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查看: 743|回复: 1

[ballbust小说] 阉割学院小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4-7-6 01:04:13 手机浏览器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一章 星期三上午
9 {; [) \) d) n% ^3 g" i“李雷,你已经是二年级的高中生了,可是男性生殖器还是没有接受任何净身,真是太不像话了。”张丽老师有些生气地说。
6 i8 ?6 Y: O! u. b# I" M3 w7 `“张丽老师,今天早上我在检查全班男生的阉割状况的时候,发现我弟弟的生殖器竟然没有去势,就把他交给您了。”一旁站着的李雷班里的班长,同时也是李雷的姐姐,李嫣说。
6 s/ ~# L/ O6 C  q% V. [+ k4 c" w“我,啊,我这不是已经承认错误了嘛,张丽老师。”李雷喘息着说,同时握着自己的**上下运动着。! H0 d5 M9 l5 ~
“是嘛,不过你要是再继续隐瞒几天的话,全班男生的净身预订表都会被你拖后腿的。”张丽老师答道。* T) y$ S' J4 c# E
李雷面向张丽老师站在她的办公桌前,裤子脱到脚腕处,校服也卷起来,把男性生殖器全部暴露出来。他用力搓着他的**,想要尽快舍精,在他旁边站着他的姐姐兼班长李嫣,正在笑着注视着弟弟的下体。
/ z( _! b2 V+ D, U7 {6 S. T) z在办公桌边,李雷的**下面略微前面一点的地方放着一只计量杯,这是用来收集将要被阉割的男生们的精页的,以便日后用于医疗或者其他用途。- E* G$ Y$ h  V6 p: o
顾名思义,市立阉割第二中学是一所市立的阉割制高中,在这种高中里就读的男生,在毕业前必须接受至少双侧去势或者更高程度的阉割,才能顺利毕业和升学。在这种学校里,女教师们同时担当着女阉割师的角色,女教师们除了负责要在学生毕业前亲手阉割掉班级里的全部男生的部分或者全部男性生殖器,还要负责制定自己班上每个男生的净身时间表,帮助完成班上男生们的阉割前后的心理辅导等等工作。女教师们教育学生,告诉他们,男生在高中时期要被自己的女教师给阉掉,这对于高中教育来说是一件必要并且平常的事。实际上她们并没有说谎,现在全世界到处都在推行这种阉割制中学,大学,甚至在一些观念较为开明的国家里如今已经出现了一些阉割制的小学和阉割制家庭女教师。近几年,家长们想让自家的男孩子们接受阉割的年龄越来越早,这是当今**对于男性生殖器的观念产生进一步转变的结果。5 j1 H/ D: p9 t, a* N2 T, C
“这两年来我一直在劝你们课下来到我的办公室来找我,主动接受我给你们净身,至少一个在月末阉割时被轮到的男生不会逃避我将要对他下面的男性生殖器所做的这个小小的摘除手术。我觉得你们完全能做到这个。”张丽老师说,“大多数的男学生只要我找他们谈过一两次关于阉割或者净身的话题,他们就能一听到我提到“净身”这个词就兴奋得舍精,要求我马上就阉掉他们。尤其是当旁边还有一位漂亮的女同学愿意与我们一起聊这个话题时。”5 }; G, P# A) Y, ]6 [* ~$ W
“也许有其他的女同学愿意与他聊关于阉割的话题呢。”李嫣笑着说。  e6 J1 T) j, C/ M
事实上正是如此,而且情况还很特别。李雷班里的检查委员赵悦是李雷的女朋友,之前赵悦一直为李雷谎报说他已经在去年十月的月末阉割中接受了由学校净身部执行的双侧去势,完全割除了双侧睾丸和阴囊,但实际上这是谎话。这个十七岁的小浪货直到昨夜还在享受着李雷的**。她打算一直等到李雷的下一次的月末阉割来临之前的时候再亲自动手摘除掉她男友的睾丸,反正去势手术用弹力去势器操作的话会很简单。2 Y1 f  a# L3 t9 ~# y6 G
可是今天上午灾难发生了。第一次上课铃响半小时前,当李嫣要求全班男生脱下裤子,挨个检查班上所有男生的阉割情况的时候,李雷根本来不及做任何掩饰,就被逮了个现行。现在他被他的姐姐兼班长遣送到了他们的班主任这里来,而且第一节课就要迟到了张丽老师中断了谈话,伸出手来**李雷的睾丸。李雷的阴毛早就剃干净了,事实上整所市立阉割第二中学的学生都剃了,这样是为了让女老师们能够随时为男生方便地进行阉割手术。
" b- Q7 h* {1 u) J8 H4 G李雷的阴囊在张丽老师手中前后滚动着,李雷不由得**起来,她偶尔也会轻轻挤捏几下,但还不至于引起疼痛,只是给李雷一点额外的小刺激,使他可以尽快舍精。% H8 O" q0 n: ~6 `  u* |' ^
张丽老师摸了几分钟后,李雷*了,他压抑得**着,臀部开始抽搐。
2 h3 a; m' q5 A* F  N1 q“别洒了!”张丽老师厉声命令道。
: f: B; Z; a* P- K李雷马上屈膝,倾斜身体对准他面前的计量杯,把龟头放到杯子边缘。第一道喷出的精页, 几乎把计量杯冲翻。第二股也几乎一样有力,瞄的也更准了,几乎全部都射进了计量杯里。不过高潮很快过去了。! n3 q. y2 x& P7 V# X
张丽老师叹了口气,稍稍直起来腰。“好了,李雷,看今天的计量,明天再收集一次你的精页就可以给你做手术了,如果不够的话我还可以在阉割的过程中把你的睾丸取出来,再用榨汁机做出一点的。”张丽老师说着停止爱抚李雷的睾丸,赞许的掂量一下。“那样会比单纯的去势手术痛很多,不过对你的话,还算是种很不错的惩罚。”+ l+ M! j# u# @. Q. ^
提到要被张丽老师给亲手去势,李雷像所有的高中男孩一样,下体开始兴奋了起来,**在手中颤动着再次硬了起来,膨胀到这个上午的最大尺寸。
9 x% O) n( O" L  ^+ z" A& f# b“当然,不管用不用榨汁机,老师在明天结束之前都必须给你去势了,因为你已经耽误咱班男生的净身预订表太久了。你说对吗?李雷?如果你答应老师明天早上你会主动来这里找我接受手术,那么老师向你保证,这次我们就只骟蛋子,不劁鸡巴。你这个年纪的男生在被骟了蛋子之后的一段时间之内**还是能够勃起的,你留着剩下的一根**还能够跟你的女朋友做不少**的事,我说的没错吧,李雷?”张丽老师继续道,现在她的手指单独握着一个柔软的睾丸,用拇指轻轻的按了下去。4 b2 ~8 U  o2 ]
“我,啊!张丽老师,我…”李雷开始兴奋起来。6 L- e- B, p. D* L
“哦,我看我弟弟会喜欢这个建议。”李嫣笑着说,“这比在月末接受教务处的全阉处罚可好多了吧。”4 E3 j9 W! X; Z4 B/ {5 y, A  _
为了强调她的观点,李嫣甜美的舌头伸出下嘴唇,把自己的两根手指微微张开后慢慢的伸向了自己弟弟阴茎的根部,她一边做鬼脸一边俏皮地比划了一个用手剪断弟弟**的手势。8 w* ~6 g$ B) ^+ K
李雷的眼睛紧盯着伸到自己阴茎根部的姐姐剪刀状的两指,想象着眼前这个美丽少女阉割同龄男孩时的样子。
- \+ E) K7 ^, k. M1 ]“嗯,李雷?你答应老师吗?”张丽老师边问边伸手挡开李雷,代替他开始为他**。正当李雷要舍精时,张丽老师残忍地松开了手,看着她的学生等待着他的回答,李雷幻想着自己的亲生姐姐手持一把阉割用剪钳绞断男性阴茎的香艳场景,此时他急切地需要一次舍精来释放一个青春期男孩想要被异性给阉割的强烈**,于是他只好**着答应了。张丽老师立即又开始为她的学生**了起来。2 `3 W7 u  i% r9 J, L
当这次李雷舍精时,只有一小滴薄的象水的精页。张丽老师微微朝他俯下身,手指从李雷的**下划到最前端,沾起马眼上挂着的精页,然后把手指放到嘴里舔掉。
3 y$ X. |) O% t# J: C% p  k“嗯,等明早的去势手术后,你还会是老师的好学生。记得你的承诺哦,李雷。希望明天你能来的早些接受老师的去势手术。现在去上课吧,否则要迟到了。张丽老师说。然后让李嫣把李雷带回教室。李雷胡乱整理着衣服,穿戴整齐,然后和李嫣离开张丽老师的办公室,李嫣不忘轻轻的在身后关上门。
1 y, z* l: I' g  d; Y“弟弟,我早就想看看你被阉割的样子了。”回去的路上,李嫣对李雷笑着说。+ q1 Z, ?2 n* q: |; C& A
“那我明天就要被阉掉蛋子了,你现在满意了吗?”李雷没好气地回答姐姐道。  s) h& z6 F! O8 H  x& [& c
“其实不,弟弟。如果可以的话其实姐姐想要亲自动手把你阉掉。”李嫣笑着对李雷说。
) n; g! Q& I+ o  n# t+ J, g0 ~未完待续, p$ G) U. P9 Q

" `0 N4 t4 }; X1 s. ^# e  [第二章 星期四上午5 }7 ], K5 ?0 \# w% \
李雷意识到他麻烦大了。昨晚他告诉赵悦他明天就会被去势时,赵悦只表现出对于自己男友的蛋子明天将要被割掉的兴奋感。她唯一感到担心的是自己以后将不能再享受中出了,所以在晚上一点左右赵悦偷偷地溜进了李雷的宿舍,想要享受最后一次,她还带了个朋友韩梅梅一起来。9 r  k& m5 k9 C* y/ v
一个小时后李雷开始试图摆脱她们,但赵悦一直坚持要,还说这是“最后一次”所以李雷应该满足她们。两个小时后,韩梅梅还在把自己流水的大屁股坐在李雷的脸上压住他,把她的阴♀户赛在他嘴上,而赵悦又在李雷的裆下忙个不停,试图让他再次舍精。最后他终于在上午六点左右才勉强睡了会儿,然后不到一小时就被他尽责赶来男生宿舍叫床的姐姐兼班长给叫醒了。他现在迷迷糊糊的站在张丽老师的办公桌前,一丝不挂的猛搓自己半硬不软的鸡巴,办公室里只有张丽老师和李雷两个,第一次上课铃早就打过了。8 M" Z8 L- C4 P; }
“算了,李雷,我今天第一节没课,有时间用榨汁机,这无疑是个好消息。”张丽老师坏笑着说。4 a1 q- J" u. J: D7 j
“我正在加油,张丽姐。”李雷有点悲哀的说。
$ Z( `7 |# g7 A7 P. A张丽姐低头看了看空的计量杯,然后生气地说:“亲爱的,我们已经浪费了很多时间了,李雷。我现在去准备手术工具,等我回来你要是还不能射出来,那我们就直接开始手术吧。”; T$ @; \+ e2 R0 X5 O, ]
张丽姐穿过办公桌后面的门走进了准备室,李雷听到她翻箱倒柜的声音。他用力继续努力套弄自己的鸡巴,但不管用。$ P+ r3 F: S4 ]( s" W
大约一分半钟后,张丽姐从办公室拿了一块白布回来,还有一些纱布,一个没拆封的注射器和一把新手术刀,刀片上的封套还没去掉。
: c  ~2 P+ X$ W& D$ V0 ~, n6 @& N& V“哦,李雷”她说,“还是没硬啊?那我就先给你做去势手术,然后给你用榨汁机吧。”
# j: r8 S! N" t: n* g张丽姐伸手拉开一个抽屉,拿出一个奇怪的东西,上面是个透明的塑料盖子,中间的圆槽里是一个黑色的有许多凸面的圆锥。张丽姐按下侧面一个小开关,圆锥开始旋转起来,转一圈差不多要一秒。随后张丽姐关上了开关。0 ^# l" ?3 f! l9 m, ~8 e$ E
李雷赶紧说:“求你,张丽姐,再给我几分钟好吗?”. v, d0 O+ J3 b& D3 X
“你的第一节课已经迟到了,我可不想让你再错过上午的第二节课。况且我还要给你做去势手术呢。”她望向李雷的蛋子说。  v. E$ E6 ?0 b- ?
李雷厚着脸皮问:“那丽姐,我能等到明天再来接受去势吗?”
+ |8 `% m9 D8 @  M! Y6 ^" G0 p- }“我很遗憾,李雷,但是不行,你昨天承诺过要在今天去势的,请你按照你的承诺接受去势手术。”张丽姐说。+ Z. X+ B& G; [$ g) c" B
“一定要用榨汁机吗?”李雷问。
2 L0 }& b. ^' m6 n“当然要,”张丽姐有点愤怒的回答道,“你知道的,去势手术前执行手术的女教师必须保存接受去势的男生足够的精页样本,这是学校的规定,我必须用榨汁机。”5 f, T6 \1 ^2 E
“好吧张丽姐…”李雷弱弱的说。
) D$ ?& R+ H9 s- M1 t“好,李雷,那,现在坐到我的办公桌上来。”张丽姐说。
. f+ ]( m$ f& ?7 T6 X李雷走过去坐好,两腿悬在桌子边缘,松弛的鸡巴和蛋子摊在坚硬的桌面上。
/ Q5 v  ~' l) f' E/ m市立阉割第二中学的女教师的办公室可以兼做去势手术室用,所以办公室后面配备了专业化的手术准备室。而女教师的办公桌就是手术台,最终班上的每个男生都逃不掉要坐在这张桌子上打开自己的双腿,让张丽姐给亲手割掉蛋子的命运。
* S1 H5 ^3 q: K“往后挪一点,李雷,那儿,可以了。”张丽姐命令到,“别动,去势手术马上开始。”6 J$ K- E6 N( ?& J
张丽姐把所以手术工具排在桌上,又拉开放榨汁机的抽屉朝里看看,似乎在思索什么。9 J4 ^' o# N- ^& k
“好吧,李雷,我要不要戴手套呢?戴手套更卫生点,但直接接触你的蛋子会更让你被去势时更有感觉,也不那么像医疗作业,毕竟这又不是完整的阉割,我只是给你去势。”' X3 _7 w' G0 m0 p$ F
“嗯。”李雷不确定的答道。
$ s, R& X" m  d! }6 M. A  L“我向你保证,我的手是干净的。你今天上午来之前我就洗了。”她边说边举起她的手指扭动起来。; h& x8 T5 G/ d) ]; ?& L$ k4 I
“那,我想,就不要了吧。”李雷答道。
, w9 R, a' \- `6 e! U/ g: J“好的,请把腿抬起来。” 张丽姐命令道。  j% N& e; y; \" l
李雷向后仰,把大腿在办公桌上抬高。张丽姐把白布垫到他屁股下面,展开到他身体的长度,然后在他搁腿的地方把布的边缘折起来。
1 X: r! L% S6 N( D3 ~8 M7 K: V: L6 {5 K“好了,躺下吧。”她说,李雷把腿放下桌子,压住白布,分开的腿中间是他的鸡巴和蛋子,都搁在白布上。张丽姐拿起注射器剥掉外包装,她把针刺进李雷的阴囊根部,然后慢慢推动活塞。“亲爱的,别紧张,今天我们只骟蛋子,不劁鸡巴。”她说道,然后坐回椅子里,椅子就放在李雷两腿之间,现在她的头就在他的胸的高度上,然后,她伸手向李雷的裆部,她一手摸弄着他软缩的鸡巴,另一手握住李雷皱缩起来的蛋皮。她轻柔的拨弄着李雷蛋皮里的肉球,试图让它们下降到她能抓到的地方。8 [) u1 j! _0 F1 y4 T1 T
“行了,差不多了。”她满意的微笑道。在她的帮助下,李雷的鸡巴第一次完全硬了起来,他的呼吸也急促起来。
! X( ~% r3 e6 q  ^7 y" i& Y/ u“现在那针剂应该起作用了,我们开始帮你去势吧。”她说着伸手拿起手术刀。% y3 K0 p# h; h1 n1 H
未完待续# l' |4 [# c2 H; A
9 N0 r3 ]: @, |8 c1 D
第三章 中学女教师的办公室去势手术$ Z' E) W5 h' |' f
李雷屏住呼吸,看着张丽把刀尖推出塑料保护套,然后手腕一转扯掉其余的包装。然后又朝李雷的阴部弯下腰去。
& }  j* ]  Z" {- F4 ]& ^3 I“乖乖的,帮我按好。”她边说边把李雷的勃起鸡巴朝上推开。李雷右手握住,把鸡巴紧贴在自己的小腹上。当张丽的左手抓起他的阴囊的时候,他开始慢慢的上下套弄起来。% E0 n7 c" J7 d
“好,李雷,我已经开始割你的阴囊了。这会有点疼,忍着点别乱动,免得我切到不该切的地方。”她说着右手拿刀移向他的蛋皮。
( j9 K# c& e1 o! F# l1 K* i张丽握着手术刀,沿着李雷的阴囊的中心线向下切,她先压下刀尖,刺进去大约6毫米深,然后开始向下划,慢慢的张丽把她左手捏住的李雷的蛋皮从中间一分为二。李雷握住鸡巴的手开始加速活动。& D' g8 U. o8 ~0 @7 |( q6 W7 c
“放松,李雷,我还没切完呢。”张丽全神贯注的说着。她的右手继续平稳的移动下去,过了一会儿,如释重负的喘了口气,坐回到椅子上。
0 [- T# v' N; v% g  t* G. `9 d) @! |李雷向下看了一眼他的阴囊,它的中间多了一条细细的缝,正慢慢渗出一点点血迹。8 F6 \3 W# a) s0 e( |. R8 ~6 E
“现在,该让你的两个蛋子出来透透气了。”张丽说。* _, z6 |+ H' [, _& D9 q, G
张丽双手捧起李雷的阴囊,慢慢的挤捏,把睾丸推出阴囊,一颗出来了,紧接着另一颗也从她作的切口处被挤了出来,它们被搁在李雷两腿之间的毛巾上。
" q' C$ k) T" `! n1 H“好了,现在应该用榨汁机了。”张丽兴高采烈的说。$ {, i$ H7 r+ U  h* C% y
她小心的拿起李雷的左睾丸,手指轻捏住慢慢拉伸旋转着,直到上端的精索露了出来。+ r, L4 A1 G" p# i0 ^
李雷被她摸的大口喘气,感觉又舒服又有点疼,象一道电流击中了睾丸。
2 W$ \  B# H! D# b张丽拿着手术刀,抵住手心里握着的李雷的蛋子,利索的划了两下,在上面切出一个十字切口。8 W: k2 n1 b" y7 k9 G$ I
“你的睾丸里有大量的精子和精原细胞,李雷。”她说话的口吻就好象是在讲课。
/ g1 E+ M9 _' C; t/ E. R. m“鉴于刚刚我们没有收集到足够量的你的精页,我将会用榨汁机来从你的蛋子里榨出一些。”她说着在另一颗肉球上也划了十字。
) u6 Q1 v! F( t. }李雷感到切睾丸比刚才切阴囊疼多了,他紧紧握住自己的勃起鸡巴。
- g! C' \: a4 `" s& t“现在都准备好了。”张丽说,她放下手术刀,拿过来榨汁机,放在李雷两腿之间,她打开盖子,中间的带棱圆锥转了起来。
4 h9 J# w( I1 ]“好,李雷,请坚持住,一会儿蛋子割下来之后就不会那么疼了。”张丽说着拉起李雷的左睾丸,往榨汁机里放。精索被牵引拉伸开来,李雷觉得心都要被扯出来了。; m% S3 G  L9 w, p1 b
“啊,张丽姐,我,啊,我,我,”他喘着粗气呻吟着,结结巴巴地说。. W( x* k" s0 b' _  W' n
“嘘,李雷,很快就好。”张丽示意他小声点,用手指把睾丸一路推进去,精索悬在上面,十字切口对准榨汁机。放好后慢慢的抽出手来,让肉球轻轻的落在旋转锥体上,表面的棱刺从切口处缓缓旋入肉球。' }- ~5 M6 G7 L( |/ i
“啊^^^啊~啊!啊!..啊!...”李雷呻吟起来,握住鸡巴的手越发加速上下运动。
: o7 e4 O) Q; E张丽随后压下李雷的睾丸,迫使它挤进旋转的圆锥。肉球慢慢在转动的圆锥上散开,一股粘稠的粉红液体缓缓的流过圆锥,滴到下面的凹槽里。她继续向下挤压睾丸,用力推进榨汁机里。并顺时针方向转动她的手,然后反过来转,一边做一边把手侧来侧去,想要尽可能榨干那颗被迅速粉碎的肉球里的每一滴汁水。
4 ~' p( I6 D' _: z' E8 c) G/ I李雷感到自己的睾丸剧烈的疼痛,他左手拼命抓住桌子的边缘以至于整个手都发白了。右手紧握着鸡巴用力搓弄。当张丽最后一次挤压旋转的时候,他又一次舍精了。精页有力的落在他的小腹上。
& B$ r, {. M! j$ b“张丽姐,啊啊啊!”他大声呻吟着。张丽从榨汁机里取出他左睾丸的残渣,然后气恼的看着李雷微微一笑。
; a9 ^# D! r  y6 t: D! T+ Y: N“真是的,李雷,你早干嘛去了?”( ^- T( u. {4 J+ L. f& W3 J
第三章未完
' T+ l* U9 K; x: A1 L; u2 y
" {/ j; [% e& H(前接第三章)
; C1 o9 N8 e' I9 [9 U' f……李雷感到自己的**剧烈的疼痛,他左手拼命抓住桌子的边缘以至于整个手都发白了。右手紧握着鸡巴用力搓弄。当张丽最后一次挤压旋转的时候,他又一次舍精了。精页有力的落在他的小腹上。
. n; m8 J' h: j# s$ @“张丽姐,啊啊啊!”他大声呻吟着。张丽从榨汁机里取出他左**的残渣,然后气恼的看着李雷微微一笑。/ ]" t0 Q( g0 X6 _" @. Q" R, z
“真是的,李雷,你早干嘛去了?”
' ], a3 l2 v# ]8 S( ]3 i% Y“啊,啊。”李雷无言以答。' }4 ~: _2 P. i
“嗯,有这个当然比还需要过滤的蛋汁好。”她说着开始把散落的精页刮进一个干净的计量杯里,尽可能的一点不漏,然后张丽随手在水池冲掉了蛋汁。
6 r5 U- v$ d  v8 u李雷逐渐放开正在软缩的鸡巴,他看着自己被割开的阴囊,被拽出阴囊的右**和左**的残余。他的左**外部的筋膜几乎完好无损,里面露出几根红的或粉红的纤维状的东西。那里还是传来一阵阵疼痛,不过比榨汁的时候轻多了。
% F6 |* b8 U4 T! o7 A5 z张丽清理完他的精页后,也转过脸来看着他那破损的肉球。6 A" o/ Z1 Q0 L. t( v, A. z
“那些纤维是结缔组织,榨汁机把绝大部分剔除了出来,”张丽说,“好了,现在我们总该割下你的睾丸了。越快割完我就能越快送你回教室上课。”  b7 \6 s( p$ `) i0 V! R
“张丽姐,看在我刚刚白受榨汁机的份上,您能不能这次只去我的一侧势?”李雷看着张丽刚收集在榨汁机里的浓稠精页,哀伤的问。$ u% Q/ d: X- t% F2 B# u+ R
“哦,那肯定不行,”她轻松的答道,“好啦,李雷你仔细想想,昨天你不是答应过我要在今天接受完全去势吗?如果这次我只阉掉你的一颗**,还留下一颗,那就不叫完全去势了,对吗?”
5 f* b' d' h8 X! H5 q6 X1 o“哦,李雷,你想要我把那颗塞回去,然后帮你缝好伤口?那大概要好几周才能长好,而且很疼。”张丽安慰李雷道,“会非常疼哦,而且下次还得忍受老师我的去势手术。要是我们现在继续,就这样一下子阉了你,你几乎立刻就能走动,一两个星期就能愈合。”6 w; j$ U  N& J8 W1 Q! q
“那,好吧。我想是吧。”李雷有点晕头转向的同意了。0 J/ Y  \& a0 i; ]9 C% Z7 P
“好,我们马上就完事。”说话的同时,张丽已经将李雷的左侧**拉了出来,并用一个钳子钳住,尽量让**李雷身体的距离拉远,然后她用美丽的小手拿起一个手术剪,用熟练的动作将李雷的左侧**与他的身体间彻底分离了。李雷难以置信地看着张丽将属于自己的**放进了医用盘子里!! Y* v: I' v' j  [& Z8 Q8 o; Y' |7 ~
就在李雷震惊的时候,张丽的手术刀又向他的左侧**下手了。李雷看着自己的左侧**被张丽拉了出来,在后面的输精管结扎。李雷忽然发现,自己正努力地打开两腿,以腾出空间方便自己的班主任割除自己的最后一侧**。而刚刚被这个女教师给割除的另一侧**,此时正被她放在一个冰冷的医用盘子里,而最可笑的就是,李雷自己对于这一完全合法,合乎教学规范的阉割手术过程,就连任何最小的抗议也没有理由提出,他只能尽全力的配合被去势。
$ G, P2 x! V# X& {+ s! K“就快好了,李雷,请坚持一下,别动。”张丽命令到,李雷无助的看着张丽手中的手术刀压在自己的左侧精索上。张丽割的并不快,应该是想确保李雷的**能够完全切开,一会工夫,李雷的**与身体连接处被张丽给完全切断。“啊,啊,啊!”李雷喘息着。他扭动屁股,这一次没有舍精帮助李雷转移对疼痛的注意力。( z2 U2 r. F+ T. o. E
“好了,完成了,你的势已经被老师给去掉啦。你已经是个净过身的小太监了。这种人生体验还不算是很糟吧,嗯?”张丽朝他微笑着问道。+ D$ ?4 U  r7 Z+ D
“现在帮你缝合,你就可以走了。”说着她又拿起手术针线。“这会有点疼哦。”她提醒道,然后开始缝合李雷阴囊上的切口。
" v# I6 Y6 |% V, {* i确实很疼,几乎象榨汁时一样,不过李雷忍住了,只是稍稍抖了一下身体。
9 A& W, k7 d: M2 g8 e+ r; I+ R+ \# g: e“我先帮你包扎一下,换药和拆线你可以去找你姐姐,你知道的,她最擅长照学校里刚刚被阉的男孩子。”张丽说,“暂时应该没问题了,你能站起来吗?”
5 m/ y1 b! H- c5 q8 P李雷在办公桌上往前蹭了一下,去势的伤口立即疼的他叫起来。“哦,太疼了,张丽姐。”
1 c5 y# c& p( o2 ^7 k* C5 M! A5 n“是啊,那是预料之中的,来,我帮你一把,可怜的阉孩子。”她怜悯的说着。“来,试着走两步,步子小一点。”张丽示意道。! k6 h  |4 f; N/ Q; i0 k2 z
李雷迈出他割除两侧**后的第一小步,顿时脸色刷白,他又走了一步,刚被去势的李雷还是疼的呲牙咧嘴。张丽帮他穿上衣服。她动作轻柔的扣好他的裤子,拉上拉链。摘除掉**的李雷终于可以不需要搀扶,走过房间到门边。于是张丽姐猜一个阉人自己走回教室应该没问题。她挥挥手跟他道别,裤裆里少了两颗肉球的李雷步履蹒跚的走出大厅。
8 W8 O3 s8 M1 S2 W9 X2 x“谢谢,李雷,待会儿课堂上见啦。”她喊了一声,然后关上门回到办公桌边。又花了点时间收拾停当,丢掉手术刀,白布,还有纱布和其它工具的包装。然后她坐下,开始将班上净身预订表里李雷的状态更新为“已经去势”,然后她又在下面附上了一行小字,“记得在未来的十二次月末阉割之内阉掉他男性生殖器剩余的部分。”
! Z2 c! c3 |3 A8 x$ F1 g未完待续% l9 j$ p9 j" _8 y6 ^# T

4 f, b/ ^, B1 }0 X, Q. P, Z1 i& ~8 K  Z) x7 C3 D
# v( j8 T  j2 S" x/ N
第四章 公布净身预定表的班会之后$ S, T& j* M% ^; X: s
“张姐,我来这里是因为……我有些事情,想要跟您说。”李雷小声地嘀咕着,他站在自己的女班主任的办公室里,正既紧张又沮丧地面对着张姐的办公桌。
' J% A' ?7 v5 r: [' s, ^* C“哦,李雷。根据我的经验,这种时候你接下来说的通常不会是有利于教学的好事。”张姐有些怒意地说。! c5 L3 G' U! Y4 ]2 d& [$ k( z
今天是李雷被割除**的第二年三月的第一个周一,是由市立阉割第二中学规定的,每月初由全校所有班级统一召开班会的日子。学校规定在每个班级的班会上,各班的阉割制班主任都必须向全班的全体学生公开宣布班上男同学这个月的的净身预订表。而在今天的净身预定表里,张姐宣布,这个月月末阉割的手术对象是:可怜的李雷的经过去势之后仅剩的**。
) o9 W+ `% c9 i% }“张姐,关于今天上午您说的阉割,我一点准备都没有。”李雷着急的问。8 m6 L* W# U; z( i
“哦,亲爱的,你要说的果然会是这个。”张姐不耐烦地皱起眉头。“得了,李雷,你和我都知道,阉割对你来说是没有半点坏处的。”+ @! g2 k% e% ~8 n; `
“可是张姐,本来我是只要接受去势就可以毕业的,所以……求你了,张姐……”李雷的确感到非常慌乱,因为他从没想过在自己高中班里剩下的月末阉割中,竟然还会再轮到他一次。6 d: G! H7 _! d4 T  Q/ Z
去年,在李雷接受了张姐的去势手术之后,除了一个月后张姐帮李雷摘掉了他的没有**的阴囊之外,到现在为止她都从来没有提起过,她有计划对李雷进行任何下一步的阉割。李雷还以为自己在高中毕业之前,不用再次接受任何阉割了。
# y  h8 s: B$ b. R: I“好了,李雷,你不用继续说了。现在把你的库子拖下来。”张姐忽然打断李雷的话,厉声说。
7 _: ?+ ?5 n, Y( Z4 g“什……么?张姐?你的意思是……”/ s) O5 i0 C! ~
“别再继续说废话了,李雷,我的意思是,现在我作为你的阉割制女教师,要求你把库子在我面前拖下来,我现在要检查你的**的摘除状况。”6 Z  O) s. Y: Y
“可……是,张姐……”李雷结结巴巴的说。$ S/ O& w$ ~' @8 t  L8 p
“李雷,我是作为你的市立阉割第二中学的班主任来说这话的。我现在要履行职务,检查你的**阉割状况。你难道想被退学吗?这话我是认真的,李雷。”
  {1 ^% ^" y" [, y& ]李雷看见张姐严肃的表情,只好不情愿的动手解开了校服库子,然后又拖下了内库,露出了自己经过刚刚与张姐谈论过一大串关于阉割的话题的刺激后,早就已经兴奋起来,呈现充分**状态的**。
, H! L% a3 z) p( [李雷在割了**后,他一直在服用着市立阉割第二中学为学校里接受过阉割的男生所免费配发的雄性激素和其他阉人用保健药品。所以李雷的**至今仍旧可以照常**,甚至比起他在去势之前的时候持续时间更加**,*能力更强了。所以几个月来,几乎每晚赵悦都会依旧与李雷上♀床。* P- w2 \7 D9 b* l) z' ~# f! l9 u' A
“好,李雷,不要用手挡住。我问你,李雷,你的**在哪里?”张姐无情地问。$ G& F; \2 H2 a
“已经…被您给割除了。”李雷羞愧地回答。
3 P5 m0 a( j1 j, i“那么,李雷,我问你,在你已经按照学校制度接受了完全的去势的现在,你的生殖功能要如何实现呢?”张姐伸手去触摸李雷的**。
, j- m. }8 k4 S  u9 \9 j9 d“依靠在我被去势之前所储存的精页,和由国家保证男性出生率的阉割制生育制度来实现…哦,张姐……”李雷回答者教科书上的标准答案。在他的裆部,张姐的的手的动作已经变成了掏弄。
- u, e3 f( p3 C. @, P“不错,标准回答。那么最后一个问题:那现在你的已经没有了***的太监阴茎,到底又为何要**?”张姐一边发问,一边卖力的锉弄着李雷的***。她搓得很大力,就像她现在就已经气得要徒手用力地把李雷的**拔掉似得。+ b$ _2 \' P0 ~  l* R
“**去势之后的所有**,哦,只是单纯为了获得*方面的**……哦我快*了张姐……”李雷的精神几乎快要被张姐柔软温暖的手心给吸走了。令他难以想象的是,张姐的曾经阉割过那么多个高中男生的手竟然会这么舒服,特别是这双手还曾经亲手割掉了自己的两个**。
: y- r, Q" Z8 A$ Y8 G“李雷,你今天可真够难弄的。”张姐的表情就像已经被气得笑了一样,“好吧,那你现在已经有了足够的理由为了获得更多的**,让你的已经被我给废了的**做出一点小小的牺牲了:只要你愿意在这星期三来我办公室里接受阉割手术,那这次我就特别允许你的经过去势之后没有精紫的阉人精页*进我的喉咙里面。”说着张姐放开了两只紧握住李雷**的双手,恢复了微笑,注视着眼前自己的学生。# x0 Y7 P) O5 H: h# h( U
当李雷听到刚刚由自己的狡猾的阉割制女班主任所提出的,这个香艳的选择题时,他就已经知道这次自己真的已经要完蛋了。
9 q' h" C- T1 r两天后的星期三上午,李雷来到张姐的办公室,按照约定接受阉割
潮人特色国际版欢迎您的光临:https://bbs.crtslt.com
发表于 2024-7-6 04:50:04 手机浏览器 | 显示全部楼层
老文了  老到掉牙了  
潮人特色国际版欢迎您的光临:https://bbs.crtslt.com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潮人國際

潮人特色国际版欢迎您

潮人特色论坛国际版

联系我们

  • 工作时间:..................
  • 客服电话:..........
  • 反馈邮箱:...............
  • 公司地址:.................................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潮人國際_潮人特色論壇國際版

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3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