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查看: 404|回复: 0

[ballbust小说] 只做她的小太监(阉割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4-4-1 14:30:43 手机浏览器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5 h9 p4 ?; I. I; s  }一个月前的一次偶然的展会中,我遇到了我愿意为其付出一生的女孩。她叫苏潇媛,对她的爱称就是潇媛。那一次展会中,我们两家公司的展台是紧挨着的。连续三天的漫长展会使得我们被迫去与对方交谈。潇媛比刚毕业没多久的我大1岁,年龄相仿,又从事相同的行业,使得我们从第一天起就有说不完的话,当天我们就交换了电话与微信。, ]2 M! v$ k9 \, }" d
* b9 |) T$ F' ~

% P5 C7 C8 T1 a3 E' I展会结束后我们每天早上都会跟对方互相打招呼,而且在普通的早安之后便是说不完的话,有时在车上,在办公室里跟她微信聊天我都时常傻傻的笑出来,有的时候是因为有趣的对话,有的时候是因为心中的一种悸动。我们清楚知道彼此心里都有感觉,但是比较内向的我一直没有跟她捅破这层窗户纸。
4 n# w; p# e7 P" e& @* T  d- Q2 h$ C2 h, ]; d0 V! R
平时里都是微信联系,周末会有一天相约以男闺蜜的身份跟她吃饭,逛街,看电影。有的工作日晚上我们也相约一起吃个晚饭聊到很晚,彼此各回各的家。我们这样的关系就保持了一个月。这一天下午她微信消息对我说“晚上来我家玩呀。”' f2 I$ K4 A$ n. E0 ~
7 t$ w  i2 c8 x) [
似乎感觉爱情要来临的我很爽快的答应了。晚上来到她的家中,她已经开始忙于准备我们的晚餐了,我也很积极的参与到了其中。我们一说说笑笑一起准备了可口的晚餐。看着她认真做饭的侧脸我更加确认这就是我要相守一生的人。
" O5 S3 e# P4 ^9 n# K: w$ C
% p7 O! }: b: f6 Q% V饭后我们一起喝了点小酒,然后用她的电脑找了一部古装电影看。电影的大致内容讲的是一个女主人公被皇上选中进宫当妃子,而男主人公为了能陪在她身边而选择了进宫当了太监。
' A' P' u0 F9 p2 X" T
2 t! P  i* A+ i5 B“真感人啊,我也好想有一个这样的小太监”潇媛说。9 X/ I6 u! u$ X6 c/ m1 A
“是啊,没准我可以试试当你的小太监哦。”我开玩笑的接着她的话。
& V" ]4 N+ F& \# D# E) A  S* C) j“你?还是算了吧,你们家长还指望你抱孙子呢。”潇媛说道:“不如我们看点刺激的吧?”
2 v- _  P6 C+ J" U# R“小黄片?”我马上感觉到了。潇媛没有说话只是带着坏坏的笑点开了文件夹里的视频。内容果然是如我所想的小黄片,口味没有什么特别的,纯爱的风格,一男一女深情对望,相互吸引,亲吻,摩擦,随后……6 E$ j6 b1 c5 r% a% e9 Y; K
- u( m4 k6 W0 @+ \/ ~* D
“来呀,我的小太监,来帮你的娘娘褪去衣物。”潇媛躺倒了床对我说。# q$ p) T/ R) m9 R: ~( M/ b4 ]6 ^7 [
为了配合她我也赶紧说了句奴才遵命。怕弄脏了她的床,我准备褪去外衣。褪去之前我还用眼神征得了她的同意。0 J: l. z9 G" F! }7 Y
) b) E) ?1 H& g+ p  f7 G# Y5 B
“不错嘛,真是听话的小太监。还知道不弄脏娘娘的床。”听完潇媛的话我便迅速地脱得只剩内裤。随后爬上了她的床,一层一层剥开她的衣物。当潇媛被我剥得只剩内衣的时候我开始由上到下疯狂的亲吻她的每一寸肌肤,她诱人双乳让我久久不肯放手。3 k% W- Z) d$ Z6 }; p6 h
# w' Y# W6 e# b
“你这个色胆包天的奴才,竟然敢对本宫做这种事情。”潇媛的话中带着断断续续的娇喘声。
- Z7 f  _. _; C8 W% |. J" v' [# }. W/ y& K9 c' P9 s/ Q
“我会让娘娘满足的。”我回答着,然后将我早已膨胀到极限的鸡鸡送入到了心爱之人的洞中。在时快时慢的抽插中,我们都达到了高潮。  o6 B, [% J* i. z/ [

3 H7 ]& s  r/ K+ A3 l: ~, k0 }在成功内射心上人之后我对她说:“你愿意做我女朋友么?”& `+ u$ t  \. ~, P# V
“我想再考虑考虑”潇媛有点羞涩地回答。没有听到理想中的答案我有点不知所措,但也没有什么打击毕竟该发生的都发生了。
. O- B! p* R- ~* }0 Z“你上过几个人?”潇媛打破了尴尬问道。5 d1 Y0 v% t) |% V* k3 b) I
“额…算上你是第三个。”我如实回答。“你呢?”我随口问道。9 B  E8 a4 L4 Z- l
“嗯…我在做60人斩的目标。”潇媛说完吐了吐舌头。3 c* V: C( C& u* z+ L: m
“60…人斩?”我一时没反应古来。
: t6 q. C3 v- u( w1 Z3 m" v“就是跟60个人做爱,你是第32个操过我的男人。”潇媛解释道。我瞬间被震住了没有说话。! p9 R% e0 ?" w8 j
“这样你还想让我当你的女朋友么?”潇媛看着我问道。还没等我回答她又说:“先别急着回答,你回去好好想想吧,我想你也需要考虑考虑。”
# \5 v" o3 Z) d1 S( q
  c  a8 _% w! y, N6 I4 }- h“好的。”我一时无法接受如突如其来的信息,只是简单的回复了两个字,然后礼貌地与潇媛告别。6 H0 \) F" v+ d8 _/ C; i

- F2 i1 L$ Q' ^' H* l回到家后我内心有一种崩塌的感觉,女神的形象在我的心里彻底颠覆,一整夜的辗转反侧不知道何时睡着。: \8 @- {& e" L, Y  ]6 i8 l/ b+ p5 j
. A- a4 U1 `0 _+ R) n2 m  c: Y
当第二天早上醒来时,我选择试探性的继续发送早安。几次反复查看手机后都没有收到潇媛的回复。我们就这样结束了?还是我知道了不该知道的真相?我瞬间开始胡思乱想,也许我就这样失去了潇媛,我从没想过失去她会如此的难受。% \: {) _. B5 e' m3 q9 ?/ f2 W
" |7 ^$ e8 \$ Z
“早。”就在这时我收到了与往常一样的回复,心里也终于平静了下来。3 a7 A+ f8 n7 ?$ x1 ^" \
“我考虑好了,我想让你当我的女朋友。”我毫不犹豫的回复。0 r& i+ f9 L  n0 z: f/ }7 ]" \
“谢谢你。亲爱的。”潇媛写到。“但是无论如何我的目标不会改变,也就是说至少还会跟28个不同的男人做爱。你愿意接受这样我么?”
- W4 v! \* e/ Z/ r6 ^: e3 ^; ]. \+ z7 ^. D0 L7 _8 U
看到之后我仿佛瞬间又坠落谷底,想都不敢想我的女朋友以后还会继续跟28个陌生男人上床。同时我又极度害怕失去她。我输入了“没关系,我愿意”六个字。实际上这6个字只是骗她的,我心里想的是通过我对她的爱来让她放弃这个念头,所以这六个字迟迟没有发出去。
2 E3 g" b/ R- |- p+ G" i6 ~% @$ ^
0 M1 s4 e9 m; f/ \$ X% k' P* \: X“不过这周日开始我会为你守身一个月。”潇媛主动发来了消息,这使得我瞬间释然。赶紧发出了那虚伪的6个字。
  j# [0 W. W. D* C2 K( d: S3 E( P9 H. Y+ _
随后我便收到了一串亲亲的表情。心里也瞬间幸福感爆棚。冷静下来想想今天是周六,她为什么说要周日也就是明天开始呢?
% F' }; r9 s! {  A; }“为什么是明天呀,那今天干嘛呀?”我问道。
+ e, X' m* K, O2 F“今天约了跟第33个男人做爱。”潇媛没有任何隐瞒的回答我。可能是昨晚到今天经历了太多大起大落。潇媛在答应做我女朋友的第一天就要跟别的男人做爱这件事并没再让我震惊。我选择了欺骗自己,“潇媛明天开始才是我的女人。”我告诉自己,然后微信说了:“好的,那明天见。”
" R" x0 i# N4 j; i2 G
- _9 q' l! W4 _. C1 W3 `) G“明天开始来我这住吧。我们开始同居生活。”潇媛发出了邀请。我很高兴的答应了她然后便开始向以前一样聊工作,聊生活,说说笑笑。到了下午潇媛再没有回复我的信息,我想她已经开始跟第33个男人做爱了吧。
% N0 {  m8 `$ o
% V1 e6 M6 q# u" X  u' Z; A8 W! f我一直控制着自己不去乱想,就这样一直熬到了周日。因为不知道是否真的会跟潇媛一直住下去,我只带了简单的日常用品来到潇媛家。
6 R7 K5 l+ h0 U: d7 J2 z5 l  r' i& f
- `: l% c- a/ D“亲爱的。”潇媛开门后一把抱住我。安放好我的行李之后潇媛突然说:“亲爱的你什么都愿意听我的么?”
% J! ^4 K/ V1 X$ r( f8 _0 e“嗯。”我很坚定的回答。4 U3 ]" z; X; a
“那你愿意做我的小太监么?”潇媛严肃的问道。
0 u4 e8 N, F1 g“愿意。”我毫不犹豫的回答。爱情真是会让人疯狂,即使潇媛她现在就阉了我,我也完全愿意。“怎么?今天起就要阉了我么?”我很淡定的说。# }- J2 q. l: ]3 S' v

# @4 a' J+ j5 v3 y  v潇媛看到我平静地反应反而有些惊讶,但随后便露出满意和开心的笑容:“暂时不是今天,不过从今天开始起你就是我的小太监了,一个还没被净身的小太监。你要永远照顾我,你的身体,你的一切都属于我。”说完潇媛对着我两腿间轻轻的踢了两脚。; }! Q! o3 N# F  L% A" z

2 H9 v6 G8 y' C6 u6 d2 G1 n3 j5 F" {9 c“我永远是属于你的小太监。”我仿佛中了她的咒语一样回答着。/ M% t3 u" ?! m* @4 M
“那把衣服都脱了,从今天开始起我要管理你的小鸡鸡了。”潇媛说。% x' `6 ^% ?& y
我有些迷惑,但是也服从地脱去了衣服:“小鸡鸡?娘娘你还用这么可爱的称呼呢。”; x$ k+ ^2 K% V% G' E& i
9 F% w7 q( \) S
“哈哈,你那尺寸就是小鸡鸡。”潇媛嘲笑地说道“比你器大的多了去了。而且你活也不怎么好呢。”我瞬间被羞辱的无话可说。“但是谁让你愿意做我的小太监呢,我就是要跟你过一辈子。”潇媛的话又让我心里重新暖了起来。/ A7 B+ Z) E* b. {) h: T& z% q
( D) m$ C+ `2 {$ f# V8 r* f
此时衣服也都脱完了,潇媛让我躺到床上,开始用手上下套弄我的鸡鸡,我则顺从地享受这个过程。“今天起你就是我的了,所以你之前肮脏的精液要全部放掉重新生产”潇媛挑逗的话语过后我便很快喷发了出来。潇媛则拿着早就准备好的杯子将我的液体收集起来。然后褪去了上衣,将两颗丰满的乳房完全地暴露在我的面前,接着又开始了第二次套弄。第二次结束后,她又脱掉了裙子只剩下内裤,接着是第三次。第三次过后她已经一丝不挂,这一次可以看出我已经射不出多少液体了,并且液体的颜色也开始变得清澈。' F+ m6 H& O8 ?2 o4 ^
3 E- l% X' A+ s  H) d' r
在第八次之后接近虚脱的我终于挤出最后一滴晶莹的液体。这次来自娘娘的净化也算告一段落。随后我们便开始了我们的日常生活。无论潇媛怎样全裸在我面前晃来晃去我的鸡鸡都无法挺立起来。我甚至想她是不是想通过这种方法阉掉我。0 f+ a  V7 h, i* f+ j  v

* i2 ]* r: k9 s% I7 p: ~4 @8 _接下来的几天我对潇媛的裸体都完全没有兴趣。直到周三下班回来,看见裸体的潇媛我的鸡鸡又再次挺立了起来。
) k8 z3 c2 |. ^9 g- W$ I
0 A1 \) W: G, E/ Y. V* d! G- ^% ^“看来新的液体已经积累了一些了,脱光了到浴室里去。”潇媛命令道。$ d( @% ?+ E5 f" T+ N& i5 n8 T
我顺从的来到浴室,此时我们两个人都已经一丝不挂,潇媛跪在我的面前将我的鸡鸡慢慢含入口中,不愧是跟33个男人做过的人,我的鸡鸡在她娴熟的动作下很快就要达到高潮了。而她却突然停了下来“要射了?”4 l. z' R, R$ s1 z2 W' f0 d& S
“嗯。”我简单回答着希望她继续下去,但是潇媛却没有而是接了凉水浇在了我的鸡鸡上,几轮过后鸡鸡瘫软了下去。我企图问她这是要做什么,她却严厉的瞪了我一眼,我也没敢再问下去。不久她又开始了各种挑逗,每当鸡鸡再次站立的时她便为我按摩,快要射出来的时候又用凉水让它冷静下来。反复了几次之后,潇媛拿出了准备好的贞操锁为我带上。第二天她将钥匙藏到了公司。随后3个星期贞操锁从未被打开过,潇媛则每天想尽办法引诱我,当她想要的时候就把我的头埋在她的两腿间让我拼命的为她口交直到她高潮为止,而我却只能饱受被禁欲的折磨。我每天恳求她让我射一次,她却不为所动。
* u8 `5 d! I3 s/ [1 i5 |7 U3 i- M) O' f$ f1 A6 D
直到有一天在我的几番恳求下,潇媛拿出了我最渴望的钥匙。“我的命令你会完全服从么?”潇媛问道。* `; G1 e% _0 j
我疯狂的点着头只求她让我射一次。潇媛犹豫了一会选择打开了我的贞操锁,将近一个月没有真正抬起过头的鸡鸡瞬间挺立了起来。然后我被命令全裸跪在地上,潇媛则坐在床上用穿着丝袜的双脚摩擦着我的鸡鸡。短短不到一分钟的时间我的鸡鸡便喷射出白黄色的液体。
. n, M0 o; b6 T- H0 Q8 `
3 I. P2 `: [" n" ^: m“现在进到正对着床的衣柜里,没我的命令不许有任何动静更不许出来。听明白了吗?!”潇媛命令道。! E; [( u) C2 W) \7 U
7 i! L5 b( K/ M$ s) h
虽然不明白她要做什么,但是我已经习惯了顺从。潇媛明显是把我藏到了衣柜里,并且还将柜门留了一个缝隙以便我能看见衣柜外面。不久潇媛去了客厅开门,然后竟然领了一个陌生男人来到了卧室。& X, k) @' s6 `! z, d

- d4 A$ W1 B/ W" E. B陌生男人:“小骚货这么迫不及待了么?”6 @5 @3 O8 b6 ]& S
潇媛:“那你来不来嘛。”
; G8 _& ?, @5 o, M1 t陌生男人:“这就来”说完男人开始一件件脱掉我女朋友的衣服。潇媛则开始动手去脱陌生男人的衣服。这是我才意识到潇媛1个月前跟我说的为了守身一个月的时间已经到了,眼前这个陌生男人就是第34个要跟她做爱的男人。
, I2 o3 J3 U( q2 t- N2 R8 x! E" |% H7 X# `6 ~5 `% c3 u4 y
两人脱去全部衣物之后迅速开始缠绵在一起。潇媛“哥哥。我好想要,要想要你的大鸡鸡插我。”随后我便亲眼看到陌生男人将他挺立的鸡鸡插入到了我女朋友的洞洞。接着便是这个男人疯狂的抽插。此时我也注意到了像潇媛说的那样,这个男人鸡鸡的尺寸和耐久度都在我之上。
  z! l) C/ L+ H+ @- N; A
" c' N/ }$ c6 j, O; |1 e8 i6 }两个人第一次高潮之后紧接着又换做了后入的姿势,并且潇媛把脸朝向了我这边。然后随着她的一声淫叫陌生男人后入了我的女朋友。潇媛一边销魂的叫着,一边用眼神挑逗着躲在柜子里的我。最后在我看来无比漫长的几次交配之后,陌生男人穿好衣服离开了我们的家。
; I# Y8 n1 {' b7 G, F2 e+ s* T; V* V; K+ {
“出来吧。”潇媛命令道。: ]5 n, X- ?0 N  S% y
我的女朋友当着我的面请陌生男人了操了她若干次之后我已经压抑不住心中的怒我。我没有给她任何说话的机会,穿好了衣服,留下了一句“你为什么这样对我!”随后便多门而出回到了自己的家中。
3 Y# b  g+ L5 I) O- G- a" }2 H" K# n( S# }) D
回到家里冷静了整个晚上我意识到错都在我。潇媛从未隐瞒过什么,她早就告诉过我她会继续她的60人斩目标。只有我虚伪的骗了她说我愿意接受这样的她。她傻傻的相信了我,而我却食言。我赶紧尝试打她的电话企图道歉,她却没有接我的电话。我开始长篇大论地发消息给她告诉她我错了,她却久久没有回复。! `- {: c# ?- _3 i& V# {. D9 Q

' t3 L* I! O& ~$ n+ U. h" m潇媛:“我想要的是一个听话的小太监永远陪伴我。不是一个只会说谎的臭男人。”
; w' J: {, q# v4 R“我错了,我真的错我,原谅我好么?给我一次机会。”我肯求着她。这次潇媛又没有了回复。漫漫长夜里我不知何时睡了过去。醒来的时候我试图发送了之前那熟悉的“早安。”期待着她的回答。
: d# {9 W3 X0 {3 B
& O: w( B) Y0 C- Z: I6 h“如果你还爱我,就不要来找我,我不想见到你”潇媛。
0 V8 [0 q7 G" W4 r. _我无话可说只是苍白无力的打了几个字“原谅我,亲爱的。”% v$ T' `5 u/ j, l5 p5 y
“原谅你?可以,你知道该怎么做。”潇媛。
1 ^3 g4 w9 \& C% o7 X! G正当我一头雾水的时候,潇媛发来了一张图片,图片是两个被切下来的蛋蛋,从大小来看有可能是人的蛋蛋。此时我也明白了潇媛的意思。“我知道怎么做了,给我两周的时间。”我写到。
/ y- Q; E* d6 k- d/ K“好的,我等你。希望这次不要再让我失望了,亲爱的。等一切都准备好了你再联系我。”潇媛。
4 q! b' d5 l! p0 t! m( B* X% c! ?看了眼两腿间的蛋蛋我心里已经有了大致的计划。“师傅有空我们聊聊?”我发了消息给了我的师傅。师傅她叫冰兰,大我三岁。当时还没毕业的我,自己的找到了一家实习公司。在那里我认识了冰兰姐姐。姐姐人非常好,公司没有指派任何人教我任何东西,是因为没有必要将正式员工的精力浪费在实习生身上吧,但是冰兰姐姐经常主动教我一些工作上的技术和一些与人相处的道理。后来我有一天我在微信上开始称她为师傅。当时她说她很开心,因为我是她第一个徒儿。后来我们基本上无话不谈,包裹感情问题。师傅她一直单身,虽然她容貌平平的,算不上女神,但是超正的身材让她从未缺过男人。她跟我也发生过两次关系,但是可以看得出我并不是她喜欢的类型,两次性关系都是在偶然的独处下发生的。& L9 ]0 d! n1 S# W, L( T( s* p
0 B( L' F0 h$ P0 a4 y
“好呀,那今晚我们找个地方?还是去你家?”冰兰。
  S, o$ e: K& T8 f  U2 H4 b“来我家吧。”我回复道。. @/ O7 Z+ b, z( z' a2 n
“哈哈哈,你这徒儿不是好久没做了打算今晚上了师傅吧?”冰兰。随后我便随着师傅调侃了几句,感觉心情也好了很多。% i6 d8 b1 P5 }: I% {9 _4 [
* E' |4 q3 r0 e# x; \5 g
晚上冰兰来到了我的家里。晚饭后我们便开始了对话。期初只是相互吐槽工作。渐渐的话题开始走向重点。冰兰:“听说你小子最近谈女朋友了?怎么今天想起来约我了?闹别扭了吧,不然不能找我来。”师傅一下就准确的推理出了我的情况,我也毫无保留的将故事告诉师傅,并且给她看了我跟潇媛的聊天记录。
' [+ s6 I; {) R/ l
7 ^/ L0 W2 _5 T0 W) S“你现在就想切你那俩蛋,然后永远给那丫头当太监呗。”冰兰用脚顶着我两腿间说。我点了点头。
7 j! K( E0 i+ _1 L' v: A
5 j6 g4 j, F- W0 Y7 d( t7 \7 B“哎呦,我怎么有这么傻的徒弟呀。你也是这种姑娘你去也敢去招她。你们男人就是为了操女人什么都答应,现在好了吧,没有退路了吧。”冰兰说,“哎,不过看你这样,你也是被她迷的神魂颠倒,我劝你放弃她是不可能了,你是铁了心要为爱阉了自己吧?”  e$ X8 h- I' p, q" W. n

  o; o/ \. D: V9 X/ i5 U; @: F“嗯。也没别的办法了吧?”我试探着问道& v* q2 u% r& v5 `
“只能这样了,虽然人家姑娘的癖好比较奇怪,但是人家从来没骗过你。至始至终都是你精虫上才去骗自己又骗人家。现在把人家姑娘伤了。你要是不阉了自己谢罪,你们也就永远走到尽头了。你要是正常点想继续做男人,就放弃她,女人有得是。”冰兰向我说明了这两条路。" F# d- T) L) \8 }2 Y9 ^% l# c

+ l& F& Z3 }/ n0 C“我要跟她在一起。”我很果断地选择了我的道路。
. U9 B1 `7 ^9 R“哎,我怎么就遇不到你这样的痴情种呢,光遇那些下半身思考的动物。”冰兰抱怨道,“去厨房拿刀吧,师傅帮你割。”+ k4 G' Z+ D5 X: i. k

" e  v1 l3 D5 R9 R/ w我听完有点震惊,突如其来的阉割让我全身定住了一秒。但是想了一下,找冰兰来不就是想解决阉掉我的问题么,然后我就去厨房拿了一把比较快的刀来。
8 e& t  W. ^  r2 k$ P- Y* Q“脱光站好了。”冰兰接过刀子说。随后我便按照她说的去做,提到阉割的时候我的鸡鸡早已经挺立的了起来,此时已经完全暴露在了冰兰的面前。5 {* ^: l0 i  }% B. J1 q# J' ?2 O
) f! m( k) w7 t3 |; D) j
“我还真没见过这里面的蛋是什么样的,今天沾徒儿的光,为师要开眼界了。”冰兰用一直手托起并仔细观察着我的蛋蛋袋说。( Z% s* n2 H& G! u8 a4 O+ W0 O
, c4 ^3 N4 O3 \+ s
“是呢,师傅还能见着真正的太监呢。”我开玩笑的说。此时冰兰将我的蛋蛋袋使劲往下来,然后用刀比量着要下刀的位置。最终刀停留在紧贴着鸡鸡根部的地方,看来她要是干净利落地将我的蛋蛋袋全部斩下了。我不由自主咬紧牙,闭上眼睛等待着这将终结我男人身份的一刀。然而冰兰却始终没有下刀。
7 f/ y2 h2 Y& t% O9 S) k, K, n, R$ b8 T7 o/ C- V( q
“怎么了?师傅,为什么还没割?”我问着冰兰。
# {" T3 I6 ]$ U( H* L- h& X& {. p4 b" v- ~' B6 s
师傅放下了刀站了起来说:“徒儿啊,你是真傻还是假傻啊,这一刀下去肯定会流很多血呀,你要有这个三长两短,你是想害师傅坐牢么,还是不想见你的小娘娘了。”; w2 X; X" Y6 f6 N8 k

8 i* s: k3 m0 R听完我也意识到,刚才真是一时冲动,什么都没多想,我赶紧向师傅吐了吐而舌头来卖萌。( W; l! b( k6 T8 B3 b' i

  _" B; J: \2 K4 b“你,上床躺好去。”冰兰突然命令道。
1 @0 A+ _; e9 `- I$ T* W" ~& g“啊?干嘛?”我有点疑惑地问道。
  d3 T3 N; h& y+ q
( e- Z$ R3 \+ [# I7 ^; j“上你!”冰兰回答着并开始脱衣服。这种事情我也不想拒绝,并且可能这是阉之前最后一次跟女孩子做爱了呢。冰兰脱光了衣服,来到了我的床上将我的鸡鸡含入了口中并用舌头在鸡鸡顶部画圈圈,确保鸡鸡能因为刺激膨胀到最大。当确认好鸡鸡的状态之后,冰兰便直接骑了上来。鸡鸡在她分泌的大量液体协助下,直接插了最里面。
( l; g$ a: `' a; G' |1 b" f$ e
& y5 M* u5 v4 k3 V) ~' y- j“师傅这么直接?”我说。
1 A1 p, L' M) j' W; E: }5 }冰兰一边上下运动,一边断断续续地说:“刚才,知道你要为挽回…你新爱的小娘娘…而…阉了自己,我下面…就…就已经湿得不行了。你们这些小孩…又重口,又浪漫…我也愿意有个男人肯…为我阉了自己…那样阉他之前…我愿意跟他做一整晚…就…就像现在这样…让他插我插到爽…”冰兰达到了高潮全身抽搐,将鸡鸡吐出了洞洞趟在了床上。7 t8 W$ z4 o8 @& u
  U6 C) W4 Q1 q( y0 X% X9 y
几秒钟休息之后,我又赶紧用另一种体位将依然挺立的鸡鸡再次送入到了她的洞洞中。
. d/ Q) `1 {% n) g5 ~4 E  x
* a6 R2 u7 a0 U7 a“师傅,我的鸡鸡很小么?”我一边抽插一边问道。
; S/ e: U& [7 S# f“不小啊,就是正常尺寸,比你大的肯定有不少,但是你的这个大小完全可以满足我。”冰兰回答。- {$ R# }' I' M: ?( Q( E6 {8 K
“那耐久呢?”我继续问道/ @5 C& E0 \+ N: }, ~
冰兰:“这个也是正常水平啊,而且因人而异,我反而觉得太长时间不好,都没感觉了。怎么?你的小娘娘是不是嫌你,器小活不好。”, `( G7 |( ?& G! |( K) I3 ~
我:“嗯。”
' W0 {: |3 i4 f: I+ O冰兰:“哈哈,我看你是真傻,她这是真想把你阉了当太监。她表扬你器大活好,你还舍得当太监么。”听完我到是觉冰兰说得有一点道理。这一晚我们都将这次当做我们最后一次的爱爱,所以我们高潮了很多次。最后我们疲惫地躺在了一起。“师傅,那阉割我的事呢?”我问道。
; t; m; }1 i( Q- [% q  s8 k$ J) R% Z) {( {* h* _: q
冰兰:“我明天问问我表妹,她还正在学医,而且学过手术这块。看她这几天哪天有空,我跟她一起来,让她负责处理伤口。这样就安全一些。”
( b. Y1 I9 N& z+ F" Z1 j1 s3 h8 C/ |+ k1 n
两天后,我们三个人相约在我们家做阉割手术。“叫我尼姆就好啦。”冰兰的妹妹第一次看见我说。* p4 I: k3 i) ^# X

2 ]: C2 s$ K7 K# ^  ~& n+ r( W! K尼姆应该不是她的本名,但是就像她给自己起的名字一样,尼姆是个彻彻底底的萌妹子,无论言行还是穿着都透露着萌萌哒的气息。不得不说她没有学护理专业真是万幸,不然这样的萌妹子穿上护士装一定会被很多人一直骚扰的。
# J5 G+ H3 O1 K) H5 B, Z# w: C# O: S/ e; o2 t" d
就在我正要开始坏坏地幻想尼姆护士装的时候,尼姆脱去了外衣,里面穿的正是一件护士装。. I) S+ h* W( A. O% L0 `, e

6 R5 x: a) F1 O& G“尼姆,你不是医生么?为什么穿着cos play的护士装来给我做手术。”我直接问出了我心里的疑问。+ w, G2 v7 Z3 i# G( j6 G$ h
: o2 s1 A6 ~, `: R! n, y. v4 r, {; t
“因为好玩呀。姐姐跟我说了你的故事,我也只是觉得阉割男生好玩才答应的。”尼姆很诚实的说出了目的,“准备好手术了吗?”
" g; W6 I+ h% h2 Z, z" w8 S, S7 T: w! q- d# n
我点了点头,然后开始脱衣服。在首次相见的护士服小萌妹面前脱衣服让我感觉十分不好意思。, L/ D( ?- }: W9 e& |- r
2 ^. t  r+ ]1 E- @0 R5 ]
“有什么不好意思,人家是医生见的多了。”冰兰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我只好老老实实脱光所有衣服,躺到临时搭建的简易手术台上。随后尼姆为我打了麻药。9 R+ V4 e8 C" n+ D1 f  M
- ~- r5 ?: ^& L% F( |
“你要怎么割呀?是光取蛋还是只有留鸡鸡?”尼姆问道。& V; m" V  X  u& \) V+ a  P

% o9 C" k: Z* @0 i3 \0 K7 X“只有鸡鸡,留个空袋子多难看。是吧?”冰兰抢在我前面回答。
# W5 k' k7 V) ?“那听师傅的安排喽。”我也比较赞同冰兰的说法。, G' F/ j8 r! }9 j: I5 _
“那这个不切?”尼姆直接用手拎起来我的鸡鸡问道。0 r, G5 g7 g3 N: E% D# F
“不切。”我回答道。
$ f; ^0 R/ R. R' k7 F5 j! Y" C“哟,你这太监还打算留根呢,这么不称职。”由于切不了鸡鸡,尼姆似乎有些失落。' o6 W# z& o) v9 h, e
“人家娘娘都没说要切鸡鸡,你着什么急,人家没准还要用呢。”冰兰说着,然后两个人便一起笑了起来。1 V7 l: c8 e  N: l# F2 P- M4 z4 [
: B& Z2 d3 Y6 @3 _! ~4 L
“那就直接把蛋蛋袋根部扎紧减少血液流通,直接从根部切了就好了。”尼姆对冰兰说着阉割的方法。“患者,你的手术部位的毛怎么都没剃?”: j6 t. d6 G; B8 `1 Y
% o5 B2 l! `# _$ W$ V
“额…这个不是护士的工作么。”说着我故意看向了冰兰。
3 i* i4 @6 ~& j“好好好,师傅帮你剃。”冰兰明白了我的意思。随后冰兰开始为我剃手术部位的毛。冰兰细腻而温柔的手与冰冷的刀掠过我的皮肤时,我的鸡鸡不由自主的就挺立了起来。就在这期间,我的蛋蛋袋根部已经被尼姆勒死。
5 b! j* |% i4 M3 ]' g5 `. N5 h% u% d! w
“徒儿,我觉得你这玩意早晚还得被割。”冰兰用手点了点我挺立的鸡鸡说。我也点点头赞同了她的想法。" o8 h% s* K( j
# j& H& G# I/ L; u) M
“是吗,记得要切鸡鸡的时候让我来切哦。”尼姆突然激动的说,然后拿起了手术刀开始割我的蛋蛋袋。虽然我看不见具体的过程又被打了麻药,但是从冰兰的表情可以看出,蛋蛋袋被切开的时候应该是流了很多血。不久冰兰拿起了一个托盘,然后尼姆将我的整个切下来的蛋蛋袋放到了托盘里。随后便是尼姆认真仔细的缝合过程。最后我被切下来的东西由尼姆装起来,她说她会去做储存处理,做好了会再还给我。. x; S; F' Y' x4 l% R

& i2 w) f$ H; a6 M( m缝合结束后,我在两个人的搀扶下缓缓移到了床上。随后便是两天的卧床休息。这两天冰兰和尼姆都轮流来照顾我,我也是从心底万分感谢她们的帮忙。, ~5 R- W% A$ t  G' q' l6 i5 b; U

: D  c. {, `3 R( b两天过后我提出了要去见潇媛,但是尼姆却建议我再等三周拆线了再去。一是希望我不要以伤口还被缝合的状态就去见意中人,毕竟太监都是完全恢复好了才会被派去服侍娘娘的。二是尼姆感觉潇媛会尝试跟我这个刚被去掉蛋蛋的太监做爱,这样会导致伤口裂开。
5 P7 J1 U+ `0 R" G0 g; U; `: C5 S- m: H2 {
我同意的了尼姆的建议,只是发了消息给潇媛:“娘娘,我已完成了您的要求,三周之后就去见您。”
0 S& X/ s0 b, E: A- l: N! C& D9 O! `0 l$ C( V- [: j% |
“好的,我等你。”潇媛淡淡地回复了五个字给我,没有多余的话,我也知道,在她亲眼确认我的真心之前,并不想再跟我这个说谎的人多说话。而这五个字也让我安心了很多。卧床两天之后我便可以勉强自己生活包括工作,所以接下来的三周我都在日常中度过,唯一不一样的是,上厕所的时候要单独找隔间,以免被人发现我手术的事情。冰兰和尼姆也有各自的事情去忙碌没有再出现过只是偶尔的用微信问候。
* l) ~* e! H; w! O- I" d
" N; q4 @& r! X, b: z& E8 Z, d6 b三周后尼姆如期来到我的家里给我拆线。2 A( |! Y+ o6 B  R; N, o4 S
“一切都恢复的很好,叫我尼姆神医。”尼姆递给我一面镜子,让我看着我拆线后的下体。我用一直手扶起鸡鸡,仔细观察着鸡鸡下面。曾经那里有着我的宝宝库,现在已经变成了一道疤痕。但是我很感谢尼姆和冰兰。) u( G2 {  o4 q7 r- V2 d
# z* F$ @7 C5 `$ I; k+ |9 y& I/ D
我:“谢谢你,尼姆神医。太谢谢你了。”
0 O# y- P( a1 Z尼姆:“现在谢还有些早了,我还给你准备了更让你感动的东西哦。”随后尼姆拿出一个精美的小木箱子。打开箱子后箱子里,还有一个精致的玻璃瓶子。我将瓶子拿出来,瓶子里装满了液体而液体里浸泡着的就是我的两颗蛋蛋。当时我有些感动的哽咽。
4 j( z; d+ p0 s
* s- b3 q, f: k. w“这是从你身上切下来的蛋蛋哦。”尼姆解释道,然后拿起了箱子里的另一件东西,是一个皮袋“这是你的子孙袋,我后来托人把它做成了一个皮袋,做工十分精致的,我也动用了不少人脉。装好献给你的娘娘吧。”说完尼姆的眼睛也红了起来,而我则在也控制不住泪水,光着下身就把尼姆抱在怀里。此时尼姆也哭了起来。
6 K2 n% P# A% j( T2 x4 R
1 i3 c# |4 J" G& k) y  ?我:“尼姆你对我太好了,太细心了,真是太感谢你了。不过你为什么哭?”
/ @6 @* y: C  V1 j# ?
( b: i: I4 d3 [尼姆:“我从姐姐那里听了你的故事的时候,我就感觉自己爱上了你,我真的都想不到竟然会有人为了心爱的女人选择阉了自己。当时我还有些猜疑姐姐的话,甚至以为是她的恶作剧。但是后来见到你,看你竟然是那么的坚决就为爱放弃了做男人的身份,当时我就深深的爱上了你。只可惜你爱上的是别的女人不是尼姆,尼姆只好将你作为男人的器官好好打理一番,让你送给你心爱的娘娘。不过假如有一天你的娘娘不要你了,记得来找尼姆哦,尼姆永远等着哥哥。”
* g: S" k8 ~6 U4 i- v, l& r. H# ~
" P" Y! ]; R+ V5 M后来我抱着尼姆聊了很久。之后尼姆竟然调皮地撸着我的鸡鸡,“哥哥,你的这个还能硬吧,虽然是被阉了,但是理论上鸡鸡还是可以硬几个月的,毕竟体内的雄激素还是在的。”3 b4 i# j0 O9 F& F* r: a

3 X5 y$ O4 T! V" ~我:“是呢,神医真是厉害。”就在尼姆说话的时候,鸡鸡就已经在她的调戏之下开始挺立了。6 D: p9 ~! i; O) x% H+ d
“那要不要跟尼姆来一发?我还没跟太监做过呢。”尼姆说着便开始脱掉衣物。
9 I6 C+ L' B' u4 Q* B3 ]# Y+ B6 {% F+ ~! N% s
“我成了太监之后也没跟别人做过呢。”面对这种萌妹子的诱惑,我自然没有拒绝,然后作为一个阉人我就跟眼前的小萌妹一起翻云覆雨。! I: ^6 E" e( F$ i9 o* j! n
4 u4 y' v  l0 L. P( J# {
第二天是一个周六。我跟潇媛约好了晚上在她家见面。我很准时的按响了她的门铃。$ p( A  q; M7 ^- Z' B
4 h. e3 e5 }7 b( o
潇媛:“你不是有钥匙么?按门铃干嘛?”/ U6 G+ \+ H2 C
我:“我可是罪人呀,哪敢私自开娘娘家的门。”9 u& G. S9 z4 C
潇媛听完脸上便露出了可爱的笑容:“那罪人,说说你今天来干嘛来了。”
! ]( G  G7 J8 n+ o9 `: Q" W我跟随潇媛来到了客厅:“当然是赎罪了。”说完我便将尼姆为我准备的小盒子献给了潇媛。潇媛先拿出了装有蛋蛋的瓶子,仔细观察着然后又看了看我:“你的?”5 _& Q7 G! {! G. }9 i8 ]
我连忙点了点头。
9 s/ X$ l' G4 b* q9 \/ E1 f潇媛:“验身。”听完我便听话的脱掉了裤子。用一直手扶着鸡鸡,将下面的疤痕完全展现给了她。潇媛放下手中的瓶子凑过来蹲下仔细看着我的疤痕,用手轻轻的抚摸,“疼么?”
) {' z4 ^' b$ k$ O" i
, P* e4 G) E5 Z4 f, s" l“还好,一直想着你,自然不会疼。”我回答着。听完潇媛便红了眼眶一把抱住了我反复的说:“我爱你,亲爱的…我爱你…亲爱的…”随后我们静静的相拥了很久。同时我看到屋内我没有带走的东西也都摆放在原来的位置。原来我那天离开之后,她一直相信我还会回到她的身边,她知道我会不顾一切来获取她的原谅。/ S; |- e( D6 i) j/ b. v

& U4 f2 n9 r  d  Y“对了,箱子里好像还有一个东西。”潇媛拿起了箱子,从里面拿出了我的皮袋。7 ?8 z+ [0 |4 ]+ N
“哇塞,这还漂亮的,做工也不错呢。这是你的那个?”潇媛问。- W; P* S! Y! z3 p! T
我点了点头。潇媛接着说活“我太喜欢这个了,我要永远带在身边,这可是我老公的身体做的。”
: J7 E) v4 S- @0 \% ^5 P“这两样这么精细的东西不是你弄的吧,跟我讲讲,从今往后要诚实哦。”潇媛从喜悦中恢复了冷静。随后我便如实的将冰兰和尼姆的事情都告诉了潇媛,包括昨天刚跟尼姆做过的事情。
- n  u! v$ J$ n1 Q" i1 k
0 ]6 u$ Q7 [" p6 e: W# J5 ?3 r“哼,你这个太监,胆子不小嘛,刚被阉了不先来找我,竟然敢偷姑娘。看来你的那个玩意也该割了,联系联系那个姑娘让她再来给你彻底割干净吧。”潇媛生气的说。3 n$ a) G/ e4 _7 b" Z
  ]/ P- C; N: F& F3 |
“嗯,那我现在跟她约个时间?”我淡定的说。因为我看得出潇媛并不在意我跟尼姆爱爱过的事情。
" r  T& c6 m, M7 t# E; ?
9 S+ s$ ?, l; O5 B潇媛:“我考虑一下,考虑好了再告诉你什么时候切你的鸡鸡。跟我来卧室,我也要。别说那个小妹妹了,遇到你这个大傻瓜我也受不了。”
5 U, W1 l: S' _
  h: P& O1 ~$ I# o- w/ G! Z随后我便将潇媛一把抱起,来到了卧室,轻轻的将她放在了床上,从上到下开始慢慢脱去她的衣服。潇媛则是用扭动的身体向我传达着“快一点”。# x2 N3 d. `* c+ k1 ?: {) P# d- X3 J

) N! n8 s) @) o0 q当我脱掉她的裤子的时候,发现她的大腿根部写了字并且有五颜六色的笔痕。我又脱掉了她的内库好奇的仔细看着。她的左腿根部用黑色马克笔写着“公共肉厕”然后画了一个箭头指向了她的洞洞,右边则也是黑色的字加上一个指向洞洞的箭头写着“肉便器”。左腿上还有不同颜色的马克笔画的四个正字,而第四个画了两笔。我问潇媛这是怎么回事。
9 r( A) a3 S" c. ?* r7 ?2 H2 h
' F) w9 _% T7 x; z潇媛:“上午跟朋友参加的性爱俱乐部,还没来得及洗,就着急回来等你了。今天活动是我跟我两个朋友,我们三个女孩加上俱乐部里的其他15个男的,他们轮流操我们,操完一次就用笔记录一下。”
0 Z; v  N- }6 t5 w1 P# U  ?0 b# v8 {: s6 c- @4 g
“那这样安全么?”我担心的问道,此时心里已经完全没有她被别的男人上过而出现负面情绪。/ k" g( H! g' c8 }% R) H  C

- z* M! q% a  q" }“最早跟你提过我有不孕症,所以我们之前做不是也没戴套么。”潇媛回答。2 {: ]  G0 ~  v1 S: i5 a! U5 S
我:“嗯,这个我知道,我是说传染病。”
+ ~( G) o$ B# d/ d5 i8 `( K4 f潇媛:“那个会所超级高级的,所有人活动前都必须重新做全面的检查才可以参加的。都是富家小哥哦,要是病了一个谁都担不起责任哦。”2 F; W, I& {/ l5 Q2 H; Q
" r6 y* e4 e! m6 `
我:“那我就放心了。这么说你60人斩的目标马上就实现了?这一下就15个人上了你。”) |$ i2 I! E5 Z. Q- `
潇媛:“没有啦,今天只有9个人肯操我,其他那6个人就对我那俩朋友有兴趣。还有15个人就完成目标了哦,这段时间除了今天另外还跟两个男生做过哦。”4 D3 l7 l7 I! Q. A1 I
- E( d; ~& {2 y  b2 X4 S! k
“那加油哦,我会永远陪着你的。”我对潇媛说。随后我们开始了久违的剧烈运动。我达到高潮之后已经无法在射出期初的白色液体,取而代之的则是透明液体。高潮之后我的鸡鸡也会直接软掉,确切说在最后动的那几下就已经开始软了。我跟潇媛都清楚这个问题会越来越明显,最终鸡鸡应该会完全无法挺立。
9 O/ r4 t) Q: |+ {* Y4 d; b5 H2 _# _4 h  ]8 X* U" {* V7 n
这时潇媛的手机响了,从电话那头的声音可以判断出来,是她的闺蜜打过来的。:“喂,小玉…嗯…挺好的呀…我男朋友回来了…嗯…我们和好啦…我原谅他了…嗯…因为…他吧自己阉了…你不信吧…那明天你自己来看看哦…就这样啦…我要跟他玩啦…哈哈哈…秀你一脸…拜拜明天见。”
( N2 i) J5 o" @. d/ g7 }) ^* c9 u  M5 }* w
“小玉明天要回来看看你。”潇媛满脸幸福的对我说。) P) h' G+ y$ y
“嗯…我大致听到了,是来验证我是不是把自己阉了吧。”我完全没有想到她会毫不犹豫的把这个事情告诉给小玉。
% [+ p) E7 f8 u- n2 b+ z. @7 X“嗯,就是这样,我要把我的小公公拿出来炫耀。”潇媛开心地说。第二天潇媛的闺蜜小玉如期来到了我们的家里。我跟小玉见过几次面,当然这次相见我们不是直接进入主题。而是三个人聊着近来的工作生活状况,随后又聊到感情,最后话题引向了我跟潇媛刚刚复原的感情。
* l5 B7 U; v6 U. \
* d2 m8 U9 L3 M4 _* j“那个,你老公真的被阉了?”小玉略带尴尬的看了看我两腿间又问潇媛。% e0 S3 o3 H) e! y
+ ~) z& J* ?9 ~+ N+ L1 ^9 ]
“当然了,假的我可不会原谅他这个罪人”潇媛得意的说“我的小罐子脱裤子给她看看。”我的名字里有一个冠字,之前潇媛都叫我小太监这个统称,今天再外人面前突然给了我小罐子这个名字让我心里感觉暖暖的。所以听完娘娘的命令之后我没有任何迟疑在客厅里当着女友和只见过几次面的女友闺蜜面完全脱光了下半身。并且我主动用一只手扶着鸡鸡,代替潇媛向小玉炫耀着我那为爱而生的疤痕。
# U$ @  h2 B" z# \9 s8 O& h7 `+ b) k0 a. [
“真的被阉了唉。”小玉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在用眼神征得我同意的情况下伸手摸了摸我的疤痕,然后指着我还没有立起的鸡鸡说“那这个棒棒现在还能用么?”
% H  v+ H' p1 C, _; D+ u  o8 R7 B% A0 H
“能啊,要不你试试?”潇媛说完,我和小玉都有些震惊。
# \8 i: L* e# u6 f' h8 |小玉:“试试?怎么试?让你男朋友操我?”
, k# a/ H7 B2 T. D& H! X/ {“是呗,怎么啦你不敢啊。跟你说,别跟我装纯啊。”潇媛一句话就打消了小玉的顾虑“上就上,姐姐我还没上过太监呢。”说完小玉将衣服脱掉只剩内衣并开始抚摸我孤零零的鸡鸡。( Z3 L, R% T( `4 E. T( b

$ \9 i4 ]8 _( b) z: r虽然我知道潇媛不在意我在外面跟尼姆和冰兰发生关系,但是这种当着她的面跟她的闺蜜做还是觉得尴尬无比。“可以么?娘娘?”我还是询问了一下潇媛。
! j4 z# M" C: P. T, `5 B" b4 {" [
' L! H1 Y- |0 u9 o! [“准了。”潇媛很爽快的回答了两个字。上女友闺蜜这种大部分人都会想的事,获得女友批准,我自然也不客气了。简单的前戏之后小玉的下体已经有洪水泛滥的迹象了,可能是头一次要跟真正太监做爱的刺激感吧。她重心轻靠在沙发上,身体有些陷入到沙发里,用手主动打开双腿让我更容易进入。随后我便开始抽插着小玉的洞洞,我尽可能集中精神让自己快点进入高潮,因为作为一个太监我的坚挺时间很有限。
2 E. N1 H) c- j6 I7 F  X6 {# g# m; H( n
“你要让他赶紧射出来喽,我家小罐子可硬不了多一会。”潇媛对小玉说。
8 i& A& K% X' H9 t! i! e( r“啊?哦。”这在劲头上的小玉听完非常失落,“好吧,射出来吧,小太监。”听完之后即使我觉得对不住小玉,但是我还是集中精神加快抽插速度,大概在两分钟左右就结束了战斗。鸡鸡离开洞口的一瞬间便软掉了,透明的混合液体慢慢从洞口中流出,一些是我失去精华的液体,一些是小玉分泌出来的液体。( E3 ^6 G5 `/ ^& |  W
$ q, W8 I2 v# N9 p4 s+ ^3 T
就在我刚从小玉身上离开时,潇媛突然跑过来对着小玉正留着液体的洞洞拍了张照片。: N) W& U7 P0 s7 B3 t* c

" H  S. Z9 d% o+ q7 g“你干嘛?!”小玉突然喊道。我心里也是这样喊的。
: w) d6 j' m3 s3 G; R“嘿嘿嘿。”潇媛调皮的笑着,“留个纪念嘛,放心吧绝对不会让第四个人看见的。”
% n; w$ y/ g$ A! K" ?$ q$ ~3 n, v9 u! [
“要是再有一个人看见我就把你老公是太监的这个事昭告天下。”小玉用生气的语气说道,但似乎并不是十分生气潇媛这个在我看来都过分的举动。“哎,完全没有爽啊,还没进入到状态就结束了,果然是太监啊。你们俩性生活就打算这么过下去?”小玉问道。
$ T" i+ Q9 y; b, w7 r6 x7 F+ I$ U4 c: i% J
“我们是打算这样生活下去啊,不过他只是我未来丈夫和小太监。性生活当然是要找正常男人啦,还能靠他这个太监呀?”潇媛看着我回答着小玉。听完这番话心里多少有点失落,不过潇媛把我视作未来丈夫我却又很开心。
4 \1 z) C% T, L' I# Z. F, Z/ ^# Y  \" b( C# _3 V# q% b8 v! z
“好吧。”小玉勉强接受了这个在外人看来奇葩无比的规划,“哎,没爽成,看来晚上要去找男人了。”小玉抱怨着然后去浴室洗了澡。! Y2 Y/ j0 i' F& f
5 c, z2 r" H& `- E6 C6 X6 R( I, _
“哈哈,你们好歹还干了,我还在这傻看着呢。晚上我也得找男人了。”潇媛回复说道。
8 Z+ {& c% i$ o- V
# ~% i- R0 C) i" N2 k中午我们三个人一起出去吃了饭,逛了逛街。晚饭前就各忙各的去了,毕竟由于我是太监的原因两个姑娘晚上都等着约男人爽一下。
% h, g" ?/ I3 y0 R* a7 W' Y# w
: g( a$ g7 S( v晚饭后我跟潇媛趟在沙发上看着视频玩着手机。1 W* V3 _: m6 J  H; A; g

/ Y* U/ H: o9 S" h“娘娘要约男人了么?是出去约还是约到家里?”我主动询问潇媛。
5 W7 O/ c8 Q% w: w' S8 a“约到家里,正聊着呢,在附近的人里找一个。”潇媛回答。随后我扫了一眼她们的对话内容。对方是一个叫林子的人,头像是一个普通的男生背影。' n* W. p* e& [
林子:怎么啦美女?寂寞了?) n( w4 f0 y# m$ W6 w* l) n
潇媛:嗯,下面痒痒的。0 T- I4 k0 w. j
林子:哈哈哈,约么?
- Y- V5 K8 Y, @潇媛:好呀,你鸡巴大么?
+ q( O) D# ?( i3 m3 x林子:必须的,保证操得你死去活来的。3 _& L  V. m9 ~4 d: i2 B
潇媛:我先看看货。
6 p% c6 S; R  w3 g  P随后对方发来了一张生殖器勃起的照片。潇媛点开了大图,此时她也意识到了我在看她们的聊天。她毫不介意地将手机里的大图给我看:“看,不错吧,器看着挺大。看着就比你那个小鸡鸡好。”
! L: q: i. ~. u, W7 T7 i& a: v  w# F% ^" C+ k5 S: z
“是呀,不然我怎么被用来阉了当娘娘的太监呢。”已经完全接受身份的我调侃道,但是看着别人健全的性器官难免还是有很多失落。我不再继续看着她们聊天而是接着看视频,试图忘记那种感受。
# q; `1 u) r5 U3 O* }8 U4 i' {% d+ T, J5 o6 b0 t2 F5 v; |8 ?
大概过了20分钟左右潇媛突然叫了起来:“唉,我去。这特么是个妹子!”听完之后我一头雾水看向潇媛。潇媛解释道:“就刚才我要约的林子,我给他发了地址问他几点来,他就一直磨磨唧唧。到我不耐烦了他突然承认他是个女的,才19。只是无聊假装男的在这聊天。”
& r8 E/ w3 q9 \, M% v/ I; ?2 V* J" x  V: P6 H" u& ~- e! [
一时间我也被这种剧情惊到无话可说,看向潇媛的手机屏幕。潇媛继续打字说。
- H) l1 P& {& k6 N, O8 t; H. I7 F% V# `) O/ F: `  A! X
潇媛:没关系,我其实是个男的,来吧让哥哥好好爱爱你。
; c1 |4 ]; C4 p( C林子:啊?姐姐别开玩笑了,我说我是女的你就说你是男的啊?5 j* U( i- Y& H
潇媛:怎么啦?还不信哥啊,敢不敢来见面看看?让我今晚操死你。
2 ]3 n' [6 B# l( V$ G林子:好呀,谁怕谁。
/ l2 O, x: \0 t* o
+ q2 W! g+ L2 t6 I* X7 D7 M' f“然后要怎么办呀?”我问道。3 ?! {0 y6 F% |0 @& M: k
“她来了操她呀。不是有你么。”潇媛似乎还在亢奋的状态中说道。
# W* v  T2 v0 m: Z0 }  f
4 z, [! I& O# ~% z0 @不久后潇媛收到了一条消息便去开门。
, a  s% ]0 f/ a8 m& v2 Q( T0 U. x/ v- Y“您好,我是小林,请问这里是A酱家么?”一名高中或者刚上大学的女生出现在门口礼貌地问道。A酱是潇媛的网名。$ y2 Q- h/ x3 w/ X7 B! |& a! Z) ]

9 |4 h2 G  j  P- T! F“嗯,进来吧,我就是A酱。”潇媛说。随后小林进到客厅,看见我之后我们互相都表现得很尴尬,只是相互说了你好。然后小林选择坐在了沙发的另一端。潇媛关好门之后坐在了我与小林之间,一时间气氛十分尴尬。
" n8 n8 }: N* ]7 A! s: G+ b  U3 M+ i2 ]. e
“A酱姐姐果然是女孩子吧。还骗我说是男孩子要那个我。”小林首先开口。7 g# [$ J; U, S$ q+ T
$ e. o5 {2 H0 E( ~- N
“哼,还不是你先骗我的。”潇媛竟然跟第一次见面的小妹妹耍起了性子。$ J1 a6 e; {) C) b0 ?$ p, s9 z

2 ]* N5 k( w. k“嘿嘿,A酱姐姐我错啦,既然这样我们做好朋友吧。”小林一边说着一边卖萌。此时我也仔细的打量了小林的外观,没有任何装束的情况下不能说是大美女,但是在年纪的基础下还是可以说算是萌妹子一枚。
( K: P+ ]1 a7 T' q+ F1 m$ V  L* L* N: N3 j% Z5 r% c
“好呀,做朋友可以。但是你骗了我就要接受惩罚。我没有男人那玩意,但是你看这不是有个男人么。”潇媛用手指了指着我说。% ^0 l( m2 H$ ]) d  j8 h2 W. Y) Z

+ h: D; c5 _8 I/ y- B“啊?他应该是你男朋友吧,你不会让我跟他那个吧。”小林惊讶的看着我说。2 C5 H1 I% U( s* x5 O2 W

: x$ {* B# M0 x6 }5 w* P“他呀,他是我的小太监什么都听我的。还有啊,别跟姐姐我装纯,姐一眼就看得出来你跟不少男人睡过。”潇媛说着将头轻轻顶到小林的额头上,深深的盯着小林的眼睛说。
; [; N) Y8 {7 C  N8 f/ i8 z" h% B: @  F: f7 ?2 W
小林似乎一下被潇媛的气场镇住了,缓缓说道:“哦…是姐姐的小太监啊…”似乎在她理解看来,我只是类似特殊爱好中服侍潇媛的家奴那种角色,并不真正生理上的太监。8 o# U# Z8 h, V* ]( P

  j' d$ r, A/ g“那你自己先说说,上过多少个男人啊?”潇媛开始提问小林。而小林却很配合的回答着。' Q5 @- `6 a/ d( W, X
小林:“11个…”
2 C% I& @  k- e2 a: J* W( |+ h3 {3 D潇媛:“都是什么关系下上的?”: `3 t' \4 i0 Y1 E: l! e' v7 j+ j) X
小林:“前男友,哥们,还有临时约的炮友…”. s7 n4 \2 d: f8 f0 c$ W1 X' w
潇媛再次指了指我说:“那再多上一个也没什么的吧。”
8 [) h6 U0 P! k小林:“嗯…”% ~& `( L& p5 l8 e
: H) J; G( e) g/ ~3 F% X. ^) k
原本家里突然出现的萌妹子再加上这些刺激的话题,早就应该让我立起小帐篷了。但是由于失去蛋蛋的原因,每天立起一次就很勉强了,并且上午刚跟小玉发生过关系,现在的鸡鸡没有任何反应。
. L8 `3 l& O0 X  B+ H6 z. h
2 \& s# J8 R3 C8 `“来让小妹妹看看你的大器吧。”潇媛对我说。我看了一眼小林,小林也看了看我,似乎是同意让我到她身边。在两个姑娘的注视下,我也只能硬着头皮站到小林身边,一件件褪去下身的衣物。直至毫无生气的鸡鸡暴露在小林面前。4 p) K; B/ \2 |1 R

  v! }: O  J1 t; i0 _+ o  s“啊?这哪是大器啊,这是小的吧,这鸡鸡这么小。”小林看了一眼便嫌弃的跟潇媛抱怨。* x- ?* G; y  e1 J4 X9 i4 i: S, v8 k1 u
5 ]8 @! h5 m- }+ i
“能不能变大要看的本事啊。”潇媛说。经验丰富的小林马上知道了潇媛的意思回头便将我的鸡鸡含到口中吸了起来。另一只手熟练的准备去托起并轻轻捏我的蛋蛋,但是此时她才发现,鸡鸡的下方能摸到一道疤痕。
; @# G# ~+ ]3 L, ~6 q* i
" t  I/ \5 T0 [0 n  F小林惊讶的吐出了口中的鸡鸡,抬头看着我说“你?你的蛋蛋呢?你真的是太监?”
+ J6 n8 U8 ^, s* C& }  K* g/ r5 R
我嗯了一声。“哥哥的鸡鸡恐怕是不能用了吧。这怎么让它变大啊”小林再次向潇媛抱怨起来。- r, |  L# c4 @# \5 v4 C$ Z9 N

7 }" {1 o) b9 E, j4 \1 g2 F2 _“那姐姐帮你一下吧。”潇媛说完用一根绳子将我鸡鸡的根部勒紧防止血液回流,然后示意小林再次用嘴巴唤醒我的鸡鸡。' @1 V5 {7 W& R! q- h
$ T) j) V! ?* S  L. x0 m, g
在小林的一阵努力过后鸡鸡也终于勉强挺立起来。小林见状开始解开衣服的扣子,我也在用眼神征得她同意的情况下帮她褪去全部的衣服。小林有着白嫩精致的双乳,原本应该粉内阴部却略微发暗应该是有太多性伙伴的原因吧。但是也是诱人至极。不过此时的我却没有心思去抚摸少女细腻的肌肤以及诱人的部位,而是要趁着她洞口湿润的时候赶紧将我那半废的鸡鸡尽快放入并尽快抽插。
( l$ r! ]9 \2 q7 A, W8 R
4 U4 m4 r$ z9 o+ a刚开始小林有些享受并且试图让自己进入状态,但是1分钟后,我的鸡鸡便完全没有了快感,只能感觉得到它正在不断的萎缩。果然2分钟后,鸡鸡完全缩至最小,无法再放进洞口。2 ?0 @! j; I+ e8 }& q6 e
% i0 n3 D4 r% L0 m$ V$ z) [
“啊?这就变回去了啊,太监真是…”小林抱怨道,并准备开始穿衣服。突然潇媛给小林的阴部也拍了一张照片。这一次我并没有感到惊讶,当然小林也有了跟小玉一样的反应。" U, u+ z  y3 b* s  z9 c
  N! i: Z3 p: t; A5 [3 K
“这才是给你的惩罚哦。看你下次敢不敢骗姐姐了。”潇媛用坏坏地语气跟小林说道。随后也跟她保证了小林的照片绝对不会被第四个人看见的。同时为了保险,也让小林拍摄了我下体的照片。后来还跟她讲了我们俩的关系以及我成为太监的原因。当然跟尼姆一样,小女生听完我的故事,被感动的一塌糊涂。
; p- y  L6 w. e8 o& N$ X- V4 h% j. a; Y4 w+ Y  t1 H
小林走后已经不早了,服侍完我的娘娘沐浴后便与她一起躺倒了床上。在床上,潇媛背对着我,我的手臂跨过她的腰部,手掌不自觉的被她的胸部吸住,硬不了的鸡鸡也紧贴在她的屁股上。
2 n8 ^& \1 z% j% m$ X' }2 P. n+ H' @) U0 E$ V" k
“怎么?小罐子今天上了两个姑娘还不够?还想再跟本宫来一发?”潇媛逗我说。* N& A2 S5 ^7 m& s! F4 e

6 e) G  J* d9 U6 B, `“不…不小的是太监,小的没那个能力。我只是想紧紧的抱一抱你就好。”我赶紧拒绝道,“不过亲爱你的,你今天为什么要给我创造机会去跟别的女孩发生关系,并且还拍了照片?是考验么?我不会没有通过吧。”说道这里我有点担心。3 B! h8 f% K: D! y

( `  \- A# g3 o' |: Q“嗯,算是考验的一部分吧,但是还没有开始哦,所以不存在通没通过。不过想有助于你完成考验的话,我建议你再多跟几个女孩子发生关系然后要拍至少两张爱爱的照片给我哦。”潇媛神秘地跟我说道。6 N$ Y* `: D8 o5 J: J0 ?& M
. z  {# c9 p  S; Q! h. u
“嗯?为什么要这样呢?是什么考验。”我很迷惑地问。& H3 w& {+ f5 T/ x4 K: v, ~

: U2 ~$ l& V7 u/ ]) K“死太监就别问那么多,让你干什么就去干就是了。”潇媛故意装作不耐烦来阻止我去问她这么做的原因。“还有,明天你上班就去辞职吧,你是我的太监以后你就专门在家负责照顾我,我来养你。我给你现在1.5倍的工资。你愿意么?”
/ Q% n; ~7 o9 f7 i# S+ f
! z  V4 G" H7 H3 \听完潇媛的话,虽然感觉比较奇怪但是既然是娘娘说的话,我当然要照做了,不得不说在家照顾她做一个全职公公还能拿到目前1.5倍的工资对我来说是一个更轻松的事情。1 w5 ?1 N6 d  R& ~
3 ^3 |- B3 [- C0 v1 S3 b; f5 u( z( r
但是我还是问出了我的担心:“给我那么多钱,娘娘您工作负担不会很大吧?”
5 ~) k! h  `* Q4 G5 u7 n5 ]% V5 ?! S: d
“不会啊,虽然我们底薪差不多,但是我能利用自身优势谈下来很多生意,提成就是底薪的几倍。同时我休息日不是偶尔还有兼职么,那个很赚钱哦。傻太监就别担心我啦,我说什么你就去做就是了。等60人斩的目标完成之后我们就登记结婚吧,前提是如果你能通过我说的那个考验。”9 s1 R2 O  m3 F& t
" P+ T  B7 W0 z2 B3 P
听完登记结婚这四个字我差点控制不住内心的喜悦。我赶忙点了点头大声的嗯了一声。: m! b, g" m8 C( Z7 p
0 ^+ ]& V+ s2 F) N7 _2 E4 O
“哦,对了明天晚上我要在家里谈生意,这次换你帮忙拍照了。”潇媛补充道。我嗯了一下。心里当然也明白她说的在家里谈生意的方法,也知道了我要拍什么样的照片。周一上午到公司我写好了辞职信,以个人原因为由申请了辞职。老板开始想挽留我,再几次试探询问我真正离职原因时,似乎也发现我不愿意透露,所以最后也没勉强让我留下,给了我一月的时间交接工作。+ R2 j5 I+ P' r! p! |' }+ V
" y' c- C! m( E! Y: J: I1 A
递交辞职之后我当然也没必要为了业绩和表现去加班,正好可以选择早早回家为我的娘娘准备晚餐。潇媛下班回到家里发现我把晚饭都准备好了有点诧异。我马上告诉她我辞职的消息,潇媛听后很激动,也许她认为我还要犹豫一阵,但是没想到我这么果断的就第一时间辞去了工作。
8 t' u! @% O/ S5 z
$ |& c! b% b# o) E9 C3 r, p: Q5 R“老公,真的谢谢你。你知道吗,这就证明了你迫不及待想第一时间做我的专职太监。”潇媛抱住我说并且眼中滑落出了一滴泪水。我也抱住了她对她说了“我爱你”……
% y  ]% U2 O* }. |1 r9 k
潮人特色国际版欢迎您的光临:https://bbs.crtslt.com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潮人國際_潮人特色論壇國際版

潮人特色国际版欢迎您

潮人特色论坛国际版

联系我们

  • 工作时间:..................
  • 客服电话:..........
  • 反馈邮箱:...............
  • 公司地址:.................................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潮人國際_潮人特色論壇國際版

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3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