X1 g# T# a; @: e    “可一,药还没擦完呢。”  U$ i8 q5 j1 E& a# r! c5 E
    “一会儿在擦嘛。”6 N2 k) M: D6 h& t0 S
    “那你屁股不疼了吗?”
/ S6 d5 r" Z- }: Q# q8 \* v    “你想办法让它不疼呗,你打的嘛,你要负责安抚。”
/ e1 F9 v2 H: Y( f    “那好,宝贝,你在上面吧。”
$ j4 X& F/ R7 N, R* t    于是,章羽丰说完把我抱在了他身上……
! T3 r  i* ]( }9 h( A! }' I    (全文完)
) m, w0 f3 }. G) o4 d' `5 V8 q% f$ D: m7 Q: R* T0 b* d
潮人特色国际版欢迎您的光临:https://bbs.crtslt.com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潮人國際

潮人特色国际版欢迎您

潮人特色论坛国际版

联系我们

  • 工作时间:..................
  • 客服电话:..........
  • 反馈邮箱:...............
  • 公司地址:.................................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潮人國際_潮人特色論壇國際版

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3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