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查看: 991|回复: 0

[ballbust小说] 阉娘百合花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4-2-13 18:40:29 手机浏览器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快起来啦!大懒猪!”少女娇俏的声音响起。  Y+ l- ?5 u- j) F
    我还迷迷糊糊地在梦里,忽然觉得腹部一重。一个孩子就坐在了我的小腹上,拼命地摇着我的胳膊。
; W# }9 l+ l3 ?    被这一压,我总算是清醒过来,看清了坐在我身上的那个孩子。
% B# i/ T: c% m6 \2 @    她大概十四五岁,比我还要小个五六岁的样子。她的五官还没有长开,笑起来眼睛弯弯的,带着稚嫩的气息,但不难看出是个少有的美人胚子。她还留了个齐耳短发,看起来乖巧可爱。
9 {3 ?6 S5 F% q' u1 |- f! F7 N; `    她穿着一身紧致的粉色旗袍,一对正在发育的鸽乳非常突出显眼。旗袍的下摆长度只到大腿根,两条又白又嫩的美腿全部暴露出来,而那柔软挺翘的小屁股正磨蹭着我的下腹。
7 U* I  H0 A; X! S5 n) x6 f    说来下流,我勃起了。! Z& z. B" V; \! O& e
    她似乎是感觉到我变硬了,脸儿一红,“不正经的家伙。”2 p% Z- A+ ?, Y' `4 |6 w  q# H; g/ d
    “说的什么话嘛,我对着自己女朋友硬起来都不行吗?”我调笑着问,顺便摸上了她的大腿。7 u( N5 \% [! E$ X6 g, W8 F
    她的大腿又嫩又滑,我最喜欢的就是这双大腿,我的鸡儿越发坚硬。然后我一路往上摸,摸过她纤细的腰身,再开始把玩她那对软乎乎的乳儿。" R  e5 t4 B# k, ~6 d
    被我揉了几下,那乳尖直接凸起了,在旗袍上非常显眼。: B9 W1 g/ m& \) p' U  k: `
    “干嘛不穿内衣,会磨得乳头很痛的哦。”我关切地问道,但指尖却恶作剧般隔着衣服轻捻她的乳尖。
1 L. r3 ^6 Y; e3 |. k    “啊——”她捂住了胸前,“大坏蛋,这样很痛诶!”
/ T( `& ~% t6 g9 [/ h2 s5 l    “抱歉抱歉……”我连忙道歉。; I5 }2 [& h- t  v2 r
    “真是的,再温柔点啊,又不是不让你玩。”她嗔怪地看着我,“这种旗袍会把内衣的形状勒出来的,所以我才没有穿内衣,恰好乳贴又用完了。”2 L0 C2 @5 t. s
    “今天非要出门吗?还这么早就来叫醒我。”我打了个阿欠,昨晚我熬夜到很晚,现在超级困的。
3 Z" E  B+ l6 ]. W  O2 s$ y% D% ]. M    “你这家伙居然忘记了吗?今天是……”她涨红了脸,声音小了下去,“是我要去割鸡鸡的日子。”8 |8 b6 R* m; v
    对哦,我想起来了!一想到这丫头终于要去割鸡鸡了,我马上硬了许多。5 _7 F6 R$ l; ~2 m0 q; ]
    是的,这孩子不是天生的女孩子,而是一个MTF,而我是一个伪娘阉割爱好者,每次看到那些伪娘被阉割的场景,我的鸡鸡都硬的不行。
! Z1 ?3 {6 A/ I4 N: C: y    在和这孩子,也就是我的女朋友雅儿商量后,她决定只是割掉鸡鸡,不做阴道,原因是保养阴道太麻烦了。/ q6 \% g5 Q: d8 k; @  K( R) v+ v3 N
    “让我再看一眼你的鸡鸡,好好和它告个别。”我坏笑着掀开雅儿的旗袍下摆,她的女式内裤上那本不该存在的凸起,非常显眼。
" x. ^, }. k! Q) f' @$ C    我知道,这是我最后一次看见她内裤的小凸起了,很快那里就要像女孩子一样平坦了。
5 a0 N0 R- Z* W) F, N; u6 ~    我吞了口口水,轻轻掀下她的内裤,露出了她的小鸡鸡。6 Z; |8 ]$ L5 u, u! E
    她的鸡鸡白白嫩嫩的,像一个非常小的一个小肉团,不过因为刚刚谈论到割鸡鸡,她那小小的茎儿也勃起了,只不过因为常年吃药,硬度非常差劲。
" L0 r% {! \8 r9 z! }9 Q    她其实跟我一样,都是阉割爱好者。听到“阉”啊,“骟”啊,“宫刑”啊,“净身”啊,都会有强烈的性兴奋。% S' n/ J* c& F5 r  |3 X/ r
    我们就是因为兴趣相投,才走到了一块。
) |+ k( z9 t5 R- y    我捏住她那硬度极差的小阴茎,轻轻揉搓,“明明都要阉了,还这么兴奋。”
9 A, l0 y; i, M    “我……我也不想的……”我刚刚的话儿显然戳中了她的兴奋点,她的呼吸都变急起来。
* |" X( p7 r  w. h; j; q5 y3 L    “我之前看过这个手术的资料。到时啊,医生就从这里下手,先剖开你的袋儿。”我用指尖轻轻划过她那小阴囊的中缝线。$ ^0 J- r; H3 W) n% V9 e
    “呜……”她的身子明显地抖了一下,那根小阴茎硬的更厉害了,像一根小玉柱似的。: x1 c; r5 z" [# M0 F
    “然后把你的小蛋子一个一个的掏出来……”我逐次揪揪她的两颗蛋儿,“骟了蛋儿,你就是个没卵子的小阉娘啦。”9 k1 G0 n- U9 {. o
    “才……哈啊……不是……阉娘……啊……我…哈啊…是……女孩子…哈…”她的气息越发凌乱,香汗淋漓。
9 _. a3 o. k" h! H    我捏住她的小肉棒,上面已经都是滑溜溜的汁液了,然后捏捏她顶端的小蘑菇,“再在龟头这里割开,把你的尿道也抽出来。”
/ ~, Q& I3 W$ t; d+ I    她娇喘连连,已经说不出话来了,只要我手指一动,她就嘤咛一声。2 J( F. p0 A+ w1 v) B1 p- I
    我另一只手轻戳她的会阴处,“以后尿尿就从这里出来,你再又不能站着尿尿了。”
# ?2 I- B! j/ E1 ?, z7 D# n    她的小茎越来越滑,好看的瞳孔都失了焦。
/ X; L0 C8 j0 Y" j: M8 K    我知道她快到了,用力掐了一下她的小玉茎根部,“最后一刀割下你的小阴茎,你这里就跟女孩子一样平平的啦!”0 g7 D3 n8 ~6 o: k& C/ f
    这一掐给她带来了最高的快感,那根小小的阴茎一抽,射出了很多透明的液体。/ Q9 b: ^7 G  k8 T( S
    我沾起一些闻了闻,根本没有精液的臭味,反而香香的,很像女孩子穴里的蜜液。她吃了三年糖,蛋蛋早就没有用了。- J4 `: j, }0 ?* b- _
    “这是你最后一次射出来了哦。以后就都是无鸡之谈了。”我笑着说。. j& h! ^, B9 r  V* x
    “哈啊……哈啊……”她显然还没有回过神来。. }& o1 ~9 I. S6 ]
    “你们两个一大早在干什么啊!”一个活泼的女孩子的声音从门外传来,“阿雅预约的手术时间可快到了!”; T% [3 x6 d- y" `. D
    我望向门外,门外站着一个梳着双马尾的女孩子,那是我的妹妹。& U+ Z. c5 ~+ i7 Q
    我妹妹是个姐控,天天幻想有个姐姐,甚至幻想着对姐姐干这干那,对我这个真实存在的哥哥却不是很待见。
( G+ k3 x9 j3 {8 H6 K—————————————————————————————————————————
8 `3 g6 {" ^3 B$ U    目前这个家里就是我,我的妹妹还有我女朋友雅儿一起住。( F  ^# ^/ o6 N& N8 f6 m. `- \
    我的家境还算殷实,再加上我有计算机的天赋,又是读的相关专业,除了平时上学,就窝在家里接活赚钱,总的来说,家中钱财比较丰盈。4 ]3 \. N# F9 H7 D; s; t! P2 b
    而我的双亲在我成年的那年,就丢下妹妹让我照顾,飞付太平洋彼岸工作了。8 ^% w% B# F" @! i
    我听见妹妹的提醒才反应过来,时间确实赶了。我赶紧把衣服一套,再将几个月没理过的长发随手扎成马尾,就结束了换装。* Q9 r9 B. m  u& E0 O( x
    检查了到时阿雅住院要用的物品后,就一股脑装进行李箱,然后带着两个女孩往外赶。
3 s- b3 J9 c, p4 O" i————————————————————————————————————————7 C- B! `6 {' m( K
    我们出门后马上叫了滴滴。
7 }0 o1 \* H- i+ j7 G    所幸滴滴打车还是有效率,我们在家门口等了没三分钟车就到了,我们匆匆上了车。( R- K2 N9 Z: y- X; S
    那司机大叔是个话唠,等我们一上车,就跟我们聊开了,“你们三姐妹是一起去玩吗?最近我听说这一带晚上有点乱,你们三个都这么漂亮,要小心安全啊。”) `# r% l' R1 s8 x2 q) S1 N
    三姐妹么?. z7 v, q/ t: v7 x+ u, u0 \
    我打量一下隔壁的阿雅,阿雅穿着紧身的小旗袍,青涩曲线全部被勾勒得一清二楚,稚嫩的小脸上樱唇娇嫩欲滴。8 w( [  A, j4 Y* ~+ N! r
    我又转过头,打量一下我家妹妹。那小丫头也是1米5左右,梳着流行的双马尾,身上倒是T恤热裤,带着点男子气。0 e1 }8 y& y/ m9 G: A) q
    嗯,我身边的是两个女孩子没错。也就是说……  M3 L& O, f, q. b
    我又被误会成女孩子了!
) l& {3 {' V3 U8 j+ \- K$ L& n    我个头不高,才1米65。整天宅在室内,皮肤也挺白,又几个月没有理发,再加上模样清秀,倒是经常被误认为是女孩子。
( K: y/ G7 N! L    隔壁的两个女孩子倒是捂住嘴笑起来了。
6 P5 R: C2 g0 h/ Y4 M: j2 O2 Q$ i    我有点小生气,我一个男人怎么可以让人误认为是女孩子呢?2 h& B7 y; g0 d8 t
    我开口辩解:“司机大叔,我是男生!”0 W$ N) |; |; J! o, X  P
    “小姑娘,你别骗大叔。”司机大叔不信,“你最多就声音中性一点,怎么会是男生呢?声音更粗的女生啊,叔叔我都见过!”
1 \+ O* T3 a2 A: K! e1 a! @* `    “噗嗤……哈哈哈……”阿雅忍不住笑出了声。4 q8 X9 {; H) x
    “你看,你那朋友都笑啦,准是你在骗叔叔我。现在的小姑娘啊,就是活泼。”那大叔似乎误解了阿雅的笑声。$ c) Z4 D; `4 z8 z
    我有点气急败坏,一手就握住了阿雅裙下的小凸起。7 p/ C( o7 H& ^! k- a/ g
    阿雅一下子就不敢笑了,压低声音嗔怪道:“你……你干嘛?还有外人在呢!”! \4 C# ]3 F; C1 Q
    我跟阿雅咬着耳朵,“这招啊,叫猴子偷桃!现在不偷,以后这里就没桃好偷了。”
7 Q- G4 a$ W# }- e    阿雅小脸变得红红的,小声啐道:“大坏蛋,欺负人。”) V6 b# o* J6 E6 g
    我隔着裤子轻轻捏她的小鸡儿,轻声使坏,“听说以前小孩子要净身阉割的话,就要像这样隔着裤子摸鸡鸡,叫做摸裆。”4 P& G( w' C% ~: N
    “呜……”听到“阉割”两个字,她的小阴茎马上又变硬了,大概联想到她自己就要割鸡鸡了。- q) M+ R. _- ?0 O: P. ]
    我一直贴着她的耳朵说话,她的小耳朵最是敏感,我的气息一灌,她就发出了可爱的鼻音。
( \  s2 ^# |8 U2 V: `) a0 b" n    “先摸摸两颗卵儿熟不熟,要是卵儿长熟了,那就得两蛋一根,都骟下来,骟得像女孩儿那样平平的,才干净。”我轻轻摸着她的小囊儿,然后又伸上去掐掐她已经变硬的小阴茎的根部,“再捏捏这根儿深不深,一刀下去就要割得干干净净。到时就是再好看的女孩子光着屁股在眼前晃悠,都不会感兴趣啦。”" f7 l3 ^& T+ z2 ^
    “嗯~~”她被我这一摸一弄,居然射出了一点点。* i( B! P9 K& B9 K
    所幸她那液体没有什么味道,再加上刚刚我们调情的时候,妹妹很知趣地拉着司机大叔天南海北地聊天,直到我们下车,那司机大叔都没有发现异样。
! y- L; N) T/ G! [: J$ Z  E————————————————————————————————————————
: m' A# m3 `0 M5 n    我们下车后,走了没多远就来到了医院。9 b; P( E0 ^" d' A1 ~
    这是一家专门的为跨性别者服务的医院。
& L) d! y* m! T    我们向前台小姐询问后,很快就找到了我们预约的医生的诊室。# v% J; s) e4 k: P
    我们走进诊室的时候,陈医生已经在等我们了。0 u& x9 M) F2 X/ N. m0 l
    陈医生大概三十出头,但是长着稚嫩的张娃娃脸,看起来至少要比实际年龄小十岁。她的头发似乎是做了个离子烫,用发饰束在脑后,就那样柔顺地垂下来,金丝眼镜后的丹凤眼带着淡淡的强势感,但眼神又莫名的让人觉得温柔,总之是个很有气质的美人。
* o" a% [; P) q1 b: a# v  J    她是外国留学回来的海归,靠着一手过硬的技术和出色的外貌,在跨性别圈子里很有名。1 f  M$ h* J6 a/ B+ K, D
    陈医生正在桌上写着什么,看见我们进来后,抬头看了看我们,“坐吧,小妹妹们。你们先稍微等一下。”0 G3 \2 a/ _" ]+ p; D, }
    她的声音温婉动听,又带着让人冷静下来的神奇力量。哪怕是我又一次被认错性别,在这等如水的美人前,却生不起气来。
, q2 d8 V+ I/ t4 d  ?    我们按着医生的要求坐下,等了大概一两分钟,陈医生就结束了手头上的工作,开始和我们聊起阿雅的手术。
+ r& s$ Q6 f8 M5 @: P* r    “你们想要那种手术呢?”陈医生给我们睇来了一本像说明书一样的东西,翻开了一页给我们看。
# c% k- K& x9 f    这一页上彩印着六幅图。
0 X, F2 q% d, K, D! p! L; q# s& O    上面三幅旁边写着术前,分别是三个患者的小鸡儿,阴茎都是小小的,有个尖尖的茎头,而对比之下,卵囊看起来就很大,松垮垮的垂着两个睾丸。一看就知道,这三个都是吃了好长一段时间糖的药娘。+ j2 [$ P% h, h, Z$ H
    下面三幅旁边写着术后,分别是上面三个药娘手术后的下体。左边的一个,鸡鸡已经变成了小穴。那小穴儿的阴唇粉粉的,很逼真,而且她做的是掰穴儿的动作,能看到里面的阴道也是粉粉嫩嫩的。中间那个同样做了阴唇,也是做了掰穴的动作,不过阴唇里面却只有一个尿道口,没有看见阴道。而右边的那个下面则是平平的,只有一个小小的尿道口。4 d0 b3 j- g% k8 _# V. n
    现在国内的法律有一定的改变。
' H( c, g0 g3 t- n( y7 \5 F& a1 y    以前跨性别者要更改身份证,就需要开性别变更的证明,而只有做了阴道成形术的mtf才能成功开出性别变更证明。
2 Y# \/ w& g4 q/ V8 ~7 N" [    但现在阴道成型(SRS)、只做阴唇成型不做阴道(zero depth srs)和单纯的全切(nullification),都能开出性别变更证明,都是法定的跨性别手术。
! n# L  x! r* ]    “这个做的好逼真阿。”妹妹摸着那个做了阴道成形术的图片,“细节上和天然的几乎没有区别。”
0 [: _9 u4 F+ Q9 Q- _5 |, K. `    “嗯,能想像了。”我开玩笑地有意瞟了一眼妹妹的裤裆。
5 Y) R4 f" v8 \( v    “呸,变态!”妹妹脸一红,把我推开。) B; l+ _% _7 `7 N
    “我要做这个手术。”阿雅把手指放到下面最右边的那一幅图上。+ v' e. F* }* {6 A1 f& @# n$ L( R! z: N
    陈医生看了看阿雅选的方案,解释道:“这种手术的话,在切除阴茎后我们会把你的龟头组织埋入阴皋,在获得快感上问题不大。而且随着技术的进步,也不再那么容易引发尿道炎。但是这种手术造成的外观,会与天然女性的下阴有明显区别,可能在使用女厕所、女澡堂这些设施时带来一定的不便,也不能进行和男性传统意义上的性爱。而它的优点则是较为便宜,并且不需要二次整形手术,康复期也很短,大概一周就能完全痊愈。你确定要进行这种手术吗?”
! I# X3 ~( H; A" M/ S0 z3 y9 Z    “我已经事前了解过了,也和父母沟通过。这是我父母的同意书。”阿雅把她父母的同意书交给陈医生。
( q$ o# S% H) v' o5 ~    阿雅没有成年,未成年人要进行这种手术,需要父母的同意书。0 p- j5 S9 n- c# F- A& I: h
    陈医生点点头,在相关的文件上也签了字,她的字体秀丽干脆,散发着跟她这个人同样的气质,“跟我进来检查吧。”
0 w" _( H3 V5 f3 V! `    “家属可以跟着吗?”我在一旁问道。
4 d( v1 f5 M8 K    再怎么符合性癖,也毕竟是场大手术,说不紧张是不可能的,我也想尽量多陪陪阿雅。
  ~% l# c0 t, f, @9 ?    陈医生看了看我和妹妹,点点头,“都是女孩子的话,没有关系。”, z. J+ m3 l  m# T1 \  Z
    “谢谢医生。”我连连点头,没想到被错认成女孩子,还因祸得福。- ~' K7 w# `8 y0 v+ D( j1 b/ g
    在陈医生转过身后,妹妹才偷偷踩了我一脚,啐道:“扮女孩子很好玩啊?!”3 g2 n  s2 l% F
———————————————————————————————————————$ d4 m# E4 {3 v6 u
    陈医生带我们走进诊室深处的床前,然后拉上了帘子。; U) b& W* X) Z0 j( O) Z
    “躺上去,把内裤脱了,让我检查一下你的生殖器。”陈医生带上了手套。: K6 b  K8 Z) d; a2 v# j3 T
    “好……好的。”第一次让外人看小鸡鸡,阿雅有点紧张。- P3 b0 J2 K1 X
    阿雅躺上床,脱下内裤,露出了旗袍下的小东西。
2 ?5 G8 c& @7 X6 [' q0 C/ y/ h" e9 j    不知道是因为刚刚在车上被我摸了,还是因为想到马上就要割鸡鸡了,阿雅的小东西现在居然是硬着的。7 }3 e. m6 m7 V, u8 Y; e7 q# E
    “哦?明明就要被割掉了,却很有精神呢。”陈医生有点吃惊,一般到了术前检查这一步,大部分患者基本都已经没有男孩子的功能了。3 d) [7 [0 W3 W, r3 A4 K& g8 P( Z* T
    “呜……”阿雅脸儿红到耳根。) n& k2 e  X0 I
    “抱歉啦抱歉啦,”陈医生连忙道歉,她知道很多跨性别的孩子其实非常讨厌自己的生殖器,“医生等会儿就帮你把这个坏东西拿掉!”9 r9 x' S' a% s6 I# q
    “谢谢医生。”阿雅低着头,但那一团小东西更硬了。
1 A5 a* o( ?0 |    陈医生娴熟地测量好各种数据,就结束了检查。在阿雅穿上裤子前,我恋恋不舍地看了眼她的小鸡儿,这真的就是我最后一次看见它了。) ^" H! v/ d; f: y
    “好了,等会儿我会带她去住院部,两位家属可以回去了。”陈医生边记录数据边说道。  I4 q) [9 P. u! h
    这家医院是专门的男转女跨性别治疗医院,住院部的患者们几乎天天都光着屁股,让割了鸡儿的伤口尽快康复。要是让家属们在住院部走来走去,实在让很多脸皮薄的新生女孩子受不了。所以普遍这类医院现在都不允许家属进入住院部,患者全部由女性护工照顾。8 a2 k- L& J+ e& S( m
    “加油,阿雅!我到时来接你。”我给阿雅打气。( a- z1 D% k! @5 c
    “回家那天想吃什么菜就提前用手机给我说,要不我可不给你做。”妹妹转过脸去,用傲娇的语气说道。& Y& W1 Q1 N7 ?' y3 X
    “嗯!”阿雅用力点头,和我们道别。* x! u$ `0 H, d- i6 u- D
———————————————————————————————————————
. C4 {7 u4 a/ _  O% L! e+ p) w    一周后,我和妹妹来到了医院,今天是阿雅出院的日子。前两天就听说她的伤口已经完全痊愈了,不过为了以防万一,医院还是让她多住了两天才出院。) c5 I& {' z" f2 @3 ~
    想象着已经割了丁丁,胯下平平一片的阿雅,我就兴奋得不行。$ h& Q; u" [2 r' W
    “素素!”忽然,我听见有人在背后叫我的名字,而且好像还是阿雅的声音。) `  O& L/ [1 P" X% o0 @
    “阿雅!”我高兴坏了,连忙转身。
' j: Y3 S4 a7 y2 c* y: p- v    阿雅就站在我的身后,她现在穿着天蓝色小短裙,均匀纤细的腿儿和纤细的藕臂,已经精致的锁骨,都露了出来。稚嫩的俏脸上笑得眉眼弯弯,刘海上还别上了一个小小的兔子发饰,非常可爱。
* `& K& E, Q, e7 b/ b6 u' R: u    但我更关心的是她的腿间。: ]6 _4 t4 d. h6 W% H+ S
    “割掉了?”我坏坏地问她。
6 w/ n# w- G0 a- o' _    “你猜猜看?”她调皮地笑了。
7 [- G+ q3 v' }    “猴子偷桃!”我趁她不注意,一把摸进她股间。& Y! I- ~% f% d* @
    我确实没有摸到熟悉的小肉团,而是摸到了一片平平的很有弹性的软肉。
: k: n# E4 |0 {    “没有桃给你偷了!”她甚至主动把平平的胯下在我手中蹭蹭,看来对割鸡手术十分满意。
6 k& V/ a' b' E. y$ A5 |) K    旁边的妹妹上来给了我们一人一个爆栗,“你们在公众场合搞什么啊!要亲热回家再做啊,笨蛋情侣!”
6 }; R; _/ [% G———————————————————————————————————————
* l2 P$ z# B+ ^( }    回到家里后,我们饱餐了一顿。妹妹为了阿雅,特意做了她最爱吃的红酒炖牛肉。& R6 M. g1 c- o1 N
    阿雅美美的吃了一顿后,就说要去洗澡。
% Q: y) l* f, X; `3 C; Y# Q    我就说要一起洗,所谓饱暖思淫欲嘛。
' Q+ A% t: K, F0 J% m: m) Q  B    而妹妹撇了我们两个一眼,就嘀咕着什么“笨蛋情侣”“要是哥哥是姐姐该多好”“把哥哥也送去割掉鸡儿就好了”这些话,就去收拾餐具了。! V/ H" T/ t) ~
    这些话虽然听不清楚,但我心里直觉般的一震,赶紧去帮妹妹收拾碗筷。
& w+ \8 S3 S# c. l8 b7 o& j———————————————————————————————————————. o- p1 d$ E1 E' Y4 m6 t
    等我和妹妹洗好碗,我猴急地进了浴室,阿雅已经洗好头了。
% Y' |( T/ T7 w1 u: f1 [    她背对着我,湿漉漉的头发已经盖过了颈部,看起来又长了一点。! q3 G' e4 I5 r( v
    阿雅的皮肤很白,被热水一蒸,就粉粉的。那裸露的背部,像是水润的玉石精雕而成,柔软的腰身盈盈一握,挺翘的小臀部水嫩嫩的。$ V9 [* l0 V$ J. B1 v' Q
    水从她身上流下,被灯光映出鳞鳞波纹,竟有种唯美的感觉。, x) S8 X" w1 n# h% p
    看到这个情景,我直接就勃起了。$ W9 j6 }7 [8 E2 t
    阿雅听见我进来,转过身来。
, ^# a8 n$ V8 B3 C4 S    她的一双娇乳青涩粉嫩,两粒小小的乳头立了起来,这丫头居然也在兴奋的状态。一双纤细美腿并起,而双腿之间那团熟悉的小鸡儿已经无影无踪,只剩下了一个平平的三角洲。
5 s0 P* Z! k, ~9 R    “无鸡之谈的感觉如何?”我笑着问道。8 N5 s; N7 ~6 z+ z' a
    “感觉胯下平平的,怎么说呢,好清爽的感觉……”阿雅脸儿红红的。
) h8 g' P5 }7 i) U  x7 S    “那还对色色的东西感兴趣吗?”我聊着这些话题,越发兴奋,鸡儿也涨的厉害。6 y5 Y# r' A0 @3 c% k5 k' h+ D
    要是阿雅还有鸡儿,相必也会勃起了。' N" {; Y& Y; t2 ^% G* w! l
    “那当然了,其实比起色色的东西,被割了鸡鸡这个事实就已经让我很兴奋了,不过却是只有心里在兴奋,胯下却平平的很安静,这样一种奇怪的感觉。”阿雅摸摸自己的平胯。
6 q- G# Y4 {/ |6 b4 X; P    “我要看看!”亲眼看看阉娘割掉生殖器的下体,一直都是我的愿望,更不用说是我最爱的阿雅被阉后的下体了。4 p7 e5 y2 ]+ f4 x1 P) @! ~% p
    阿雅张开了腿让我看,她的股间现在只有一道竖直的阉痕,和一个小小的尿道口。
6 n8 X' o% V; N' I2 ?4 l    我轻轻抚摸她鸡鸡曾经存在过的位置,“这样会有感觉吗?”7 t: A3 m( o9 J% \  ~4 D
    “嗯,摸起这里来的话,有种像在撸管的快感,但是无论怎么撸,都不能再勃起了。有点像阳痿的感觉,嘛,不过鸡鸡都没了,也不算是阳痿了。”阿雅笑着。8 n; f2 d+ J7 I- L& r2 m7 n
    “那没有鸡鸡的话,尿尿是什么感受?”我摸着她的阉痕,她的皮肤滑滑的,但是那一道阉痕摸上去却凹凸不平。
' J1 z3 E8 `) r' Z/ T    “其实就是出口不同了,感觉上是直接从股间流出来的,”她摸摸自己的尿道口,“然后方向流速之类的也没有办法控制。”
2 D& F1 C. [- x' T6 r2 ~& S( L    “那你后悔了?还想站着尿尿?”我调笑她。, M. A( j, C8 ^6 ?5 t1 t( J
    “才不会,我现在还能站着尿哦!”阿雅站了起来,一脸自豪的样子。2 q0 Q% K2 u5 ~
    “我才不信呢。你都割得跟女孩子一样干净了,还能站着尿尿?”我轻揉她平平的胯间,提醒她自己已经被阉的事实。
& Q# `0 `8 h. a- g3 V    “那跟我打赌啊,如果你赢了,那我给你介绍其他做了同样手术的女孩子。”似乎是被小看了努力的成果,她有点生气。
8 \- B0 _4 F$ t0 A: n) f    “那要是你赢了呢?”: l6 o$ H' T1 d0 v, z, P
    “那你得把你的这对蛋儿割下来送给我。”她捏了捏我的卵囊。
2 [* W( T/ p4 b4 w& F2 h) B    “诶,这个……”我有点犹豫,可是一听到要割蛋子,我的鸡鸡居然马上变硬了。2 h- b9 l! a: q4 ^3 h
    “又不是割你鸡儿,不影响你站着尿尿和撸管啊。反正我又不能生孩子,你留着蛋蛋也没有用嘛。”她轻轻抚弄我的两颗蛋子,摸得我更硬了,“难道你还想找别的女孩子?”
$ P% a2 o% Q" B2 Y$ _5 W# R    “说的也是,那好吧。不过这打赌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我一时头脑发热,居然同意了下来,甚至还有点期待自己输掉。0 m/ f4 ~6 C+ A: {. z
    说不定,这个打赌也只是我为自己割蛋找的借口罢了。
4 x. i7 y: \# c" I- l; `! W———————————————————————————————————————
3 d: D" R# c( t+ H6 ]4 [' T    “那我来做公证人!”得知我们两个的赌约的妹妹超级兴奋,“要是输了,哥哥就得割鸡做姐姐!”
: {* a  U1 p& N9 f- l    “只是约好割蛋啦,”我敲了妹妹头顶一下,“话说你这个丫头怎么这么针对你哥?真想你哥被割蛋吗?”
8 o4 W/ ?0 {) w" K1 ^% p0 `) I1 E    “哼!那当然!”妹妹蹬了我一眼,“以前是谁老偷看我洗澡,还偷偷撸管来着?以后割了蛋蛋,看你还偷看不!”
% R1 X# @5 V6 H5 R' u, N  }; a    “以前是小,不懂事,又对女孩子好奇。后来不是没有做过这种事了嘛?”说起那些陈年往事,我也确实有些不好意思。7 l0 g2 w$ w0 m0 {
    “呸,我管你。不过,你要是连鸡鸡一起割了,我天天跟你一起洗澡都行。”妹妹啐了我一口,又小声嘀咕道,“明明哥哥这张脸是我的菜,就是下面多长了个恶心的小鸡鸡。”$ z0 m7 n) a' C" L' n6 B
    “那可不行,我留着鸡鸡还有用呢,”我摇摇头,“而且有阿雅和我一起洗澡就够了。”
+ I0 E# @, Z& Y  N8 Z    “你还真想和我一起洗澡啊,变态老哥。”妹妹装作一脸惊恐的样子,抱住了自己的胸部。
- N8 }7 r: C) D! o/ G' T———————————————————————————————————————
) m/ D* Y$ C3 A1 f$ S) f    阿雅带着我和妹妹来到了厕所里面。% a$ y, u1 C/ j3 u+ K$ V
    洗完澡后的阿雅穿着平日里宽松的睡衣睡裤,微湿的秀发带着淡淡的芳香。" d; W, _9 G8 q5 L% d3 p
    “我要是真的做到站着尿尿,你就真的要割蛋蛋哦。”阿雅坏笑着强调道,她那带着稚气的小脸加上这副坏坏的表情,特别可爱。
+ z8 f9 Z( j- S) q3 a& y8 x9 }0 j    “那是当然!”我点点头,“不过事先说好,不许弄脏裤子。”
0 z6 a, R' i% r( J7 C. Y  L    刚刚我就已经在浴室里确认过,这丫头的小阳具已经和卵蛋儿一起割掉了,我倒要看看没有了“小水管”还怎么站着尿。
! R2 l5 T2 g2 c    “当然不会弄丢裤子的,诗月姐姐(我妹妹)也可以跟着学学哦。女孩子也能做到的,不过有阴唇的话,要把阴唇掰开才行。”阿雅把裤子和内裤脱到了膝盖处,露出了她粉嫩的小屁股。: l" `+ T5 Q- s7 n
    随着裤子的脱掉,阿雅下身裸露出的阴皋三角洲粉粉嫩嫩的,中间是一道竖直的阉痕,仿佛在强调那团粉嫩的小姬叭曾经存在的痕迹。6 G; C& c' z3 g9 E7 ~
    阿雅用手扒着股间的嫩肉,然后用一个有点不雅的姿势挺着胯,然后奇迹出现了。
+ `) x6 Y' W: P6 f2 f6 W9 u    随着一阵女孩子特有的“嘶嘶”声,她尿了出来。她的尿尿居然不像我想像中那样从股间沿着大腿淋下,而是从腿间的尿道口处有力地射出了一道漂亮的弧线,稳稳地落进了厕所的瓷兜里。
, a! ?8 U! F, ]" v& C    “哇,好厉害啊,我也要学!”妹妹一脸的惊喜,“在外面有些厕所实在是脏得让人蹲不下去。”
) u# T1 s( x! d& \    “那素素你先出去吧。”阿雅对我说。
" Y$ }: ?) D( c& h& N    “诶?!”我不解。
/ r( |, U% l% F0 p; R/ O    “阿雅是你女朋友,你可以看她的身体,但你难道连我的下面也想看吗?”妹妹一脸不悦地看着我。
$ {# g, M' R5 W    “确实想看啊。”我皮了一句。
6 K! s0 t: p4 O0 r  e8 R6 D; N    “滚!你到时把鸡鸡一起割了就有得考虑!”妹妹把我推出了厕所,临出去还补了一句,“既然你打赌输了,我明天就给你联系割蛋蛋的医生!”像是生怕我反悔一样。2 n% p* F" R7 Q" u* J2 H: h; v9 ]1 ^9 @
    “我知道啦,我会好好遵守赌约的……”我话还没有说完,厕所门就关上了。
" R. C$ y  S, a$ m0 k" Q, R! U    虽然里面传来了阿雅和妹妹的对话。, I5 w$ B; ~+ o" z7 h) U- ]8 P4 o
    “是这样吗?”
& [6 Y& }% K/ x  P& a4 Z5 F) Q6 t0 b    “再把阴唇分开点,让你的尿道口露出来。”
' }9 m, }6 h* [* e4 b    “掰穴的感觉还挺羞耻的。”
0 X" O2 X9 i( [5 ?# H) X    虽然看不见里面,但是这些话语也让我浮想联翩,再加上要割掉蛋蛋这个事实,我已经硬的不行了。
# ?% h5 S  `: r  Y8 V——————————————————————————————————————. p6 M+ N# v7 G. v; B6 U) i) e1 f
    不过让我没想到的是,诗月这个性急的丫头居然约了医生明天就给我割蛋蛋,真是个好妹妹。
- @; B. `* R2 L% o7 Y3 Z) x0 K    想着今晚是我还是男孩子的最后一晚,我决定要回房间和阿雅好好干个爽。7 ?$ I0 x( u+ R2 Q
    为此,我特意把珍藏多年的兔女郎装拿了出来,“阿雅,来试试看这个,以前你老嫌裆部太勒穿不了,现在的你应该能穿了。”
2 l' u7 [, S$ U* g( U    “我试试哦。”阿雅接过那件黑色的兔女郎,“转过身去啦,你这样盯着我好害羞。”7 r$ R. A8 ^" X! R  Q' k# H" k$ l) Y$ [
    “明明各种各样的事都做过了,还有什么好害羞的……”嘴上这样说着,我还是乖乖转过了身。2 w7 @9 ~# v% Q, `' D) x" n
    背后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的穿衣服声。3 s5 d7 z7 h* h5 Q- Q& x
    过了一会儿,阿雅才叫我回头,“我换好了。”
7 G6 C0 p' }# ^8 }* A- r    我转过身去,看见了一只娇小的可爱兔女郎。
8 f$ t6 S( U. s6 ]3 K6 {3 Q    “好……好看吗?”阿雅从下往上弱气地看着我。/ j! ~3 {1 L; x# F. q: C0 m
    “超可爱!”我连连点头,甚至裤裆里的鸡儿已经邦邦硬了。4 W9 t8 a" d9 k' m1 j$ Q& l
    紧身的兔女郎服把阿雅纤细青涩的曲线都勾勒了出来,一对粉色的兔耳更是让阿雅的萝莉颜可爱度爆表,而最让我在意的是阿雅的裆部。+ P( U" B  M! h3 w& o8 B( S
    这件兔女郎服的裆部是那种勒得比较紧的类型,会紧紧贴着女孩子平平的阴部,甚至会把骆驼趾的形状也勒出来。之前阿雅还没有手术的时候让她试穿过,但几下就把鸡儿勒得生疼。
) u+ x5 w' m1 h5 q    而现在那片布料紧紧贴着阿雅阉割后的平胯,那里虽然没有女孩子的骆驼趾,但也平坦一片,整个敏感的三角区没有任何凸起。
+ ?1 t8 C. u3 q, @6 j    “怎么样?还会勒到鸡鸡吗?”深知阿雅性癖的我,选择了对她来说最有效的调情方式。
# b" G$ g1 K% x# k. a3 Z    果然这丫头一下子就脸红了。" G, m1 _: @7 u7 z- K3 M
    “当然不勒了,”她轻抚自己胯间那块平坦的布料,“这是手术后我第一次穿裆部这么紧的衣服,老实说,这种紧贴感超舒服的诶。而且它就好像每时每刻都在提醒我自己已经割掉鸡鸡了,光是穿在身上就能让我兴奋的不行。”$ D) R2 S8 ^$ x* T# C) H
    “对了,刚刚都没有来得及问你,你术后会有幻肢感吗?”我听她这么说,我自己也硬的厉害。
4 h& p* T9 R5 z3 q3 k6 Q/ S& F    “会有,但不是时时刻刻都有。说来也奇怪,一般都是讨论到阉割这个话题的时候,幻肢感会特别强烈。”她点点头,脸儿红红的样子像极了萌萌哒的小兔仔。$ r/ w3 t- n# G$ u
    “那你现在有幻肢感吗?”我指指她被兔女郎装紧紧勒住的胯部。7 e- m. b) M$ @, |/ v
    “其实是有的哦,感觉就有点像穿着开裆的衣服把鸡儿露在外面一样,”她在平平的裆部那里做了个掏鸡儿的动作,“反正违和感很强烈,不过也正是这种违和感让我兴奋不已呢。”6 V% T6 k3 i( n: K9 U
    “听着感觉好棒啊。”我突然觉得自己也超想体会这种感觉的。
$ e5 s4 f# S$ e- R1 b    “那要不明天改约另一个医院,给素素也来个同款的‘斩草除根’?”阿雅坏笑着。
8 j5 t6 X- c  N( W2 R7 Y9 G  K    “那可不行,你知道我有多喜欢撸管的,要是真的连根儿都割了,我就少了好多乐趣了。”我摇摇头,“说起来,今晚我想让你给我口来着。”
& O0 g  ?5 V6 f$ r+ v2 ]3 @0 r, U( l$ b    “口吗?”阿雅看着我鼓鼓的裤裆。* r$ C& G4 o  @( G: e
    “放心啦,我刚刚洗澡的时候可是细心清洗过了,绝对没有一丝异味,最多有点精液的问题。”我褪下裤子,露出了我那粉白色的“一柱擎天”,“到时割了蛋蛋,就连精液的味道也不会有了。”1 G5 W& w# I; F4 ^
    阿雅让我坐在椅子上,然后她趴在我腿间,用那粉嫩的樱桃小口含住了我粉白色的阴茎。& T6 K2 |+ L+ ~% ?, ]# ~8 T3 ^
    阿雅的舌头灵活异常,轻轻的吐息更是挠着我的心弦,再加上那张乖巧的萝莉颜,我简直一本满足。
& u* [5 n3 [; q7 c! L2 L    “我突然有个故事的点子了。”我突然说道,“可惜我一不会写文二不会画画。”$ a; H' A! ^$ U( _3 q" m+ a) [
    “什么故事?”阿雅的小嘴里含着我的阳具,说起话来模糊不清。
3 t5 Z# [) z4 t" c' _( M    “就是一个书生强迫自己的美貌娈童净了身子来侍奉自己,让美貌娈童给自己口交的故事。那嘴里含着别人的男性象征,自己却胯下平平无物的小娈童欲哭无泪,他不仅被割了胯下的那二两肉,还被割了属于男人的一切性享受,被割了男性的一切尊严……”我把想到的灵感大概说了说。+ U' B2 c2 }; O2 q) I5 b6 Q' H
    果然,我还没有说完,阿雅的呼吸就越发粗重,估计是已经把自己代入那娈童中了。
5 T3 @2 Q2 Y6 o: P    我轻抚阿雅的秀发,“你好像听得很有感觉啊?”
7 b( f- ?$ X  R( _$ W/ c5 _  |    “才没有,人家是女孩子,才不在乎什么男性的尊严呢,”阿雅被戳穿了,有点恼羞成怒,轻轻地咬了我的阳具一下,“再乱讲我就给你咬断,让你也感受一下胯下平平的滋味。”- y0 z' _: [2 ^! b
    这幽怨又可爱的语气,以及被她提起的割去阳物的幻想,再加上这轻轻的一咬,竟然让我把持不住,一下子射进了她的嘴里。: l5 j' Q% x8 L$ D
    “居然因为被说要咬断,就兴奋到射出来了。还说我,你这家伙就够变态的。”阿雅含着我的精液,口齿含糊不清,甚至嘴角还流出了一点点白浊。3 A, _: [* g% e0 H
    “吐掉吧,我知道那东西味道很不好。”我给阿雅递去了纸巾。
+ ^: Y2 Z! s' `( a7 P; C    阿雅摇摇头,吞了下去,“虽然味道不怎么好,不过这估计是我最后一次尝这个味道了。”
潮人特色国际版欢迎您的光临:https://bbs.crtslt.com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潮人國際_潮人特色論壇國際版

潮人特色国际版欢迎您

潮人特色论坛国际版

联系我们

  • 工作时间:..................
  • 客服电话:..........
  • 反馈邮箱:...............
  • 公司地址:.................................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潮人國際_潮人特色論壇國際版

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3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