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查看: 3029|回复: 0

[cb小说] 男扮女装阉割人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2-10-2 17:58:42 手机浏览器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男扮女装的阉人/ N, N$ C9 W/ a9 Q1 h9 Q
凤晴是一个杀手,不过她现在的身份是钟翠宫徐贵妃的贴身宫女。
7 X: z7 T7 e0 f# B
1 X$ {( n; @. q  S7 U# c2 P“晴姐姐,拜托出宫的时候帮我捎点东西进来吧,我的好姐姐!”
- b1 [# [' L3 B" h$ W3 j9 H9 j7 G( {: E- X; Y8 e9 `1 @: Y) a) [8 k7 C8 t  Q
“晴姐姐,看我今天绣的鞋面漂亮不漂亮?赵嬷嬷那里能通过吗?”
% D1 @' K5 [# L5 y- V2 c  Q3 ]" c+ b& s: F; w
“晴姐姐,我们一块儿踢毽子好不好?”3 x7 a9 |' v  E* k6 `- r
& \6 Y0 v, O( S" p7 ?; I2 ~1 O
“晴姐姐,我早上浇花的时候,不小心把娘娘亲手栽的金盏花弄伤了,这可怎么办呀?”( V5 y: ~6 e0 I% C/ \5 H* g9 L
7 b  Z* o/ m; @$ M
…………( U' M! U8 |9 `8 F
# Q4 Q( y) \# [' C# \2 J
凤晴一当完差,每每会被一群花枝招展莺莺燕燕的小宫女包围,冲她问这问那。她只有报以苦笑,弯弯的柳叶眉轻蹙,那颗针尖一般细小的美人痣在素净如白瓷的鹅蛋脸上愈发醒目。, }' U* P6 w/ ]" g, L. x
3 N! E8 N1 b% H! c3 B" G
宫女杀手凤晴-男扮女装的阉人% P% ?9 o# p2 ?4 v! Z0 Z

/ Q7 f6 G* a) P0 f  ]/ `身为资历最深的领班宫女,只有凤晴有权出入宫禁,到街市上采办一些物件,而且不用太监跟从。本朝祖宗家法,宫中女子出宫办事,必有宦官随行。凤晴是万岁爷特许的,可以直接和宫外的男人打交道。
- s) P7 W3 Q, A) \) p) p# {2 k, u+ N! b! A
原因只有万岁爷和东厂督主陈公公知道:凤晴不是一个真正的女子。; E" B3 d1 |/ {2 u6 P: V9 L
0 P5 J. v' h2 E$ c! c0 {
“她”是一个男扮女装的阉人。0 D+ G( c2 R0 n% `) t
# |$ o+ y# a- s
数年之前,凤晴还是武林世家的大少爷,平泉山庄少庄主刘纪文,年方一十六岁,长得玉树临风,一表人才,既有家传绝学,又上过泰山拜师学艺,小小年纪已是功夫了得,与三两好友一同闯荡江湖,行侠仗义。更有一个美貌如花的小师妹紫玉,两小无猜,情投意合。只待师妹及笄,便行大婚之礼。
4 V; `. d* @: l2 N- u' g# S  H" ]: `: @- U
哪知访友归来,却接到平泉山庄被不明仇家偷袭、满门遭戮的噩耗。父亲身首分离,母亲被淫辱致死,连紫玉也不知去向,听说是被贼人掳去了。官府和武林同道调查了许久,也没发现一点蛛丝马迹。
( W: d: M, U5 P7 T" j! {- y$ J
7 i' p. Z7 K7 k% d刘纪文想到了一位故人,父亲的师兄,早年净身入宫,如今已是大内总管东厂提督的陈建坤。
6 _* l6 g% G2 |0 v. X2 j2 x
; e8 {2 z* n+ c& ]$ k# g陈建坤当年为什么会发狠自阉入宫有多种说法,有一种传言是与刘父争夺刘母失败,为情所伤万念俱灰。没想到他竟得了当今皇上如此宠信,权倾天下,气焰熏天。# @0 S5 {7 I) L

" v; K% w% L3 t7 o; f* L刘纪文不相信那个传言,不过硬着头皮去拜访陈建坤,总有些尴尬。
# J$ U$ {5 w, ]/ t# ?) z0 ^+ S3 `+ w1 U8 l" s. ^
他犹豫着该不该借陈建坤的力量为父母报仇。因为你要拜托陈建坤办一件事,必须付出代价,除了皇上。% N2 h7 E, X" M1 I

- D2 k9 [* Y. j, T最后刘纪文还是踏入了陈公公的私邸,一见面就冷着脸说:“师叔,我要报仇。”1 y. {, s$ m9 J! @! W7 _) ]
8 L! k! `+ W) X# g! n4 F9 P. K
“要咱家帮你也可以,但你必须交出一样东西。”那个面红无须的矮胖中年人高高坐在太师椅上,手持一杆旱烟袋吞云吐雾,用阴阳怪气的尖细公鸭嗓悠悠说道。  @; k( l1 {% v$ P. W) C6 X7 u0 b
8 b8 m! [2 W$ z" u$ u/ D7 q3 k
“什么东西?只要我有的,一定奉上。”5 K- S# l+ I& c# z7 V
4 n# d8 u# W9 H% i5 _, I# F- x) E
“你裤裆里的那件宝贝。”陈公公用烟杆指了一下。7 g' u6 O6 r, s9 {8 j+ V( ]- I1 E
+ U7 e. f' y3 r4 S
“我······”
, B0 l4 b$ T: V6 D, H: q0 M+ V8 d9 o. d9 d2 r' G( y$ ?
“舍不得的话,那就请贤侄自便吧。春秀,送客!”陈公公眼睛眯缝成一条线,招手让门外的丫鬟进来。+ k/ b  J5 w) ^0 P" p) G% `3 }  r  q

$ \# N& I, m+ v9 [6 u“且慢!”刘纪文忽然动摇了。为了报仇,他连性命都可以不要,还有什么舍不得的呢?7 {% y: Z$ _8 ~

9 g* t$ ^, X( B; H* b* L4 ?7 n“怎么了?”
: U3 {5 y3 A7 X0 f
* x' s3 A8 X3 [“我答应你,不过你得满足我一个条件。”
6 v2 I, O. o7 a
; c3 O9 |  q. |“什么条件?”2 S$ Q4 e4 n- \6 G% d: X7 z( O
6 E( d4 v2 C2 R# ^6 y" W
“在这之前,我要给刘家留下香火。”( y: _! ~5 A8 C* h3 J: N

& S/ S; f* w' g! }4 v  |* j; Y“好,咱家成全你。春秀,今晚老爷就把你赏赐给刘公子,你可愿意?”
  o" }, Z  g9 A  w, K, A  x
# D$ Q, ^1 V. T) m丫鬟哪敢不从,羞涩地低下了头。; e/ E8 w; n- ~  F3 M
. R6 f& _1 x0 R0 e3 j
当晚,刘纪文就和俏丫鬟春秀入了洞房,在她花蕊般的小嘴上亲了又亲,占有了她的贞操,倾泄了所有的精华。
  O8 `$ ?1 E# s0 B/ O# R/ C3 p8 z! N" [
春秀一辈子都不会忘记今夜的极乐体验,刘纪文也一样。
$ y% O  S/ c) s
4 l, v% F) X+ M- S& b1 ~. u春秀十月怀胎,产下一个健康的男孩。刘纪文心里悬着的一块石头落了地,从此了无牵挂。婴儿第一次在春秀的怀里吃奶的时候,他的父亲躺在了净身房的大床上。2 v. w- Z+ o! J4 S

6 U" \  M& @$ M/ M1 j0 P伤愈之后,刘纪文再也没有见过妻儿一面。不是不能见,而是不愿见。
5 E* C" K1 g. v9 i$ n6 A
' S& f, r( y3 {3 F' n+ @5 C“贤侄,你的仇人,已经被咱家派出的东厂杀手干掉了。任你猜也猜不到,居然是道貌岸然的泰山派掌门,你的师父清虚道长。他想占有你家的武功秘笈,你爹不给,他就起了杀心。终于可以告慰你爹娘的在天之灵了。”陈建坤的话不由得刘纪文不信,东厂的情报一向是最准确的。1 [6 v* k" T, M
2.假扮宫女到钟翠宫当值
) L: |( x& R$ r1 V6 ^' S) Y“紫玉呢,紫玉呢?她去哪儿了?”
# u9 j% z" }/ l
: g; j" U. f+ K0 s+ A" k, R“你都有春秀了,还念着她?告诉你吧,她已经被清虚道长那个贼道人奸杀了,就埋在泰山十八盘的入口处。你有空可以去祭奠一下。”) ?2 z. ]! R8 ~* e( [* Z

. r9 j& R+ h' |( F" u0 O8 u6 K6 Z“怎么会这样,怎么会是师父······”刘纪文还是不敢相信,喃喃自语道。
% o4 t' k+ r% W) l; j+ C; v: Z$ Y( R* P- _/ O
“你知道咱家为什么要让你进宫吗?”7 u" ], b9 t* J
" m" U, k5 m/ L+ K2 k
“想培养我做你的跟班?”' D$ ~+ J4 e. y0 Q+ g( X
; F( F3 [- c3 M  Y# r
宫女杀手凤晴-假扮宫女到钟翠宫当值( t$ a7 i( s, A" W) R
  h- A2 d8 F  Z
“知道你会恨咱家,但是咱家也有咱家的难处。从今以后,你就改扮女装吧,以宫女的身份入值坤宁宫,贴身保护皇后娘娘。大内侍卫毕竟都是男儿身,不能贴近保卫宫里的主子们。姑娘家又体力弱小,挡不住射向主子们的各种明枪暗箭。宫里的水深着呢,各位娘娘都有外面的背景,不是丞相的千金,就是将军的姊妹,朝堂之争也难免波及后宫。连万岁爷的生母昭顺皇后,都是被隐藏在宫女当中的刺客暗算,不明不白地薨逝了,一直没能查出个水落石出。万岁爷登基以后,痛定思痛,就想出了让会武功的内侍假扮宫女,贴身护卫后妃的办法。怎奈武功高强又肯净身入宫的练家子实在太少,咱家也是不得已······”
: K& C& P  _3 ?! z* @4 A! O" p2 n: G9 f5 F) R/ y8 j
“公公说什么?让我扮成宫女?”
" q" |( C8 Q- L0 _1 l  P9 z0 P( i8 {6 x6 a8 l+ A
“是的,你以后的闺名就叫凤晴,一十七岁,坤宁宫三等宫女,月俸三两六钱,明天就去尚宫局赵嬷嬷那儿领两套宫女衣裙吧。放心,咱家不会亏待你的,春秀母子有我照顾,冻不着饿不着······”
. L1 n: |) D" a0 B# c+ m9 J1 i: h5 F" N' C
“公公,你以为我扮宫女扮得像么?”
8 Z4 W5 u7 g* w) l7 ]
% ^; H, a, I+ I! Q4 Y& g“我这儿有几盆暹罗国进贡的女儿草,经常泡茶喝,能消阳气而塑女形。三月之内,管保你变成一位如花似玉的大姑娘。再抹点丰乳药膏,连大白奶子都能长出来呢!”老太监光滑无须的脸上露出淫邪的笑容,浑不似尘柄已断的阉人。
# a+ l! ~7 B1 M* v$ D" O; a# J/ ?* M$ n& v" O2 `
刘纪文羞赧得脸上发烧,但又不好嗔怪他,只得默默应承下来。9 A, ]& @. X" c, ?

  t# o3 g4 F" ~落地镜前,映出一具羊脂美玉般的洁白娇躯,墨发如瀑,花容清艳,黛眉秀目,冰肌雪肤,身段窈窕,腰肢纤细。尤其是胸前那对隐然成型的玉兔,丰挺嫩滑,盈盈一握,连喂奶期的春秀也给比下去了。) l' i' g. [) _

0 e: K! |8 C6 B6 g/ V2 `凤晴用涂了蔻丹花汁的削葱纤指,颤抖着抚摸了这具新生躯体上的每一寸肌肤,连唯一与女子稍有不同的下身秘处,都被净身师傅做成了几可乱真的粉嫩细缝,只是没有容纳男根的花径罢了。7 H1 Z$ }  @3 E: z* K; j

1 _. W! |# n# x# a9 U4 m% o% l凤晴惊叫了一声,是花季少女的甜美嗓音,惹人爱怜。她默默地拿起木梳,将一头秀发盘成宫女的丫头髻,然后依次穿上亵裤,肚兜,短襦和围胸长裙,最后在胸口用衣带打了一个蝴蝶结。/ G  X! D4 F* @8 o# X
2 g5 |' i/ d1 j$ D( o
衣裙上有暗兜,里面藏着匕首和暗器,可以随时置人于死地。这也是为什么皇上和陈公公要用阉人侍卫的原因,无牵无挂的中性人才对皇室绝对忠诚,不会混进奸细。; d& }+ H6 x$ \
: N. W% ]% |) l- f/ W$ ?, b- o6 T
凤晴起初在皇后的坤宁宫当值,从不起眼的三等宫女做起,两年后升二等宫女,又一年升宫女领班。各殿的宫女都分为甲乙丙三个班次,轮班倒,每次当一天差歇一天半,还有半天做杂务。
4 b3 P2 r+ I% k  H! z* h* G( O* ~5 \$ M! O; h
但凤晴是很忙的,不当差的时间,就找块空地练功,或者被陈公公派出去办事。她的另一个职务,是东厂番役,令江湖人士谈虎色变的龙组杀手,负责诛杀一切对朝廷或东厂不利的人。五年以来,她亲手割掉的人头,就有七颗之多。
* r* g% L7 _' N: ^! _. L: a( p1 \/ t5 I3 J
不但陈公公,连皇帝和皇后都很器重她的能力。有一次西域高昌国使团来京朝贡,遭到敌对的乃蛮国杀手突袭,只有三人幸免于难。最终破案缉拿真凶的就是凤晴。
& e" r: E$ @/ j; E  F2 X
  n2 S9 X: d# ~% K! H8 I6 ]这样一位能干的人才,有一天突然被平调到徐贵妃的钟翠宫当值,宫女姐妹们都以为是贬职,纷纷为她打抱不平。但是凤晴对这一次人事调动表现得很平淡,荣辱得失什么的,她早已不计较了。
. R) c1 {, i* H( D/ _+ k! f- O& c
0 m1 _0 {4 D9 h1 n8 p4 Z+ F徐贵妃是镇守边关的徐元帅之女。既然是将门虎女,自小耍枪弄棒的,性格豪爽,不让须眉。封她为妃是为了安抚军心,赢得徐元帅的效忠,意义重大。可是她的这种大大咧咧的性子,以及与众不同的家庭背景,难免引来其他妃嫔的嫉妒与排斥。
  l) L1 x1 w  C2 x+ B; O3.奴婢誓死保卫圣驾9 L; q/ E- |9 V, m& S
朝堂上的**斗争波谲云诡,王公大臣各树党羽,互相倾轧,后宫同样是看不到硝烟的战场,每个妃子的身上,都系着她们父兄家族的宦途沉浮。皇帝派出最信任的凤晴保护徐贵妃,就是想让她少受伤害。7 m0 A9 v/ \) [. T8 O2 g

4 Y: T# Q. g9 x- |' C- ]' ?宫女杀手凤晴-奴婢誓死保卫圣驾
' d& ]* s9 j  q6 \% f0 T/ `# G" H: \- H
今天,凤晴又被徐贵妃罚跪了,起因是徐贵妃玩蹴鞠,球飞出去砸坏了宫殿的檐瓦,凤晴引用宫规禁止贵妃蹴鞠,惹恼了她。
: E: \$ V7 |" K" w' b3 n) ?8 V. A& F. ^# `& p
“大胆奴婢,敢冒犯主子,依我看就该扇自己十个嘴巴!”徐贵妃的亲信侍女小菊添油加醋地说。
5 D: R' N0 ]# ]( A) ~9 I, |+ d; R+ E) Q
“就是,仗着自己是坤宁宫过来的人,就不把我们贵妃娘娘放在眼里。嘴巴扇烂流血才好呢!也好杀一杀她的威风!”另一个宫女也趁势撺掇。她们平日对凤晴各种羡慕嫉妒恨,现在趁机将所有的怨毒倾泻到她身上。
# [' S0 M  v- p" y6 @& m" c2 ]* n) y
徐贵妃一只脚踩着足球,得意洋洋地摇着折扇,刚才的剧烈运动已经弄得香汗如雨,薄薄的红纱宫装紧贴着玲珑曼妙的身躯,裸露的玉颈和胸脯泛着淡淡的粉红。她冲跪着的凤晴翻了一个白眼,不屑地啐了一口道:“算了,本宫大人大量,也不跟你个下人计较。不过以后你可得陪本宫踢球骑马,随叫随到,不许失约,你可记住了?”! h+ t5 y7 v' J! i* {9 A
5 l* a' A; x/ ?8 ^+ R
“多谢娘娘恩典。”凤晴重重地磕了三个响头,眼角泛出屈辱的泪水。) O/ m; P: @+ w, b0 z
. D- I7 p, i5 I: K
她突然好想好想春秀母子。
6 n8 `% N% y6 I. l8 x0 ?& W2 G" s; s# c- g+ U
她知道自己现在的样子,已经无颜与妻儿相认了。本是顶天立地男子汉大丈夫,如今屈做玉软花柔纤纤女儿身,愧对祖宗父母,不孝之甚。让春秀早早守了活寡,身为一个已经不能履行丈夫职责的阉人,她十分歉疚。) N; e0 ^0 Y' v

8 K. c8 w' s. }# z$ d  M“凤晴姑娘,朕知道你有怨言,这些年实在是太委屈你了。朕很感激你的牺牲,舍家为国,移孝作忠,非凡夫俗子所能为。假如你是真女子,朕恨不得立你为妃!想要什么,你就说吧,朕会一一补偿你的。”皇帝在东暖阁单独召见凤晴,握住她的纤纤素手,语气凝重地说。' i8 W5 ]) q( }

; l/ J. _' O5 B; V& c/ I“谢主隆恩,不过奴婢已经习惯了。做女孩子也没什么不好。”凤晴淡淡一笑,轻轻从皇帝的双掌中抽回了手,欠身一福。0 G) n% y5 K1 R: Z8 R/ F

+ {7 w& |9 I0 D“最近有流言说,朕的二弟周王串通了一部分大臣,企图谋朝篡位。朕虽不太信,可防人之心不可无,咱们都得提防着点。”皇上忽然清清嗓子,严肃地说。
* O" i' t, i" u; `9 ^: N
# v  P8 P! v; @) I% a) K" h6 e“是,奴婢遵旨。奴婢誓死保卫圣驾!”凤晴单膝跪地,郑重地发誓道。' S9 o. k: E+ S6 A
; q& x8 F* Q/ ^" n" D' M: h4 p
“凤晴姑娘请起。朕只是说说,你也别太紧张了,以后注意便是。”皇帝扶凤晴起来,然后缓缓转过身来,盯着雕花窗格外面树影婆娑的御花园,不由得慨叹道,“帝王之家,要想维系手足亲情,竟然难于登天!”
( y, z, G! t6 y% x- C
2 [; K$ D) M5 d5 C人心隔肚皮,即使是至亲至近之人,也有可能为了利益突然与自己反目成仇。凤晴对此深有同感。4 R  y4 J+ w6 u
8 F" h3 q- {' n
御花园的草场上,一群衣衫华丽的宫廷贵妇骑在可爱的小马驹上,在打马球。许多宫女和太监在一边站脚助威。赛场上充满了欢声笑语。9 m$ H6 i4 x4 v( _2 _+ e

& O' E% _% a% r& X% `+ N/ I# P; b# q一队是徐贵妃领头,另一队则是御妹兴平公主带队。两位小姑奶奶都是爱疯爱玩古灵精怪的小魔女,一兴奋就什么都不管不顾了,眼睛只盯着滚动的马球,脸上笑得绽开了花。她们的贴身侍女虽然叫苦不迭,也只得陪主子一起疯。
5 F3 t! l0 x" ]8 b( F4 u& B/ b; h# y/ ]7 g! }
凤晴静静地站在赛场一角,负手而立,眼光片刻都没有离开过两位主子。0 T( Y1 P" b  \  j+ \  i. b5 {2 {

# v5 L( v( z6 a( B5 G“姐姐,来啊,这盘我要赢了!”兴平公主笑颜如花,双腿一夹马肚子,从马背俯身下探,想够到那只近在咫尺的球。
( r/ ?! L, Y; ^8 J1 s5 P/ a$ h3 H4 L- Q6 N2 O) ]4 |
“哼,人家才不会输给你呢!”徐贵妃也策马追了上来。. y8 y0 v9 O' |$ A" C' d  U
! {9 f- N# O( b7 B
突然,兴平公主身下的枣红色小马驹踩到一片松软的沙土,马失前蹄,向前倾倒。巨大的惯性让公主一下子从马背上飞了出去,眼看就要摔个狗啃泥。! F( @/ ~/ P4 x7 e
4.钧儿,快来拜见爹爹
5 |! {3 o/ b% |& _2 V% }' x+ s" y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旁人还来不及反应,凤晴便好似离弦之箭一般冲了过去,张开双臂,在半空中接住了公主,将她拦腰抱住,一起在草地里打滚。受惊的马儿就在她们的身上越过,差一点踩到了公主的脸。1 R: E3 w- L9 B$ U% c2 G9 W

9 `2 R- H  E; R* {7 D宫女杀手凤晴-钧儿,快来拜见爹爹
* h8 p3 H  p0 I, B) X
' D3 h- h, t% ~- ]- B3 e7 Q凤晴和公主从草地上爬起来,拍拍身上的尘土,脸蛋上都沾了泥巴。惊魂未定的宫女和太监们,赶紧围过来问候公主。$ [( o& V0 S; d. N$ K! x' [5 V! g

5 a6 |2 F$ N; J( H徐贵妃在马上勒住了缰绳,对凤晴说:“想不到你还有两下子。改天咱俩比试比试,你可不准放水哦!”她的神情依旧冷漠而高傲。0 u6 W8 C7 P$ ~8 x$ h

$ Y5 c/ g. {- s4 Q“奴婢武艺粗疏,不敢跟娘娘比武。”. ]+ P2 |* j0 h0 z; ~, m( X
, k+ s+ L" T( A0 T* m
“你怕伤着本宫吗?那好,咱们就用木棒代替刀枪,这总行了吧?”: h" e9 I0 ?( y/ g

( u( T+ L+ D' A. d“奴婢的职责是保护娘娘的安全,所以不能对娘娘耍枪弄棒。”凤晴的态度依旧冷冰冰的。4 h- d5 Y( ]3 v* p1 r* B- _( `

9 G2 {% i4 T+ H' T. X# W徐贵妃下了马,捏住凤晴的下巴,仔细打量了她一下,说:“我怎么看着你不像个普普通通的女孩子?该不会是男人扮的吧?”" o- Q+ j7 V& F4 B) A$ H
# z5 K  n2 Z% u& b( h
人群中立刻响起一片哄笑声。
9 K, L4 E. J( ?7 x9 x
; J; }. v/ N8 N; q“回禀娘娘,奴婢是女人。”凤晴静静说道。这几个字像重锤一样,砸在她的心口上。是啊,自己若不是女人,怎么有资格跟后宫佳丽们近距离接触?怎么能在为徐贵妃搓澡更衣时还心静如水,没有乱过分寸?怎么能跟女人一样,日日当窗理云鬓,对镜贴花黄,穿上大红纱裙,露出平坦小腹,赤着一双小巧金莲,在波斯红地毯上翩翩起舞?我到底是谁?那个风度翩翩的少侠刘纪文也许早就死了,活着的是宫女凤晴。/ F+ e/ X0 C: K6 H& r

# N' {/ o) C2 H8 l/ L“你的宝贝,咱家收好了放在盒子里,盒子就搁在这书架上。每当你高升一级,盒子就往上抬一层,步步高升······”陈公公是这样对入宫之前的刘纪文说的。# H3 E2 t& S" |, a3 N
+ r& C6 }% c! F- u/ |+ V9 q+ ~
那个男人的宝贝既然与身体分离,成了一块腐肉,慢慢地也没什么好惦记的了。有的时候,凤晴甚至想忘掉它的一度存在,仿佛自己生来就是个娇弱女子。, o) ~( [* O0 g  C

. I0 E+ r  A! o9 l2 l7 ?“春秀想见你一面。”陈公公突然通知她说。
+ Y; I! E  K/ }3 w" i$ T
5 E; Z8 j: g2 f1 G/ F“让她改嫁吧,我不想再耽误她。”
, l! o4 E) t' O' _% e- ~! G5 W2 a' |+ u) G
“咱家没把实情告诉她,只说你当了东厂番役,去远方公干未回。现在咱家给你三天假,你可以换回男装,探望一下你的妻儿。”
5 C$ c9 x8 u: o0 n0 P' w' O6 t" N$ `3 y2 u1 O7 g
“我没脸去见他们。”+ x7 S: K0 V. N& F, a

1 ~2 [# }+ d+ A; B“当真不想见?”
  Z  M) L: D5 ~7 n* V
' w) E9 t3 U- x7 \# r* E1 X“师叔看我从头到脚,哪一处像个男人?”凤晴凄然道。6 D/ J6 m' v0 w- a( x

" C( k# [) B- N- x: H' p“你不去,咱家就让她进宫来看你,瞅瞅她的夫君,如今在贵妃娘娘那儿多么炙手可热。”陈公公使出了杀手锏,不由凤晴不从。
4 J; ~2 d1 p. I1 P: E* d  I  f! R' \3 J2 U
刘纪文发现自己穿回男装的动作那么的笨拙,胸前的一对白兔虽然用白绫缠了又缠,可还是高高鼓起,压得胸口很闷。头在脸盆里浸了几次,彻底洗去了脸上的铅华,又用眉笔画了重重的粗眉毛,贴上了假胡子,好不容易才算有个男人样。
' ^8 l1 ]$ E6 ~; V0 H5 t/ h/ b7 _& j$ e4 A3 E4 _
“相公,可让妾身想死你了。”春秀一见面就抱着刘纪文嚎啕大哭。她的额头碰到了丈夫胸前软软的两团东西。即使是胸肌,也未免太厚了。; n: X- k8 O/ g6 Q9 W% \! y* q

9 l7 o/ N5 w4 }& a/ D: i3 j) z刘纪文被刺激了一下,赶紧挣脱了春秀的拥抱,双手扶着她的肩膀,含泪笑道:“娘子,我这不是回来了吗?这么多年辛苦你了。”$ G9 B- a7 F; p" [  G
3 E% l* ~: H2 d- h
“钧儿,快来拜见爹爹!”4 G( a7 P1 k* I/ H* R
" m6 j' L- O, R  ]1 }  \7 L
一个五六岁的小男孩怯生生地走过来,不情不愿地喊了一声:“爹爹。”
: S. _+ L6 D' B! \, [# J# x
4 I$ x& L1 ~8 p. I3 J' N. \; k; @' _刘纪文愕然。虽然他知道这是自己的至亲骨肉,但是父子之间总有一道隔膜。
! v. q4 g" v2 E' C) e
2 u4 u: F8 S6 V8 N# K0 e; f“对不起,这孩子认生。我跟钧儿说,你爹是天下最厉害的捕快,顶天立地的大英雄,坏人都怕他。钧儿,你不是说最崇拜爹爹,将来也要当个捕快吗?”春秀俯下身来,轻抚儿子的头微笑说。% P1 o8 V( x$ f, S. ~* C

% M' V8 h* R+ X* U也难怪儿子会认不出他。一个眉清目秀,唇红齿白,女里女气,尖着嗓子的怪人,如何让孩子不怕?刘纪文心里一阵酸楚。
8 i- B5 j% d5 ]- }! d: Q1 E1 F5.本姑娘今天跟你没完
# G& w4 Q* \$ h' m夜里,春秀把孩子哄睡了,过来请夫君同床共寝。刘纪文此时仍然一副捕快的劲装,剑不离身,一只手按着大腿,坐在八仙桌边,目光警惕地投向窗外。这是东厂杀手的职业习惯。
4 X% f! a8 Q3 p4 {8 v5 N. \+ S+ L' C- J6 l9 s6 ^% g9 m
宫女杀手凤晴-本姑娘今天跟你没完
  z! B3 f4 l" j  d$ L1 g
" A! H8 v* {/ M' J: ~“相公,睡吧。妾身都好久没有——”春秀脸颊上浮现出幸福的红晕,挽住丈夫的胳膊,爱意绵绵地说。
% \8 {2 {8 ~) t4 |/ }  G- W* F9 E: H, n$ T4 z+ {8 t* D
刘纪文猛地意识到了什么,身上冷汗直流。他现在已是去势之身,无法满足妻子的爱欲了。心酸之余,他飞快地思索着拒绝春秀的办法。
% U8 s  A$ U1 z- V$ H  j* J6 N1 i- F) x- J1 h8 Y) o2 c' J8 y$ g* @
“我还不困,想在这儿静静观赏月色,你先睡吧。”“人家要嘛,我的好夫君。”春秀嗲声嗲气,纠缠不休,微醉的俏脸上泛起红潮。
" ?+ x, U2 c; j- {( B9 U
; f% ?8 b8 l6 n2 z0 t1 D+ j就在刘纪文被春秀生拉硬拽到床边的时候,一只白鸽扑扇翅膀落在他家的屋顶。刘纪文如蒙大赦,赶紧甩开了妻子的臂膀,冲了出去:“上峰有密令,我必须马上出动!”" R6 k* }% B' B+ C" D
7 E$ l5 ~+ _' ~9 }, ~2 ?$ Y
春秀哀怨地斜倚在门上,怅然望着爱郎匆匆离别的身影,眼眶不禁湿润了。陈公公给他的指令是:潜入周王府,监听周王一党的密谋。
" t5 I& i: y1 R* |
2 v& z* X- l+ Y2 |" y. \6 }2 i, `周王府警卫极其严密,一般盗贼还没摸到墙就会被训练有素的王府护卫格杀当场,所以无人敢靠近。但是刘纪文不怕,他已经来这里踩过好几次点了,王府的地形环境,周王的起居规律,护卫的值班次序,他都摸得一清二楚。这一次他还是凭着超凡的轻功,悄无声息地落脚在周王书房对面的一棵大树上。有树荫的遮蔽,不易被人发觉。8 l2 ^  d4 z2 ^1 T8 A+ K# e) g

9 U5 a5 \& {+ c8 U- d, p2 K屋里周王和几个亲信死党谈笑风生,似乎在吟风弄月,无关**。但仔细一听,不由令人汗毛倒竖。
( S/ U( {0 @6 @( k5 C2 r8 Z5 e- }$ \5 N: J# M8 g. Y! q( V2 l6 F+ @3 P
当今皇帝的生母昭顺皇后,是周王的生母淑嘉贵妃害死的。当年二女一起入宫-仙女楼变装-情同姐妹,后来却为一顶皇后凤冠反目。当今皇帝被册立为太子后,绝望的淑嘉贵妃铤而走险,收买了司药的小太监,更改了熬药次序和剂量,令患病的昭顺皇后中风而亡,表面上又毫无中毒痕迹。
; E' b( q" j& h8 v- Q- K0 V$ ?. W1 E! L" M, M% N
最后先皇几乎把太医院的太医杀光了,也没找出真凶。前不久,已经是周王府太妃的淑嘉贵妃病重,夜夜梦到昭顺皇后的亡魂前来索命,大声惊叫,最终向儿子吐露了秘密,撒手人寰。
. D: ?, x3 s# v: }% m- {5 [4 r
& X; |. m. E! p; @2 B. Q周王将知情的侍女全部灭口,可还是害怕消息走漏出去,背负杀母之仇的皇兄会找自己秋后算账。与其等着刀子砍到自己头上,不如一不做二不休,谋反夺权。在周王一党的谋反计划当中,手握重兵的徐元帅的立场至关重要。
+ c4 K# ^+ R) A9 z$ c  F7 l" u0 m! C
- d+ L1 B2 I" E7 l5 ]7 d  x1 {& [有一个叫宁侍郎的官员向周王献出一条毒计,谋害徐贵妃,然后让皇帝背黑锅,诱发徐元帅的反意。徐元帅的几个儿子都战死沙场,徐贵妃是他唯一的孩子。掌上明珠的死,足以让这位耿直暴躁的老父亲失去理智。只要把徐元帅的边防军争取过来,与周王的人马里应外合,大事可定。4 u0 f! Y. K6 t' k6 w

2 W. q1 l+ |8 z+ g0 V2 X. E( |听到宁侍郎肆无忌惮的狞笑,刘纪文的愤怒已经达到极点,银牙咬的咯咯作响,恨不得一刀割了宁侍郎的舌头。* w+ }$ V0 C$ N

2 t4 ~; |) S( B! N. A“只要我有一口气在,决不允许任何人伤害贵妃娘娘!”7 P) h9 [) R! a) ^% G0 F& z7 h

' j8 b1 `! b; G5 l( Y. I刘纪文将与会者的样貌和官衔姓氏暗记在心,等到他们的密会散了,也悄悄离开了周王府。
% l( U9 Y6 N2 f5 O( |
  X: ^; g0 y+ O  f% Q刚刚飞越过王府的高墙,只听得身后一声清脆的娇叱:“贼人休走,吃我一剑!”3 q  z' i/ T. m
+ m+ w& f1 T- d1 C
刘纪文听出来这个女子的声音有点熟悉,回过身来一瞧,不禁一怔:她虽然一身黑色劲装,蒙着面纱,但是从眼神和身材上看,很像是紫玉。难道她还活着?陈公公骗了自己?
& }* a+ u+ q! l7 p+ S8 M) c) c1 |' P8 H" T
“姑娘,你把面罩摘下来吧。堂堂王府护卫,也跟个强盗一样蒙着脸,让人笑话。”刘纪文故意诱使她露出真容。% O1 S5 H' G3 \8 V4 j& `
+ j9 G# M# i) @3 p7 l2 s3 `' d
那姑娘果然经不住刘纪文一激,扯下了面纱:“大胆狂徒,本姑娘今天跟你没完!”
2 j' _4 d% K" I
* q2 U1 m! S% Y借着月色,刘纪文看出此女确实是紫玉,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凉气,反倒怕她认出自己来。不过紫玉却似乎与他素不相识,只管拔剑刺来。' Q, X" j# \  \' m% N# K
6.脂粉的香气如此诱人
' `: [8 ~$ b9 e# B8 n8 y  O“师妹,你可记得我是谁?”刘纪文一边招架,一边小声质问。
7 s' a- O6 S7 j% n2 d, ]/ f9 ~6 D5 ]' l- C- V
“我不认识你,我也不管你有什么来头,只要你侵犯了王府禁地,就得死!”紫玉表现得完全是一部冷酷的杀人机器,六亲不认。刘纪文和紫玉的武功本在伯仲之间,而且经过一场变故,刘纪文的身子骨比以前虚弱了很多,紫玉却越练越强,渐渐占了上风。( r  j) E! W+ Q  |" ]
" B! T  N/ x; z- O4 J8 p' ?
宫女杀手凤晴-脂粉的香气如此诱人
4 y" ]5 G% S, B4 }! Y
8 O; [7 H* F. `! u& c, [“紫玉,你竟然这么不念师兄妹情面?这些年你都去哪儿啦?师兄担心死了。”刘纪文急得直冒汗。! V8 z. P$ M7 L# X& E- M

( P7 M0 A3 F1 F/ W紫玉依然表情冰冷,只懂得挥剑冲杀,一步步将刘纪文逼到死角。
- w' \) y" Q% {) s' ]
; |- W8 n8 G6 P  X4 |* S8 Z“贤侄,咱家来也!”陈公公和几名东厂高手从天而降,打退了紫玉,把刘纪文救了出来。
+ m) L1 O, ?4 I3 v! d2 j/ q1 l7 B2 f0 j& G- O
“师叔,你骗了我。紫玉师妹明明还活着!”刘纪文对陈建坤丝毫没有感激之情,反而愤愤逼问道。  e1 _  B. i  W. J& |; F- \/ q5 q

0 c1 x+ V2 W$ Q“对不起,是咱家的疏忽。紫玉那日被泰山派的臭道士掳走以后,被灌下失忆药剂,转卖给周王府。她既是周王的侍妾,又是他豢养的一流杀手,武功毫不比你我逊色。这是我们最近才打探出来的,没能及时告知你,是咱家的错,咱家向你赔罪。”陈公公面有愧色。1 X6 t& F7 z5 s& \) N
' h& G$ W. o! d, u; M9 a( _
“周王要行刺徐贵妃!”刘纪文神情凝重地对大家说。
! v' s- q" t4 |1 C' A- ]5 k: b7 I. N1 B4 W/ W8 J9 ^( F' `" T
“这里不是久留之地,咱们还是回去商议吧!”陈公公一甩拂尘,指着东厂胡同的方向说。4 Y% h7 {. x' L& h  @+ m% e

0 C6 v1 q1 F) [6 O# T一想到昔日可爱的小师妹,已经沦为周王胯下的女奴,还是他的杀人工具,刘纪文的悲凉之情溢于言表。凭这一点,他就无法原谅周王。迟早有一天,他要找周王算账!( G; U4 y2 P  f, B8 M$ q: B* [

! W; f  ~5 m" ?0 p " |% n' ]3 T1 N$ l% V9 F# ~) I+ O

# y' E2 H; ~. p' f9 ]% C脱下青衫,再着红妆,东厂杀手刘纪文又变回了宫女凤晴。脂粉的香气如此诱人,几令凤晴厌弃了脏臭的男装。  a: x, m4 {, C7 r0 L

2 D+ r% M( W, J& y/ ^- T8 }+ l9 H今晚轮到凤晴带班守夜-仙女楼变装。宫中规矩,各位嫔妃主子睡觉的时候,必有一班宫女在大殿内外打地铺陪睡,做外围的警戒。主子在床上一有响动,宫女们就不得安生,实际上是睡不好的。0 U9 A  i4 {% V7 s6 _( {

- z* s! J) I/ ]' O& [( m4 d凤晴心善,身为领班宫女,一整夜都不合眼,主子翻个身,起个夜,甚至打个哈欠,都得严密关注,时刻准备上去伺候。这样手下的宫女也可以休息。
* y  p6 U! {; g: \2 J
9 f+ a4 Q& n; C$ u/ L( `. J徐贵妃方才赴了酒宴,喝得烂醉如泥,一上床就鼾声如雷。透过薄薄的纱帘,凤晴看到徐贵妃大仰八叉地躺在雕花大床上,雪白滚圆的手腕上套着暗红色的玛瑙手镯,在月色映照下发出微光,一条白腻细长的小腿从床边伸出来,胖乎乎的小脚丫晃来晃去,真可爱!
# k4 t8 B' I. g, b( `$ }
+ \! H% m8 V8 K% q/ A) w但是凤晴不能懈怠。宁侍郎的阴谋让她不由得绷紧了每一根神经,说不定周王派来的刺客就在下一刻光顾。凤晴竖起耳朵用心倾听,连一根针落地的声音都听得见。& Y* o# v2 J6 n# `0 C
( v5 p- k0 a! p1 E3 Z( C& G
睡在她一侧的宫女小乐翻了个身,也成了仰睡的姿势。这可犯了宫里的讳忌!除了主子,奴婢们是不准脸朝上仰睡的,那是对老天爷的大不敬!凤晴连忙推了她一下,让她恢复成侧身蜷缩的姿态。  {1 r; g4 U: R  \' v+ Q) W; Y1 N

+ N+ U' C5 _3 {小乐打了一个哈欠,就是赖在那儿不动。要叫打更的管事姑姑瞧见可不得了!没奈何,凤晴只能轻轻按住她的肩头和后腰,让她慢慢转身,面朝东侧睡。直到她睡得安稳,凤晴才松了一口气。
& W" H0 |" }  d; U" r2 s
: r& A& G( F# _6 i6 t- |; @金黄的圆月忽而被一抹乌云遮蔽,风吹竹林,萧萧作响,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从大殿向外望去,不远处连廊里走来走去的宫廷侍卫们也打起了哈欠,沉重的军靴落地声和剑刃撞击剑鞘的声音也隐约可闻,而他们的身影在雨幕中也渐渐模糊不清。只有几盏昏黄的宫灯还发出一点点亮光。这种时候,贼人行刺也许更方便些。5 J8 O1 k9 e3 g" a" e
5 B& @+ t! Q" w' B
凤晴摸一摸藏在长裙里的匕首,还在,心里踏实了一些。这个雨夜是如此的漫长,如此的煎熬,坚韧如凤晴,也抵挡不住阵阵倦意袭来,眼皮越来越沉,快要合上了。9 |: R/ n' F  _

4 S& Z5 A$ j1 h5 Z- p可是,内心的理智又一次战胜了生理的冲动,她抖擞精神,又站直了身子,眼观六路,耳听八方,警惕周围的一切动静。: E$ w4 p8 u$ e! l2 x
7.这不能叫鸡蛋,得叫木樨
" |* C4 ^- ^$ V% L* U0 s床上的徐贵妃忽然惊叫一声:“爹爹!”然后双手撑着上身坐起来,似乎是被梦魇缠绕,花枝轻颤,冷汗直流。
% G' e7 X/ u9 y  H
8 K% ~: \3 T% I) s; A1 U9 b( u“娘娘,您怎么了?”凤晴赶忙上去慰问。( s. @8 T& @) u7 U0 F
0 T3 @: z& [+ J" l  p
徐贵妃一把搂住她的脖子,小声啜泣:“凤晴,我好怕!我刚才梦见,爹爹遭到奸臣陷害,被皇上杀了······”
1 l0 L# z, v% H5 c8 X1 `" J0 ?
& E- S9 O$ w- G" j- e# ?. G“没事的,娘娘,那只是一个梦。老令公不会有事的,他是朝廷的支柱,国家的干城。皇上圣明,不会冤枉好人的。您尽管放心吧,这儿有我在,皇上、皇后娘娘都在,大家都是一起的······”凤晴轻拍徐贵妃的后背,柔声抚慰说。
# \0 z* \4 Q' O% [& F7 I) M8 `" [* Q! ?: B
“可是我真的好怕。进了皇宫,就再也没见过爹娘,没见过军中的弟兄,既不能骑马射箭,又不能烤黄羊,玩跳房子······真的真的好寂寞。宫里的条条框框数不清,太死板,一点自由都没有,跟坐牢似的,一不小心就会得罪人。这里有些人心太坏了······”仙女楼变装-徐贵妃躲在凤晴的怀抱里,用极细小的声音向她倾诉起来,数落其他妃嫔的不是。凤晴耐心地听着,没有说话。. ]2 h+ j" r7 B/ d. {% d' ?! M5 ]8 B! b

" E0 F0 u- j) r! {$ C+ G8 J# W宫女杀手凤晴-这不能叫鸡蛋,得叫木樨
) o7 {! p+ T' B8 s: B! T$ p. B3 w% Q
“凤晴,你觉得万岁爷人好吗?”徐贵妃最后悄悄问。
! Z& ]) H( n) V' i# ^2 R8 v& z/ ^" g( n7 p2 G7 f
说这话是忤逆犯上,凤晴立即捂住了徐贵妃的嘴巴:“万岁爷当然是好人,是好皇帝。”% `  y7 b- q- ?& i  e3 f) i$ f

9 _  B( A  F+ O/ x( G0 W“可是他怎么管不了那些奸佞和**呢?后宫里也是,表面上一团和气,背地里乌烟瘴气,妃子们一个个跟乌鸡眼似的,恨不得你吃了我,我吃了你。我倒不指望万岁爷的宠幸,只要能保住徐家一门老小的平安,也就知足了。就是我一人吃苦,我也认了。”; t. K3 r( e+ j0 y& G
4 K0 O7 Y" T& X' r- E
凤晴不禁想起了周王。所谓好人,坏人,真的就泾渭分明?世人不过是各有各的执念,各有各的欲望罢了,区别只是手段不同。龙椅只有一把,周王想争,肯定会血流成河,牵连许许多多无辜的人。制止他的阴谋,是自己的责任。2 m) v5 V: ~/ c5 J7 i; g, \
; ]. }  T& S( l4 S( f( h. [/ r
“奴婢会一心效忠娘娘的。只要奴婢在,娘娘尽管放一万个心。”# |0 `( A6 h( V3 w1 ]* F
% e7 q$ A, d( A; A6 [9 L
“凤晴,我错怪你了,都是我不好。今后我们做朋友好不好?也不要有主仆之分了。”
! C7 c7 W0 n% p! M- \/ C
$ Y: `4 G) Y  s1 S“奴婢哪敢高攀?”8 w1 U- g: t# \$ l+ @# F1 P6 ?
# Z; J$ x% @' b
“我只想有个能说说体己话的人。凤晴,你人真好,就跟姐姐一样。以后我们就做好姐妹吧。”徐贵妃伸出了小拇指,要跟她拉钩。5 V& u4 l6 C: K' C1 [$ Y; R
, F' c: \# H( {6 C! b
“奴婢不敢。”凤晴马上抽回了手。$ E6 w' Q& T$ l/ S3 N3 J- U! U

7 [9 y& r7 O* }1 t, E“你就那么怕我么?那好,等你也封了妃,咱们做姐妹好不好?”0 I& g5 Y% G5 c- ~% C

8 v4 b4 U" C' [# @4 ?7 s“奴婢从未有非分之想。”5 A9 j/ }, O, k9 v
+ ~4 H6 i6 ^5 h$ f. R
“你啊你,就是太古板,太迂腐了。马善被人骑,人善被人欺。喂,也不是我说你,心思就不能活络一点,开通一点吗?你看下面这么多女孩子,不知有多少人痴心妄想一朝乌鸦变凤凰······”徐贵妃指着躺在地上的宫女们说。徐贵妃最难缠的一个对手,就是从掌灯宫女爬上来的皇帝宠姬李宸妃,她对下人有戒心是理所当然的。
& W9 `1 j) l7 V. M) [, v6 x7 @3 S! F" y9 P
“不是那样的。姑娘们进到宫里来做事,也只是想混口饭吃。主子不必多心。还是请您快点儿睡吧,一大早还得起来请安呢。”  P( H3 v- P! C6 S4 Q

( g9 [/ x# i0 v: ]0 B6 T徐贵妃伸了个懒腰,枕着凤晴的膝盖进入了梦乡。5 @+ c4 R7 h( S# B$ _6 t

5 i8 ~; I  f8 {+ }  A
1 d1 u+ J& m  f% u3 h1 V. m8 N4 _
; M& e9 ^* g% J' K' R) a早晨凤晴一如既往地挎个竹篮出宫买菜,顺便巡逻一下京城的街道。当她来到菜市场,在摊位上挑拣萝卜和莴笋的时候,不巧撞见一对母子的熟悉身影。是春秀和钧儿。
! b5 h: \' D, X1 ?$ C* b9 F( d/ y# i" |+ ~0 V
“娘,我想吃荷包蛋,快买个鸡蛋吧!”钧儿抱住春秀的腿撒娇道。4 t$ E8 f6 L( h; s
" ]8 m- E% f% n& u6 }$ J8 H+ T6 H
一听“鸡蛋”两个字,春秀立刻大惊失色
潮人特色国际版欢迎您的光临:https://bbs.crtslt.com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潮人國際

潮人特色国际版欢迎您

潮人特色论坛国际版

联系我们

  • 工作时间:..................
  • 客服电话:..........
  • 反馈邮箱:...............
  • 公司地址:.................................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潮人國際_潮人特色論壇國際版

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3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