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查看: 7320|回复: 4

[网络转载] SM妻的下场(二)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3-21 14:54: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2 j5 w. @4 m  T3 c2 u: z5 h

6 X* h1 R: ^8 Q9 {; c9 \8 e
7 }( ?  T5 N) _2 K5 K2 g& X( L3 e' r' r. U/ z* s6 o" N4 P  h8 k
+ \# A( r; D. w, {

( o1 h3 t% X; d2 D. I- b, w训练狗的工作,无非就是命令、执行、鞭策、奖励或惩罚这一套不断轮回运
& D0 z2 ?3 Z+ x; M) C& O用;调教女奴的道理也差不多,只不过女奴听得懂人话,执行起来比较细腻一点% ]8 @2 Y' Z; Q) v3 l
罢了。俊俊似乎也深谙此道,他时时会提醒或暗示青筑,不让她忘记自己的女奴$ U! N2 f& s5 o3 L
的身份。, y: c! u+ p* Z1 e. N

) |! ?+ S; s, l# a9 B3 |  坦白讲,青筑似乎是个好女奴,当她接到命令以后,往往都执行得很彻底,
, }" U- ]( o2 g" m7 @: W或许应该说是青筑很融入这个游戏中吧!当她完成任务以后,俊俊照例会给她奖& l8 u4 v) u/ _) m
励。表面上的奖励,俊俊会买些SM用具或性感衣物送给青筑,文祥也认为这样
% r6 m3 O4 D* q也不失为一个好方法。但是,实际上的奖励,往往是青筑和俊俊私会后所获得的; M2 P% i9 j3 N) \
对待。+ W6 b0 c+ s5 {, d  S; X; Z' A
$ Z8 ]1 o& g3 s4 C( O- t/ b
  俊俊虽然没有女朋友,但是他不知从哪里学来满嘴的油腔滑调,每次和青筑- g4 W/ |! v$ t- S1 X) F0 [
私会,总是有说不完的花言巧语,带她逛街购物、上餐厅吃饭……等等。
. s- \# O* }8 U, ~; r! v" j, p
; ]" n8 N' P' r  最主要的是,俊俊总是挑人潮多的公共场合碰面,并且当场献上鲜花,往往( W* e/ ^/ q9 X: L* ?5 b& f
造成身旁的群众对青筑投以惊讶、羡慕的眼光,充份的满足了青筑的虚荣心。或0 R' V9 P/ {# A/ ^3 e9 M
许因为青筑吃他这一套,所以每次都怀着期待的心情,来执行俊俊吩咐的任务。
' |( p- u! `) F; ?
; {- |( ]) G- i0 c  @8 f  F' w  可能是视讯玩得有点腻了,文祥也接受俊俊打电话到家里,直接对青筑下命
4 {) z0 N5 q0 X7 l: h令。  S. @& N! ^0 k
5 M, {& ]& E( O5 C! [+ @5 f8 y
  有一天晚上,文祥在看电视,身旁的娇妻和俊俊已经淫声秽语讲了快两小时9 z0 J* `+ p8 O& {9 ^7 _
的电话了。
% M4 q# L& ]6 o) j/ n% N- g& _) K9 [8 D
  「你们说什么呀?每次都妳在爽……!」文祥显得有点浮躁。
2 ]% H8 Z3 V8 Y2 b9 w0 i
3 v1 ~# I' X0 z  「说那个什么话呀!?每次都嘛我在受苦……难道你都没爽过!?」
: `7 g1 P4 M, H/ `2 [
! a0 t- z; K" b% |( A/ Z  「「受苦」!!!我看妳是爽得不亦乐乎吧!哪会苦……!?」文祥酸溜溜- Y6 W& Z- ]! @( }
的说道。
+ u) t1 K; w) x5 W
6 @* T9 v5 L' z% O8 m3 ]  「到底说些什么?不会是想谋害亲夫吧?」文祥忍不住好奇心继续问。
7 j$ F) e! E5 q
: Q/ R- {1 q" v1 L/ b1 F  「谁叫你都不听,顾着看你的电视……」# ~1 M% `8 H  m8 j' Z
3 \2 s, K) e6 z7 N" K& B+ ]
  「妳讲那么久……我才懒得听咧!到底什么事?快讲啦……」7 i6 `% ~1 Z. J3 p& R

' g  `; H& c6 {0 ~% n  「没啦!没什么啦……就是……他要我问你可不可以再玩一次视讯……?」' c; D4 ]+ m# i& V; o
青筑显得有点难以启齿的模样。' Z, j' `; x) B  c% i' r( Z
$ D/ V* w+ x3 y* K
  「玩视讯就玩视讯!妳又不是没有玩过?干嘛吞吞吐吐?」
/ c1 n0 S+ v5 C
0 r& G' I8 Y1 S& r  「你都已经被他扒光看光了,再玩有什么意思……?难道他有什么新招?」
: R' I, G0 e7 @' p! C, c文祥说着的时候突然从沙发直起身子来,似乎挺感兴趣的。6 ]/ V/ F& ~8 Y+ f7 A& b2 K

* C, s$ v( g4 A6 w  「他是叫我问你说……能不能加一个人?」
# G. A' ?4 |( |9 d' k, C4 F& M9 H1 w* {9 J5 {2 u8 k) s
  「加一个人……??……谁!?」5 o8 w" ]" j7 ?' @) F$ w
9 }2 D7 M  e- y8 }
  「他说是一位陈老板,我们这些用具大部分都是跟他买的……」  S9 X* a7 u7 K' l
, f! x6 v, Q% @2 _" ]
  「陈老板……?妳认识吗?」1 [; Z; e, P8 l7 m5 _6 \5 V
7 ?! K$ }5 f$ j* J( b
  「不……不认识呀!」
* y1 w( {  q4 a2 h* t* t2 F
& }* l7 `# C1 e0 }2 A4 `* G  原来这个陈老板是经营情趣用品店的,四十岁的单身汉,体型壮硕、有啤酒( k: t2 |2 P2 e( v; ]. m' S$ n
肚,可能酒喝多了的缘故,所以满脸红光,当他咧嘴笑的时候,还会露出整排的
; e# Q: [5 v& l( m- m- \6 Y# r1 `黑牙(槟榔吃太多了),不熟识他的人,不经意和他照个面都会觉得怪恐怖的,
* D. Z  p- ~1 _胆子小的人还可能因此生一场病咧!& p# d+ |& B! o. n! j, X

6 N5 [4 B% u6 H) {; w1 I" t9 m( p  俊俊常常光顾他的店,久而久之两人就熟捻起来了。许多较特殊、不容易买
' `4 K6 f0 b7 A# G" n( i8 _+ ]# O到的SM行头,俊俊也是经由陈老板代购的。( F6 b7 r) S/ j$ N9 f' q, y5 U( E: d
0 T! s2 K0 `) \
  青筑和陈老板原本就是熟识的。当她第二次和俊俊私会时,就经由俊俊的介
" Y$ t0 V8 s1 }4 t8 W$ k绍认识了陈老板,当天还彻彻底底的被陈老板玩个够本了。其实,俊俊许多的点
! W5 h9 R. ], g3 {4 w  C' B+ d子还是陈老板提供的。
2 o' x/ ]7 k6 x3 {4 q4 u5 W& H* [) I# W' i
  这次要求再玩一次视讯的目的,就是打算让文祥认识陈老板(这是陈老板和0 \0 r2 }! G; E- e$ u
俊俊商量出来的主意)。因为往后他们想玩的游戏,最好有文祥在场(同意)会% s) v. u. o1 [
比较好进行。* e3 |% }2 L: }  [
) S( O$ J; M" [2 r. p& i
  文祥几经思索,认为反正是网络游戏,多一个人似乎是无所谓。况且,每次4 Q$ {9 s6 k1 X# l/ s
都是他们三个人玩感觉上是有点腻了,文祥自己内心也蘑菇着;认为多一个人加+ r% H1 g  ^  y2 \0 B
入,俊俊这个臭小子就没办法独占自己老婆。于是文祥便答应了俊俊的要求。, ^- D0 u6 E" X

* p& A& e, ?4 D! [$ A: k, ]6 c  自从陈老板加入以后,他们的SM游戏就玩得更起劲了。青筑也整天浑浑噩- n5 N5 ]6 }- t0 x7 y( y: E4 U$ W
噩的周旋在现实与虚幻中,她的下体也似乎是时时刻刻都处在湿搭搭的状态中。
- _1 r' S9 I9 T% J" U8 Y: B2 p4 B0 z" y  i, K9 p! L" P* h7 }
  虽然一开始文祥对于陈老板的印象并不好,但是一路玩下来却也对陈老板的
' i1 ]  F4 r1 {3 `" `9 y主意言听计从的,与其说文祥是助手,倒不如说他比较像个「男奴」。! q, R) V1 a; ]% V
9 j) M4 s7 a4 E
  陈老板的主意还真是多得不得了,加上他也比较强势,严然就成为整个游戏9 r9 b5 p8 v, `+ f0 _
的主导者,并且还可以不时的提供「辅助器材」。
! Q6 c1 M. C* w- k! p0 n. F
5 _- s8 B: Y5 E8 W$ }1 Y. L  很快的,他们四个人就演变成「一屋三夫」的关系了。不但经常在陈老板的
' m8 Y3 y: X& W" b家中进行性虐杂交派对,而且青筑身上也被装上了乳环、阴环、肚脐环之类的金
& i/ s4 i+ q, @- b属饰品,连下体的阴毛也都被刮得干干净净的,阴阜的部位还被刺上「女奴」字# ?8 a0 C. s/ `/ l
样的刺青。/ g" a+ p% y  X: m" x9 v5 r
: V, k. A5 L1 a. c! X+ B% G# O
  尤其是文祥最喜欢玩弄青筑身上的阴环,他自己偷偷买了一副小巧的锁头,
- C4 S) T$ n$ U% |* w0 P- S/ `每天晚上要睡觉前,一定亲自帮青筑将几个阴环扣在一起、锁起来,就连青筑半
2 m) e; W" x/ h. L0 x/ Y- D7 k夜起身要小解,也不帮她开锁,每天一早起床,文祥会亲自拿出他小心翼翼保管
+ S  ?% E, O. Z3 J的钥匙,执行开锁仪式。
' y  w, E3 D/ M2 z0 p' W9 y" j9 _* [6 U+ z& J/ |2 b% |
  文祥的这种行为,有点像野生动物宣示领域的行为模式。虽然有点好笑,但) f3 |# X+ w; @! q
是却是可以理解的。
: c! h& N1 D: ]) l/ }8 Q+ n* Z6 R3 N9 t; u* b0 c6 P
  自从青筑身上装上各式各样的金属饰品以后,青筑和俊俊的私会就显得更加
2 M9 A, b+ m4 M2 s9 n频繁起来。因为俊俊经常向几个网友吹嘘自己养了一头女奴,为了证明,有一次
8 F' x% A3 o4 Q8 p) t) @俊俊还在这几个网友面前公开调教青筑,着实让这几个网友开了眼界。
' W* w- D' P) q; S7 F7 k6 p8 y. U! H
6 ^% V0 a' p- O  G6 j+ v5 Z  最夸张的一次,是陈老板和俊俊两人连手,借口说什么期中验收,让青筑在* }! ~; g; d3 [: c9 M
陈老板熟识的槟榔摊接受女奴的调教训练。% Y. _  M  A$ J0 T* g
7 q  C/ G6 P4 C# n( {" Q4 Y
  那天是这样子的……
1 ~7 Z9 l; |" v. T/ b
6 i3 y! `1 |1 m# t! f6 L# H  陈老板要求青筑在辣妹槟榔摊里将全身脱光光,然后在她的脖子上套上一条/ n8 u  p0 @6 I. M% ]! o8 D6 {
狗项圈,并且扣上狗链。这条狗链特别长,是陈老板亲自剪裁制作的,狗链的另
# ^& \& d) h# R/ Y一头是栓在槟榔摊旁边的电线杆上。
# w( d* i- B% r- ^2 _' q* I& Y) a1 w8 t3 c" C% l3 S
  陈老板和俊俊的测验题目是︰如果青筑帮忙卖一个小时的槟榔,就算通过考
$ X6 ~3 j" K/ D1 ~: G9 f验。
! T# v& m$ y! c
5 C5 V% n+ E3 {1 i& Q  青筑没有考虑太久就接受了挑战。青筑真是一个成功的好女奴,很快的将全( `8 R5 i  [( [9 Y
身衣物除尽,陈老板和俊俊还稍微愣了一下,最尴尬的应该是坐在一旁的「槟榔' y1 B: Y" i; G- \5 l" D8 a! ^
西施」了。6 T* {. Y4 r! Y% U9 o
* \2 E8 L; ]% N  H6 d* P- s
  虽然槟榔辣妹穿着也很清凉,但是至少身上还是有遮蔽物的。除了超少布料
4 \# i# f  j/ R/ q  k3 D的比基尼三点式泳装(T-Back)以外,外头还套了一件薄纱短外套。虽然
( P/ F3 k8 i$ T薄纱外套几乎是透明的(远看一件杉,近看脱光光……),至少对于穿的人有一
! e4 y- H3 R0 S7 N( [  g8 v定程度的心理安慰作用。
+ e7 D' ]9 {, q1 J6 ?
- J8 A7 E3 U( ^+ f  更何况,青筑是全身光溜溜的,乳头上两个乳环上各挂了一个铃铛,光溜溜6 [; a  W( T  T# m" p
的阴阜还有「女奴」的字样,下体阴环还挂了几样不知名的东西,走起路来还会, j. i+ z1 j; l% `
「叮叮当当」做响。俊俊可能也怕青筑全身光溜溜的模样会太招摇,于是要求槟
, X. c$ e1 Z+ F/ R7 l4 I- |$ P" Q榔辣妹将身上的薄纱外套脱下来让给青筑穿。
- _* Q+ p& i# B7 i9 x! V9 `
  Y0 A' F& x5 B- P9 t  「陈董,这样子……好吗?」槟榔辣妹问道。
+ [; u8 _4 k5 B+ Z& i: A0 _* j: A9 k; `7 M
  「怎么不好?你是不是也想试试?」陈老板答道。
* u3 R- x7 e, I  z2 J% A) s# C. D$ T* M6 D, ~
  「神经!……我又不是那种的……」槟榔辣妹嗤之以鼻。- v( G' |: r" G
3 H# q  @. @  y/ |6 U5 r, r
  「哪种……?呵呵~……」
: x" t6 B3 f% m/ g+ B* m7 I" ?2 S/ R' n" |  r0 F% M* S
  「噗……噗……」就在陈老板淫笑的时候,一台机车慢慢靠近槟榔摊。骑士7 X% {; J3 F# B1 K2 e( T
是一个工人模样、皮肤黝黑发亮的男子,戴着一顶工程帽。
. o( P. k" s5 M& ?8 G, S0 }# M$ ~% C- V& m, R% ?* u; p% |
  青筑罩着那件薄纱前缘并没有扣起来,狗链就扣在项圈前端的扣环,从乳沟, ?2 o0 d' @$ Y0 h& q% b
垂下来,穿过下体缝隙拖在屁股后面,缓缓的走到机车旁。
; j  M2 T8 A, O# E% K( B! L- G) J+ \1 y( ~$ l+ R
  「槟榔五……十……ㄟ……那ㄟ力(怎么是你)……小娟咧……?唉哟……
$ D2 Z8 i; }# V2 o: T" s拍谢(抱歉)!」骑士的机车晃了一下,好不容易掏出来的五十元铜板却掉到地
0 T4 Z, Q+ g" g0 x4 l+ P上。' r1 i  k: E+ L3 e* Z3 J

. |+ {# M% s: l7 {" T# B4 c  青筑下意识的转身、下腰帮忙将滚到路旁的铜板捡起来,交到骑士的手上。
3 H0 F( c( y5 p$ l8 J8 ?/ \% R" U- z& z1 x+ f$ B3 T
  「多谢……唉!妳怎么又给我了?这是我要跟你买槟榔的钱呀!……妳……6 F, o' s* @/ U0 B: P8 j! y' u
新来的……?」骑士似乎忘了问小娟的事,而且有意要对青筑搭讪。
6 o  t" h6 C% u$ F. |/ p) g7 j! I# ?  r7 ^% _" k
  就在青筑刚刚下腰捡铜板的时候,那件短薄纱被往上挑起来,青筑浑圆的屁
3 W& F' F) H" t+ j( d股都露在外面,连她的阴部也都清晰可见,甚至阴环上那些金属饰品,还闪烁着7 T' H! C. ^" W& |8 Q5 G/ {. _
阵阵的反光。这一瞬间的春光,骑士当然都看在眼里啰!7 P8 _3 ]3 P# L+ `. G2 {
3 x8 Q5 F! b/ X* y" Y5 M
  「不是啦~我只来卖一个小时……」青筑答道。
9 N% [; N9 J4 p( v4 h
$ s) B- f- Y( c6 P# c% [  「卖?卖什么……怎么卖??」骑士露出色瞇瞇的眼光。; j& j. L; a, C) S. \, T$ {( K9 z

1 B! C% j( ^% Y) R  「卖槟榔呀!」
1 H$ ?) H9 T1 _; r: c
0 ^( W! q" X6 a) S% O" i1 ]  「喔!喔~对喔……我还以为妳是说……」骑士尴尬的说道。+ w9 ]5 |- U. u* J( O
% m) I3 i: y/ B  s1 @
  「说什么……?」
; h! u# b, K# ~) |2 f
4 j0 a$ `: a  T0 b( ~# l7 B  B" U  「没啦!……妳、妳干嘛戴一条链子……?」骑士不忘要搭讪,而且内心的
, ^( w; }. ^) j) R确是很好奇。' p# ~0 N. G+ }/ Q+ K
, ?2 p& K4 w( b, H
  「我……我主人说我……是一只母狗……所以……要用链子拴住……」青筑
, J) i) w# m0 D低着头说出了陈老板和俊俊事先教她的对答话术。, s0 p. F% [9 c$ t5 p1 o( ~
( i- o# W8 O0 f+ v- ?+ W
  「母狗……?哪有这么漂亮的母狗……?……嗯……这样不会痛吗?」骑士
4 Y3 u* ^* _$ [# b- P" b& o( P注意到青筑乳头上的穿环和铃铛,用手指挑了挑动铃铛。
. `% f" i3 P5 {% Y; U1 e# w/ N" x2 q: B+ A* z
  「不……不会啦……」青筑被交代不准拒绝客人的动作,只是下意识的缩了9 Z& J% M; e  d% m7 T1 y
缩肩膀。( y& [4 k, E# U' w; J# r+ \

8 |, w4 p* m. Y0 d* i8 Y8 m0 o  「ㄟ……这是什么……有字咧!可以让我看看吗……?」骑士的色眼掌握有* f. c* P! P. A% W, J9 o* E
限的时间,马上扫向青筑的下体,并且大胆的要求看看青筑的阴环。$ B) K; L1 f9 P2 ]& f
+ t1 G! U/ `6 I1 N3 t
  「……嗯……」青筑顺着骑士的动作低头看了看自己下体,还顺手将遮住阴
( A/ e  Y2 C5 _# M6 W' f! Y2 `阜的薄纱衣角拨开,轻轻的点了点头。
/ p- ?9 y9 `9 s. \7 z5 T, V% m! g' h) P; ^* {6 d# b
  骑士如获至宝的赶忙将自己手上戴的那双脏兮兮的白纱工作手套脱掉,将右( J$ O4 `5 I8 g4 J0 R$ e+ x, t: {
手探到青筑下体,手掌托着扣在阴环的那几个金属饰品,而且不忘用中指偷袭了
/ W6 P& ]1 S: g. ~1 {一下青筑的阴道。
7 `6 F; \$ C: f8 Q/ d/ b3 u2 Z
0 W! F# I' m% t% F7 D6 c8 D! J+ C; E  「妳连下面都装这个喔~真厉害咧~!」骑士一边赞叹着,一边手不安份的
  p" C6 q, g( a+ j( c" n) @. a摸着青筑的下体。9 G* i* y: F7 H2 f2 B& q3 D1 b

! D% S6 P: K; u  「妳下面本来就没有毛……还是……?你看!还水水的咧……」骑士伸出右( N" G" W/ Y4 O! e
手中指在青筑面前晃了一晃。1 `$ D- F; g7 o; r3 ?/ C& r0 I

" X: `  `4 T* _0 n* d- J4 ^! {$ S  原来,公然的在大白天这样彻底的裸露,青筑还是第一次。虽然紧张,但是
( _6 v8 _: Y& p+ `, n还是会兴奋的,加上他本来{潮人特色论坛友情提醒 不要发布不适合词语}就多,所以这时候她的阴道口已经分泌出少许的! f1 @' ]5 {- j. o! ~  }. R
{潮人特色论坛友情提醒 不要发布不适合词语}了。
1 G" B: `3 l! p$ P- K# |# J# ~; X2 {! H
  「我……我主人说……我的鸡掰毛……会遮住我漂亮的鸡掰……所以叫我把* O8 v. ~6 Q: W3 g+ @6 s2 k, a2 T' H1 H
鸡掰毛刮干净……」青筑一口气将事前被吩咐的话讲出来,显得有点喘,但是从4 W9 V( w+ l; B4 r4 ~. U
骑士的眼中看起来,倒像是青筑正在发骚。) w' x7 T4 O# r* c+ P; U$ `/ c' e

: J" l+ d0 N# A- J# ?/ S4 I. y8 w3 u3 m4 X# n  U* e0 a

1 m" t7 A  F/ F, u% o+ N+ o" I1 K' n: I' n, i2 Z+ T6 x- j! \

" P; R+ J- I- m& V& R" Y
& D% }$ j: T% B. u
6 T9 m/ w; u' o( G% r5 E! o1 |& P4 r6 H, a% c; |4 Y
潮人特色国际版欢迎您的光临:https://bbs.crtslt.com
发表于 2017-3-23 17:26:14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很专业,写得很好!
潮人特色国际版欢迎您的光临:https://bbs.crtslt.com
发表于 2017-3-24 19:11:20 | 显示全部楼层
难得一见的好帖,感谢楼主分享。
潮人特色国际版欢迎您的光临:https://bbs.crtslt.com
发表于 2017-5-7 09:15:07 | 显示全部楼层
支持
潮人特色国际版欢迎您的光临:https://bbs.crtslt.com
发表于 2017-9-13 14:55:11 | 显示全部楼层
看贴回贴好习惯。尊重楼主。支持版块。。
潮人特色国际版欢迎您的光临:https://bbs.crtslt.com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潮人國際

潮人特色国际版欢迎您

潮人特色论坛国际版

联系我们

  • 工作时间:..................
  • 客服电话:..........
  • 反馈邮箱:...............
  • 公司地址:.................................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潮人國際_潮人特色論壇國際版

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3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