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查看: 75|回复: 0

[资料分享] 无心插柳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3-9-12 13:22:37 手机浏览器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潮人國際特别提醒
新用戶在升級區發帖註意事項:
所發內容與論壇各項愛好吻合
禁止一圖一貼或系列圖拆散發帖
禁止殘缺不全文或一文分段發
帖子標題需清楚明了

論壇所有問題大多可看公告解決
切勿下载任何陌生用户提供的陌生APP更勿裸/聊!
早会过后,我回到办公室,一边打着哈欠一边给自己折腾了一杯咖啡喝。

被调到市场部门当经理已经是第二个月了,但我还是有点不太适应这边略显忙碌的工作节奏。想了想今天还要修改两个推广计划,现在头都是大的…

都说人过了四十岁才会感觉到自己老了,我这刚三十的人怎么也这样呢?

就在这个时候,有人小声的敲了下我的门…

“谁啊,请进吧”,我简单的应了一声,向门口看去。

进来的是魏丹丹,我们部门的线上推广专员。在所有我们部门的人里面,对她的印象还是挺深的。人长的标志也还算会打扮,染了褐色的梨花头,今天也穿着身上浅下深的标准职业装。记得她刚从学校出来没几年,之前也算是半个互联网圈里的,一个风趣干练的小姑娘。

“丹丹啊,你有什么事么?”看她进了门却没有说话,我主动的开口问了。魏丹丹看了看我,眼神有点古怪,然后没说话,又把头低了下去…

我这就有点不明白了,难道是和同事的沟通出了问题,想要告状却开不了口?她小步的往前蹭了蹭,猛地抬起头,张了下嘴,却没有发出声音。

“有什么不好开口的吗?出了什么问题?”我一只手端着咖啡,慢慢的向她身边踱了过去,这么吞吞吐吐的,不像她的风格啊。

“我,我……我这周又把项目编号搞错了…”魏丹丹一边说着,一边小心的咬着自己的下嘴唇。

啊哈,这么一回事啊。我确实记得自己上周强调过这件事,结果她又给搞砸了,难怪这么不好意思。

“那你还不快去跟老刘说说,把数据库里的信息改回来?”我说。

“我…我说过了,现在已经都订正好了。”丹丹急忙道。

哦…

我,我忽然不知道这话该怎么接了…她自己发现了工作的疏漏,自己又去完成了订正,明明是万事大吉,还来找我汇报什么?

我有点懵逼的看着她,只好笑了笑,说:“那不是挺好么?”丹丹似乎对我的反应不是很满意,眨了眨眼睛又摇了摇头,然后忽然一脸绯红的开口说道:“那个……我…我记得…您说,谁再搞错项目编号……就……”然后她深呼吸了一下,继续说道“就要被打屁股……”

我有点不太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魏丹丹的这句话完全的超出了我的预料之外。仔细的回忆了一下,上周的周会我似乎是说过这么一句话:

“项目编号都搞错的这种低级错误,你们以后谁再搞错了就要被打屁股,听到了没有?!”但是眼前的这位少女该不会是当了真了吧?!

场面一度十分的尴尬,她低头盯着自己的高跟鞋,而我则不知所措的看着天花板……

但这样下去毕竟不是办法,这场面要是我处理不好的话,也不能算是一个出色的管理者…当然最关键的是,我其实一点也不讨厌这个话题。

毕竟,和眼前这送上门的小美女聊两句私密的荤段子,谁会讨厌呢?

“哈哈,这样啊”,我叫她在旁边的沙发上做下,然后问道:“你小时候在家挨过打么?”

魏丹丹稍微有些紧张的坐在了沙发上,没敢正眼看我,小声回答说:“挨过的。”“哦?说来听听吧?”我饶有兴趣的喝了口咖啡,坐在了自己的办公桌上。

“小时候我妈管我的,她对我的学习成绩要求特别高,一般要是考试成绩达不到要求,我就要挨打…”魏丹丹咽了下口水,我可以清晰的看到她已经脸红红到了耳朵根,甚至额头都开始冒汗了。

我没有打断她,而是哦了一声示意她继续说下去。就这样,她竟然慢慢的说了起来……

“我记得打的最厉害的是初一的那次期中考试。”…… “因为刚刚升初中,我好多课程都有点跟不上,期中的时候数学就考了67分。这个分数别说我妈了,就是我自己都吃了一惊。然后…然后那天晚上,我妈把我按在床上,拿家里的大木尺狠狠地打了我一顿。”

我可以看到魏丹丹的侧脸已经红成了西红柿,两只手也在在摆弄自己的指甲,别提多可爱了。所以就忍不住想欺负下她,继续问了起来:“你妈打的你屁股的时候,要脱裤子么?”

她听了以后似乎浑身一震,然后轻轻的吐了一口气,喃喃的说:“是的…啊…我喜欢穿裙子,所以…一般都是被掀起裙子…脱……掉了打的…”,她继续说道。

果然,可爱的反应。

大概是眼前的女孩的反应太过有趣,不经意之间,我也开始想入非非了。我几乎可以想到她被她妈妈按在床上,掀开裙子脱掉内裤,然后一尺一尺挨打的画面了。想象到她在床上不顾形象的挣扎,想象她刚开始发育的下体,想象她雪白色的屁股如何慢慢变成红色。慢慢的,我的呼吸也开始急促了起来…

回过神的时候,只见她的一双大眼睛正透过刘海望着我,轻声的问了句:“赵总…我,我今天挨打,难道也要打光屁股么……?”

她的这句话问罢,我慢慢的确认了,眼前的这位女孩既不是傻到天真,也不是想要来和我聊骚。她只是单纯的而且近乎狂热的,期待着被打屁股这件事,仅此而已。

虽然我对“打屁股”这种性癖没有什么执着的爱好,但是我也着实没有排斥的道理。我扫视了一眼穿着深蓝色短西裙和轻薄黑色连**的魏丹丹,腰臀腿一线凹凸紧致,可谓是身材极好。能就这样看到她的光屁股,甚至是打上去,未免也太幸运了吧?

“没错,我之所以问你小时候的事,也是想跟你明确这个规矩。”于是,我冠冕堂皇的朗声道。看了眼手表,时间还很充分,于是轻声咳嗽了一声,道:“那事不宜迟,我们这就开始吧。”

听了这句话,魏丹丹一脸难以置信,但是又充满兴奋的看着我。

我都忍不住想要提醒她注意一下自己的表情了,这哪是即将迎接惩罚的表情啊?“你过来,把裙子脱掉,然后上身趴到我的办公桌上。”我从桌子上站起来,对她发布了第一条命令。这时候我才意识到,自己的分身也已经高高竖起,把裤子前方都顶了帐篷起来。

魏丹丹明显没有注意到我身上的变化,她轻轻的点了下头,就一边脱掉了自己的高跟鞋一边站了起来。她把鞋子整理了一下放在沙发边,然后一步一步的向着桌子侧面走去。当她慢慢靠近我的时候,我几乎可以看到她的身体在不停的小幅度颤抖着,小嘴一张一合的吐着热气。

她伸出手,从侧面一口气拉开了西裙的拉链,然后轻轻弯腰把裙子慢慢的褪了下来。在黑丝**的包裹下,一双美腿和那淡蓝色内裤也遮掩不住的翘臀赫然的出现在了我的视线里。她整理了一下裙子放在桌子边,然后上半身深深的趴在了桌子上,这景象几乎让我喘不过气来。

因为桌面不算高,所以她在这个姿势下,屁股是自然而然向上撅起的。

从我的视角,可以清晰的看到她两腿之间的内裤布料已经湿了一大片,甚至连大腿内侧的丝袜也已经潮湿了。这才刚刚聊了几句就已经如此兴奋了么?这么下去,大概稍微刺激一下就要高潮了吧。

好像是注意到我的视线,魏丹丹哼唧了一声,使劲的把大腿并了起来,然后说:“赵…赵总,开始吧……”我感觉又好气又好笑,只能猛地喝道:“干嘛呢,把腿张开,屁股好好撅起来。”

听我这么一说,魏丹丹只好把腿又慢慢张开,然后身体向前屈,把那翘臀又向上翘起了几分。我走上前去举起手,猛地向着她的左边臀部的最高处狠狠地抽打了下去。只听她闷哼了一声,似乎是好不容易忍住了没叫出来。随后,我又向着她的右臀峰扇下了下去,我可以清晰的看到她猛的抖动了一下。

就这样,我隔着**在她的屁股上左右开弓打了十来下。小姑娘的臀部生的紧致,哪怕透过丝袜和内裤的布料,也能感到弹力十足,这一下下的打的甚是过瘾。魏丹丹则是服从的的撅着屁股迎接了每一下的击打,她呻吟的声音也慢慢的开始变大了起来。

“下面开始正式的惩罚。我会打你一百下光屁股,以后不许再犯这种错误了,听到没有?”

看了看趴在桌上这位兴奋的发抖的女孩,这句话说出口,我自己都不信。

“好……好的……”随后,只听她喃喃的用带着一丝茫然的口气应了一声。

我也不犹豫,将手直接伸入内裤和**的松紧带处,然后慢慢的将它们一并褪到了魏丹丹的大腿处。当内裤的布料将被扯离她那湿透的私密之处时,一股潮湿的热气四散在了周围的空气之中。她那略微泛红的雪白色的臀部,还有已经泛起水光的濡湿之地都完整暴露在了我的面前。面对此情此景…要不是我还有着一丝理智,我大概已经解开腰带,直接扑上去了吧。

“丹丹,你这是怎么一回事啊……羞不羞?”我明知故问道。

“赵总…你好坏啊,…我,我只是…那个……”女孩头也不敢抬,语无伦次的嘀咕了起来。

我使劲摇了摇头,再一次的举起了巴掌,然后向着她的臀部狠狠地抽打了下去。每打一下,都可以看见丰满结实的臀肉一边把手弹出,一边有规律的晃动开去。一下又一下,我使劲拍打女孩那白嫩的美臀,每一下都为其肌肤增加了几分桃红色。清脆的巴掌声混杂着女孩开始逐渐失控的呻吟声有节奏的回响在办公室里。魏丹丹慢慢的开始吃痛,双脚偶尔的开始离地,屁股和腰部也开始无规则的扭动起来。为了不会打歪,我也只好用左手使劲的把她的腰部按在了桌子上。

“疼…呜呜呜……疼啊!”终于,她轻声的带着哭腔叫了出来。“你终于知道疼了,还有三十多下,坚持住。”我也不含糊,继续不紧不慢的拿巴掌招呼着。“赵总……我…我错了!我不敢了哇!”女孩的叫声越来越大,双腿也开始反复的踢腾起来。“老实点,再不老实我就加罚了!”

一百下打完,女孩的臀部已经被染上了深浅交加的红色。

看着魏丹丹那哭的梨花带雨的表情,我已经分不出那是兴奋、是解脱、还是羞愧了…我的手一边轻轻的抚摸着她的臀部,一边轻轻的顺着摸进了她的大腿之间。还没等魏丹丹反应,我就慢慢的对腿间开始揉弄,把玩了起来。意料之中的是,女孩没有反抗,而是顺从的打开了腿……

……

大概快中午的时候,我轻轻的拍了拍睡在沙发上的魏丹丹。她醒过来后,有点搞不清状况的四周望了望,很快又脸红的把头埋进了沙发里。“好了丫头,快点去干活吧,今天还有不少工作要做呢。”女孩轻轻点了点头,从沙发上缓慢的坐了起来。一边整理自己的头发和衣服,一边害羞的看着我,半晌后开口问到:“赵总,要不晚上去我那吃顿饭去不?”

我微笑着,轻轻的点了下头,也没打算多说什么,就继续低头改文件了。魏丹丹站起身来穿好鞋子,在准备出门时,回头又对我说…

“我其实还犯了一些其他错误…今天晚上都跟您集中汇报一下。”

SIDE.B
仔细想来的话,赵总来我们市场部的第一天,我就慢慢的开始注意他了。

这个人长着一张同龄人的面孔,但是做派上却要比绝大多数身边的人都要老成。此人平时的形象上几乎没有缺点,干净大方。才来公司没几年就混上了管理岗,左右逢源。怎么说呢,就是那种三好学生一般的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气质。因此,关注归关注,我本能的觉得还是和他保持一定距离比较好。

这位赵总是从产品开发部门过来的,因此感觉比我们这边的其他人都要更较真一些。上任之后,针对什么文档结构啊、报表格式啊、在线项目管理啊跟我们反复开了好多次大会。搞得原本不太在乎这些书面归档工作的我们,才一个月就开始叫苦不迭。我原本也是对这一套不以为然,直到上周的一次周会上……他冷不丁的说了这么一句话:“项目编号都搞错的这种低级错误,你们以后谁再搞错了就要被打屁股,听到了没有?!”

这句话就像一个电闸开关一样,一瞬间切换了我所有的脑神经接入方式。坐在会议室后排的我,愣愣的坐在那里盯着讲台前的发言人,任凭妄想的洪流在我的脑中打转。难道说,之前在他办公室里被训哭的小敏其实还被打了屁股……?

难道说,他有秘密执行体罚的特殊部门管理规则……?

难道说,他的真面目其实是个喜欢打人的SP圈主动……?

难道说,将来有一天我也会趴在他腿上,挨上一顿揍么……?

就这么想着想着,一股说不出的兴奋已经从下腹扩散了开来,我往后侧了侧身,靠在椅背上,一边继续妄想着,一边忍不住并紧了大腿开始上下摩擦起来。之所以会有这样的妄想,是因为我从很久之前,就一直痴迷着“打屁股SP”这件事。要问为什么,我也说不清,大概是因为小时候目睹了表姐挨打的一幕吧。

那还是小学五六年级的时候,当时因为父母出差一个月,我被寄宿在了大姨家里。有一天晚上,表姐拿了期中考试的卷子回来说要家长签字,数学卷子上那红色的67分十分惊人。大姨超生气,在晚饭桌上就把表姐骂哭了两次。晚饭后则是立刻吩咐我去屋里做作业,她说她需要和表姐好好谈一谈。但小孩子的好奇心终究是挡不住的。我明知表姐要挨骂,表面上乖乖的进了屋,实际上却留了条门缝在向外窥看。

大姨坐在沙发上骂的很凶,骂着骂着忽然揪起了表姐的耳朵,把她拽到了自己的腿上。紧接着,就看到女孩的裙子被撩起了起来,内裤被粗暴的扯下,整个下身都暴露了出来。大姨取下拖鞋,猛的就往表姐那个可怜的小屁股上揍了上去。伴随着啪啪啪的抽打声,只见表姐一边玩命一般的哭嚎着,一边疯狂的踢腾着自己的双腿…对于从来没有挨过打的人而言,这一幕在我的心中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记。

就是那天晚上,我失眠了。不是因为害怕,而是因为说不出的兴奋……

“呼……”长出一口气,我的意识回到了现实,我还坐在会议室里。

因为刚才的妄想,我感觉自己的脸红的发烫,双腿之间似乎也变得湿润了起来,老毛病了…表姐挨打的这个画面,在过去的十几年间,已经我脑中反复播放了千百遍。虽然场景、服装、工具、对白每次都有所不同。但是表姐那红彤彤的屁股蛋和无助挣扎的样子,并不会发生任何改变。

我在网络后来也搜过类似的关键词,什么SP圈啊,主被关系啊也都有所涉猎。文章、视频、小说都陆陆续续看了不少,自己那关于“打屁股”的妄想也逐渐的丰满、成熟、精彩起来。但是正因为网络的独特性,我的妄想和现实逐渐的被剥离开了,不再也不曾再有过任何交集。

直到刚才,赵总刚刚说的那句话,再一次的把我的妄想和现实交接在了一起…

散会后,我失神的坐在原地…我想,这之后的几天,大概自己都没办法好好工作了。

结果,非但工作上我变得无法集中精力,大晚上我也经常兴奋的难以入睡。我会妄想自己因为搞错报表,跪在赵总办公室的沙发上,撅起屁股,被皮带狠狠的抽打…我会妄想因为早会迟到,赵总让我站在会议室前,掀起裙子,然后俯身当着全部门的面挨尺子…我会妄想自己被他按在腿上像小孩一样的挨巴掌,仅仅因为我忘了通知他去开会…

我会妄想他在公司电梯里,隔着裙子摸着我的屁股说,是不是这两天又不乖了…

……

每每想到细节之处,我都会忍不住的自慰起来,好释放自己那无处可去的欲望之火。我知道,再这么下去是绝对不行的。所以我有了一个不知所谓的计划……这个计划几乎是有点不计后果,甚至是疯狂的,但是我愿意赌一把:我就去跟他说,我搞错了项目编号来主动领罚,看他会怎么反应。

挑来选去,我选择了一个星期三的上午早会后…

我在厕所里重新确认了一下自己的妆容,整理了自己的衣服和袜子,对着镜子里的自己说:“加油!如果他没接招,装傻出来就好了,没什么大不了的!”深呼吸,抬头,挺胸,我敲响了他的房门。

我走进房间后,见他似乎没有睡好一样的正端着自己的咖啡杯发呆。

这跟想象中的场景略微有点不同,在嘴边的话竟然猛地卡主了,脸上的温度也猛地提升了上来。啊啊啊,我个蠢货,到底在干什么呢,现在跑出去大概还来得及吧!

“有什么不好开口的吗?出了什么问题?”赵总一边这么问,一边慢慢的向我走来,我抬头一看,看到了一个迷茫但是温和的表情。看着这个充满亲和力的表情,我也重新拾起了执行计划的信心,最终脱口说了出来:“我,我……我这周又把项目编号搞错了…”

赵总一副原来如此的表情,然后严肃的问我道:“那你还不快去跟老刘说说,把数据库里的信息改回来?”忽然被这么一质问,我竟然也反射一般的回复说:“我…我说过了,现在已经都订正好了。”

啊啊啊啊!我个大蠢货!这样他不就又没有理由惩罚我了么?!

抬头偷偷瞄了他一眼,果然他也正满脸狐疑的盯着我看,我猜他大概以为我还没睡醒吧……他紧接着喝了一口咖啡,笑了笑对我轻声说:“那不是挺好么?”

好个头啊!!!我猛地抬起头,盯着他看,说不出口!不行!必须说出来!于是我又摇了摇头,闭上眼睛说道:“那个……我…我记得…您说,谁再搞错项目编号……就……”深呼吸,冷静,不要结巴…

“就要被打屁股…。”

说出口了!

一瞬间我只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还有轻微的耳鸣声,仿佛世界都静止了一样。我盯着自己的脚尖,脑子里反复的开始猜测他可能露出的表情,和可能给出的种种反应。我觉得我大概要哭出来了,但是一定要忍住,并且随时准备好夺门逃跑!

“哈哈,这样啊”,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他忽然有些漫不经心的回答到。说实话,这样的发展有点出乎我的意料,这个反应未免也太平淡了点吧?他做了一个手势,示意我坐在他面前的待客沙发上,紧接着,他忽然问道:“你小时候在家挨过打么?”

啊?!这是什么套路啊!?为什么忽然这么问啊?!难道他真的是个主?!那我是不是应该说……

没敢正眼看他,我选择了他可能会喜欢听到的答案:“挨过的。”

骗人,我从来没挨过打。

“哦?说来听听吧?”他忽然一转身,坐在了自己的办公桌上,似乎是在逗我。

这家伙果然是SP圈里的主动吧,网上的他们一般都喜欢这么问的。

于是,我的大脑一边飞速的旋转,一边吞吞吐吐的继续自己的谎话:

“小时候我妈管我的,她对我的学习成绩要求特别高,一般要是考试成绩达不到要求,我就要挨打…”

他没有说话,似乎是在等我继续说下去。

就这样,我的妄想开关在这个时候又一次的被打开了。我开始慢条斯理的,又一次的讲起来表姐挨打的经历。一边说着,我的思绪也又一次的回到了那个夜晚。只不过这一次,趴在大姨腿上挨揍的不是别人…而是我自己。

讲着讲着,我都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在不断的战栗,喉咙有些干哑,腹部也慢慢的涌起了热浪…该死,我怎么又兴奋起来了,这该怎么办,万一一会被赵总看到的话,我要怎么解释才好?但是他,真的会打我么?

一边这么想着,我抬起头来偷偷的瞄着他,只见他正盯着桌面,不知道在寻思什么。我猛地意识到,这时候我必须掌握主动权,不能给他选择和退路。于是我将挨打作为既定事实一般的,开口问道:“赵总…我,我今天挨打,难道也要打光屁股么……?”

“没错,我之所以问你小时候的事,也是想跟你明确这个规矩。”

赵总看了一眼表,说到,“那事不宜迟,我们这就开始吧。”果然!他果然是个主!这淡定的口吻,熟练的开场,我这次是真的赌赢了!!“你过来,把裙子脱掉,然后上身趴到我的办公桌上。”还没等我反应过来,我就接到了他的命令。即将脱掉裙子和袜子,将自己的臀部裸露出来挨打的事实,让我又兴奋又害怕。

我脱掉可能会碍事的鞋子,一边光着脚向着赵总的办工桌走去,一边想着是不是要把袜子和内裤一起脱掉。可以感觉得到,我腿间的内裤似乎已经湿透了,袜子好像也已经被弄脏了一些……我该怎么解释呢…他既然是主的话,应该是能理解我的吧?

这么想着,我只好仅仅脱掉了裙子,然后一句话不说就转身趴在了桌子上。桌面很低,我能感觉到自己的私处应该是一览无遗的。

他似乎也在看么?

这么想着,我不自觉的把自己的双腿并了起来,果然还是太难为情了…

“赵…赵总,开始吧……”我说。

“干嘛呢,把腿张开,屁股好好撅起来。”赵总忽然喝到。

还能怎么办呢?既然你都这么说了……于是我再一次的松开了双腿,并且脚尖微微向上顶了一下,把屁股翘的更高了些。这么一个姿势,我感觉自己的理智和思考能力都已经不复存在了,大概快要到高潮了?我不知道,我也不在乎了…我只是高高的撅着自己的屁股,一心期待着他来脱掉我的内裤和丝袜…然后狠狠的,不留情面的抽打上来。

但是他没有这么做,反倒是轻描淡写的隔着我的袜子和内裤,不紧不慢的拍打在屁股上。我没有感觉到很疼,感觉到的是期待、刺激、兴奋、想要更多的感情,一时间的占据了我的脑海。不行了,再这么下去,我大概真的要…

猛地一阵凉风拂过,我可以感觉到自己的臀部和下体裸露了出来……

全被看到了吧?本来想说些什么的…算了,还是什么都不说了吧,快点,快点开始吧……

“丹丹,你这是怎么一回事啊……羞不羞?”,赵总却忽然冷不丁的问了一句。羞啊,怎么能不羞呢,你个大坏蛋快点开始吧…求你了……

我最后说了什么呢?不记得了…

我只记得他的巴掌大且有力,几乎每一下都能覆盖到我的整个屁股一样。我还记得那逐渐撕破快感的高墙,直冲心房的猛烈的痛感。我记得自己像表姐一样,踢腾着双腿,扭动着身躯,但是却没能让巴掌下落的速度哪怕减慢一秒。我依稀记得自己似乎在挨打的中间就到达了快感的尽头…我还记得,赵总后来拿手抚摸了我…

……再之后,算了,就当我被打晕了过去吧…

……

大概快到中午的时候,我醒了,似乎趴在赵总的沙发上睡了一觉的样子。

“好了丫头,快点去干活吧,今天还有不少工作要做呢。”

这是赵总从沙发上叫醒我后的第一句话…我揉了揉眼睛,看着眼前的他,比想象中的要顺眼一些,原来他也这么帅的么?伴随着理智的逐渐回归,刚刚的一幕幕我也开始在自己的脑中回溯了起来……

妈的,魏丹丹你运气真好啊,这场豪赌着实不亏啊!既然我运气已经这么好了,我决定,再试着约他一下看看……吧……
潮人特色国际版欢迎您的光临:https://bbs.crtslt.com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潮人國際

潮人特色国际版欢迎您

潮人特色论坛国际版

联系我们

  • 工作时间:..................
  • 客服电话:..........
  • 反馈邮箱:...............
  • 公司地址:.................................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潮人國際_潮人特色論壇國際版

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3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