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查看: 1026|回复: 0

[绿帽/绿奴] 情瘾 8w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2-10-1 19:34: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当着姐姐的面,被姐夫操了
柔软薄透的长裤,根本挡不住什么,姐夫的性器高高地翘着,隔着裤子都能轻易看出它的形状,而这样要露不露的模样,才是最色情,最羞耻的。
陈澄都有点不敢看姐夫的下半身,毕竟在场的还有姐姐和她的小M,陈澄真的有点放不开。
“不用害羞,那个俞年不是正常人,不用把他当男人看。”姐夫继续小声哄她。
陈澄好气又好笑地说:“他明明就是个男人呀,你不介意别人看我的身体吗?”
姐夫解释道:“别的男人我肯定介意,但这个不算,他只是你姐姐的小玩意,没关系的。”
陈澄红着脸瞪他一眼,不吭声了。
“乖,把内裤拨一边,让我蹭蹭。”姐夫的清冷的声音放软了,听起来就跟撒娇一般,“你背对他们就好。”
陈澄犹豫两秒,才跟做贼似地,偷偷地将自己的内裤往旁边拨了拨,露出她已经开始流水的骚逼,姐夫低头看一眼,顿时愣住了,呼吸也变得粗重起来,问她:“你把毛剃了?”
陈澄害羞地点头,说:“这个丁字裤实在太小了,不剃毛的话,根本挡不住,只能剃了。”
这还是简牧川第一次见小姨子剃毛后的骚逼,光秃秃肥嘟嘟的,像个馒头,看起来可爱又淫荡,让他想蹲下去舔两口。
这样想着,简牧川人就真的蹲下去了,用手拨开她的丁字裤,将脸凑近一些,伸手去摸,刚剃掉毛的逼,手感滑溜溜的,很嫩。
陈澄被摸得浑身一阵颤抖,也被姐夫突然蹲下的动作吓一跳,伸手就想去拉他,“姐夫,你干嘛呀。”
“我看看。”姐夫说。
他们两人的动作不小,自然惹来姐姐的注意,就听姐姐轻笑着对俞年说:“看来他们很心急呢。”
“主人,我也挺急的。”俞年乖巧地说。
“是吗?”姐姐勾着出嘴唇一笑,张开双腿,朝小狗下达命令,“先过来舔吧。”
陈澄好不容易将姐夫拉起来,小声说:“你不是想磨吗?给你磨就是了,别看。”
姐夫得偿所愿,笑得很是满足,搂着她的腰,继续刚才的慢舞,说:“那你把我的鸡巴拿出来,这么嫩的逼,可不能隔着布料磨,要肉贴肉地磨才行。”
陈澄也顾不了那么多了,伸手去拉姐夫的裤腰,结果刚往下拉一点,那根驴屌一样粗的大家伙,立时弹了出来,然后嚣张地在空中晃了晃。
陈澄抽吸一口气,不管看多少次,她总能被姐夫这鸡巴的尺寸吓到。
看她磨磨唧唧的,姐夫却是等不及,搂着她的腰,将她搂得踮起脚尖,然后他压了压往上翘的鸡巴,让它准确无误地卡进陈澄的腿心。
“嗯……”热烫的性器相碰的瞬间,陈澄舒服地哼出声。
“骚货,就这一会的功夫,逼口就这么湿了。”姐夫哑声说着,也不着急抽动,而是搂着她的腰托着她的手,继续慢悠悠地跳着舞。
如果不看两人的衣着和暴露性器的样子,光是看两人优雅的舞步,会以为这是一场很高大上的舞会。
姐夫的肉棒就卡在她的腿间,随着舞步的移动,湿润的龟头就在陈澄的逼缝里来回磨蹭抽插着,陈澄湿透的腿心,正好方便他做动作,虽然没有真正插入,但性器相互摩擦的感觉,还是让陈澄爽得浑身起鸡皮疙瘩。
“好舒服。”陈澄小声呻吟着,被姐夫带着转了一圈,就见姐夫手指一勾,她胸前那个布料极少的文胸,就被拉得往下掉,而两颗被绑得鼓胀的奶子,瞬间就蹦了出来。
“啊!”陈澄一声惊呼,伸手就想去捂奶子,手却被姐夫拉住了。
“就这样宝贝,就这样露着。”姐夫着迷地看着她几乎全裸的样子。
“可……被姐姐他们看见了。”陈澄心脏咚咚咚地跳着,这种当着姐姐的面,露奶子露逼给姐夫看的行为,实在太刺激了,刺激得她整个人都麻了,两条腿也直打颤。
姐夫笑,说:“那就让他们看,这样更刺激,不是吗?”
说完,他便低头用力地吻住陈澄的嘴唇。
老天,今天过得实在太魔幻了,她不仅当着其他人的面,穿着无比暴露的内衣,还在姐姐面前,露奶露逼地和姐夫热吻!
可越觉得刺激,陈澄就越拒绝不了姐夫,很快便搂着姐夫的脖子,和他难舍难分地热吻起来。
姐夫真的很厉害,光是一个吻,就能把陈澄吻得两腿发软,骚水直流。
“姐夫……”陈澄根本不敢转头去看姐姐,只是意乱情迷地搂着姐夫,和他接吻。
简牧川深吸口气,哑声在她耳边说了句“我忍不住了”,就弯腰勾起陈澄的一条腿,将她的拉成半个一字马,再狠狠地将鸡巴操进骚逼里。
“啊啊……啊……”陈澄在姐夫插进来的瞬间,就差点高潮了,实在太爽了,爽到她都顾不得姐姐是不是在看他们,扭着腰就只想迎合姐夫的操我
“澄澄骚逼里好舒服,暖暖的,水很多。”姐夫舒服得眯起眼,扭着胯开始撞击小姨子的逼。
“啊……啊啊!太深了姐夫。”
“叫得这么骚,不怕你姐听到了?”姐夫故意这么问她,就是想继续刺激她。
被姐夫这么一说,陈澄下意识地转头看向姐姐,就发现姐姐玩得比他们两个都要野,内裤上的带子已经彻底被解开,小小的比基尼正松垮垮地挂在她一只腿上,而她正被俞年狠狠地吃着穴。
陈澄脸刷地红了。
姐夫好像还嫌不够刺激,忽然就抱起她一阵猛操,然后抬脚朝姐姐的沙发走去,一边走一边操,直把陈澄操得高潮喷水了。
被放到沙发上和姐姐并排坐时,陈澄只觉得浑身抖,人都爽懵了。
而就在这时,隔壁的姐姐忽然伸过来一只手,摸上陈澄的奶子……
-----------------------
47,另类的激爽性爱(内含姐姐摸妹妹的奶子
橘红色的灯光让整个空间变得热烈而暧昧,像温度极高的桑拿房,人置身其中连呼吸都是炙烫的,低沉性感的男音正在娓娓唱着近乎低喘般的爵士歌曲,一声声地撩拨着所有人的灵魂。
明明刚才什么都没有喝,陈澄却感觉自己像被喂了春药,思绪完全陷入情色的迷雾里,身上被缠上粘稠的藤蔓,每一寸肌肤都在被那无形的唇舌舔吻着,体内的情欲像加了催化剂,迅速地膨胀变大,直至将她整个人的思绪都吞没。
脑子没办法再思考别的,只有跟着欲望的本能,扭动着,纠缠着。
骚痒的穴肉被男人粗壮的鸡巴撑开,插入抽出,再插入再抽出,媚肉被不断地摩擦,快感如汹涌的潮水,不断地冲刷着陈澄的身体,陈澄难以制止的放声呻吟,那声音传进自己的耳朵里,比那些黄片的女优还要骚浪。
姐夫也被她淫荡的模样刺激得血气上涌,掐着她的腰就是一阵狂顶,把陈澄顶得直往沙发背上撞,幸好沙发足够软,才没把人撞坏。
陈澄的胸罩早被姐夫扯下来,裸露着一对白皙的大奶子,粉色的奶头硬硬地挺立着,随着身体的快速晃动,两颗奶子也被晃荡出波浪来,看起来格外淫糜诱人。
忽然,一只白皙的女人的手从旁边探了过来,张开修长的五指,慢慢覆盖到陈澄的一颗奶子上,陈澄瞳孔微缩,茫然地扭头看向旁边,就见姐姐也靠坐在沙发上,张着腿露着逼,俞年的脑袋深深地埋在她的腿间,不停地晃动,看起来舔得格外激烈。
陈澄瞬间涨红了脸,又羞又窘地喊了声:“姐……”
姐姐勾着嘴角,微眯起眼睛,眼神复杂地看着陈澄,手指拢在她奶子上,轻轻揉捏起来,“没想到我妹妹被姐夫操得这么骚,奶子晃得这么淫荡,真迷人。”
“姐……别,别说了……”陈澄难为情地说,跟姐夫偷情被识破就算了,还当着姐姐的面被姐夫操逼,这么刺激的场面,陈澄真的有点应付不来,明知道自己应该推开姐夫,叫停这场荒唐的性事,可前所未有的快感,却又让她沉迷其中,无法自拔。
“别欺负她。”姐夫抬手挥开姐姐手,腰胯仍不停地挺动,陈澄才刚到过一次高潮,再被姐夫这么顶,很快又陷入激爽的快感中,仰起头舒服地呻吟着。
“要说欺负,现在不是你在欺负她吗?”姐姐不甘示弱地说。
姐夫轻哼,嗤笑道:“她就喜欢我这样欺负她。”说着还故意做了几次深顶,把陈澄插得呻吟声都高亢几分。
“那我摸自己的妹妹又怎么了?”说着,姐姐的手又探过来,捏住陈澄的奶子,还扯了扯奶尖,同样是女人,可姐姐把玩人的手法,绝对是一流的。
陈澄被姐姐非常有技巧的一阵揉捏,爽得忍不住扭腰摆臀,逼肉快速地收缩勒紧,像是要将姐夫的鸡巴绞断一般。
身体上的巨大快感,让陈澄忽略掉面对姐姐的那点尴尬,舒爽地哼哼着:“啊啊……姐姐,姐姐,奶子好舒服……”
“爽吧宝贝。”姐姐得意地笑了,手上的动作更加的肆无忌惮起来,还挑衅地看了简牧川一眼。
简牧川也被眼前的场景刺激得眼都红了,他正在狠操自己的小姨子,而小姨子的奶子却被他老婆捏着,他老婆的逼还被别的男人舔着,虽然他们夫妻之间早已经名存实亡,但婚姻关系还是存在的,这种给双方戴绿帽的感觉,从心理层面上看,是极具冲击性的。
在这样极度淫糜的气氛下,简牧川也没再阻止老婆玩他的小姨子,抱着小姨子的腰,边看她的奶子被姐姐捏得变了形,边快速地抽插冲刺起来。
可能是现场情形太过刺激,几个人从心到身都被刺激得不行,身体比平常任何时候都敏感,在一阵极速冲刺后,姐夫就将滚烫的精液全部射进陈澄身体里。
姐姐看到陈澄被内射,有些不悦,问简牧川:“有做避孕吗?”
“嗯,我打了针。”简牧川说。
姐姐脸色这才缓和一些,见自己妹妹因为高潮都爽懵了,觉得她可爱到不行,以前她没在妹妹面前显露本性,是觉得妹妹太单纯,像个天使,但自从发现妹妹和自己的丈夫偷情后,她就在酝酿这样一场情事。
好不容易等到妹妹脚上的石膏拆了,她也安耐不住内心的躁动,马上策划了这个派对,现在看来,效果真不错。
看着软倒在沙发上的妹妹,姐姐踢了踢腿间的俞年,命令到:“在旁边跪着,不许乱看。”
俞年英俊的脸上还沾着姐姐的骚水,听她这么说,什么也没问,乖巧地点头:“是的,主人。”然后就跪在沙发边,垂下视线。
姐姐转身就朝陈澄扑过来,一把搂住半裸的妹妹,语气带笑,“宝贝,给姐姐玩玩。”
陈澄都要羞死了,她下体还和姐夫连在一起,上半身却被姐姐抱住,这简直就跟玩3p似的,实在太刺激了。
她红着脸,语气软软道:“姐姐,别……别这样。”
“别哪样?”姐姐说着,双手再次袭上陈澄的胸,握着她两个奶子就是一通揉搓。
简牧川告诉自己应该制止她们,可看着两个女人在自己面前做出这么淫荡的事,他内心竟升起一丝隐秘的刺激感,这是亲姐妹啊,居然搂在一起玩奶,这也算乱伦了吧。
这么一想,还插在陈澄逼里的鸡巴,再次被刺激得硬挺起来,本能地开始抽插起来。
“啊……啊……姐夫,姐夫我不行了……插得好深……嗯嗯……”陈澄刚经历了两次剧烈的高潮,身体敏感得不行,被姐夫继续插着,整个人都爽得浑身颤抖着。
姐姐扯了几下,就将陈澄的胸罩和丁字裤通通脱掉,让陈澄的身体彻底暴露出来,淫荡又迷人。
骚逼被姐夫疯狂地操干着,不知不觉中,叁人的位置发生了改变。
姐姐半躺在沙发上,背靠着沙发扶手,双腿打开,而陈澄则靠坐在姐姐的身上,横躺在沙发上,上身被姐姐揉捏着,而下身则被姐夫架着,姐夫也上到沙发上,将陈澄两条腿架在自己肩膀上,疯狂地挺动腰胯,让大鸡巴在陈澄体内快速进出,把骚水都捣成了白色泡沫。
“啊啊啊……好爽,好舒服,要被姐夫干死了……”陈澄骚浪地扭动着。
从简牧川俯身的角度看,两个女人同时被他撞得一晃一晃的,就像他同时在草两个人似的。
而陈澄被前后夹击着,简直就是3p没跑了,太淫荡了,太淫荡,她如此想着,身体却是抽搐着到达了前所未有的高潮。
不断抽缩痉挛的骚穴,猛地喷出了一股温热的体液,全部浇到姐夫鸡巴上,而被她的潮水一浇,简牧川也是后腰一麻,快速挺动几次后,再次将浓精射了进去……
游客,本付费内容需要支付 1元宝 才能浏览支付


潮人特色国际版欢迎您的光临:https://bbs.crtslt.com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潮人國際

潮人特色国际版欢迎您

潮人特色论坛国际版

联系我们

  • 工作时间:..................
  • 客服电话:..........
  • 反馈邮箱:...............
  • 公司地址:.................................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潮人國際_潮人特色論壇國際版

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3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