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查看: 320|回复: 0

[转载sp小说] 小惠打屁股的故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2-10-7 15:19: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G) U2 v3 \) @* k# U
4 l& S; {2 w, M& B  J% e
是从曼陀山庄看到的,感觉不错!不知道有木有人发,有的话请见谅!糟糕,要迟到了!”上午小慧急着冲向校门。可是跑到门口,她还是听到那个讨厌的机器声:“迟到,扣一分。”
“扣就扣吧。”小慧进了门,忽然那个声音又说:“你的十分已经扣完,下午自由活动时间请到综合楼三楼接受处理。”
“啊!惨了……”慧知道“处理”是什么。
上高中时,慧经过一番权衡,选择了县里的S中。S中是这个县最好的高中,学习气氛好,纪律严明。按照慧的成绩,再S中的班级大约能排到前五六名,应该能得心应手。当然选择别的中学慧就可能是班里第一名了。但是慧和妈妈还是决定再高手如林的S中闯练一番。此外,还有一个原因是雪儿也在那里,慧当然想和好朋友一起了。最让她们高兴的是,这两个小丫头又分到了同一个班。
当然这所中学成绩这么好,与它的严格的制度是有关的。制度本身并不特殊,是给学生一张卡,随时携带,否则不准入校。卡上有十分每次有违纪行为就会扣分,比如迟到早退、上自习说话等是一分,不按时交作业是两分(这一点大家都很反对),打架、逃学是五分等。小慧其实也没犯什么大错,就是有几次上自习和同学聊天,迟到了一两次,有一次作业挺多没按时交。要说这分数本身没什么意思,但是这十分扣完了就不好了。分扣完后,学生必须到教务处接受处罚,否则就将面临退学。
所谓处罚,就是打屁股。综合楼三楼的机器就是干这个用的。慧和雪她们上高中才不到三星期,班里已经有三四个同学去过那里了。那台机器到底长什么样子没人说过,反正那几个孩子后来是老实了很多,到现在都没有再扣过分。
暑假里小慧经常到S中的贴吧里看看,想找到有关那台机器的什么信息,但总是无功而返。她也曾在聊天室里问过几位学长,但得到的答案总是保密。他们说要给新人们一点惊喜,所以不能说。他们还和慧儿如果她“有幸”“邂逅”那台机器,也不要把过程告诉别人。
当然,暑假里慧还是从网上了解了一些信息。比如说机器男女各一个,放在不同的两间屋子里。打的时候是全自动的,没有老师在场,从而使学生不会太害羞。以前打的时候要求被打者必须脱掉下身的衣服,从而增加疼痛,并使学生感到害羞,使他们更老实。现在更是必须脱掉全身衣服,这样首先是防止有人穿很长的上衣,盖住屁股来减轻疼痛,而且对青春期的女生来说脱去上衣能让她们觉得更羞耻。
几年前是用打多少下计算,但是对不同的学生来说可能不是很公平,现在改成用屁股的颜色决定,就公平多了。到了时候屏幕上会显示三个屁股,最左边的是打之前的样子,中间是行刑中的,右边是预计的最终结果。被打的时候全身基本上都被固定,如果有人耍小聪明,穿着衣服打,机器就不会停止行刑。
边上有一个按钮,如果学生觉得再打下去会有危险,可以按下,机器就会立即停止,值班的医护人员会过来抢救但是如果仅仅是由于怕疼而按按钮,被发现后不仅要当场完成处罚,第二天会被再打一遍,还要全校通报。这下没人敢钻空子了。揍一顿已经受不了了,更何况是第二天再来一次。而且还要全校通报,多丢人啊!
最让小慧惊讶的是,本市的几家sp网站竟然还提到过S中的机器呢。但还是没有人具体介绍它。不少人叹气说这么多不懂sp的少男少女就这样把第一次被动实践给了一台机器。小慧看后轻轻地一笑,心想这么说的话我的sp实践恐怕从三四岁时开始妈妈就给我开始了。
打屁股不是打完就算了的,S中的每一个学生都有一个u盘,储存着学生的个人信息,包括奖惩记录。每次打屁股时都会有摄像头录像,视频一份储存在打屁股的那个房间的电脑里,另一份就存在u盘里。当然u盘的内容学校不会看,主要是让学生再看看自己挨打时的模样,从而警示学生。最让小慧担心的是,储存女生被打视频的的电脑曾被人入侵过。
上午慧上课的时候有些走神,她还在为自己的小屁股的命运担心。按说从小到大已经被妈妈打了无数遍了,再加上sp乐园里的超级恐怖sp,自己的忍耐力承受力应该不会有问题,但她还是很紧张。
雪注意到慧神情不正常,下课就问她:“喂,慧,你怎么啦?”
慧儿无奈地笑笑:“哦,没什么,就是分扣光了。”
雪十分惊讶:“啊?不会吧,连我这么能闹的都才扣了八分啊!那你……”
“让我下午自由活动的时候去教务处。”
“啊……那,祝你平安,但愿不会太疼。”雪儿想不出什么别的话安慰她。
“啊,死丫头,还敢咒我,看我不……”其实小慧并不是特别失落,她笑着向雪儿追去。雪一边笑一边逃。
“别抓我别抓我!哼,要是我管那台机器,就再扣你十分!好你个小慧,希望,希望下午那个机器打你打得狠一点!”小雪说,“最好我来打你!哎哟,别抓我!”
到中午放学时,雪儿忽然想起来:“对了,慧儿,网上好像有两篇关于打屁股机器的sp文,其中有一篇,里面的故事跟我们现在很像啊,只不过那个故事里是扣六分就要挨打。你还记得吗?”
慧也想起来了:“是啊是啊,我怎么忘了。我中午得抓紧时间到网上搜一搜,先从里面学点经验,看看里面那个可怜的小姑娘有什么经历,让我下午也好有个准备。谢了,小雪你记性真好。”
雪就想整整她:“哎?慧儿大小姐,你中午还能上网?你妈妈对你真好啊!对了,你得先给妈妈交上几十板子的‘网费’吧。”
慧伸手打她:“去去,别贫嘴!”雪灵巧地躲过去了。慧这会儿也开始发愁了:“是啊,中午上网妈妈不太可能答应啊,再说就算她答应了,下午就要挨揍了,这几十板子的‘网费’可怎么办呢?今天星期五,明天就是回家周了,最好拖到明天”
雪就想再逗逗慧:“哎哟,我怎么记得今天好像是某人的十五岁生日啊?哦哦,祝小慧生日快乐!”说完就跑。
慧儿作生气状地追:“站住站住!哪壶不开提哪壶!”为什么呢?国外不是有的地方通过打屁股来庆祝生日吗?小慧的生日也是这样庆祝啊!
回家的路上,慧一直在酝酿情绪,快到家门口时终于装出了一副可怜兮兮,眼泪都快要掉下来的样子,回到家里,把自己下午要挨打的事情一点一点对妈妈说了。
妈妈本来已经把大蛋糕放在了桌子上,今天中午爸爸有事,但妈妈把饭做得很丰盛。吃到明天晚上才能吃完——明天是回家周嘛。
妈妈听慧说这些的时候,一直是在微笑着。把慧送进S中的时候她就知道慧早晚要过这一关。从女儿的调皮程度来看,现在也到了该挨顿揍的时候了。
慧在想怎么和妈妈说自己想上网的事:“妈妈,我……我想上会网。”
妈妈:(这小丫头中午还上网,想干什么啊?)“你可是很少在不双休的时候上网啊。”
慧:(惨了!怎么和妈妈说啊?算了,还是实话实说吧,要不就更惨了)“妈妈,我……我知道网上有一篇sp小说,里面写的东西和打屁股的机器有关,我想……我想先看一看,心里有底。”(啊,我怎么说得这么无聊,妈妈,你可千万要答应啊!)
妈妈:(这小丫头还真行,现在还想上网,我看你怎么交网费)“好啊好啊,只要交网费,就能上网。”
慧:(晕啊,妈妈你的网费都已经涨到一分钟两板子了,而且不足一小时也要按一小时收费,太狠了吧):“好妈妈,好妈妈,你知道下午我就要挨揍了,怎么还对女儿那么心狠啊,求你了,明天再打吧。”
妈妈:(不管怎么说,也是这小丫头犯了错,按说这时候还想上网,还是看sp这种不太健康的东西,就该狠狠地打。对了,先耍耍她)“不按时交网费,可不是太好,对了,某小姐今天还过十五岁生日呢!”
慧:(完了,今天……不行!我要装得再可怜一点,说话再什么一点)“妈妈~,求你了!”(对,声音再可怜一点,来句狠话)“妈妈,你不是想打死我吧?”“求求你,今天别用板子打我屁股了!”
妈妈:(好,这可是你自己说的,等着吧!)“啊,好吧好吧,今天不用板子打你屁股了。”
小慧:“妈妈万岁!”(我怎么有点不放心呢?妈妈你可千万别有什么阴谋啊!)
要说,还是女孩子最了解妈妈。妈妈当然有阴谋啦!
慧在网上找到了那篇文章,她知道即使明天“交网费”和庆祝生日,自己的小屁股面临的也是两天一天一顿狠揍的高负荷。所以要尽快。小慧看着那篇文章,觉得心里有了底了。如果和文章里的程度差不多的话,自己完全可以承受。当然绝对不可能很疼了,因为如果自己和雪这样“久经沙场”的人都受不了,那么那些一次也没被打过的小女生不得被打得昏过去?
慧放心地关上电脑,准备下午下身换上松一点的衣服。却看见妈妈手里拿着什么东西,坏笑着站在自己身后。仔细看看,原来拿的是一个鸡毛掸子。什么?鸡毛掸子?我说的是……板子……屁股……啊?!
慧第一反应是中计了,第二反应是完蛋了。她知道自己不小心给自己挖了个坑。但还是抱着侥幸心理:“妈妈你拿鸡毛掸子干什么?这里不脏啊。”
妈妈却没再绕圈子:“别装傻,躺下,交网费!”
慧还想再拖一下:“妈妈~你不是说今天不用板子打我屁股吗?”
妈妈一笑,挥了挥手中的鸡毛掸子:“这是什么?这可不是板子,再说我也没说打的是屁股啊!”
“啊?什么?”慧心想完了。
妈妈还是那种慈祥但又有点可怕的笑:“不打屁股,打大腿。”
慧赶紧拆招:“妈妈,妈妈,别啊,万一下午也打大腿呢?”
“傻丫头,为什么叫你躺下,不是趴下?那个机器总不会打大腿内侧吧。”
慧不敢再耍花招了,她怕妈妈能想出打得更疼的地方。但是,还有一根救命稻草:“妈妈,等等,你不是说每次打我前都可以让我选择各种方式的惩罚吗?这次我不选挨打了,我选别的!”
妈妈笑笑:“好啊,给你几个选项:未来三个月零花钱免谈;或者未来三个月禁网,交网费也不行;再或者……”
“啊?妈妈,你这不是逼我挨打吗?”
妈妈心想,还是教育一下:“小慧啊,你得想一下了啊。在学校里犯了那么多的错误,到家还想上网,还是看sp,你想一想,在别人家里你会怎么样?”
慧果然经不起妈妈这一激,歪着小脑袋想了一会,说:“妈妈,是我不对,你打我吧。”
“好吧,躺下,脱了衣服。‘网费’是一分钟两板子,不到一小时按一小时算,鸡毛掸子可能更疼一些,那就六十下吧。”
啪!“哎哟,妈妈,轻点儿!”
啪啪…………
啪!“啊!”最后一下格外狠。“好了,起来吧。”
“好疼啊!妈妈你真狠心!啊!别打了别打了,我要上学去了。”
整个下午小慧都是在紧张中度过的,雪理解她,也没再跟她闹。三节课后,到了课外活动时候了。慧不是很情愿地向综合楼走去,因为本来她昨天和雪儿约好一起打羽毛球的。
综合楼挺大的。一楼闲置,只放着一些旧的板凳桌子之类的
: Y9 B4 i6 }' Y, j1 t4 g
综合楼挺大的。一楼闲置,只放着一些旧的板凳桌子之类的,二楼是礼堂,没有活动不会有人来。慧心想选在这里打屁股倒是挺照顾学生面子的,痛得哭出来也不用担心别人听见。
一上三楼,只见一条走廊,两侧各一个门。一边写着“男”,另一边写着“女”。想到不知情的人很可能把这里当做厕所,慧不禁一笑,但想到自己接下来的命运,又有点害怕。
慧从“女”那个门进去,是一间不大不小的屋子,只有一张桌子,桌上有一个音箱,还连了一台机器,那机器很像学校餐厅里的读卡机。后面还有一个门。慧犹豫了一会,轻轻拿出了自己的磁卡,放在读卡机上,几秒后,只听到音箱里传出声音:“身份信息已经确认,请到下一个房间,即更衣室,脱去全部衣服。在更衣室更衣时,请把门锁住。”慧心想这还用说,哪个女孩子换衣服不也要避着人啊。
慧进了更衣室,立即把门反锁上。她先是看到好几面大镜子,慧知道这当然不是用来化妆的,而是打完后能让学生换衣服时一下子又看到屁股的颜色,增加警示作用。
尽头还有一个门,看来应该就是打屁股的地方了。“藏得还真是深啊,不过这样也好,省的被别人知道。”她又敲了敲墙壁,很厚,估计里面挨揍的女孩使劲哭喊,在外面都不会有人听见。更衣室里有一张桌子,桌旁一把椅子。
桌上还是一个音响,还有一个用来签名的本子,每个受罚的学生要先写上姓名班级。慧签上自己的名字,又把本子翻了翻。本子从这学期开始记,虽然不到三星期,本子上的女生已经有十几个了。慧看到自己班里两个女生的签名,本来她们写字挺好的,但是签名却歪歪扭扭,别的班的女生的签名也是这样,显然被打前是吓得要命。小慧又回过头来看看自己的签名,还好,虽不算飘逸或娟秀,但毕竟工整认真。
还有一张床。慧儿先是用手摸了摸床垫,很软。床是席梦思,上面还铺了几层薄被子,被子质地更软。“啊,床这么软,应该是怕打完了屁股坐在床上受不了,看来打屁股的时候一定很疼的。”再看椅子,也是床边有一条绳子,上面好几个晾衣架,还有一个大柜子似的电器。
“干什么用的呢?”慧想。只听机器的声音又来了:“先将晾衣架放到消毒机内消毒一分钟,可以保证你的健康,防止传染。另外处罚所用的所有器械都会在使用前和使用后消毒。”
“打屁股还要这么仔细啊,真受不了。”小慧忽然想起来妈妈每次打自己也要这么细心,甚至用手打前都要洗手。慧把四五个晾衣架放进机器里,按下ON键,一分钟后机器门打开了,取出晾衣架时,小慧感到晾衣架有点热,还有淡淡的不知是什么消毒液的味道,看来消毒还是很全面的。
0 p1 V" q  |& g
现在不到十月,天气还挺热的。慧本来想穿裙子,但是学校不让,只好穿了一条很松的裤子。慧脱下裤子,下身一下子露出来。在镜子里也一下子出现了慧的皮肤。慧脱裤子的时候有点脸红,因为她立刻看到镜子里自己白皙的小屁股。慧很小心,她没穿内裤,生怕打完后会很疼。接着,慧又轻轻脱去上身的衣服现在慧是赤身裸体了。每一面镜子里都有一个脸红的光着身子的小姑娘。慧看着镜子,心想一会我的屁股会比这更红的。
慧按照语音提示走进了最后那间房间,房间里四面都是大镜子,在对面看到了那台机器。机器看上去很复杂,慧也搞不懂,心想就按它说的来吧。
“请面朝前站到机器旁,进行身体检测。”不久后,慧就在屏幕上看到了一堆数据,什么年龄、性别、身高体重、血压、脉搏等。“脉搏比正常值快。”机器说。但不久又自我判断说:“属正常紧张,继续。”然后就都是一些跟屁股有关的东西,什么臀部肌肉量、脂肪量、臀部放松程度,臀部曲线的各项参数等。“天哪,光一个曲线就有五六个参数,这又不是选美。”
“测量计算完毕,请将身体各部位按语音提示用固定带固定在机器上。注意,固定带一旦固定,在惩罚结束前不会打开,所以注意顺序。”
慧按要求把身体贴在机器上,皮肤直接和金属接触,感到很凉很凉。好在地上有一层地毯,光着脚也不凉。她要先固定脚踝。脚踝的固定带很紧,固定带固定后,就不可能自己离开机器了。然后是小腿,大腿,背部。背部固定好后,她就完全贴在机器上了,只有手能动。
固定完了,机器开始运转,它不停地调整,最终让慧变成了一种双脚悬空,手和脚位置都很低,而屁股高高翘起的姿势。这个姿势确实很适合打屁股。
机器又说:“现在开始介绍普通惩罚行刑用具。用具均为合成纤维板,密度韧度硬度均适中。”
“好吧,那就和家里的板子差不多了。”
“板的惩罚用的一面用金属箔覆盖,加热至五十度,并保温,以保证惩罚时保暖,并增大处罚力度。”
“什么,是那种板子啊!”慧家里当然也有,就是妈妈从新加坡带来的那块。这种板子打的时候会产生又热又疼的感觉。虽然用普通板子打屁股时,屁股也会很热,但那只是体温,这个五十度就厉害了。“咦?那篇sp小说里不就是五十度的板子吗?”
机器的声音又来了:“体罚采取左右双板同时落下,分别击打左右臀部。”
“哦,看来就像古时衙门里的板子,不过衙门里不是同时落下的。”
“以上内容每人均相同,现在根据你的身体情况和臀部各项参数,选择女子器械六号。本器械编号为随机编码,与规格无关。现在开始介绍六号器械。六号器械为长方形,有连接在机器上的木柄,长五十厘米,宽八厘米,厚零点六厘米。”
“这样啊。”慧从镜子里看着身后的板子,听着板子的描述,想象着打在屁股上的感觉。
再看看屏幕,左边和中间的屁股还是白皙的,右边目标的颜色是比大红还略深,慧一看不是特别深,而且没有紫红和淤青,就松了一口气。
两块板子先是轻轻地贴在了屁股上,小慧可以感觉板子五十摄氏度的温度。不知为什么,她还感觉屁股有点麻。然后,两边的板子分别扬了起来,划出两道优美的弧线同时落在慧儿的屁股上。左边和右边疼痛麻辣的感觉不分先后地从下体传来,再看镜子或者屏幕,左右白嫩的屁股上臀峰的位置上各泛着些微红,小慧知道,惩罚开始了。
机器的声音又来了:“现在体罚正式开始,以后普通惩罚每一板均按此力度进行,直至你的臀部达到屏幕中最终的颜色。然后开始加罚。”“什么,加罚?”小慧本来觉得这个力度自己完全适应得了,到最终比大红略深的颜色也没问题,但是既然有加罚,那就要小心了。
( o( x+ i* V" c
“体罚过程可能有些痛苦,请坚持,并深刻反省错误。再次提示,不要随便按暂停按钮。此外,你可以有一些下意识的挣扎活动,但是不要用手阻挡臀部,因为惩罚的部位是臀部不是手。否则会额外惩罚。”不能用手挡?这倒是小慧没想到的。机器说话的时候,板子已经落下来四次,八厘米的宽度,恰好把慧的臀部和大腿很往上的地方覆盖一遍。
小慧觉得这个机器挺没意思的,按说这个躯干和腿部自然下垂,臀部高高翘起的姿势是模仿小时候趴在爸妈腿上挨打的姿势,这本来应该是个温暖亲切的姿势,也是慧最喜欢的sp姿势之一。但是这个机器学得并不到家,在上面总感觉姿势怪怪的不舒服。而且赤身裸体和这样冰凉的金属直接接触,那感觉糟透了。另外,这个机器硬邦邦的,小慧的膝盖一开始没什么感觉,越来越觉得硌得生疼。还有中午被妈妈打过的大腿内侧,也时不时隐隐作痛。小时候在家里每次妈妈打她,总是让她舒舒服服地趴在腿上,问她趴的是不是最舒服,然后用手把她的小屁股抚摸一番,再下手打的。
而且,就是现在在家里挨打,妈妈也是边打边和自己聊天,让自己不觉得孤单,在说说笑笑中不知不觉就起到了惩罚和警示的作用。所以虽然妈妈有时候打得的更狠更疼,小慧还是喜欢被妈妈打屁股。而眼下这个机器,除了时不时说那句“体罚过程可能有些痛苦,请坚持,并深刻反省错误。”就是个哑巴。慧感觉很孤独。
慧想这些的时候,板子已经落下几十次,现在也感觉比较辣比较疼了。特别是那个五十度的温度,很好地扩大了惩罚效果。慧心想对那些从没被打过屁股或者很少被打的女生来说,打到现在就已经很难忍受了,像那篇小说里的那个女生一样又哭又闹了。自己感觉到的孤独,可能对大多数人来说是疼得顾不上的副产品。怪不得S中的纪律这么好,按照这么严的扣分标准,这么狠(当然对雪和慧来说不算太狠)的惩戒措施,恐怕即使最老实的人最多也就两个月就会挨一次难忘的体罚。
又有二三十板子过去了。再看看镜子和屏幕。屏幕是高清的,上面自己的小屁股恰好是水蜜桃的颜色,白里透红,煞是可爱。再看看初始状态,自己的玉臀还是白皙的,再看看最终颜色,小慧估计自己现在屁股的颜色恰好在中点的位置。
屏幕上白里透红正在变成红里透白,水蜜桃正在一点点成熟。如果是妈妈打的话现在自己应该开始撒娇了,虽然真的不是很疼。这个板子比较好的一点是整齐划一,屁股上几乎每一个地方都是一样的颜色。倒是实现了屁股上每一寸肌肤的平等,不过对不少人来说应该是可怕的均衡。
看来到最终的颜色还得等一会,现在屁股是越来越疼了,但慧还能忍。她忽然调皮地想,那个机器不是说不能用手挡吗?那我就挡档试试!,她把双手伸过去,伸手的一瞬,她忽然想我这是怎么了?怎么故意讨打啊?
啪。左右疼痛的感觉从手上传来,而臀部立时解脱了一下。此时慧才感觉屁股挨打的滋味真是不好受。啪,又是左右一下。机器看来有反应了:“已经强调不能用手阻挡,现在开始额外惩罚。”机器“咔”地一响。
慧儿想,什么额外惩罚呢?手上的板子并没有加重。咔!忽然脚踝上的装置上升了一些,慧儿忽然想起自己的脚并不是固定在地面上,而是悬在空中,哦,原来……啪!这一声特别响,因为是六处板子戒尺一起扑向小慧的肌肤。左右手上的板子倒是没加力度,但是双脚脚心脚背都重重挨了一下戒尺。小慧心想这个装置倒是好,只要不是练杂技或者体操,手是不可能挡住打向脚的戒尺的。退一万步说,就是能挡住,屁股又露出来了,还是挨板子。
机器又说了:“把手伸向你身体前面的打手机器,额外惩罚打手背手心各二十下后将恢复普通处罚,否则不会恢复。”
“哇,原来戒尺是铁的,怪不得很疼……”小慧倒是不经常被妈妈打脚心,一般打脚心总是打屁股“大餐”后的“点心”,就打几十下。而脚背更是很少打,即使打也不过几下到十几下。小慧心想我这回还是老实点吧,脚心又疼又痒,很难受,脚背上的铁戒尺更是厉害,才打了一下,就越来越疼了。啪!说着又是一次六音齐鸣。
慧把手伸向了前面的打手机器,只见机器上左右各一个大套圈,五个小套圈,慧手心向下,正好先伸进手腕再伸进五根手指。手指伸进去后,五个套圈迅速锁紧,大套圈更是紧得勒肉。这样小慧的手腕手指就完全不能动了,不过此时手心向下,看来是要打手背。慧除了玩打手背游戏之外,从没被打过手背。就在慧想象着铁戒尺打手背是什么感觉时,第一下已经落下来了。慧只觉得左右手背同时一阵疼痛,是挺疼的,好在忍受二十下还是可以的。左右手背加起来已经二十下了,慧觉得手背已经肿了一些。要换手心了,可是忽然感到指关节一阵疼痛——铁戒尺还是向手背扑来。
/ d. n2 t8 \1 i
“什么,不是已经二十下了么?”没等慧儿多想,又是左右手的手指和手掌交会的关节各一下,这次和上一次的叠加起来,疼多了。“啊,什么,原来它说二十下是左右各二十下啊!”啪,啪……前十下主要落在手掌的背面,这里好歹还有点肉,能保护一下,后十下却全部打在各处关节上。打在关节上,就等于是直接打在骨头上,而且是铁戒尺,那种疼痛就不好受了。小慧看到自己的手背各处都有些红肿,特别是关节上的地方。
然后是打手心,打手心还好办一些,妈妈以前也用铁戒尺打过自己的手心,最多的一次,是因为慧不小心打碎了一个珍贵的花瓶,而且慧正好考砸了,前几天屁股已经被打得通红,就打手心。那次是打了八十下。现在的二十下自然不是太大的问题。
手心打完了,慧的双手终于恢复了自由。慧心想其实对不少人来说光这打手就是很好的惩罚了。这时慧全身各处都不舒服。刚刚被打过两下的脚背有点疼,应该是肿了点。脚心则很痒,像是有人在挠一样。手心手背的疼痛更不用说,大腿内侧不停地蹭到金属面,隐隐作痛。最烦人的是屁股也痛开了。现在离达到目标的红色还有几十板子,也到了该疼的时候了。刚才慧儿主要感受着手心手背,脚心脚背的疼痛,但是打手的时候,屁股上的板子是一直没停的。小慧环顾了一圈屋内的镜子,看到身上各个被打的部位果然都有不同程度的红肿。
啪,屁股上的板子还在继续,慧忽然有了一个更恶作剧的想法。她知道这个想法的实施很可能要付出惨重的代价,但是既然自己想出了它,总是心痒难搔。她最后心一横,心想付出点代价也不算什么,反正对大多数人来说光打屁股已经可能让她们又哭又闹了,自己和她们比已经占了这个便宜,如果仅此而已也起不到惩罚的效果。她是个要强的孩子,不愿比别人少忍受。
小慧坏笑着把双手伸向身后。被打过的双手虽然有些不听使唤,但还是没费多大的力气就抓住了挥向左右屁股的板子。手似乎有点麻,但本来就挺麻了,也没什么。机器一下子停了,但是几秒钟后就说:“严重违纪!严重违纪!”
小慧感觉机器可能是要叫进个人来,不仅慌了神,在外人面前赤身裸体地挨打已经是一件很害羞的事情了,又是“严重违纪”,很可能受到什么特殊的处罚,万一再被通报……那就完了!可是过了十几秒钟也没有人来,机器的声音又说:“启动严厉惩罚系统。你将为你的错误付出代价。”慧儿松了口气,心想只要你别叫人来,别通报我,怎么罚都行。心里又有点后悔,心想我不该抓住板子的,这下好了。
又是十几秒钟过去了,小慧的手还是抓着板子,机器说的“代价”也没来。就在小慧出神的时候忽然感觉双手被狠狠地电了一下,手不由自主的放开了板子,疼的叫出声来:“哎哟,好痛啊!”这时,小慧终于明白为什么屁股上的板子总是有一种麻麻的感觉,原来金属箔一直是通着电的,只不过通常情况下电流很小,只是让皮肤感到发麻,扩大板子的惩罚效果,而遇到小慧这样不老实的,就狠狠地电一下。
啪!“啊!”这次是屁股上的板子和脚背脚心四处戒尺一起落下,而且全部带电,慧儿被电得浑身颤抖。机器的声音再次响起:“请把双手放到前面的打手机器上,否则带电处罚不会停止。严厉处罚结束后将恢复普通处罚。”小慧心想这次闯了大祸,再也不能出乱子了,更何况机器上次说的是打手心手背各二十,这次什么也没说,就更要注意了。赶紧把手伸进去。这次是手心向上。
啪!手心、脚心、脚背、屁股八音齐奏,但总算没带电,小慧感觉各处都很痛,其中屁股稍轻一些。看来屁股是用了普通的力道。啪!啪!……慧儿一下一下数着,左右又各加了二十下,手心和屁股还好,但估计打完了自己的脚都走不动路了。慧儿心想我为什么要闯这么大的祸,白白给自己带来这么些疼痛。
“十下电击惩罚后恢复普通处罚。”“啊,什么,还要电我?完了……”
啪!“啊!”八音齐奏,并且同时带电,看来真正的严厉惩罚才刚刚开始。可是没等慧儿完全反应过来,又是一下。啪!“啊!”啪!啪!还是带电。小慧这两下拼命地忍着,她忽然想起来还有录像呢,要是被别人看到自己这么惨多不好。啪!啪!慧拼命咬着牙,但泪水还是流了下来。
机器说:“还有四下结束。下面三下增加电击程度。”啪啪啪!三下很快的打下来,慧仿佛是先感觉到被打的地方剧烈震颤,然后才感觉到一下接一下的疼痛。慧本来觉得自己的身体已经麻木了,可没想到电击都是瞬时的,可能电完后马上就没事了,但是电击的那一瞬间的感觉,却是刻骨铭心的。
机器的声音又来了:“最后一下,电击再加强,请准备。”
小慧先是从镜子里看到自己身上各处与板子、戒尺之间连出朵朵电火花,然后听见了“啪”的清脆声音,最后感觉到了那种疼痛。
但是电完就没事了。慧觉得刚才十几下电击好像自己就没经历似的。现在只有屁股上的板子了。慧擦擦眼泪,从镜子里面看看自己身上各个被打的地方。屁股不用说,手背刚才比较幸运,没有再次挨打,本来肿起的不多,现在已经消了一些,等晚上回家就好了。手心是被打得挺多的,总共有五十铁戒尺,还不算替屁股挨的板子(当然屁股不会少挨)。等晚上才敢动弹动弹。看来晚自习写作业是写不成了,回家周再写吧。脚心还行,过一会应该就不痛了,就是今天晚上肯定会又麻又痒,但愿自己走路的时候不会因此摔倒,要不就丢人丢大了。脚背是最疼的,肿的不轻,看来打完了之后只能不穿袜子了,再把鞋垫抽掉,这样脚背就不会碰到鞋子了,就是走路一定要小心,不能走快了,要不鞋子会掉的。
小屁股的颜色已经很接近目标颜色了,板子不在均匀用力,而是这里补一板,那里补一下。七八下后,机器说:“普通惩罚已结束,现在准备加罚……现在从各种加罚中随机选取一种加罚……选择完成。”这时慧忽然看到了前边什么东西,应该是一根金属小棒,有半支钢笔那么长,比手指头宽一点,一端是球状,另一端挂着一个类似钥匙环的大圆圈。这难道是sp里面的……慧儿摇了摇头,心想绝不可能是我想的那个东西!校园里怎么会用这个呢?
机器的声音再次响起:“请用一分钟的时间将肛塞塞进肛门中,一分钟后机器将进行检查。如果你不进行,一分钟后机器将强行塞入。”“什么,真是肛塞啊!这怎么可能呢?”小慧无论如何也不愿相信校园体罚竟会用这种东西。“还有五十秒。”机器的声音提醒着小慧。算了,不管怎么样我得先把它塞进去,小慧想。可是,被打过的手心实在是不大听使唤,幸亏肛塞前面的球形设计,要不塞进去就更难了。剩下十秒的时候,好歹塞进去了,那个圆环留在外面,看来是方便用后取出。小慧想,我是用过肛塞的人,可那些没用过的

* t" C8 y( e- h6 T6 u, X. u$ ^
小慧想,我是用过肛塞的人,可那些没用过的小女孩这关不就惨了吗?
机器检查的时候说:“基本符合规范,现在作适当修正。”所谓适当修正,就是把肛塞塞得更深了些。“修正完成,半分钟后加罚开始。”慧回过头瞅了一眼机器,只见机器原来放板子的地方已不再是那两个有金属箔的板子,慧松了口气:“不电我就好。”机器自动换上了另两块板子,看起来比上一对板子要薄,稍微窄一些,颜色深一些。“这是什么呢?”
“加罚开始,四十下,规则同前。”机器的声音还是这么冷冰冰的。四十下,应该就是左右各四十,总共八十。
慧闭上了眼睛,她觉得四周除了镜子和屏幕没有什么好看的,特别是屏幕上,自己的肛门外面有个圆环,显得很不雅观。啪,声音有点闷,没那么清脆。第一下来了。慧睁开眼,看看屏幕上自己的屁股已经在大红色的基础上又红了一些,好像熟得有点过的水蜜桃。。慧感到有些奇怪,这一板很普通,并不是特别疼,而且没有了电流和温度,甚至没有前面的板子厉害。“不行,还得小心,说不定有阴谋。”慧提醒着自己。
慧又闭上眼,等着第二下来,但是十几秒钟过去了,机器都没打。大约过了二十秒钟,第二下板子才来,还是没什么特别。不过板子和肛塞还是配合的很好的,肛塞粗细适中,尽管不是第一次用肛塞,慧还是不敢使劲乱动,因为动的幅度太大就会牵动肛塞,很疼的。慧心想那些第一次用肛塞的女生,肯定是一动也不能动,老老实实挨板子。肛门还很疼。
每一板和上一板都间隔二十秒钟左右,间隔很长,可以让被打的人慢慢感受疼痛的感觉,时间长了也是一种折磨。五板下来正好覆盖整个臀部。看来一共要覆盖八遍。
第二次覆盖时,慧感觉这个板子有些不寻常,板子很薄,但是打在屁股上给人的感觉是很厚实。就像加厚了一样。第三次覆盖时,慧又有了新的发现。这种板子给人直接带来的疼痛不是很大,但是它能放大、扩散原来的疼痛。一开始没什么明显的感觉,现在是越来越疼了。看看屏幕里,屁股上的红色正在加深。而且,它带来的疼痛不是直接的痛感,而是一种钝钝的疼。慧感觉这种疼痛先是钻进皮肤里,但是没什么明显伤害,继而钻到肉里,这时就已经很疼了,甚至还想钻进骨头里。而且每一板都间隔很长的时间,这段时间原来皮肤的的疼痛也被激活了。从肛门开始,整个屁股自里而外地疼。“好狠啊,这个板子到底是什么东西?”慧猜测着。铁戒尺一类的?应该不是,板子还有木头的色泽。枣木板子?也不会,枣木是比较结实的,但是在家里妈妈打我的屁股常用的板子不就是枣木的吗,也没这么明显的效果,慧又摇摇头。慧心里又想你们那些一次都没被打过的小女生,看你们怎么过这一关。
哎哟!好疼啊!这个板子是越来越厉害了,幸好到最后一次覆盖了。最后五板慧是龇牙咧嘴熬下来的,板子加肛塞让她很难受。看看屏幕,自己的屁股已经变成了深红色,幸好还没有淤青,不过也肿了一大块。
“不到半厘米厚的板子,四十下,也能让屁股肿这么多?到底是什么呢?”
机器说:“现在开始记录臀部颜色……记录完成。”屏幕最右边的屁股本来是普通惩罚的大红色,现在变成了自己屁股的深红。
“好了,记也记完了,该放了我了,课外活动肯定剩下不到十分钟,晚饭这个样也不用吃了,晚自习坐凳子可就惨了。”慧把屏幕右边的深红和左边白嫩的小屁股一比,感慨万千。“放了我吧,我也看看这板子是何方神圣。”
机器的声音又响了:“现在开始加罚中的延时处罚。半小时内你须保持此姿势,固定装置不会放开,同时还将间或进行臀部击打处罚,使你臀部的颜色不浅于屏幕右方的颜色。”
“啊?什么?”慧几乎晕过去。
这半小时可就难熬多了,要知道臀部抬高,手和腿放低的姿势除了被打屁股之外,是个很难受的姿势,板子还会时不时落下,让你慢慢“享受”刚才的疼痛。慧被妈妈罚站过,罚跪过,都没有这么难熬。更何况,屁股里还有个肛塞呢!
大约过了十分钟,下课铃响了,同学们应该都去吃饭了吧,但愿这无聊的惩罚快点结束。
有一次板子落下,小慧忽然明白了什么:“哦,原来板子应该是用铁树做的,怪不得……”
又过了二十分钟,小慧感到像过了一个世纪那样漫长,终于听到了那个冷漠的声音:“时间到,加罚结束。”
慧正要欢呼却拼命控制着情绪,她知道希望越大失望越大。果然,机器又说:“你是第一次接受体罚,根据规定,第一次接受体罚者将在所有惩罚结束后再接受一次处罚,以警示反省,内容随机……现在开始选择……选择完毕。处罚项目:鞭刑,十下。”
“啊?!还没完?还是鞭刑?怎么不早说啊?伤不起啊!”慧已经经不起任何忽悠了。
这个样,还要用鞭子抽,今天我这个生日怎么过的这么惨啊!妈妈,等着给女儿收尸吧。望着机器上的鞭子,慧在心中悄悄准备“遗言”。
慧看着机器的鞭子,看样子挺结实的。打在身上的滋味一定不好受。唯一的好处是鞭子不长,顶多有三十厘米。
慧挨过鞭子的次数也不少了,最早是在初一练钢琴的时候妈妈弄来了那条牛皮鞭子,问自己有没有毅力,元旦那次演奏多亏了屁股上的鞭痕提醒着自己,才没有弹错音。妈妈用鞭子总是很谨慎,一般用别的东西打屁股只是问一句:“是打屁股还是用别的惩罚措施啊?”因为自己总是选择挨打,这个步骤有时也省略了。但是每次妈妈准备用鞭子的时候总是反复征求慧自己的意见,还要慧写书面的东西表示愿受惩罚。妈妈用鞭子从来不超过五下,但一定要求一鞭见泪且一鞭见血。这也是妈妈唯一会打出血痕的工具,妈妈用别的东西时,打得再多再狠,也不能出血的。一般都是慧犯了大错,并且自己提出来挨鞭子。
今天要面对的是左右各十下共二十下鞭子,慧很担心自己能不能挺得住,拼命祈祷但愿机器别像我妈妈一样一鞭就打出一道血痕。不过慧又放心了些,她想这鞭子再厉害,能有sp乐园里小龙女的龙皮鞭厉害吗?那种东西我都挨过,这当然没问题。
咻——“啊,别出神了,第一下来了。”啪!落在已经是深红色的屁股上,还是很疼的,慧儿不敢睁眼,生怕看到一道恐怖的血痕。咻——啪!第二鞭来了,“哎哟,还好没和第一鞭交叉,但愿它在我左右屁股上各画十道平行线。”咻——啪!第三鞭也是平行的,看来后面的都是平行的。咻——啪!慧决定睁开眼看看,自己既然还没疼得要哭,应该不会破皮。果然,屏幕里屁股上多了四条深深的红色长痕,但还没有淤青,也没有出血。
这时机器说:“鞭刑将控制力度,避免出血引起感染。”慧松了口气,心想那些没来过的小丫头们这一关就麻烦了。咻——啪!还能忍受,就是鞭子扫到了肛塞的圆环,肛塞略微动了动,肛门隐隐作痛。咻——啪!加油啊,就剩四鞭了!咻——啪!哎哟,好疼!不好,我怎么想哭了,不行不行,好不容易这次没有血痕,我一定不能哭!咻——啪!拜托了,再坚持一下!咻——啪!最后一下了!咻——啪!好了,终于结束了!
屏幕上,比较深的红的底色上,是左右各十条很深的深红的鞭痕。“体罚部分结束,现在松开固定装置。”慧的手脚终于自由了,但是慧一动也不想动弹,她准备先休息一会,现在一点力气也没有,反正离上晚自习还有半个多小时。
机器的声音又响起来:“请到电脑前取出u盘。肛塞请于晚自习后取出并交回到更衣室,不准提前取出,否则会被电击。”
“啊?什么?”慧又要崩溃了。
慧轻手轻脚地穿上衣服,但还是疼得龇牙咧嘴,在地上走路真的差点滑倒。拔u盘时,手一用力,又疼得受不了。慧把鞋垫放在更衣室里,准备下晚自习再来拿。走出综合楼看到傍晚的校园的那一刹那,慧忽然感觉自由是那样美好。
慧终于回到了教室,教室里还没人,大家都在外面活动。没人正好,省得大家看我笑话。慧小心地把屁股往板凳上凑,经过一番努力终于坐下了。
雪从外面回来,到慧面前,小声关切地问:“怎么样?”
慧笑笑:“还好啦,就是坐凳子有点不舒服。”
  w4 ~0 a% d# g. k: P+ _
其实上晚自习,雪儿能看见慧儿起身弯腰都很困难,走路也很慢,甚至抓本书都要皱一下眉头。
下晚自习放学了,今天正好是雪和慧在教室里干值日。慧的手好得差不多了,拿扫帚扫地已经不太疼了。她们边干边聊,教室已经没有其他人了人了。雪儿见四周无人,悄悄地问慧:“慧小姐,请你帮帮我,我今天又扣了一分啊。还差一分就要挨打了,你能不能和我说说,那里是什么样子?”
慧想了想,轻轻地一笑,准备主要说实话,但把最重要的编个谎:“哦,那里嘛,稍有点疼,不过对咱们这样久经挨打的人来说也算不了什么。”
雪问道:“有人吗?守着别人挨打挺害羞的。”
“没有啊,全是自动的,到了时候你只需要按机器说的做就行。要把衣服脱光,把自己的脚踝,小腿,大腿和背部固定好,机器会做出计算,决定选什么板子,最终达成什么颜色,总之就是尽量保护安全还尽量增加疼痛。什么都别管,看着大屏幕,等着你的的小屁股从白皙变成又红又肿还又麻又烫就行啦。”
“一会再说红肿,又麻又烫是怎么回事?”
“记得我妈从新加坡带来的那个板子吗?上面有一层金属箔的。”
“哦,那个板子可是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那次咱们吵架,你妈妈严厉批评了你,想把你狠揍一顿,不过最后还是让你负荆请罪,拿着那个板子找我让我打你。”
“对哦,喂,我负荆请罪,你还假戏真做,把我的屁股都打青了。”
“不怨我啊,不是你妈妈还说等你回家必须从你屁股上看到淤青,要不就别回来吗?一开始我还不好意思下手,是你再三求我打我才打的。我打到刚看到一点青色就住了手啦。再说第二个周末我不是又让你打了一顿吗?”
“好啦好啦,不说啦,你还想知道什么?”慧对那段“负荆请罪”的事有点害羞。
“那个板子多少度?”
“五十度,和小说里一样。”
“可是,你为什么还说麻呢”
“呵呵~”
“别卖关子!”快要挨打了,雪也不想再折腾。
“金属箔,金属箔上有微量的电流。”
“啊?”
“没事,不是那种静电,只是让你感觉发麻,扩大体罚效果的。”一说“静电”,想起挨打时被电的经历慧就想笑。
“还有什么?”
“不是说了吗,又红又肿,又麻又烫”
“什么,红肿?红还好办,肿可稍微有点难熬。”
“惩罚分两部分的,第一部分是那个板子,也就打到红色,怎么也不会太疼的,就是后面有个加罚,那个机器说的是具体怎么加罚还要从几种不同的方案中随机选取一种,挺复杂的。”
“那你的加罚是?”
“再用板子打四十下。”
“也没什么特殊嘛。”
“板子可不是上一个板子了,倒是没通电,也不烫,凉凉的,没有那种火辣辣的感觉,这个板子不厚也不宽,但是很结实,挨打的时候好像是被加厚的普通板子打,表面上似乎没有前面的板子疼,但是每一下都隔将近一分钟,每挨一下屁股就肿一点,而且越来越疼。我想板子应该是用铁树做的。不过什么加罚是随机的,到雪儿时说不定就变成别的了,呵呵!”
雪看她说的,挨了一顿狠揍,还能这么轻松,不禁有一丝疑惑:“你这顿揍可也不轻啊,你怎么还这么高兴?”
慧心想该把小雪忽悠一下了,她背着灯光,尽量不让雪看见自己的坏笑:“告诉你个秘密,打屁股的时候手是不固定的,也就是说啊,屁股很疼了可以用手垫几下。”
“对啊,那篇《打屁股机》里的小女孩就这样做了。不过没什么用啊,手挨的板子全是白挨的,手打疼了屁股还是会挨打。”雪心想你可不能一直用手垫着?
慧一阵激动,忽悠的时刻到了,她故意小声:“可是手不只是垫着啊,可以用手抓住板子啊,反正五十度也不算太烫,板子的电流很小,只是让你觉得有点麻。抓住板子那个机器就没辙了。”
雪察觉了慧的坏笑,同时注意到她扫地时每次弯腰都特别小心,知道她在说谎。于是,小雪也准备给小慧个“惊喜”。趁小慧背过身扫地,小雪把手里的扫帚横过来,扫帚疙瘩瞄准小慧的臀部,啪!
“哎哟,痛死啦!你这死丫头!”慧轻轻地揉着屁股,“你这丫头也太狠了,明知道我已经被狠狠地揍过一顿了,怎么还折腾我?”换了平时,小慧一定会笑着追上去打雪儿,可今天她确实是疼得顾不上了,再说脚心正痒,还没带鞋垫,真的跑不动。
小慧揉着屁股,雪见状也不再闹了。她们干完了值日,开始向外面走。小慧还是对扫帚很好奇:“扫帚疙瘩怎么打得这么疼?”
“也行吧,不太疼啊,比藤条好多了。喂,扫帚你没挨过?”
“当然了,我妈妈打我都是用专用工具的,除了鸡毛掸子,很少用非专用的东西。”
这下雪就成了有经验的人了:“那你这样就是缺经验了,扫帚、拖把我可是都挨过的。”
“喂,跟我讲讲,什么感觉啊?”
“嗯,其实拖把杆是我比较喜欢的。因为木制的拖把杆总是用质地很疏的木棍,打在屁股上很舒服,不疼。扫帚嘛……要稍微疼一些,不过就打一下,应该不会有你刚才的那样激烈的反应啊。”
“能不疼啊,我身上还有鞭伤呢!哎呦,不好,说漏了!”
“哼哼,我就知道你这狡猾的小丫头没说实话。你不是说只有铝箔板子和铁树板子吗?”
“你才是个狡猾的小丫头,人家都挨了这么狠的揍,你不仅一句安慰的话也不说,还问这问那,好不容易想耍耍你,你又用扫帚打我,害得我连给你个惊喜的机会都没有了。”慧不失时机,反咬一口。
“死丫头,说实话,鞭伤是怎么回事?”
“哼,告诉你好了,机器说每个第一次挨打的人都要接受‘特别处罚’,这就是。而且也是随机的。”小慧心想,反正我还有很多东西没告诉你,比如左右各一个板子,一板就是两板,再比如加罚的延时,到时候你自己去享受吧,不由自主地又是一脸坏笑。
“还敢笑,肯定没安好心。现在没人,你又没有还手之力,信不信我再打几下。”雪笑着说。慧走路都得很慢,雪要是下手,慧绝对躲不开。
“别,别,会很疼的,再说还有那个什么…”慧心想,怎么又说漏了。
“哈哈,有问题,还有那个什么啊?”雪笑着追问道
算了,还是告诉她吧。慧心想,要不然去综合楼还是会让她知道的。于是她把嘴凑到雪的耳边:“有肛塞啊。”
“什么?”这下是雪吃惊了,“学校惩罚学生,用……用肛塞?”
“不管你是不是相信,它现在就在我这里。”慧儿害羞地指指自己的屁股,“而且不仅仅是打的时候用,打完了还不能马上拿下来呢。必须从打完等到下了晚自习,不然强行取出会被电到的,这个电就很厉害了。我现在准备去综合楼把肛塞取下来。”
“好啊好啊,我跟你去。我想看看那台机器长什么样子。”雪难得有机会看那台机器,当然不想错过。
“机器是看不到了,只有更衣室开门。”小慧心想你这孩子这么烦人,自己再扣一分不就能看到了?
“更衣室……也不错嘛,让我看看我们的慧大小姐伤痕深不深,肛塞紧不紧。”
“雪儿,别贫嘴!”
到了更衣室,慧脱衣服时还是有点害羞。雪一脸笑容,冷不丁一把就把慧的裤子拉下来了。“喂,流氓啊你,你干什么,好疼啊,碰到我被打的地方了!”慧惊叫着。
“呵呵,果然做了准备啊,不仅没穿内裤,还穿了这么松的衣服,也不怕掉下来。”
慧不好意思地笑笑:“没办法,小心驶得万年船啊。”
雪不管她,看着慧的屁股,装得很同情的样子:“哟哟,都打红了,疼不疼啊?疼跟姐姐说,啊?”
“你是谁姐姐?少占我便宜!疼不疼你不是再扣一分就知道了吗?”
慧的屁股有些地方的红色已经开始消退,当然整个臀部看起来还是红红的,比水蜜桃稍深一些的颜色。看来铁树板子的持续效果很好,如果是普通板子,这会应该是退成浅红。离得稍近点,上面的一条条鞭痕清晰可见,不仅红色比周围要深,还鼓起来,看来还是挺疼的。此外,还有一条略微泛红,几厘米宽的痕迹——当然是刚才雪儿的杰作。
“喂,小慧,你趴在床上,我来给你把肛塞取出来吧。”
“少来!我妈就最喜欢在这个时候以这个理由偷着打我!”小慧警惕性很高。
“好吧好吧,你自己来,不过我可就当一回偷窥者喽。”
“你!”但是小慧实在拿她没办法。
肛塞并不太粗,但是不算很浅。慧被打了手心,不敢用力,只能用手指轻轻地勾住露在外面的钥匙环状的金属环,一点一点地向外拉。雪终于没再捣乱,慧取出肛塞,松了口气,把肛塞插进桌子上专用的肛塞口里,小心翼翼地穿上衣服。
雪说:“你被打的地方挺多的吧,我看手和脚都不正常啊。”
“呵呵,被你看出来了,好吧,不耍你了,到了时候千万不要用手挡,更别抓板子,要不你不仅手心手背、脚心脚背遭殃,还会被电十几次的!知道我为什么不敢穿鞋垫吗,就是脚背疼啊!”慧还是不想让雪再走自己的老路,就实话实说了。
雪很开心的笑着:“哟,这都赶上严刑拷打了,你可很坚强啊!”
“不是啦,被电的时候我也哭过的。”慧心想反正明天你到我家看视频,还是早说实话为好。
雪又问:“哎哎,你大腿内侧怎么也有点不正常啊?可不像过敏,难不成机器连这里也打?”
慧笑笑:“不是,交网费啦~”
慧和雪走出校门,雪说:“明天我到你们家玩,记得给我看视频啊!”
“死丫头,快滚你的!”
后来,慧才知道铁树板子、肛塞、鞭刑都是S中五大酷刑之一,平常摊上一个几率已经不高,而同时碰上仨概率不亚于彩票。而且,慧打听到另外两大酷刑是用铁戒尺打脚心脚背手心手背,和电击。
回到家里,慧感觉自己浑身又疼又累,就早早睡了,妈妈看着女儿被打的视频,不禁笑出声来。
第二天,慧九点多才醒。醒来后没有穿衣服,而是脱去睡衣老老实实地趴在了床上。妈妈的巴掌带过一阵风,落在慧的玉臀上。不多不少,左右各十五下。然后,妈妈又扬起了板子。
“什么?妈妈,怎么还用板子啊?”
“规矩不能变哦,还是各十五下。”
啪啪………
“妈妈好了吧,挺疼的。”
“好了。”
“万岁!吃蛋糕了!”
“停,别起来,还有呢!”
“啊?不是好了么?”
“慧儿,祝你生日快乐哟!”是雪儿的声音!
啪啪………还是一边十五下。
“喂,雪儿,你这用的什么东西?我以前怎么没挨过?”
“是扫帚疙瘩啦~”
慧儿心想,在学校还是少犯纪律吧,比起那个冰冷无情的机器,妈妈的巴掌和板子,雪儿的扫帚,可都温暖多了
3 T' |5 J5 U% l7 K0 l$ f

# D) Q4 r; C1 f
潮人特色国际版欢迎您的光临:https://bbs.crtslt.com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潮人特色論壇國際版

潮人特色国际版欢迎您

潮人特色论坛国际版

联系我们

  • 工作时间:..................
  • 客服电话:..........
  • 反馈邮箱:...............
  • 公司地址:.................................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潮人國際_潮人特色論壇國際版

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3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