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查看: 5109|回复: 2

[cb小说] 二丫 阉割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2-9-27 11:06:23 手机浏览器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楼不给看
潮人特色国际版欢迎您的光临:https://bbs.crtslt.com
 楼主| 发表于 2022-9-28 14:45:10 | 显示全部楼层
! P. d9 ]6 m# B' I' C
grgrg给俊丫骟蛋那天,阮家张灯结彩,提前都邀请了村里的族长里正等有头有脸的人,目的就是为了做个鉴证,因为这种事儿,给女眷找贴身侍童要骟蛋这种事,就是个约定俗成,也没有什么正儿八经的规矩,关键是不像宫里的太监那样会有条有文的,甚至还有专门的仪式,专门检查验身的,所以这事儿就是要图个敞亮,骟蛋的时候见到的人越多,传出的名气越大,对小姐的名声就越好。一般除了有头有脸的人,就是村里的女人和孩子来看,娶了媳妇的人基本不能看这个,估计是怕有心理阴影吧。
) _6 E' A1 d: d# ~3 d8 T; {' W; j/ M阮家前一天天黑前就打扫的干干净净,西头支起了几口大锅,柴火已经烧了起来,一口锅里煮的是大骨头,大块肉;一口锅里煮的是:整只的肥鸡肥鸭;一口锅里煮的是:整个的大猪头;一口锅里煮的是:混搭的大锅菜,有肥嫩的干笋,新采的山菇口蘑,油黄的漏粉鲜绿的蕨菜芽菜耳菜撒上,浓浓的骨头汤一浇,大锅菜是随煮随吃,小孩子的鼻子是最灵的,一大早就嚷嚷着在二丫家院子里跑来跑去。来玩闹的小孩子每人先盛上一碗菜吃着,猪头肉骨头肉却要等到煮烂开席。二丫也跟着小孩一起玩闹,也知道今天有喜事,怎么闹大人都不会呵斥,虽然不知道喜事是什么,这种事家里肯定不会提前跟他说,他也只是看着来的大人都看着他笑,就是不知道啥事儿。
9 P2 N1 V7 u" r$ D* X大人们心里都有数了,敲锣打鼓的喜庆了一会,几个乡邻抬着一个大圆草垫子在院子中央,这草垫子又厚又敦实,上面又铺着一层雪白的棉花垫,四周用细密结实的藤子编了半人多高的围栏,也不知是做什么用的。此刻俊丫已被几个嫂子骗到屋里突然一下按到床,上三下五除二的扒了大白光腚。又用被子卷好。二丫还在那害羞呢不知道啥事,就见几个嫂子看着他吃吃的笑。过了一会柳素枝「柳卉的妈」来了,还带着一个叫“双双的女徒弟。柳素枝是村里骟猪的,几辈子家传的手艺,有特殊需要也会骟人,之前邻村里有去当太监或是二丫这样的侍童也是慕名来找柳素枝来骟的。可怜俊丫情窦初开的柳卉姑娘,今日却要被她娘亲亲手骟蛋,哎,真是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悲欢离合哇。二丫看见柳素枝带来的小铜盒时隐约感觉不妙想跑时,却给几个嫂子七手八脚跟绑牲口那样紧紧绑在了一个特制的骟笼里,说来这骟笼做的也奇怪,身子塞进去后,后面一一个大藤圈子紧紧扣住人的腚,而笼子上四个口可以把人的四肢伸出去卡住,藤圈子能调节松紧,卡人腚卡的很紧,这么一来,骟笼里的人的双腿就只能大劈叉的躺着,下面的托墩托着腚高高抬起,挨骟的人腚裆里的那嘟噜玩意儿可以最大限度暴露在前面,仿佛在配合刀子匠骟割一样,感觉跟现在的手术架都差不多了,要说这东西做的精巧也是可见一斑了。俊丫突然明白点什么了,惊恐的望着柳素枝用小锅煮着一把锋利铮亮如同柳叶一般的小刀和一个鸡蛋,想跑身子却动弹不了,喊娘,娘也不应,急出了一脑门子汗。双双还在跟柳姨笑:这娃真得骟了,你看看裤裆里这玩意,刚才给他擦腚沟的时候,小鸡子都支棱起来了,一看就是不省心的,早点骟了蛋子省的祸害了姑娘。其实刚才二丫的嫂子过来跟柳素枝说了一阵子悄悄话,文燕也是很乐意二丫骟了去当侍童的。就生怕庄家那边有一点不满意,特地叮嘱柳素枝给二丫骟的干净点,毕竟庄家家大业大讲脸面讲排场,小姐的清誉价值千金,看的人口口相传的越多,对小姐名声越好。柳素枝拍着胸脯跟文燕打包票道,阮家媳妇放心我的手艺你还不知道?西大街几个进府当差的娃哪个不是我骟的?去年曾家那个回来探亲,看着那还有一点男娃的样子?胡子眉毛掉个精光,说话那个娘娘腔,听人说人家那主家在小姐出嫁前花了大价钱找了人把曾家那个小子的鸡巴又给割了呢,跟酒里那个两个蛋子儿团了圆,成了新姑爷的补药呢……说到这里柳素枝掩口一笑,更何况那还是娶了媳妇又骟的。二丫现在还这么小,保证骟的干净,过去个把月啊,村里最白最俊大闺女光了腚蹲二丫眼前晃悠保证他都不会多看一眼。
; I; r9 D+ H" j外面一阵鞭炮声响,徒弟双双用手巾给二丫腚档里面仔细又擦干净后,喊着几个嫂子把骟笼抬出院来,众人一阵哄笑,柳素枝也笑吟吟的把煮着的小刀端了出来站在二丫腚裆旁边,徒弟双双却倒骑在骟笼上,慢慢的俯下身去……正常的太监骟蛋是不用这样的,但是侍童要,因为等下骟下来的两个蛋子儿是要当嫁妆陪送给主家的,刚骟下来的新鲜人蛋要用上好的醇酒封起来,尤其是二丫这种刚刚成熟还未破身的两粒蛋子儿更是极品,定然是要好好割取下来的,也是庄家夫人特意交代过的,而摘取人蛋最佳时机要在挨骟的人儿发情的时候割取,因为那个时候蛋子里的养分含量最高,所以双双的手段愈发重要。很多大姑娘都羞得低下头去,小媳妇们却不怕害臊,瞪大了眼睛看着双双怎么挑逗俊俏的二丫。. |: s2 |4 U. C  X$ l' c) u# M
话说这二丫的阳物确实是极品,虽然刚刚十四岁,但是下身已经发育开来,正是青涩和成熟之间,只见雪白的茎杆没有成年男子那么粗壮,却已和成年男子阳物长度仿佛,虽然粗细不足,但胜在外形讨喜,茎杆粗细均匀。在双双剥开包裹着菇头的外皮后,膨大粉红的菇头顿时舒展开来,看的周围的大姑娘小媳妇一阵面红耳赤,只见二丫的阳物大约有五寸长,粉红色的菇头颤巍巍的一抖一抖,马眼出不断滴出透明的精水。只见双双先是用食指指甲刮了一点精水,抿入口中,看的俊丫顿时心火高炙,但是双双却根本没有继续触碰阳物,没有后续刺激,俊丫只能干挺了几下阳物,什么都做不了。随着阳物不断的挺高,俊丫阳物后面的蛋囊漏了出来,柳素枝拿起准备好的热毛巾紧紧捂住因为冷气外激而收缩变硬的蛋囊,让两粒蛋子儿缓缓舒展下垂,同时配合双双牵拉两粒蛋子儿,防止俊丫这个童子鸡一下泄了身子影响童男卵蛋的药性。在女徒弟双双这个老手面前,俊丫这只童子鸡很快就要把持不住了,要不是双双手艺高超,怕是早就一泻千里了,绕是如此,俊丫的马眼流出的精水也开始慢慢浑浊。柳素枝见双双对自己连连点头,知道动刀的时候到了!只见双双如同变魔术一般变出了一条牛皮筋,把俊丫的蛋囊扎了起来,配合默契的柳素枝揪住蛋囊一拉,将牛皮筋扎在蛋囊上面,旁边的嫂子们顿时把已经剥好的鸡蛋塞进俊丫嘴里。只见柳素枝从根上用大拇指和食指攥住俊丫的蛋囊轻轻一挤两个饱满的蛋子轮廓顿时清晰了起来,在要被阉割的恐惧和之前手淫的刺激下,两个蛋子儿一跳跳的不断抽搐,在众人期盼和等待的目光里,柳素枝闭上眼睛最后欣赏了俊丫卵蛋最后一次跳动,说时迟那时快,只见柳素枝手中柳叶刀光一闪划过蛋囊,攥着蛋囊的手轻轻一挤,只见灰里透白的两颗人蛋就从二丫蛋囊里挤了出来,柳素枝左手依旧紧箍着,右手拉着两粒蛋子用力一拉,把两根细细的蛋管带了出来,双双赶紧上前,用头发细细的扎住两根蛋管,然后接过两粒蛋子儿继续拉着,柳素枝大声喊到:老少爷们大姑娘小媳妇们瞧好了,阮俊丫的两粒蛋子啊,今儿可就要骟了!说罢,柳叶刀过,俊丫卵蛋彻底告别了孕育温养了十四年的身体,成为了主家的陪嫁!
5 @8 \" s" T, H+ `) F' Q" e围观的姑娘媳妇们顿时高声叫好,前院的男人们听到后院叫好声也顿时知道俊丫卵蛋已骟,开始轮流向主家道喜。没过一会,女人们抬着骟笼进了前院,走在前面的正是柳素枝,手里端着一个雪白的瓷碗,里面正是刚刚被骟下来的两颗卵蛋。只见女人们把骟笼往草垫子上一摔,原本就没有包扎的伤口顿时又裂开来,染红了草垫子上的白色棉布。柳素枝拿着瓷碗给在座的老少爷们传阅俊丫刚刚骟下来卵蛋,两个灰白色的卵蛋无助的躺在雪白的碗里,在流出的鲜血的映衬下显得格外凄凉,更让人惊奇的是,这两颗在俊丫童男体内被温养了十四年卵蛋,还在缓慢而坚定的不断抽搐,不禁让看客们啧啧称奇,感叹庄家得了一个好宝贝。众人一拥而起,看向已经疼的半昏俊丫,只见俊丫在骟笼的禁锢下两腿大大的分开,下身一览无余,骟卵蛋前被挑逗起来的玉茎已经彻底萎了,耸拉在一边,原本应该鼓鼓囊囊的卵囊已经如一个破口袋一样瘪了下去,伤口血糊淋剌的往下滴着血。这时双双轻轻的擦了擦带血的卵囊,让围上来的三老四少们看的更清楚,俊丫已经确实被骟了个干干净净,成了庄家一个断子绝孙的阉奴侍童。一时间,宾主尽欢,场面更加热烈。
6 w& H8 U! m; W$ U. E4 A1 J5 v+ @正当大家以为事情即将告一段落的时候,庄家竟然拿出一个高价从南方买到的海外琉璃瓶!只见琉璃瓶晶莹剔透,庄家主人一声令下,家奴打开一坛十年的醇酒,倒入琉璃瓶,再加上各种珍贵药材,原来是要用着琉璃瓶作为俊丫卵蛋的归宿之地!终于,在众人热烈的夸赞中,庄家主人接过盛着卵蛋的瓷碗,将两颗还在慢慢抽搐的卵蛋慢慢倒入泡满了珍贵药材的醇酒里……并大声宣布,这上好的卵蛋药酒,要封存好,等到庄家小姐出嫁的时候当做陪嫁,给未来的女婿。里正也凑趣到:等到了小姐的洞房花烛夜,一定要让俊丫捧着这琉璃瓶给姑爷倒酒……9 U3 t* Q6 [+ _2 a7 J# h, R# o
俊丫也在半昏半醒中慢慢适应,听着周围看客们有的啧啧称奇,有的感叹者上好的卵蛋药酒多么珍贵,还有不乏恶毒的讨论被骟了卵蛋的男人跟被骟了的畜生有何区别……是啊,有何区别呢?俊丫也懵懵懂懂知道一些男女之事,也看到过村里骟猪骟羊,在猪羊悲惨的叫声里,骟匠和主家欢笑着拿着割下来卵蛋讨论着如何烹饪用来壮阳补身。而现在,自己的两粒蛋子儿现在已经成了瓶中的一味补药了。突然,俊丫身体一震,原来是双双抽走了身下的白棉布,慢慢叠好交给庄家主人,凑趣的说是这是俊丫进庄家的落红。众人又是一阵大笑。嫂子们抬起骟笼,准备把俊丫抬回后院准备包扎医治。而俊丫直勾勾的盯着琉璃瓶里那两粒已经不再抽搐的蛋子儿,眼泪止不住往下掉,渐渐的随着被抬走远去慢慢模糊,在昏过去之前,俊丫仿佛觉得自己的什么东西跟着那两粒蛋子儿,永远的留在了那个精美的琉璃瓶里……' k) u9 R7 K0 ]: t
潮人特色国际版欢迎您的光临:https://bbs.crtslt.com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3-9-13 14:34:18 手机浏览器 | 显示全部楼层
二丫阉割文
潮人特色国际版欢迎您的光临:https://bbs.crtslt.com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潮人國際_潮人特色論壇國際版

潮人特色国际版欢迎您

潮人特色论坛国际版

联系我们

  • 工作时间:..................
  • 客服电话:..........
  • 反馈邮箱:...............
  • 公司地址:.................................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潮人國際_潮人特色論壇國際版

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3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