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查看: 2095|回复: 0

[女s男m] 男神被我尽情蹂躏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3-1-17 20:20: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李安是个普通的高三学生,身高158,体重140,皮肤黝黑,单眼皮,厚嘴唇,可以说这样的身材和长相,放到哪都是不被人喜欢的。更何况她学习成绩极差,在班级里就是个不被重视的存在。可是最近,她学得了一种催眠法,只要和某个人对视,并心里想着催眠他,那个人就会被蛊惑,此后她可以对那个人提出任何要求,无论她说什么,那个人都会全心全意的满足她。并且这种催眠法没有解脱的方法,一旦中了催眠,终身都只能受制于人。但是,这种方法却不会剥夺那个人的意志,他还是会有人该有的情感,性格,等等,只是会变得无比听话,说什么是什么而已。她知道,她的机会来了。& Y9 V8 [; q! N4 {' A
她一直暗恋班上的一个男生,那个男生是全校公认的校草,学习成绩优异,总是年级的前三名。他皮肤白皙,容貌俊美,有着一双冰冷的眸子,看谁的时候都似乎没什么情绪。最妙的是他那双手,仿佛漫画中才有的样子,又细又长,玉一般的样子。李安打算拿他当第一个试验品。: B: h' r- @- ?" M
她耐心地等到放学,她知道楚御作为班长总是最后一个走。所以她也一直留在座位上没有动。此时班级里只有她和楚御两个人了。她搓了搓手,走到了楚御的桌前。楚御本来在写作业,感受到面前的光被人挡住,他抬起头,看到了李安大脸上一双丑陋的小眼正盯着他,他心里突然生出些不安。两个人视线相对,李安在心里默念“催眠”。楚御那双冰冷的眼睛一瞬间失去了光泽,而后又恢复了原样,只是他保持着仰视她的姿势没有动,画面仿佛突然静止了一般。
% A8 W7 {- M- d0 F/ }3 v' | “楚御?你能听到我说话吗?”李安试探着问。' [' L5 @1 Q3 z3 Z6 @1 Z
“能。”楚御的声音仿佛玉一般动听,他还是那样冰冷地望着她。
' z: v; X4 z: ~& s% }4 p “我不喜欢你这样看我,你应该爱我的,为什么用这种冰冷的眼神看我?”
2 Y; w! X/ y8 d/ z% N, h8 l 话音刚落,楚御的眼神瞬间温柔了下来,仿佛盛着满天星光,“对不起。”他愧疚地说,“我爱你,安安。”
! h* @+ {$ j: d6 L9 ]' B7 k 李安知道,自己成功了,她顿时得意了起来,“我知道你爸妈都死了,而且你特别有钱,我以后就去你家住了,你就是我男朋友了!以后你养着我!”事实上李安的父母离异,各自生活,早就没人管她了,她想着正好趁机住进他家,以后就可以天天和帅哥一起睡觉了,还有人养她,何乐而不为!# P# w" h9 R9 L% K4 \, S) e/ Q
楚御的眼神一如既往的温柔,“安安开心就好,我现在就带你回家。”3 g, v' L% f6 e$ B4 b
楚御家离学校不远,很快李安就跟着他到了他家。" q& O& n  Q! G  R  r
“你家没什么人吧?”, m# c4 E; \0 t' d' N8 B
“没有的,我喜欢一个人住。”' c6 V( O" s0 B0 w; A
李安坐在沙发上,楚御正站在她面前。她想了想,眼睛里透出了猥琐,“你把裤子脱了。”
+ D! Y- [; Y6 I 楚御的耳朵一下子红了,但还是轻轻点了点头,脱下了牛仔裤,只穿着一个平角内裤,裤子前面清楚地勾勒出了他下身的硕大。李安紧紧盯着他裤子上凸起的那一块,下身突然涌出一股水来,她迫不及待地说,“内裤也脱了。”楚御乖乖滴脱下了内裤。李安注意到,他根本没有硬起来,下身还是软软的。她知道,这是因为他潜意识里根本就不喜欢她,不想操她。; J# m/ K. r6 J( l; ~6 t8 r7 ?
她顿时很不开心,站起来狠狠给了他一巴掌。楚御的脸上顿时出现了一个红色的掌印。眼睛里也浮现了一些水光。
! `2 s: n! ?( e) U" X6 }! | “以后不管什么时候,见到我必须硬,不许软!”又喃喃道,“”看来是你这个身体还不够骚,我得给你整点药才行。”一点也不在意会不会被他听见。4 y7 ^0 c7 T0 c
李安看他上身穿着一件白衬衫,一看就是个好学生,下身却光着,只穿着个白色的袜子,顿时起了凌虐的心思。啪的一下打在了他的鸡巴上。他的鸡巴在刚才她说以后见到她必须硬的时候就已经立起来了,说明她的催眠非常有效。看起来有30厘米长的大鸡巴十分的粉嫩,一看就是个处男。只是刚刚那里被李安狠狠打了一下,竟微微颤抖。
& X0 Y% a! s# V) D/ D4 a, } 李安顿时受不了了,她一把把他扑在沙发上,三两下就脱光了自己的衣服,白衬衫已经被她解开,他的皮肤又白又嫩,六块腹肌和人鱼线将他的鸡巴衬托的更加漂亮。李安只觉得下身痒的受不了了,直接一屁股就坐在了他身上,鸡巴狠狠地贯穿了她的小穴,李安发出了一声满意的呻吟。接着就开始剧烈的运动起来。她的屁股又黑又大,坐在他白皙如玉一般的身上,视觉上充满了冲击。# @" y* C  ?" \5 I" u" n0 B
“自己动,用鸡巴操我不会吗!”说着她趴下身,一身赘肉都伏在了他玉一般的身子上。大嘴叼住了他冰冷的薄唇,舌头伸进了他的嘴里肆意横扫。他在下面听从她的话,腰部马达一样的不断向上挺着,以便更深入,让她更加舒服。嘴里被她咬的舔的要喘不上气。左脸上红色的巴掌印还清晰可见,他却感觉自己内心充满了爱意。只想把自己的一切都献给她,只要她开心就好。李安似乎也感觉到了他的努力,得意地哼了几声。; A. n6 r: M, Y- H  X# s
“啊~哦~好爽~鸡巴好大~啊~啊~”李安大声地叫着,楚御在下面白皙的身体泛出了些许红色,只轻轻咬着嘴唇,腰部仿佛装了马达一般快速地挺动,合着他那张禁欲的脸,只让李安觉得愈加的疯狂。) m! y8 j2 ^, t: t9 m$ l
“啊~用力~对~就是这样~”李安感受到他炙热的鸡巴在自己的逼里快速的进出,一下一下都捅在她的宫颈深处,刺激的她翻起了白眼,口水也顺着嘴角溜了下来。这样高冷的男神,全校女生暗恋的对象就被她骑在身下,疯狂滴挺着腰取悦她。而她只需要将她黝黑的大屁股坐在他身上,全身赘肉的重量都压在他身上,除了爽什么也不用做,李安觉得这一刻简直是天堂。9 J8 @6 \0 v! F5 _/ c& Y
李安俯下身。把自己的口水蹭在他的嘴上,楚御连忙伸出舌头舔走她的口水,如饥似渴地咽了下去。李安看到他这个骚样,忍不住起身又打了他一巴掌。身下还在被他快速地操弄着,往上看,他脸上两个清晰的掌印,眼睛里也疼得溢出了生理性的泪水,他却仍然吐着舌头叫着“安安,安安,我好爱你!我好爱你!”这一幕刺激了李安,她狠狠地说“你可真是个贱货!”接着又俯身不断把自己的口水渡给他。他的嘴唇很薄,平时抿着的时候总是透出一股冷厉,此时却被她又厚又大的嘴包着,紧挨着她嘴唇的高挺英气的鼻子清楚地闻到她嘴里的臭气。他却仿佛没感觉到一般,只不断用鼻子喘着粗气,急速地呼吸,以缓解嘴部被她的大嘴和舌头完全包住堵死产生的窒息敢。他的双手被她拉着不断揉弄着她下垂的胸部,被她自己玩的发黑的乳头也被他轻轻揉捏着,那胸部明显配不上那双洁白禁欲的玉手,两个人却都没有感觉到。 两个小时后,楚御发出了难耐的声音“安安,我,我想射了。”似乎是因为没说过这样的话,他沾满情欲的脸更红了一些。, y, ^! o$ J7 h! j7 y7 M2 U* S; X
“不许射!以后我说射你才能射,我不说射你就只能憋着射不出来,知道吗?”
5 c: e6 z$ ~' p* H1 f0 w; d7 Q 李安的话就是命令,楚御此时就算再想射也射不出来了,他还要为了满足她不断地快速抽插,因此不一会,不能高潮却又被过度刺激的他开始不自觉地翻起了白眼,舌头也控住不住地一直伸在外面,口水不断流出来。可他的下身还在快速地抽动着。这样的楚御让李安觉得十分有意思,她从他的身上爬了起来,站到了他旁边。楚御却仿佛没感觉到一样,还是一直对着空气快速地挺动着腰身,翻着白眼,流着口水,啊啊地叫着。李安看到他的鸡巴已经由开始的粉红色变得发紫了,是一直无法射精而憋的。- P/ h8 ^3 X, n
李安被他这副骚样刺激的眼睛发红,她抬起腿,一屁股坐在了他的脸上。还在流着淫水的逼正对着他的薄唇,堵住了他啊啊的叫声,黝黑的大屁股将他的脸堵的严严实实,“给我舔!”李安命令到。他的双手扶在她的大屁股上,舌头开始快速地舔了起来。李安一边用屁股在他英俊的脸上蹭,一边抽打他硬的发紫的鸡巴,每当她打一下,他浑身就一抖。李安爽的嗷嗷直叫,不久就感到一股爽意从小逼直冲上大脑,她将屁股死死压在他脸上,不留一点缝隙,开始了最后的冲刺。楚御此时已经憋的喘不过气了,可是他怎么推她的屁股,李安都丝毫没有反应,只一直爽的嗷嗷叫,最终一个狠压,她潮吹了,一股阴精喷到了他的嘴里。李安这才抬起屁股。回身一看,楚御浑身都在不断的抖,脸上一片湿漉漉的,嘴边还有她刚喷的阴精,眼睛也在不断的翻白。李安拿了桌边一个杯子对着他的鸡巴说“射吧!边射边叫我名字!”话音刚落,一道白浊从他的大鸡巴中射了出来,随着精液被射出来,他浑身抖得速度更快了,他一边不自主地翻着白眼流着口水,一边喊着“安安!安安!”由于憋的太狠,他足足射了五分钟才慢慢停下来。杯子中装满了他的精液。他躺在沙发上,每隔一会还是忍不住一抖,露出些精液来。
& j# y' `/ t5 K$ g 李安看到他这个样子笑出了声。“楚御,以后你在我面前可不是什么校草学霸了,你就是我的一个性奴隶,我让你做什么,你就得做什么,你心里爱我爱的发狂,无论我做什么你都爱我爱的想为我去死。为了让我开心你做什么都可以,我就是你的天,你的神!你活着的唯一原因,明白了吗?”$ Q; E4 ^9 n0 S0 ]6 A- v& n
“明白,我爱你,安安。我为你做什么都行!”楚御一边流口水一边深情地看着她说。
% d$ M9 b$ e6 h7 {: x “行了,过来用你舌头给我清理一下,你射的这杯脏东西别动,是你明早的早餐。”李安不怀好意地说。8 {( O1 u, g  l9 n9 l; a
楚御丝毫不觉得有什么不妥,抖着腿爬起来跪在她身下,仰着头开始舔她由于自慰太多已经变得黝黑的小逼。他粉嫩的舌头里里外外认真地舔过她下身的每一处,又如同接吻一般含弄了半天。她黑色的阴唇与他粉嫩的舌头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 I# N4 j0 P3 Q5 p& O  V$ `
很快他就舔干净了她的下身,可他刚要离去,又被她揪着头发按了回来。“以后我的尿你也得接着。”李安又想了想,坏笑着说“以后渴了就找我喝尿,不许再喝水了,除非我让你喝。在你的嗅觉里只要是我身上的,都是好的,香的,让你疯狂的,其他的吃的只要我不说让你吃,你吃了就都会吐出来。懂了吗?”楚御仰着头一双眼睛满含深情地看着她,认真地点了点头。
1 ]6 ]2 l0 F0 r2 i, c; Y  t) w “我要尿尿的时候你就用舌头一点一点舔我的尿道口。”楚御很快就按照她说的,冰冷的薄唇包着她的黝黑的阴道,舌头伸出来轻轻舔她的尿道口。李安感受着他舌头的湿糯和柔软,很快就感到尿道一松,一股腥臊的尿液就射进了他的嘴里。他却仿佛喝到了世界上最好喝的琼浆雨露,眯起了迷人的眼睛,喉结吞咽时上下移动,充满了情欲的味道。当然,他的鸡巴还在一直挺立着,即使刚刚射过精。因为在李安的催眠下,只要她在他面前,他就是一直硬着的。/ t( e6 @8 t: p6 f; \
爽够了的李安裸着身子盘着腿坐到了沙发上,黝黑的阴道大开着,丝毫不觉得羞耻,跪在旁边的楚御却因为太爱她而脸红红的。李安嗤笑一声,嘲笑说,“看你那贱样,以后我就叫你贱狗了,你也自称贱狗吧!你叫我,嗯,叫主人吧!给你十分钟洗个澡,然后出去给我多买点衣服。对了,你家有多少钱?”李安贪婪地看着他。
6 n  G! {# s1 s4 h" W 楚御只深情地看着她“主人,贱狗家里有个公司,是请职业经理人代管,以后会交给我接管,我占股95%,每年红利有15亿,主人可以随便花!”听了他的话,李安满意地点头,“真不错,你这么有钱解决了我的所有问题,你说我怎么奖励你好呢?”3 S! B3 H8 a+ U8 @
楚御舔了舔她粗糙的脚趾,一脸深情地望着她“只要主人喜欢,贱狗做什么都行!”4 K: b+ q) s# d' E3 ^
李安从脚底往上都透着爽劲,她一脚踹在他脸上,他非但没后退,反而急切地舔起了她的脚底,“你看看你有多贱!赶紧把你的卡都绑在我的帐号上,然后出去给我买衣服,买菜回来做饭!”
  Y) s$ h8 ~  ? “是!”楚御恋恋不舍地舔她的脚,直到她又踹了他一脚才爬起身,去卫生间整理自己。当他收拾好出来之后,又是白衬衫,牛仔裤,一脸禁欲的样子。除了脸上两个清晰的掌印,一切都和以前的他没什么区别。) Y) D" F0 e" L7 M6 j% I
李安当然看不得他这样仿佛什么事都没发生过的样子,她勾勾手指,楚御红着脸走了过来,跪在她旁边。李安拉开他裤子的前拉链,一把把他的鸡巴和两个大卵蛋掏出来。“你这种贱狗,就应该把鸡巴一直露在外面!”楚御不觉得她是在羞辱他,只觉得她说什么都对,自己这么贱,是应该把鸡巴露出来,自己一露出来主人就笑了,还夸他是乖贱狗。楚御兴奋的鸡巴一直在抖。  “穿个长风衣把鸡巴盖上别让别人看了,你的一切都是我的,只有我能看你玩你。”李安说。
2 I( z8 H% e8 e. [, w" k, I 楚御喘着粗气狠狠地点头,然后依依不舍地离开了屋子。
7 i4 a/ ]  w7 X" F9 a! E1 a 所有银行卡已经在他走之前就绑定在了她的帐号上,明天她打算让他处理一下把公司转到她名下,以后他只做个为她打工送钱的贱狗就行了。对了,还要让他抓紧去结扎,她可不想怀孕。灌肠开肛的东西也得准备着,她要好好玩他。以前不是对她爱搭不理么,以后他就只能做她的贱狗,她的玩具,对了,大学还是要他考的,想想大学里的校草学霸私底下是个只能喝她尿吃她屎被她玩弄才能活下去的贱货,那该有多刺激。李安越想越兴奋,赶紧上网买了几个玩具打算用来玩弄他。: ^, k: ?# @' i5 z5 R; i, ~. o3 P
很快,楚御就带了一堆衣服和菜回来了。由于李安又矮又胖,所以衣服都是大码的,虽然都是名牌却依旧不能让她更好看,又矮又胖又黑的她却一点也不在乎。有这种催眠能力,被她催眠的都爱她爱的死去活来,她还在意这个干嘛。
" c# p# p; ~) @ 楚御脱了风衣,见到她后露在外面的鸡巴很自觉的硬了起来。由于太爱她,他的眼神总是充满了爱意和痴缠,脸也一直泛着淡淡的红晕。' b7 o; Q( P! T3 [3 D# P; h' w+ U/ P
李安笑骂,“行了,赶紧做饭去!裤子脱了,以后在家下面什么都不许穿,只能穿白袜子,上面白衬衫。”
8 I9 U0 J1 g, ~: t “是!”楚御干净利落地脱掉了裤子,鸡巴坚硬地挺着,含情脉脉地看着她,“主人,我能亲你一下吗?”3 M0 ]+ E) S2 G4 E( z
李安嗤笑,叫狗一样地勾了勾手,楚御走过来,薄唇颤抖地贴上她的厚唇,她张开嘴,一股口臭直接冲击到他嘴里,他却丝毫没有感觉,仿佛接收到了全世界最香的香气,陶醉地和她接起了吻。她厚大的嘴唇紧紧地包住他的薄唇,吸吮着,他害羞的脸红彤彤的,浑身都软了。李安撸了两下他又粗又长的粉嫩的鸡巴,他颤抖着嘤哼出声。亲够了之后,李安放开了嘴,用手狠狠地打了一下他的屁股,“滚去做饭!”楚御满足地去了厨房。李安穿上新买的裙子,没有穿内裤,倚在厨房门门口看他光着下身认真地做饭,鸡巴一直听话的硬着。她开口说“你知道现在你是我的贱狗了,所以以后呢你只能喝我的尿吃我的屎生活,当然了以后我还会有更多的狗,可能不够你吃,那你也没法吃别的东西,一吃就吐,除非我让你吃。而在你眼里只有我的尿,我的屎,我的一切才是最香最好吃的。别的东西即使我让你吃了你也觉得难以下咽。对了,以后你尿尿拉屎都要经过我同意,我不说同意,你就尿不出来也拉不出来,明白吗?”楚御用力地点头,“贱狗明白!贱狗都听主人的!贱狗最爱主人了!”说着他鸡巴还忍不住翘了翘,龟头上渗出几滴淫液。
# f: t: K' H4 J2 r8 d3 } 李安看他这么听话,满意地点了点头,回沙发上玩手机去了。
, I8 J8 M3 e% Q6 L+ M 晚饭是她跨坐在他鸡巴上,由他用嘴一口一口喂她吃的饭。她又在网上定了一些能促进人吸收屎尿中营养的药,打算之后喂给他。! f+ t% {; m0 m! g- V
睡前她十分想拉屎,于是她在床上侧躺着,让他把嘴对着自己的屁眼,让他一点一点舔自己屁眼上的褶皱,又将舌头一点一点往她屁眼里伸,她被刺激的肛门大开,一条长长的屎通过他的薄唇拉进了他的嘴里,他仿佛吃到了世界上最美的美食,捧着她的屁股,嘴唇紧紧贴着她的屁眼用力咀嚼着,却还是由于速度太慢,很多屎没来得及吞下去,他赶紧用手接住,急忙吞咽。当李安拉完时,他还在用力舔她的屁眼,仿佛没吃够一般。一股臭气从他英俊的脸上,他性感的薄唇不断向外散发,他的嘴边,脸上都蹭满了屎,他的嘴还在咀嚼着,一双眼睛仍深情地望着她。李安让他去好好洗一下嘴和脸,然后再来舔干净她屁眼上残留的屎,重复了几遍之后,他的嘴终于又重新散发了他独有的香气。+ r* U$ s  W7 m2 {0 H* l. ^2 t
一切收拾好后,李安和楚御躺在了一个床上。只见一个高大帅气的男生一脸深情地看着靠在自己胸前的女人,女生又黑又胖又丑,皮肤粗糙,一双手一直摸着男生的腹肌,一脸淫荡和满足。两人都全身赤裸。男生的鸡巴一直挺立着,仿佛怀里的女生对他有巨大的吸引力。
' s: d' u. ~& Z- Q 李安很快进入了梦乡,她从未这么快乐过。
4 b5 s6 G2 o: j6 V3 o5 T& h 第二天早上,楚御赤裸着下身,端着做好的粥来到床前。李安还在沉睡着,她臭烘烘的口水流在了干净的枕头上,留下了一个明显的印记。她嘴巴无意识地张着,早起更加浓郁的臭气随着她的呼吸不断地扑在楚御的脸上。他却丝毫不觉得臭,只觉得从未闻过这么好闻的气味,忍不住用他干净香嫩的薄唇贴近她的大嘴,由于他嘴唇又小又薄,根本没发含住她的大嘴,所以只能不断摩擦舔弄她的嘴,她的舌头,他充满香气干净的嘴很快也弥漫出了她嘴里的臭气,但他却越来越兴奋,腰部竟忍不住对着空气操弄起来,粉嫩的龟头上也渗出了淫液。  李安被他的吻弄醒,一睁眼就看到他那双满含情意的眼睛,嘴里是他柔软娇嫩的嘴唇和舌头,往下一看,他精瘦的腰正一耸一耸的顶着空气,像一条发情的公狗一般。- b) E3 s$ X! b% f6 e3 k- i- A4 e
“贱狗,这么早叫我干嘛?”李安有点不爽地说。' l& w" h1 B6 {7 h, K
“主人,该上学了。”楚御语气温柔地说。+ w, }' d2 c* v- `5 C1 Y% q
“我都这么有钱了还上个屁学!你今天也别去了,去医院做个结扎,我可不想怀孕!还有把你公司转给我,以后你的钱都是我的了,你就只是伺候我的一条狗!”
* K+ `9 h' L, J  h 楚御表情不变,亲了亲她的脸,“好,我这就跟老师请假。”
- ?( X5 C  `: l 请完假,楚御一口一口喂她吃完早餐,李安把他摁在自己身下撒了一泼晨尿,又让他当着自己的面把昨天他射的那一杯精液喝掉,才放他走。
$ z: c3 n. ~1 _ 硕大的房子里只有她一个人,她又觉得有些无聊,想着要不去学校再找个人爽爽?说干就干!李安起床穿上了楚御给她买的名牌裙子,那是个深蓝色的连衣裙,只是由于她太胖,裙子显得她的腰和腿都异常的粗。她一点也不在意,反正她会催眠,多帅的帅哥最后都要死心塌地的爱她。为了方便和帅哥做爱,她特意没有穿内裤,裙子底下就是她又黑又泥泞的小逼。她很快来到了学校,学校里的同学还是一如既往的忽略她。她来到班级的时候正好是课间,通过催眠她已经让班主任不再管她。她转了转脑袋,看中了班里另一个帅哥。2 _+ m8 O# `1 {0 j5 ]
他叫林浩,一米八七的高个子,跟楚御不相上下。皮肤是健康的小麦色,一双桃花妖,看谁都像在放电,身材是一等一的好,是校篮球队的队长,学习成绩也是年级前十的水平,篮球打的超常的好,一手扣篮不知道要迷倒多少少女。唯一一点缺点就是他有个女朋友,刘楠是班里的班花,学习成绩年级前十,长相清纯,皮肤白皙,一米七的个子,有着傲人的身材,细腻白皙的双腿每次穿裙子都吸引无数男生的目光。
, a; p, j" o3 f0 J; \2 \ 众所周知,林浩非常宠他的女朋友,每天给她带早饭,送她回家,平时也总是做各种事哄她开心,是人人羡慕的一对情侣。
1 |5 V* M' H3 c; G9 ], _6 j 李安看着他又在讲笑话哄刘楠开心,冷哼一声,我看你是不是一会还能这么爱她!7 l  `1 N$ i$ d5 O' ^
第二节课间,趁着林浩还没去找刘楠,她赶忙来到他桌前,看着他,心里想着“催眠”,看他失神了一瞬,她知道成功了,于是小声说,“从现在起你爱的是我,爱我爱的发疯,甚至愿意为我去死,只要我有一点不开心你就像千刀万剐一样难受,你活着的唯一目的就是让我快乐,服从我。”
- _$ O) D; M3 m; Z5 F/ E3 K( j 话音刚落,林浩看着她的目光就充满了疯狂的爱意,他抖了抖嘴唇,似乎怕吓到她一般,温柔又小心地叫道“老婆~”李安被他那双含情脉脉的桃花眼看的激动,小逼里涌出一股水来。“跟我走。”林浩顺从地跟着她出了教室,一路上他的眼里只有她,那股爱意看得李安逼里的水不停地流。刘楠虽然看到他出去,但也没当回事,却不知道深爱她的帅哥男朋友已经变成了一个丑陋猥琐的女生的狗。
8 i9 n' B8 h, ~0 L$ z 李安通过催眠老师替他俩请了假,并把他带到了楚御的家里。一到屋里,她就迫不及待地脱掉了他的衣服和裤子,他炙热的眼睛一直牢牢地盯着她,仿佛在看自己唯一的珍宝。他被她脱的只剩下一双黑袜子。他的鸡巴早就高高的挺立了起来。李安色情的眼睛一直盯着他的大鸡巴,他的腹肌,他的人鱼线。“你鸡巴真大,以后见我就这样硬着,不经过我同意不许软!”& J' B; [' e4 d9 q
“是!”林浩顺从地答应她。李安还穿着裙子,她想先审问他。于是她坐在了沙发上,“跪下!”林浩顺从地跪了下来,并膝行到她面前。她把自己的脚递到他嘴边,他受宠若惊地用手轻轻捧着。伸出舌头开始舔她的脚趾。她的脚又酸又臭,他却仿佛没有闻到,一脸陶醉地舔着。
2 A* Y. p) m, E& Q “我问你,你和刘楠在一起多久了?”
, W/ d' L7 W2 R6 x  j 他一边舔她一边说,“两年了。”# ]& x% G$ k  O- {7 p, J- X$ J: c
“你亲过她吗?操过她吗?”
) W: B  i  ~9 c) |2 X. @5 Y “亲过,没,没上过床。”
( o  Q1 J* H# }1 B+ X 李安勃然大怒,“你和她亲过嘴?”
3 |6 d) h- }1 a6 [) j9 Y* y, d 看到李安生气,林浩顿时无比痛苦,他一脸哀求地看着她,“求求你,别不要我,我现在只爱你,求求你!”说着竟留下了眼泪。  B# H' j) o# g% ?
李安冷笑,“你的嘴都脏了怎么服侍我?”
6 @: [4 j/ L) b# x7 ` 林浩急忙说,“怎么服侍都可以!只要你别不要我,求求你!”
7 e( R/ h3 Z/ j% S 林浩的一双桃花眼中此时只有焦急,惶恐和对她浓烈的爱意。
# a+ M) B9 t- A  e7 D, [  g( @ 李安看着他那张英俊的脸,其实心里并不十分生气,但是她要给他一个教训,要让他知道,除了她,他不能接触任何女生。
; X% P2 `; k2 t2 K/ B4 l. ]" y9 I 李安想了想,对他说,“为了惩罚你,不受夫道,就罚你十个巴掌吧!”
3 v0 o' n2 }1 I4 Y/ V* x. g 林浩猛地点头,一脸热切地看着李安,“只要老婆开心,怎么打我都行!”李安听着他叫老婆,也没有纠正,要是所有的狗都叫她主人她反而觉得没意思了。3 o, G$ I2 [1 t# [) V- K
“你叫我老婆,那我就叫你骚货吧,毕竟你这赤身裸体的样子,怎么看都不是正经人!”李安一本正经的歪曲他的情况。林浩也不辩解,只一双桃花眼深情地看着她,然后把脸递到了她手边,笑嘻嘻地说:“请老婆用力打骚货,骚货以后心里只有老婆一个人!”那说话的状态完全是以前他哄刘楠开心时的样子。李安看着就不爽,毫不留情地伸出手,冲着他的脸就是狠狠的一巴掌,顿时一个鲜红的手印出现在了他脸上,他的眼泪也被一下子打了出来。肉眼可见的脸肿了起来。李安又抬起手,又是狠狠一巴掌打在同样的地方,反反复复直到打够十次。此时林浩的脸一半仍然俊美,另一半则红肿的吓人。他的眼泪也一直止不住地流着,嘴里却还一直说着,“老婆你疼不疼?老婆我错了。”看到他被打成这样还这样卑微地求她原谅,李安心里终于爽了。# O# Z" u/ I. l5 z
他让他抱着她去了卧室,让他躺在床上。她色眯眯地看着他完美的身材,快速地脱下了身上的裙子,一身赘肉被解放了出来。她的脸是明显的圆形脸,由于太胖而看不到骨骼,再加上小小的眼睛,厚实的大嘴,实在是个丑女。往下看,她的胸部下垂,乳头发黑,肚子上有好几层的赘肉,屁股又黑又大,两条腿又短又粗。她嘴角挂着淫笑,朝着他走去。床上林浩一双又长又直的腿叉开成M形,又粗又长的鸡巴一颤一颤的,胸肌,腹肌和人鱼线清晰可见,完美的身材仿佛模特一般。# q+ o" o" L4 U' H) J& b
只见他双目含情,仿佛看到仙女一般看着李安。李安爬到他身上,一屁股就坐到了他的鸡巴上,林浩仰头发出了一声性感的呻吟。李安更兴奋了,开始在他身上疯狂地动了起来。# ]3 R. |# L2 r% o7 v7 r. T+ k
“这是不是你第一次?是不是!”
: g% R. w" H) n5 x1 L4 X% z “老婆~啊~老婆~是~骚货的第一次是老婆的~”
+ ^. U8 S4 f( `( y0 L “我不让你射你就射不出来知道吗?都听我的!”
! {8 s7 D0 T( ~% g1 p “啊~听老婆的~啊~”
3 s5 \8 s- c5 w: p3 {/ F7 S2 N6 U& k5 ] 林浩的鸡巴似乎天生十分敏感。像李安这样被自己玩的都有些松了的逼也能让他欲死欲仙的叫出来,不知道真让他操个处女他得爽成什么样。不过很显然,他没机会了,以后他也只能操李安这个又黑又松的逼了。
$ T( T* N' v9 `, K+ F4 _: I1 Z 由于李安找的这两个帅哥的鸡巴都是又粗又长,所以即使她自己把自己玩的又黑又松,也依旧被他们的大鸡巴撑的十分的爽。很快两个人又换了个姿势,变成李安在下,林浩在上,她的腿盘在林浩的腰上,林浩眼睛都红了,他疯狂地挺动腰身,粉嫩的鸡巴快速地进出她黑色的小逼,带出一股股淫水。一边操还一边叫着“我爱你,我爱你……”李安则一直侮辱他说:“骚货!除了我谁能要你,你也就配做我的一条狗!”“是,我是老婆的骚狗!啊~老婆我好爱你啊!啊~我太爱你了~啊~啊~”林浩仿佛疯了一般不断向她示爱。被这样一个帅哥一边操着一边疯狂示爱,李安感受到了莫大的满足和兴奋。很快她就在他不断的告白声中高潮了。而由于林浩没有被允许射精,所以他还在疯狂地挺动者。李安抬起腿毫不留情地把他踹到了一边。林浩的鸡巴还在颤动着流着水,李安打开双腿,直接把他的头按在了自己的逼上,接着一股尿直接秒进了他的嘴里。林浩呆愣了一下,接着疯狂地吞咽了起来。结束后还恋恋不舍地吸吮了记下她的尿道口,一脸的意犹未尽。李安满意地看着他,又把只能吃她的屎尿不能吃饭喝水的规定和他说了一遍。林浩的眼睛里都是光,一直兴奋地点头,仿佛她说的那些要求是对他莫大的恩赐。
9 D( a% `( W+ l0 I4 X% T& \8 H, k) O 爽够了之后李安也没有让他射出来,只当做惩罚。她让林浩穿上他的黑色短袖,下身赤裸着,只穿了个黑袜子。然后命令他舔自己的脚。温润的舌头在她的脚趾间来回穿梭,爽的她直哼哼。7 v3 @% \/ k/ s% d* l- j- H' C
中午是林浩给她做的午饭,由于他做了粥,李安心血来潮,把凉了之后的粥抹在自己的小逼上,让林浩舔,后来就演变成她坐在林浩脸上一边叫一边蹭着,丝毫不顾及之前被她扇肿的那半边脸有多疼。% l& M" T& P' a7 ]
晚上回来的楚御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场面。李安光着身子腿大开着,坐靠在沙发上,林浩也赤裸着身子狗一样的跪在地上,不断地舔着她的小逼,粉色的舌头在她黑色的小逼里进进出出来回舔弄,爽的李安直哼哼。
0 l& E; O2 Y) d0 }. B 看到楚御进来了,她还有闲心说:“我怎么规定的,到家应该怎么做?”# P, @0 @5 p1 l# p1 H- g1 p
楚御赶忙脱下裤子,露出赤裸的下身,又大又粗的鸡巴正对着李安敬礼。
2 t  C2 U3 O7 }7 y “贱狗,过来,这是我的另一条狗,叫骚货,你俩认识一下。”
1 n7 z- s4 i& n' I$ c! g 楚御走了过来,居高临下地看着林浩。林浩虽然跪着,气势却一点也不弱,也直直地盯着他。& X$ z+ M: F) @, \+ s
李安同时撸着两个人的鸡巴,两个人的气势荡然无存,都软在她手上哼哼地叫着,又欲又性感。8 X) b! m3 \, Q$ r
晚上的时候李安又想拉屎了,想到今天两个人都没吃饭,所以她打算给他们一人一半。但是她不愿意把屎老毕容器里再给他们分,于是她把刚准备的带洞的椅子拿出来,椅子下面刚好可以跪一个人,她坐在椅子上,让林浩跪在下面,仰着头,嘴刚好对准她的屁眼。他的舌头开始一点点舔她屁眼上的褶皱,一些陈年的污垢也被他舔进了嘴里。接着他一点一点地把舌头往她屁眼里面伸,进进出出,很快李安就有了便意,她肛门大开,一条巨臭无比的屎被拉了出来,林浩赶忙咀嚼吞咽,而来不及吞咽的都被等在旁边的楚御抢走吃了。两个人你争我抢,这边李安刚拉完,两个人就都吃光了,只有嘴边还留着残余的一些屎。李安命令他们去洗漱,又来回舔弄洗漱重复了几次后,两个人又恢复了往常的样子。谁也不知道这两个大帅哥刚才赤身裸体鸡巴挺立地抢一个丑女的一坨屎吃。
3 p& y5 o3 `7 [9 `7 k 李安满足地躺在床上,两个男生一左一右地搂着她。她幸福地进入了梦乡。
$ z) w- G; V- {0 k# P 由于两个人都被她打的脸上都是巴掌印,所以两人都请了假,只陪她在家翻云覆雨。能消化屎尿的药早早就被她给他们喂了下去,两个人有时候也不得不吃一些正常的饭菜补充能量,却每次都表现的难以下咽,无比痛苦。只有喝她的尿吃她的屎的时候两个人才觉得真正的快乐。中途林浩也进行了结扎,只为了李安能毫无顾忌的爽。! x/ W* z7 u" F/ Q
几天后,两个人脸上的巴掌印都消了,李安就和他们一起去上学。还有一星期就高考了,她希望他们都能考个好学校,做个有知识的狗。
" G& m) I1 z  ~1 x 为了方便玩弄他们,高考过后她让他们两个报了相近的学校,而她由于学习实在太差,没能考上大学她想着自己这么有钱又会催眠,不上大学也没什么。于是便让他们两个去上学。她在学校旁边买了个房子,两个人每天晚上都要回来陪她住。而她就在两个学校吊各种帅哥,强大的催眠能力让她做什么都无比顺利无人阻拦。# q6 ^; e% a$ ]7 ^- T/ K, w0 g
这天,她睡醒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起床憋着一股尿意。她拿起手机给楚御打电话,“干嘛去了?滚回来,我要尿尿!”* q: O6 d8 Y9 ~2 I# W
“啊,主人,我马上回来,尿一定要给贱狗留着!贱狗好想喝!”
$ X7 Q) u) G  @ 李安等了大概有五分钟,楚御就赶了回来,一回来他赶紧脱下裤子,鸡巴挺立着跑到床边,掀起被子,用嘴包住了她的尿道口。一股腥臊的尿液流了出来,楚御如饥似渴的喝着,喉结滚动,生怕漏了一滴。感受到她尿完后,他又轻轻吸吮了两下,又用舌头舔干净周围,才起身用一双温柔的眼睛含情脉脉地看着她,“主人,贱狗好想你!”' V, g. T( _& f6 I
还不等李安说话,一个电话打了进来,里面传来林浩性感的声音,“老婆,我鸡巴好胀啊,想尿尿。”“尿吧!”“啊~啊~尿出来了~尿出来了~”由于并不是每次他想尿尿都被同意,所以每次李安的同意对他们来说就像恩赐一般,让他们又兴奋又感激。
7 j" u+ A7 W' c 林浩还在电话里不停的叫,李安已经挂了电话,“今天带我去你学校逛逛,我看看有没有别的帅哥让我玩!”9 x: o3 |! O7 ]1 }* U' G5 y" K
“好的主人!”楚御拿起一个大号的内裤给她穿上,包住她的大屁股,又找来了一件她喜欢的裙子伺候她穿上。然后楚御认真细致地舔了一遍她的脸,因为李安懒得洗脸,所以都是让他们帮她舔干净。她自然也是不经常刷牙的,所以她一张嘴就是一股恶臭,隔着一米远都能闻到。在楚御伺候她穿衣服的时候,她张大自己臭烘烘的嘴,包住他性感的薄唇,又舔又咬的玩弄。本来他的嘴总是充满着淡淡的清香,而被她的嘴亲过之后,立马也开始散发同样的恶臭,需要好一会才能恢复。李安可不管这么多,只一味的使劲吸舔他的小嘴,爽的直哼哼。等她松口的时候,他的嘴有些肿了,他却一脸的迷离,无比的陶醉。
2 ~# J0 w  W9 B; a 收拾好后他带着她去了自己的学校。“你们学校有没有什么知名的帅哥?”“有一个人风头很盛,据说画画画的特别好,还得了国际大奖。”“就是他了!带我去!”李安一脸激动。  很快两个人又换了个姿势,变成李安在下,林浩在上,她的腿盘在林浩的腰上,林浩眼睛都红了,他疯狂地挺动腰身,粉嫩的鸡巴快速地进出她黑色的小逼,带出一股股淫水。一边操还一边叫着“我爱你,我爱你……”李安则一直侮辱他说:“骚货!除了我谁能要你,你也就配做我的一条狗!”“是,我是老婆的骚狗!啊~老婆我好爱你啊!啊~我太爱你了~啊~啊~”林浩仿佛疯了一般不断向她示爱。被这样一个帅哥一边操着一边疯狂示爱,李安感受到了莫大的满足和兴奋。很快她就在他不断的告白声中高潮了。而由于林浩没有被允许射精,所以他还在疯狂地挺动者。李安抬起腿毫不留情地把他踹到了一边。林浩的鸡巴还在颤动着流着水,李安打开双腿,直接把他的头按在了自己的逼上,接着一股尿直接秒进了他的嘴里。林浩呆愣了一下,接着疯狂地吞咽了起来。结束后还恋恋不舍地吸吮了记下她的尿道口,一脸的意犹未尽。李安满意地看着他,又把只能吃她的屎尿不能吃饭喝水的规定和他说了一遍。林浩的眼睛里都是光,一直兴奋地点头,仿佛她说的那些要求是对他莫大的恩赐。6 N7 z; m/ r4 G& q( }0 ~
爽够了之后李安也没有让他射出来,只当做惩罚。她让林浩穿上他的黑色短袖,下身赤裸着,只穿了个黑袜子。然后命令他舔自己的脚。温润的舌头在她的脚趾间来回穿梭,爽的她直哼哼。
) K- j, T  {. G* F0 \4 W 中午是林浩给她做的午饭,由于他做了粥,李安心血来潮,把凉了之后的粥抹在自己的小逼上,让林浩舔,后来就演变成她坐在林浩脸上一边叫一边蹭着,丝毫不顾及之前被她扇肿的那半边脸有多疼。
' [% s2 T$ i. W( C5 a0 ^8 s* c 晚上回来的楚御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场面。李安光着身子腿大开着,坐靠在沙发上,林浩也赤裸着身子狗一样的跪在地上,不断地舔着她的小逼,粉色的舌头在她黑色的小逼里进进出出来回舔弄,爽的李安直哼哼。* i" ?1 ^; m' i7 r2 n
看到楚御进来了,她还有闲心说:“我怎么规定的,到家应该怎么做?”3 z; M% B8 d8 \- c  G. ?$ H8 @! y1 `
楚御赶忙脱下裤子,露出赤裸的下身,又大又粗的鸡巴正对着李安敬礼。
$ i6 v& j+ A3 P. Z- K, B, k+ ^ “贱狗,过来,这是我的另一条狗,叫骚货,你俩认识一下。”
  U% \% S2 v8 |+ N9 e( G 楚御走了过来,居高临下地看着林浩。林浩虽然跪着,气势却一点也不弱,也直直地盯着他。
) ~( g7 C3 t' ~0 b2 ~1 Z 李安同时撸着两个人的鸡巴,两个人的气势荡然无存,都软在她手上哼哼地叫着,又欲又性感。+ n! `& {  |5 Y" X9 c) V* w8 S
晚上的时候李安又想拉屎了,想到今天两个人都没吃饭,所以她打算给他们一人一半。但是她不愿意把屎老毕容器里再给他们分,于是她把刚准备的带洞的椅子拿出来,椅子下面刚好可以跪一个人,她坐在椅子上,让林浩跪在下面,仰着头,嘴刚好对准她的屁眼。他的舌头开始一点点舔她屁眼上的褶皱,一些陈年的污垢也被他舔进了嘴里。接着他一点一点地把舌头往她屁眼里面伸,进进出出,很快李安就有了便意,她肛门大开,一条巨臭无比的屎被拉了出来,林浩赶忙咀嚼吞咽,而来不及吞咽的都被等在旁边的楚御抢走吃了。两个人你争我抢,这边李安刚拉完,两个人就都吃光了,只有嘴边还留着残余的一些屎。李安命令他们去洗漱,又来回舔弄洗漱重复了几次后,两个人又恢复了往常的样子。谁也不知道这两个大帅哥刚才赤身裸体鸡巴挺立地抢一个丑女的一坨屎吃。
( R0 B- \1 c& |: d; d$ N 李安满足地躺在床上,两个男生一左一右地搂着她。她幸福地进入了梦乡。: p. H; H% A& O: _6 S
由于两个人都被她打的脸上都是巴掌印,所以两人都请了假,只陪她在家翻云覆雨。能消化屎尿的药早早就被她给他们喂了下去,两个人有时候也不得不吃一些正常的饭菜补充能量,却每次都表现的难以下咽,无比痛苦。只有喝她的尿吃她的屎的时候两个人才觉得真正的快乐。中途林浩也进行了结扎,只为了李安能毫无顾忌的爽。
$ L% j6 i3 A9 C6 ~ 几天后,两个人脸上的巴掌印都消了,李安就和他们一起去上学。还有一星期就高考了,她希望他们都能考个好学校,做个有知识的狗。
" q; S& m1 v. }$ E 为了方便玩弄他们,高考过后她让他们两个报了相近的学校,而她由于学习实在太差,没能考上大学她想着自己这么有钱又会催眠,不上大学也没什么。于是便让他们两个去上学。她在学校旁边买了个房子,两个人每天晚上都要回来陪她住。而她就在两个学校吊各种帅哥,强大的催眠能力让她做什么都无比顺利无人阻拦。
5 Y. [9 d7 {+ C5 L- g9 Q! _, e( M! m 这天,她睡醒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起床憋着一股尿意。她拿起手机给楚御打电话,“干嘛去了?滚回来,我要尿尿!”  F! q& A. O0 T/ T, b# U' ~3 v
“啊,主人,我马上回来,尿一定要给贱狗留着!贱狗好想喝!”3 k7 E$ K( r& D" V" Z6 r
李安等了大概有五分钟,楚御就赶了回来,一回来他赶紧脱下裤子,鸡巴挺立着跑到床边,掀起被子,用嘴包住了她的尿道口。一股腥臊的尿液流了出来,楚御如饥似渴的喝着,喉结滚动,生怕漏了一滴。感受到她尿完后,他又轻轻吸吮了两下,又用舌头舔干净周围,才起身用一双温柔的眼睛含情脉脉地看着她,“主人,贱狗好想你!”
) t& q! v, J7 o 还不等李安说话,一个电话打了进来,里面传来林浩性感的声音,“老婆,我鸡巴好胀啊,想尿尿。”“尿吧!”“啊~啊~尿出来了~尿出来了~”由于并不是每次他想尿尿都被同意,所以每次李安的同意对他们来说就像恩赐一般,让他们又兴奋又感激。
0 L/ ], p0 w; I5 X* B, f 林浩还在电话里不停的叫,李安已经挂了电话,“今天带我去你学校逛逛,我看看有没有别的帅哥让我玩!”6 \1 S4 N* {/ N
“好的主人!”楚御拿起一个大号的内裤给她穿上,包住她的大屁股,又找来了一件她喜欢的裙子伺候她穿上。然后楚御认真细致地舔了一遍她的脸,因为李安懒得洗脸,所以都是让他们帮她舔干净。她自然也是不经常刷牙的,所以她一张嘴就是一股恶臭,隔着一米远都能闻到。在楚御伺候她穿衣服的时候,她张大自己臭烘烘的嘴,包住他性感的薄唇,又舔又咬的玩弄。本来他的嘴总是充满着淡淡的清香,而被她的嘴亲过之后,立马也开始散发同样的恶臭,需要好一会才能恢复。李安可不管这么多,只一味的使劲吸舔他的小嘴,爽的直哼哼。等她松口的时候,他的嘴有些肿了,他却一脸的迷离,无比的陶醉。# u6 F, Z$ W6 f4 p( c. J. t
收拾好后他带着她去了自己的学校。“你们学校有没有什么知名的帅哥?”“有一个人风头很盛,据说画画画的特别好,还得了国际大奖。”“就是他了!带我去!”李安一脸激动。  早上她是被林浩吻醒的,她睁开眼就看到他的一双桃花眼温柔地凝视着她,仿佛看着这个世界上最美的珍宝。而下面,薛君正不断舔着她的尿道口,促进她早起排尿。李安一边伸着舌头和林浩舌吻,一边尿口一松,憋了一晚上的尿被射了出来。薛君大口大口的吞咽,一滴也没有落下,待她尿完后,又吸了吸她的尿口,防止还有没尿出来的余尿。接着薛君去清理口腔,楚御马上接过他的位子,开始舔她的阴道,她的舌头努力地往她阴道里伸,李安黑黑的阴唇搭在他的脸上,显得格外的淫靡。上面李安伸着舌头与林浩舌吻着,口水都被他舔进了自己嘴里。因为不爱刷牙,她的牙齿总是很黄,挂着污垢,嘴里也总是散发着臭气。而林浩此时却吻的如痴如醉,舌头不断卷过她的牙齿,口腔,臭烘烘的口水也被他不断吸吮进自己嘴里。很快,他散发着清香的最就被她染臭了。她也不放过他,一边亲吻一边抚摸他的腹肌,在上下两个人的伺候下,她很快高潮了。楚御开始卖力地吃她流出来的淫水。而林浩也停止了接吻,去清理口腔,换薛君来舔她的脸,做早上的清洁。她的眼屎,脸上的油等污垢都被薛君柔软的舌头舔走了。清洁了脸部之后,她被楚御抱起来来到餐桌前,楚御抱着她坐下,他的鸡巴刚好被她的阴道包裹起来。楚御发出一阵性感的呻吟,惹得李安忍不住亲了亲他的薄唇。而后,林浩开始用嘴给她喂饭,而薛君开始为她收拾出门的衣物。一个裙子,一个包,一个手机,都是名贵的大牌,用的自然是他们的钱,不过现在已经都转到她的名下了。
$ ^9 R( [6 q6 ^2 \/ n& r' {- B 楚御进了大学学的是计算机专业,以后他的公司也要往这个方面发展,他是现在系里有名的高材生,性格高冷,从不和女生说话,但是很多女生都偷偷暗恋他。
! {0 ~" a% ~( _4 b 林浩是律师专业的学生,一双嘴能言善辩,桃花眼微微眯起的时候也异常摄人,平时篮球打的极好,自然也是众多女生追逐的对象。
3 s6 u0 d# W' ?0 C" ^/ T 薛君是艺术系的学生,绘画天赋极高,多次获得过大奖,未来不可限量。  C: v  b% ]& p. U0 [9 s
有这样三个众星捧月的人伺候她,李安的身心都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 L* z! B* i/ ^+ g& B
吃完饭后,李安漱了漱口,带着食物残渣的漱口水自然吐给了林浩,使他一脸迷离,鸡巴上都渗出了一些水,显然能喝到她的漱口水让他极其兴奋。
7 ~7 X! u0 a* [- U 接着有课的楚御和薛君都恋恋不舍的出门了,出门前都听她的话跪下来舔了舔她的脚趾,表示绝对不会和任何女生说话,永远是她最忠诚的狗。
- P0 N. C" E7 n 屋里只剩下李安和下午才有课的林浩,看着他那双桃花眼,那挺立着的又长又粗的鸡巴,李安突然起了凌虐的心思。
9 e( Q+ ]( M/ e( m “跪下!”她厉声喝道!  \% e  x8 [4 N/ K
林浩赶忙跪下,仰头看她,眼里透着担忧,似乎是怕她太生气伤到自己。
  Q. Y, l  R) K1 g: a7 P  [ 李安不怀好意地看着他说“撸给我看,但是不许射!”6 ]$ k) P1 \# l, \0 k
林浩马上听话地撸起了自己的鸡巴,一边撸一边迷离地看着她,呻吟着。“啊~老婆~啊~啊~”) j- V7 k$ z0 G+ C6 \- {$ e
李安看到这样一个异常帅气,无数女生暗恋的人正跪在她面前自慰给她看,凌虐心更重。她找到了前两天买的鞭子,来到他面前,让他站起来。他马上站起来,双腿分开,头微微扬起,两只漂亮的手正在他硕大的鸡巴上快速地上下撸动。李安扬起手就是一鞭子抽在他身上,他的胸前立马出现一道红色的鞭痕,他痛苦地“啊”惨叫一声,身体微微颤抖,手停顿一下又开始撸动起来。
% o) i; C& x3 [& u. Y& u+ l “贱人!贱人!”李安一边骂一边不断地抽在她身上,很快,她的胸前,腿上都布满了红色的鞭痕,而他的鸡巴也被他撸动的有些破皮了,整体透着明艳的红色。李安被这场景刺激的浑身颤抖。她扔下鞭子,狠狠朝着他的脸抽了一巴掌,他帅气的脸上立马多了一道掌狠。他的眼睛被打出了生理性的泪水,可他却一脸卑微关心地问“老婆手疼不疼,你这样我好心疼啊!”
( p* q7 z; A" ^ 李安得意地笑了一声,一把把他推倒了沙发上,面朝他的鸡巴坐到了他脸上,他被打得脸顿时火辣辣的疼起来,他却顾不上那这,赶忙把舌头往她阴道里伸,舔弄她的腥臊的下体,生怕慢了让她不够舒服。李安来了感觉,开始不断移动屁股蹭他的脸,他高挺的鼻子被她蹭着不断擦过她的阴蒂,柔软的舌头来回舔弄,很快她就流了他一脸的水,还有一些白带挂在他的鼻子上。她感觉阴道十分空虚,舌头已经满足不了她了,便让他停手,她坐到他的鸡巴上。鸡巴由于已经被撸的破皮,所以比往常更加灼热,爽的李安嗷的叫了一声,完全掩盖了林浩因为疼痛发出的呻吟。接着李安便快速地动了起来。她硕大黝黑的屁股一下一下砸在他的腹肌和人鱼线上,李安爽的一直嗷嗷叫。“妈的,好爽,这鸡巴好大,哦,好棒啊,啊!贱人,真贱啊,有这么大的鸡巴,贱人!玩死你!玩死你!”
% K+ u; V. ?$ y+ K “老婆,老婆我好爱你,我愿意为你去死,愿意为你做任何事,老婆,老婆,我爱你!我爱你!老婆玩死我!老婆弄死我!老婆!啊!”5 i6 @* ?6 U. {( {- `
李安不断在骂着,而林浩疯魔了一样只不断和李安表白。
3 @8 B: N' n# I0 b, j( l 李安一边在他身上蠕动,一边不断打着他巴掌,骂他。林浩从上到下哪里都被折磨的很痛,却因为太爱她而忽略了这些,一心只觉得满足,并用了所有的力气让她舒服。那破皮的鸡巴甚至微微渗出了血,他却为了取悦她依然快速地挺动着。而回应他的爱意的是几句“贱人!”和几个令他感到十分疼痛的巴掌。
$ v2 v( S0 \; T2 g% ] 等李安爽的射出来时,看着被凌虐的脸颊红肿,身上和鸡巴都渗血的林浩,她批准他和她一同高潮,让他也射了出来。林浩顿时感动的无以复加,甚至流出了眼泪。
6 f9 T2 [- \7 X5 Z 高潮过后李安躺在沙发上,双腿大开,林浩主动舔着她的下体为她清洁,又吸出她阴道里的精液咽了下去,然后一脸春色地看着她。看着那被她打的红肿的俊脸,她一时也失了兴致,冲他挥挥手“自己去上药吧!这个药特制的,明天就能恢复了,下午上课记得戴口罩!”
( h" K; V* G5 p1 X# g8 O+ D7 w 林浩爱慕地看着她,点头答应,然后自己去了医务室上药。  
  H2 x* |' h& R+ T8 y  F
0 S# f! I7 n* y( w
潮人特色国际版欢迎您的光临:https://bbs.crtslt.com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潮人國際_潮人特色論壇國際版

潮人特色国际版欢迎您

潮人特色论坛国际版

联系我们

  • 工作时间:..................
  • 客服电话:..........
  • 反馈邮箱:...............
  • 公司地址:.................................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潮人國際_潮人特色論壇國際版

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3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