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查看: 124|回复: 0

[转载sp小说] 静香与香橙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4-3-31 10:47:13 手机浏览器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二阶堂,在日本屈指可数的大资本家。家主,祥一。今年60岁。是由复数母公司、子公司组成的〖二阶堂集团〗的统帅。妻子是二婚的、容貌美丽的静香。年龄35岁。成为二阶堂夫人,已经过去六年。二阶堂家可以说非常有钱。长男祐辅,33岁,二阶堂集团的副社长,是祥一与前妻的儿子。祐辅妻子晴美,29岁。祐辅、晴美的女儿,裕美,5岁。长女香澄,13岁。静香前夫之女,与母亲很像。还有佣人:以管家村岡为首,女仆四人,司机兼杂务一人。如果还要算的话,(已经独立出去的)次男浩辅,28岁。静香和祥一的邂逅是十年前,静香25岁的时候。她的丈夫一哉作为青年实业家,经营着IT公司。然而,正逢当时不景气,经营恶化。背上了巨额负债,公司破产,以自杀收尾。留给静香的,只有负数的遗产(负债)和3岁女儿香澄。即使再失意,也得筹措食物。她通过熟人介绍,在高级俱乐部做服务生的工作。她并没有因为是接待业、就没有干劲——得益于天生的美貌、对客人的悉心照料,更因为温厚善良的人品,转眼成为店里的第一名。就这样。某一天,慕名而至的祥一来到店里,指名了静香。【竟漂亮至此!】祥一对静香一见倾心。在那之后,他成为店里的常客。不久,察觉到静香的为人,他陷得更深——(静香)不仅有夺目的美貌,性格也没有缺陷,知性且有教养。随后,祥一听到她失去丈夫的经历,再想到自己的妻子也已过世,把静香占为己有的冲动便一发不可收拾。甚至令他不去考虑〖存在父母与子女那种程度的年龄差距。〗在一哉三周年忌辰过去之时,向静香提及再婚的话题。当然,也隐约表露了自己的心思。“还没有那种心情。”结果被这样柔和拒绝。但是,祥一没有放弃。愚直地不断讨静香欢心,同时也没有疏于对其女儿香澄的关怀。终于,受其感动、静香慢慢向他敞开心扉,在第二年答应了他。“你是我妻子,香澄是我女儿。一辈子,也不会让你们做不如意之事!!”感受到祥一的热情与好意,也是为香澄将来着想,才下了再婚的决心。这是静香29岁之时。刚成为二阶堂夫人的静香,可没有少操心。一方面,是来自情理上的儿子——祐辅及其妻子的敌意和蔑视。难以容忍〖与他们年岁相差不大的静香、突然作为母亲凌驾自己〗。同时,还有〖瞧不起接待业女子〗这层含义。另一方面,是因为二阶堂家的传统——〖没规矩会被打屁股〗这种家风。当然,作为二阶堂夫人的自己并不适用。到底还是佣人以及孩子们会受惩罚。祐辅也是从小就被打着长大的;即使是晴美,刚来这个家时,也两次因为祥一的指示受到屈辱的惩罚。理所当然,香澄也逃不掉这种教育。但是,静香不愿女儿受到那种遭遇,战战兢兢地向祥一恳求免除香澄的惩罚。“啊,好。”祥一轻易满足了静香的愿望——足见他对静香的偏爱。但是,这对祐辅夫妇来说一点都不有趣。被“为了〖成为与二阶堂家相称的媳妇〗”这等理由惩罚过的晴美,更是强烈反对。然而,这反对、使她付出了高额的代价。“没规矩的媳妇。”被祥一一句话打发,还仅仅因此,宣告晴美将受的第三次惩罚。同情她的静香,请求停止惩罚晴美,但祥一对此充耳不闻。“静香,这是表明你和香澄立场的好机会。请沉默看着。”他的决心很坚定。“少奶奶,因为是老爷的命令。非常抱歉。”在祥一、祐辅,还有静香和香澄,乃至全体女仆的注视下,晴美下半身被剥出,遭管家村岡鞭笞屁股。她满是屈辱,再加上鞭子造成的剧痛,又哭又叫。“听好了!静香是我妻子,香澄是我女儿。作为我儿媳妇的你,对此说坏话,这就是敬意不足的证据!”祥一训斥号哭的晴美,命令〖更加狠狠鞭笞〗。“请原谅…请原谅啊…再也不会有第二次了!”在晴美拼命恳求之下,惩罚被宽恕了。但是祥一命令她以〖上下座〗的姿势,向静香和香澄道歉。连提上内裤也不允许,晴美额头贴到地板——这种姿势,可以说充分向众人展示了下半身,连羞耻的肛门都被看光。随后,在这巨大的屈辱之中,颤抖着反复向两人道歉。时间推移,到了故事开头的岁月。此时的静香,已经作为二阶堂夫人,稳定下来。无论礼节、举止、言行,都与社长夫人相称,展现出极好的素养。另外,祐辅夫妇也改变了对静香的态度——自晴美的惩罚以来,对她恭恭敬敬到近乎夸张的程度。与此相应,静香也能以母亲似的态度对待他们。乍看去,的确是可以称作圆满的家庭。如果非要说有点儿什么问题,也只有香澄一副疯丫头的样子、同时成绩糟糕。就那样。直到某一天,发生了足以动摇二阶堂集团的大事件。祥一因为脑溢血倒下了。虽然侥幸保住性命,但由于后遗症、手脚瘫痪,被迫过着卧床不起的生活。必然,祐辅接任二阶堂集团的社长,亦是二阶堂家的家主。据此,静香的命运一点点地发生变化。二阶堂家的家族会议。家族成员和佣人全部集中就席,祐辅说明父亲祥一的病情,又宣言“今后家里的事,自己全权负责。”具体内容是〖自己会严格管理满是怠惰的家族成员和佣人,如果没规矩,将进行打屁股的教育。〗这是针对〖静香向祥一进言之后的事〗,即,以晴美作为最后,已有五年没进行惩罚。招致了〖佣人工作渐渐懈怠,香澄不守规矩、成绩差等等〗后果。祐辅,把惩罚女仆的权限交付村岡。又特别提出,要给予家庭教师惩罚香澄的权利。“从此,大家打起精神,成为与二阶堂相称的人…嗯,继母大人有什么想说的吗?”展望众人,祐辅注意到静香几乎是把不满写在脸上了。“我反对惩罚!”对于唱反调的静香,祐辅苦笑。“我也稍微有点想对继母大人说的话呢。那么,晴美和村岡留下,其他人解散。”等众人离开后,管家村岡,望了望屋外没人偷听。又再次确认一番后,轻轻地关上房门。他回到桌子,向三位行礼后,坐到椅子上。静香一脸紧张,相反,祐辅、晴美镇定从容,甚至隐约有笑容浮现。“那么,继母大人,如您所知,这惩罚是家里代代相承的教育手段。何为,您连这样的惩罚都要反对、可以听听您的解释吗?”祐辅单刀直入地提出。对于这个疑问,静香也立刻回答。“这样充满羞耻和痛苦的体罚,不是人该做的事啊。”“坚决反对吗?”“当然。”“那么,为什么没有止住对晴美的惩罚呢?”“这…这是因为你父亲的话是绝对的…”“没错。在这个家,家主的话就是法律。因为父亲的一句话,我小时候也受过惩罚。甚至,已经死去的母亲,也曾因〖我不守规矩、她自身没规矩等等理由〗挨过打。明白了吗?为什么教育需要惩罚?”随后,祐辅开始叙述打屁股惩罚的必要性。源自欧美的spank,在教育孩子方面是如何有效。还有,即使是对成人,打屁股的教育又是多么有效。以具体例子为基础,极具条理地、一一说明。祐辅的雄辩,极大削减了静香反驳的势头。不仅如此,甚至有被他说服的趋势。本来,她反对惩罚就没什么依据。倒不如说,〖不想让自己女儿香澄受到这种待遇〗才是真话。祐辅凝视着沉默的静香,说出意外的话。“…继母大人,看在您的面子上,废止惩罚也是可以的哟?”静香不禁看向他,神色微微舒缓。然而,他的让步是有条件的。“相应地…把香澄和女仆们的教育交给您——去掉惩罚、亦能纠正她们的怠惰。以一个月为期。如果她们的态度转变,如继母大人您所说,不需要惩罚。但是,如果毫无变化,其代价由您承担。如何?”无法推脱。祐辅让反对惩罚的静香指导她们,如果办不到,由静香代她们接受惩罚。要是拒绝——仅仅这种程度的觉悟,自然无话可说。相当长的一阵沉默后。“明、明白啦。就如祐辅你所说。我不介意。”静香接受了这双刃剑一般的条件。“不不不,即使不必勉强也可以哟。…”〖反正你也办不到〗、这话简直挂在他的脸上,且笑容夹着讥讽,极其欠揍。静香有点赌气。“如果办不到,我定会负责到底!”第二天,静香对香澄和女仆们,说了昨天的事,也说出〖将负责指导她们〗这方面的意思。老实说,她们对敢直言反对家主的静香,确实怀有敬意。但是,反过来说,也是在对静香的温柔撒娇。一个月后。静香的指导,以惨淡的结果收尾。对于香澄和女仆们来说,并不知道〖自己怠惰的惩罚〗将由静香承担。只是单纯觉得没惩罚真好而已。所以,一个个毫无反省,改善的念头更是稀薄。“老公,就我俩?不让女仆和香澄看到?”“这只是一个开始,我俩就够了。让女仆和香澄看见——她们洗心革面,就什么都没有了。而且,阶段性的耻辱,静香也容易接受些。”“…嘛。知道啦。但是,还需要一个打手呢。”“交给村岡来。可以吗?最后仍作为惩罚执行者活跃?(他)肯定会笑出声的哟?”“嗯,明白啦。那么,静香也还等着呢,快去吧。”进行着阴险对话的祐辅和晴美,会心一笑。
( M2 C. l2 f% o, T二阶堂家某房间。这里放有钢琴,是祐辅亡母生前喜欢用的、完全隔音的房间。在眼看就要落泪似的静香面前,祐辅庄严说道。“那么,继母大人。还没忘记约定吧?本应集中所有家族成员以及佣人;特地只有我们(在场),请好好接受惩罚吧!”晴美、还有手持皮质板子的村岡站在他旁边。表情都很严肃。静香无言以对。垂着头,脸色苍白。“继母大人,怎么啦?不会打算说、不接受惩罚之类的话吧?”祐辅的提问,让静香弱弱地抬起头,一副想说〖如果可以、的确如此〗的表情。“明白了。果然,对于继母大人来说、这担子太沉。那么,现在开始香澄和女仆的惩罚。这是她们咎由自取的,请您放心。”这话让静香瞠目结舌——如果变成这样,自己还有什么立场可言。“村岡,把香澄和女仆们叫过来。”听见祐辅的指示,静香急忙出声。“等、等等!请等一下…依、依照约定…我接受惩罚…”〖失去她们的信赖、以及女儿将受惩罚〗的现实,静香除了履行约定以外没有其它选项。“是么。那么,请将手放在那边的桌上、摆好受罚姿势。”祐辅语气平淡,不过,其内心充满喜悦。开始对静香的惩罚吧。这是〖祐辅夫妇落座后、以眼神向村岡〗传达的内容。于是,他以恳切口吻催促静香。“静香大人,请脱掉衣物,将手放到这儿。说起来,因为老爷的好意,用的是比藤条、马鞭更轻的板子…”不行于色的一句话。然而,并非〖夫人〗、而是〖静香大人〗的称呼,给人留下〖不管愿不愿意、家主已经改变〗的深刻印象。静香没有动。不对,说〖因为太过害羞、动不了〗更加恰当。“继母大人,我也很忙的,早点结束不好吗?还是说,要换成香澄和女仆呢?”祐辅坏心眼地催促。因此,她一边屈辱得哆嗦,一边脱掉裙子,然后,弱弱地将手伸到桌上。静香那被白内裤包裹的屁股哆嗦着,直到脖颈都被染得通红。不用说,正处于强烈的羞耻之中。“继母大人,不脱内衣,惩罚不会开始哟。还是说,就此打住呢?我倒并不介意。”被祐辅毫不留情地指出,静香发出呜咽。在情理上的儿子、儿媳妇面前,被佣人打屁股。光是这样,已是难耐的耻辱;更别说,还被残忍指出、需要露出屁股。但是,无法拒绝。〖香澄受罚时凄厉哭泣的模样〗在静香脑海里一掠而过。【只有这点,绝对不行…。这是对我自身的惩罚…】那般强行自我说服后,静香眼里噙着泪水、把手挂在内裤上,慢慢拉下。容貌美丽的贵妇、的屁股,被暴露在众人眼前。【真是太美了!】这是祐辅的坦率感想。静香的年龄是35。对女性来说,早已是身体曲线走下坡路的年纪。尽管如此,那丰满臀部仍如白瓷一般、洋溢着光滑的质感,绽放出女性的美与魅力。更何况,静香撅起屁股的同时、将内裤从脚踝脱下。能稍稍窥见肛门和秘处,刺激得祐辅更加兴奋。“那么,静香大人。请保持惩罚姿势。”依村岡的话,仅剩漂亮罩衫的、半裸的静香,再次将手伸向桌子,接着慢慢弯下腰。熟透的白臀,就像为了方便挨鞭子一样高高翘起。尽管如此,双腿仍紧密闭合——谨慎的、不忘隐藏秘处。“静香大人,那么,开始惩罚。如果姿势崩坏,在恢复姿势前,请允许我的板子保持等待…”村岡的右手挥舞,板子落至白臀。pang!说到底,惩罚工具、皮板。对首次被打屁股来说,已是疼得过度。所以,静香的反应也很夸张。“咿呜、、!!”随短促悲鸣,左膝弯曲。臀部与大腿因疼痛而哆嗦——这次与羞耻无关。“呜…呜呜…诶…”恢复姿势的静香,啜泣着。“静香大人,您若把腿张开些许,能起到支撑的作用。”村岡出于担心如此发言。不过,她大概是怎么也想隐藏耻部吧。以无视的形式拒绝了那番话。“那就没办法了呢。”村岡就那样继续惩掷。pang!“咿呀~~~~!!”涌起格外尖锐的悲鸣,漂亮的屁股起伏着。伴随屁股那难堪的摆动,祐辅夫妇心里充满难以言喻的优越感。其后,被打之时,静香的姿势相当走样。屁股时而左右乱晃、时而上下跃动。那痛苦得扭动全身的模样,既滑稽、又有些下流的、官能的情趣。与其说是受罚,不如说披露着淫靡的扭屁股舞。不仅是晴美,连祐辅都忍不住露出充满愉悦的笑容。之后,冷酷无情的板子、令静香的屁股染上鲜明朱红。被打了20记左右之时,静香因为疼痛难忍、终于张开了腿。必然地,覆有浓郁毛发的阴裂、在屁股缝隙的菊座,被亲自曝晒而出。pang!“啊呀呀~~~!!!!”涌起尖锐的悲鸣,是为分散疼痛吧,可怜的贵妇人跺脚、扭屁股。【哇哈哈哈,静香完全像个小孩呐!?就这样,就这样。悲惨地舞蹈、让我更加开心吧!】pang!“kiiiii…!”【呜呼呼呼,静香的悲鸣,真棒啊…更多、让我听听更多的鸣啭声吧!母!亲!大!人!】祐辅与晴美为那耻态在从心里喝彩。不幸的静香,根本没察觉〖借惩罚之名的调教〗已经开始。她仍丢脸地号哭着、披露出取悦两个恶魔的舞蹈。【嗯,没有求饶呢,还有二阶堂夫人的骄傲么…哼哼,果然有调教价值呢。】祐辅一边舔舔嘴唇,一边构思后续计划。bachii!“i、kiyaaa ”静香很大幅度地扭腰,并以单脚猛踢后方,暴露着股间。没有在意别人眼光的余裕,亦不存在羞耻之类的念头。彻底曝晒着耻态,又忍着剧痛、坚强地恢复受罚姿势。同时,伴随不时丝帛迸裂般的悲鸣,咽泣声不断。“啊,啊啊啊…不、不要!”随着突然的尖叫声,从静香秘处、迸发出极具气势的尿。“不要啊啊啊啊!”悲鸣响起的同时,水流至地板。祐辅他们对此亦不禁哑然。“静、静香大人,不要紧吗?”听见村岡惊慌的声音,静香清楚意识到自己失禁的事实。在儿子、儿媳妇面前被打屁股,结果还尿了出来。荒谬的屈辱、致使她产生强烈的自我厌恶。在原地蹲下,像个孩子一样哭得抽抽搭搭。晴美回过神,以手肘轻顶一下祐辅。祐辅也从惊讶中回过神,那灵活的脑瓜,打算最大程度利用这个失态。“继母大人!在惩罚中失禁什么的、多不像话!看来无论如何,都有必要〖在香澄和女仆面前〗对您进行再教育!”嘴上这么说,心里却开心得直想手舞足蹈。【哇哈哈哈!没想到是从静香这边得到借口。真有趣啊。】随后,对伤心的静香、进一步威逼,发出严厉的训斥。“这里,是如亡母遗物般的重要房间!对遗物撒尿什么的…继母大人!听好了!?我现在很生气!”然而,静香仍在抽抽搭搭地哭泣。完全听不见祐辅的声音吧——被自己意外的失态给彻底整垮了。于是,晴美朝静香走近,“老公,你别吼啊!继母大人多可怜呀!”如此庇护继母。“我在这个家、首次受罚时也失禁了…。所以,继母大人决不是有意的!”祐辅对妻子意外的反应略感吃惊,但很快明白这是她的诡计。要说为什么的话,晴美比谁都恨静香啊。第三次受惩罚,归根到底也是因为静香;且随后,还赤裸着下半身以〖上下座〗姿势谢罪——存在如此深的根源。所以,她不可能搞错立场去袒护静香。【就是这样,装作伙伴,好好诱导静香…。连〖我也失禁的事〗、都坦率说出呢。】祐辅邪笑着,决定把事情交给晴美。相应地,晴美现身说法、温言宽慰静香。多亏晴美的安慰,静香渐渐平静下来。不过,失禁这种冲击,不会如此轻易消失。她俏脸更显苍白。祐辅再次责问静香的失禁,并宣告以针灸、灌肠、穿尿布作为惩罚。“继母大人,这是家里对失禁的惩罚。晴美也在大家面前受过。继母大人,您也会好好接受的,对吧?!”说起来,这失禁惩罚当然是撒谎。因此,村岡脸色一变。不过,考虑到祐辅夫妇对静香的憎恶,他选择赞同这个坏主意。所以,点了点头,表现出对祐辅言词的支持。但是,对此不知情的静香,惊讶得几乎快要后仰那种程度。针灸、灌肠、穿尿布什么的,哪一项都无法接受啊。以二阶堂夫人的立场和自尊,必须坚定拒绝。虽说如此,出于失禁的自卑,难以反驳。同时,还畏惧〖亡母爱用房间遭玷污的祐辅〗的怒火。静香表情僵硬,无计可施。还好,有晴美在袒护。“老公,继母大人也不是故意的…。稍稍宽恕不行吗…?”“其他房间还好,对我来说,这是神圣的场所!无法容忍!”面对表现出坚定决心的祐辅,静香垂下头。她心里乱糟糟的,所幸有晴美的维护。“继母大人,同是女性,我能体会您的心情。由我来说服祐辅吧…”注视祐辅和晴美口角的同时,静香留意到自己裸露的下身——因为村岡太过露骨的视线。如果可以,真想穿上衣物、哪怕只有内衣也好。但是,两人因自己失禁而争执,恐怕在得出结论之前、什么都不做比较好! z: \2 n8 A9 n5 a3 ?/ h& N/ W
【得向祐辅道歉。】她突然意识到,并立即行动。蹲下,滑垒一般溜至祐辅身前,以正坐姿态低头。“祐辅,在重要房间失态,非常抱歉!”静香果断道歉,显而易见的上下座。甚至是屁股完全露出的状态。可以说,彻底中了晴美的阴谋诡计——晴美以安慰和袒护,缓和了静香的屈辱。正因如此,察觉到自身责任,内心自然向道歉这方向转变。【啊哈哈哈哈!静香、多可悲的样子呀!?】努力忍住想笑的冲动,又帮着解围。“老公…至少免除针灸吧!…算我求求你了!”静香的上下座、晴美的恳求,审视低头的两人,祐辅佯作沉思。长时间的沉默中,静香发觉自己曝晒着何等悲惨的姿态——从背后,感觉到村岡的视线。她把头埋得更低,因秘处被看见的羞耻痛苦万分。“继母大人,那么看在晴美的面上,免除针灸。可以了吧?!”祐辅不容分说的腔调、晴美对自己的拥护,以及〖想摆脱后方村岡的视奸〗的心情。在这些想法的基础上,静香小声地回答“是”。祐辅努力保持严肃的神色,同时按捺住同情静香的念头。“继母大人,接受了吗?如果反抗,也会跟香澄和女仆讲清楚。打屁股都被中断,她们也没理由逃避惩罚了吧!?”静香吃了一惊。像失禁这样丢脸的事情,绝对不能让静香和女仆知晓。更何况,如果让她们受罚,自己会完全失去信用和立场。特别是香澄,绝对不能让她受这种残忍的惩罚。这样一想,只能听祐辅的话了。“…是,是的。…请给与惩罚…”静香屈辱得哆嗦着,低声说道。“静香大人,您衣服没弄脏,比什么都好呢。”村岡一边用湿毛巾仔细擦拭静香的下半身,一边挖苦道。对静香而言,三十多岁的自己,被像小孩子一样对待,已经羞得无地自容。无法拒绝(村岡擦拭)的理由是,祐辅说让女仆来善后——不想让女仆知道的静香、苦苦求情后,祐辅才答应交给村岡。“那么,继母大人,房间后边让村岡打扫,现在请穿上裙子跟我们走。啊,因为马上要开始惩罚,不用穿上内衣比较好哟。”听见祐辅无情的话,静香含泪点点头。按照他吩咐,静香跟着走到一个和式客房。在那里,她被要求脱掉裙子,双手举到头上,光着下半身站在房间门口。“继母大人,到村岡来之前,就这样站好。这也是惩罚的一环。”听着祐辅的话,静香颤抖着问,“啊,那个…灌肠和穿尿布、也让村岡来吗?!”对此,祐辅理所当然地说。“不是理所当然的吗。我家的惩罚原本就是佣人的工作。…不然还能怎样?让我们来吗?”静香轻轻点头。这惩罚伴随着极大的羞耻,所以想,至少请拥护自己的、同性的晴美来执行。她满脸羞红地表达这层含义。“嚯嚯,以即将受罚的身份、指手画脚么?继母大人,您是不是被父亲宠得、太不像话了?”即使祐辅那样责备静香,晴美也帮静香说情、希望容许静香的恳求。“同样是女性,我能够体会继母大人的辛酸。老公…我也求求你了…”祐辅再次佯作沉思。随后答应了那个请求,又把视线移至静香。“继母大人,多亏晴美、免除了针灸。而且,又幸亏她求情,才由她执行您的惩罚。那么,继母大人。您是不是该对晴美说点什么呢?”被这么一提点,静香站在原地,朝晴美鞠躬。“晴美,非常感谢。”然而,祐辅仍在追究。“继母大人啊,离那么远敬个礼就可以了吗?!好好去晴美面前,好好道谢,然后请求惩罚!”晴美很想赞同祐辅这番话。但是,以晴美现在拥护静香的立场,不能这么做。静香对这话有点吃惊,匆忙走到晴美面前。跪了下去,以上下座姿势,向晴美道谢和请求。“晴、晴美小姐,非常感谢您的庇护!然后…灌肠和穿尿布的…惩罚,也拜托了…”说到句尾,静香羞得快要昏厥——不管怎么说,下半身赤裸的上下座也太过悲惨。【啊哈哈哈哈!静香,这难看的身姿和你真配呢!嘛,头(抬得)有点高让人生气,不过、原谅你了~】抑制住〖想踩眼前静香的头〗的冲动,晴美在内心喝彩。随后,她的行动、与本意相悖。“继母大人,没必要对我上下座。我打心底尊重您的为人,帮您是应该的…”边说边扶起静香,看见那样宽慰静香的晴美,祐辅打心底佩服。【晴美干得真好呢…。结果,静香完全没反抗,就这么傻跟着晴美。呼呼…静香啊,一副彻底信赖晴美的表情。】无论如何,静香被祐辅他们完全操纵着。【终归是惩罚呢…】祐辅的严厉斥责,晴美的援护,两人的巧妙配合,令静香深信不疑。不久,村岡拿着灌肠器和尿布出现。他朝站在门口的静香轻轻点头后,从祐辅那里、得到〖由晴美执行、在旁边进行辅助〗的指示。“知道了,老爷。”村岡郑重行礼后,排了几层坐垫,并且在褥单上铺了浴巾。“静香大人,准备就绪了,请到这仰面朝上。然后分开双腿,支起腰,双手抱住膝盖里侧。”隐藏即将看见静香秘处的喜悦,村岡促催静香摆好受罚姿势。“好、好的…”虽然回答了,但静香没有挪脚。理由是惩罚的姿势,以及祐辅、村岡的位置。亲自张开腿,抬起腰。不用说,已是羞耻之极。同时,晴美坐在并排的坐垫边上——毕竟是由她执行。然而,右边村岡,左边祐辅,两人坐在晴美的稍后方。这样,不论执行者是谁,自己的秘处都会被三人看个清楚。“继母大人,怎么了?请尽快到这仰面朝上…”祐辅也开始催促。不过,静香的脚像是石化了一样没有动作。“啊,那个…”“什么?”“我想,祐辅和村岡,会不会离得太近了…”“我是监查,村岡是晴美助手,当然离得近。”“…害、害羞…”脸染得通红,静香含泪嘟哝道。于是,祐辅更显愤怒。“村岡,赶紧把女仆和香澄叫来!看来,继母大人完全没有打算反省”静香惊讶得身子往后仰,不禁拖住打算走出房间的村岡。“等,请等一下!没有拒绝惩罚的意思!会、会好好受罚的!”不论多么惊讶、赤裸着下半身恳求佣人的样子,也过于滑稽、难看。“如果要我来说,静香大人,和晴美夫人相比,您太丢人了…。晴美夫人被惩罚的时候,有被您帮到吗?受晴美夫人庇护,您为何毫无反省?您为何不能坦率承担责任?”佣人冷漠的话,让静香受到、如被钝器击打的冲击。无言以对,其实,自己也知道、事实如他所说。“抱歉…”“如果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应该向老爷和夫人道歉。毕竟我只是一个佣人而已。”于是,静香第三次陷入、下半身赤裸跪在地上『上下座』的窘境。额头贴在榻榻米上,乞求祐辅、晴美的原谅。“非常抱歉!会坦率接受惩罚,请饶恕!”她的眼里流出悔恨的泪水。【哇哈哈哈哈!静香又变成上下座的样子。另外,村岡也很好地说出我想说的!由作为佣人的你来说,静香受到的伤害会更大吧。】当然,此时祐辅也不能表现出喜悦。板着脸,背对静香。“老公,继母大人也不是拒绝受罚。已经、可以宽恕她了吧。”伪善者的晴美,仍然拥护静香。等她说完后,祐辅开口了。“继母大人,这已经是最后一次哟?而且作为宽恕的代价,追加剃毛的惩罚。如果讨厌,可以事先拒绝哦。”静香不明白剃毛的惩罚是什么。想问一问,已经萎缩的心也说不出话。再踌躇下去的话,会让祐辅的愤怒火上浇油吧。静香如此判断后,一边哆嗦,一边小声回答“好的。”〖村岡去取剃刀和剃须霜〗期间,静香在排列的坐垫上做出仰面朝上的姿势——以这受罚的姿势待机。是被祐辅说教后、为了表明反省的心情。小宝宝换尿布的姿势。这个姿势,羞得静香脸色苍白。她的脸偏向侧面,双眼紧闭,耻辱得颤抖。经过十分钟左右,村岡返回房间。“那么继母大人,现在由我剃掉下面的毛。有点难受,请忍耐一下。”晴美温柔的声音似乎饱含同情,但话的内容却让静香吃惊。“诶、诶诶?!剃毛…?等、等一下!没听说过那样啊!”伴随似是抗拒的回答,静香慌忙支起上身。于是,间不容发地,祐辅冲村岡叫道。“村岡,把香澄和女仆叫过来!”/ v3 j, l1 g6 g% a% ~2 k7 C: r6 ^2 \7 Q
潮人特色国际版欢迎您的光临:https://bbs.crtslt.com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潮人國際_潮人特色論壇國際版

潮人特色国际版欢迎您

潮人特色论坛国际版

联系我们

  • 工作时间:..................
  • 客服电话:..........
  • 反馈邮箱:...............
  • 公司地址:.................................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潮人國際_潮人特色論壇國際版

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3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