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查看: 3142|回复: 1

[cb小说] 翡翠 阉割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2-9-27 12:00:27 手机浏览器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 n  g( h; I8 F- X
本帖最后由 隔壁老王回来了 于 2016-11-28 12:55 编辑
; l2 M" D( F0 o8 K/ _% {* ?( @
" i( O  n# c" Y0 A% M3 H7 C( e5 o% h5 \, z
“叮铃,叮铃,,,”门铃响了!
2 V4 c, `0 u% |+ I1 Q0 M6 Z   苏翠打开了房门,门口站着一个25岁左右的小伙子,手上还抱着个篮球,满头大汗,看来是刚打完篮球,发达的肌肉,微笑帅气的面容显示出了男性的帅感,苏翠见到小伙后,吻了他一下,小伙朝屋内望了望:“他不在吧?”,苏翠说道:“放心吧,今天我老公加班!”没错,苏翠是一个有夫之妻,今年30岁,但婚后的生活并不满意,一次巧遇,苏翠与这个名叫李威的小伙结实,血气方刚的李威年轻气少,没有女友,平时只能打打飞机满足自己青春的欲望,如今有个女人,虽然说比自己大6岁,但毕竟也是个女人啊,李威也就从了,毕竟苏翠是一个富婆,苏翠的老公是黑帮老大,自然有着许多财富!
2 [  z% g& {  f& h  李威进了门,放下篮球:“小翠翠,我去洗个澡!”,苏翠走向卧室:“我,,我等你,,”,李威走进了浴室,然后脱去外衣和短裤,放开淋浴,温热的水淋在李威的身上,李威舒服地享受着,双手从脖子至上而下揉着身子,揉到自己的下体,才发现自己的老二已经充血勃起,李威笑了笑对自己的老二:“今天不用打飞机了,一会让你好好享受享受”。" {: `2 l5 ^7 e) V9 {; D/ G1 T% O  S0 i* a& K6 z7 ]' q* i
  与此同时,苏翠已经赤裸全身躺在了床上,不一会,李威就进来了,李威不愧是个大种男,上床直接与苏翠缠绵在一起,两人开始享受着性福,李威呻吟着:“嗯嗯,,,啊啊,,嗯嗯啊,”李威的两颗饱满地蛋子随着阴茎的抽插前后晃动,这时苏翠家的大铁门传来了开门的声音,苏翠说道“不好,我老公回来了!”,李威一惊连忙拔出自己的肉棒:“草,老子就快要射了,他妈的居然回来了”,苏翠说道:“其实我老公最近似乎对我有点怀疑,恐怕他回来捉奸了,你快藏起来!”,李威问道:“我藏哪啊?”,这时门口传来了声音,一个男人的声音:”妈的,屋里居然有男人的鞋子“,然后有一帮男人叽里咕噜说些什么,看来苏翠的老公是把道上的兄弟一同带过来捉奸了,苏翠说道:“快,藏在衣柜里”,李威连忙进入大衣柜,苏翠要关上衣柜的门,可发现李威的鸡巴硬硬的,还是挺起的,如果关上衣柜门鸡巴一定要被夹断,李威见状用手把自己硬硬的鸡巴扶起来,贴在肚子上,苏翠这才关上了衣柜门,然后上床!9 o9 s  d) E# C' u: v* m, F
  与此同时,卧室门被狠狠地踢开了,苏翠的老公赵孟回来了,赵孟身边还跟着许多弟兄,赵孟走向苏翠二话不说掀开被子:“那野男人呢?”,苏翠假装什么都不知道:“你干什么啊,哪来的啥野男人!”,赵孟说道:“你个婊子,门口有双男人的运动鞋,你看看你现在披头散发的样子,老子早怀疑你偷汉子!”,赵孟说着从床边拿出了一条男士内裤:“你看,还有男人的内裤,我草!”说着赵孟往苏翠的脸上打了一巴掌,然后命令兄弟们搜查房屋,赵孟边搜查边说:“要是老子找到了这个野男人,一定弄死他!”说着赵孟来到了衣柜边,然后猛地拉开衣柜门,衣柜里放着许许多多的衣服,就当赵孟要关上衣柜时,李威由于紧张,捂住翘起的鸡巴的手一抖,然后一条巨龙一下子从衣服间隙伸了出来,赵孟一见,一把逮住李威的鸡巴,使劲一拽,李威整个人从衣柜里跌倒出来,赵孟看见赤裸全身的李威骂道:“你个野男人,抢老子的女人,兄弟们,你们说怎么办?”,赵孟的兄弟们异口同声:“阉了他,阉了他,阉了他!”,李威虽然是一个阳光壮男,但毕竟对手太多,李威只好跪在地上:“大哥,我错了,别,,,别阉我啊!”,赵孟蹲下身子,望向李威的龟头,上里还有透明的液体:“我草,你的鸡巴还在发情呢!”然后赵孟用手撸了一下李威的鸡巴,李威呻吟了下:“哦~~~~好爽!!”,赵孟突然一巴掌拍打中李威的鸡巴,李威的硬鸡巴在空中左右晃了晃:“哎哟,痛~~~”,赵孟骂道:“臭鸡巴,敢泡我的马子,还在我面前硬!”,然后赵孟用手摸了摸李威的蛋子,李威的蛋子很大,十分饱满,赵孟说道:“你小子这么壮,泡过多少女人,说?”,李威说道:“就一个苏翠而已,平时我都是打飞机”,赵孟突然使劲捏向李威左边的卵蛋:“妈的,第一个就泡我的女人,是不是你左边这颗卵蛋让你想入非非的?”,李威表情开始痛苦:“啊~~~~痛,,,我的蛋蛋,,我的蛋子,别捏了,要碎了~”,赵孟松开了手,李威表情逐渐恢复:“不是,,不是我左边的卵蛋想入非非!”,赵孟突然用手捏向李威右边的卵蛋:“那就是这一颗了?”,李威表情再次痛:“啊~~~~不,,不,,不是,,不是,求求你放过我吧~”,赵孟松开了手!$ Z0 K) V2 G- f7 J
  D* F0 ]; G: e) m+ e  与此同时赵孟的一个手下说道:“老大,看这小子的色样,平时打了那么多飞机,把别人一生享用的都提前享受了,直接阉了他吧”,李威吓得哭了:“大哥,,高抬贵手,我,,我还没结婚啊,不能没有卵蛋啊!!”,赵孟另一个手下说道:“没错,大哥,用手直接把他的两颗蛋子挖出来,看他以后拿什么风流,拿什么留种!”,赵孟望向苏翠:“我亲爱的妻子,你说如何处置他?”,苏翠早已经吓得全身哆嗦:“随,,,随,,,随便你,,,”,赵孟对李威说道:“你看,苏翠都说随便我了,那我可要阉了你哦!”,李威朝苏翠大叫道:“翠翠,翠翠,求你帮我说说情啊,我的鸡巴刚才还给你带来了快乐,你别叫你老公阉了他啊”,苏翠一言不发,,,. h8 A1 u2 y+ G0 Q
  赵孟站起身:“来人啊,把这个野男人扶起来”于是赵孟的手下过来把李威从地上抬起,然后推到墙上用手按住李威的身子,一些手下把李威的双腿叉开用手按住,李威使劲挣扎可惜没用,浑身的肌肉还是敌不过这么多人,赵孟走向李威,李威哭道:“大哥,别,,别扣出我的蛋,别扣,,,”然后李威的鸡巴开始流出尿液,赵孟用手撸着李威的鸡巴,李威舒服地呻吟着:“哦,爽啊,爽啊,快点,再快点!”,赵孟快速为李威撸动,突然李威的大叹一声:“嗯~~~啊~~~”一股白色的液体喷出,就在这时赵孟用膝盖顶向李威左边的睾丸,只听“砰”地一个小声音,李威惨叫一声,全身抽搐,然后赵孟从腰间抽出小刀朝李威阴囊的中缝划去,划开后用双手把李威的阴囊左右两边拉开,李威右边的睾丸滚落出来,但由于精索的固定,睾丸悬在了大腿上,而李威左边的阴囊里却没落出蛋子,而是流出一些白色的精液和黄色的肉质物,看来是刚才赵孟那一膝盖给碰碎了,李威说道:“我,,我草你全家,弄碎我的蛋子!",与此同时,由于李威还在射精,右边的精索还不停地往上抽动,拉动着睾丸向上抖动,李威的鸡巴射出了些血液,但毕竟还有一个蛋子,种男就是不一样,继续在射着,赵孟用手托起李威右边悬空的睾丸,用刀尖对准蛋子中心,然后说道:“草我全家?如果你还有个蛋子的话的确有这个可能”,李威说道:“不,,不,不要戳破它,别戳破它,我不草了,再也不草了!”,突然赵孟用刀刺向李威的睾丸,李威再次惨叫,赵孟的手下看了都闭上了眼睛,下体都纷纷硬了,似乎插在了自己的卵蛋上一般!随后,李威满头大汗望向自己的下体,阴囊里啥也没了,这个运动大男生就这样没了卵蛋,李威大叫一声:“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不要~~我不要没有卵蛋~~~~~~我要做男人,我要做男人,还我蛋子,还我卵蛋!!”,赵孟用刀不慌不忙地一刀切下李威的阴茎,从根部连根切下,一厘米都没留给他,李威口吐白沫,晕死过去,赵孟把李威的鸡巴丢给手下:“兄弟们,拿去给我煮了,今晚来壮阳!”,此时苏翠已经吓得疯疯癫癫了,赵孟说道:“老婆,你还敢要第三者吗?”3
: [6 e& O7 X3 M) P5 e1 a, a% E9 |
' j2 c+ R4 L/ i- n翠红是一名大学新生,年仅19岁的她貌美如花,飘逸的长发,水灵灵的眼睛总是惹人怜爱,所以在她刚进校的时候,就被一个校霸盯上了,这个校霸叫李孟,他是一个富二代,家里有着数不尽的财富,他喜欢去夜店,换句话说他喜欢过着美女如云,甜酒陪伴的日子,不说你还不知道,李孟虽然今年才20岁,但血气方刚的他不知道草过多少女人了,他胯下的宝贝享受过许许多多的快乐日子,可以说数不清了!不信的话,你可以问问张文,张文是李孟的手下,平时帮着李孟做些跑腿活,自己也经常受李孟的气,要不是看在李孟是有钱人的份上,张文早就不干了!然而,翠红的到来,很快引起了他们两人的注意,换句话说,李孟与张文同时喜欢上了翠红!可是很无奈的是,张文丝毫没有办法与李孟抗衡啊!8 e: J* k. x: H- X% E$ }. Z
  直到有一天,性急的李孟实在忍不住了,他与张文开始聊天:“你说那个小娘们她怎么就那么勾魂呢?弄得老子心痒痒的,鸡巴也硬硬的,有好几个晚上我都是想着她!”,张文心里也是如此想着翠红,但表面上张文故不做声:“老大,那你是想?”,李孟拍了下桌子:“当然是想尝尝她这个货色拉!”,张文说道:“你,,你想占有她?”,李孟笑道:“你真聪明,哈哈哈,今天你帮我把她约出来,就说师兄要请新生师妹吃一顿饭,把她约到阴云酒店,,到时,,嘿嘿,”,张文说道:“老大放心,我一定照办!”。张文嘴上如此说,但心里十分不痛快,眼看自己心爱的女人要被别人草了,自己当然不爽,自己胯下的宝贝几年没近女色,而他李孟倒好,家财万贯使得他胯下的宝贝享受了许多风流,非但如此,李孟有时在草女人的时候,还让张文在一边看着,每当张文看到李孟那两颗卵蛋随着抽插的棒子晃动时,真想冲去李孟的屁股后面,用手把李孟那两颗晃动的卵蛋给扯掉,让他不再那么风流,可是这毕竟不显示,张文只能看着李孟的蛋子在空中晃动,随后李孟传来一声“嗯嗯~~好爽!!”然后那两颗蛋子往上略微收缩,几秒后又慢慢地下降,这才算是观看结束!想到这,张文是越想越气,他想使用一个妙计,一来使翠红增加对她的好感,二来又可以除去李孟,于是他决定,把李孟的计划告诉翠红,,,,,- \5 i8 z( \9 w0 l* F2 W
, ~( d7 @1 B( y( ]  q  计划如愿以偿,当翠红听到李孟的计划时不由地大吃一惊说要报案,可张文劝道:“李孟家有钱有势,你告了也没用,他盯上了你,你铁定跑不掉了,就算躲过这一次,日后也难逃一劫啊!”,翠红哭道:“那,,,那可怎么办啊?”,张文笑了笑故作安慰:“哎,那有啥,有我在,不用怕!”,翠红问道:“莫非你有妙计?”,张文说道:“那是,不过需要你的配合,来,这个给你!”张文一边说着一边把一个白色粉末带交给翠红,翠红疑惑地望向张文,张文解释道:“这是迷药,阴云酒店的红酒都是免费自助的,是需要自己去柜台打酒的,而那天,你就去打酒,在端酒回来的过程中,你把迷药洒在他的酒杯里,这药撒得越多晕得越快,撒少了发作就慢了,所以你多洒点,让他晕倒,我们扶她进酒店房间后,把他绑起来,我们得给他点教训,让他张记性!”,翠红说道:“不会出事吧?要是出事的话,我可不干!”,张文说道:“哎,放心,只是让他尝点皮肉之苦,长点记性!不会出事的,这样他就不会打你的主意拉!”,翠红听后,觉得也只能如此 了,便答应了!5 L3 l: L7 Q5 e0 I0 d3 Y5 u! c2 N7 P4 b9 M5 i
  时间很快到了晚上,翠红,张文,李孟三人如约地到了阴云酒吧,李孟穿的是运动裤,当他们三人坐下来时,李孟的裤裆已经被顶得很高很高了,其实李孟是故意如此,想炫耀自己男人的资本,男人嘛,总是会为了自己的大屌而感到骄傲与自豪,毕竟这东西长在自己的胯下,与生俱来的就是男人们的资本,可是,如果没有保护好它,那么你将永远地失去这个资本,你再也无法耀武扬威了,比如说李孟接下来的遭遇将会印证这个逻辑!翠红按照约定去打酒,然后下药,最后端过来三杯红酒,三人相互干杯一饮而尽,不一会李孟感到头有些发晕,张文与翠红便一路扶着李孟进入了酒店房间,关上门后,张文把李孟扶到了床上,然后用准备好的麻绳困住李孟,随后张文叫翠红去打一盆水,翠红便去了卫生间打了桶水过来递给了张文,张文拿起水桶朝李孟脸上泼去,李孟瞬间清醒了许多,李孟往往周围,似乎还有点酒意:“这里是,,,这里是,,”李孟看向了翠红,然后坏笑道:“嘿嘿,翠红也在,我要草妹子,我要草妹子,我要草,,我要草!嗯嗯!~~”说着李孟的下体开始勃起,裤裆又被顶得很高,直冲天花板,张文一拳打向李孟的裤裆,只见李孟躺在床上的身体快速向上抽搐了一下:“哇~~~我的鸡巴!!”,张文说道:“你个淫男,还想不想草?”,李孟清醒了:“张文,,你干什么?我,我为什么被绑着,快,快给老子松绑!”,张文笑了笑:“给你松绑?好,等我把你阉了,就给你松绑!”,李孟听后脸色发白,他开始在床上扳动,可双手与双脚都被固定,他的挣扎没有任何用:“你想阉我?老子弄死你,我草!”,这时翠红说道:“张文大哥,你不是说给他点颜色瞧瞧就够了吗,别闹大了啊!”,张文恶狠狠地对翠红说:“你懂什么,一边看着去,李孟平时对我作威作福,我受够了,你知道吗?喜欢你的是我,不是他李孟,他凭什么要枪我心爱的女人?就凭他的胯下的鸡巴?我笑了,他有大鸡巴,老子一样有,一会老子就让他的鸡巴从他身上消失!”,翠红吓得不敢说话了!
8 p9 ?' U) _0 s$ W5 Z  这时张文走向李孟,用双手一下脱去了李孟的裤子,李孟的硬鸡巴一下子弹了出来,在空中晃动了几下,似乎再炫耀自己的长度,张文用手指甲插向李孟的马眼,李孟痛的大叫起来:“啊~~~~我的眼眼!!”,张文说道:“就是这个眼子,让你喷出许多精液的吧?你的欲望都是从这里出来的吧?”,然后张文用手摸向李孟的卵蛋,张文一手就握住了李孟两颗饱满的蛋子:“哟,这两颗蛋子如此饱满,就是为了今晚可以好好地享受吧,可惜,它们跟错了主人,因为它们的主人在接下来会与他心爱的蛋子说再见!”,李孟大叫道:“不,,,不,张文,,你不可以如此对我,你不要废了我,,不要废了我啊!现在放了我,之前的事我就不追究了,好吗?”,张文冷笑了一下,从包里掏出一把小刀,然后对准李孟左边的大卵蛋,比划了一下刺的动作:“大哥,你说你这颗蛋子是被刀子刺破流出蛋黄的好呢,还是我活生生地给你捏爆?”,李孟哭道:“都不,,都不要,我要当男人,我要享受我的卵蛋,求你不要捏爆我的蛋,不要捏!”,张文说道:“捏爆了会如何?”,李孟答道:“捏爆了我会没命,或者成为太监,我不要当太监,当太监我再也射不了精液了,求求你,放过我的蛋,好吗?”,张文用手给李孟开始撸棒子,一边撸动一边说:“爽吗?”,李孟闭上了眼睛开始呻吟:“哦!~~~嗯嗯~~~爽,就是这个感觉,啊~~~爽啊,撸快点,快!!!”,张文说道:“记住这个感觉,这个是当男人的感觉!这个感觉是卵蛋还长在身上的感觉!”随后张文加速抽动,李孟大大地呻吟一声:“哦嗯~~~~”一股白色的液体喷出,张文说道:“卵蛋,跟你的主人说拜拜吧!”然后张文用小刀一刀刺入李孟左边的卵蛋,李孟感到下体一阵剧痛:“啊~~~草你妹的,竟敢把我的蛋给刺破,我草!”,由于在射精中,李孟又感到爽,他继续呻吟:“啊,舒服,啊痛,啊舒服,啊痛!”舒服与痛感并存,张文用手捏住李孟右边的卵蛋说道:“很快,你只感到痛了!”说者使劲一捏,只听清脆地“啪”地一声,李孟右边的卵蛋会硬生生地捏爆,李孟的脸开始变形,随后射出一股血精:“张文,,你,,,你捏碎我两颗蛋,,,我日!!我没蛋了,,,我再也没有蛋了,哇!!!!!!!!!!”李孟开始有点激动了,他为自己变成了太监有些不能接受,毕竟经常享受卵蛋带来快乐的李孟,在这一瞬间,失去了两颗男人的标志,的确有些不能接受,张文用刀划开李孟的阴囊,左边的破蛋滚落出来,右边的蛋浆流了出来,然后张文坏笑一下,一刀割去李孟的阴茎根部,一个大屌就这样与主人分了家,而李孟也闭上了眼睛!: g( s. |8 q' _1 s
$ _- l3 K2 ]- S( G3 n  翠红吓得说不出任何话来,这时张文像红眼的野狗一样,他转身望向翠红:“翠红,,对不起,我现在好激动,我好想,,我好想和你,,,”说着张文的下体开始充血,他的裤裆也顶了起来,他快速扑向翠红,翠红拼命地挣扎,就在这时张文感到头晕目眩,然后往后退了几步:“翠红,,,你你,,”,翠红有点镇定了:“没错,我也给你下了药!”,张文有些不信:“什么,你个贱人”,翠红说道:“男人没有一个好人,只要蛋子在你们男人的身上,你们就会有欲望,包括你也一样,我怕你今天会危及到我的安全,所以下你的红酒里也下点轻微的药,看来这药量我掌握的还是挺准,现在开始发作了,哈哈哈哈!”,张文开始倒在了地上,翠红一步一步走过去,张文气若游丝地说:“你,你想干什么?”,翠红蹲了下来,脱去张文的裤子,张文的大鸡巴也挺了出来,翠红说道:“当然是要用你教我的方法给你点教训了,我要阉了你!哈哈哈哈”,张文骂道:“你,,你个婊子,,”,翠红站起身:“我没你那么残忍的阉割方法,但我会让你记住这一天!”,翠红用高跟鞋的鞋跟踩住张文的卵蛋,张文开始叫道:“啊~~~别踩我的蛋,求你住手,我不要成为李孟那样,我不想当太监啊,,我还没享受女人呢!”,翠红完全不理会张文的祈求,然后翠红说道:“蛋子留给了你,你拿它去风流,将会残害多少少女,去死吧,狗屁卵蛋!”然后翠红的脚用力一踩,张文翻了一下白眼,左边的卵蛋已经瘪了下去,翠红说道:“看你小子还没享受过女人的份上,就先留给你右边的那颗蛋子,但以后你要是还想乱泡妹子,我随时会来收走你右边的卵蛋!哼”说着翠红走出了房间,现在房间里只剩下一个太监和一个半男不女的人了,翠红从包里拿出了那包白色粉末的药:“这个药还有剩余,不知道下次会给谁用上呢?”1 w* X& G# Q8 Y8 w1 m) d6 K+ Q
  
+ z9 s/ p2 b6 b& k+ i6 T7 V, K! u* p  r3 \
这是一个人迹较少的公园,偏僻的公园似乎都快被人遗忘,微风吹来,地上的落叶随风飘扬。周秦是一名登山者,他喜欢旅行,更喜欢新鲜空气,这天早晨他来到了阴云公园,由于天气较冷,周秦一路上憋着尿,他加快了脚步,想快一点找个厕所,然后掏出自己的屌,让尿液快速喷出,没有比撒尿更美妙,更舒服的事情了!' x+ [$ c; `, `, J: {0 H' m' B
/ V2 t$ [8 X: Z* E  h7 e& n  周秦一边想着,一边快速走着,忽然,他眼前一亮,在一颗大树下面有一个公共厕所,厕所门前有一张桌子和一把椅子,椅子上坐着一个戴着棉帽的老头,老头端着茶杯,一边喝茶一边看着大树的落叶纷纷下落,周秦快速走了过去,当周秦从老头的身边走过要进厕所时,老头叫道:“小伙子,你还没给钱呢!”,周秦有些不耐烦了,此时因为憋尿他的裤裆已经被顶了起来:“好好好,多少钱,出来给不也一样嘛,真是啰嗦!”,老头笑了笑:“你是大便还是小便?”,周秦郁闷了:“我说难道大小便价钱还不一样吗?”,老头点点头:“当然”,周秦有些不耐烦了:“老子要尿尿,多少钱!快点”,老头说道:“呵呵,尿尿的话看你尿多久,30秒的话5毛钱,1分钟1元钱,,,每加30秒多收5毛!”,周秦骂道:“真是一个糟老头,你黑心商啊?算了,老子很少来你这公厕,这次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我给你5毛!”说着周秦把5毛钱放在了桌子上,同时眼睛不经意地瞟了一眼老头的茶杯,那茶杯散发出的气味有些奇怪,而且泡的似乎不是茶叶,而是一个毛茸茸的东西,不知道是什么,周秦只觉得有些眼熟,因为尿憋得慌,他也没多想,快速走进公厕,可就在这时老头再次嘱咐道:“小伙子,计时开始了,你给的5毛钱,30秒记得出来啊,否则嘛,,,嘿嘿,后果自负啊!”老头的嘴角泛起一丝阴笑!周秦快速地往里面走,边走边自言自语地说道:“切,傻逼,老子就要多尿会,看你个糟老头能把我怎么样?老子不信你敢把老子鸡巴给割了!”& U$ i+ m2 \% u5 f# x* x4 y
' B) C/ a4 W5 u) G  说着周秦走入了男厕里,这个厕所十分地旧,卫生也不太好,有一股男生的尿臭味,周秦走到了小便池,那是一条不长的小便池,小便池的正对面就是大便池,大便池没有门,整个厕所显得十分古旧,然而在小便池的一端,居然有一只大狼狗,大狼狗被一端的铁链子拴住,大狼狗看见了周秦,张开大口狂叫道:“汪汪~~汪汪汪~~”,周秦冷笑了一下,然后站在小便池上,拉开裤裆的拉链,用右手开始掏鸡巴,因为尿憋的原因,周秦的鸡巴硬硬地被掏了出来,然后周秦开始放松,一股暖和的尿液喷出,周秦舒畅地呻吟了下:“哦啊!!~~”,然后一边尿尿一边看着那只大狼狗,那只大狼狗此时已经在向周秦不断扑来,可惜因为铁链的原因,大狼狗的移动被限制了,大狼狗距离周秦有1米之远,大狼狗的眼睛盯着周秦的鸡巴,似乎把这条鸡巴当作一条热狗一样,想吃掉它!8 N" f& W+ N7 r! s: E/ i+ ]9 M' W/ A. n  W
  周秦来了兴趣,他一边享受的尿液流出,一把用手伸进裤裆,然后开始拽着什么,不一会周秦的阴囊被周秦的手扯了出来,然后周秦用右手托起他自己的两颗大卵蛋向狗炫耀道:“死狗,看到没,这是大爷我的蛋子”,然后周秦向狗的下体看去,发现这是一只公狗,然后周秦说道:“怪不得盯着我的大屌狗叫,原来你羡慕大爷我的屌?”这时周秦已经尿完,他身子哆嗦了一下,但并没有收回鸡巴,而是用手抬起鸡巴面朝狗晃了晃:“死狗,看到没,老子的鸡巴大吧?老子告诉你,这是男人的象征,你知道吗?男人是啥你懂不?你懂个屁啊,因为你是一只狗,哈哈,老子是男人,老子有大鸡巴,老子骄傲,让你嫉妒,让你羡慕去吧”,说着周秦兴奋地把双手背在后面,然后扭动着腰,左右晃动,因为身体的带动,周秦的鸡巴也左右在空中左右晃动,周秦兴奋道:“看到没,我的大鸡巴,还有我的两颗大卵蛋,晃动地多有力度啊,死狗,今天你有福气了,能看到老子的屌,老子的屌泡过很多女人,,”正当周秦沉浸在拥有鸡巴的自豪当中,大狼狗的铁链一下子自动松开了,然后大狼狗腾空一跃,张大大口,直直地咬中周秦的阴囊左侧,然而周秦感觉到剧痛袭来,他的身子再也不扭动了,而是用双手试图扳开狼狗的牙齿,可周秦越用力,狼狗咬的越紧,周秦痛的快要哭了:“痛,,痛,,松开我的蛋,,,死狗,快放开老子的蛋蛋,,,,啊~~~~”,周秦的阴囊开始流出血液:“啊~~~我草你,,老子的卵蛋要废了,别咬了,啊~~~~再咬就破了,,,,”,大狼狗使劲一扯,飞跃回地上,周秦一下子摔倒在地,周秦望向自己的裤裆,只见阴囊左边已经有一个缺口,里面空荡荡的,只有血液,然后周秦再看向大狼狗,只见大狗从嘴巴里吐出了自己的睾丸,周秦疼痛得骂道:“我草,老子竟然被一只狗废掉一颗蛋,我草啊~~~~~~~~”周秦大叫道,这时狗一步一步地朝倒地的周秦走来,周秦此时面朝上倒在地上,劈开双腿,自己的裆部正对大狗的视线,周秦用双手撑着地往后爬退,他惊恐地叫道:“不,,不要,,不,,不要”周秦一步步后退,在地上划出了一道血线!1 F7 a. x, d& T: ^& K* J" h* M
0 E2 ~, m% o  Z* V9 a9 A/ G6 N  这时男厕外走来一个人,周秦看见走来的正是守厕所的那个老头,周秦像见到了救星:“老伯,救救我,救救我,这,,这狗咬掉了我的一个卵蛋,它,,,它还想吃了我的屌,老伯,救救我!我不要没屌!我还要用屌泡女人,老伯救救我!啊~~~好痛”说着周秦开始呻吟,老头笑了笑:“小伙子,是你自己想节约那几毛钱尿尿,现在可好,为了几毛钱,连卵蛋都没了!”,周秦说道:“你,,,你,,”,老伯说道:“我早就告诉你了,出来晚了后果自负,你狗链是远程遥控的,我只要在外面计时按下开关,然后狗链就会松开,凡是尿尿或拉屎超时的人,狼狗都会把你们的鸡巴通通没收!”,周秦说道:“你,,你为什么要这么做?”,老头笑了笑没再说话,这时大狼狗猛冲过来咬住周秦右边的卵蛋,周秦痛的脸色惨白:“啊~~我的睾丸~~~~我的蛋,,,,”,大狼狗使劲地一扯,周秦右边的风流卵蛋被扯了出来了,然后狼狗冲向周秦的大鸡巴,周秦的大鸡巴此时正硬硬地冲着天花板,周秦说道:“不,我的鸡巴,,不要咬,不要咬断它,不要~~~”,大狗毫不留情地一口咬住周秦的阴茎根部,活生生地咬断,然后大狼狗叼着周秦的硬鸡巴,走到老头的脚边,把鸡巴吐了出来,周秦双手捂住空荡荡滴血的下体,一边绝望地望向自己被咬掉的屌,这时老头蹲下身来,把周秦的鸡巴捡起:“哟哟,多好多壮的屌,还硬硬的,可惜它将不再属于你,你也不在是男人了!”周秦两眼翻白,全身抽搐,这个刚才还在大狼狗面前炫耀自己鸡巴的男人,此时已经被一只畜生给废了,周秦将永远地失去自己作为男人的资本,再也无法在任何人面前耀武扬威地勃起自己的大棒子了,因为他已经被废了!当周秦闭上眼睛的一刹那,他明白那个老人的茶杯里装的是什么了,那分明是一个男人的鸡巴!6 ~4 N. @5 u9 g& p$ C0 R
* o) K9 @) d& _1 T( b9 w/ L9 v, q  是的,这个守公厕的老头喜欢用人屌泡茶,他认为那可以壮阳,为了乐趣,他特别定制了这样一个厕所计时游戏和培训了一只专门咬掉男人鸡巴的大狼狗,这只大狼狗的嘴巴里,不知道有多少男人被他咬掉自己男人的尊严,如果狗把男人的阴囊和阴茎一同咬断,那么老头就直接把男人的整个生殖器用来泡茶,如果狗把男人的阴囊和阴茎分别咬断,那么阴茎就送给狗吃掉,阴囊里的两颗睾丸就拿给老头来泡茶!这样的生活对于老头来说,是无比的快乐!, ^; ]1 o# \) [$ h! F1 \9 b; a# ?2 C$ `. ]# M* e8 v" |: _4 H) S$ c
  第二天,是星期天,陈明穿着一身运动装在阴云公园跑步,他是第一次来这个公园,他是一个运
潮人特色国际版欢迎您的光临:https://bbs.crtslt.com
 楼主| 发表于 2022-9-27 12:01:08 手机浏览器 | 显示全部楼层
一身运动装在阴云公园跑步,他是第一次来这个公园,他是一个运动阳光的大男孩,在大冬天也喜欢到处晨跑,不管天多冷,他都穿短袖,穿短裤,一身发达的肌肉秀出,散发着男性独特的汗味,再剧烈运动后,他的裤裆会充斥着荷尔蒙的味道,这一天,当陈明跑到阴云公园的公厕时,他突然觉得有些肚子疼:“妈的,老子肚子怎么疼了,还好有个公厕。。”陈明跑向公厕,老头依然坐在那喝茶,老头看到陈明如此强壮,心里好生欢喜,但他知道,这种肌肉男摆平一只狗是绰绰有余,所以老头打算换个方法,陈明走到老伯前问道:“大爷,上个厕所多少钱?”,老头笑呵呵地说道:“不要钱,去吧”,陈明点了点头,快速跑进厕所,当陈明进了男厕后,发现有一只狗被锁在了厕所小便池边上,狗看到陈明开始大叫,陈明比划了一下拳头,大狗似乎有些害怕了,居然不叫了,陈明来到了大便池,找了个位置,然后脱下裤子,毛茸茸的生殖器露出,然后陈明蹲了下来,陈明开始放松,先是鸡巴开始尿尿,然后就是拉屎!7 `8 {2 `$ f! n$ A" i8 M5 M   “舒坦~~~哦~~~”陈明一边拉着一边低头望向自己的鸡巴,因为无聊,陈明用手拿起自己的阴茎,上下摆动了下,似乎对自己拥有这个标志而感到自豪!这时陈明猛然发现,自己面前多出一双鞋子,陈明迅速抬头,可惜太晚了,一个老头用一种不知名的白色粉末洒向了陈明,陈明晕了过去!老头微微一下,然后走到厕所大门,缓缓地关上了厕所铁门!. _5 J6 `- @5 @- S: ~   当陈明醒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坐在了小便池边上的地板上,他的双手被向上绑着,双脚被铁环固定在地板上,双腿叉开,一身赤裸,他就这么被固定地坐在了地板上,而在他面前的是一个老头和一只大狼狗,陈明怒斥道:“你快放了老子,你到底想做什么!”,老头笑了笑,蹲下身子,用手碰了一下陈明的大鸡巴,陈明开始愤怒:“滚你个变态,碰老子鸡巴做什么,再碰老子把你给阉了!臭老头!”,老头笑了笑说道:“小伙子,你马上就要成为姑娘了,嘴巴别那么犀利!”,陈明有些惊慌:“你说什么?你娘的, 你想阉了老子,你做梦!”说着陈明开始挣扎,他双脚双手开始使劲扳动,可惜丝毫没有作用,老头说道:“别白费力气了,乖乖地把你的卵蛋交给我泡茶喝”,陈明骂道:“我呸,用别人的卵蛋泡茶,你真的很恶心,快放开老子!不然我弄死你!”,老头笑了笑,对大狼狗说道:“去吧!”,这时大狼狗直直地朝坐在地上的陈明的胯下走去,大狼狗的目光死死盯着坠在地板上的那一副巨大生殖器,陈明开始害怕了:“不,不,滚开,,滚开啊死狗,,,”紧接着陈明开始剧烈地扳动,然后大狗走进了陈明,张开了大口含住了陈明的左边卵蛋,陈明感觉到了狗锋利的牙齿刺痛着自己的阴囊:“不,,不,求求你,求求你把狗拉开,不要让狗咬破我的卵蛋,求求你!”,这时大狗使劲一扯,陈明大叫着:“哇啊~~~~草~~~~~~我的蛋~~~”,大狗嘴巴里叼着一颗血淋淋的睾丸,然后往后退着,睾丸连接着精索被缓缓地从阴囊裂口牵扯出,陈明双腿开始颤抖,肌肉也开始抖动,老头笑了笑:“小伙子,不好意思啊,你以后泡不了女人了,因为你没蛋蛋了!”,这时大狗吐出睾丸,快速冲向陈明另一颗卵蛋,陈明大哭道:“不,,不啊,留一颗蛋子给我吧,你已经取走一颗了,留给我一颗泡女人吧!”,这时大狼狗含住了陈明的右边卵蛋,但并没有咬下来,老头走到陈明身边蹲了下来,陈明哀求道:“谢谢,,谢谢你放了我!”,老头笑了笑,然后用手作为管状开始撸着陈明的鸡巴,陈明的鸡巴开始变硬,陈明呻吟道:“哦~~~嗯嗯!!!!啊~~~嗯嗯!!!舒服,,舒服!!!”,老头说道:“当一个男人还有卵蛋的时候,哪怕只有一颗,都会感受到卵蛋带给自己的快乐,因为卵蛋里面装有男性特征的液体,有卵蛋就可以射精!”,此时陈明长叹一声:“哦哦~~~我要射了~~~啊”然后一股股白色液体喷出,陈明的鸡巴一上一下地自动的抽动,老头继续说道:“如果蛋没了,不仅男人不再是男人,更不能享受射精的快乐了,比如现在”老头摸了摸狼狗的头,狼狗目露凶光使劲一咬,正在享受射精快乐的陈明突然惨叫一声:“啊~~~我草啊~~~~~你居然废了我的最后一颗蛋,,,哇啊!!!!!”,这时陈明开始拼命地挣扎,双腿使劲在地上摩擦:“啊~~~~好痛啊,,我没蛋了,,,啊!!!我再也享受不了当男人的快乐了,,,,”,这时老头从怀里抽出一把小刀,然后把小刀移向陈明的阴茎根部,陈明的目光变得更惊恐:“不!!!不要连根割掉,不要切我的屌!”,老头说道:“大种男,卵蛋都没了,要这条棒了有什么用?给我的狗狗当早餐吧!”说着老头割掉了它,陈明开始翻白眼,当陈明闭上眼睛的最后一刻时,他看见大狼狗正在吃他曾经引以为傲的大屌!
潮人特色国际版欢迎您的光临:https://bbs.crtslt.com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潮人國際

潮人特色国际版欢迎您

潮人特色论坛国际版

联系我们

  • 工作时间:..................
  • 客服电话:..........
  • 反馈邮箱:...............
  • 公司地址:.................................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潮人國際_潮人特色論壇國際版

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3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