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查看: 244|回复: 0

[图文分享] 人可尽夫的妻子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2-10-4 08:24: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潮人國際特别提醒
新用戶在升級區發帖註意事項:
所發內容與論壇各項愛好吻合
禁止一圖一貼或系列圖拆散發帖
禁止殘缺不全文或一文分段發
帖子標題需清楚明了

論壇所有問題大多可看公告解決
切勿下载任何陌生用户提供的陌生APP更勿裸/聊!
本帖最后由 zj12358 于 2022-10-4 08:25 编辑

看着床上熟睡的女人,想着刚才激情时的喘息,思绪又回到了几年前。

当时刚刚毕业的我认识了如今的妻子敏萍,一个看起来文文静静的女子儿,个子不高,瘦瘦的,留着一头长发,眼睛大大的,有点近视,皮肤很白皙,身材也不错。在交往的过程中她告诉我曾经有过男朋友,是大学时的同学,当时没怎麽往心裡去。

大约经过二十多天的交往,从一起逛逛街、瞧瞧电影、拉拉手,到接吻、摸奶、揉小穴,很快就把关係发展到床上。

还是处男的我把我那火热的阳具毫无阻碍地插入到她小穴的时候,就已经知道这个小穴已经被人先一步发掘了。裡面真的好烫,从没经过如此阵仗的我基本没有抽插就缴械投降了,好在过了一会儿才找回点颜面。#

然后听她讲述自己的幽美的破处经历,那个她刚上大学就追求她的男孩很优秀,个子很高有1米82,很快就把她追到了手。

男人们都一样,到手的猎物不是用来观赏的,只有在玩弄中才能找到乐趣,在一吻定情之后就是无休无止的骚扰,当时妻子说年龄还小,另外要把最珍贵的东西留到将来他们结婚那一天。

男友答应了,妻子在其他方面也就特别迁就他,于是妻子身体的其他部位自然成了男友玩弄和发洩的物件,妻子说那时她胸部很平,如今稍具规模的两座乳峰也是拜此人所赐。

只要是有时间,男友就会拉妻子去公园或校园后山,享用用舌头和手指把一个十八岁的清纯少女推向绝顶高潮的快感,以至于如今有时候我还要吸着妻子的小嘴、用手指去揉妻子的阴蒂,让她重温当年的快感。

于是在某一次高潮过后,男友用他那丑陋的肉棒代替手指把妻子那粉嫩的小阴唇和阴蒂挤磨到充血变红并再度达到高潮之后,我妻子的小穴就成了那肉棒几乎每日光顾的地方,虽然没有真正进入过,但肉棒却带给她数也数不清的潮起潮落,男友的精液也不时喷撒在那片尚属于「处女」的圣地。:

终于有一天,一个勇敢的精子越过了处女膜落地生根,尚不知情的少女在五个月之后堕胎时才撕裂了处女膜。

没有了这层禁锢之后,男友自然而然地成了这块领地的完全佔有者,粗大的肉棒彻底征服了妻子,也伴随妻子渡过了四年的大学时光。可就在毕业的时候,男友却分配到了另一个城市,在经过一年多的聚少离多的鸿雁传书,妻子知道男友已经变了心,只好另觅知音,我就成了那个侥倖者。

在妻子的温存体贴和柔情感化下,我原谅了她,她也答应我忘掉以前的事。

一段时间以后,妻子以前的男友出差来我们城市,约妻子出去聊聊。当时我们只是谈恋爱阶段,妻子徵求我的意见后才去了,我不放心也跟着去了,也看到了那个男人,的确让我有点自卑,和他握手时感觉自己的手太小,但做男人的总得大度点儿吧,何况那是以前的事儿了。

我和那男人都喝了不少酒,喝完后一起回到我住的宿舍,刚好其他人都放假回家,三个人的房子只有我在,我找一个上床躺了上去,他们俩分别睡在两张下床,妻子在对面的床上,那张床没有上床。

我喝得有点多,嘴裡乱说着有点耍酒疯,妻子上来安慰我,那男人却站起来说:「他喝多了,-会儿就好。」说着把妻子抱下来。妻子当时是跪伏在我旁边的,他抱的时候就是左手托着妻子的胸部、右手托着妻子屁股,站在地上就把老婆放到了自己的床上。

我看到他那隻大手毫不客气地抓着妻子的右边乳房,我也像听话似地闭上了嘴。过了一会儿感觉酒劲不那麽大了,我吃力地睁开眼睛,看到的却是一幕令人血脉贲张的场面。

只见妻子脱得一丝不挂的跪在对面的床上,屁股朝向床外,那男人一条长满黑毛的大腿踩在床上,右手向前捞着妻子不住晃动的两个大奶,左手扶着妻子不断耸动的屁股,髭着的阴毛下面一条硕大的肉棍正在妻子的小穴裡有节奏地一进一出。

天啊!男人的东西还能长那麽大!看到他一前一后的运动距离起码能有20公分,每次抽到后半段都能把妻子小穴裡粉红的嫩肉带得向外翻,怪不得妻子对他那麽死心塌地。我也觉得很镇静,没办法,谁叫我碰到这麽一个竞争对手呢!

可能妻子怕我听见,嘴裡一直没发出什麽声音,屋裡很静,我能听到那男人把肉棒插入妻子小穴时「噗滋、噗滋」的声音,夹杂着妻子子宫收缩时挤出的气体,冲开肉棒与小穴内壁间紧窄缝隙中的骚水,发出的「噗噗」的声音,和那男人採用几浅一深抽插招式,深深插入时肚皮撞击妻子耸起的屁股时发出的「啪!啪!」声,以及妻子拚命忍住,又架不住男友用力撞击那一下产生的强烈快感发出的闷吭声。

最后,妻子终于在发出一声长长的闷哼,达到高潮后支撑不住被肉棒顶着推了下去。那男人可能对妻子没有发出叫床声感到不满,报復似地把原本揉捏妻子漆黑屁股的大手伸到妻子小肚子下面,硬生生把妻子漆黑的肥臀拉起到肉棒方便抽插的高度,用硕大的鸡巴一下狠似一下地干着妻子的嫩穴,抽出时只留半个龟头,插入时却下下见底,肚皮撞击屁股的「啪啪」声都可能让门外走过的人听得见。

随着男人的撞击,妻子的嘴裡也发出声声娇叫,抽出和插入的间隙能听出来妻子是在哭泣。看着那男人古铜色的皮肤、健壮的后背上隆起的肌肉、饱满有力的屁股、长满黑毛的大腿,映衬着他浓密的胯下,我那娇弱无力的妻子漆黑的皮肤格外刺眼,那时我才知道原来妻子是那麽白。

看着男人用力时混身上下不断隆起的肌肉,和慢慢拔出再狠狠肏进妻子小穴的粗长肉棒,和妻子被肉棒肏进时弓起的渗着汗珠的瘦削的后背,肉棒拔出时被带出的粉红的嫩肉,我心裡想:这才叫肏屄,女人就应该被这样的男人肏,女友的小屄儿能被这样的男人肏是她的荣幸。

我能看见妻子左面的奶子随着身子在不住晃动,不时被右边伸过来的大手捏弄拉扯成各种形状,白嫩的乳房上由于男人的捏弄留下了几道红印。看着夹在男人指缝间、妻子那嫣红的乳头娇羞地竖起,时不时被男人用小指和无名指夹着拉向另一侧,我想妻子右边的乳头一定也被男人粗暴地夹在拇指和食指间玩弄。

随着男人下下的操弄,妻子开始挺动娇臀迎接肉棒的撞击,嘴裡也发出「啊啊」的叫床声,可能是想我确实酒喝得太多不会醒来,连那男人那麽大的力气用肚皮撞击自己屁股的声音都没醒来。

男人继续保持原先的力度,大肉棒一下一下发掘着妻子被干得红红的小穴,发出「噗滋、噗滋」的声音,阴囊一下下地撞击妻子的阴部,把妻子流出的淫液溅向四处,顺着两人的大腿流下,胯下的妻子也随着撞击发出愉悦的尖叫。

听到妻子终于发出畅快的叫床声,男人有经验地改变着肏屄的节奏,时而慢得像打针一样,看着肉棒一寸寸地挤开妻子的两片大阴唇,把一部份小阴唇带进阴道,直到自己长满黑毛的小腹贴紧妻子漆黑的肥臀,然后一圈圈地摇动着自己的屁股,让大肉棒在妻子的小穴深处四处搅弄。

受到小穴裡来自不同方位的刺激,妻子的嘴裡发出各种我从来没听过的呻吟声,声音不大,但很连续,时而低吟、时而悠扬,就像唱歌一样,非常好听。

这样磨了一会儿,男人忽然又改变了肏屄的方式,用令我头昏眼花的速度抽插着我妻子,把妻子的臀肉撞得一波一波地颤动,肉棒只抽出一小截又快速地干进去。我想可能龟头正好在妻子子宫口进出吧,妻子顿时一改刚才悠扬的腔调,发出与男人撞击同一频率的「啊啊……啊啊……」叫床声。

看着男人屁股上紧绷的肌肉,我以为他就要把精液射到妻子的子宫裡呢,可抽插了几百下后男人不但没射,还改用我和妻子都摸不清规律的频率和力度,抽插妻子的水汪汪的小穴。这下妻子的叫床声更是令我耳目一新,时而撒娇般地呻吟,时而「啊」的一声尖叫,时而发出舒服的「嗯嗯」声,时而「呀」的一声脆叫,时而张嘴大口地喘着气,时而发出一连串的「啊啊」声。

我心裡想这男人真会玩儿女人,能把我那平时文文静静的女友玩儿的比毛片的女主角还浪,更加想看那男人接着怎样玩儿我的女友,这个在他胯下晃着奶、挺着阴、流着骚水、淫叫着被他的大鸡巴肏得晃着脑袋披头散发的女人。

过了一会儿,男人把伸到妻子肚皮和乳房下的两隻手拿了回来,两条腿也站到了地上,直起了腰用两隻手把住妻子的屁股两侧,自己身体不动,把妻子向前推出再拉向自己完成抽插的过程。妻子也配合地前后挺动,嘴裡发出「哦哦」的娇叫。

几下过后,男人就把手离开了妻子的屁股,让妻子前后挺动用小穴吞吐着自己的大肉棒,悠闲地观赏着胯下挂在自己肉棒上不断耸动肥阴、肉紧地撞向自己的女人,享用着用肉棒彻底把我那娇柔的女友征服的快感,还不时向我的床上瞄上一眼,我赶紧闭上眼睛装睡,听着妻子娇柔的叫床声。

男人的大手也没闲着,不断地抚摸着妻子瘦削的肩膀和后背,把上面细细的汗水抹开,把大拇指放在妻子的菊花蕾上轻揉。妻子像得到宠爱的小母狗一样,哼着讨好主人的叫声,撒欢地扭动白嫩的屁股让男人粗大的肉棒,在自己的小穴内搅弄。男人弯下腰两隻大手分别抓住妻子前后晃动的两隻乳房用力揉捏,扯住两个乳头向两边拉,一点也没有怜香惜玉的意思。

看到自己的女友被人这样玩弄,我都有些不忍,感觉那男人根本就不是在和我妻子做爱,而就是在肏我妻子,玩儿我妻子,淫亵、狎弄她,我妻子也只能噘着屁股挨肏,被玩儿,被身后高大健壮的男人淫亵、狎弄、蹂躏。

看着那男人像玩儿妓女一样用尽各种花样肏干、淫猥、糟蹋着我那在我看来高贵漂亮的女友,心裡真的很痛。可妻子却一副很舒服的样子,随着男人不时地用力挺动一下下身,妻子就会被操得发出一声尖叫,似乎在告诉那男人这样她很舒服。

一会儿妻子的动作变得好快,「啊啊」的娇叫声也变得高亢,前后运动的动作也变得不谐和,肉棒一下脱了出来,妻子发出「啊」的一声尖叫,喘得上气不接下气地急急地说着:「快……快……」屁股也往后一拱一拱的。

男人见状,拍了一下妻子的屁股说:「来,小骚货,翻过来让我再肏你。」说着话两个人就都上了床,那男人把我妻子的两条腿分开成M字形,自己跪在中间,把大肉棒对准妻子的小穴「咕叽」一声就插了进去,妻子嘴裡立刻发出畅快的欢叫。随着男人的前后挺动,妻子的两个大奶像波浪一样前后涌动,嘴裡发出细声细气的娇叫。

男人伏下壮硕的身子,把脸贴在妻子的脸上,妻子识趣地把脸侧过去送上香甜的小嘴让男人亲吻,男人不客气地把妻子伸过来的小舌头吸在嘴裡,挺动肉棒重重地操弄妻子的小穴。在男人魁梧身躯的遮挡下,我基本看不见他身下正快乐呻吟着的女友,只能看见女友伸向空中的两条漆黑的小腿儿,心裡想着娇弱瘦小的女友不会被身上这个挺动着粗腰的男人压坏吧?

看着男人前后挺动的结实有力的屁股、凌乱髭着的阴毛,下面露出的女友那白得夺目的小屁股和不时被男人丑陋的阴囊挡住的浅褐色的小屁眼儿上亮晶晶的淫液,听着我那娇媚可人的女友和身上男人接吻时的咂弄声,我的鸡巴也不争气地高高竖起。

妻子鼻子裡发出的快乐「嗯嗯「声夹杂在肚皮的撞击声中显得是那样柔弱,没几十下就见妻子悬在半空中的脚趾向前伸直,两隻白嫩的小腿搭在男人的屁股上,两隻手也抓紧男人的后背,像八爪鱼一样缠在男人身上,嘴裡发出「哦哦」连续的娇叫,在男人的狠狠操弄下再次达到了高潮。

高潮后的妻子四肢呈大字型,白眼上翻,动也不动,只是时不时地小腿抽动几下。男人依旧挺动着大屁股用硕大的肉棒,不停地发掘着妻子那娇嫩的小穴。经过几十下这样持续地操弄,不知是心裡委屈还是太过舒服,妻子的眼裡流下大颗的泪珠,嘴时也发出「呜呜」的哭泣声,可屁股却开始左右扭摆迎接男人的撞击,在男人伏下身时还用小嘴不停地亲着男人的脖子。

最后在男人的操弄下,妻子再一次肉紧地娇叫着达到了高潮。男人在妻子半是哭声半是呻吟的娇叫声中也发了「啊啊」的声音,把肉棒顶在妻子深处,屁股一动一动的开始射精。

看着自己的女友被男人的大肉棒肏干得浑身抽搐、娇羞无力,柔弱无助的模样,我心裡像打倒了五味瓶般不是滋味,心裡却羡慕那男人,能把女人肏到哭可真的有本事。但一想到那女人就是自己的女友,而自己只看着另外的男人把她骑在胯下玩弄肏干,心裡就觉得酸酸的自己也想哭,一直看到他们做完后我才闭上眼睛,心裡想着,明天的第一件事就是跟这个骚货彻底分手。

第二天,那个男人走了,我和妻子说:「我们分手吧!」她没说什麽。

就这样过了几个月,不知什麽原因我们又走到了一块,后来就煳里煳涂地和她结了婚。婚后生活也算是平淡,妻子比较安份守已,我也不把以前的事放在心上,毕竟他们是早一步认识的,想开点儿算是我给那男人戴绿帽吧!

可前段时间又有一件令我烦恼的事来了。一次和妻子以前的一个同事喝酒,酒喝得高的时候,那傢伙就问说:「你妻子和你结婚时是处女吗?」我说:「那当然。」他说:「别逗了,算起来我和你还是连襟呢!」

我说:「什麽连襟?」他说:「你妻子一个屄洞裡的连襟。」我正要发火,他说:「你别着急,听我慢慢说。」

他继续说下去:「你妻子在和你谈朋友之前我们同科室,我看她也挺漂亮就开始追她,她扭扭捏捏地也就同意了,在半个月不到的时间裡,我就把这个小妞搞到了手。

她特别喜欢接吻,喜欢把自己香甜的小舌头伸到我的嘴裡任我咂弄,我把唾液送到她嘴裡她就嚥下去。你妻子皮肤特别白,摸在手裡手感特别好,跟她在一起时最喜欢把她脱得光光的从上到下抚摸,她的每一寸肌肤我都摸弄和亲吻过。

每次吻到腋下,看到她那只长了三、四根腋毛的柔嫩的肌肤我就忍不住多亲一会儿。那小乳头,用手指一碰就挺立起来,特别是小穴,毛不太多,一摸就出水,我有时用嘴舔她小穴的时候还吃上一口,酸酸的。

第一次插她我就知道不是处女了,你要把她插舒服了她才会叫床,那叫声,迷死人了,销魂啊!不过自己却不想找个破货当妻子,玩了她大概一个月该玩的都玩到了,就找个理由分手了。」

我说:「真的假的?」他说:「你回去瞧瞧,你妻子屁眼儿和小穴之间是不是有颗痣。她特别喜欢我从后面操她,我当然很容易就发现了。」我有点儿晕,妻子的屁眼儿和小穴之间还真的有颗痣。

他还说,从后面操我妻子的时候喜欢把一小截手指插到她的后门裡,然后肉棒一下比一下用力,直到把我那噘着高高屁股的妻子操到趴在床上,再把她翻过来脸朝上,用嘴亲我妻子的嘴唇,这时普通情况下她都会红着脸,伸出小巧的舌头给他吸吮,也不在乎他把口水流到她的小嘴裡。

他偶而捏一下已经竖起的乳头,妻子身子还会肉紧地抖几下,小手也会向下寻觅那根能填充小穴的肉棍,他却不急,把那根刚从我妻子小穴抽插过的、还黏着爱液的肉棒送到妻子的嘴边让她吸吮,妻子会说髒,但还是会娇羞地把大肉棒含在嘴裡任他插弄。这时他的手和嘴也不闲着,把我妻子的两片阴唇扒开,用舌头舔中间的小豆豆,把手指插到小穴裡搅弄。

他说,有一次他把四个手指一起插入我妻子的小穴裡,妻子着急可嘴裡却插着肉棒,只能拚命地扭动屁股摆脱他的魔爪,自己也很快地被玩到高潮。

他说有好几次因为妻子高潮差点把他的肉棒咬断,有时还莫名其妙地喷出一股尿来,而这时我妻子更加会迫不及待地要肉棒插入她。他说这时只要肉棒插到我妻子的小穴裡,没动几下她马上就会来第二次高潮。他说他这时最喜欢的,就是一下狠似一下地撞击我妻子的小穴,把她从床尾撞到床头,让她头悬在半空,长发披散到地上,两手按在她的两个大奶上使劲搓弄,肉棒重重地操弄小穴,在我妻子的「啊啊」声中把她再次操到高潮。

他说最喜欢看我妻子高潮的样子,那眉眼挤到一起、小腿痉挛般抽动,白眼上翻,整个身体红红的,胸口不住起伏太惹人爱怜了,真的很让男人有成就感。

那傢伙说着这些的时候不住地看我,见我没有过激的行为后就继续往下说,把他和我妻子在电影院裡、各自的办公室裡、夜晚的公园裡种种复雨翻云的场景以及我妻子在他的胯下被他的大肉棒肏得委婉娇啼的淫荡表情描述地绘声绘色。

他评价说,我妻子是个闷骚的女人,喜欢被玩弄又怕被别人看出来,装出一副正派的样子可骨子却透着一股骚劲。

听着眼前这个傢伙酒后的滔滔不绝,想像着这个傢伙换着各种姿势把妻子玩到高潮,我不禁有点镇静,也没有跟他说过激的话,只是平淡地说,我就当他在讲故事,反正那是我和妻子认识以前的事,并且自欺欺人地说妻子自从跟了我以后还是很安份守已的。

那傢伙却狡猾地笑了,趁着醉意告诉了我另一件事儿。他说:「你还记得在你的婚礼上谁是证婚人了吗?」我说:「是我妻子他们科长。」他说:「那就对了,在和我分手后,你妻子工作上很低沉,那时他们科长挺照顾她的。」

他说:「你也不是不知道你妻子那副性情,男人把她抱在怀裡她是不会喊叫的,就这样你妻子就在半推半就的情况下被我们科长上了。这是有一次科长喝多了跟我说的,科长还特意绘声绘色地向我夸耀了上你妻子的过程。」

他说:「那时我刚从别的科室转过来,见到你妻子的第一印象是挺文静的一个女子儿,一头漆黑的长发,戴着一副眼镜,瘦瘦的,但奶子挺大,长得白白淨淨,说话细声细气儿,做事儿也挺麻利。当时我也没动什麽坏心眼儿,觉得年龄相差太大,而且她当时在和你谈恋爱,自己可能没什麽机会。

随着工作的关係,接触越来越多,有时寇裡出去吃饭,吃完饭大家一起出去唱歌,她还经常主动约请科长跳舞。科长说,把你妻子的小腰儿握在手裡时很有感觉。

后来听说她跟你分手了,工作上有些事儿也有点心猿意马的,为了这科长还特意把你妻子叫到办公室谈了一次话,说考虑到她如今心境不好,尽量少给她安排一些活儿,你妻子当时也挺感激他的。

也是从那时开始,科长开始留意这个刚毕业的女大学生,走起路来屁股一扭一扭的,跟他说话时语气媚媚的,如果把这样的美女骑在胯下,那她叫床的声音一定很好听。

从这以后科长开始打起了你妻子的主意,因为当时你妻子还住在单身宿舍,所以中午也不回去,在单位的食堂吃饭,办公室裡也放了床。

有一天中午要下班时,科长来到你妻子的办公室裡,说他中午也不回去了,让你妻子帮他带份饭回来。你妻子去打饭的时候,科长把他出国时从日本带回来的春药就放在了你妻子喝水的杯子裡,这种药是男女分装的,女用的是粉末,男用的是粒状的,这杯水也是你妻子刚倒的准备吃饭时喝的。

科长因为也不知道这种药的效能如何,就放了两袋到你妻子的水杯裡。等你妻子把饭打回来,科长就和你妻子在她的办公室裡一起吃,快吃完的时候,你老婆就把那杯放了春药的水喝光了,科长见了也装作吃胃药,把那颗提高男性持久性的药吃了,他说可不想过一会儿这小妮子春潮氾滥的时候,自己却丢盔卸甲。

过了一会儿,你妻子的药劲就上来了,小脸红扑扑的直喊热,两隻眼睛水汪汪的,说话也娇滴滴的,可能小穴裡也开始流水了。科长故意让你妻子把毛衣脱了,当时她脑子裡可能没有太多的可想,就真的当着科长的面摘了眼镜、脱去毛衣,可脱的过程中不当心被发夹挂住了,娇声娇气地让科长过去帮忙。

科长这时看到你妻子脖子都红红的,暗想这春药的劲儿还真大。帮她往下脱毛衣时,连发夹也摘下来放在一边,同时用两隻手把她的头发拢在手裡,夸你老婆的头发真好,手也不经意地抚摸了一下她的脖子。

你妻子撒娇地说痒,科长想,是不是下面的小穴更痒?本来就想抱住她开始玩弄了,可一想,先等一等,看这小妮子在春药的作用下能做出什麽事儿来。

你妻子那天裡面穿的内衣挺松,能从领口看到大半个乳房。科长继续用手梳理着头发,同时观察着你妻子的举动,她先是把内衣往下拉了拉,让乳房的形状在外面看起来更突出,两条小腿夹得紧紧的,不时还把屁股挪动一下。

在科长再一次把她的头发从上往下梳理的时候,你妻子把头仰到椅子背上,红着脸用水汪汪的大眼睛望向科长,小嘴也做出性感的形状。科长趁机夸赞说她不戴眼镜时真好看,你妻子登时变得更加娇媚,撒娇地说:『好看吗?』科长说好看,她又说:『哪裡好看?』科长说都好看,特别是眼睛和小嘴儿。

你妻子在春药的作用下变得不能自持,就说:『你真会说话,奖励你每个地方亲一下。』科长说好就俯下身,先轻轻地在你妻子的眼睛上亲了两下,看到你妻子张着的渴望的小嘴,科长想再逗逗她,就在你妻子湿润的嘴唇上也轻轻地亲了一下,然后就直起了身。

你妻子娇媚地说:『你真坏!』科长说:『我怎麽坏了?』你妻子终于忍不住了,撒娇地说:『人家想让你亲得久一点嘛!』科长故意去逗她说:『亲哪裡呀?』你妻子撒娇地跟科长说:『你真坏,当然是亲人家的小嘴了。』

科长见时机成熟,就说:『是不是想我这样坏你?』就把你妻子从椅子上抱起来,你妻子也骚媚地用双手勾住了科长的脖子。科长顺势反锁了门,快速把你妻子放在裡面的床上,同时自己也躺在旁边,继续逗着你妻子,说:『还想不想我亲你了?』你妻子说想,科长说:『先亲你哪儿?』你妻子马上送上性感的嘴唇。

科长再也不客气了,翻身压在你妻子的身上,大嘴重重地吻上你妻子那湿润的双唇,舌头也伸到她的小嘴裡寻觅身下少女的丁香小舌,并与之纠缠不休。他吸吮着少女口裡的香舌,手也不客气地伸进衣服裡面,握住了早就想染指的少女乳房,不愧是少女,乳房真挺。

你妻子这时也肉紧地扭动腰肢,鼻子裡发出舒服的『嗯嗯』声。科长把一条大腿放在你妻子小腿中间,隔着你妻子的牛仔裤挤磨你妻子的阴阜,你妻子在春药的作用下早已经不能自持,也把小蛮腰往上挺并扭动娇臀迎合科长的挤弄,鼻子裡呼着热气娇喘不休,呼吸短得不能再短。

在接吻的间歇,你妻子对科长急急地说:『我要……』科长故意逗她,问她要什麽,你妻子说:『要你那东西。』科长说:『要什麽东西?』你妻子娇羞地说:『要科长的鸡巴。』科长说:『要我的鸡巴做什麽呀?』她说:『要科长的鸡巴插我……』科长听说你们新婚不久你就到南方出差,要半年才能回来一次,正巧科长和自己妻子吵架要分居,科长就推说在单位住,整天不用回家。

你刚走没几天的一个晚上,科长来到你家,敲门时你妻子见是他就不给他开门,科长说有些事要好好谈谈,可你妻子就是不给开门,科长急了,说:『你要是不给我开门的话,我就大声把咱俩儿的事在这说说,让你们邻居都知道!』

你妻子怕他真的声张,就把门打开让他进来了。进了门,科长见你妻子可能刚洗过澡,头发湿湿的披在肩上,穿着一件薄薄的吊带睡衣,高耸的酥胸顶端因为没戴胸罩,可以清楚地看见两颗乳头,玲珑的曲线一览无遗。

新婚的女人就是不一样,处处散发着一股令男人冲动的气息,科长心裡暗暗得意,想到一会就可以享用这个漂亮人妻的肉体,把这个成了别人新娘的刚结婚没几天的女人征服在胯下,不禁心花怒放,表面上却不动声色。

你妻子把科长让进了客厅,科长见你家收拾得非常乾淨整洁,一想这小女人还真是能干。你妻子一开始就跟科长说想中断和他的关係,因为自己已经是有丈夫的女人了,想做一个贤妻良母好好在家照顾自己的男人,但科长却根本没听进去,只是专注地观赏着你妻子因为激动不停颤动的乳头。

看到科长的表情,你妻子有点后悔给他开门之前没换件衣服,就说:『你先等一下,我去换件衣服。』说着转身去了卧室。

看到你妻子扭动着的性感的屁股,科长也跟了进去,你妻子提高了嗓门说:『你进来干嘛?』科长淫邪地说:『想看乖女儿怎样换衣服。』你妻子顿时脸上一红,但马上又恢復了镇静,说:『咱们的关係结束了,你快走吧!』跟着把科长往外推,科长却趁机把你妻子抱在怀裡,你妻子拚命挣扎,可怎麽也挣不脱男人的粗壮手臂。

科长低下头去吻你妻子,你妻子把脸转向一边,科长却不急,一隻手环抱着你妻子的细腰把她拉向自己,另一隻手开始揉捏她那肥嫩的屁股蛋儿,嘴也不停地亲着你妻子的脸蛋和脖子,说着自己是如何想她。

你妻子把脸往后仰想逃脱,可科长却顺势把你妻子放倒在床上,你妻子惊叫一声,可小嘴儿马上就被科长吻了上来,并试图分开自己的牙齿,你妻子不想让他得逞,紧紧地闭着嘴。

科长继续亲着你妻子的小嘴,大手抚上微微颤动的乳房,有技巧地抚弄着,你妻子挣扎的力度逐渐变小,心思的防线就要被生理的慾望击溃,可依然紧闭着嘴。隔着睡衣感觉到你妻子的乳头在逐渐变硬,科长心想这妮子已经被自己挑起了慾望,就把睡衣从下面向上拉,看到你妻子穿着洁白的小内裤,大手伸到睡衣下直接握住了你妻子的一隻大奶,继续不停地搓揉。-

感受到男人的大手对自己毫无保留地侵犯,以及从乳头处不断传来的快感,你妻子彻底放弃了抵抗,任由科长的舌头挤开牙关伸进自己口腔内搅动,寻觅着自己的舌头,并把它吸到男人的口裡咂弄。一股甜美的感觉从被科长揉捏的乳房处传到大脑,你妻子已准备好了接受这个曾经带给自己无数次高潮的男人对自己的粗暴佔有。

在感受到你妻子的想法后,科长心中无比高兴,并开始打算如何享用这个美丽的夜晚,他要一寸一寸地佔有这个新婚熟女,让她在高潮和镇静中渡过这个美妙的夜晚。抬眼看到你们的新婚相片,漂亮漂亮的新娘就在自己的身下,躺在你们新婚的大床上,睡衣撩到了脖子处,两隻大奶被丈夫以外的男人粗暴地搓揉得红红的,两腿分开等待男人的进一步侵犯。

科长决定要让这个新婚熟女彻底地在自己面前失去尊严,让她再也离不开自己,让她成为自己的性奴隶。

打定主意后,科长正式开始了对你妻子的玩弄,他先是和你妻子长时间的接吻,把你妻子小巧的舌头吸到自己嘴裡吮吸,咂弄得『啧啧』有声,把自己的唾液送到你妻子的嘴裡让她嚥下去。他把你妻子的睡衣和内裤脱掉,自己却不脱,把你妻子翻过身去,亲吻你妻子的脖子和后背,往下到腰部、屁股,再到大腿、小腿,最后把你妻子的小脚捧在手裡亲吻,一个脚趾缝都不放过。

接着科长又把你妻子翻到正面,从下面一直吻到上面,吻到阴部时还特意用舌头舔遍大小阴唇,听着你妻子一会被痒得『咯咯』娇笑,一会又忘情地呻吟娇喘,足足花了四十分钟才吻遍你妻子的全身。

科长说,这次你妻子的一寸肌肤也没放过。这时你妻子已经被男人亲得动了情,身体软得像没了骨头般,科长站在床上,从上面看着你妻子的漆黑的肌肤,弯下腰把你妻子摆成自己想看到的姿势,不时地看一下你们的新婚相片。

你妻子发现穿着整齐的男人的企图后娇嗔地说:『你好坏,在别人的家裡把人家的新婚妻子脱的一丝不挂地玩弄,还站在人家的床上看人家的新婚照。』

科长说:『我一会还要把别人的新婚妻子在他家的大床上肏得欲仙欲死,喊我亲老公呢!』

你妻子说:『你真坏!那还不快脱了衣服来肏人家的新婚妻子?』说着跪在科长的腿间帮科长解开了腰带,并把科长硬硬的鸡巴从裡面掏了出来,用小嘴亲了几下。

科长把你妻子的头发往后理了理,说:『你还是像以前那麽淫荡。』说着把肉棒拨开你妻子的嘴唇让她含了进去。

看着你妻子努力地张开小嘴含着自己的肉棒前后吞吐着,科长的肉棒更加坚挺,他快速地脱了自己的衣服站到了床尾,示意你妻子噘起屁股让他肏。你妻子听话地爬过去挺起了娇臀,把流着水的小穴送到了科长面前,科长把肉棒挤开你妻子粉嫩的阴唇,上下地磨擦着娇嫩的肉壁。

你妻子着急地把屁股往后挺,科长却也往后撤了撤,你妻子说:『你好坏!人家想要……』科长说:『想要什麽?』你妻子说:『想要你肏我。』科长说:『这段时间想不想我?』你妻子说:『想。』科长说:『你老公肏你有我肏得舒服吗?』你妻子说:『他比你差远了,你的又粗又长,又持久,肏得人家魂都飞了。』科长说:『那我以后天天来肏你好吗?』你妻子说:『好。』科长这才把6寸的大肉棒干进了你妻子的小屄裡。

你妻子发出『哦……』的一声音长吟,舒服地接收了姦夫的粗硬的肉棒。由于很长时间没被科长这样的大肉棒姦弄,你妻子被这种充实的感觉刺激得不知道怎样才好,把大屁股噘得更高了。

科长一面抽插一面问你妻子:『是喜欢被老公肏还是喜欢被我肏?』你妻子说:『当然喜欢被你这个姦夫肏了。』科长说:『你真骚。』你妻子说:『还不是被你弄的!在别人家的床上把鸡巴肏进人家媳妇的小嫩屄儿裡,还捏着人家的奶,哦……』

科长说:『你这个骚货,看我怎麽收拾你!』说着施展功夫把你妻子肏得高潮不断。这样,科长就在你们新婚的床上听着你妻子的吟叫、看着你们新婚的照片,把你妻子又彻底地收归于胯下。

经过快一个小时的抽插,你妻子来了十几次高潮,终于坚持不住低声求饶,科长也差不多了,就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在你妻子的又一次高潮中把滚烫的精液射到了你妻子的小屄裡。

之后他把你妻子抱在怀裡亲吻抚摸,两人在你新婚的床上像一对夫妻般鑽到被窝裡卿卿我我,把你妻子的柔软乳房握在手裡。过了一会科长又硬了,你妻子虽然说自己已不行了,但还是被科长把双腿架在肩上,被大鸡巴杵得骚水流得满床,喊叫着『亲老公』被一次次地送上高潮,脑子空空的,连科长姦她屁眼时都遗忘了反抗,混身只有抽搐的力气。

当科长用上全身力气捏紧你妻子的两个大奶,并在你妻子的屁眼儿裡发射的时候,你妻子才从乳房处传来的剧痛中清醒过来,并象徵性地挺动了几下屁股,让科长插得更舒服。

事后科长说你妻子的乳房、屁股和大腿根部、后背被自己的大手捏青了好几块儿,可你妻子当时却好像被捏得很舒服,所以他认为你妻子有点受虐的倾向。科长说,那天晚上你妻子是小屄儿裡夹着自己的肉棒睡着的,第二天早上科长又在你妻子的小嘴儿裡发洩了一番。

从此以后科长严然成了你们家的男主人普通,吃着你妻子做的可口饭菜,在你们新婚的大床上把你妻子肏得死去活来,把别人的新婚妻子摆弄成各种姿势淫弄,享用着把一顶顶绿帽子扣向你头上的快感。

他说那时你每天差不多9点钟都要打电话回家,而科长都会很准时地在你打电话给你妻子之前把肉棒插到你妻子的小屄裡。在你和你妻子打电话时,他就缓缓地抽动鸡巴、揉着你妻子的奶子,看着你妻子红着小脸当心地应付你的问候,不时地被科长的肉棒顶得把手按住听筒发出一声娇叫,那种感觉真刺激!

科长说,因为你的工作本质总在外面出差,所以他干你妻子的次数要比你多得多,而你妻子也喜欢被他肏。科长说,他和你妻子的好事儿,真的多得数不过来,如今你妻子愿意为他做任何事儿,包括把她带出去交换她都愿意。有一次把她肏到几次高潮后,还约了个好朋友一起来肏她,你妻子说不管怎样,她还是最喜欢科长的肉棒。」

听到这些,我真的不知道再说什麽,就说:「反正都过去了,妻子如今在家大门不出,还是很安全的。」

没想到那傢伙又狡猾地笑了笑,说道:「你妻子如今公司的老总都五十多岁了,可听说是个玩女人的老手,我听别人说你妻子如今在公司挺受重用,是不是被她老闆当嫩草吃了?不知道那老傢伙啤酒肚那麽大,怎样肏你妻子。想想那老傢伙能把你妻子这麽漂亮的美女骑在胯下玩弄,一双老手能随意抚摸你妻子那柔嫩的肌肤、捏弄把玩你妻子的大奶、随意抠弄你妻子那水淋淋的小穴,还真的觉得你挺冤的。」

我真的不知道还能说些什麽...

潮人特色国际版欢迎您的光临:https://bbs.crtslt.com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潮人國際_潮人特色論壇國際版

潮人特色国际版欢迎您

潮人特色论坛国际版

联系我们

  • 工作时间:..................
  • 客服电话:..........
  • 反馈邮箱:...............
  • 公司地址:.................................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潮人國際_潮人特色論壇國際版

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3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